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13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秘鲁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强烈谴责国内外修正主义
苏共领导已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革命的原则 秘鲁要建立革命政党必须全部清除修正主义分子
新华社十二日讯 秘鲁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的政治报告,强烈谴责现代修正主义和秘鲁共产党的修正主义分子在和平共处、和平与战争、民族解放运动、向社会主义过渡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立场,表示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的原则。
秘鲁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的这个政治报告是在今年一月十八日和十九日由中央委员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党的大多数地区委员会的代表召集的秘鲁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会议上所作的。
政治报告首先指出,在这次全国代表会议上,没有秘鲁共产党的机会主义代表、老早就钻进我们党内的修正主义者参加。这些人之所以没有参加这次代表会议,“是因为他们实际上已置身于党组织之外,他们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且在秘鲁共产主义青年联盟内和秘鲁共产党内建立了平行的机构,实际上是在组织另一个党”。
报告的第一部分:国际形势有利于为争取民族解放而斗争的各国人民。
报告说,秘共的修正主义者在去年十月向党的第十八次中央全会提出的政治报告中“对世界目前的形势避而不进行全面的阶级分析;只片面地坚持‘和缓国际紧张局势’和‘莫斯科条约’。这样,这项报告不仅歪曲了目前的国际局势,而且公然滑到违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政治立场上去。把当代世界的一切基本矛盾归结为‘和平共处’的形势,这就等于抛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学说。我们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坚决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立场上的兄弟党一起认为,正确地分析国际形势,应当弄清楚下列矛盾的发展情况:1、社会主义阵营和帝国主义阵营的矛盾;2、资本主义国家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3、被压迫民族和帝国主义的矛盾;4、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5、帝国主义国家中垄断集团之间的矛盾。”
报告在谈到二次大战以后的国际形势时指出,社会主义阵营迅速巩固,帝国主义阵营越来越分崩离析,民族解放运动迅速地席卷着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埋葬着老殖民主义,不断削弱帝国主义国家的阵地。“社会主义国家的力量加上为民族解放和世界和平而斗争的人民力量,加上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力量,大大地超过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力量。正像毛泽东同志的形象化说法:‘东风压倒西风’。”
报告指出,“但是,不能从力量对比有利于社会主义阵营和进步力量这一论证中得出修正主义的论点。首先必须警惕下列错误的说法:(一)把世界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归结为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二)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的矛盾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和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可以通过单纯的‘经济竞赛’来解决;(三)资本主义世界中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被压迫民族和帝国主义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最后是各个垄断集团之间的矛盾是非本质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意义。
“现代修正主义直接或间接地提出了这些错误的说法。与这些说法相反,我们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断定,社会主义阵营和帝国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是两个根本不同的社会体系的矛盾。这些矛盾显然是尖锐的,深刻的,但不是当代世界中的唯一矛盾,与这些矛盾同时存在的还有我们已经指出的种种矛盾。”
报告说,“美国企图千方百计来保持和扩大它在资本主义世界的垄断统治地位,但是,其他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不甘心受制于人,企图不惜一切代价挣脱美国的控制。这是帝国主义世界体系中现实的、客观的和越来越尖锐的矛盾。”报告说,“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特别是通过争夺市场、势力范围和原料产地而日益加剧。参与这些斗争的有新老殖民主义者、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帝国主义战胜国和战败国。刚果事件、欧洲共同市场成员国的内部争吵和美国对日本货的进口限制,都清楚地表明了帝国主义之间有矛盾,而且日益剧烈。不应当忘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资本主义国家之间争夺市场的斗争以及它们想把自己的竞争者淹死的愿望,在实践上是比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更为剧烈。’由此可见,把现代世界的一切矛盾归结为两个阵营的矛盾,在理论上是错误的,这种错误必然会把人们引上错误的政治立场。”
报告说,“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之间的矛盾是两个敌对的社会体系之间的矛盾,是根本性的,不是像修正主义所说的是两个军事集团之间的矛盾。社会主义国家由于它们的本质没有必要奉行扩张主义政策。它们有自己的国内市场,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进行国际贸易;不需要同帝国主义国家争夺市场、势力范围和原料产地。”
报告在谈到资本主义国家内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时指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近几年来继续进行反对垄断组织剥削的宏大斗争。在法国、西德、英国、比利时、芬兰、美国、日本、巴西和其他国家(如西班牙),工人阶级展开了大规模的罢工运动。除此以外还应该指出,在美国,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运动蓬勃发展。所有这些事实向我们表明,在资本主义阵营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是永恒的,资产阶级宣传机构吹嘘什么这个阵营里的阶级斗争已经熄灭,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报告指出,“帝国主义并没有放弃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人民的殖民剥削。它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用新的剥削方式来代替旧的剥削方式。新殖民主义就是这样产生的,它通过组织军事集团、建立军事基地、建立‘邦联’和‘共同体’等渗入我们这些国家。他们用这种方式扶持傀儡政权,使附属国和新获得独立的国家落到他们控制之下。新殖民主义通过所谓经济‘援助’把我们这些国家变成它们商品的可靠市场、输出资本的场所和廉价原料的产地,掠夺我们的自然财富,吸取民脂民膏。‘争取进步联盟’正是这种新殖民主义政策的工具。帝国主义一旦无法通过和平手段维持其统治时,便策动军事政变,进行颠复活动,甚至进行武装干涉和武装侵略。最近在兄弟的巴拿马共和国发生的事件再一次证明,美帝国主义在实行新殖民主义政策(更阴险狡诈的殖民主义狡诈的形式)时可能走到何等地步。
“反对帝国主义及其新殖民主义政策的斗争,是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人民和被压迫国家的头等重要和最迫切的任务。
“美帝国主义的奴役政策和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被压迫人民的斗争之间的矛盾,是战后矛盾的焦点。因此,当代世界矛盾集中的地区正是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是帝国主义统治最薄弱的地区,正如中国同志所说的,是目前直接打击帝国主义的世界革命风暴的主要地区。”
报告说,“许多年来,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曾经是欧洲和美国殖民主义者掠夺和压迫的对象。这种政策不可能不激起人们对他们的深切仇恨。这三大洲人民的反抗几个世纪来不断受到血腥镇压,但是,帝国主义者无法避免这三大洲大部分人民获得真正的解放。中国人民的斗争经验对于那些还备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的人民解放斗争具有巨大的意义。但此外,殖民地人民的斗争和解放对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具有决定性意义。因此,列宁说得很清楚:‘如果欧美工人的反资本斗争不把被资本压迫的千百万“殖民地”奴隶充分地最紧密地联合起来,那末,先进国家的革命运动事实上只不过是一场骗局。’斯大林发展了这一论点,他说:‘殖民地是帝国主义的大后方。后方的革命化势将摧毁帝国主义,不仅是因为这一来将使帝国主义丧失后方,而且因为东方的革命化必然对西方革命危机的加剧起决定性推动作用。’
“我们全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都坚持列宁和斯大林的这些论点。因此,我们认为,民族解放运动不是像修正主义所说的‘死尸’运动,也不是什么可以触发新的世界大战因而必须扑灭的火星。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民族解放运动向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提出的迫切任务,就是有力地支持它们,因为它们的斗争对于全世界工人阶级的事业具有真正决定性的意义。”
报告接着谈到战争与和平问题,它说,“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来说,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帝国主义可能在某个时候奉行欺骗性的和平政策,但这不过是它战争政策的补充。”
报告说,“目前,世界上所有共产党人都在争论和平与战争问题,修正主义派企图再一次把自己对这个问题的错误和叛变的思想强加于人。现代修正主义者跟叛徒考茨基一样散布了下列谎言:
“一、美化帝国主义,企图叫人们相信,战争的根源不是帝国主义,而是人民中国好战。这是考茨基的惯技;请听听他们的话吧:‘对于世界和平说来,帝国主义的危害仍旧不过是微小的。而东方民族的意图和各种独裁制的危害看起来还更大。’修正主义者重弹这种修正主义论调,说艾森豪威尔和肯尼迪是明智的政治家,对世界免于新的战争表示关切,同时又说,人民中国通过世界战争来试试资本主义的稳固性。这是对工人阶级事业、和平事业和民族解放事业的最无耻的叛变。
“二、帮助帝国主义掩饰新的世界大战的危险和麻痹群众的斗争意志。考茨基在一九二八年就已经说过:‘如果人们今天还大谈帝国主义战争的危险,那么所依据的是传统的陈辞滥调,而不是对我们时代的考察。’修正主义者只看到避免战争的可能性,但对另一种可能性即帝国主义不顾一切发动战争的可能性却熟视无睹。
“三、宣扬新的战争会消灭人类的论调来吓唬全世界群众,特别是他们本国人民。在这一方面他们也步着考茨基的后尘,考茨基说:‘下一场战争不仅会带来贫穷和灾难,而且要彻底摧毁一切文明,而留下来的(至少在欧洲)仅仅是冒烟的废墟和腐烂的尸体。’现代修正主义者竟然一字不漏地重复考茨基的这种论点。
“四、他们不同意列宁提出的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之间的区别。他们在这个问题上也步着考茨基的后尘,考茨基在一九一四年说:‘在目前条件下,一般地对各民族来说,特别是对无产阶级来说,没有一次战争不是一种不幸。我们讨论的是,我们用什么手段能够防止有爆发危险的战争,而不是哪些战争有益,哪些战争有害。’这样,民族解放战争、武装起义和各种形式的武装斗争(正如列宁所说,这也是战争。)就会遭到摈弃。
“五、宣扬唯武器论,因此他们放弃了人民武装斗争取得成功的一切可能性。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也追随着考茨基,考茨基说:‘未来革命斗争之所以将越来越少地取决于武力,其原因之一,正如已经一再指出的,是现代政府军的装备较之“普通老百姓”所拥有的武器具有巨大的优势,这种优势通常使普通老百姓的任何反抗一上来就没有成功的希望。’这就是为什么修正主义迫使世界所有共产党千方百计地寻找通过和平道路夺取政权的可能性的原因之一。
“六、此外,修正主义者跟考茨基和伯恩施坦一样,散布通过裁军就可以保障世界和平的谬论。正像人们可能看到的,这意味着,否认战争是阶级存在和阶级斗争的产物,否认帝国主义包藏着战争,正像乌云孕育着雷电一样。”
报告指出,“修正主义在和平与战争问题上的路线只能导致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毛泽东同志在一九五○年说过:‘帝国主义阵营的战争威胁依然存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制止战争危险,使第三次世界大战避免爆发的斗争力量发展得很快,全世界大多数人民的觉悟程度正在提高。只要全世界共产党能够继续团结一切可能的和平民主力量,并使之获得更大的发展,新的世界战争是能够制止的。’”
报告说,“在指出避免新的世界战争的可能性时,也应当指出帝国主义发动新的世界战争的可能性。这是两种现实的可能性,对其中的哪一点都不应当低估。只有这样,世界人民才能作两手准备;只有指出这两种可能性,才能采取正确的政策,才能够发动起群众,使他们进行保卫世界和平的斗争。”
报告说,“大家知道,修正主义反对揭露美帝国主义正在周密准备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修正主义借口空话打不倒帝国主义,来掩盖美帝国主义——各国人民的刽子手和狱吏、人类最凶恶的敌人——的备战活动。”
报告指出,“和平是乞求不来的;既然实际情况是战争危险来自美帝国主义,那末,保障和平的唯一方式就是坚决和始终不渝地对侵略者作斗争。”
报告强调说,“根据争取世界和平斗争的这一路线,我们认为,在莫斯科签订的禁止核试验的三国条约是苏共领导人抛弃真正争取世界和平斗争的结果。这是一个制造麻痹世界人民的和平假象的条约。这个条约使地下核试验合法化,便于美帝国主义取得核优势。这样恰恰有助于加强帝国主义阵营的侵略力量。”
报告揭露修正主义者把和平共处变成包治百病的万应灵药。报告说,“现代修正主义者在列宁关于和平共处的提法上故弄玄虚,竟至于说苏联是在最近、在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才开始实行和平共处政策的。如所周知,在伟大的苏联人民粉碎了十四国帝国主义武装侵略以后,先是列宁,后来是斯大林始终不渝地奉行和平共处政策。苏联人民只是在德国法西斯向苏联发动阴险进攻时,才被迫拿起了武器。”
“同样,自从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以来,这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一贯地奉行列宁主义的和平共处路线,倡导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报告说,“修正主义者歪曲列宁主义和平共处政策,把和平共处简直吹嘘成万能魔杖,把各国人民在斗争中取得的一切成就都说成是它的功劳。修正主义者在向(秘共)第十八次中央全会所作的政治报告中竟说,和平共处政策有助于推动资本主义制度各国工人阶级争取权利的斗争,推动受帝国主义压迫的各国人民反殖民主义的斗争,推动美国黑人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报告说,“这就是修正主义者和平共处概念的典型范例,他们把和平共处变成一种包治百病的万应灵药。这就是混淆视听、歪曲现实的典型范例。马克思列宁主义不能同意这种提法,不同意这样解释和平共处原则。”
报告说,“首先,我们应当说,正是各国人民的斗争,社会主义阵营的巩固和资本主义阵营固有的矛盾,使得和平共处有了可能,而不是颠倒过来。修正主义者倒果为因,硬说各国人民能够顺利地进行斗争,(社会主义)阵营在巩固,帝国主义在削弱,都是因为有和平共处。
“和平共处是指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不能随心所欲地加以解释。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的和平共处是一回事,任何一个共处国家丝毫不能触犯别的国家;而阶级斗争,民族解放斗争,把资本主义社会改造为社会主义社会又是另一回事,这些斗争是为了改变社会制度的尖锐的、激烈的斗争。和平共处不可能起着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的作用,也不能成为这些斗争的基础。这些斗争是从各国人民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客观矛盾中产生的,是阶级矛盾。”
报告的第二部分:国内的政治局势和党的任务。
报告在分析秘鲁当前的贝朗德政权的阶级特点时指出,这个政府“双重的、摇摆不定的和胆怯的性质是反映它所代表的阶级的真实写照”。
报告说,人民行动党代表民族资产阶级的利益。“民族资产阶级想进行简单的改革,而劳动人民却寻求彻底的变革。从而产生了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重性:一方面,它是反对——尽管是胆怯地反对——寡头集团和帝国主义的进步力量,另一方面,它害怕人民并反对人民的斗争,是保守的力量。贝朗德政权的所有胆怯和动摇都来自它所代表的阶级的本质。”
报告说,“工人阶级的党对这种资产阶级应该根据又团结又斗争的原则行事。在一切积极和进步的方面进行团结,在一切投降和背叛的方面进行直言不讳的斗争。”报告说,“帝国主义和寡头(大地主和大资本家)为一方,工人阶级、农民和城市的中间阶层为另一方,这两者明显和毫不含糊地处在对立的两极。在中间摇摆的力量是民族资产阶级;但是,随着国内阶级斗争的尖锐化,民族资产阶级的这种立场正在向右转。”报告并且指出,“目前力量的对比有利于人民,有利于进步力量,有利于反帝反封建的力量。然而,我们面前的情况是,反动派开始反攻。落后的力量重新组合起来,开始了它们的奸险的活动来镇压人民的斗争。”报告指出,应当警惕帝国主义策动政变和军事暴动的阴谋,“作为真正的工人阶级革命政党,我们应该迅速作好准备以防万一。”
报告在分析了秘鲁社会的特点是半封建的附属社会之后指出,“我国革命的第一阶段是反帝的、民族民主的土地革命,或像毛泽东所说的新型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在反帝的土地革命中,无产阶级应该通过其政治先锋队共产党掌握领导权。同无产阶级一道的应有贫农(自然的盟友)、中农、城市小资产阶级(自由职业者、学生、手工业者、小商人、进步的知识分子等等),在一定时间和一定条件下还有民族资产阶级。这就是说,工人阶级的党应该通过一项机动、灵活、大胆和坚定的政策同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成反帝反封建的广泛统一战线。在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斗争中,执行正确的统一战线政策是特别重要的,而且带有决定性。”
报告指出,“在这个革命时期,农民起一种极其重要的作用。”“我们是一个农民占多数的国家,我国大部分人口住在农村,人民生活在贫困和被剥削中,我们的革命是反帝的土地革命,那么很明显革命就必须从农村发展到城市。因此,党必须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农村。”
报告说,在“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道路”问题上,“像在所有问题上一样,我们全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坚决地坚持原则。从阶级斗争的观点出发,我们应该说,一个严肃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政党应该作好夺取政权的准备,预见一切可能,不忘记历史的教训。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执政的反动阶级,不进行斗争,不张牙舞爪地保护他们的地位,而自动地平静地把国家机器交给革命力量。因此,把所谓的‘和平道路’当成共产主义运动的世界战略的新原则是荒唐的。事实上,所有用所谓的‘和平道路’进行投机的人,都是从个人欲望出发,违背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阶级斗争规律。”报告说,“这也就是说,在秘鲁,那些希望革命和平发展的人,要末完全不知道我国的现实,要末有意识地站在最无耻和最有害的改良主义的一边。”
报告说,“要是说目前政治局势的眼下前景是阶级斗争尖锐化,特别在农村里,要是说我们革命的道路将是从农村出发包围城市,那么很清楚,我们的基本任务和主要精力,在这次有历史性的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始的党的生活的新阶段里,应该放在农村。因此,必须把农民工会组织扩展到全国各地。至少在农民众多的省份里,应该把农民迅速组织到工会和联合会里去。”报告还谈到同时还应该把城市工作、知识分子工作和青年工作做好。
报告的第三部分:党的状况
报告指出,“我们的党经历着党史上最深刻的危机之一。如果我们想克服这一危机,我们应该找出这次危机的根源。”
报告接着叙述了秘鲁共产党从建党以来所发生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与修正主义者的斗争,揭露修正主义分子豪尔赫·德尔普拉多、胡安·巴里奥窃踞党的领导、进行宗派主义、分裂主义的活动,以及随后胡安·巴里奥—劳尔·阿科斯塔—豪尔赫·德尔普拉多修正主义集团与前独裁政府曼努埃尔·普拉多进行合作,最终走到白劳德主义的错误路线,即现代修正主义之前的修正主义形式的事实。
报告还揭露了修正主义集团贪污党费、腐化堕落,以及为了掩饰他们的恶劣行为,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进行打击、清洗等一系列在党内的非法活动,揭露了修正主义集团对秘鲁军事独裁政权丧失政治警惕性,从而在一九六三年一月五日遭到大逮捕,使党受到重大损失的事实。
报告说,鉴于上述种种情况,因此秘鲁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的革命派立即开始努力来克服这种情况,这样,各地区委员会和共产主义青年团知道了中央委员会中发生的情况。健康力量——党内的左派迅速聚集起来阻止这些贪污分子和政治上蜕化变质的人,同时开始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建立平行的机构。他们组织了一个新的秘鲁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全国领导,建立了新的利马地区委员会。在库斯科也这样做了。这就是说,实际上他们正在逐渐建立他们自己的党。在这个时候,有人准备不经过什么手续就开除一批中央委员会的同志。这完全是一种取消主义、修正主义的胡作非为。如果我们对这种腐化堕落现象袖手旁观或卑躬屈膝的话,我们就不是革命者,我们就没有权利称自己为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我们确信,党内不腐化的部分更有力量,深信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不可战胜的,我们号召所有正直的共产党员出席这次会议来考虑我们党所处的情况和采取最适当的措施来医治它的病痛。”
报告说,“在震撼着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意识形态的辩论中,巴里奥—阿科斯塔—德尔普拉多反党集团公开和热心地采取了修正主义的立场。他们诬蔑中国同志,同世界上所有修正主义分子和叛徒一起狂叫。他们一字不易地背诵修正主义者对和平共处、战争与和平、裁军、民族解放运动等等的全部胡言乱语。这些人认为,他们的蛊惑宣传和谎言可以乘虚而入,影响党员、中级干部和全国领导人。他们千方百计不让党员知道兄弟的中国党的文件,另一方面却出资印行一系列修正主义的文件。”
报告说,“我们作了努力来使大家知道兄弟的中国党的某些文件,这大大有助于党员澄清一个片面和歪曲地提出的问题。因此,现在我们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分歧的问题是清清楚楚的,我们能在行地对这个问题表示态度。我们可以有根据地说,苏共领导已同铁托的修正主义论点一致,因此它已背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争取和平的斗争、和平共处和裁军的方针,背叛了列宁主义关于民族解放运动的性质的概念,竭力同帝国主义达成谅解,而不顾一切革命的原则,同时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因此,修正主义成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严重危险。全世界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应该保卫他们的意识形态的纯洁性,勇敢地揭露修正主义的私货。”
报告接着指出,“目前党内存在着两条路线、两种立场、两种意识形态: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修正主义。在这两条路线之间没有任何妥协。”报告说,“有人可能认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的分歧是一回事,党在国内问题上的政治路线又是另一回事,在国际问题上有分歧,对国内问题的估计却可以取得一致。但是,这是不对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分歧正是在反对阶级敌人的斗争中产生的分歧,是原则性的和政治路线的分歧。如和平共处、和平和战争、民族解放运动、向社会主义过渡等问题是同一切共产党(不论是执政的还是不执政的)的政治路线直接有关的问题。”
报告说,“现代修正主义全面修改了作为对世界、人类和生活的看法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科学的方法论和‘行动指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现在不必要谈所有分歧之点,但是我们不能不指出,现代修正主义已把阶级斗争的法则扔到废纸篓里去了,背叛了无产阶级专政,提出了有可能不需要无产阶级专政而建立社会主义的荒谬论点,提出了有可能存在一个不代表任何阶级的国家的论点,他们由于采取‘三和’(‘和平共处’、
‘和平竞赛’和‘和平过渡’)‘两全’(‘全民的国家’和‘全民的党’)的论点,而背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立场。”报告说,“因此,我们说,如果是要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修正主义者就不应该有任何妥协。”
报告揭露说,“修正主义集团竟使用我们党的名义谴责阿尔巴尼亚党,这个集团宣扬诬蔑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同志和整个中共中央委员会的谣言,像最疯狂的托洛茨基分子那样毒骂斯大林。”
报告说,“根据我们对党内情况的分析,可见迫切需要建立一个新型的工人阶级政党。我们已看到一个列宁主义的党应具备什么特点。现在我们可以肯定说,修正主义集团从来没有打算和想在国内建立一个真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他们的目的是相反的,他们的目的是竭力不让这种性质的党诞生。”
报告强调指出,“如果我们真的要建立一个秘鲁工人阶级的列宁主义政党,就必须把全部修正主义的头目驱逐出我们的队伍。如果考虑到这个集团已经无耻地和粗暴地进行了分裂党的活动,这个措施就更迫切和必要。”
报告最后说,“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光荣和不可战胜的旗帜万岁。”


第3版()
专栏:

谢胡主席接见我两个代表团
新华社地拉那十二日电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十一日接见了前来阿尔巴尼亚参加中阿轮船股份公司管理委员会会议的、由交通部副部长于眉率领的中国交通代表团和由陕西省总工会副主席朱子彤率领的前来参加“五一”节庆祝活动的中国工会代表团。
接见时在座的有: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阿尔巴尼亚工会中央理事会主席努什,交通部长亚科瓦,外交部第一副部长纳塔奈利等。
接见是在十分真挚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第3版()
专栏:

越人民军总政治局歌舞团到南宁
据新华社南宁十二日电 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邀请,前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演出的越南人民军总政治局歌舞团,在团长、越南人民军总政治局宣训局副局长范洪居中校率领下,今天上午乘专车由凭祥到达南宁。
广西僮族自治区副主席卢绍武、广西军区副司令员王奎先少将、南宁市副市长阮洪川以及南宁文艺界及部队代表三百多人,到车站热烈欢迎歌舞团。
越南驻华大使馆武官陈玉坚上校以及越南驻南宁领事馆工作人员,也前往车站迎接。
今晚,广西军区政治委员李士才少将设便宴招待歌舞团全体贵宾。


第3版()
专栏:

南京工人集会欢迎古巴朋友
据新华社南京十二日电 以卢伯托·贝加为首的革命古巴工人中央工会代表团,结束了在南京的访问,今天中午乘飞机前往上海。
昨晚,客人们出席了南京工人的欢迎大会。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缪卓民和卢伯托·贝加在会上讲了话。
晚会上洋溢着革命热情,古巴朋友情绪激昂地和工人们一起高唱了《要古巴,不要美国佬》等歌曲。古巴朋友是十日下午由武汉乘飞机到达南京的。


第3版()
专栏:

中马签订货物交换和支付协定补充议定书
新华社十二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马里共和国政府关于中马货物交换和支付协定的补充议定书今天下午在北京签字。对外贸易部副部长卢绪章和马里经济贸易代表团团长、国务计划部办公厅主任赛杜·吉姆·西拉分别代表双方签字。
中国方面参加签字仪式的有:对外贸易部部长叶季壮,以及刘希文、杜干全、谢丰等。马里方面参加签字仪式的有:马里驻中国大使比拉马·特拉奥雷,和马里经济贸易代表团团员阿达马·特拉奥雷等。
今天晚上,叶季壮设宴欢送马里经济贸易代表团。宾主在宴会上频频举杯,共祝两国的友谊和经济贸易关系日益发展。


第3版()
专栏:

我对外文委欢宴几内亚客人
据新华社十二日讯 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今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由萨科·穆罕默德率领的几内亚共和国第二国家舞蹈团。几内亚驻中国大使卡马拉·马马迪和夫人应邀出席了宴会。


第3版()
专栏:

五月十二日,朱德委员长接见日本自由民主党著名人士北村德太郎、川崎秀二、松本俊一、德田与吉郎等一行七人,同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图为接见时合影。
新华社记者 杜修贤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