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15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我代表在国际女工大会上剖析女工运动中两条根本对立的政治路线
捍卫反帝革命路线 反对投降主义路线
国际女工运动需要有一条革命的、正确的政治路线作为指导,各国女工要同各国人民一道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展开坚决斗争。——投降主义的政治路线鼓吹无原则的“和平共处”,实际上取消阶级斗争和民族解放斗争。——工人阶级的团结必须建立在反帝和阶级斗争的原则基础上。——有人公开背弃工会行动纲领的原则,硬要把一个大国的投降主义外交路线强加于国际工运,把分歧带进国际工运中来,蓄意制造分裂;把坚持反帝和阶级斗争的中国工会和其它进步工会看作是他们执行其错误路线的主要障碍,粗暴地进行攻击,激烈地煽动反华。这些使亲者痛仇者快的分裂行为已经给国际工运的团结带来严重危害。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十三日电 中国女工代表团团长戚元德十三日在第二次女工问题国际工会会议上的发言,全文如下:亲爱的姐妹们、同志们、代表们:
我们中国女工代表团,来到这个美丽的城市,参加第二次女工问题国际工会会议,感到非常高兴。我愿借此机会向出席大会的代表们、向各国女工姐妹们致以友好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对会议的东道主罗马尼亚人民给予我们的友好接待表示感谢。(鼓掌)
中国代表团是抱着同各国女工加强团结,反对我们的共同敌人——帝国主义和国际垄断资本的真诚愿望,前来出席这次大会的。我们愿意同各国代表在一起,民主地讨论各国女工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和任务,并且作出自己的贡献。
自从一九五六年第一次世界女工会议以来,国际女工运动有了很大的发展。广大女工同自己的阶级兄弟一道,站在各国人民争取世界和平、民族解放、人民民主和社会主义斗争的前列,并且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她们在斗争中提高了觉悟,加强了团结。现在,各国女工为改善自身处境、争取阶级解放和民族解放的伟大斗争,正在进一步向前发展,这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
我们中国女工十分关怀各国姐妹们的斗争。各国女工在斗争中的每一个胜利,都是对我们的莫大鼓舞和支持。我们热烈祝贺她们的胜利,坚决支持她们的斗争。在这里,我要代表中国女工向积极从事祖国建设的社会主义各国女工致敬!向英勇地站在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前列的古巴、越南南方、南朝鲜、老挝、日本、印度尼西亚、北加里曼丹、柬埔寨、阿尔及利亚、阿联、刚果(利)、安哥拉、葡属几内亚、马里、几内亚、加纳、南非、莫三鼻给、桑给巴尔、亚丁、巴拿马、委内瑞拉、巴西女工致敬!向所有勇敢地参加反对帝国主义扩军备战、反对垄断资本剥削、反对种族歧视、保卫工人阶级和妇女切身权利斗争的各国女工致敬!(鼓掌)
尽管几年来国际女工运动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在资本主义世界里,许多国家女工的处境仍然是不能容忍的。她们经常忍受着失业、饥饿的痛苦,甚至遭受到死亡的威胁。她们比一般男工受到更深重的压迫和剥削。女工们忍受着力不能胜的劳累,可是她们得到的报酬,比男工还要低得多。不仅如此,更有大批大批的女工不断被企业主肆意解雇。已婚女工所受的歧视是十分严重的,许许多多的行业不容许女工结婚。女工的技术养成和升级,更受到种种限制。企业主对妇婴保健的漠视程度是令人吃惊的,没有起码的保健组织和托儿所。垄断资本集团还横蛮地限制女工的政治权利和民主权利。提到有色女工的境遇,更是令人发指。她们受歧视、受迫害,劳动条件比一般女工更坏;她们所得到的是比一般女工更为低廉的工资。特别是在美国,广大的黑人女工同其他黑人兄弟一样挣扎在死亡线上,她们中许多人受尽了失业的折磨,即使还有一点工作,也只能在被歧视、被迫害和种种非人道待遇中熬煎。
上述一切,主要是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和垄断资本造成的。目前,越来越多的女工已经逐渐认识到自己受压迫、受剥削的根源,她们懂得,只有消除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全世界女工才能获得解放,才能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处境。女工的自身解放同阶级解放、民族解放是紧密地联结在一起的。
目前国际形势对我们女工的斗争空前有利。我们高兴地看到,从一九五六年到现在八年当中,国际上发生了巨大的、深刻的变化。社会主义的力量正在加强。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的民族民主革命蓬勃发展。在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垄断资本,争取改善生活、维护民主权利、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正在不断发展。在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侵略政策不断遭到挫败的情况下,帝国主义阵营内部的矛盾正在日趋尖锐化。世界人民革命斗争的熊熊烈火正在越烧越旺,展示着无限光明的前途。
面对着这样的大好形势,我们各国女工姊妹们应该同我们的国际阶级兄弟和世界人民紧密地团结起来,相互支持,共同斗争。摆在我们面前的共同任务是:
(1)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制止帝国主义发动世界大战,保卫世界和平;
(2)反对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捍卫国家主权,发展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
(3)争取、维护和扩大民主自由和社会权利,争取社会进步,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垄断资本对女工的歧视、侮辱、迫害和摧残;
(4)保障女工和儿童的人权,争取改善女工的生活和劳动条件,争取同工同酬,争取举办和扩大有关女工和儿童的福利事业,争取女工有同男子平等地享受社会保险的权利。
要争取实现这些任务,需要有一条革命的、正确的政治路线作为指导。这就是,我们各国女工姐妹们要同各国人民一道,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展开坚决斗争。各国工人阶级包括各国女工,只有依靠自己的斗争,才能保卫切身利益,最终实现自己的解放。这是国际工人运动实践所一再证明了的真理。但是,还存在另外一条不革命、不反帝的投降主义的政治路线。这条路线鼓吹无原则的“和平共处”,实际上取消阶级斗争和民族解放斗争。世界工会联合会总书记路易·赛扬追随一国领导,竭力宣扬这条路线,并千方百计地把它强加给国际工会运动。他在世界工联第二十七届执委会上,推销这样一条路线,已经遭到许多代表的强烈反对;现在在他的报告中又把这条错误的政治路线强加给这次女工问题国际工会会议,首先挑起了争论。为了捍卫革命的、正确的政治路线,为了使国际女工运动得到健康的发展,我们中国代表团不得不阐明我们的观点。
这两条根本对立的政治路线首先表现为对美帝国主义的两种不同的态度。美帝国主义为了独霸全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连续不断地在世界各地进行干涉和侵略,并且积极准备新的世界大战。为了欺骗世界人民,美帝国主义还用和平的外衣把自己伪装起来,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推行新殖民主义,并对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实行渗透和控制,对社会主义国家采取
“和平演变”的策略。美帝国主义的反革命的两手政策是互相补充的,但它所倚仗的主要的一手,是暴力镇压。事实很清楚,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帝国主义一刻也没有停止扩军备战活动。美帝国主义从未间断在全世界推行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最近以来,美帝国主义又在世界各地犯下了一系列新的罪行。美国在越南南方遭到惨败之后,目前正在积极酝酿和策划一个新的阴谋,力图把东南亚条约组织的一些成员国拖下水,来扩大在越南南方的侵略战争。美国在幕后导演了万象的反动军事政变之后,又挟持富马首相,利用民族团结政府的招牌,排斥爱国力量,破坏老挝的和平、独立、中立和日内瓦协议。美国把舰队开到印度洋,用军事威胁来配合它在东非的政治阴谋。美国对塞浦路斯的内部局势进行干涉。美国打着联合国的旗号侵略刚果(利)。美国对巴拿马人民实行血腥的镇压和屠杀。美国策动巴西的军事政变,颠复了古拉特政府。美国对古巴正加紧准备新的侵略。美国加紧扶植西德和日本军国主义。美国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和侵略政策,严重地威胁着各国妇女和各国人民的和平生活。在那些受到美国侵略、控制、干涉和欺侮的国家里,妇女的生活就更加困难和悲惨。美军到哪里,哪里的妇女就受到美军的侮辱和蹂躏;在美国发动侵略战争的地方,无数的妇女和儿童在美国枪炮下丧失了生命。
各国人民从实践中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美帝国主义是世界和平最凶恶的敌人。他们纷纷起来,同美帝国主义展开英勇的斗争,并且不断地取得了胜利。但是,也有一小撮人,他们被美帝国主义的核讹诈政策吓破了胆,对美帝国主义退让投降。
这些人为了贯彻他们投降主义的路线,竟用谎言欺骗群众,大肆宣扬美帝国主义的裁军诚意。但是,侵略成性的帝国主义怎么能够接受全面彻底裁军呢?只要正视现实,我们就不难看到,美帝国主义正在变本加厉地进行扩军备战活动。根据一九六三年肯尼迪政府公布的材料,在两年多的时间内,美国“战略警备部队”的核武器增加了百分之百,作好战斗准备的陆军的数目增加了百分之四十五,采购空运飞机的数量增加了百分之一百七十五,“特种游击队”和“反暴乱部队”增加了将近五倍。目前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四十三个国家设立了二百五十个正式军事基地网,二千三百个军事基地点,有三千多条交通联络线。这究竟是全面彻底裁军还是全面彻底扩军呢?我们中国人民主张普遍裁军,主张全面禁止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反对核战争。但我们认为,要实现普遍裁军,就必须彻底揭露帝国主义扩军备战的罪行,就必须动员世界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扩军备战而进行斗争。
这些人为了贯彻他们投降主义的路线,大肆宣扬莫斯科三
国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说三国条约是走向和平的第一步。我们必须指出,三国条约把禁止核试验和禁止核武器完全分割开来,容许核大国继续储存和制造核武器,巩固它们的核垄断,使地下核试验合法化,适合美帝国主义的需要。这是一个愚弄世界人民的大骗局。
谁都知道,三国条约签订以后,美帝国主义又连续进行了二十多次地下核试验。美帝国主义不断增加试验和制造核武器的预算,加强推行包括西德在内的“多边核力量计划”,把装载核武器的F—105D型飞机进驻日本。不仅如此,美帝国主义居然在南朝鲜发射原子炮弹,造成了和平居民的伤亡。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什么样的走向和平的第一步?照这样走下去,会把世界带到什么地方去呢?
这些人最近又对苏美两国达成削减裂变物质生产问题大肆吹嘘,宣扬这件事对加强和平事业作出了新的贡献。但事情的真象是,美国现有的裂变物质,已经严重过剩,美国从自己的需要出发,削减一点裂变物质的生产,既不能触动它的核武库,也不影响它对核武器的生产和使用,因此这个协议丝毫也不减少核战争的威胁和改变美国的核讹诈政策。把这件事说成是对和平事业的新贡献,这只会给世界人民造成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转移世界人民反帝斗争的目标,不利于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
这些人为了贯彻他们投降主义的路线,吹捧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致各国首脑的新年建议。这个建议故意把帝国主义侵略和霸占别国领土同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国与国之间的边界问题混为一谈,而且要被侵略国家在一切情况下放弃使用武力。实际上,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侵略的斗争,根本不是什么领土争端;各国人民要求收复被帝国主义非法占领和并吞的领土,如中国的台湾、日本的冲绳、古巴的关塔那摩、巴拿马的运河区,都是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都不属于什么领土争端;至于被美帝国主义分裂的国家如越南和朝鲜的重新统一问题,更不是领土争端。这一建议违背全世界人民的利益,束缚殖民地和被侵略国家人民的手脚,限制他们的反帝斗争,剥夺他们收复领土和推翻殖民统治的权利,帮助帝国主义维持它非法的既得利益,实际上为帝国主义侵略势力效劳。这个建议是极端荒谬而反动的,应该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反对和谴责。
这些人把上述一系列向帝国主义投降的可耻行为,都夸耀为他们“和平共处”的伟大胜利,他们把各国人民通过革命斗争所取得的一切成就统统都记在“和平共处”的功劳簿上。“和平共处”是他们投降主义路线的灵魂,他们歪曲了和平共处的正确原则,把“和平共处”变成了“投降共处”。他们同我们,同一切革命人民,在和平共处问题上的分歧,并不是要不要实行和平共处政策的分歧,而是究竟怎样正确对待和平共处政策的原则分歧。中国女工和人民一向支持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在互相尊重领土完整和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实行和平共处。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卓越的成就。我们认为,和平共处必须建立在五项原则的基础之上,和平共处不能代替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解放的斗争。如果借口和平共处,对帝国主义和资产阶级反动派实行无原则的迁就和退让,甚至向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屈膝投降,那就实际上是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世世代代做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和垄断资本的奴隶,那就是对世界革命的背叛。我们中国女工、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的革命人民坚决谴责和反对这种罪恶行为。
我们的会议还要就争取女工的经济社会要求的斗争进行讨论。
中国女工过去曾经遭受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压迫和剥削,我们也曾为争取女工的经济、社会权利而进行过长期斗争,因此,我们对于在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和垄断资本压榨下的女工的困苦处境,抱有深厚的同情并坚决支持她们的斗争。
我们工会工作者,必须重视并尽一切力量来争取这些要求的实现,千百万女工从实际斗争中认识到,帝国主义和资本家总是要榨取工人的每一滴血汗的。我们工人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加强自身的团结,顽强地进行斗争,才有可能迫使垄断资本作出让步,才能取得斗争的胜利。
各国女工在斗争中愈来愈认识到,她们遭受的痛苦、歧视、迫害和摧残的根源是来自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愈来愈认识到她们的历史使命就是要和她们的阶级兄弟在一起,最终埋葬资本主义,争取民族的解放和阶级的解放。各国女工为争取经济和社会要求的每一个斗争都应该是为争取民族解放、阶级解放的总的斗争的一部分。决不应该把日常的经济斗争脱离总的政治斗争的方向。在有些资本主义国家例如日本,如果不首先把美帝国主义赶出去,日本的女工能够摆脱被迫害、被摧残的命运吗?在尚未获得民族独立的地区例如越南南方和刚果(利),那里的女工如果不参加到反对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争取民族解放的总的斗争中去,她们连生存的权利也没有,还能说得上什么生活的改善呢?
因此,进步的工会工作者在日常的经济斗争中,不仅要和女工们站在一起争取经济社会要求的实现,而且还要通过斗争把女工更好地组织起来,提高她们的觉悟,动员她们参加到人民群众轰轰烈烈的总的政治斗争中去。这是对待经济斗争的唯一正确的态度。
我们中国女工,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正沿着一条革命的道路胜利前进。
在新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正在逐步实现,初步建立了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一个新的农业和工业的生产高潮正在形成和发展起来,中国工人阶级的队伍迅速壮大,女工的队伍也日益强大。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市场繁荣,物资供应充足,广大女工和人民的生活有了显著的提高。
我们中国女工是受人尊敬的劳动者,是建设和管理国家的主人。我们享有和男子同等的政治权利和工作权利。我们和全国人民一起,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了无比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们中国女工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同志的关怀和教导下,不断地提高自己的觉悟,决心要把工人阶级的革命事业坚持到底。我们懂得,美帝国主义还在霸占着我国的领土台湾,还在世界的许多地方加倍蹂躏我们的阶级弟兄。只要帝国主义还存在,只要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的被压迫弟兄和姊妹在苦难中,自己的和平与幸福生活还是没有得到最后的保障的。因此,我们坚持不懈地反对帝国主义,把支援其他国家人民的斗争作为自己崇高的国际主义义务,并且把其他国家人民的斗争看作是对中国人民的重大支持。
亲爱的姊妹们,为了推进世界女工的斗争事业,重要的问题是要加强国际工会运动的团结。团结是工人阶级的战斗武器,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胜利。这是全世界各国女工的共同愿望,也是她们的根本利益所在。
谁都知道,国际工会运动的团结历来就是在共同斗争中发展起来的。工会行动纲领指出,国际工会运动必须在反对帝国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争取民族独立、民主、社会进步和改善生活的共同斗争的目标下发展团结。这就是说,工人阶级的团结必须建立在反帝和阶级斗争的原则基础上,只有这种团结才是工人阶级斗争胜利的保证。
中国女工一贯珍视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许多年来,我们采取各种方式同各国女工发展友好关系,进行相互支援,坚持不懈地为加强各国工人的团结而作出努力。对于国际工人运动中的分歧问题,我们历来的方针是:坚持原则,消除分歧,加强团结,共同对敌。我们这一立场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但是,很遗憾,这几年来,有人居然公开背弃工会行动纲领的原则,硬要把一个大国的投降主义外交路线强加于国际工会运动,使各国工会的联合组织世界工联亦步亦趋地配合它们的屈辱的外交措施,把分歧带进国际工会运动中来,蓄意制造分裂。他们把坚持反帝和阶级斗争的中国工会和其它进步工会看作是他们执行其错误路线的主要障碍,粗暴地进行攻击,激烈地煽动反华。所有这些使亲者痛、仇者快的分裂行为已经给国际工会运动的团结带来了严重的危害。我们衷心地希望这些人以全世界工人阶级的利益为重,不要走得太远,还是回到工会行动纲领的原则基础上来为好。
同志们,朋友们:
国际工会运动正处在一个重要的关头。各国工人为争取民族解放和阶级解放而进行的伟大斗争正在以更加雄健的步伐向前迈进。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的日子不会太长了。国际无产阶级和全世界人民必将加强团结,克服一切困难和阻挠,一步一步地走向胜利,一直到赢得整个世界。
全世界女工联合起来!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
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万岁!
世界和平万岁!(热烈鼓掌)


第4版()
专栏:

越南《人民报》谴责麦克纳马拉到西贡策划新阴谋
美国侵略者无法爬出在南越的泥沼
南越人民武装正在展开攻势机动灵活消灭敌人
新华社河内十二日电 河内《人民报》十一日就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十二日再到西贡发表评论指出,美国军事首脑尽管可以频繁地前往西贡,但是他们无法爬出他们在越南南方陷入的泥沼。
这家报纸回顾说,两个月前,麦克纳马拉、泰勒和美国国务院、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的其他官员匆匆赶往西贡去稳定和改善美国侵略者及其傀儡日益恶化的政治和军事形势。在麦克纳马拉从南越回国以后,美国国务卿腊斯克也前往西贡,以便把美国的“盟国”拉入它对南越的侵略战争和纠集东南亚的反革命势力加紧这一战争。
评论说,可是,从麦克纳马拉上次西贡之行以来的两个月的形势,走到了美国战争贩子意愿的反面。美国在南越进行的“特种战争”继续遭到失败。美国侵略者在泥沼里愈陷愈深,他们的傀儡之间的矛盾加剧,他们的“盟国”对于每况愈下的政治和军事形势无动于衷。
文章说,南越人民在最近两个月内取得了巨大胜利。这些胜利标志着南越人民武装力量的发展壮大,并且正在展开攻势,机动灵活地消灭敌人。
这家报纸说,为了不使自己继续遭受失败,美国侵略者最近加强了在西贡的美国军事司令部,企图把更多的美军和宪兵运进南越,用新式的飞机和武器代替“过时的”飞机和武器,给他们的傀儡更多的钱,要傀儡们强募更多的军队,建立更多的“战略村”,集中机动部队在要冲地区进行“扫荡”和加紧“民政活动”以欺骗人民。
评论接着说,与此同时,阮庆集团积极勾结老挝的诺萨万和台湾蒋介石集团,企图利用他们来加强它反对南越人民的力量。评论最后指出,战事已经变得愈来愈有利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美国在南越每况愈下的军事形势仍是华盛顿最感头痛的事情。美国国防部长即将对西贡的访问,证实了这一点。


第4版()
专栏:

承认侵略南越前景“困难”
麦克纳马拉在南越“视察”后回国
据新华社十四日讯 西贡消息: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及其随行人员在南越进行了三十二小时的“视察”以后,十三日晚间离开西贡,经檀香山回国。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麦克纳马拉临行前在机场对记者发表谈话说,美国将向南越傀儡当局提供七十五架“空中袭击者”飞机,以“帮助加强越南空军的力量,战斗力和火力”。
麦克纳马拉还说,在“打击越共”的战争中,有一些国家将给南越提供援助”。
当记者问及侵略南越战争的前景时,他承认,这“将是一场长期的、困难的战争”。
麦克纳马拉在西贡停留期间先后同美国驻西贡大使洛奇、美国驻南越军事援助司令部司令哈金斯和南越傀儡集团头目阮庆等人举行了一系列的“汇报会”和“会谈”。
据合众国际社的消息透露,麦克纳马拉在“会谈”时听到了一系列“令人失望”的消息,并且注意到南越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这家通讯社援引“军方人士”的话说,“有人告诉麦克纳马拉,许多方面的进展是迟缓的。他还获知,越南政府在许多情况下贯彻‘绥靖计划’的努力是令人失望的”。
“美国《华尔街日报》在十三日的一篇社论中说,美国在南越犯了“一系列典型的军事和政治性错误”。社论说,美国侵略南越的战争是“一场没有盟国的战争”。


第4版()
专栏:

海牙会议暴露了北大西洋集团的严重分裂
美国“盟主”处境可悲空前孤立
腊斯克声嘶力竭呼吁支持侵略南越和古巴
法代表公开反对 其他代表大多避而不谈
据新华社十三日讯 海牙消息: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十二日在北大西洋集团部长理事会第一天会议上大声疾呼地要求这个集团的成员国支持美国政府在南越进行的侵略战争和敌视古巴的政策,但是,他的要求几乎没有受到什么理睬,并且遭到法国的公开反对。
腊斯克说:“自由世界必须尽一切可能帮助南越人在这场斗争中取得胜利”。他说,“不是需要军队”,“而是需要经济援助”,“最主要地是需要自由世界的心理支持和证明这种支持的证据”。
腊斯克表示希望在场的有些政府有可能对美国的要求正式表示支持。
腊斯克在谈到古巴问题时表示,美国将继续坚持美国飞机在古巴上空的间谍飞行。他说,这是“代替赫鲁晓夫总理在一九六二年古巴危机时期答应过的但是从来没有实行过的就地视察的”。他还说,美国正在“试图从军事方面、经济方面、社会方面和精神方面来孤立古巴”。
显然是为了对英国、法国等正在同古巴扩大贸易的西方国家施加压力,腊斯克表示希望所有的与会国“认真注意它们对古巴的政策”。
腊斯克狂妄地要求莫斯科和哈瓦那断绝固定性质的关系,要求不许古巴支持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他说,“这两件基本事情是不能谈判的”。
对于北大西洋集团内部长期争吵不休各种问题,例如集团的“政治磋商”问题、“团结”问题、“多边核力量”问题等等,腊斯克在发言中或者是略而不谈,或者是泛泛提到,而没有提出什么新的主张。
腊斯克为了使会议接受美国的主张、特别是在南越和古巴问题上的主张,在会内外进行了最紧张的活动。美联社说,腊斯克的主要活动是要“争取动员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支持约翰逊总统为窒息古巴经济生活和支持南越而作的努力”。
但是,腊斯克的活动没有取得什么结果,许多代表在发言中都故意避而不提南越问题和对古巴的贸易问题。
法国外交部长德姆维尔在发言中谈到美国关于南越问题的呼吁时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理事会将难于在这个问题上作出决定,因为某些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国在南越负有直接的责任,而另外一些国家则没有。
英国外交大臣巴特勒在发言中表示同意腊斯克就东西方关系问题所作的分析,但是,他完全没有理会腊斯克就南越和古巴问题发出的呼吁。巴特勒着重表明英国只是对进入西欧大陆的问题感兴趣。
西德外交部长施罗德在发言中要求西方国家不要忘记“德国重新统一”问题,即西德吞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问题。他一般地表示“同情地看待”美国在南越问题上发出的呼吁,但是,他没有详细地谈这个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发言的加拿大、意大利、荷兰和土耳其的外交部长们都根本没有提到南越问题。


第4版()
专栏:

一天会议爆发两场争吵
法外长反击腊斯克和斯巴克
土希两国外长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尖锐对立
据新华社十四日讯 海牙消息:在北大西洋集团部长理事会第二天(十三日)的秘密会议上,爆发了两场争吵。美国要求支持美国在南越的战争和追随美国敌视古巴政策的呼吁被撇在一边。
据西方通讯社透露,这一天的会议上,亲美的比利时外交大臣斯巴克首先在发言中向法国发动了猛烈的攻击。他指责法国对北大西洋集团“缺乏责任感”,并且在“磋商不够”的帽子下批评法国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决定以及法国对东南亚的政策。他特别表示反对法国修改北大西洋集团的结构的主张。斯巴克要求加强西欧同美国的“紧密联系”“作为大西洋伙伴关系的基础”。
斯巴克在发言中没有对腊斯克要求给予南越阮庆集团以援助的呼吁表示态度。
美联社记者加弗向在评论中指出,美国国务卿腊斯克访问布鲁塞尔时曾同比利时人进行了“诚挚的会谈”,并对斯巴克将在这次会上发表的讲话的内容提出了意见。
法国外交部长德姆维尔在发言中反驳了斯巴克的攻击。
德姆维尔在谈到北大西洋集团各国的“政治磋商”问题时说,他认为,在政治方面“互相声援和共同磋商是有益处的”。他说:“法国是首先对没有磋商的情况提出意见的。在印度支那和阿尔及利亚危机期间如果伙伴们支持,法国倒是很感激的,而它只得到很不够的同情。”他还说:“在苏伊士事件期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没有表示这种同情和团结。”他认为:“在涉及本国利益的时候,这种磋商很快就受到了限制”,他提醒说:“美国在古巴危机期间是在通知它的盟国——而不是同它的盟国磋商——以后采取行动的。”
德姆维尔说,今天有着古巴、越南、马来亚和亚丁的问题,每一个成员国都有它自己的利益和责任。
法国外长还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严格军事意义上的某些改变是需要的,主要是关于一体化的观念”。他说,“在核问题上,法国采取了它的伙伴所不同的某些措施,法国同英国一起,认为核防御只能是本国的核防御。法国认为多边核力量是不适当的代替。”
腊斯克在再次发言中表示支持斯巴克的意见。他在谈到改变北大西洋集团结构问题时攻击法国说,美国将听取修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任何建议。但是它自己没有什么建议可以提出。他要那些主张修改的人提出建议来。
西德外交部长施罗德在发言时表示不同意斯巴克在德国问题上的看法,并要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就德国问题发表一项“基本宣言”。他还批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之间“缺乏磋商”,“军事计划(包括核方面的计划)失灵”。他表示希望增强西德在这个集团中的发言权。
土耳其和希腊外交部长在昨天的会议上就塞浦路斯问题展开了争吵。土耳其外交部长埃尔金表示,土耳其赞成由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来“调解”塞浦路斯岛上希腊族人同土耳其族人之间的冲突。但是,希腊外交大臣科斯托普洛斯表示反对。由于双方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互相对立,会议未能就这个问题作出决定。
美联社十三日评论说,北大西洋集团的这次会议“比该组织的十五年历史中的任何一次会议表现了更多的成员国之间不团结的迹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