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3月28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阿利雅发表讲话
现代修正主义者陷入困境
世界上一切革命的共产党人的坚决的原则性的斗争动摇了现代修正主义者的阵地,许多国家产生了新的党和真正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组织
新华社地拉那二十七日电 据此间报纸报道,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书记拉米兹
·阿利雅三月九日在地拉那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的集会上讲话时说,“今年,我们是在对和平和社会主义力量、共产主义运动和国际工人运动十分有利,而对这些力量的敌人——帝国主义者及其仆从现代修正主义者不利的形势下庆祝国际妇女节的。同帝国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的愿望和他们所希望的相反,帝国主义内部的矛盾越来越尖锐,而劳动人民反对资本主义剥削的斗争和各国被压迫人民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斗争却在日益加强。和平力量正在迅速壮大,保卫我们伟大学说的纯洁性并同赫鲁晓夫—铁托集团的现代修正主义者进行卓有成效的斗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队伍也在壮大。执意奉行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美帝国主义,在人民坚决抵抗和斗争面前到处碰壁。赫鲁晓夫集团的现代修正主义者也同样陷入困难的处境中。赫鲁晓夫及其集团以沙文主义的狂妄态度、独裁气焰、威胁、封锁、阴谋、分裂以至断绝外交关系等手法,像对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所作的那样,企图以核战争的危险恫吓各国人民,硬说革命或者解放斗争的星星之火能够引起核战争的爆发,诬蔑并公开地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党和全世界的革命的共产党人,妄图埋葬革命和马克思列宁主义。但是,时间已经证明,他们完全打错了算盘。”
阿利雅指出:“他们掀起一股歪风,得到的却是一场风暴。一切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者的正确立场不仅没有动摇,他们不仅没有被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粗暴的攻击所吓倒,不相信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对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中国共产党的诬蔑,反而认清并且进一步识破赫鲁晓夫这个所谓‘列宁主义者’所真正代表着的东西,他们还看清了他只是共产主义的一个叛徒,这个叛徒唯一关心的就是他自己所宣称的:‘同美国友好相处’,也就是说同我们时代的国际宪兵,同屠杀越南、巴拿马、刚果以及其他许多国家人民的刽子手美帝国主义者友好相处。在这种情况下,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和一切真正的革命者更加加强了自己的队伍的团结,并且勇敢地着手进行正义战斗,以便在保卫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战无不胜的学说的纯洁性的原则斗争中彻底揭露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
“在这个伟大的斗争中,我们劳动党站在反对修正主义斗争的最前列,光荣地尽到自己的国际主义义务。现代修正主义者对此大为恼火。中国共产党、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坚定立场上的其他党以及世界上一切革命的共产党人的坚决的、原则性的斗争动摇了现代修正主义者的阵地,这一斗争使得赫鲁晓夫及其追随者脚下的土地颤动起来,使得许多国家产生了真正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新的党和组织,从而宣告了修正主义——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丑恶的产物——的失败。”
阿利雅说,“赫鲁晓夫看到了他的那一套勾当处境很不妙。就在苏联,在他的政策在各方面遭受的失败中,他看到了这一点;他的同盟者和同路人不再像前不久那样卑顺地听他的指挥了,也使他看到了这一点;在整个共产主义运动中,在为争取自身解放而斗争而不再听他的虚声恫吓的各国人民中,他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他力图摆脱困境。而对于赫鲁晓夫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欺骗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革命者,要他们停止揭露赫鲁晓夫及其集团的背叛行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也使用讹诈、威胁以及把自己装扮成‘关怀’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的‘善心的老人’等等欺骗伎俩。”
阿利雅最后说:“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一切阴谋活动和蛊惑人心的伎俩都不能阻止赫鲁晓夫遭到彻底的揭露,正如以前对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党和真正的革命者采取傲慢狂妄态度、进行威胁、施加压力、封锁、诽谤和诅咒并不能挽救他一样。所有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共产党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其他革命的兄弟党永远不会被赫鲁晓夫的花招和恶意宣传所欺骗,永远不会被赫鲁晓夫的威胁所吓倒,他们将一如既往继续进行正确的斗争来公开揭露这个背信弃义的集团。在这条道路上,也只有在这条道路上,马克思列宁主义终将战胜现代修正主义。”


第3版()
专栏:

不许在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议上进行反华挑衅
许多代表谴责苏联代表盗用名义攻击我代表团
坦噶尼喀代表当场起立质问并反对苏联代表玩弄的卑鄙诡计西南非洲、刚果(利)、日本和巴基斯坦代表反对歪曲中国立场
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五日电 苏联代表团团长巴巴让·加弗罗夫在今天上午按讲稿发言后发表的声明中,盗用亚非代表的名义、攻击中国代表团团长郭建二十三日的发言的挑衅性行动,激起了许多亚非代表的强烈愤慨。
加弗罗夫在事先准备的发言中,力图把所谓“和平共处”和“全面彻底裁军”的错误路线强加于亚非人民团结反帝运动。他主张把所谓“和平共处原则”作为“亚非人民团结运动的基本原则之一”,并且不顾历史事实,硬把战后所有新兴国家赢得的独立都记在“和平共处”的账上,说什么正是在“和平共处”的形势下,“五十多个前殖民地国家才赢得了它们作为国家的独立”。他鼓吹
“我们运动的重要目标是进行全面裁军的斗争”,并且重复所谓“裁军可以大大增加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援助”的滥调。他吹嘘莫斯科三国条约核骗局,要求通过联合国“给予”殖民地人民以“独立”,要求会议“支持”赫鲁晓夫关于缔结不使用武力解决一切领土和边界争端的国际协议的建议。他伪装支持亚非团结;但是,他接着就别有用心地攻击别人在“团结运动中闹不和”,说什么“任何企图唆使一些人反对另一些人——不论他们的皮肤是白的、黑的或黄的——,唆使一些国家反对另一些国家,甚至唆使一些整个的大陆去反对另一些大陆的人,这只是在根据‘分而治之’的原则行事”。
加弗罗夫在按讲稿发言结束后,又无耻地盗用亚非代表的名义,发表一项声明,攻击郭建的发言是一种“诬蔑”。他在声明中根本不敢回答郭建在发言中所提出的关于两条不同路线的实质问题,毫无根据地硬说什么“许多亚非代表昨天同苏联代表团接触,他们要求我们不要展开辩论和回答中国代表团的发言。”
他还说:“我们同意这个要求,因为这些代表对我们说,他们了解得很清楚,中国代表团在这次会议上进行的诬蔑,表明它已堕落到何种地步。”
苏联代表这种盗用别人的名义来歪曲事实的不体面伎俩,引起了亚非代表的不满。在他发表声明过程中,许多亚非代表感到不安,并且纷纷议论,表示不满和愤慨。坦噶尼喀代表并当场站起来,表示反对苏联代表团团长所玩弄的卑鄙诡计,质问他谁要他以亚非代表的名义讲话。事实上,从三月二十二日下午到今天下午,会议听取了五十二个亚非国家的代表的发言,其中只有蒙古和印度的代表在发言中维护苏联的错误路线。
在加弗罗夫发言后,会议主席阿尔及利亚代表团团长亚齐德说:“直到今天,我一直保证自由讨论。这是有益和具有积极意义的,因为这使得我们能更好地了解问题。”“我不得不坚持这样的原则,即:每一个代表团以自己的名义发言,任何代表团都不应当以另一国的名义发言。”
在上午的会议结束之前,会议主席亚齐德宣布:
“中国认为,苏联代表的声明是对中国的直接攻击。中国代表团认为,苏联的声明不符合主席在我们的会议开始时所宣布的原则。至于进行公开辩论,我认为,为了使辩论进行得严肃、深入和具有积极意义,必须能进行答辩和在我们共同关心的问题上一再发言。”他又说:“我向你们宣布,在政治委员会和组织委员会的辩论中将这样做。”
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五日电 出席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的一些代表今天对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表示反对苏联代表团团长加弗罗夫在今天上午会议上盗用亚非代表名义,攻击中国代表团的卑怯行为。
西南非洲代表团团长科章吉济说:“我感到十分遗憾的是,苏联代表竟然企图利用非洲来反对中国。事实上,至少在我看来,非洲应当自己发言。如果苏联代表在替非洲讲话,那么非洲是必须包括西南非洲的,而他没有同我商量。如果我们要发言,我们自己会发言。我们不是在仅仅充当傀儡和仆从。我不喜欢有人把中国的讲话叫做诬蔑。我对此感到非常气愤。”
出席会议的刚果(利奥波德维尔)代表阿卜杜拉耶·耶罗谢表示他不赞成苏联代表团的做法,他说:“同一切形式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进行不调和的斗争,是亚非人民团结组织宪章中所明确规定的目标。真正反帝的力量的团结是必要的。”
他又说:“当某些发言歪曲我们的目标时,我们不能不站出来说话。令人遗憾的是,某些人要利用非洲人在自己的斗争中得到援助的愿望,来把他们同不论任何人对立起来。”
日本代表团团长坂本德松教授说,“首先,苏联代表的发言想要篡改中国代表团发言中所表达的真相。苏联代表企图强迫听众、中国代表团和亚非各国代表团接受苏联代表自己的主张。苏联代表发动这种肮脏的攻击,是针对那些不赞成苏联的意见的朋友们的。我深信,对中国代表团的这种肮脏的攻击将受到其他许多代表的批评。我们日本代表团反对修正主义思想,我们赞成同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斗争的原则。”
在谈到苏联对中国代表团的挑衅行为时,巴基斯坦代表团团员哈利德说:“我们认为,这是绝对没有道理的,何况他(苏联代表团团长)是以非洲代表的名义这样做的,而这些非洲代表的名字他没有透露。他不应当这样对一个那么坚强有力地支持被奴役的亚非国家的解放运动事业的代表团进行诽谤性的指责。我们要有团结的精神,不应当用这种诽谤来破坏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代表的威信。”


第3版()
专栏:

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议响彻团结反帝呼声
阿尔及利亚南越桑给巴尔和喀麦隆代表强调武装斗争重要性
古巴观察员说哈瓦那乐于为召开亚非拉三大洲大会作出贡献
据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五日电 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今天在听取十六人的发言后,结束了听取各代表团团长发言的公开会议。从二十二日以来,在会议上发言的总共有五十二位代表和古巴的一个观察员。
在今天会议上,阿尔及利亚代表特吉尼·哈达姆和古巴观察员塞尔格拉的发言受到了全体代表的热烈欢迎。
越南民主共和国代表团团长范鸿在发言中说:“积极支持和有效地帮助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是我们亚非各国人民和每一个争取和平和社会进步的真正战士的主要任务。”
他又说:“亚非各国人民根据他们以血的代价获得的经验能够分清敌友。他们正确地认识到,他们既不能依靠帝国主义者的‘仁慈’来赢得独立,也不能依靠他们的‘善意’来得到和平,也不能依靠他们的‘援助’来建设自己的国家。我国人民早已自觉地认识到,只有同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一切压迫、剥削和战争的根源——进行坚决的斗争,人民才能获得真正的独立和自由以及真正的和平,只有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同时不低估兄弟国家的宝贵援助,人民才能成功地建设自己的国家。”
桑给巴尔代表团代理团长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在发言中说:“我国的经验教导了我们,使我们认识到:压迫阶级和帝国主义者在他们的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总是要使用武力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人民就必须用革命的暴力来对付他们的暴力。”
喀麦隆代表穆米埃夫人发言。在她发言之前,根据会议主席亚齐德的建议,所有代表起立,为在一九六○年被帝国主义者谋杀的喀麦隆民族主义领袖穆米埃默哀。
穆米埃夫人说:“在彻底革命的道路和受新殖民主义奴役的道路之间,喀麦隆人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武装斗争的光荣道路,效法我们的阿尔及利亚、古巴、越南以及其他国家的兄弟们的榜样。”
她说:“只要帝国主义和新殖民主义还存在,我们怎么能得到普遍和平和裁军呢?因为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者绝对需要武器,来继续推行他们对我们这些国家的侵略政策和对付他们本国的人民。因此,为和平而斗争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真正利益首先要求同帝国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并且有效而无条件地支持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民族民主革命。”
她代表喀麦隆人民联盟支持刚果(利)、南越、南朝鲜、日本等国人民的反帝斗争。
她还谴责美帝国主义对南朝鲜、老挝和柬埔寨的侵略和干涉,谴责美国霸占中国领土台湾和阻挠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代表团团长、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代表阿比利奥·杜亚蒂在讲话中说:“我们认为,我们能够对亚非各国人民斗争纲领作出的最大的贡献,就是加强我们为反对葡萄牙殖民主义及其同盟者而进行的武装斗争。”
莫三鼻给解放阵线副主席、代表团团长乌里亚·提莫特奥·西曼戈在发言中,谴责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国以金钱和武器支持葡萄牙法西斯主义。“葡萄牙政府完全拒绝了我们的要求。”“显然,任何和平途径都不能使我们获得独立。”西曼戈说,“我们正在前进,大踏步前进,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我们”。
锡兰代表团团长塞西尔·佩雷拉强调指出:“帝国主义对新解放的国家的经济强行控制就是新殖民主义的一种明显的表现形式。”“我们认为,通过自力更生和亚非国家之间普遍扩大经济合作来发展民族经济,是相互补充和互相促进而不是互相排斥的。”
坦噶尼喀代表团团长维尔伯特·克勒鲁在发言中说:“我们把注意力集中于争取解放一切殖民地的具体方式方法,这是适宜的。”他指出,殖民主义者正在互相勾结起来,以便进行最后的挣扎。他说,“我们的团结运动应当制定和执行争取解放的积极行动纲领,以便粉碎冥顽不化的殖民制度的垂死挣扎。”
在今天会议上发言的还有南也门、斯威士兰、突尼斯、苏联、越南南方、也门、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的代表。
据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五日电 阿尔及利亚代表特吉尼·哈达姆今天下午在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上发言时说:“我们付出了代价的经验告诉我们,要独立,就必须手执武器进行斗争。”
他说:在亚非世界中,还有一些国家的人民在为争取自己的自由而英勇地进行斗争,他们在新老殖民主义者的枪弹下流血牺牲。这些国家的人民非常需要武器和资金。
他说:某些人可能要问:我们希望看到和平在世界上建立起来的深切愿望同我们对为争取自己的独立而斗争的所有各国人民的全力支持,怎样调和起来呢?正如本·贝拉总统所强调指出的,在这里没有任何矛盾,因为,假如我们争取和平,就要使人获得自由和独立。就是在这里,他强调说,“我们付出了代价的经验告诉我们,要独立,就必须手执武器进行斗争,并且为了国家的生存和取得自由而承受牺牲。”
他指出,阿尔及利亚政府和人民竭尽全力以各种方式支持为争取自由和尊严而斗争的各国人民。
他说,“阿尔及利亚人民完全支持安哥拉、莫三鼻给、所谓葡属几内亚、佛得角群岛、津巴布韦(南罗得西亚)、所谓法属索马里兰、巴苏陀兰、斯威士兰、贝专纳和西南非的兄弟人民的英勇斗争。”
他说,“阿尔及利亚人民保证全力支持兄弟的刚果人民和伟大的非洲人帕特里斯·卢蒙巴和安托万·基赞加的祖国所进行的反对殖民主义及其仆从的斗争。”
他谴责南非的种族歧视和殖民主义者对塞浦路斯的干涉,并且表示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反帝斗争。接着他说阿尔及利亚人民“谴责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台湾这个中国岛屿的占领。顽固地剥夺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是对现代外交逻辑的多么尖刻的讽刺。”
“阿尔及利亚人民以深深钦佩的心情向为争取彻底独立和国家统一的兄弟的越南人民的英勇斗争致敬。我们深信,在民族解放阵线的英明领导下,越南(南方)人民凭着自己的勇敢和决心,必将经受住这场考验而赢得胜利。”
据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五日电 越南南方代表团团长黄文心今天在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上发言时指出,各国人民“必须认识到,他们决不能指望帝国主义者特别是美帝国主义者发善心,他们只有坚决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才能恢复和巩固自己的独立和保卫和平。”
他接着说,“面对着敌人所发动的进攻和侵略,我国人民深深知道,为了拯救自己的祖国和家园,只有一条正确的道路,那就是斗争。他们也深深知道,向帝国主义者乞求或者同他们妥协,都是办不到的。我国人民毫不畏惧,不顾任何困难,下定决心进行斗争。近年来的经验教导我们,正是斗争的决心这一无敌的武器才能挫败帝国主义的一切阴谋。”
在谈到越南南方人民进行的武装斗争时,黄文心说,“越南南方人民坚持不懈地进行了好几年的政治斗争。但是美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公然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战争,我们人民别无他法,只有拿起武器来进行坚决的抵抗。正是这种针锋相对的态度成为我们取得胜利的泉源。”
他最后说,“我们深信,只要团结一致,只要各国人民坚决进行斗争,我们就能够彻底消灭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
据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五日电 出席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的古巴观察员豪尔赫·塞尔格拉今天在会上发言谴责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行为。
他的发言博得了全场热烈的鼓掌欢迎。
他说,今天,古巴人民一如既往,谴责美帝国主义不断对古巴革命、对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对南越人民进行的侵略。
他强调指出:“正如菲德尔·卡斯特罗所说的,一个革命者的责任就是搞革命。我们深信,这次会议的目标是要使殖民主义和新殖民主义的各种阴谋不能得逞。”
他说:“本·贝拉总统提请注意,应该联合拉丁美洲被剥削人民一道来为这次亚非团结会议的目标而奋斗。古巴人民和政府重申他们准备竭尽所能地为实现这个目的而努力。”
豪尔赫·塞尔格拉在谈到召开三个大洲大会时说,对于拉丁美洲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一切组织为筹备这样一次会议而举行会晤,哈瓦那将始终乐于作出贡献。一九六三年在坦噶尼喀的莫希举行的第三届亚非团结大会曾决议召开三大洲大会。


第3版()
专栏:

越南劳动青年团中央机关报发表社论
号召发扬革命传统 反对现代修正主义
强调青年团必须在两条道路斗争中成为革命力量
据新华社河内二十五日电 越南劳动青年团中央机关报《前锋报》今天发表社论,号召越南青年彻底反对帝国主义的天然同盟者——现代修正主义。社论强调指出,现代修正主义是当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危险,同时也是许多国家和世界青年运动的危险。
这篇题为《在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旗帜下英勇前进》的社论,是为纪念印度支那共产主义青年团(越南劳动青年团的前身)成立三十三周年而发表的。
社论说,现代修正主义者正在设法阉割青年运动的革命灵魂,把革命引上资产阶级和平主义的道路。他们正在以“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的路线,在世界青年中散布和平幻想。他们还百般为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帝国主义涂脂抹粉,说它们也有“和平”诚意,也“希望”维护世界和平,借以削弱和麻痹青年的革命警惕性。值得注意的是,现代修正主义者正在青年中鼓励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以物质利益刺激青年的积极性,以物质享受代替革命理想。他们还在青年中广泛散播资产阶级人道主义,使青年的阶级意识模糊,抹煞敌、我、友之间的界限。
社论指出,现代修正主义者所有这些作为,都是帮助帝国主义在青年中传播腐朽的西方生活方式,并为帝国主义在社会主义各国实现“和平演变”准备思想基础。任何共产主义青年组织如果沾染上这种思想,就会完全丧失战斗力,结果就不再是一个共产主义青年组织。
社论强调说,“为了和平、民族独立、民主和社会主义的利益,为了青年本身的利益,我们青年在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的同时,就不能不彻底反对帝国主义的天然同盟者——修正主义。”
社论说,目前,世界人民和青年的革命运动,正在按照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发展着,而不是按照现代修正主义的愿望和打算发展。在全世界,现代修正主义正在受到频频的进攻。现代修正主义一定像过去的修正主义那样被击败。
社论号召越南劳动青年团的干部、团员和青年大力发扬青年团的光荣革命传统,不断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按照共产党员的标准来进行学习和锻炼自己,以便贯彻越南劳动党的对内和对外的路线,并且在这个基础上加强彻底的革命精神、自力更生精神和勤俭建设社会主义精神,加强组织性和纪律性,提高对敌人的高度革命警惕性。
社论说,面临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尖锐和复杂的斗争,越南劳动青年团必须成为一支具有高度战斗性的革命力量,决心为社会主义的发展而斗争,坚决为克服一切资本主义自发倾向、克服一切正在阻挡我们向社会主义前进的习惯和风气而斗争。


第3版()
专栏:

日共主席野坂参三
接见我经济贸易展览团领导人
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共产党主席野坂参三今天上午在日共中央委员会总部接见了中国经济和贸易展览团团长张化东和副团长萧向前。
野坂参三同客人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接见时在座的有,日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春日正一、听涛克己,政治局候补委员安斋库治。
二十五日,中国经济和贸易展览团团长张化东和副团长吴曙东分别拜会了中国经济和贸易展览会协力会副会长兼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副会长宿谷荣一、日中贸易促进会理事长铃木一雄、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岛健藏,并同他们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第3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客人离京
据新华社二十五日讯 由波尼明率领的印度尼西亚农民阵线代表团一行五人,今天乘飞机离开北京。他们将在我国南方访问后回国。


第3版()
专栏:

刘宁一宴请澳大利亚客人
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刘宁一今晚设宴招待以克莱伦斯·莱厄尔·奥谢为首的澳大利亚电车工会联合代表团。出席宴会的代表团其他成员有詹姆斯·菲恩、阿瑟·摩里斯、乔治·考尔德、约翰·布鲁尔。
中华全国总工会和各产业工会全国委员会的负责人李云川、蔡英平、唐章、封夫保、章智等出席作陪。
宴会是在友好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的。刘宁一举杯,建议为澳大利亚工人阶级的事业取得更大的胜利以及中国和澳大利亚工人之间的战斗友谊干杯。奥谢在宴会上讲话,表示在中国经过几天参观后已经对中国的成就获得深刻的印象,并表示将把他所了解的情况向澳大利亚工人作报告。
奥谢在宴会上还转交了由以墨尔本劳工理事会主席英尼斯为首的数十名澳大利亚墨尔本工会会员签名的一封信,这封信是向中国工会运动表示敬意的。


第3版()
专栏:

我青年乒乓球队由苏联回到北京
据新华社二十五日讯 中国青年男女乒乓球队全体人员十二人今天由苏联乘飞机回到北京。乒乓球队先后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有五个国家选手参加的国际乒乓球比赛和在基辅举行的中苏乒乓球个人赛。


第3版()
专栏:

庆祝缅甸国防军建军十九周年
缅甸驻华武官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缅甸驻中国大使馆武官貌基上校今晚在这里举行招待会,庆祝缅甸联邦国防军建军十九周年。
国务院副总理贺龙元帅应邀出席。
缅甸驻中国大使叫温也出席了招待会。貌基上校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张爱萍上将在会上先后祝酒。他们提议为中缅两国人民和军队之间的永恒友谊不断巩固和发展而干杯。
应邀出席招待会的还有:傅钟上将、李聚奎上将、李志民上将、刘少文中将、蔡顺礼中将、张池明中将、李作鹏海军中将、赵启民海军中将、曹里怀空军中将、滕海清中将等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
外交部副部长姬鹏飞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卢绪章、翦伯赞等也应邀出席招待会。
出席招待会的还有各国驻华使节、武官和外交官员。


第3版()
专栏:

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议大会发言结束
三个委员会开始举行秘密会议
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六日电 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在各国代表团团长发言结束后,从昨天晚上起进入各委员会秘密会议。
三个委员会——总宣言起草委员会、政治委员会和组织委员会今天整天举行秘密会议。


第3版()
专栏:

我代表团团长郭建举行招待会
招待出席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议各国代表团
新华社阿尔及尔二十六日电 参加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郭建今晚在这里举行招待会,招待出席这次会议的各国代表团。
来自五十个亚非国家的三百多位代表出席了招待会,其中包括这次会议的主席、阿尔及利亚代表团团长亚齐德,亚非人民团结组织书记处总书记优素福·西巴伊。
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馆临时代办冼依也出席了招待会。
招待会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宾主祝愿加强中国人民和亚非各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以及巩固他们在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新老殖民主义的共同斗争中的团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