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31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
——评苏联政府关于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的声明
一九六四年五月三十日内容提要:
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苏联的政治中心历来是在欧洲,因此,它在传统上被公认为是一个欧洲国家。不管苏联亚洲部分的领土多么大,都不能使苏联变成一个亚洲国家。亚非国家不邀请苏联参加亚非会议,是理所当然的。早在十年前科伦坡五国筹备第一次亚非会议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定论。作为一个欧洲国家,苏联在联合国没有被邀请参加亚非国家集团,它也没有要求参加亚非国家集团。——中国政府对待苏联参加亚非会议的立场,是有原则的,是一贯的。亚非会议是亚非国家的首脑会议。既然苏联是一个欧洲国家,它就当然不应该参加这个会议。这是原则。我们信守这个原则。我们这种原则立场决不因为中国同苏联的关系如何而动摇。——二十几个亚非国家聚在一起开了会,已经作了结论,达不成一致协议,不请苏联参加了。如果苏联领导人对亚非国家还有一点尊重的话,那么,就应该首先尊重亚非国家的这个结论,而不应该指手划脚,横加干涉,力图推翻这个结论。——为了加强亚非团结,为了准备开好第二次亚非会议,亚非国家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恳切地希望苏联领导人克制一些,不要把中苏争论强加在亚非国家头上。
一九六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苏联政府向中国送交了一个关于在雅加达举行的第二次亚非会议筹备会议的声明。这一声明也发给了其他亚非国家,并且已经在五月四日正式公布。苏联政府在这一声明中,对雅加达会议没有邀请苏联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一事横加指责,对与会国家特别是中国领导人进行了粗暴的攻击和无礼的谩骂。中国政府不准备用同样的语言回敬苏联政府。谩骂不能代替讲理。苏联政府的声明讲出一点像样的道理没有呢?很遗憾,文章不短,道理毫无。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苏联是亚洲国家,一定要参加亚非会议;如果不同意它参加,就是“分离”反帝力量,它就要进行“回击”。这番话的出发点是错误的,逻辑是荒谬的,结论是可笑的。
苏联政府声明用很大的篇幅大谈苏联地跨欧亚两洲的事实,其精彩语言有:苏联“三分之二的领土位于亚洲大陆”;苏联“是最大的亚洲国家”;“苏联约占亚洲领土的百分之四十”;“苏联的亚洲部分几乎超过整个中国领土的一倍”;“在苏联的亚洲部分的广阔土地上,可以容纳得下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缅甸和日本等所有这些亚洲大国”。听起来真有点吓人。可是,讲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因为苏联的亚洲部分可以容纳得下所有亚洲大国,它就具有压倒一切亚非国家的发言权了吗?
领土大吓不倒人,吓不倒任何一个亚洲国家或非洲国家,哪怕是最小的亚洲国家或非洲国家。谁也不否认苏联地跨欧亚两洲的事实,苏联的领土是由欧亚两部分组成的。但是,在国际关系中,任何国家都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只能有一个政治中心。不能因为苏联地跨欧亚两洲,就说它有两个政治中心。更不能因为苏联的亚洲部分比欧洲部分还要大,就说苏联的政治中心毋宁是在亚洲。诚然不错,苏联三分之二的领土是在亚洲,但是,同样重要的事实是,将近四分之三的苏联居民是在欧洲。尤其具有决定意义的是,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苏联的政治中心历来是在欧洲,因此,它在传统上被公认为是一个欧洲国家。不管苏联亚洲部分的领土多么大,都不能使苏联变成一个亚洲国家。
亚非国家不邀请苏联参加亚非会议,是理所当然的。早在十年前科伦坡五国筹备第一次亚非会议的时候,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定论。当时,不仅苏联作为一个整体没有被邀请参加在万隆举行的第一次亚非会议,就是苏联的亚洲加盟共和国也没有被邀请参加。万隆会议的发起国之一印度的前总理尼赫鲁一九五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在雅加达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曾经指出,“苏维埃亚洲部分未被邀请,因为在政治上它是一个欧洲单位即苏联的一部分”。这是完全正确的。当时,苏联政府并没有反对万隆会议发起国的这一决定。苏联支持第一次亚非会议,但是,并没有要求参加第一次亚非会议。苏联的这种态度无疑也是正确的。第二次亚非会议是第一次亚非会议的继续。苏联领导人究竟有什么理由认为第一次亚非会议可以不邀请苏联参加,而第二次亚非会议非邀请它参加不可呢?世界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使苏联领导人改变了态度呢?难道苏联的首都已经从莫斯科搬到海参崴,苏联的政治中心已经从欧洲转移到亚洲,苏联已经从一个欧洲国家变成一个亚洲国家了吗?十年来,世界上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这样的变化是没有的。同十年前一样,苏联仍然是一个欧洲国家。作为一个欧洲国家,苏联在联合国没有被邀请参加亚非国家集团,它也没有要求参加亚非国家集团。这些都是举世皆知的事实。
中国政府对待苏联参加亚非会议的立场,是有原则的,是一贯的。亚非会议是亚非国家的首脑会议。既然苏联是一个欧洲国家,它就当然不应该参加这个会议。这是原则。我们信守这个原则。我们这种原则立场决不因为中国同苏联的关系如何而动摇。一九五五年中国同苏联的关系是很好的。但是,当时我们并不因为中国同苏联的关系好,就主张苏联参加第一次亚非会议。现在,我们不赞成苏联参加第二次亚非会议,也决不是因为中国同苏联的目前关系比较不好。相反,即使在目前关系比较不好的情况下,如果苏联一旦遭受帝国主义的进攻,不论这种进攻先从欧洲部分开始,还是先从亚洲部分开始,中国人民一定会同苏联人民站在一起,肩并肩地对敌作战的。而且中苏两国关系总有一天会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基础上重新好起来的,即便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仍然不会赞成苏联参加亚非会议。我们的立场是无可指责的。
要参加亚非国家的首脑会议,首先必须是一个亚洲国家或者非洲国家;如果不具备这个条件,就什么都谈不上。这是最起码的逻辑。苏联既然是一个欧洲国家,关于苏联应不应该参加亚非国家首脑会议的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任何其他的话都是多余的。可是,苏联政府的声明却用了很长的篇幅,诬蔑中国犯了什么“种族主义”、“分离”反帝力量、建立自己的“霸权”等种种罪恶。苏联政府的声明竟然堕落到如此信口开河、语无伦次的地步,实在令人吃惊。
我们要问苏联领导人:你们说,我们“把种族特征提到首位”,“诉诸种族主义色彩的理论和思想”,“强调种族差别”,“煽动种族偏见”,你们究竟有什么根据呢?你们听谁说过,我们不赞成苏联参加亚非会议,是因为“苏联的大多数居民是白种人”呢?我们还要问你们:我们支持第二次亚非会议,究竟是在提倡一种什么样的种族主义?是黄种主义?是黑种主义?是黄种人和黑种人团结起来反对白种人?你们应当知道,亚非国家不是一个种族概念,在亚洲和非洲也有白色人种。参加雅加达会议的就有不少白种居民占多数的国家。你们这种不顾事实的说法,是不能取信于人的。
亚非国家是各不相同的。有的是社会主义国家,有的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有的参加了军事集团,有的没有参加军事集团。但是,所有这些差别都不能抹煞这样一个根本事实,那就是:几乎所有亚非国家都有着遭受西方帝国主义的压迫和剥削的共同经历,都有着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争取和维护各自民族独立、保卫世界和平的共同愿望。这个共同点是亚非团结的政治基础。在万隆召开的第一次亚非会议,已经把这个共同点肯定下来,成为有名的万隆精神。第二次亚非会议就是要继续发扬万隆精神,使情况各不相同的亚非国家求同存异,以这个共同点为基础,加强团结,进行合作。
苏联不参加亚非会议,一点也不妨碍它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对于亚非国家团结反帝事业作出真正的支持。无条件地支持亚非人民的团结反帝事业,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应尽的国际主义义务;作出了这种支持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苏联政府声明吹嘘自己对亚非人民的共同斗争作出了了不起的贡献,并且断言,不同意苏联参加亚非会议,就是“分离”和“削弱”反帝力量。这真是一种奇谈怪论。支持亚非人民的斗争的国家很多,苏联领导人是不是认为只有所有这些国家都参加了亚非会议,才是不“分离”或“削弱”反帝力量呢?但是,请问,如果都参加了,亚非会议还成其为一个什么亚非会议呢?再说,不断鼓吹要同帝国主义头子合作的苏联领导人,究竟代表着怎么样的一种“反帝力量”呢?苏联政府声明的这种自我吹嘘和虚声恫吓,既不能帮助苏联参加亚非会议,也不能为苏联领导人增加什么光彩。
雅加达会议根据大小国家一律平等、求同存异和通过协商求得一致的原则,对邀请苏联参加的建议,没有达成协议,这本来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更用不着暴跳如雷。可是,苏联领导人说,中国和其他亚非国家不同意苏联参加,就是中国想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在亚非国家中建立自己的“霸权”。中国对待苏联参加亚非会议的态度是光明磊落的。中国代表团在雅加达会议上尊重所有与会国家、坚持和解和团结的精神,是有目共睹的。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建立自己的“霸权”等等帽子,是扣不到中国的头上的。苏联领导人企图挑拨其他亚非国家同中国的关系,是徒然的。你们这种诬蔑、谩骂和挑拨,不管重复多少遍,也都损害不了中国的一根毫毛。可是,人们不免要问一问苏联领导人:你们这样疯狂地攻击中国,把事情说成好像雅加达会议是中国一手包办的,你们眼睛里究竟还有其他亚非国家的存在没有?你们究竟要把中国以外的其他二十一个参加雅加达会议的国家置于何等地位?二十几个亚非国家聚在一起开了会,已经作了结论,达不成一致协议,不请苏联参加了。如果苏联领导人对亚非国家还有一点尊重的话,那么,就应该首先尊重亚非国家的这个结论,而不应该指手划脚,横加干涉,力图推翻这个结论。苏联领导人应该冷静地想一想,你们这种态度同西方国家对待亚非国家的态度究竟还有什么差别。你们的态度竟是如此,那么,你们硬要挤进第二次亚非会议的居心何在,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苏联政府在声明中气势汹汹地说,它要对不同意它参加亚非会议的国家进行“回击”。好吧!把你们的“回击”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吧!你们可能觉得你们自己很了不起。但是,在我们看来,你们采取这种态度,最终只能使自己成为笑柄。亚非国家虽然穷,困难很多,但是,亚非国家是有骨气的。亚非国家听任旁人摆布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奉劝苏联领导人还是不要采取这种态度的好。
中苏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我们不怕同苏联领导人展开争论。但是,只要有可能,我们都努力使这种争论不使亚非国家为难。因此,我们等了一个多月,才回答苏联政府的声明。我们的回答是迫于不得已的。如果苏联领导人还是喋喋不休地重复过去一个月中说过的老一套,而没有什么创造性的发展,恕我们就不再答复了。这样纠缠下去,究竟有什么好处呢?为了加强亚非团结,为了准备开好第二次亚非会议,亚非国家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恳切地希望苏联领导人克制一些,不要把中苏争论强加在亚非国家头上。


第1版()
专栏:

用更踏实细致的措施力争秋季增产
各地勤管春播作物
水稻棉花等作物更新更换良种的面积比去年扩大
据新华社三十日讯 全国大部分地区春播结束。广大农村干部和公社社员,正在千方百计加强田间管理。
今年全国绝大多数地区的春播进度比去年快,主要作物的种植计划完成得比较好,早稻、棉花、春麦、花生、甘蔗和春烟等,播种面积一般都比去年扩大。春播质量也比去年有所提高。现在,南方和北方的春播作物,都生长良好。
有关领导部门认为,各地春播情况良好,为争取今年农业增产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要实现今年的农业增产计划,还必须更加踏实细致地做好一系列工作。由于不少作物播种面积扩大,加之一些地区前段雨水多,杂草生长较快,田间管理的工作量势必增加。同时,尽管大部分地区春播情况是良好的,但还有一部分地区工作比较落后;工作比较先进的地区,按高标准来要求,也还存在着一些薄弱的环节。这些都必须在田间管理过程中逐步加以解决,才能夺取全年农业增产的最后胜利。
目前,各地党委和各级农业领导部门,正在组织广大农村干部和公社社员,本着“三分种、七分管”的精神,千方百计加强田间管理,力求使作物苗全苗壮,正常生长。
据新华社三十日讯 各地改良农作物品种的工作正在稳步发展。这项工作显示的重要成果之一,是今年春播作物更新、更换良种的面积比去年扩大,种子的纯度也比去年有所提高。
据十五个省、市、自治区的统计,今年水稻更新、更换良种面积,平均比去年扩大百分之五十左右。黄淮平原和长江流域各主要产棉区,棉花更新、更换良种面积,比去年大约扩大了一倍。浙江、江苏、上海和广东等省、市的不少地区,已大部或基本完成水稻和棉花良种的更新、更换工作。各地其它作物如春麦、玉米、大豆等,更新、更换良种面积也有所发展。
各地更新、更换的良种,由于在示范和推广中显示了多方面的优点,深受公社生产队的欢迎。经过培育复壮的“岱字十五号”棉种,表现了棉铃重,纤维长和棉花品级高等优点,在南北各地许多棉区已经普遍推广。广东省近几年陆续育成的矮秆型早稻良种——“广场矮”、“珍珠矮”和“矮脚南特号”等,具有高产、耐肥和抗倒伏等多方面的优点,今年不仅在广东各地大面积推广,并且已经扩展到广西、江西、福建和浙江等地区。
更新良种,是指原有良种由于种种原因种性退化,经过培育复壮使之恢复原来的优良种性;更换良种,是指原有良种被种性更好的新良种所代替。在良种已基本普及的基础上,不断更新和更换良种,是进一步改良农作物品种的一项重要工作。


第1版()
专栏:

发展生产必须讲求经济实效
砖西大队通过比产量、比质量、比成本、比收入、比积累、比对国家贡献,推动了各生产队注意经济核算,降低生产成本,力争增产增收
据大众日报报道 山东肥城县汶阳公社砖西大队在开展比学赶帮运动中,通过比产量、比质量、比成本、比收入、比积累、比对国家贡献,推动了各生产队注意经济核算,确保增产增收。
今春,大队评比标兵队时,有人按过去的惯例,提议第一生产队作标兵队,因为这个队的产量在全大队中最高;也有人提议第十三生产队作标兵队,理由是他们的粮食亩产量虽比一队略低一点,但是粮、麻的质量好,对国家的贡献大,集体积累多,生产成本低,社员收入高。大家经过一项一项地对比,结果是:比产量,一队粮食平均亩产七百六十二斤,比第十三队每亩多八斤。比成本,一队每亩粮食的生产成本比十三队多九元一角六分。比收入,一队每人平均收入比十三队少五元五角。比积累,一队去年积累现金一千多元,十三队是二千多元。比质量,十三队的粮食、大麻的质量也略好于一队。比对国家的贡献,按两个队的土地、人口平均计算,卖给国家的粮食数量相近,但十三队卖给国家的大麻比一队数量多,质量也好。
为什么一队的产量高,相反收入和积累较少,而十三队的粮食产量稍低一些,相反收入和积累还多呢?经过干部、社员一条一条地摆,一件事一件事地对比,一致认为:十三队坚持自力更生,勤俭办社的方针好,在生产中既注意提高产量,又注意节约开支,降低生产成本。特别是在肥料问题上坚持了以农家肥料为主。而一队忽视成本核算,特别在肥料问题上,单纯依靠商品肥料增产。去年夏季,十三队除买了国家供应的化肥以外,积极挖栏圈、拆屋土,多积土杂肥,用于玉米追肥。队里还用三百六十元现金,买了二十一头猪,养猪积肥。结果到年底积了猪圈粪五百多车,并卖给国家十二头肥猪,收入现金六百五十元。第一生产队在玉米追肥时,除买了国家供应的化肥以外,又在集市上买了六千四百斤商品肥料。结果,每亩玉米比十三队多施三十七斤化肥,虽然产量稍高,但成本很大,社员收入不多,集体积累也少。十三队除了抓紧农家肥料以外,还处处精打细算,从各方面降低成本,如他们修理农具都是自己动手。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以第十三生产队作为全大队的标兵队。
在今春生产中,各生产队都以十三队为榜样,大力发展养猪积肥,并开展积攒人粪尿和换屋土等活动,今年春季积肥大大增加。各生产队还建立了工具管理维修制度,能自己修造的就自己修造,尽量降低生产成本。


第1版()
专栏:短评

账是一定要算的
有这样一笔账:砖西大队第一生产队去年的粮食亩产量,比第十三队多八斤,可是每亩粮田的生产成本比十三队高九元一角六分。这笔账不能不算,否则怎样比较对国家、集体、对个人的利大利小呢?
算账和不算账,这里面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思想和作风:一种是自力更生,勤劳俭朴,珍惜劳动人民一丝一毫的成果,他们用较少的钱,能收到较大的经济效果,真正地为社会增加了财富,从而也增加了社员的收入;另一种是大手大脚,不计成本,虽然增了产,但同投资相比,增产的部分是不划算的,这种不讲求经济实效的做法,于国家,于集体,于个人都没有好处。这两个队的两种经济效果,是两种对立的思想作风的产物。
账是一定要算的。只有算账,才能通过表面的现象,发现事物的本质。以往,砖西大队评选标兵队,总是以产量作为先进与否的唯一标准(当然这是考核农业生产的一个重要方面),这显然是只要表面现象不要本质的简单化作法。今年,砖西大队评选标兵队不再以产量作为唯一的标准了,而是除了比产量高低之外,还要比产品质量,比公共积累,比生产成本,比社员收入和比对国家的贡献。这样全面地算账评比之后,就使人们由表及里地认识到,真正的先进单位必须是贯彻自力更生、勤俭办社的方针,必须注意经济核算,讲求经济效果,特别是要着重去挖掘生产队内部的增产潜力;而不能单纯为了创造高产而不讲求经济效果。不顾生产成本培养出来的高产“标兵”,是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因而也就失去了标兵和样板的作用。
毛主席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一书的编者按语中说:“任何社会主义的经济事业,必须注意尽可能充分地利用人力和设备,尽可能改善劳动组织、改善经营管理和提高劳动生产率,节约一切可能节约的人力和物力,实行劳动竞赛和经济核算,借以逐年降低成本,增加个人收入和增加积累。农业合作社也必须是这样。”毛主席的这一段话,明确地指出了在领导生产中必须讲求经济实效。而讲求经济实效,就必须学会算账,而且要做到精打细算。毛主席还曾经指出,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必须尊重价值法则。这个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充分利用它,就有可能教会我们几千万干部和几万万人民,更勤劳更奋发地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