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24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彻底揭露志贺和铃木同国内外现代修正主义者同流合污的可耻行为
日共中央号召全党同反党的背叛行为坚决斗争到底
志贺义雄和铃木市藏投票赞成三国条约的行动,是破坏党的纪律和政治方针、屈服于美日反动势力的可憎的背叛行为。——志贺义雄在七中全会以后,偷偷摸摸地同某外国势力单独取得联系,一直唆使亲信喽啰,进行反对党的方针的宗派活动。——被开除出党的志贺、铃木将会同美日反动派及其走狗右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国内外的修正主义者勾结起来,为虎作伥,疯狂地攻击党,破坏党同群众的联系。——党在粉碎志贺和铃木的阴谋活动的斗争过程中,一定能够在思想上得到进一步的锻炼,在组织上也得到进一步的加强,使党和民族民主统一战线得到发展。
新华社二十三日讯 东京消息:《赤旗报》二十三日刊载了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对志贺义雄、铃木市藏践踏党章和破坏党的活动的处分”的声明。声明全文如下:
关于对志贺义雄、铃木市藏践踏党章和破坏党的活动的处分
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一)
反党活动的事实:
五月十五日,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就批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进行了表决。关于这项条约,我们党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决定了如下的态度:
“我们党也能够理解那些以为放射性污染将会减少而对这个条约表示欢迎的人们的心情,当然,这并不是要把社会主义和美帝国主义等同看待。但是,如果同防止一切核战争这样一个更根本的问题联系起来,从全局观点加以观察的话,那末对于美帝国主义在利用地下试验积极地发展核武器的同时,继续一意孤行地准备核战争的事实,就不能不加以批判。
特别是美帝国主义强使我国三次受到原子弹氢弹的损害、在我国建立许多基地,派驻核武装部队,以日本为据点,以所谓‘遏制中国’政策为中心,以扼杀亚洲民族解放斗争和侵略亚洲社会主义国家为目标,加紧进行包括发展小型核武器在内的核战争准备活动,威胁着亚洲和世界的和平以及日本的安全。在这个时候,从上面所说的全局观点和根本立场出发,不能支持这个事实上未能限制美帝国主义的核战争政策(例如把地下核试验除外等等)的条约。”
我们党国会议员团根据这个立场,曾经决定,以川上贯一同志为代表,在全体会议上发表反对意见,反对批准这个条约。
然而,志贺义雄竟违反第七次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的决议和国会议员团的决定,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投了赞成票。志贺这一行动,是在我们党应该在日本人民面前揭露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本质和在这个条约上签了字的美帝国主义与池田内阁、自由民主党的意图,指明日本人民真正争取和平和独立的道路的这样重大时刻,违反了党纪,违反了党的革命传统,向美日反动势力投降并颂扬它们的背叛行为。他这种可耻的背叛行为,直到表决前,一直都是背着党、欺骗党,并且经过长期的、有计划的准备的。这一点,志贺已在政治局会议上亲自作了供述。
志贺义雄曾经在中央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上,同铃木市藏一起申述了他们“有条件地赞成”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意见,不过,他还表示在行动上要服从中央委员会会议以压倒多数通过的决定。但是,他从那以后不久就违反党的决定,偷偷摸摸地同某外国势力单独取得联系,一直在唆使他的亲信喽啰,进行反对党的方针的宗派活动。
就这样,他在五月十五日众议院全体会议进行表决时背叛了党,投票赞成批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议案,随后又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了事先准备好的“我向你们大家呼吁”的声明,还到广播电台、电视台去演说,公开地开始采取了敌视和破坏党的行动。他的手法同过去春日庄次郎一伙反党修正主义者从党内逃跑时所采取的手法是一样的。
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在五月十五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了志贺的反党行动。可是,他对于他的明显的践踏党纪和破坏党的活动,不仅张口结舌,不能进行任何反驳,而且毫无反省的表示,甚至污蔑党,硬说自己的行动是不违反党纪的。他还食言,不出席在十六日继续举行的政治局扩大会议,甚至同他的妻子渡边妙子一起,用电话号召大阪及其它地方的党员和党的支持者支持他的行动,继续进行破坏党的宗派活动。
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采取了同志贺相同的立场的铃木市藏,十五日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对与会者提出的问题作了支持志贺破坏党的活动的发言说:“志贺的行动是可以理解的。”而且,铃木就他在参议院表决这个条约时将采取什么态度的这个问题回答说,让我考虑两三天。在五月二十日举行的政治局会议上,他表示态度说:“如果党不改变对参议院表决这个条约一事的态度,那末我将从有条件地赞成这个条约的立场出发,投票赞成。”他没有改变他的反党态度,顽固地不接受政治局其他全体委员讲道理的批评和劝告。
五月二十一日举行的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根据政治局所作的关于上述事实的报告,彻底地讨论了这个问题。绝大多数同志对他们两人的反党态度,进行了彻底的批判,并且要求按照党章坚决给予处分。
在进行讨论的时候,志贺公开表示坚决要继续进行反党活动,铃木声言要破坏党的决定和党章,投票赞成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他们自称要进行辩白而发了言,但这并不是为他们的反党行为辩白,而只不过是重申他们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看法,诬蔑目前党的历史作用和党的基本路线罢了。这种手法同所有的反党分子在背叛党的时候所采取的手法是相同的。
现在已经弄清楚,志贺和铃木之间有着这样一种属于同一派别的关系:在政治方面根据共同的修正主义的看法,互相呼应,公然反对党的决定,无视党的纪律,坚持要求允许他们自由行动,表示赞成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
他们是依靠全体党员和党的支持者的忘我努力,并且公开保证要根据日本共产党的纲领和政策在国会进行斗争,才被选为议员的。因此,他们这次采取的行动,是破坏党的纪律和政治方针、屈服于美日反动势力的可憎的背叛行为,同时也是辜负了那些投票选举他们的人民群众的信任的可耻的背信弃义行为。
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批准政治局关于这个问题的报告和决议,并且作出了下述决定:
一、志贺义雄的这个行动违反和践踏了党章的下述规定:党章前言第四节“违反党的纪律,不执行党的决定,破坏党的统一,建立派系,进行宗派活动,都是破坏党的最恶劣的行为。在党内,不允许有损害党的政治方针和组织原则的行为”,“党章是党的工作和党的生活的准绳,全体党员应该尊重党章,不应该加以轻视和忽视。党员应该把全党的利益放在个人利益之上,任何人都不应该把个人放在党之上”;党章第二条“党员的义务”中第一款“竭尽全力,维护党的统一,巩固党的团结”,第二款“执行党的政策和决定,完成党所交给的任务”,第五款“不管地位如何,都要严格地遵守党章和党的纪律,通过不断的修养来培养崇高的品质”,第七款“对党忠诚,不隐瞒或歪曲事实”,第九款“党内问题在党内解决,不得拿到党外去”;党章第十四条第五款“党的决定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党员个人必须服从组织,少数必须服从多数,下级组织必须服从上级组织,全国各个组织必须服从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党章第五十三条
“国会议员在中央委员会的领导下,在国会内按照党的方针和政策进行活动”;等等。因此,中央委员会根据党章第五十九条和第六十条,并根据第六十三条第一段,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二、铃木市藏的上述行动违反和践踏了党章前言第四节,党章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和第五款,党章第十四条第五款,党章第五十三条等规定。因此,中央委员会根据党章第五十九条和第六十条,并根据党章第六十三条第一段,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通过这个决议,是采取了对志贺和铃木分别进行表决的办法进行的。由六十名中央委员中出席的五十七名进行了如下的表决:三名反对;一名保留;五十三名赞成。
三十四名候补中央委员全都表示了赞成的意见。此外,其后又表决了要求志贺和铃木辞去国会议员职务的决议,表决结果如下:一名(中野)反对;一名(神山)保留;五十三名赞成。
三十四名候补中央委员全都表示了赞成的意见。
(二)
志贺和铃木的反党活动意味着,他们已经放弃我们党的纲领、莫斯科宣言和莫斯科声明的革命立场,公开堕落到修正主义的立场上,同国际和国内的现代修正主义潮流同流合污了。
他们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表示赞成的论据是说:“可以防止核试验的放射性污染造成更大的损害,并且抑制漫无止境的发展核武器竞赛。”就像前面引用的我们党七中全会决议所说的那样,这个条约不仅没有包含任何限制发展、制造、扩散、使用核武器的条款,甚至造成了使地下核试验合法化的结果。事实上,美帝国主义在签订这个条约以后的很短的期间内进行了二十几次地下核试验,并且通过地下核试验,竭力在发展核武器。而且,美帝国主义要派核潜艇进驻我国,并且把可以装载氢弹的F—105D型飞机调驻我国,就像这些活动所表现的那样,它在全世界到处扩散核武器,进行着准备核战争的活动。这些事实证明,他们所说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抑制发展核武器竞赛”的主张,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他们的这种主张,只能掩饰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使日本人民对目前美帝国主义进行的准备核战争的活动和日本的核武装化放松警惕,削弱反对它们的日本人民保卫和平与独立的斗争。铃木市藏把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同其它各种政治条件分开,只是称赞放射性污染将会减少的一点,说应当表示赞成。这正表现了他们不顾大局而热中于局部问题的机会主义思想和修正主义思想。美帝国主义把日本作为侵略亚洲的据点,同日本的卖国统治阶级勾结起来,进行根据“安全”条约变日本为核进攻基地和用核武器武装自卫队的活动,变本加厉地在推行以“遏制中国”政策为中心的侵略和战争挑衅活动。正当这个时候,撇开上述这些情况,只谈论放射性污染将会减少的问题,对防止核战争和保卫日本的独立与和平的斗争来说,显然是非常有害的。
他们说反对苏联建议缔结的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是违反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不过,最先提议签订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是美国,当时,包括苏联在内的各个社会主义国家和全世界的和平力量都一致表示反对。而在这个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签订以后,这个条约就被国际修正主义潮流用来作为攻击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工具,给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与和平运动的团结造成了更加复杂、更加困难的情况。而且,在我国,右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和反党修正主义者正把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作为工具来扩大和平运动和民主运动的分裂。还有,在这个条约签订以后,在国际和平运动中,美化美帝国主义的风气盛行起来,以至于不断地给和平运动造成了混乱。志贺和铃木等人说,如果国际和平力量以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为依据,团结一致进行斗争,就能够实现全面禁止核试验和普遍裁军。很明显,他们这种主张是完全不符合上述事实的。
他们放弃日本人民争取独立、民主、和平和社会进步的革命斗争的立场,过低估计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采取了毫无独立性的态度,毫无批判地追随现代修正主义国际潮流。与此相反,我们党根据亚洲和日本的现实情况,对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采取了独立自主的批判的态度。这样做才会对日本人民争取独立与和平的斗争,对争取亚洲与世界和平的斗争作出重要的贡献。
志贺和铃木进行的反党活动的特点是,他们装出只有他们才是党纲的捍卫者的样子,宣传说党中央践踏了纲领,但在实际上,他们是在攻击我们党的纲领,企图把党和人民的斗争拖到修正主义的泥坑中去。他们处心积虑地企图用乍看起来同春日庄次郎、内藤知周一伙的反党修正主义者不同的粉饰方法来迷惑党员和人民群众。但是,他们在理论上和思想上的观点,在本质上同春日庄次郎、内藤一伙的观点是相同的。要求支持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的志贺和铃木的论据,同春日庄次郎、内藤一伙的论据几乎完全没有什么不同。在过低估计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性,过低估计美帝国主义对日本的统治和日本人民同这种统治进行的斗争等等方面,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共同点。而且,在机械地追随国际修正主义潮流这一点上说来,他们已经成为现代教条主义。他们的特点在于,他们在思想上有这种弱点,因而在现代修正主义的国际潮流的影响下,就成为破坏党的分子而开始了活动。
他们在政治上陷入修正主义是理所当然的,同时,这和他们在组织原则上的修正主义是有联系的。正像他们已经说过的那样,他们一面粗暴地践踏党章和党的决定,对党进行破坏活动,一面又狡辩说他们的行动并不违反党章,并且要求有进行宗派活动的自由和破坏党的自由。就这样,他们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组织原则,企图把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变成一个小资产阶级的宗派集团。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是自俄国革命以来,在所有国家的革命运动中经过考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的组织原则;团结在共产党周围的工人阶级先锋在政治上、思想上的团结和有觉悟有纪律的行动,才是使千百万群众团结起来,使革命事业取得胜利的保证。因此,我们党要为粉碎他们企图从组织方面把我们党导向崩溃的、恶劣的修正主义理论和他们根据这种理论采取的可耻的背叛行为而进行坚决的斗争。
背叛了我们党而屈服于敌人的佐野、锅山、春日庄次郎等人也践踏党的组织原则,为了使自己的反党活动正当化,也否定了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但是,他们受到党和群众的反击,没落了。志贺、铃木的可耻的背叛行为也一定会碰到党和群众的批判和斗争而得到应得的下场。
(三)结束语
五月十六日政治局《关于志贺义雄同志的反党活动》的声明刚刚发表,全党组织便热烈地加以支持,表示决心要在党中央的旗帜下,越来越加强团结,同破坏党的背叛行为坚决斗争到底。
被开除出党的志贺、铃木将会同美日反动派及其走狗右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国内外的修正主义者勾结起来,为虎作伥,疯狂地攻击我们党,破坏党同群众的联系。
但是,我们党在粉碎他们的阴谋活动的斗争的过程中,一定能够在思想上得到进一步的锻炼,在组织上也得到进一步的加强,转“祸”为福。这正像春日庄次郎一伙背叛党和党把他们开除出党的事实所表明的那样,由于我们党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在那以后,总的来说是加强了党。
让我们在党的纲领和党代表大会的决议的指引下,深刻地领会七中全会和八中全会的决议,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全党的团结,说服《赤旗报》读者以及党的一切支持者,进一步扩大团结。
我们必须从对志贺、铃木的处分中汲取真正的教训,用来加强和改进党风。
我们必须粉碎志贺、铃木一伙的破坏党的活动,加强同现代修正主义和现代教条主义的原则性斗争,使当前的群众斗争等运动确实得到发展并取得胜利。这样,就不会给志贺、铃木以进行阴谋活动的余地,就会使党和民族民主统一战线得到发展。


第3版()
专栏:

贝尔梅特代表大会二十周年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党史研究所所长 恩·普里亚萨里
二十年前,一九四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在解放了的贝尔梅特市召开了第一届阿尔巴尼亚反法西斯民族解放代表大会。参加代表大会的代表来自全国各个角落,他们代表了广大的人民群众,都是参加过反对法西斯强盗和卖国贼的全面武装起义的人。
代表大会是根据阿尔巴尼亚人民民族解放战争唯一的、直接的领导者——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即现在的劳动党——编者注)的倡议而召开的,其目的是进一步扩大民族解放战争的规模,并且为在反对国内外敌人的残酷战火中建立的人民革命政权奠定法律基础。
在阿尔巴尼亚人民的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一次代表性广泛、热情洋溢的会议。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第一书记恩维尔·霍查同志代表中央委员会向代表大会提出的建议,受到了代表们的热烈赞同。在难于描述的热烈气氛中,人民的代表们感激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英明又英勇的领导,并且对红军和苏联人民表示感谢,因为他们对希特勒德国取得的重大胜利,为被压迫人民进行解放战争和获得解放创造了有利条件。
贝尔梅特代表大会一致通过了关于建立反法西斯民族解放会议作为阿尔巴尼亚的最高立法和执行机关的决议。反法西斯民族解放会议受代表大会的委托成立了具有临时人民政府职能的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员会。恩维尔·霍查同志被任命担任委员会的主席。这个委员会是阿尔巴尼亚第一个人民政府。
在选举反法西斯民族解放会议、成立阿尔巴尼亚人民临时革命政府时,贝尔梅特代表大会作出决定:“按照人民通过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员会表达的意志,建立人民民主的新阿尔巴尼亚;禁止阿尔巴尼亚前国王索古返国;不承认违背阿尔巴尼亚人民的意志在国内外成立的任何政府;更激烈地继续抗击德国侵略者和阿尔巴尼亚卖国贼的战争,直到把他们全部歼灭,并在全国建立人民政权为止。”代表大会选出的反法西斯会议也通过了一系列决议,这些决议成为新阿尔巴尼亚民主国家的第一批法令。关于废除前王国政府同各国列强签订的、损害阿尔巴尼亚人民利益的一切政治和经济协定和联盟的革命性决议,具有特殊的意义。
代表大会在采取措施巩固人民政权的同时,还通过了一系列为进一步巩固和完善民族解放军的措施。民族解放军是新政权的保卫者,是争取全国彻底解放、获得人民革命的胜利以及进一步发展这一革命事业的主要武器。根据代表大会的指示,反法西斯会议通过了关于任命阿尔巴尼亚民族解放军领导人的决定,并任命恩维尔·霍查同志为阿尔巴尼亚人民武装力量的最高司令员;通过了总参谋部关于军衔的决定等。
贝尔梅特代表大会的决议对阿尔巴尼亚人民具有历史性的意义。阿尔巴尼亚共产党为摧毁反人民的旧政权和建立人民民主政权所作的努力,取得了完全的成功。一九四二年九月十六日的贝萨代表会议为人民民主的新政权奠定了基础;一九四三年九月召开的第二次拉比诺特民族解放代表会议巩固了这个政权,并使它集中了。贝尔梅特代表大会在有利于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的革命群众的情况下,解决了阿尔巴尼亚的政权问题,为阿尔巴尼亚建立人民民主新国家奠定了基础。从此以后,国内一切反革命势力,即使有德国纳粹侵略者的支持,再也不能恢复它们那封建的和资产阶级的政权了。旧制度在阿尔巴尼亚事实上已被推翻。各地的民族解放会议、反法西斯民族解放会议和反法西斯民族解放委员会,成为全国唯一的真正的国家机关,人民群众把它们看作是自己的合法政权机关。在贝尔梅特代表大会上,则奠定了政权的法律基础。
第一届反法西斯民族解放代表大会关于建立阿尔巴尼亚新的人民民主国家的决议,不是普通的法令。人民政权机关是阿尔巴尼亚人民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领导下进行的全部革命斗争的具体体现。阿尔巴尼亚的人民政权不是用法令和决定来建立的,而是通过反对外国侵略者和国内统治阶级的流血斗争而建立起来的。早在一九四二年,在战火中,在旧政权废墟上建立的各地民族解放会议,当举行贝尔梅特代表大会的时候,已经在管理国家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并且使得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承认它们是国内唯一的政权机关。
在阿尔巴尼亚建立的新政权,按其性质、阶级内容和它所执行的职能来看,是革命群众的民主专政,主要是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直接领导下的工人和农民的专政。
贝尔梅特代表大会通过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决议,受到阿尔巴尼亚广大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并且立即为他们所接受。同时,这些决议对企图在国内外建立新的反动政府、消灭民族解放会议的革命政权的国内反革命势力和英美帝国主义反动派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阿尔巴尼亚人民不可阻挡的革命热潮面前,以及在阿尔巴尼亚共产党坚决的、英明的、有远见的革命政策面前,反动阶级和国外反动派想从不可避免的死亡中挽救反人民的旧制度和帝国主义在阿尔巴尼亚的统治的一切希望,都全部破灭了。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阿尔巴尼亚人民英勇的民族解放斗争获得了彻底胜利。全国各地建立了人民政权。在全国解放的同时,人民民主革命也完全取得了胜利,开辟了通向社会主义的大道。阿尔巴尼亚从此永远地摆脱了世界资本主义体系。
阿尔巴尼亚赢得彻底的民族独立和阿尔巴尼亚人民成为自己命运的真正主人的二十周年即将来临。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现代修正主义者为推翻阿尔巴尼亚的人民民主制度而作出的一切努力都失败了。敌人没有能够阻碍阿尔巴尼亚人民在建设社会主义和巩固用鲜血、苦难和牺牲建成的人民共和国的道路上取得新的更大的胜利。
在这二十年内,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的面貌焕然一新。过去一个被战争破坏了的落后的农业国,今天已变成了一个具有现代化工业和机械化农业的农业—工业国。现在,阿尔巴尼亚年轻的社会主义工业的产量比一九三八年增加了二十九倍;而农业产量增加了一倍半。战前整个阿尔巴尼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足三百人,今天每年能培养四百名高等学校毕业的和一千名中等学校毕业的干部。一九三八年每十八个人中间只有一个人上学,而现在,四个人中间就有一个人在上学。一九三八年每一万个居民中才有一名医生,现在在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每两千个居民就有一名医生。
阿尔巴尼亚人民取得的巨大胜利,是人民群众英勇斗争的结果,是人民钢铁般地团结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周围的结果,也是党的正确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和同各个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的兄弟关系的结果。社会主义的阿尔巴尼亚现在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为争取摆脱帝国主义枷锁、反对新老殖民主义而斗争的各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一切进步人类的爱戴和支持。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是帝国主义者和现代修正主义者的眼中钉。但是阿尔巴尼亚人民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领导下坚定勇敢地向新的胜利阔步前进。


第3版()
专栏:

日共议员团坚决谴责志贺铃木的反党活动
日共各地组织支持八中全会决议坚决保卫党的统一
新华社二十三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共产党国会议员团二十二日发表声明,表示衷心支持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所作出的关于开除志贺义雄和铃木市藏的决议。
声明谴责志贺义雄和铃木市藏拒绝辞去议员的职务,继续进行分裂和破坏党的活动;并表示决心对他们的反党活动进行坚决斗争。
日本共产党东京都委员会、福岛县委员会、群马县委员会和大阪市议会共产党议员团分别在二十二日和二十三日通过决议,支持日共八中全会的决议。
日共中央还收到许多地区委员会、支部以及党员关于支持八中全会决议的电报。
《赤旗报》二十二日还刊登了许多地方的党员的来信。他们在信中谴责志贺的反党行为,并表示决心保卫党的统一。


第3版()
专栏:

我国访柬人员访问西哈努克城
新华社金边二十二日电 由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市长曾生率领的参加中国柬埔寨直达航线开航的十五位中国客人,二十一日晚到达西哈努克城。越南客人也一起到达。
西哈努克城副市长陶豪·坎亚为中国客人和越南客人举行了宴会。宾主在宴会上频频为中国、柬埔寨和越南之间的友谊干杯,他们祝三国的民航事业繁荣昌盛。
今天上午,中国客人和越南客人在西哈努克城副市长陪同下,参观了这个城市、人民社会同盟展览厅和西哈努克港等处。
二十一日上午,中国和越南客人们在金边参观了王宫、国家博物馆和金边市容。中午,“柬埔寨王家航空公司”总经理金伦举行午宴招待他们。
今天下午二时,中国客人和越南客人动身前往白马。


第3版()
专栏:

中日乒乓球队举行第三场比赛
据新华社二十三日讯 东京消息:中国男女乒乓球队二十二日晚在京都同日本男女乒乓球队进行了访问日本的第三场比赛,中国队以十比六获胜。
在男子的一盘双打和五盘单打的比赛中,中国队五胜一负。庄则栋和徐寅生,以二比○分别战胜了横拍削球名手水上茂和名将三木圭一。李富荣以二比一赢了濑川荣次。王志良以二比一打败了著名选手木村。日本今年男子单打冠军小中健以二比○胜了胡道本。
女子的四盘比赛都战满三局才分胜负。中国队仇宝琴以二比一战胜了山中道子。双打梁丽珍和王健以一比二负于关正子和中山千鹤子。单打王健以一比二负于山中教子。梁丽珍以一比二输给了关正子。
中国女少年选手打得比较出色,获得全胜。男少年选手比赛的结果,中国队一胜二负。


第3版()
专栏:

我戏剧家代表团到达地拉那
据新华社地拉那二十一日电 由李伯钊率领的中国戏剧家代表团,今天乘飞机到达地拉那。他们是应邀来参加阿尔巴尼亚人民戏剧院成立二十周年庆祝活动的。
在机场上欢迎的,有阿尔巴尼亚文教部副部长卡德里·巴鲍基,作家艺术家协会秘书巴基·康戈利等,以及著名演员、戏剧作家等文艺界人士。


第3版()
专栏:

我女子篮球队去法国参加国际赛
据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中国女子篮球队全体人员十六人今天上午乘飞机离开北京去法国参加国际比赛。
篮球队是应法国马赛大学生体育俱乐部的邀请,到马赛参加将有中、罗、匈、法四国参加的国际女子篮球联赛的。联赛将于五月二十九日到三十日举行。


第3版()
专栏:

墨西哥一众议员到京
新华社二十三日讯 应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邀请来我国访问的墨西哥众议员卡洛斯·萨巴达·维拉,今天下午到达北京。
前往机场欢迎的有赵政一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