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3月6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业余时间属于谁?
北京 田云
怎样支配业余时间,从根本上来说,取决于对“业余时间属于谁”这个问题的认识。有的人把业余时间拿去肆意挥霍,而如果要他作点有益于人民的事情时,却又十分吝啬,就因为他们把业余时间看作私有财产。
“业余时间属于谁?”对于这个问题,我们的回答和乔景同志完全不同。乔景同志认为:工作时间属于公家,业余时间属于个人。我们说:工作时间和业余时间全部属于人民,一天三个八小时统统属于人民。
一个人活着,不是为了个人享受。把吃喝玩乐当作人生目的,那是资产阶级的观念,是一切剥削阶级的观念。作为一个革命者,他的一生就是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的毕生精力都属于革命事业。许多革命先烈,他们为人民为革命贡献了自己的全部生命,洒尽了最后一滴鲜血,而他们并不曾认为,这里面有什么属于个人的“三分之一的生命”。他们有些人在健康状况极端恶化的条件下,反而加紧地工作,为的是珍惜每一秒钟的时间,争取最大限度地为人民服务。
“业余时间”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是相对于上班工作的时间而言的。我认为,业余时间实质上是工作时间的补充和延续。这就是说,我们上班工作是为了革命事业;下班以后的主要活动:学习,休息,娱乐,也是为了革命事业。学习、娱乐和休息是为了更好、更有效地继续工作。正因为如此,党和国家为我们安排了合理的“三八制”。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就不应该把业余时间看作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
我们说业余时间属于人民,这不是说和个人毫不相干。个人是社会的一分子,是人民的一分子。在这个意义上说来,业余时间当然也有我们个人的一份。就是工作时间,又何尝不有我们个人的一份呢。乔景同志的错误就在于,他把集体和个人绝对对立起来,把工作时间和业余时间绝对对立起来。其结果是:工作时间不是我的,业余时间不是人民的。这样,业余时间当然就可以“随心所欲”了。乔景同志也给“随心所欲”划了一个框框,即“不做坏事就行”。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个标准未免太低了。这同力争上游的革命精神是相去十万八千里的啊!
业余时间属于人民,这不是妨碍个人支配业余时间的自由吗?绝不是。只要符合革命的原则,有利于工作,每个人都享有支配业余时间的充分自由;并且,这恰好是革命工作所要求的。因为各人的具体情况不尽相同,各人的业余活动的安排必有差异。拿学习来说吧:每个人的原有水平参差不齐,环境、年龄等等条件也不一样,因而各人都要具体地安排自己的学习内容、方法、时间、进度。其他文化生活和休息的安排,也是如此。对于这些,行政领导以至党团组织都不便于、也不宜于作统一规定,需要由各人自行妥善处理。不过,有些人,特别是我们青年人,往往不善于支配业余时间,甚至有时候处理得很不妥当。这时候领导上和同志们给以及时的指导和帮助,是完全必要的,而且也是为一般同志所欢迎的,不能认为,这就是妨碍了个人支配业余时间的自由。如果说这也叫妨碍了个人自由的话,那它所妨碍的正是某些人把业余时间据为私有的自由,这岂不是一件好事么?


第6版()
专栏:

应当怎样活着?
轻工业部盐务总局勘探队 马兰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一个人“三分之一的生命”应该怎样度过?我和乔景同志有根本不同的看法。
三年前,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勘探队来工作。一接触到实际工作,就深感在大学学到的知识,远远不足以很好地解决生产中发现的各种复杂的技术问题。怎么办?只有一个办法:学。在工作中学,在工作以后学。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利用“那八小时”。
三年过去了。“那八小时”慷慨地给了我不少知识。但我并不满足,决心向“那八小时”索取更多的东西。
“还有那八小时怎样度过?”这确实是个人生观问题。有人说“青春不常在”,年轻时不痛痛快快地玩玩,还等何时?我可有另一种看法,正因为“青春不常在”,就应该使青春过得更有意义一些,更充实一些。年轻人生气勃勃,精力旺盛,不抓紧时机发愤读书,为以后长期工作和劳动打下坚实的基础,更待何时?俗语说得好:“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每天八小时,加在一起它就占了每个人全部生命历程的三分之一啊!雷锋说得好:“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写自己的历史”。那么这三分之一的历史应该怎样来写呢?是虚度年华,碌碌无为,还是发愤学习,严格要求?我觉得无数的革命先烈用自己的鲜血为我们建立了一个新社会,年轻一代就应该永远高举革命的红旗建设这个社会。我们青年人要接革命长辈的班,没有过硬的本领行吗?要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光靠上班那八个小时行吗?
我们幸福的毛泽东时代的青年,每个人都应该很好地想一想:我为谁活着?应当怎样活着?


第6版()
专栏:

莫要虚度青春
天津 孝贤
乔景同志认为一个人的时间可以分为两种:上班时间属于“公家”,工作以外的业余时间则“当然属于个人”。我认为把时间这样“公私分明”地分开来,是不正确的。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从来就认为,自己整个的生命都属于党和人民,属于革命事业。他们把生命中一分一秒的时间都用于为党、为人民、为革命事业的工作上。毛主席的好战士雷锋,不是就常常利用业余时间给同志们理发、洗床单、补被子,帮老乡干活吗?对这样的革命者来说,实际上是没有什么“业余时间”的,当然也就更谈不上什么“属于个人的时间”了。
自然如乔景同志所说,“爱吃瓜的不吃梨,爱骑马的不骑驴”,每个人的爱好各有不同,是不能强求一致的;但是我们也不能借口“个人爱好”,就拒绝参加必要的集体活动,譬如故事会、读书讨论会等等。这些活动对我们青年人是有很大好处的。因为我们年青人在甜里生,甜里长,没有受过旧社会的苦,缺乏阶级斗争知识,因此,通过参加回忆对比的阶级教育活动能使我们认识到旧社会的罪恶,从而更加热爱今天,珍惜今天,并且创造伟大的未来!如果撇开这种真正有益的集体活动,却打算从《小八义》、《大八义》、《啼笑姻缘》里去了解旧社会、增长阶级斗争的见识,岂不是舍本求末吗?
我们青年人是革命事业的接班人,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事业要在我们手中去完成。既然我们肩负着创造新世界的伟大使命,就需要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充实自己的知识和练好从事建设事业的本领,而在青年时代又正是长身体、长思想、长知识的好时光,如果把生命中的春天都“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地虚度过去,岂不是浪费生命,糟踏青春么?一个真正懂得珍惜青春时代的人,绝不是要趁年青力壮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分秒必争地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专业知识,加强身体锻炼,把自己培养成为又红又专的革命者!


第6版()
专栏:

两重性格 两重生活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 贺家训
乔景同志说:“在属于个人的业余时间里,个人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做坏事就行”。不错,业余时间是由个人支配的,各人有各人的爱好,不能强求千篇一律;但是,怎样才能使这“三分之一的生命”过得更有意义、更加充实、放出青春的光辉呢?这涉及到一个人的人生观问题。
我们且来看看乔景同志的业余生活走上了一条什么样的道路。他自己谈得很清楚:不愿意参加业余集体活动,“感到很孤单”,于是乎以爱情生活得到的一些满足来填补精神生活的空虚。陪女朋友看描写爱情生活的故事片啦,听什么《大八义》、《小八义》的评书啦,并反问道“听听古书旧事,不也是增长了见识么?”乔景同志没有想一想:这是增长什么样的见识呢?是广大劳动人民受封建地主阶级剥削压迫,从而增强我们革命斗志的血泪史呢?还是追求剑侠豪客那种虚无缥缈、有闲阶级的闲情逸趣呢?
在乔景同志的心目中,“工作”和“业余”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前者属于公家支配,后者属个人随意安排,半斤对八两,谁也别侵犯谁。在革命者看来,是不会有、也不可能有两重性格、两重生活的。很难想像,一个对待集体毫不关心,一味追求个人生活的舒适安逸的人,对待工作却是“猛冲猛打,专心致志”。一个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统一在他的思想之中的,绝不可能有两重性格、两重生活的。伟大的战士——雷锋,对待工作像夏天一般火热,在假日和休息时间里做了许多有利于集体有利于群众的好事。我们部队的战士对待训练、执行任务出色的完成首长的指示,当他们放下枪杆之后,有的帮助人洗衣理发,有的到工厂田间去义务劳动,当然他们也参加文娱活动,紧张的生活,为集体做好事,给他们带来无穷尽的快乐,丝毫也不觉得孤单。
玩物丧志,古有明训。即令是乔景同志现在对待工作还有股“猛冲猛打,专心致志”的劲头,然而这种干劲是不能持之以恒的,一旦自己的私欲不能得到满足,就会对工作缺乏信心,壮志消磨,脱离集体,脱离同志,爱情生活也不能填补精神生活的空虚,如果不及时醒悟,最后必将陷在个人主义的泥坑中而不能自拔了。


第6版()
专栏:

不仅是“安排”问题
铁道部基本建设总局工厂管理处 施达淮
乔景同志认为:“业余时间是属于个人的,个人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做坏事就行。”我认为这种观点是不对的。
首先,作为一个革命者,必须要树立革命的人生观,要有革命的远大理想。要树立革命人生观,就要刻苦学习,改造思想,和参加实际革命斗争的锻炼。每天工作八小时当然是参加了实际斗争锻炼,但只靠工作八小时是远远不够的,还要充分利用业余时间来进行思想修养,努力学习政治理论和技术业务知识。只有学习好,才能工作好,学习与工作是相辅相成的。对我们在职工作的青年人来说,业余时间则是进行学习的最宝贵的时间了,绝不能轻易地让它“溜走”。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因此业余时间不仅是属于个人的,也是属于革命集体的。
其次,“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做坏事就行”。这也是值得研究的。我认为每个人业余时间活动的主要内容是:学习、实践、文体活动、社会工作……等等。而应该以学习为主,安排这些活动要有计划、有目的,还要丰富多彩,避免单调。当然,业余时间与女朋友逛逛马路,看看电影,也无可非议,但如果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上面,那就太庸俗了。如果去听演唱旧评书和曲艺等,则要用阶级分析的观点去批判。我们青年人由于缺乏旧社会的生活体验,又缺乏阶级分析的能力,往往不易分清是非,因此最好不要去参加这些活动,而多去看一些反映现代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的文艺演出,从中受到生动的阶级教育。“不做坏事就行”,这是对一个普通公民的最起码的要求,对我们革命者说来,怎么能以做到这条为满足呢?
怎样度过业余八小时?这不仅是一个“安排”问题,更重要的是一个思想认识问题。现在全国都在学习解放军,强调政治思想领先,坚持“四个第一”,实行“三八作风”。我们安排业余八小时,也要向解放军学习,向全国的先进人物学习。因为他们都是运用业余八小时的好典型,都有许多成熟的经验。


第6版()
专栏:编后小语

要树立革命的人生观
乔景同志的文章《只要不做坏事就行》发表后,引起了读者的注意,许多读者来稿表示不同意他的看法。读者的意见归纳起来,有下列几个方面:
一、作为一个革命者,应该以革命者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上班时固然应该“专心致志”,努力做好工作:下班后也应该充满革命朝气,使身心健康地发展。上班和下班只是活动方式的不同,而作为革命者的精神面貌,则应该是始终如一的。不能上班时是那样,下班后又是这样。下班后“随心所欲”,不走正道的人,上班时也不可能“专心致志”,把工作做好。
二、认为工作时间属于公家,业余时间属于自己,是缺乏主人翁精神的表现。我们既然是革命者,愿意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奋斗到底,贡献出自己的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属于革命的,属于“公家”的。如果在工作时间和业余时间上也来分个什么“公”与“私”,这显然不是一个革命者应有的态度。当然,业余时间自己是可以自由支配的。但是应该好好安排,使它过得有意义,对加强自己的思想修养和对工作有帮助,而不能糊里糊涂,浪费时光,甚至给自己的身心带来不好的影响。如果自己业余时间安排不好,组织上和同志们来关心,来帮助,提点意见,这正是阶级友爱的表现,应该表示欢迎,而不应该误解为对自己“自由”的干涉。在对待和安排业余时间问题上,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有革命的自觉。
三、个人的爱好不同,在业余时间内,有的爱看戏,有的爱听说书,有的爱看电影,这都无可非议。但是看戏应该看好戏,看革命戏;听书应当听好书,听革命书,使我们得到正当的娱乐和受到革命的教育。乔景同志很欣赏《大八义》、《小八义》之类的坏书,甚至认为可以“增长知识”,这显然是不对的,这样做只会使自己的思想受到毒害。
四、更重要的,是要树立革命的人生观。乔景同志之所以提出在业余时间内“只要不做坏事就行”、工作时间属于公家,业余时间属于自己等等错误看法,归根到底是没有树立革命的人生观的问题,是没有解决人为什么活着、活着又为了谁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了,他对革命、对工作、对业余时间等问题,就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的。
读者们的意见,我们认为是正确的,对帮助乔景同志以及同他有类似想法的同志认识问题是有好处的。今天我们再选发读者的几篇文章,由于大家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基本一致,这个讨论就告结束。希望同志们就如何度过业余八小时的其他方面的问题,作深入一步的讨论,继续发表意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