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5月13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社论

制止老挝局势的危险发展
美国导演的万象军事政变,已经二十多天了。事态的发展,越来越严重。事情的真相,越来越清楚。富米·诺萨万已从幕后转到前台,公开叫嚷要“改组和扩大”政府,“无条件地解散老挝爱国战线党”;泰国的许多军队,已侵入老挝,到达万象附近。老挝的局势已到了十分危险的地步。
人们还看到,美国在制造老挝军事政变的同时,正加紧策划扩大对越南南方的“特种战争”。腊斯克和麦克纳马拉到处奔走,竭力要把东南亚集团国家、北大西洋集团国家和日本甚至蒋介石集团拖下水去,参与对越南南方的侵略和干涉。
显然,美帝国主义在老挝所干的罪恶勾当,是要推翻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彻底撕毁老挝三方面的一致协议和一九六二年的日内瓦协议,把老挝局势搞乱,策应它扩大对越南南方的侵略战争,以便在印度支那和东南亚地区推行新的冒险计划。
老挝局势的这种发展,不能不引起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的严重关注。他们一致谴责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罪恶活动,表示坚决维护一九六二年的日内瓦协议和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坚决维护老挝和印度支那的和平。日内瓦会议两主席在五月一日发出的信件中,也对老挝目前局势表示严重的关切,并谴责“以推翻老挝联合政府为目的”的万象军事政变是“破坏日内瓦协议的行为”。
二十多天来,美帝国主义和老挝的右翼军事集团,对梭发那·富马亲王一擒一纵,使尽了各种手法,来实现他们推翻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阴谋。起先,他们软禁了富马亲王,并且宣布废黜了他的首相职位。当这一行动受到老挝爱国力量和国际上的强烈反对之后,他们又“恢复”了富马亲王的职位,并且装腔作势地说:他们把全部军队交给了富马亲王,老挝右派集团已经“解散”和“消失”了。
天下会有这样的怪事:一个反动的政治集团,竟要发动军事政变,用武力来迫使别人接收它的全部力量,以使自己“消失”?!
天下会有这样的怪事:一群依靠枪杆起家的军阀,多年来不断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尚嫌不足,还要把外国的军队引进国内,现在竟然要交出他们的军事力量?!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听了令人哑然失笑。
老挝右派所谓把权力移交给富马亲王、将自己并入中间派的宣传,是个廉价的骗局。
老挝右派真的把权力移交给富马亲王了吗?谁都看得见,发动军事政变的叛乱集团依然控制着万象,而且越来越嚣张。他们公然声称:“革命委员会已授权富马亲王改组老挝民族的政府”,并且“将继续监视政府奉行的政策”。究竟是叛乱军事集团篡夺了权力,还是交出了权力,这不是十分清楚的吗?
老挝右派真的把他们的军队交给富马亲王指挥了吗?谁都看得见,富马亲王的警卫部队,已被全部解除武装,赶出万象。富马方面军队指挥官贡勒将军,已被解除了原来的职务,降为所谓“查尔平原地区司令”,他和他的部队都被置于右派军官拉迪功的统辖之下。究竟是富马亲王在指挥老挝右派的军队,还是老挝右派并吞了中间派的武装力量,这不也是十分清楚的吗?
事情很明白,老挝的右派不仅没有“消失”,相反的,他们在“改组和扩大政府”的名义下,偷梁换柱,力图使根据苏黎世协议和查尔平原协议组成的老挝民族团结政府“消失”,把它变成一个由老挝右派完全控制的亲美傀儡政权。富米·诺萨万已公开宣布,要任命一个新的外交大臣,要选择人来接替被迫离开、并且得到富马首相亲自批准离开万象的中立派大臣和国务秘书的职位,还要任命一些人僭夺老挝爱国战线党在内阁中的大臣的权力。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增设国防、内政、外交和财政等四个国务秘书职位,全由右派军人和政客、首先是叛乱集团分子担任,以便掌握这个政府的全部实际权力。他们还成立了以叛乱集团头子库帕拉西·阿贝为首的“军队改革委员会”,企图在“统一军队”的名义下,并吞和消灭中立派和老挝爱国战线党的武装力量,把老挝的军队完全变成美帝国主义的雇佣军。
消灭老挝的爱国力量,把老挝变为美国的殖民地,是美帝国主义一直梦寐不忘的罪恶图谋。为了达到这一目的,美帝国主义曾经指使老挝右派集团,三次推翻以富马亲王为首的政府,并且一再挑起内战。当在战场上的较量失败以后,美国才被迫在一九六一年同意召开日内瓦会议。在这个会议中,美国又提出“监督”老挝中立和整编军队的方案,妄图在会议桌上取得它在战场上不能得到的东西。日内瓦会议达成协议以后,美国和沙湾拿吉集团又竭力阻挠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政治纲领的执行,竭力阻挠三亲王协议和日内瓦协议的贯彻。他们拒不执行日内瓦协议关于从老挝撤出外国军事人员的条款,并且还把外国的军队继续引进老挝。他们以老挝右派军队完全控制王国首都万象,严重地威胁中间派和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大臣们的安全,使民族团结政府无法正常地进行工作。他们谋杀了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外交大臣贵宁·奔舍那,逼走了中间派和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大臣,使民族团结政府陷于瘫痪。他们不断地向寮国战斗部队和真正中立派的武装力量所控制的解放区发动进攻,使老挝的局势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但是,所有这些做法的结果,走到了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派集团愿望的反面。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力量更加壮大了,老挝的爱国力量团结得更加紧密了,老挝人民反对美国干涉、要求实现老挝的和平、中立、独立、民主和统一的意志更加坚强了。与此同时,美帝国主义在整个印度支那的处境,也大大恶化。它在越南南方进行的“特种战争”,遭到了严重的失败。柬埔寨王国兴起了反对美帝国主义的颠复和侵略的强大运动。面对着这种四面楚歌、走投无路的情况,约翰逊政府在加紧策划扩大对越南南方的侵略战争的同时,迫不及待地在万象制造政变,妄图孤立和消灭老挝爱国力量,以摆脱它在老挝和整个印度支那所处的困境。
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翼集团在这次事件中使用了同过去不同的手法。他们挟持富马亲王来推行他们的阴谋计划,企图造成一种错觉,似乎他们不是要推翻民族团结政府,而是要加强这个政府。他们玩弄所谓中、右合并的把戏,企图把中间派置于同老挝爱国战线党相对立的地位,以便破坏老挝爱国力量的团结。但是,这种拙劣的手法是骗不了人的;他们的险恶的图谋是不能得逞的。
老挝民族团结政府是老挝三派力量根据苏黎世协议和查尔平原协议组成的,这个政府并得到参加日内瓦会议的所有国家的国际保证。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派集团以为只要保留富马亲王的首相名义,就可以随意任命和撤换这个大臣和那个大臣,增设这个职位和那个职位,就可以篡夺全部权力。这完全是痴心妄想。根据苏黎世协议和查尔平原协议,不经过三方面的同意而想要更动或增添任何一个大臣和国务秘书,都是破坏民族团结政府的政治原则和组织原则,都是完全非法的。一个经由右派“改组和扩大”了的万象政府,怎么还可以算是老挝三派协议组成的民族团结政府呢?这样一个政府在法理上会有什么地位呢?老挝爱国战线党在万象政变后已一再声明,坚决反对“改组和扩大”民族团结政府。中立派的卫生大臣坎苏·高拉和退伍军人国务秘书昏·蒙昆维莱,以及真正中立力量的总指挥敦上校、中立力量北部地区代表坎温·布法将军,也都谴责右派集团推翻民族团结政府的非法活动。老挝的右派集团在美帝国主义的指使下篡夺民族团结政府的任何作法,不仅已遭到老挝爱国力量的坚决反对,也是坚决维护日内瓦协议的国家所绝对不能容许的。
老挝右派玩弄的中、右合并的把戏,是一个恶毒的阴谋。他们像耍魔术一样,忽然宣布自己不存在了。他们以为既然已经自动宣布“解散”了,他们也就没有遵守过去老挝三方所达成的各种协议和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政治纲领的义务了。老挝的重大问题也无需通过三方协商取得一致了。简单明了地说,他们就可以任意撕毁老挝三方过去所达成的各项协议,包括苏黎世协议和查尔平原协议,从而也就根本推翻了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政治纲领。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中间派,来破坏老挝的独立、和平和中立,孤立和消灭老挝爱国战线党。富米·诺萨万在宣布中、右合并之后,就狂妄地叫嚣要“无条件地解散老挝爱国战线党”,这就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们的险恶用心。正如苏发努冯亲王在五月五日发表的声明中所指出的,“富米·诺萨万将军和文翁亲王宣布的所谓把沙湾拿吉方面的一切力量交给梭发那·富马亲王,实质上是企图把中间派力量置于沙湾拿吉方面力量的附属之下,这是一个十分恶毒的阴谋,以便利用中间派力量作掩护来重新挑起战争,破坏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力量和真正中间派力量。这是十分危险、也是对中间派力量十分有害的一个阴谋”。
老挝的民族团结政府是老挝爱国战线党、老挝中间派和一切爱国力量共同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斗争中争取得来的。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存在,是维护老挝民族利益的重要保证。老挝的中间派也只有在维护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维护三方协议的情况下,才能发展自己,才能在老挝的政治生活中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十年来的老挝历史,一再地证明了这个真理。老挝中间派的广大爱国人士,已日益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他们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派分裂老挝爱国力量的阴谋,努力加强同老挝爱国战线党的团结。谁如果落入美帝国主义的圈套,不珍惜和不维护老挝爱国力量的团结,不珍惜和不维护三方达成的协议和老挝民族团结政府,谁就必然会丧失他在老挝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由于美帝国主义和老挝右翼集团的挑衅,老挝面临着爆发全面内战的危险。这不仅损害老挝的民族利益,而且严重威胁到印度支那和东南亚的和平。所有参加一九六一——六二年日内瓦会议的国家,都有责任制止美帝国主义的罪恶活动,维护老挝的独立、和平和中立。日内瓦会议两主席五月一日的信件,要求老挝三方面和参加日内瓦会议的所有国家“严格遵守日内瓦协议”,并且希望“消除一切妨碍联合政府正常履行它的职责的障碍,恢复在查尔平原开始的三方面的会谈”。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完全支持两主席的呼吁。我们认为,为了实现两主席的这一呼吁,就必须立即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首先,必须制止美国和老挝右派在“改组和扩大”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借口下破坏日内瓦协议和推翻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罪恶活动,惩办首要叛乱分子,解散老挝政变集团,实现万象和琅勃拉邦的中立化,消除这次反动政变的根源及其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和影响,为恢复老挝民族团结政府正常活动创造条件。如果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不顾老挝人民和爱好和平国家的反对,不顾日内瓦会议两主席和世界公正舆论的谴责,不停止在老挝的罪恶活动,那么,就有必要像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所建议的那样,召开日内瓦会议参加国的会议,来解决老挝问题和整个印度支那问题。


第1版()
专栏:

进一步巩固集体经济 进一步促进农业生产
贵州各级领导干部直接帮助办生产队
省委要求把帮助办好生产队当作一项极其重要的基本功,下苦功夫练好,认真调查研究,取得直接经验,一批一批地把生产队办好。
本报贵阳十二日电 记者王青海报道:贵州省各级领导干部,响应省委关于领导干部亲自帮助办生产队的号召,迅速深入生产队,参加劳动,领导生产,密切了领导机关同基层干部、干部和群众之间的关系,推动了春耕。
贵州省最近几年认真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加强了生产队的工作,大多数生产队一般已经巩固下来,并且出现了一批办得较好的生产队。全省所有办得较好的生产大队和公社,也是由于他们首先办好了生产队。这些生产队是周围的生产队的学习榜样,起着示范作用。为了进一步巩固集体经济,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省委要求各级领导干部亲自动手,全体党员一齐动手,把生产队一批一批地办好;要求各级领导干部,把帮助办好生产队作为一项极其重要的基本功,下苦功夫练好,认真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性资料,取得直接经验。省委指出,在办生产队的工作中,必须把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三大革命运动结合起来,把调查研究、参加劳动、种试验田结合起来,把点上的工作、面上的工作和机关工作结合起来,使全省农业生产既活跃又扎实。
目前,各地都制订了分期分批帮助办好生产队的全面规划。有的计划在两三年内,使较好的生产队办得更好,较差的生产队能从组织建设、经营管理和生产水平方面大大提高一步。全省深入基层,深入生产第一线的干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地、县、区、社、大队五级干部,已有四万多人,到四万零六百多个生产队蹲点,帮助办队。安顺、遵义、铜仁、黔南等地的地(州)委书记也到基点队蹲点。安顺、遵义、黔东南三个地区四十六个县的县委书记,都到农村参加办生产队活动。
这批领导干部在生产队一般都紧密结合当前生产,着重解决以下六个问题:一,帮助生产队树立一个好的领导核心;二,帮助生产队做好经常的思想政治工作;三,帮助生产队认真贯彻执行“以粮为纲,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的方针和农业“八字宪法”;四,进行科学实验;五,帮助生产队改进经营管理;六,研究和推广以点带面、点面结合的工作方法。如今有些领导力量较弱的生产队,在各级干部的帮助下,正在充实贫农、下中农领导骨干。很多生产队配备了宣传员,加强了思想政治工作。许多队正在改善劳动组织和改进评工记分等工作。
这些由各级领导干部帮助办的生产队,一般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地区、如山区、半山区、平坝区,粮食产区、经济作物产区和多种经营开展较好的地区。有些县委还选择一批后进队和困难队作基点,摸索帮助办好这些生产队的经验。
各地都采取了一些措施,解决领导干部蹲点和日常工作之间的矛盾。有些单位实行领导干部轮流在机关值班的办法,使大多数同志能安心在生产队蹲点。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各县,采取两三个领导干部共同办一个生产队的办法,以保证这些基点经常有人负责。许多地区还注意压缩会议,可开可不开的会议坚决不开,必须开的会议也尽量缩短时间。各地也注意精简文件和表报,严格控制参观活动,减轻基层干部的负担。许多过去需要层层向上请示的问题,现在在当地就可以解决,节省了时间,方便了基层干部和群众。
下到生产队的各级干部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商量,进一步密切了干群关系。大多数干部既注意对社员进行思想教育,又积极参加集体劳动,还和群众一道种试验田,帮助生产队干部解决疑难问题,成为群众的好带头人,生产队干部的好参谋。领导干部和技术人员、社员一道种试验田、搞科学实验,也很普遍。据不完全统计,全省共种水稻试验田九十多万亩,玉米试验田四十多万亩,烟叶试验田七万多亩。
广大社员对领导干部亲自帮助办生产队的反应很好。他们说:干部下得海,我们就擒得龙。


第1版()
专栏:

朱委员长接见日本北村德太郎等
新华社十二日讯 朱德委员长今天接见了日本自由民主党著名人士北村德太郎和川崎秀二、松本俊一、德田与吉郎等一行七人,同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廖承志、赵伯平、孙平化、王晓云等。


第1版()
专栏:

中国柬埔寨航线试航成功
整个航线上的通讯、导航设施和广州国际机场的各项工程设备完全符合通航要求
新华社广州十二日电 一架来自柬埔寨首都金边的客机,经过越南民主共和国首都河内,于今天下午五时四十八分在雨中安全降落于广州国际机场。
中国—柬埔寨航线今天举行试航。试航证明,整个航线上的通讯、导航设施和广州国际机场的各项工程设备,完全符合通航要求。
负责这次试航的柬埔寨王家航空公司机组人员,在机场上受到中国民用航空广州管理局局长王雨青等人的热烈欢迎。晚上,王雨青并设宴招待他们。
中国—柬埔寨航线预定十九日正式开航。航行的路线是:金边—河内—广州;广州—河内—金边。


第1版()
专栏:

苏发努冯亲王就老挝局势发表声明
制止美国及其仆从破坏民族团结政府
要求富马亲王站稳立场,不向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威胁屈服,坚决保卫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呼吁制止美国及其仆从重新挑起老挝内战。
新华社河内十一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引述“老挝之声”电台十日的广播说,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就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破坏老挝民族团结政府一事发表声明。
苏发努冯亲王的声明指出,亲美集团利用老挝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的名义迫使反对万象政变的副首相、大臣和副大臣回到万象去,这是一个破坏民族团结政府的阴谋。如果这些高级官员回到那里,亲美集团就会把他们杀害。如果他们由于万象不安全而不回去,亲美集团就会将他们排除出去,并派自己的人去代替他们。
声明揭露说,五月八日万象电台广播的由美国制造并迫使富马亲王接受的首相府声明,阴谋把担任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大臣和副大臣职务的老挝爱国战线党人士从政府中排除出去,并由沙湾拿吉集团的人来接替他们。
苏发努冯亲王提到了梭发那·富马亲王五月四日在康开举行的一次会议上所作的保证。那时,他完全同意苏发努冯亲王的意见,表示他们不会让任何人破坏由三方面组成的并得到国王批准的民族团结政府。
苏发努冯亲王的声明强调说,破坏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就是破坏老挝的统一,就是用军事力量重新挑起老挝的内战,就是用老挝人杀害老挝人。
声明重申,老挝爱国战线党不变的立场是坚决保卫按照苏黎世协议和查尔平原协议成立的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坚决保卫和实施一九六二年关于老挝的日内瓦协议和三方面达成的其他协议,同其他两方真诚合作,通过和平谈判解决老挝国内的争端,以便按照老挝人民的愿望,实现一个和平、中立、独立、民主、统一和繁荣的老挝。
苏发努冯亲王要求老挝国王制止富米·诺萨万将军和沙湾拿吉集团的反动派使用军事力量来推翻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和破坏日内瓦协议和其他三方面的协议。
苏发努冯亲王要求梭发那·富马亲王坚决遵守他五月四日在康开所作的保证,坚决地站稳他作为中立派领袖的立场,不向美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威胁屈服,坚决保卫老挝民族团结政府。
苏发努冯亲王呼吁关于老挝的日内瓦会议两主席、参加这次会议的国家和老挝国际委员会采取紧急、有效的措施来制止美帝国主义者及其仆从破坏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阴谋,不让他们重新挑起老挝内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