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3月4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中罗两党代表团举行会谈
中共中央设宴热烈欢迎罗工人党中央代表团
刘少奇邓小平同志出席 宾主为中罗两党两国的友好团结干杯
新华社三日讯 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和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今天下午举行会谈。
中国方面参加会谈的有,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团长、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代表团团员: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政治局委员彭真,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
罗马尼亚方面参加会谈的有,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团长、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扬·格·毛雷尔,代表团团员: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埃·波德纳拉希、尼·齐奥塞斯库和基伏·斯托伊卡。
会谈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新华社三日讯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今晚举行宴会,热烈欢迎由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扬·格·毛雷尔率领的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
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出席了宴会。
 出席宴会的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团员,有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埃·波德纳拉希、尼·齐奥塞斯库和基伏·斯托伊卡。代表团的全体工作人员,罗马尼亚驻中国大使杜米特鲁·乔治乌,也应邀出席了宴会。
在宴会上,宾主为中罗两党和两国的友好团结,为毛泽东同志和乔治乌—德治同志的健康干杯。
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彭真、李富春,政治局候补委员陆定一、康生、薄一波,中央书记处书记罗瑞卿,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杨尚昆,中央委员廖承志、林枫、萧劲光、叶剑英、伍修权、王从吾,中央候补委员徐冰、赵毅敏。
出席宴会的还有各方面的负责人周荣鑫、夏衍、张致祥、张子意、冯铉、龚子荣、吴冷西、许立群、姚溱、陆平、马纯古等。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万里、冯基平也出席了宴会。
新华社三日讯 文化部今天举行文艺晚会,欢迎由扬·格·毛雷尔率领的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
在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康生等陪同下,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全体成员,观看了总政文工团、中央歌剧舞剧院、中央广播文工团、民族管弦乐团和北京舞蹈学校联合演出的中罗两国的歌舞节目。
晚会在合唱《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歌声中开始。首都文艺工作者今晚一共演出了十四个节目,其中有罗马尼亚乐曲《云雀》、舞蹈《罗马尼亚舞》、小合唱《乔治参军去了》。
演出结束后,扬·格·毛雷尔等由刘少奇、邓小平等陪同走上舞台,同演员们亲切握手。
今天上午,代表团游览北京市区,参观了北京车站和北京工人体育馆。(附图片)
上左图: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和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代表团于三月三日在北京举行会谈。图为会谈时情形。
上右图:刘少奇同志和扬·格·毛雷尔同志在宴会上。 新华社记者 邹健东摄


第1版()
专栏:

摩洛哥大使举行国庆招待会
邓小平代总理等应邀出席
兹尼贝尔大使李先念副总理共祝两国人民友谊日益发展
新华社三日讯 摩洛哥驻中国大使阿卜杜勒·拉赫曼·兹尼贝尔今晚举行招待会,庆祝摩洛哥王国国庆。
国务院代总理邓小平,副总理李先念,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陈叔通,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包尔汉,国防委员会副主席蔡廷锴等应邀出席了招待会。
阿卜杜勒·拉赫曼·兹尼贝尔大使和李先念副总理先后在招待会上讲话,热烈祝贺中摩两国人民以及亚非国家人民之间的友谊日益发展。
李先念副总理在讲话中祝贺摩洛哥王国在哈桑二世陛下领导下,在肃清殖民主义残余、发展民族经济和收回外国军事基地、捍卫国家主权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并且赞扬摩洛哥王国政府在奉行和平中立的对外政策,支持非洲各国人民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的斗争,为促进非洲国家的团结和亚非团结,为维护世界和平所作出的积极贡献。
李先念副总理说,不久以前,我国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对摩洛哥的友好访问,标志着中国和摩洛哥的友好关系的一个新纪元的开始。我们深信,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摩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必将与日俱增。
李先念副总理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完全支持摩洛哥政府和人民维护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反对外来干涉的正义斗争。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促进亚非团结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共同事业中,中国人民将同摩洛哥人民站在一起。
兹尼贝尔大使在招待会上首先讲话,他对今天出席招待会的中国各方面人士表示感谢。
兹尼贝尔大使说,摩洛哥像其他非洲国家一样,怀着喜悦和荣幸接待了周恩来总理阁下、陈毅元帅和其他人士。我相信这一访问有助于加强摩洛哥和中国以及亚非国家之间的友谊。
应邀出席招待会的,还有外交部副部长姬鹏飞,政府各部门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以及首都各方面人士。
各国驻中国使节也应邀出席招待会。


第1版()
专栏:

陈毅外长复电春水外长
中国完全支持越南政府的严正立场 坚决反对美国在南越加紧侵略战争
新华社三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陈毅二日打电报给越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春水,表示完全支持越南民主共和国反对美国在越南南方加紧进行侵略战争的严正立场和合理要求。电报全文如下:河内越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春水同志敬爱的部长同志:
我荣幸地收到了你一九六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关于反对美国在越南南方加紧进行侵略战争给我的来电。中国政府完全支持你在来电中所阐明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的严正立场和合理要求。
最近一个时间以来,越南南方人民在反对美国侵略者及其走狗的斗争中,连续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越南南方的形势正在朝着越来越有利于越南南方人民的方向发展。美帝国主义为了挽救它失败的局面,一方面变本加厉地加紧进行侵略越南南方的战争,同时发出叫嚣,要把战争扩大到越南民主共和国。美帝国主义这种绝望的挣扎和疯狂的叫嚣,绝对吓不倒英勇的越南南方人民、全体越南人民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只能表明美帝国主义在南越的侵略战争已经陷入黔驴技穷的境地。
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美帝国主义在越南南方所造成的严重局势表示深切关怀,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在越南南方加紧侵略战争的罪
恶活动。中国政府认为,严格执行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是解决南越问题和实现越南和平统一的唯一正确的途
径。美国必须停止它对越南南方的侵略和干涉,撤出它的侵略军队和军事人员,让南越人民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我们深信,越南南方人民的反美爱国正义斗争是任何力量也阻止不了的,全体越南人民和平统一祖国的愿望是一定要实现的。
顺致最崇高的敬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 陈毅
一九六四年三月二日


第1版()
专栏:

周总理在昆明接见阿尔巴尼亚专家
新华社昆明三日电 周恩来总理今天上午接见了正在昆明的阿尔巴尼亚农业部林业局总工程师伊利亚·纳科和油橄榄种植专家贝特里·罗曼尼,同他们进行了亲切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中共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阎红彦,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云南省副省长刘明辉等。
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孔原、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副局长刘琨也在座。
接见以后,周总理和阿尔巴尼亚专家乘车前往昆明市郊国营海口林场,视察阿尔巴尼亚油橄榄的种植情况。周总理和阿尔巴尼亚专家一起,在林场亲手种了一株油橄榄。周总理还和阿尔巴尼亚客人共进午餐。
阿尔巴尼亚专家是二月二十六日专程护送阿尔巴尼亚赠送给我国的油橄榄苗木来昆明的。最近,他们一直在昆明担任种植油橄榄苗木的指导工作。


第1版()
专栏:社论

美国侵略者在南越正走向彻底的失败
最近,越南南方人民武装在反对美国侵略者的斗争中,连续不断地取得了巨大胜利。他们不仅粉碎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扫荡”和“重点进攻”,而且还经常主动出击,歼灭整连整连的敌军;他们不仅在农村中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拔除敌人的大量据点,而且能够袭击敌人在城市中的重要军事中心和指挥机构。南越人民的斗争形势好得很!
南越局势的发展,震动了美国的朝野。围绕着南越问题,美国统治集团正在展开一场美国对外政策的大辩论。约翰逊政府的满朝文武和谋臣策士,一齐吵吵嚷嚷,嘁嘁喳喳,议论着侵略者在南越所面临的困境。他们不再吹嘘“特种战争”的“赫赫战果”了,而是埋怨侵略战争“打得不好”,“军事形势恶化”。他们不再鼓吹速战速决了,而是宣传美国“在南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战争“将无限期地继续下去”。他们不再预告“胜利”指日可待了,而是断言:“战争不能获胜”,“美国今年可能在南越面临着真正的溃败。”在这一片嗡嗡声中,直接掌管南越问题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希尔斯曼丢了乌纱帽;两个多月前刚从南越“视察”回来的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急着要再次去西贡检查“战争的进展情况”;约翰逊和腊斯克则接二连三地发表讲话,企图安抚人心。借用美国报刊形象化的说法:华盛顿的“壶煮沸了”。
南越局势在美国统治集团中所引起的困扰和震动,说明美帝国主义对越南南方的侵略已遭到了严重的失败。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失败。因为南越是美国“特种战争”的“试验场”,如果它在南越试验失灵,在其他地区也就很难奏效;因为用“特种战争”镇压民族解放运动是美帝国主义“全球战略”的一个主要部分,如果在这方面不能成功,它的“全球战略”也就大成问题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南越确实是美国侵略者的“试验场”。它在这里试用了各种新武器和新战术:依靠直升飞机进行快速袭击,建立人间地狱的“战略村”,在解放区使用化学毒药,等等。但是,所有这些,都无济于事。最近,美国报刊若有所悟地写道:在南越的美国士兵不应该再依靠直升飞机,必须更多地依靠自己的“‘两条腿’的机动性”。事实已经证明,在南越人民的打击下,美国“特种战争”在战术上宣告破产了。
人们记得,美帝国主义曾经拟订过一个“斯特利计划”,妄图在十八个月之内,即到一九六二年年底时,完全“平定”越南南方。到了一九六三年,美国政府又宣布这一年为南越战争的“关键年”,发誓要赢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南越人民武装在残酷的斗争中日益发展壮大,日益取得主动;而美国侵略者却遭到了越来越沉重的打击。面对着这一情况,美帝国主义不得不放弃“速战速决”的方针,宣布从一九六四年起,实行“重点进攻”的方针。这一切,说明美帝国主义的“特种战争”,在战略上也宣告破产了。
美帝国主义在南越遭到的失败,不仅是军事上的失败,也是政治上的失败。
在越南南方,美帝国主义妄图欺骗和软化南越人民的各种政治阴谋,全被揭穿。它所搜罗和豢养的一小撮越南的民族败类,互相倾轧,分崩离析。美国接连策动两次政变,不但没有稳定傀儡政权,而且造成南越政局的更加动荡了。
在世界范围内,美帝国主义侵略南越的殖民战争,遭到了各国人民的强烈谴责和普遍反对。美国疯狂地屠杀和迫害南越人民的种种惨无人道的行为,撕毁了它煞费苦心地装扮出来的“和平”形象。
在帝国主义集团内部,即使是北大西洋集团的“盟国”,对于美帝国主义对南越的侵略也不予以热心的支持。最近法国总统戴高乐公开提出了谋求南越问题政治解决的主张,同美国的军事侵略政策直接对立。
从战术到战略,从军事到政治,美帝国主义在南越全都跌了跟斗。使白宫的官员和五角大楼的将军们百思不解的是:为什么叱咤风云的美帝国主义,竟会败在南越人民游击队的手里呢?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总是迷信武器和实力的。美国在南越投下了巨大的赌注:它用大量的现代化武器装备了南越五十万伪军,并派遣了一万六千多名美国士兵和军事人员参战。它控制了整个天空,控制了南越所有的城市,控制了铁路、海港和所有的交通要道。侵略者满以为一切优势都在自己方面。
但是,所有这些,都不过是暂时起作用的因素。在战争中的决定性因素,是人的作用;而人的作用,是同战争的性质分不开的。美帝国主义对南越发动的“特种战争”,是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南越人民的武装斗争,是正义的革命战争。一切非正义的战争,必然被人民所反对;一切正义的战争,必然为人民所拥护和支持。白宫和五角大楼一直在抱怨南越伪军士气低落。殊不知:南越伪军的下级军官和广大士兵,是不甘心为美帝国主义卖命的,是不愿意用美国武器来屠杀自己的同胞的。敌人企图用建立“战略村”的办法巩固它在南越的殖民统治,并削弱和扼死南越人民武装。殊不知:侵略者这种残酷的罪行,只能激起南越人民的强烈愤怒,动员了更多的群众投入反美斗争,从而壮大了人民武装力量。
战争的性质和人的作用,也缩小和改变了双方在物质方面的悬殊对比。当美国佬远涉重洋、提心吊胆地闯进南越的丛林和河网地带的时候,远距离的、现代化的武器不可能发挥它的应有的效用。与此相反,在斗志昂扬的南越人民手里,即使是竹蒺藜、弓箭,都可以制敌于死命。
越南南方人民给予美帝国主义的沉重打击,是个具有伟大意义的胜利。它以活生生的事例告诉人们:美帝国主义是不可怕的;只要奋起抵抗,坚持斗争,侵略者是可以打败的。当然,在斗争的最初阶段,革命的力量可能不很强大,甚至十分弱小,而侵略者则气势汹汹,不可一世。南越人民所经历过的斗争道路证明,敌我力量的对比,是可能而且一定会发生变化的。要使这种可能变为现实,就要对侵略者进行坚决的斗争。当美帝国主义依恃军事上的优势向南越发动“特种战争”时,如果南越人民慑于侵略者的气焰,不同它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那么,美帝国主义就是一只会吃人的活老虎。而正是南越人民的英勇斗争,使得美帝国主义完全暴露了它的纸老虎的原形。能否把活老虎、铁老虎、真老虎,变为纸老虎、死老虎、豆腐老虎,取决于各国人民,取决于对美帝国主义的侵略采取什么态度。这是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颠扑不破的真理。凡是受美国侵略的国家和地方,人们只要不被貌似强大的美帝国主义所吓倒,敢于斗争,善于斗争,都是可以把敌人打败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南越人民的胜利,具有普遍的意义。
越南南方人民的胜利,鼓舞和支援了全世界一切被压迫民族和被压迫人民。他们把美国侵略者拖住,使它陷在泥潭里面,脱身不得;他们以英勇的斗争,粉碎了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使它的反革命“全球战略”更难实现。同样,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斗争,也支援了南越人民。因为各国人民的斗争,使美帝国主义穷于应付,疲于奔命,不可能倾其全力来对付南越人民。这就是毛泽东同志所说的:“自从帝国主义这个怪物出世之后,世界的事情就联成一气了,要想割开也不可能了。”美帝国主义的境况,则恰恰同各国人民在斗争中联合和团结起来的情形相反:由于它到处扩张,到处侵略,不但在道义上处于完全孤立的地位,树敌于全世界,而且在行动上处处受到掣肘,顾此失彼。美帝国主义把它的军队派到南越,派到老挝,派到巴拿马,派到分布在全世界的几百个军事基地上,使自己的五个指头捏不成一个拳头,结果是像《打渔杀家》中的教师爷一样,一出场就摆出一副被动挨打的架势。
美帝国主义在南越的彻底失败是不可避免的。南越人民的最后胜利是必然要到来的。当然,南越人民的斗争还是十分艰巨的,斗争也是长期的。因为侵略者还远没有服输,它“不见棺材不落泪”,还要继续挣扎,妄图扭转败局。美国总统约翰逊最近一再就南越局势发表谈话,叫嚷美国不能罢手,要坚持侵略战争,要加强对南越的军事行动。大家记得,约翰逊在他的副总统任内,曾于一九六一年五月前往南越同吴庭艳会谈,拟订了加紧侵略南越的“八项措施”。“斯特利计划”就是根据这“八项措施”制订出来的。看来,双手沾满南越人民鲜血的约翰逊,他的侵略野心远没有同臭名昭著的“斯特利计划”一起寿终正寝。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统治集团中,最近有人竟然鼓吹把侵略战争扩大到越南民主共和国,以挽救他们在南越的败局。他们以为把火纵得越大,自己就越有希望从火海中挣脱出来。迷了心窍的先生们,你们未免说得过于轻松,想得过于天真了!让我们借用约翰逊前几天所说的一句话来提醒你们吧:“牢牢记住,这种形式的侵略,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游戏!”美国侵略者的一双腿已深深地陷在南越的泥潭里了,倘若它还想把脑袋往什么地方钻,难道会有好结果吗?
越南民主共和国外长春水已经警告侵略者:“如果美帝国主义者及其仆从竟轻率地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他们必须对自己的罪恶行动的严重后果负全部责任。”我国陈毅外长已致电春水外长,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严正立场,表示完全支持。
美国政府如果真的想从南越的泥潭里爬出来,那末办法是有的。这就是:老老实实地遵守和执行一九五四年的日内瓦协议,立即从越南南方滚出去,让南越人民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如果美国政府硬是不走阳关道,偏偏要过独木桥,那么,这只能使自己摔得头破血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