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3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老挝爱国战线党发言人发表声明
揭露美帝唆使诺萨万破坏民族团结政府
坚决反对妄图改变民族团结政府机构和权力的一切阴谋活动
新华社二日讯 据寮国战斗部队电台一日广播:老挝爱国战线党发言人四月二十九日发表声明说,富米·诺萨万将军四月二十七日在万象发表的声明中带有最后通牒性质的论调,表明他是为破坏民族团结政府铺平道路。老挝爱国战线党和老挝人民坚决反对他的声明中提出的完全没有道理的建议。
发言人说,正是美帝国主义唆使以富米·诺萨万将军为首的沙湾拿吉集团制造了混乱局势,瘫痪了民族团结政府的活动,制造了四月十九日的叛乱事件,妄图破坏民族团结政府,破坏三方面之间的各项协议和关于老挝问题的一九六二年日内瓦协议。
发言人说,“在这次政变中,主谋者是美帝国主义,直接制造者是库帕拉西和西何叛乱集团,而富米·诺萨万将军却在幕后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发言人说,富米·诺萨万将军在声明中认为,民族团结政府遭到瘫痪的原因,是由于一些大臣离开了万象而不回来,还由于大臣们缺少权力。
发言人指出,这种说法是为了掩盖真正主要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自从民族团结政府成立以来,在美国的怂恿和帮助下,富米·诺萨万将军方面一直不肯把国家机器交给民族团结政府,不肯把首都万象交给民族团结政府管理。他们制造了一系列政治暗杀事件,特别是暗杀了民族团结政府的外交大臣,使得万象经常发生混乱。他们破坏了四月十八日在查尔平原举行的三方面领导人会谈之后,又于四月十九日在万象发动了叛乱。
富米·诺萨万将军故意没有谈到的另一点是,沙湾拿吉集团按照美国的命令,已把六千多名军队非法地运进查尔平原—川圹地区,扩大对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派控制的解放区的军事进攻。
发言人指出,富米·诺萨万提出的所谓“解决办法”是虚伪的、骗人的。例如,目前在库帕拉西和西何叛乱集团横行霸道、完全丧失安全保障的情况下,富米·诺萨万要求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派的所有大臣立即回到万象,这样如果不是企图引诱他们进虎口,那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发言人说,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富米·诺萨万将军还明目张胆地威胁说,这是最后的一次建议,如果不能实现,民族团结政府就应该下台,以便建立一个新政府。
发言人说,富米·诺萨万将军把自己装扮成好像对四月十九日叛乱事件“没有什么责任的人”,而现在这项声明却暴露了在这次叛乱事件中,他正是在幕后指挥库帕拉西和西何集团的人。
发言人最后以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名义郑重声明:
“一、富米·诺萨万将军在一九六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所发表的充满阴险企图的声明,其目的是掩盖事实,阴谋加剧紧张局势。同美帝国主义掩盖不了它操纵四月十九日叛乱事件的双手一样,沙湾拿吉集团也逃避不了对这一事件所负的重要责任。
“二、妄图改变一九六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成立的三方面民族团结政府的机构、成分和权力的一切阴谋活动,都是美国为了破坏民族团结政府、完全撕毁关于老挝问题的一九六二年日内瓦协议、破坏老挝和平中立的手段。这不仅不会给国家带来安宁,相反会在老挝王国整个领土上导致一场大规模的内战。老挝爱国战线党和其他爱国力量以及全国人民坚决反对到底。
“三、为了解决当前的局势,老挝爱国战线党认为,必须根据老挝爱国战线党曾经提出的条件,迅速恢复民族团结政府的活动。首先,必须恢复三方面领导人之间的谈判,以便共同实现琅勃拉邦中立化和非军事化。为了使这个谈判能够顺利进行和不受到任何破坏者的威胁和压力,其先决条件是,立即解散在一九六四年四月十九日发动叛乱的所谓‘革命委员会’,严惩发动叛乱的头目,恢复过去的局势。
“老挝爱国战线党希望负有重大责任的梭发那·富马亲王坚持自己的岗位,清醒地认清和反对美国和沙湾拿吉集团的一切狡猾阴谋和卑鄙的压力,不要违背了全国人民的迫切愿望,为了消除当前的紧张局势作出积极的贡献。”


第4版()
专栏:

卡斯特罗严正斥责美国的海盗和土匪行径
古巴不会容忍美国飞机侵犯领空
如果说理、法律和道义都归于无效,古巴将以武器回击侵略
指出古巴依靠的不是洲际火箭的庇护而是人民的尊严和勇气
新华社哈瓦那一日电 古巴总理菲德尔·卡斯特罗今天上午在革命广场举行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盛大集会上发表演说,指出古巴人民将用一切手段来解决美帝国主义U—2飞机侵犯古巴领空的问题,使帝国主义停止这种海盗和土匪的行径。他说,我们知道热爱和平和向和平与祖国的敌人屈服的分界线在什么地方。超越了这个界线,妥协就是背叛,让步就是失去一切。
他的激动人心的演说,不断为热烈的掌声所打断。
卡斯特罗总理说,古巴人民不会任人宰割,“如果他们要毁灭我们,我们就进行自卫,如果他们要攻打我们,我们就和他们干!”(掌声)
卡斯特罗说:自从前年十月危机以来一直存在着美国U—2飞机侵犯古巴领空的问题,“从十八个月以前起,古巴政府就一直为侵犯领空提出抗议,并且提出警告说,古巴政府不会容忍这种侵犯。”
卡斯特罗说:“十月危机以后,这些先生们不满足于仅仅三万米高空的飞行,而是想在我们防空炮兵的头顶上飞。那时,我们的防空武器不能达到几千米以上的上空,我们曾警告说,这种擦地飞行应该停止,我们的防空炮兵接到命令向一切在我国国土上空飞行的外国军用飞机进行射击,直到我们的防空武器所能够达到的地方。(掌声)我们的炮兵接到了命令并且执行了这一命令。当他们看到了我们的武器的子弹时,他们就看到,我们并不是在说着玩的,他们看到我们是在严肃的讲话。”
卡斯特罗说,美国佬说“他们有飞行的权利,因为我们不允许视察。谁告诉他们说,我们有允许他们在我国领土上进行视察的义务呢?我们没有允许帝国主义者视察在我们享有主权的国境内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和有关我国为了加强国防而采取的步骤的一切东西。我们不同意帝国主义者有权宣告我们能有或不能有什么类型的武器,我们有权拥有我们认为为我们的国防所必需的武器,这种权利我们从没有放弃过”。
卡斯特罗强调指出,“十月危机后,我们没有接受视察。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所拥有的合法的主权权利。”他说:“如果美国允许视察佛罗里达的话,那么我们就让它视察。不能允许单方面的视察。但是,十月危机后,苏联政府和美国政府曾达成某些协议,而美国断言这些协议得到了履行,美国也断言苏联方面已履行了这些协议。”他说,“然而,U—2飞机还继续飞行,他们说,为了他们的安全,他们需要这种飞行。但我们说,为了我国的安全,我们需要停止这种飞行。”他指出,美国企图通过这些飞行来侮辱古巴。他说,“他们错了!古巴决不任人侮辱。”(掌声)
卡斯特罗说,“任何人都不能认为我们喜爱战争,认为我们是好战分子,不是这样!我们不是好战分子,我们不是和平的敌人。我们知道什么是战争,知道战争造成的牺牲、战争造成的痛苦和死亡。但是,我们要清楚地说明,我们要阐明这种观点:战争有两种,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如果他们把非正义战争强加于我们,如果他们对古巴发动非正义战争,我们要反击这种侵略,进行自卫。这是正义行动,这就是正义战争!”(掌声)他说,“我们永远不会侵犯任何人,我们是战争的敌人,但是这不是说,如果对我们发动战争,我们会袖起双手。我们不是好战分子,我们不是好斗的公鸡,我们没有浪漫主义的生活概念。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我们是革命者,我们是现实主义者,我们有非常神圣的事业,作为一个革命者,我们要保卫这个事业,并且我们知道怎样保卫这个事业。”他说,“如果他们要在我们中间再次建立一个人剥削人的制度,我们宁肯全体被杀掉,也不愿再次让人把这种制度强加在我们头上”。(掌声)
卡斯特罗说,“他们(美国佬)知道,古巴有什么样的武器,他们知道,这个时期我们的人员一直在进行训练。他们知道,在某一个时刻,我们将能够使用这些武器。当然,他们想我们会同意,简单地同意使古巴成为一个世界上唯一的让另外一国的军用飞机有权利在它的上空飞行的国家,简单地说,难道是因为那个国家有很多的军队和很多的武器吗?不!出于武力的原因吗?不!古巴在这里不仅是捍卫着古巴的权利,而且是在捍卫着世界所有各国人民的权利。”(掌声)
卡斯特罗说,“这只是浪漫主义的问题吗?不,不是!这不是浪漫主义的问题!这不是浪漫主义关于权利的概念。我们知道,如果今天允许帝国主义者这样做,那么明天,我们就不得不允许他们做其它事情,后天还得允许他们做另外一些事情。我们不希望古巴人民放弃这些神圣的权利!”(掌声)他强调说,“不放弃自己权利的各国人民,坚持对这些神圣权利的人民,有权享受这种尊严的和平。”他说,“因此,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地来保卫这个旗帜,这个天空和这块土地!”(掌声)
卡斯特罗说,“这是说,我们作为人民的政府的领导人希望把人民带到死胡同里去吗?不,这是我们为了个人的意见要引导人民去流血吗?不,这是一下子就可以了解的,因为为了个人的感情,我们从来不会让任何人流一滴血。”他说,“我们认为,我们只是民族感情的传达者。”古巴总理问道:“我刚才所说的话难道意味着我们是不负责任的人吗?(喊声:不是!)难道说我们是在不加思索地行动吗?(喊声:不是!)是在轻率地行动吗?(喊声:不是!)我们是不愧站在这里的,我们是不愧得到国家的信任和支持的。”(掌声)
卡斯特罗强调说,我们知道热爱和平和向和平与祖国的敌人屈服的分界线在什么地方。我们知道这样的界线在什么地方:超越了这个界线,妥协就是背叛,让步就是失去一切。
卡斯特罗总理说:“我们将用一切手段来解决这一侵犯我们领空的问题,使帝国主义者停止这种海盗和土匪的行径,他们想把这种行径变成为我国的法律,而这种法律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
卡斯特罗在指出了古巴将用各种法律的和国际措施并将把这一问题带到必要的组织中去之后强调指出:“但是,总之帝国主义者们应该知道,这种飞行必须停止。(掌声)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能容忍这种飞行。(掌声)如果一切说理都无效的话,如果说理、法律和道义都归于无效的话,我们认为这种飞行是对我们主权的武装侵略,这样,我们将以武器来回击这一侵略。”(经久不息的掌声)
卡斯特罗总理在谈到美国集中轰炸机和战斗机的问题时说:“他们为什么要动员飞机呢?是为了吓唬我们?他们做不到。是为了向我们进攻?好吧,那末他们必须战斗,古巴人民在美国所造成的局势下既不会丢脸,也不会丧失信誉。”
卡斯特罗接着说:“因为我已经不要再谈国际问题了,我不希望有人会想:如果我们在这儿以明确的态度谈问题,如果我们在这儿用尊严讲话,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感到逍遥法外,以苏联的友谊和支持作为代价的。(掌声)不!我们这样说时,我们是代表古巴说话,我们是以古巴的名义在讲话。(长时间的掌声)我们不是一边想着洲际火箭而一边讲话的,因为,如果我们在火箭的庇护下在这儿讲话的话,那末我们的讲话还有什么意义呢?那末我们的发言还有什么严肃性呢?”
卡斯特罗总理接着说:“如果一国人民在采取捍卫它的尊严和主权的态度时,是在其他国家力量的保护下这样做的话,它就不是尊严的人民。当谈到捍卫我们的主权和我们的尊严的时候,我们没有计算敌人的力量有多少,也没有计算我们的力量有多少。我们唯一计算的是,我们有义务来捍卫这一权利,而且我们知道怎样履行这一义务,我们准备履行这一义务。”(掌声)
卡斯特罗总理接着说,“尽管帝国主义者拥有更多的大炮和飞机,但是,他们永远没有更多的勇气,因为勇气来自道义,来自正义,来自人民的权利和合法愿望。”
卡斯特罗总理强调说:“我们并不是只考虑面对面的战斗的抉择,如果他们要攻击我们,我们就用适宜于面对面的战斗的武器来展开面对面的战斗,但同时,我们也准备着长期的斗争,对敌人说来是永远不会结束的斗争,我们深知这个国家的人民以及鼓舞着这个国家人民的革命的道义力量,我们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可能会遭到入侵,以至占领,但是决不会被征服,决不会被打败!”(掌声)
卡斯特罗说,“有组织的团结将不是孤立的。我国人民应该对各种形式的偶然事件,做好准备。”他继续说,“何时才能结束这场斗争?永远不会!谁领导这个行动?是党!(掌声)那时党的领导将是唯一的不能取代的形式,因为这不是一堆人的组合,而是有组织的机构。”
卡斯特罗总理说,“如果帝国主义者进攻古巴,你们要考虑到,我们今天的大多数的领导人将要在那场斗争中被消灭,但人民还要存在,党还要存在!”(掌声)他说,“对我们来说,了解人民永远不会投降是非常重要的,让人民了解这一点是重要的,让每一个战士了解这一点是重要的,因此,我们说,我们是不可战胜的人民。”


第4版()
专栏:

美国悍然表示将继续侵犯古巴领空
新华社二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务院新闻发布官菲利普斯昨天重申,美国将不顾古巴政府的抗议,而坚持派遣飞机到古巴上空进行间谍飞行。他还再次威胁古巴政府不得对入侵的美国飞机采取自卫行动。
菲利普斯还说,就他所知,苏联从来没有对美国飞机在古巴上空进行间谍飞行一事提出过抗议。
在谈到美国对古巴的非法经济封锁时,菲利普斯说,美国政府正在加紧努力,通过外交谈判和美国官员公开发表的讲话,竭力使它的盟国以及同它友好的国家不同古巴贸易。他还公开表示,美国政府反对法国向古巴出售火车头。


第4版()
专栏:

奥地利马列主义者刊物《红旗》揭露赫鲁晓夫修正主义
巴西反动政变惩罚了和平竞赛神话 “土豆烧牛肉”不能代替社会主义革命
新华社二日讯 维也纳消息:奥地利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去年十月创办了《红旗》半月刊。这家刊物到现在已经出版了十二期。
四月十五日出版的第十二期上刊载的《巴西和“和平道路”》一文谈到,赫鲁晓夫在最近访问匈牙利期间,强调土豆烧牛肉的重要性,并且预言社会主义将通过和平竞赛战胜资本主义。文章指出,巴西反动军人政变得逞,给了这种神话以惩罚。文章说,拉丁美洲人民认清了赫鲁晓夫的这种修正主义路线的后果,他们将走第二个“哈瓦那宣言”所指出的道路。
另一篇题为《革命、土豆烧牛肉和面包》的文章,谴责赫鲁晓夫在访问匈牙利期间抓住一切机会诬蔑和攻击社会主义中国而美化帝国主义,鼓吹以土豆烧牛肉代替社会主义革命。文章还指出,他的修正主义政策也给苏联国内的农业生产带来了灾难性后果。
《我们经典作家的言论过时了吗?》一文引用列宁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等问题的言论,驳斥了奥地利共产党内修正主义分子说马列主义已经“过时”的谬论。
此外,这家刊物还报道了苏联发表苏斯洛夫反华报告的消息,并且预告它将对苏斯洛夫的报告发表评论。


第4版()
专栏:

阿联也门两国总统发表联合公报
指出应该结束英国对南阿拉伯等地的占领状态
据新华社开罗电 阿联总统纳赛尔和也门总统萨拉勒在四月二十八日发表的联合公报中指出,应该结束英国对南阿拉伯、亚丁和“亚丁保护地”的占领状态,应该给那里的人民以自决的权利。
在纳赛尔四月二十八日结束对也门的访问以后发表的这个联合公报说,两位总统表示相信,目前也门共和国同被占领的南也门之间的人为边界的事态的发展,向所有阿拉伯人揭露了英帝国主义的阴谋。
公报说,双方同意成立一个最高委员会,“以便共同协调阿联和也门的一切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政策”。
公报在谈到阿联和也门统一问题时说:“阿联认为,在(也门)同南阿拉伯边境上获得和平和阿联军队(从也门)撤退以前,不应该讨论这个问题。”


第4版()
专栏:

德姆维尔发表外交政策演说指出
法国已经恢复了它的行动自由 过去的北大西洋联盟是个错误
中国作为强国出现是重大事件,法中建交符合法国利益
新华社巴黎电 法国外交部长德姆维尔四月二十八日在国民议会开始外交政策辩论时发表了一篇演说,说明法国政府当前所奉行的外交政策。
德姆维尔说,“当变化是众所周知的时候,人们往往仍然拒绝从中得出结论。”
他说,“今天的世界不再是从前的世界了,如果希望坚持过去的东西,人们便有保持神话、因而靠危险的幻想过活的危险。”
德姆维尔的这些话显然是针对美国而发的。
他在演说里申述了法国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政策,并且强调“在(南越)日益恶化的形势下,战争是难以脱身的”。
德姆维尔要西欧起独立于美国的作用,他说,“经济上恢复了的、沿着统一道路前进的欧洲,应当在国际政治中,首先在决定自己的前途方面重新起它的重大作用。”
他说,“统一的欧洲应该是一个真正的政治力量,一种具有自己的政策、自己的国防和自己的文化的欧洲力量。”“过去的大西洋联盟已经成了一个时代错误”,“某些成员已逐渐恢复它们的性格和行动自由”。
他说,“法国由于解决了它过去的各种大问题,它也恢复了任何其他国家今天所没有的行动自由。”
德姆维尔还强调“法国的天职是世界性的”,“法国现在在世界事务的各方面都恢复了它的地位”,要“善于积极地和建设性地指导它的行动”。
在这方面,他特别提到法国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政策。他说,这些国家存在着“解放和发展”的问题,法国要在这些国家“培养人材”和提供“援助”。
法国外长在谈到法国同中国建交的问题时强调这一决定“显然符合法国的利益”。
他说,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中出现了一个重大事件,这就是中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强国的重新出现。他说,“多少年来,印度支那战争,后来又是阿尔及利亚战争,都未能使法国政府从基本事实中得出结论。当它有了考虑这一点的自由的时候,它当然就非要求解决办法不可了。”
他说,“我们不能设想,亚洲任何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中国这样或者那样的协助,会得到解决。”
他说,“中国是一个伟大国家,它的现政府已经可以长期立足,这是丝毫没有疑问的。”他说,法国同中国恢复正常外交关系,却被人说成是“同友好国家作对”。
德姆维尔说,“在国际协调中恢复自己的地位,这就是法国外交事务今天所走的道路。”


第4版()
专栏:

法国武装部队部宣布
从北大西洋集团的两个司令部撤出法海军军官
新华社巴黎三十日电 法国武装部队部正式宣布决定撤出北大西洋集团的地中海司令部和海峡司令部的法国海军军官。
武装部队部出版的《军队新闻公报》昨天说,目前,法国的任何海军指挥权都不再从属和依附于北大西洋组织的指挥机构。
公报说,法国考虑改变参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指挥工作,这是合乎逻辑的。正是本着这种精神,才决定在海军方面把国家的责任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责任分开。
正在丹麦访问的一支法国舰队的司令里维埃尔今天在哥本哈根也说,北大西洋组织司令部以后不能再对法国舰只直接发布命令,而必须通过法国政府。
他说,法国政府这个决定目的在于要求在北大西洋组织内部进行组织上的改变。这也是对北大西洋组织的压力,要求法国在这个组织的高级机构中有更大的发言权。
《世界报》在评论法国政府这个决定时说,法国主张每个国家都保持自由行动权,拒绝所有依附形式的东西。


第4版()
专栏:

美国黑人领袖罗伯特·威廉赞扬中国人民热爱和平
新中国是各国人民确信解放胜利的根据
柬埔寨报纸说中国通情达理没有大国沙文主义
据新华社哈瓦那二十九日电 侨居古巴的美国黑人领袖罗伯特·威廉在最近一期的《革新者》报上发表文章说,“中国人民表达了争取和平的强烈愿望。”
这位曾经访问过中国的美国黑人领袖写道,“中国人民不是带有敌意和好战的”;“反动派把他们叫做战争贩子是因为他们认为:唯一真正的和平是有尊严的、平等的和互相尊重的和平。”
罗伯特·威廉说,“中国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
他说,“新中国的现实恰恰同反动派所说的相反。新中国取得的一切成就恰恰是反动派极力加以阻挠的。如果今天世界上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这些世界上受压迫的人民就会缺少确信自己的解放斗争会取得迅速和彻底胜利的根据。”
在谈到中国政府对少数民族的政策时,罗伯特·威廉说,“歧视是不容许的。”
据新华社金边二十九日电 《柬埔寨电讯报》今天在一篇题为《没有大国沙文主义》的评论中说:“最使年青国家和小国感动的,是人民中国没有大国沙文主义。”
评论说:“中国在它的国际关系方面,认为所有的国家都是平等的——不管它们的面积如何、人口多少。各国人民都被看作是享有完全主权的人民——即使他们的文化或福利还很遗憾地停留在较低的水平上。”
这家报纸接着说,“中国人的通情达理,还表现在认为‘天涯处处有芳草’,认为所有的人,不论其种族、肤色及物质财富如何都需要‘互相学习’这种平易谦虚的态度上。”


第4版()
专栏:

日本著名评论家发表访华观感
盛赞中国自力更生和革命干劲
法国波尔多放映介绍中国电影受到欢迎
据新华社二十九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著名文艺评论家龟井胜一郎最近在《朝日新闻》上连续发表题为《在中国的旅行》的访华观感。
这位作者通过在中国访问时的种种见闻,感觉到如下两点:
第一点是,终于克服了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比方说,在北京的东安市场里走一趟,会看到日用品和食品丰富得惊人。到了上海,更是丰富。到了晚上,霓虹灯辉煌照耀。
“另一点是,中国大力提倡自力更生。正当中国遭受自然灾害的时期,苏联的技术人员全部撤走。中国人不得不靠自己的双手来发展现代工业。他们下定决心,不管有什么样的困难,也要用自己的力量来干。我被那种充沛的精力所感动”。
作者问道,这样的精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作者写道:“有一天,我参观了革命博物馆,在‘延安时代’的陈列品前面停留了很久。红军士兵们住在窑洞里,自己耕田种地织布缝衣,在艰苦的自给自足的情况下坚持着游击战,同时还首先考虑到农民的幸福。这种精神不就是今天的精力的源泉吗?”
文章说,“同时,我感到这种思想也巧妙地联系到对没有解放战争经验的第二代、第三代的教育工作。看来,中国的领导人还考虑到三十年、五十年以后的树人问题。”
据新华社讯 东京消息:日本共同社四月二十六日发表了它的特派记者的访华观感。这位记者说:在参观了延安和北京以后,他感到对于新中国的面貌,潜藏在中国背后的毅力和扎根于广大土地上的生命力,恐怕任何人都不会有不同意见。
这位记者写道:北京充满了“现代的革命中国”的气息。中国人以把北京当做建设新中国的象征而感到自豪。北京的市容,以解放为分界线,已经完全改观。在大跃进的形势中建成的十大建筑把古城变成了现代城市。北京已经迅速地呈现出国际城市的情况。
这位记者说,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也都洋溢着充满信心的情绪。最近的北京正在一步一步地稳步前进。
据新华社巴黎电 在法国西南部的波尔多市在四月二十三日、二十五日和二十六日放映了四场介绍中国的电影。这次放映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这次放映是由法国
《战斗报》记者爱德华·卡利克组织的。他在去年九月访问过中国。
在放映介绍中国的影片时,能容纳一千八百名观众的电影院场场满座,观众席上还不时响起阵阵掌声。当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检阅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十四周年群众游行的镜头在银幕上出现的时候,掌声和欢呼声特别热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