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15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在阶级斗争的熔炉中锻炼
——话剧《千万不要忘记》观后
薄一波

前些时候,北京工业交通部门的很多同志都看了话剧《千万不要忘记》。有些同志要我对这出戏谈一些观感。我觉得,这出戏,通过职工的日常生活和劳动,比较生动和真实地反映了工业战线上阶级斗争的一个侧面,是一出有现实教育意义的比较好的戏。
戏里的主角丁少纯,是一个出身于工人家庭的青年工人。他在新社会和党的教育下长大,曾经一度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但是,当他同带有资产阶级思想的姚玉娟结婚以后,他的岳母,小业主出身的姚母,便充当了他的“家庭教师”,于是,一场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展开了。以姚母为一方,用她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来改造他,使他不自觉地走上了一条危险的道路;以他的父亲,老工人出身的干部丁海宽为另一方,用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来教育他,挽救了他,使他重新站到工人阶级的立场上来。这出戏,从头至尾贯穿着阶级斗争的红线,以阶级斗争连结一切。
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上的产物,它是不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认识这一点很重要。任何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社会也是一分为二的。社会分成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以后,矛盾着的两个阶级同居于一个社会中,又相互斗争着;被剥削阶级总要起来革命,阶级斗争推动社会向前发展。在社会主义社会,由于被推翻的反动阶级还存在,资产阶级的影响和旧社会的习惯势力还存在,小生产者的自发倾向还存在,阶级斗争仍然是不可避免的。社会主义社会里的这种斗争,经常表现为经济战线上、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不断的矛盾和斗争。它总是围绕着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这两个阶级,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进行的。无产阶级只有在这一斗争中取得彻底胜利,才能建成社会主义,并且在将来条件成熟的时候,胜利地过渡到共产主义。
工业战线上的阶级斗争,是整个社会阶级斗争的一部分。社会上的阶级斗争是以各种不同的形式从各方面表现出来的,这种情况,也必然在工业战线上反映出来。矛盾的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由小可以见大。在《千万不要忘记》这出戏中,阶级斗争主要是通过丁家的日常生活反映出来的,资产阶级同工人阶级的斗争,主要是通过姚母。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斗争不但在日常生活中会经常发生,而且在工作和学习中,在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中也会经常发生;资产阶级同我们的斗争,不但可以通过姚母,而且可能通过李母、张母或者王母,不但可以通过家属,而且可能通过自己的朋友、同学或者同事来进行。资产阶级影响无孔不入。它会通过千万条触角,侵入到工人阶级的肌体中来。对这一点,必须认识清楚,并且千万不能忘记!否则,就会像丁少纯那样,有被姚母改造的危险。
姚母用她固有的资产阶级思想改造丁少纯,还说明了资产阶级在同我们争夺年轻的一代,争夺接班人。被推翻的反动阶级既然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总要从各方面同我们斗争,进行垂死的挣扎,力图复辟。没有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资产阶级分子,既然还留恋资本主义道路,就要顽强地用资产阶级的世界观来改造世界。在剥削阶级分子当中,除了少数反革命分子对社会主义事业进行直接的破坏活动以外,其余的人,只要还没有改造好,就会时时刻刻以资产阶级的思想和各种旧习惯势力的毒素,腐蚀着周围的人们,特别是年轻的人。姚母作为资产阶级一种势力的代表,对丁少纯的改造,实质上是同我们争夺年轻人。丁海宽说得好:当孩子们的脖子上系着红领巾的时候,就有人想偷偷地给他们换上黑领巾,当我们讲劳动模范光荣的时候,也有人在讲“模范也不顶饭吃”。他们就是想把年轻人改造成为资产阶级的接班人。当社会主义革命越来越深入的今天,我们不能不更加提防在青年人的身边,还有姚母这样的人。
青年人,是最有活力的人,是一切时代最生动的力量。一切革命和建设,都缺少不了他们。戏中的电机厂,七万二千五百瓩的大发电机主要是青年工人制造的。这也说明青年人在生产建设中起着巨大的作用。“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后来居上”,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但是,青年人也是一分为二的。生长在社会主义社会的青年,也有一定的弱点,一般说来是缺乏阶级斗争锻炼,政治上比较幼稚,在某些场合下,对于敌我界限和是非界限容易模糊,因而有时也容易接受资产阶级思想的影响。丁少纯的口头禅“可也是”,就反映了他本身存在着这种弱点。姚母所以有空可钻,敢于同我们争夺青年,就是抓住了青年人的这种弱点。
一个年轻人成为共产主义者,通常都是从深知劳动人民在剥削制度下的痛苦开始的。列宁说:“人们看到他们的父母怎样在地主和资本家的压迫下生活,亲自受到那些反抗剥削者的人所受到的痛苦,看到为了保持已经取得的成果而继续斗争要经受多么大的牺牲,看到地主和资本家都是如何凶恶的敌人,——这种环境就把他们培养成了共产主义者”。①我们的青年人,大多数同丁少纯一样,是“喝蜜水”长大的。不识黄连苦,哪知蜜水甜?要使他们理解阶级斗争,接受共产主义,就必须使他们在阶级斗争的熔炉中受到锻炼;就必须对他们进行革命传统的教育。老雇农丁爷爷,老工人出身的丁海宽等,对丁少纯进行家史教育,也是使丁少纯得以认识自己错误的一个重要的因素。
我们还应当对青年进行勤俭建国、艰苦奋斗的教育,使无产阶级的优良作风,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毛泽东同志说:“要使全体青年们懂得,我们的国家现在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并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根本改变这种状态,全靠青年和全体人民在几十年时间内,团结奋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出一个富强的国家。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给我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而理想境界的实现还要靠我们的辛勤劳动。有些青年人以为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就应当什么都好了,就可以不费气力享受现成的幸福生活了,这是一种不实际的想法”。②用毛泽东同志的教导来衡量,丁少纯尤其是他的妻子姚玉娟的思想是多么的错误!他们的“理想境界”,不是别的,就是个人享受。对于这一点,我们决不能小看,因为这里反映了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一个青年人,如果孜孜以求的是个人享受,那末他就不可能树立起无产阶级的雄心壮志,他就不可能继承和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他就不可能成为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因此,我们一定要用毛泽东思想来教育青年,使他们能够以正确的态度对待个人生活问题,包括对待“毛料子衣服”之类的问题。
“毛料子衣服”之类的问题,不但青年人要注意,一切干部都不能忽视。它看起来是“生活小事”,但是如果处理得不好,就往往可以贻误大事。蝼蚁之穴,可以溃千里之堤,正是这样的道理。我们有些干部被地主、资产阶级拉过去,蜕化变质,往往不就是从一些“生活小事”开始的吗?地主、资产阶级向我们进攻,腐蚀我们的干部,往往不就是从这些“生活小事”入手的吗?姚母对丁少纯的腐蚀,不就是抓住“毛料子衣服”这些“生活小事”吗?饵儿随时有,就看上不上钩。地主、资产阶级有各种各样的饵儿。他们既可以用“毛料子衣服”为饵,也可以用自行车、照相机、手表、“财产继承权”……甚至自己的妻女为饵。此外,他们还可以通过“修祠堂”、“续家谱”等活动,把我们的干部拉过去。当然,“毛料子衣服”,如果不像丁少纯那样,把它放在革命工作之上,把它当作个人的奋斗目标去追求,那末只要各人的经济条件允许,不违反勤俭持家的精神,并不是不可以穿的。在这方面,丁海宽已经为我们作了正确的解释。对待“毛料子衣服”这样的事,只要不是采取丁少纯那样的态度,那就是纯粹的生活小事。对这类小事,我们是不应当随便把它提到政治原则上来的。这里有一条界限,就是不能违背革命利益。这条界限,有一些人有时候不大容易分清,一些缺乏阶级斗争锻炼的人,尤其不容易分清。丁少纯就是这样的一种人。老一辈的革命者有责任帮助他们划清这种界限,使他们具有识别事物的能力,在日常生活中自觉地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
老工人、老干部也应当从这出戏中得到教益。他们中有很多人,对于阶级、阶级斗争的认识,也是经历着一个不断深化、不断提高的过程的,也常常受着形而上学的思想影响。像丁海宽这样的干部,在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面前,开始也有一些简单化的想法。简单化就不是“两分法”。在工业企业中,像他这样的干部为数很多,他们是职工队伍中的骨干,是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项革命运动的主要依靠者,也是教育青年一代的老师。他们也有缺点,也是一分为二的。因此,一切老工人、老干部都要在阶级斗争中继续锻炼自己,不断加强学习,时刻保持高度的革命敏感,永远不要骄傲自满,故步自封。
《千万不要忘记》这出戏中,以丁海宽为代表的无产阶级思想,同以姚母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以无产阶级思想的胜利而结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一斗争却远远没有完结。戏里边的姚母,她的本来面目已经被揭露了,她的活动余地大大缩小了;在现实生活中的姚母,却还没有完全被揭露,她还有较多的活动余地,因而,还会不断出现各种各样的丁少纯事件,甚至更为严重的事件。这是阶级斗争中的必然现象。现实生活中的这种斗争是曲折复杂的。每当无产阶级政权遇到某种困难或者实行某种重大变革的时候,资产阶级就会乘机捣乱,进行反抗,阶级斗争就会激化起来。这个时期这种斗争过去了,而另一种斗争又在酝酿,到另一个时期又将爆发。这种反复不断的斗争,正如刘少奇同志所说的“像波浪的起伏一样,有时候高,有时候低,有时候表现尖锐,有时候比较缓和”。③它将贯穿整个过渡时期。在这个历史时期中,工人阶级必须在党的坚强领导下,把自己锻炼成为一支革命化和现代化的产业大军,以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彻底的胜利;并且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为将来胜利地过渡到共产主义而奋斗。这是一个历史任务。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工业战线的同志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大力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二 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一切工作的生命线,在任何时候,我们都必须把它放在首要的位置上。列宁说:“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④在工业战线上,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目的,就是使职工群众的思想革命化,更好地完成社会主义建设的任务。怎么才能使职工群众的思想革命化呢?就是要使职工群众的头脑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就是要使他们活学活用毛泽东同志的著作,通过革命斗争实践的锻炼,逐步树立共产主义的世界观。马克思说过,要使共产主义思想普遍化,“必须使人们普遍地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只有在实际运动中,在革命中才有可能实现”,工人阶级“只有在革命中才能抛掉自己身上的一切陈旧的肮脏东西”。⑤这就是说,职工群众必须在阶级斗争中、在革命实践的熔炉中改造自己,锻炼自己,使自己从旧思想、旧的习惯势力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当人们在旧思想、旧的习惯势力束缚之中,他们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和生产的目的性是模糊不清的,因而他们的生产积极性就不会很高。他们一旦摆脱了这些束缚,掌握了先进思想,就会把一切生产和建设工作都当作神圣的革命事业来对待,他们就能振起革命精神,并且把这种精神同科学态度结合起来,充分发挥出主观能动性,大大推动生产力的发展。
一个思想革命化的人,不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条件下从事什么工作,他总是感到自己是在革命,是在兴无灭资,是在为着更加美好的未来而劳动。他阶级立场坚定,爱憎分明;能够公而忘私,助人为乐。他以天下为己任,总是把自己看作是社会的主人,自然界的主人,处处表现出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这样的人,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的,“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⑥
人的革命化是企业革命化的前提。因为人的因素是生产力诸因素中的首要因素,人的政治思想因素是发展我国社会主义生产诸因素中的首要因素。一个企业只有职工群众的思想革命化了,它才有可能真正成为生产斗争前线的坚强堡垒。反之,如果不对职工群众进行思想革命化的工作,那末资产阶级思想就会占领阵地,这个企业的领导权或者部分的领导权就有可能被资产阶级篡夺,甚至整个企业有蜕化为资本主义企业的危险。我们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要现代化,也要革命化。但是,如果只强调现代化,不强调革命化,社会主义制度就有可能变质,社会主义国家就有可能蜕化为资本主义国家。建设社会主义必须是革命化同现代化相结合;必须使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三项革命运动相结合。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经验。马克思、恩格斯指出,阶级斗争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⑦没有这条杠杆,社会翻转不过来。我们今天正处在社会深刻变革的时期,如果不加强无产阶级专政,不抓好阶级斗争这条杠杆,就不能振起千百万人们的革命精神,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就会失去政治方向,社会主义革命事业就会“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当然,如果只抓阶级斗争,不抓好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社会主义建设也不能多快好省地进行,总路线的实现就不可能。
革命化的工作是十分复杂和艰巨的。这一方面是因为改造人的思想,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人们只有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中,才能逐步得到改造和提高。另一方面,由于工业部门本身的特点,做好这一工作还必须要求相应地解决一系列实际问题。在工业企业中,职工群众每天除了生产和工作以外,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厂外,生活在家庭之中。家庭不是同社会生活隔绝的孤岛,它同社会各阶级、阶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家庭本身就是一个对立的统一体,也是一分为二的,也存在着不同思想的斗争;丁家就是一个典型。而职工家庭,往往是企业的政治工作难于完全伸展得到的。职工家属“顶着半边天”,对这“半边天”,在《千万不要忘记》这出戏中,有一些方面是刻划得相当深刻的。它指出,家庭生活和家属的思想状况,对职工的思想和生产有着很大的影响,小业主出身的姚母是以职工家属的身份出现的,丁少纯主要是在业余时间中受到资产阶级思想侵蚀的。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怎样才能把企业的思想政治工作做得更好?看来需要从改进现有政治工作的方法着手,使思想政治工作深入到企业的各个方面去,深入到职工的具体生产活动中去,深入到职工的日常生活中去,深入到职工的家属中去。要使思想政治工作做到经常化,深入化,反对一阵风,反对形式主义。这样,企业的思想政治工作就不仅要由党的组织来做,而且要由工会和共青团的组织来做,不仅要由干部来做,更重要的是发动职工群众自己来做,发动职工家属中像丁爷爷和丁母那样的基本群众来做。思想政治工作人人有责,应当造成人人动口,人人监督,互相鼓励,互相帮助这样一种革命的新风尚。
在思想政治工作中,抓活的思想又是最重要的。所谓活的思想,就是职工群众经常变化着的思想,它往往隐藏在职工的内心深处,而又经常表现在他们的日常生活的细节中。我们应当及时了解这种思想动向,从中发现问题,采取耐心细致的工作方法,及时地加以解决。要对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毛泽东同志教导我们,“对于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都应该采取分析研究的态度”,⑧要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辩证分析方法——两分法来观察问题。拿丁少纯来说,他虽然犯了错误,但是他还始终惦记着钥匙是不是掉在定子槽里。这说明他还有一定的工作责任心,这同姚母有本质的区别。抓活的思想,不仅仅是抓各种错误思想、错误倾向,而且首先应当抓各种好的思想和好的榜样。应当善于用活的榜样来教育群众,在职工群众中培养和树立起各种各样的标兵和典型。比如,在青年工人中应当有更多的季友良这样的人,在老工人出身的干部中,应当有更多的丁海宽这样的人,在职工家属中,应当有更多的丁爷爷、丁母这样的人。要使每一个企业都拥有大批的“五好”职工。要做到这样,我们的干部就决不能像戏里边的大刘那样。大刘身为工会干部,可是没有政治挂帅。成堆的活思想在他的面前出现,他视而不见。他管工会的互助费,只知道“提高互助费的利用率”,根本不问借互助费的对象和用途;他搞光荣榜的工作,只是按时摘换榜上的像片,并不知道其中有些先进生产者为何落后,一些新的先进生产者为何出现;他跟丁少纯一起打野鸭,只知道这是一种业余活动,并不知道丁少纯从事这种活动的动机和目的。当然,大刘还很年轻,许多工作,对他来说都还没有经验。一切像他这样的干部,都应当加紧学习,首先改造自己,提高自己,以适应工作的需要。
大的政治运动,对于在一定时期内集中地解决一两个突出的重要问题,是很有作用的,但是,对于解决职工群众活的思想问题,却需要依靠经常的思想政治工作;需要走群众路线,扎根串连,踏踏实实地进行一人一事的思想工作。正是在这方面,目前在我们企业中的党组织、共青团组织、工会组织是存在着一些缺点的。这方面的缺点,在《千万不要忘记》这出戏中也反映得很明显。这也是这出戏的一个缺点。在这出戏中,帮助丁少纯改正错误的,主要是丁海宽,其次是季友良。而这两个人,一个是以丁少纯的父亲身份出现的,一个是以丁少纯的好朋友身份出现的,这就不能不使人们感到这个企业的党组织、共青团组织、工会组织的经常性思想政治工作的薄弱。我们工业交通部门和企业的领导同志,应当在实际工作中努力改正这方面的缺点,把经常的思想政治工作很好地抓起来。三 目前,《千万不要忘记》一剧,已经在全国很多地方演出,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许多报纸还发表了评论,开展了群众性的讨论。很多工人和干部看了这出戏以后,都认为是给他们上了一堂政治课,受到了教育。这说明毛泽东同志提出的文艺方针的正确,也说明这个剧本写得比较成功,演员们演得比较成功。
戏剧同其他的文学艺术一样,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它是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产生,而又为一定的经济基础服务的。在今天,它应当更加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需要,积极地为经济基础服务,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它作为一种思想斗争的武器,应当更好地用来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用来提高广大群众的阶级觉悟,激发革命热情,推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革命运动的发展。我国戏剧工作者同其他的文学艺术工作者一样,还应当发扬国际主义的精神,高举无产阶级革命文艺的红旗,反对帝国主义、各国反动派和现代修正主义,支持全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
近年来,我国戏剧工作者在贯彻执行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文艺方针方面取得了新的成就,出现了不少反映现实斗争的好作品。最近文化部奖励了几十位话剧作者和演出者,这是我国话剧界的一桩盛事。但是,从当前工业发展的形势和广大职工群众的要求来看,真正反映工业战线上新人新事的优秀剧本还是太少了。
是不是工业战线没有多少戏可写呢?不是的。毛泽东同志说:“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⑨他又说:“中国的革命的文学家艺术家,有出息的文学家艺术家,必须到群众中去,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观察、体验、研究、分析一切人,一切阶级,一切群众,一切生动的生活形式和斗争形式,一切文学和艺术的原始材料,然后才有可能进入创作过程”。⑩工业战线是现实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有火热的斗争,也是文学艺术创作的丰富的源泉,当然有很多的戏可写。
目前工业战线的形势大好,学习解放军,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已经形成热潮。广大职工斗志昂扬,意气风发,你追我赶,比学赶帮,竞相前进,革命精神大大发扬。“五好”企业、“五好”职工一批一批地涌现出来,好人好事层出不穷;生产面貌日新月异。这些,都为文学艺术创作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条件,可以使作家们写出丰富多采的作品。我们欢迎剧作家和其他的文学艺术家们多多投身到工业战线上来,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去,向那些真正具有无产阶级本色的老工人学习,更好地体会无产阶级的思想作风,以便为人民大众写出更多喜闻乐见的话剧、小说、诗歌和其它形式的作品。毛泽东同志说:“革命的文艺,应当根据实际生活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人物来,帮助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我们希望今天的革命作家能够塑造出更多更好的体现工人阶级高尚革命品质的英雄形象,作为人们学习的榜样。
工业战线上的同志们,首先是做领导工作的同志们,要为作家们下厂下矿了解工业情况、深入工人群众提供方便条件,要对他们进行必需的帮助,共同为革命事业作出贡献。
①《列宁全集》第三十一卷,第二六一至二六二页,人民出版社,一九五八年版。
②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人民出版社,单行本第二三页。
③刘少奇:《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中国的胜利》。单行本第十四页。
④《列宁全集》第三十二卷,第七二页。
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七八页,人民出版社,一九
六○年版。
⑥《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六五四页。
⑦《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九卷,第一八九页,人民出版社一
九六三年版。
⑧《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一四四五页。
⑨⑩?《毛泽东选集》第三卷,第八六二至八六三页。


第5版()
专栏:

战士气派的曲艺
——解放军第三届文艺会演曲艺节目观后
荣天璵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届文艺会演,演出了一些优秀的曲艺节目,看过的同志都是交相称赞,认为是富有革命战士气派的新曲艺。
曲艺这具有深厚民族民间传统而又羼[chàn颤]杂了许多糟粕的旧形式,到了战士手里,已经改变了它的面貌,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新曲艺、革命的曲艺,已经成为能够反映社会主义生活、对观众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的社会主义文艺样式之一了。
这些曲艺节目很好地反映了解放军的战斗生活。我国人民解放军,高举毛泽东思想的红旗,坚持“四个第一”的原则,发扬“三八作风”,开展轰轰烈烈的创造四好连队,争取当五好战士的运动。部队生活呈现了一片万紫千红的新风貌。像南京路好八连式的永远保持旺盛革命精神的连队,像雷锋式的专门利人、毫不利己的战士,像郭兴福式的又红又专的军事干部,犹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在这些英雄连队和英雄战士的身上,集中地体现着我们人民的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革命精神和革命品质。表现这样壮丽多采的生活,颂赞具有这样英雄气概的革命战士,正是社会主义文艺的任务。
就我所看到的会演中的部分节目,不但反映了崭新的内容,歌颂了崭新的人物,而且表演风格也是崭新的。
解放军之所以是一支非常无产阶级化、非常战斗化的军队。最根本的原因是:解放军在一切工作中用毛泽东思想挂帅,大抓政治思想工作,坚持“四个第一”的原则。因此,做好政治工作、做好人的工作、做好活的思想工作,是这些曲艺作品揭示的一个重要主题。《好连长》、《迎新曲》都生动地表现了部队的卓越的政治思想工作的胜利。《迎新曲》中的钱银春,从一个好哭鼻子的小战士成为一个勇敢坚强的五好战士,就是生动地表现了政治工作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郭兴福抓活思想,做好人的工作,战士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才真正发挥起来。
曲艺作品要正面地表现政治思想工作,以思想工作作为情节发展的线索,是不无困难的。处理得不好,容易泛泛地讲一些大道理,或者轻飘飘地一笔带过,读者、听众觉得枯燥无味,印象不深。可是,这次会演的一些节目,却把思想工作写活了,从各方面揭示了阶级教育、传统教育、干部的表率作用对战士的思想觉悟、心理状态的影响,生动地表现了战士精神面貌日新月异的变化。以相声《好连长》来说,从吃鸡蛋、吃苹果,巧妙地引出了回忆对比的教育,加上于连仲同志出色的表演:望着地下,手捏着衣角,和那交织着悲愤与感激心情的语调,使观众也禁不住眼睛湿润起来。相声达到这样的效果,是不多见的。这证明写思想工作,并不是写不好,关键在于作者如何去描绘生活、提炼生活。要真正深入到人的活思想中,去写政治思想工作。
吃大苦、耐大劳,苦练硬功夫,是这些曲艺作品表现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涉及的生活面也很广阔,有描写步兵练刺杀的《李三宝比武》,有描写炮兵练射击的《两代神炮手》,也有描写海军练技术的《险闯沉船礁》,但都像那些着重写政治思想工作的作品一样(很多作品两者交织一起,因为作为一个五好战士,有觉悟和有过硬本领是统一不可分割的),没有单纯描述那些技术训练的过程,而是着重写了人,写了战士在掌握技术过程中精神面貌的变化,写了战士在学习过硬本领中思想上的兴无灭资的斗争。因此,这些写训练生活的作品,同样热情歌颂了革命战士从严、从难、苦练硬功夫的革命精神,以及他们敢于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同样不是干瘪无味,而是动人心弦。
谈到着重写人的问题。我想到过去看过的一些新曲艺作品,有的主题有着深刻的社会意义,有的情节曲折动人,但不足之处常常是正面人物单薄无力,缺乏光采;有的作品反面人物的艺术形象还超过正面人物,这就不能不削弱作品原有的思想意义。自然,这里有作者对先进人物不熟悉、作者自己的思想改造问题。这次解放军文艺会演的部分曲艺节目,应该说给我们焕然一新的感觉,正面人物、英雄人物不再是书中的陪衬,真正成了书中的主角,舞台的主角。许多节目广阔地展示了英雄人物的精神世界。在两种思想的冲突中,在先进与落后、正确与错误的冲突中,有声有色地表现了先进人物的先进思想。如《两代神炮手》,对王大彪的思想揭示得很深透。在一次实弹射击中,王大彪三发三中,但最后一发,只啃上靶子边,炮弹坑是里一半来外一半,他坚持自己只能评良好,不能算优秀,这就和降低条件以求的小赵争论开了,小赵是“要想每发炮弹都打准,除非是拿着地球当目标”。两个一比,王大彪的思想当然高。后来,老将军出场了,这位红军时代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他是
“训练就是为打仗,就应该按实战要求来提高”,两个又一比,王大彪的思想刚好这样,当然对。前后映衬,一“高”一“对”,把一个革命战士“坚持高标准”、“从严、从难把功夫练”的先进思想刻划得光采照人。在反映革命战士之间、新的人与人的关系的作品中,先进人物的先进思想更是描写得细腻。如相声《好连长》,连长像有本《百家姓》一样,谁有什么特长、爱好、思想问题、爱看什么书、爱看什么电影,都一清二楚,并且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地帮助每个人解决问题。当演员说到这段的时候,观众会很快地联想演员在前面一口气说过那么多的“爱”,“连长爱我是阶级之爱,兄弟之爱,同志之爱,友爱之爱;这是他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和他强烈的爱兵观点所表现出来的最崇高的爱,最真挚的爱,最淳朴的爱,最深切的爱”。随着观众会衷心地发笑,但这不是逗乐的笑,是赞美的笑,赞美这位不知名的连长,赞美这位充满着无产阶级情谊的人!还有不少的节目,是在矛盾斗争的漩涡中,去揭示先进人物的思想感情。在《李三宝比武》中,李三宝明明是要在刺杀比武中,制服一下张兆虎的骄气,可是在冲突的紧要关头,胜负就要分明的一刹那,李三宝考虑到张兆虎输了会接受不了,再说狠狠捅他一枪,他身体也受不了,立即让了半步。结果,张兆虎心悦诚服地服输了,认识到一个战士,不仅要本领高,还要思想好。这从“寓帮于胜”转向“寓帮于让”,李三宝的思想光辉是更映人了。
在正确处理歌颂与讽刺的关系上,这些节目也是解决得比较好,可以作为借镜。对我们的社会、我们的人民,永远应该热情歌颂的,但是,既然人民内部还存在着兴无灭资的斗争,讽刺也不能没有,特别是在一些具有讽刺特点的文艺样式中。讽刺其实也是批评的一种形式,只要严格区别对敌人的讽刺和对人民的缺点的讽刺。人民内部的缺点不是不可以批评,问题是要站在正确的立场,要掌握恰当的分寸,要“用保护人民、教育人民的满腔热情来说话”。像
《好连长》、《照相》这些相声,《李三宝比武》这样的快书,《迎新曲》这样的评弹,主要是歌颂,但对那些在锻炼成长中的战士的缺点,也有颇为幽默的批评,或者说是善意的讽刺。不过,无论是《好连长》中的年轻战士,《李三宝比武》中的张兆虎,还是《迎新曲》中的钱银春,给观众的印象决不是反面人物,而是都使人感到他们很可爱。作者一方面在批评他们的缺点,一方面并不抹煞他们身上的积极因素。而且着力刻划这种积极因素如何在发生作用。他们在领导和同志们的帮助教育下,正在努力克服他们的缺点,向先进的看齐,迎头赶上。《照相》中的小战士,尽管一心一意想照张像片,寄回家去炫耀自己,但班长一做好事,他又觉得做得对,即使心里有矛盾(耽误了他们去照相),还是跟着做了,终于由勉强到乐意地抢着去做了。作者在这里只是批评他和班长的差距,同时却满怀热情地赞扬他缩短了这种差距。《李三宝比武》中的张兆虎,作者虽然批评了他的那股傲气,但也写了他苦练刺杀本领的一股愣劲,叫他去帮厨杀猪,他两刺刀就把猪捅死了,还说这是杀猪练兵两结合,一刺刀完成两任务。对这样的愣劲,观众不能不是喜爱的。
“笑料”、“噱[xué学]头”、“包袱”,在某些曲种中是一种不可少的艺术手段,少了这种手段,不仅舞台上显得很寂寞,可能某些曲种的特色也要丧失。上面提到的几个节目,在批评有缺点的好人的时候,都有“笑料”和“包袱”,这些“笑料”和“包袱”,并没有丑化人物的形象,而是勾勒了人物性格的某一面,观众在笑声中也得到启发和教育。看来问题在于运用这种艺术手段,要分清对象、掌握分寸、恰到好处,笑料的内容要健康,避免庸俗低级,要为塑造人物的性格服务。
努力探索适应新内容的新形式,大胆进行艺术革新,表演的崭新风格,是这些节目引人注意的一个特色。传统的技巧、表演手段不是不要,而是批判地继承,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不适应表现新的内容,一定得革新或者创新。推陈出新是生活发展的规律,也是艺术发展的规律。部队同志正是这样做的,他们为了表现新的生活、新的人物,除了在服装、仪态上丢掉一些陈旧的套子外,最可贵的还是演员思想感情的革命。许多节目,乍看朴朴实实,花梢的动作没有了,脱离书情的技巧卖弄没有了,演员的思想感情却丰富了,更加真实感人。对于连仲同志表演的相声:《好连长》、《照相》,人们是称赞不已的,他站在台上,就真正像是一个朴实天真的年轻战士,在娓娓动听地述说自己的一段有趣的逗人事迹,完全一扫某些油腔滑调的陋习。这不仅是一个表演技巧的问题,也不仅是一个穿上战士服装的问题,是演员思想感情的变化问题,演员用革命战士的思想感情来体现人物的思想感情,才把这个兵演活了,才使以叙事逗笑见长的相声,出现这么有声有色、性格丰满的人物来。语言上的革新,扬弃陈词滥调;趣味上的革新,抛掉庸俗低级的东西,部队的同志也下过一番苦功。
让我们向解放军的曲艺工作者学习,高举毛泽东文艺思想的红旗,努力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的新曲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