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23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实现稳产高产全面发展农林牧业的根本途径
浙江确定大力治山治水
有计划地长期建设山区
一个队一个队地调查
一个山一个山地绿化
条溪一条溪地治理
新华社杭州二十一日电 中共浙江省委根据多年实践经验提出的“治山治水相结合,以治山为主,农林牧结合,全面发展山区经济”的方针,已经成为这个省建设稳产高产农田的一个基本指导思想。
不久以前,中共浙江省委和省人民委员会召开的全省山区工作会议指出,在改造自然的斗争中,治山与治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其中,治山是最根本的,是第一位的。有山有树才有水,有水才能种田,这是客观规律。不治山,不能根本解决治水的问题。山区农民根据长期实践的体验说:“寸树斗水丈地湿”,一棵树就是一个小型水库。种树能调节气候,保持水土。因此要大力提倡植树种竹,绿化荒山。这是长期发展农业生产,实现旱涝保收、稳产高产的根本途径。
会议还指出,搞好山区工作不仅是种树,还要大力发展农业和畜牧业,把农林牧三者很好的结合起来。农林牧之间的相互关系,是互相依赖、互相促进的。在山区工作中,应该把农林牧三者放在同等地位。
为了有计划地长期建设山区,浙江省要求各地以生产大队为单位,一个队一个队地作调查,把山上的情况摸清楚,订出具体的切实可行的规划。要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一条溪一条溪地去治理;要搞好样板,抓住活思想进行教育,发动群众建设山区。会议还要求各地做好三项治山的基础工作:一是领导干部亲自搞点,摸经验,作样板;二是进行山地普查,搞出规划;三是抓好育苗工作,为今后治山绿化准备物质条件。
在这次会议上,还树立了两面治水和发展山区经济的红旗。这就是诸暨县化泉公社大高庑大队和义乌县大塘公社金星大队。大高庑大队,在解放前是个“近山光,远山荒、山穷、村穷、人穷”的地方。十多年来,这个大队的社员依靠集体力量,共造林一千二百多亩,培育毛竹十九万株。将荒凉的山区建设成了竹、木连片,桑茶满山,桃李满坡的好地方。由于荒山野地栽植了大量竹木,增加了土地植被,防止了水土流失和旱涝灾害,促进了农业生产。一九六三年全大队的粮食亩产量,已由合作化前的三百六十斤提高到一千零六十二斤。金星大队是个纯山区,从一九五四年建立农业社以来,从养山入手发展畜牧业,从治山入手治理水患,粮食亩产量由二百多斤提高到一千零十一斤。到一九六三年年底,全大队平均每户存栏猪、牛、羊十三点一五头。
这次会议确定的治山治水相结合的指导思想和山区工作的方针,将把浙江省治山治水工作推进到一个新的阶段。现在,浙江省专区、县两级领导机关,大多由主要负责干部深入山区,加强对治山工作的具体领导。金华专区江山县县长宋希图到清湖公社蹲点,他和社员一起背着马尾松种子到生产队去育苗。中共衢县县委书记董炳宇在三月中旬带领了三十六个公社社长,到龙游公社的一个生产大队去学习育苗。目前,这个县的六十个公社已经培育马尾松树苗一千零四十亩,可供植树二十万亩之用。浙江南部的温州专区,总结了平阳县桉树速生丰产的经验,积极种植桉树,到目前止,已育苗五千八百多亩,种下桉树三百万株。
浙江省是个“七山一水两分田”的省份,境内有八大河流,其中七条发源于本省山区,从本省入海,源短流急,山、水、田的关系十分密切。为了使农业生产逐步实现既不怕旱又不怕涝、稳产高产的目标,中共浙江省委曾经在一九六二年召开全省山区工作会议,总结了解放以来治山治水的经验。近两年来各地在治山方面已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就。丘陵山区的金华专区,一年多的时间共造林八十多万亩,抚育油茶、毛竹、杉木七十多万亩,封山育林二百多万亩。天目山区的临安县,在一九六三年造林十一万五千亩,比上一年增加了三倍。毛竹重点产区的安吉和奉化两县,一九六三年留养的新竹,比一九六二年增加二成。油茶重点产区的常山、青田和丽水三县,抚育了三十一万亩油茶,数量和质量都超过一九六二年。


第1版()
专栏:

中共中央设宴热烈欢迎比共中央代表团
刘少奇邓小平同志会见格里巴等同志
双方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了会谈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今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雅克·格里巴和由他率领的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访华代表团全体团员。
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朱德,总书记邓小平出席了宴会。
应邀出席宴会的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访华代表团的团员有:比利时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比利时瓦隆共产党主席亨利·格利纳,比利时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雷纳·兰多尔夫,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比利时瓦隆共产党政治局委员、比共机关刊物《人民之声》报编辑阿诺尔德·霍瓦尔特,和格里巴同志的夫人玛德琳·格里巴。
宴会上充满了热烈友好的气氛。宾主频频为中、比两党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基础上的团结,干杯。
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彭真、李富春、谭震林,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陆定一、康生,中共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杨尚昆,中共中央委员林枫、刘宁一、伍修权,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赵毅敏,以及中共中央有关部门负责人。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总书记邓小平,今天下午会见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雅克·格里巴和由他率领的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访华代表团全体团员。
代表团的团员是:比利时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比利时瓦隆共产党主席亨利·格利纳,比利时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雷纳·兰多尔夫,比利时共产党中央委员、比利时瓦隆共产党政治局委员、比共机关刊物《人民之声》报编辑阿诺尔德·霍瓦尔特,和格里巴同志的夫人玛德琳·格里巴。
参加会见的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康生,中共中央委员刘宁一,中共中央候补委员赵毅敏等。
双方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了会谈。(附图片)
刘少奇和邓小平同志会见比共中央代表团。左第三人是雅克·格里巴同志。
新华社记者 张彬摄


第1版()
专栏:

苏发努冯亲王打急电给富马亲王
强烈抗议美国飞机接连轰炸查尔平原
指出让外国飞机侵犯和威胁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力量控制的地区,使已经紧张的局势变得更加紧张。要求富马亲王立即促使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停止上述危险活动。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据“老挝之声”电台二十一日晚间广播,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苏发努冯亲王二十一日打急电给梭发那·富马亲王,强烈抗议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接连派遣飞机轰炸在芒番和查尔平原地区的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力量的据点。
电报列举事实说,“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七日,三架T—28型飞机在芒番和查尔平原地区投下六颗炸弹;十八日,到上述地区进行轰炸的T—28型飞机共有四次,每次三架,共投下了二十四颗炸弹;十九日,到上述地区进行轰炸的T—28型飞机共有三次,每次三架,共投下十八颗炸弹;二十日,两架T—28型飞机在上述地区投下了六颗炸弹;二十一日,美帝国主义两架喷气式飞机先后侵入康开、查尔平原和芒番地区的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力量据点领空。”
电报指出,“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上述行动,以及它们从一九六四年四月十九日政变以来所采取的行动,如把中立力量同沙湾拿吉集团力量合并,排斥中立派大臣和国务秘书,用沙湾拿吉集团的人来代替他们,以便成立单方面的政府等等,表明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正在破坏民族团结政府,破坏日内瓦协议,阴谋重新挑起老挝内战。因此它们必须对它们的行动所造成的后果担负全部责任。”
电报指出,梭发那·富马亲王也必须担负一定的责任。“因为在您在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七日的来电中曾表示,当查尔平原发生事件时您将会采取必要的措施,所以您让飞机到芒番和查尔平原地区进行轰炸,让外国的飞机侵犯和威胁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力量控制的地区,这样就使已经紧张的局势变得更加紧张。”电报接着说,“这一点表明您已经赞成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企图杜绝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可能性和用武力重新挑起老挝内战的阴谋。”
电报要求梭发那·富马亲王立即促使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停止上述的危险活动,以便使人民得到安定的生活,为今后的谈判创造良好条件。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据“老挝之声”电台广播,美国飞机今天再一次侵入芒番、查尔平原、康开、川圹、班本等由老挝爱国战线党战斗部队和中立力量控制的解放区上空。
二十一日上午美国两架喷气飞机曾侵入上述地区,进行侦察和挑衅活动。
这家电台强烈抗议美帝国主义这种不顾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力量的警告,继续侵犯解放区领空的罪行。
电台说,美帝国主义的上述行动粗暴地干涉了老挝的内部事务,严重地违反了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协议。
电台说,老挝人民“把美帝国主义的这一行动看作是一种挑衅行动,是对老挝人民为争取和平中立、民族和睦而进行爱国斗争的一种威胁,它使已经紧张的局势变得更加紧张”。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公然宣布派遣美国飞机在老挝的查尔平原上空进行“侦察飞行”,这是美国侵犯老挝主权的又一新罪行。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克洛斯基昨天在记者招待会宣布这一决定时说,“侦察飞行”是为了获得所谓“进攻部队的意图和部署的情报”。
据来自老挝的消息说,美国飞机连日侵犯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力量控制地区的领空,进行侦察、挑衅和轰炸。有关方面已经对美国这种加剧老挝紧张局势的罪行提出了强烈的抗议。


第1版()
专栏:

张岗大使举行招待会庆祝中柬通航
中柬友协举行酒会欢迎波拉西亲王率领的代表团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柬埔寨驻中国大使张岗今晚在大使馆举行招待会,庆祝中国柬埔寨通航。
今晚,柬埔寨大使馆的花园里点缀着彩色电灯。在这里,诺罗敦·纳拉迪波王子,西梳瓦·波拉西亲王和其他柬埔寨朋友,同应邀出席招待会的中国客人欢聚,亲切交谈,共祝中柬两国人民的友谊不断增进。
张岗大使在致词中指出,柬中开航是柬中两国真正的合作和友好关系的结果,它将使存在于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更加紧密起来。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局长邝任农空军中将在致词中指出,中柬航线的开辟是中柬两国友谊史上的一件大事,它必将为加强中柬两国人民以及亚洲各国人民的友好联系,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应邀出席招待会的有人大常委会委员张苏、武新宇、陈劭先、胡愈之,副秘书长余心清,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副局长张西三、沈图,北京市副市长、中柬友好协会副会长王昆仑,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副司长姚广等。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中国柬埔寨友好协会今天下午举行酒会,庆祝中国柬埔寨通航,欢迎以西梳瓦·波拉西亲王为首的柬埔寨王国国民议会参加中柬开航仪式代表团和来访的柬埔寨朋友。
在北京的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儿子诺罗敦·纳拉迪波王子,柬埔寨驻中国大使张岗和使馆官员,出席了酒会。
中柬友协副会长王昆仑讲话。他说,已经开航的中柬航线,是一座空中的友谊桥梁,是两国友好合作关系新发展的标志。他赞扬柬埔寨人民在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的领导下,在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侵略和干涉的斗争中所取得的胜利。
西梳瓦·波拉西亲王在讲话中热情称颂柬中两国人民结成了牢不可破的友谊。他说,柬中友好向世界说明,不同意识形态的人民是可以共处的。
亲王说,我们两国人民有共同的愿望,这就是保卫和平,维护国家的主权和独立,因此柬埔寨拒绝了美国的有条件的援助。他说,尽管我们的一些邻国在它的美国主子的唆使下,向柬埔寨进行挑衅和威胁,但是柬埔寨人民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她们一定要斗争到底。
参加酒会的有各方面的人士武新宇、陈劭先、邝任农空军中将、丁西林、余心清、邓岗、巨赞、马振武,以及中柬友协的理事们。
新华社二十二日讯 以西梳瓦·波拉西亲王为首的柬埔寨王国国民议会参加中柬通航仪式代表团,以及随开航飞机来中国参观访问的其他柬埔寨朋友,今天下午乘飞机由广州到达北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局长邝任农空军中将、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赵伯平,柬埔寨驻中国大使张岗等,在广州参加了中国—柬埔寨民用航空线开航仪式以后,陪同柬埔寨朋友们到达北京。
柬埔寨议会代表团的成员,包括有议员郑璜、波壮、杜兰、欧金昂、钦尊、龙波雷。此外还有西哈努克市市长兴沙贡和夫人、国家保安部部长代表翁俊等。
到机场欢迎的有,人大常委会委员武新宇、陈劭先、竺可桢、胡愈之,副秘书长余心清,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副局长沈图,北京市副市长、中柬友协副会长王昆仑,外交部第二亚洲司副司长姚广,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等。女青年向柬埔寨朋友们献了鲜花。
柬埔寨驻中国大使馆外交官员也到机场迎接。


第1版()
专栏:社论

正确处理山、水、田的关系
建设社会主义的富裕的山区,实现农、林、牧相互促进全面发展,各个地区都从实践中找到了不少的经验和办法。这些经验可能因地而异,但却有一个共同点:必须治本,治本是上策。浙江省提出的“治山治水相结合,以治山为主,农林牧结合,全面发展山区经济”的方针,就是一个体现了治本精神的上策。
浙江是个“七山一水两分田”的省份。他们抓住这个特点,经过多年实践,总结,再实践,逐步摸出一个客观规律:在改造自然的斗争中,治山与治水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其中,治山是最根本的,是第一位的。不治山,不能根本解决治水的问题。于是找出一条根本途径:大力提倡植树种竹,绿化荒山,把农林牧结合起来,全面发展山区生产。这是一个发展山区生产,建设山区的正确途径,它提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按照山区自然条件和实际状况,正确地处理山、水、田之间的关系。治山是治水和治田的基础。党和政府从来重视和抓紧山区的水土保持的工作,道理也就在这里。
为什么开展水土保持工作,一定要采取“治山治水相结合,以治山为主”的方针呢?
大家知道,水、土流失是山区农业生产的两大问题,而土是被水冲走的。那末,山区的水为什么不能用来为农业生产服务,反而给农业生产带来祸害,常常冲坏了庄稼,冲毁了农田,冲走了大量的肥沃土壤呢?这主要是由于山区原有的森林和其他草木都被破坏了,山上没有树,草也很少,因而土层裸露,土壤疏松,不下雨怕旱,下雨多了又会成灾。山区水土流失的根本原因,主要不在水而在土。因此,要从根本上控制山区的水土流失,变山区的水害为水利,就不能单单考虑治水的事情,而必须实行治山治水相结合,并且首先在治山上多下功夫。这就要在山上大量地植树种草,封山封沟,育林育草,绿化山区;同时还要开展基本农田建设,尽量地把坡耕地改成坡式梯田,特别是改成水平梯田,等等。采取这些措施的结果,由于增加了土壤和空气中的水分,减少了暴雨的冲刷力,减少了山水中挟带的泥沙,这就不仅能够比较有效地制止山洪为害,有效地保护农田;而且能够更好地利用山区的水源,兴修山区的水利。
反之,如果只治水,不治山,水是治不好的。许多地方的经验证明了:尽管兴修了很多水利工程,但是由于没有从根本上制止水土流失,一遇山洪暴发,就会冲毁水库、水塘和水坝;有些水利工程虽然未被冲毁,由于水中挟带有大量泥沙,也很容易使水库、水塘淤积起来,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当然,如果只治山,不治水,那也是不行的,山区的水旱问题仍然不能完全解决。
水和土,这是农业生产的两个基本条件。全国解放以前,不少山区由于水土流失一年比一年严重,土地越种越瘦,粮食单位面积产量越来越低。为了解决口粮和饲料问题,这些地方的人民常常采取毁林垦荒的办法,以扩大耕地面积。事实证明,毁林垦荒是极其有害的,不仅不能发展山区的农业生产,而且必然破坏山区的农业生产,同时给平原地区带来很大的危害。根据解放以后许多地方的经验,要有效地发展山区的农业生产,增加山区的粮食产量,唯一正确的途径是认真治山治水,做好水土保持工作,开展农田基本建设。这样做,首先可以制止水土流失,解决了水和土的问题,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实行精耕细作,增施肥料,就能够逐步提高单位面积产量,达到既稳产又高产的目的。山西昔阳县大寨大队,就是由于首先做好农田基本建设工作,用很大的力量治山、治坡、治沟,修水平梯田,改良土壤,平整土地;同时实行精耕细作,系统地贯彻农业“八字宪法”,只经过短短的十一年,就使粮食单位面积产量由一百多斤提高到七百多斤。大寨大队的这个经验,在全国很多地方是有代表性的。
在山区植树种草,实行绿化,不仅能够从根本上控制水土流失,发展山区农业,而且能为发展山区的林业、牧业创造条件。发展山区的农业,特别是发展粮食生产,这是很重要的任务。只有增产了粮食,才能改善山区人民的生活,进而发展多种经营。但是,要想从根本上改变山区的面貌,仅仅发展粮食生产是不够的,还必须努力发展林业、牧业等多种经营。只有多种经营也发展了,才能够增加山区人民的收入,更好地满足山区人民生产和生活上的需要,山区的烧柴问题、牲畜的饲草问题、农业生产的肥料问题、生产资金问题等等,才比较容易解决。农业、林业、牧业等等,是互相依存、互相促进的。为了全面繁荣农村经济,所有农村都应当正确处理农、林、牧业之间的关系。山区在发展多种经营上,比平原有更多便利条件。山区人民应当从水土保持工作入手,充分利用当地的有利条件,积极地全面地发展山区经济。
治山是长久的根本大计。正如走路一样,只能一步一步地走。“一步登天”的事情是做不到的。这就又得像浙江那样,在订出长期建设规划之后,还要一个队一个队地作具体计划,一个山头一个山头、一条溪一条溪地去治理;还要领导干部亲自试点,摸经验,树样板。浙江的目标是宏大的,积极的,然而步子是迈得稳重的,扎实的。俗话说:“不怕慢,只怕站。”一步一步地走,看来很慢,其实比站着企图“一步登天”的人走得快。浙江大高庑大队和金星大队,就是两个活生生的范例。这两个过去是荒山荒村的大队,十年前就开始一步一步地走,一株一株地植树种竹,一点一滴地治山治水。看来很慢,实则很快。如今两个大队的粮食亩产量都超过了一千多斤。不妨这样设想,浙江以至全国所有后进的生产队,即使今天才开步走,那么,走上十年或者更长一些时间,达到大高庑大队和金星大队的水平,看来很慢,实则也快。从这个意义上说来,严格遵循着客观规律,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走,也是上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