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11月1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

京剧《奇袭白虎团》的创作和演出
山东省京剧团
我们山东省京剧团,从一九五八年以来,为了配合各项政治运动,曾先后创作和演出了十几出现代戏,在创作和演出这些现代戏的过程中,我们走过一些弯路;在思想上和艺术上也取得了一些经验教训。特别是在《奇袭白虎团》的创作和演出中,我们深切地体会到,京剧演革命现代戏,把过去为封建主义、资本主义服务的艺术改变成为工农兵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艺术,是一次深刻的革命。在这个革命中,不是一帆风顺的,有各种各样的斗争,也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是,只要我们认真贯彻和执行毛主席的文艺方向,坚决依靠党的领导,听党的话,就能够战胜各种错误思想,克服各种困难,取得胜利。
一九五八年志愿军京剧团(回国后与我团合并)的同志们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鼓舞下,感到有责任将中朝两国军队并肩作战,为反对全世界人民的共同敌人美帝国主义而英勇战斗的史实,把中朝两国人民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把志愿军的英雄形象,反映在京剧舞台上,向祖国人民汇报。便根据著名的金城战役中我志愿军侦察排副排长杨育才率领的一个侦察班奉命插入敌人心脏,以出奇制胜、突然袭击的方法,配合主力部队,捣毁李承晚王牌军白虎团指挥部的真实战斗故事,编写了《奇袭白虎团》一剧。这个戏开始创作的时候,就得到了志愿军总部杨勇上将等首长的亲切关怀和鼓励,当时在志愿军部队演出,受到了广大指战员的热烈欢迎。回国以后,上级党非常重视我们在京剧反映现实斗争生活方面的努力,又给了我们很多宝贵的指示,对这个戏进行加工修改。我们在上山下乡、到部队慰问演出时,都以这个戏作为主要剧目;为工农兵演出了二百多场,其中有一百多场为部队演出。
以后,在中共山东省委的直接领导下,加上团外专家和群众的协助,我们不断地对《奇袭白虎团》进行修改和加工。近年来,我们全团掀起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的热潮,重点学习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和其他有关著作,并且提出:毛泽东思想挂帅,一定要体现在舞台上,体现在排演场里,体现在深入工农兵斗争生活,与工农兵群众相结合的行动中。从一九五八年剧本产生到目前为止,我们对剧本进行了六十多次的加工修改;特别是在今年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期间,中央负责同志对《奇袭白虎团》的修改和加工,作了具体的、细致的指导和帮助,因而,使这出戏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有了比较显著的提高。
要演好革命戏,先要做革命人,
长期深入到工农兵斗争中去
做革命人是演革命戏的基础。我们在编演《奇袭白虎团》的过程中深刻地体会到,如果不首先努力做一个革命者,就无法演好革命的现代戏,就无法在舞台上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而使自己革命化,做一个革命者的关键,就是要全心全意地投入到火热的工农兵斗争生活中去。通过深入工农兵斗争生活的实践,我们越来越感到毛主席给我们指出的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和工农兵群众相结合的道路,是成为一个革命文艺战士的唯一正确的道路。
思想改造是复杂的、艰巨的,生活积累也是长期的。因而,深入工农兵斗争生活,不是一朝一夕,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就可以了的,更不是深入一下,就可以一劳永逸,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不间断地和工农兵群众相结合,与工农兵群众建立血肉关系。我们剧团的演员大部分都穿过几年军装,有的青年演员是从小在部队长大的,有的参加抗美援朝斗争,在朝鲜生活过七八年。通过党的教导,我们认识到这虽是我们剧团比较好的条件,但绝不能靠这点“家当”过一辈子。因为:第一,时代在飞速发展,工农兵群众的生活和精神面貌也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第二,不少同志虽然在部队生活过,但有的已离开部队多年,部队生活已经渐渐地生疏了,而且,大多数同志在部队文工团,缺乏连队战士生活的体验;第三,演员虽然有点部队生活的体验,但对工人和农民的生活是比较陌生的,而工农兵是一个整体,兵是武装起来的工农,没有工农的生活和感情,不仅演不好工农,也演不好兵。上级党坚定的执行毛主席文艺方向,让我们回到工农兵群众中去,我们根据党的指示,提出了重新深入生活,不断改造思想的要求。每年有一个月到农村劳动,一个月“回娘家”当兵。我们在安排演出时,也多半安排在城镇乡村,每周抽出一天参加劳动。近几年来,我们又分别到青岛国棉一厂、沂水高桥公社、青岛驻军某部四好连队建立长期的生活根据地,把根子扎在工农兵的土壤中。
我们在深入工农兵过程中,逐渐认识到:深入生活的目的首先是进行思想改造。就是毛主席所谆谆教导我们的:“一定要在深入工农兵群众、深入实际斗争的过程中,在学习马克思主义和学习社会的过程中,逐渐地移过来,移到工农兵这方面来,移到无产阶级这方面来。”(《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过去我们也讲立场、观点、阶级感情,但总觉得比较抽象,当我们到生活中去以后,才感到立场、观点、阶级感情是那么具体、生动。工农兵群众不是用语言,而是用激动人心的实际行动来表明自己的立场、观点,表现深厚的阶级感情的。我们在沂水高桥公社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时候,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共同进行阶级斗争。贫下中农彻夜地讲不尽对党、对毛主席的热爱。在群众大会上,他们含着热泪,述说着过去和现在,高呼共产党、毛主席万岁,我们许多演员都被感动得流下泪来。他们的阶级感情炽烈,爱憎非常分明。通过生活实践,不少演员反映:我现在才真正开始懂得了什么是阶级的爱,什么是阶级的恨,什么是工农兵的思想感情。这些实际的深刻的教育,大大提高了演员的阶级觉悟,也成了我们排演《奇袭白虎团》的思想基础。剧中侦察兵(第三场)举手向党、向毛主席、向祖国宣誓的时候,由于演员亲身感受工农兵群众对党、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表演起来感情特别饱满,眼睛都湿润了,他们感到毛主席就在身边,毛主席在看着他们,浑身充满力量。侦察兵们和朝鲜老乡见面时的热烈场面,依依惜别时的深情厚谊,演得也比较有感情,这是由于演员们在朝鲜曾和英雄的朝鲜人民群众在共同斗争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每演到这里,眼前就浮现出朝鲜阿妈妮和朝鲜父老可亲可敬的面影来。侦察兵们插入敌区以后,一个战士踩着地雷了,他说:“排长,我踩着地雷啦!”在开始排演时,扮演排长的演员听到这句话并不很激动,可是,深入部队生活,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以后,当他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无法抑制感情的冲动,感到战士是自己的阶级弟兄,出生入死的战友,比亲兄弟还要亲啊!只有不顾任何牺牲把他救出来。在这段表演中,洋溢着严伟才对自己战友的深厚的阶级感情。工农兵群众的阶级感情,对于一个革命的文艺工作者来说是最珍贵的,是最基本的,只有有了这种感情,才能表现出工农兵群众的精神气质来。这种感情,也只有深入到工农兵斗争生活中去,和工农兵一条心,在共同斗争中才能逐渐培养起来。
工农兵群众的劳动和斗争,是一切革命的文学艺术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不深入生活,就不能创造出深刻反映现实斗争生活的文艺作品来。过去,我们对生活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因为那时演的都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演得象不象,谁也不知道,反正谁也没见过。现在演革命的现代戏,如果没有工农兵斗争生活,就根本不行了。台上演工农兵,台下就坐着工农兵,象不象,一目了然。不到生活中去,不以生活为依据创造角色,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我们在深入生活、改造思想的同时,也丰富了生活积累,这对我们排《奇袭白虎团》,塑造工农兵的形象,起了很大的作用。如扮演侦察排长的演员,开始对人物把握得不准,同侦察兵的关系也表现得不够亲切。后来由于到部队中亲身感受了革命大家庭的温暖,并使他回忆起刚参军时老战友对他的亲切关怀,这样使他和侦察兵们的思想靠近了。特别是当他见到杨育才同志以后,对严伟才这个人物的理解更深了。杨育才同志是志愿军特等功臣,一级英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获得者,《奇袭白虎团》就是根据他率领尖刀班捣毁李伪军白虎团指挥部的事迹创作的。但他却那么朴实,谦虚,在谈到战斗事迹时,总是归功于党和毛主席的教导,总是谈到自己的战友,很少谈到自己。杨育才同志为演员塑造严伟才这个形象提供了榜样,使演员比较准确地把握了人物的性格和气质。扮演志愿军团长的演员,个子比较矮,他担心表现不出团级指挥员的气魄来,过去在表演上硬把动作幅度加大,想以此制造声势,但结果不是显得装腔作势,就是象个毛头小伙子。最后还是生活帮助他解决了问题。他想到在朝鲜结识的、曾在奇袭白虎团战斗中率领穿插营的副团长赵仁虎同志。赵仁虎个子并不大,但很威武;说话声音不高,但很有气势,这就是因为他有坚毅不拔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气魄。使演员开始认识到最根本的问题不是个子的高矮,而在于表现出人物的气质来。他又在深入生活中认识了很多解放军指挥员,使他逐渐把握了人物的基调,现在表演起来,显得沉着,朴实,果断,坚定。剧中侦察兵们也都表演得比较有神采、生气勃勃,让观众完全相信这样的战士一定能够打胜仗,这也同样是深入生活的收获。演员们在部队中,亲眼看到解放军同志在党和毛主席的教导下,坚持“四个第一”所出现的一片新气象,解放军同志那种吃大苦、耐大劳的顽强战斗精神。有一次,我们演员在海边参观一个战士在大海中练万米强渡的硬功夫,这个战士游到五千米时就有些支持不住了,这时,他想到了党和毛主席,又增加了力量,继续前进,当游到八千米的时候,实在体力难支了,但这时他想到如果是在执行战斗任务,去侦察敌情,不完成任务能战胜敌人吗?他又鼓起劲来向前游去,终于突破了万米关。战士们这样顽强的革命意志,深深地感动了演员们,他们决心苦练硬功夫,把人民战士的这种硬骨头精神表现出来,于是,他们和战士们一起在硬地上真打实摔,决心把战士们的精神气质带到舞台上。有的同志看了《奇袭白虎团》的演出,给我们很大的鼓励,说我们“演兵象兵”,其实,我们创造的形象比起现实生活中的光辉的英雄来还相差很远。如果说还有几分象的话,这首先是在我们深入生活的过程中,工农兵群众给我们树立了学习的榜样。
越是到工农兵斗争生活中去,越是感到生活的广阔和丰富;越是接近工农兵,越是感到自己需要改造,需要和工农兵群众相结合。我们现在做到的,只能说是刚刚开始。我们深刻地体会到:深入生活是长期的,改造思想也是长期的,必须坚定地按照毛主席的指示:“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到唯一的最广大最丰富的源泉中去”。在深入生活和工农兵群众相结合的过程中,加速剧团和演员的革命化,才能把革命的现代戏演得更好,塑造出光辉的工农兵英雄形象。
从生活出发,使思想性
和艺术性和谐统一
在编演京剧《奇袭白虎团》的整个过程中,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是怎样使它的思想性和艺术性达到和谐统一。从一九五八年编成到现在,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实际上未能摆正政治和艺术的关系,一碰到实际问题,我们的着眼点总是不适当地考虑“戏剧性”,在“奇”字上下了不少功夫,这样当然达不到理想效果。后来,我们又只注意到原原本本地把这个真实的故事反映出来,没有从更高的角度上进行艺术概括。经过各级领导的帮助,以及反复学习研究,特别是在参加全国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期间,听了中央领导同志的报告和指示,我们的思想进一步明确了,就把注意力集中在提高主题思想、突出革命英雄形象方面来。首先,增加了一个“序幕”,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却相当充分地显示出中朝人民军队并肩作战,打击美国侵略者的战斗场面,再加上京剧化了的《国际歌》曲调的烘托,就使全剧的时代背景,中朝人民共同对敌的必胜信念,以及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比较鲜明地体现出来。同时,还把原先在第三场戏里出场的朝鲜人民军副排长、侦察英雄韩大年和他率领的朝鲜侦察兵,在第一场戏里就出场,同严伟才等会面。在第二场戏里,增加了韩大年带领一个侦察小组潜入敌区侦察敌情的情节,以便为我志愿军直捣白虎团团部准备必要的条件,而这项重要军事情报的获得,则由一个普通的朝鲜劳动妇女崔大嫂来提供。这样处理,有助于加强剧本的思想意义,有助于表现中朝人民并肩作战、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也更能反映和概括当时历史的真实。从这里,我们体会到:着眼于剧本的思想性,绝不等于忽视剧本的艺术性,而戏剧作品的艺术性,唯有符合整个剧本的主题要求,才能产生应有的艺术感染力和教育作用。
《奇袭白虎团》所反映的革命生活内容,要求表现它的形式和手段,必须同它相适应。要使革命的思想内容和传统的艺术形式相结合,这是有矛盾的。我们在探索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中,曾有过争论:是从生活出发,让程式服从生活,还是从程式出发,让生活服从程式?争论的结果,大家的认识逐渐统一了:既然生活是艺术创作的唯一源泉,那就必须从生活出发,活用程式,而不能从程式出发,用程式套生活;必须根据生活的真实,根据戏剧的规定情景和人物性格来选取表现手段,让程式为生活服务。因此,对于这出戏的唱、念、做、打、翻、舞等的安排设计,我们始终考虑的是剧中人物在规定情景中应有什么样的言语行动才能表达出他们的思想情感来,而不是程式中有没有这些东西。如第四场戏,主要是通过侦察兵插入敌后的活动情景,来歌颂革命战士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按规定情景,这是一个大雨茫茫、伸手不见掌的夏夜,又是在戒备森严的敌后活动,险境重重可想而知。乔装改扮的侦察兵在排长严伟才的率领下,伴随着一阵“干牌子”锣鼓节奏出场,连续作系斗篷,勒背带,挽袖口等动作后,一起打飞脚,集体“亮相”;行军中,又有节奏地举手打眼罩或拭去脸上的汗水和雨水……这些动作是虚拟的,但是却有生活依据,交代清楚特定的时间、环境和人物的精神面貌,又保持了京剧艺术的特色。在碰到铁丝网拦住前进道路时,侦察兵以急骤的飞跃姿势先卧倒,以便躲过敌人探照灯的照射,紧接着就用不同类型的跟头从铁丝网上飞跃而过,这样处理,对于表现当时情况的紧迫和刻划人物性格,也比较恰当。跳悬崖的翻扑跳跃动作更强烈一些,也是进一步刻划革命战士英雄气概的好地方,我们在这里选用了“云里翻”,“虎跳前坡”“接劈叉”、“小翻”等传统技巧,这些,既有京剧艺术舞蹈性强和夸张的特色,又能进一步表现出当时环境的艰难,复杂,革命战士勇敢精神。我们还在生活真实的基础上,设计了一个战士误踩地雷,严伟才起雷的场景。战士张顺和一脚踩在敌人埋藏的地雷上,可以设想得到,这时这个战士如果缺乏经验,一抬起脚来,不但可以引起地雷爆炸,伤害了自己和他的战友,而且可能会使敌人发觉以致破坏整个侦察排的行动计划。但是,他丝毫也没有慌张,两只脚牢牢地踩在那里巍然不动,等待着战友们离开险境,再作处理。这个具有雕塑美的形象是演员从朝鲜一个志愿军烈士陵园的雕象借鉴过来的。这个战士的踩雷造型,再加上严伟才匍匐前进,舍身挖雷救战友的举动,比较鲜明地突出了革命战士的深厚的阶级情感和英雄形象。接着,战士们探雷群,发现河流,以及涉水前进等一系列动作,都是来自生活,又根据京剧艺术规律和特色经过了一定的艺术加工,概括、提炼出来的。
又如,最后一场戏,怎样运用现代武器开打,是个比较难处理的问题。如果按照生活本来的样子处理,侦察兵拿着冲锋枪或手枪上场,朝着敌人一嘟嘟就解决了战斗,再也不用开打了;如果拿着枪不放,完全按照京剧原有的程式开打,又违背真实性。这场戏的规定情景是夜间,开打之先,我们考虑让美国顾问打灭电灯,这样,一方面表现敌人狡猾多端,贪生怕死,急于逃命的精神状态;另一方面,又为夜间室内开打准备了必要的可信条件。否则,在明亮的电灯光下,用现代武器开打,的确是不易处理的。这场戏的开打设计,我们特别注意了侦察兵的动作占据了主导地位,一切服从于树立和突出革命战士的英雄形象。在开打中,注意了适当发挥现代武器的作用,也活用了京剧艺术所固有的一些武功技巧。我们从生活出发,按照京剧艺术的规律和特点,概括、提炼和创造了一些新的舞蹈、武打程式,如“飞跃卧倒”“踩雷”“匍匐前进”“起雷”“涉水”等;同时化用了传统的“跟头”、“劈叉”、“扫堂腿”、“旋子”、“射雁”、“窜猫”等程式动作,并且适当地吸收了朝鲜民间舞蹈。我们力求使每个武打、舞蹈动作的设计安排,不光是要从生活出发,从剧情和人物需要出发,保持和发扬京剧艺术的特色,而且,要有明确的目的性,能够展示出革命战士英勇、顽强、机智、沉着的英雄形象来。
在音乐、唱腔和念白方面,也是本着从生活出发,从剧本主题和人物需要出发,作了一些粗浅的探索。由于考虑到《奇袭白虎团》是一出歌颂中朝人民并肩作战,共同打击美国侵略者的革命现代戏,它的音乐基调也必须和剧本的主题思想相适应。这样,我们在序幕的音乐中,融进了《国际歌》的曲调,目的在通过音乐形象加强这个戏的主题思想和时代精神,渲染和强调全剧雄壮、坚定、豪迈的战斗气氛。与此呼应,我们还把《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融化作为全剧的主题曲,力求把这出戏的雄赳赳、气昂昂的火热的战斗气息充分地表现出来。同时,我们还吸收了《东方红》《金日成将军之歌》等乐曲,来表达规定情境和人物思想感情。
对于唱腔的设计,同样根据剧本主题和人物的需要,作了一些尝试。如,在第一场戏里,严伟才在揭露美李匪帮的真打假和谈的反革命阴谋之后,有一段“西皮流水”的最后唱词是:
“我们还要更警惕,紧握枪,打败美帝野心狼!”如果按照传统的习惯唱法收腔,声调要下滑,平淡无力,是远远不能表达人物当时的思想感情的。我们经过反复试验研究,吸收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的曲调旋律,把它的最后一句曲谱融化过来,安在这句唱词上,使声调上跳,有时代感,振奋人心。由于故事发生在朝鲜,我们一方面吸收了朝鲜民间歌谣曲调,如《桔梗谣》等,来表现特定环境和人物感情,另方面又根据朝鲜民族音乐旋律特点,为朝鲜群众崔大嫂、李大娘设计了“一板两眼”等新的京剧唱腔。这出戏的念白,基本上是京白,但又根据全剧的发展、情节的变化和人物的内心活动,适当地借鉴和运用了韵白的成分,以加强念白的音乐性和节奏感,帮助刻划人物。这样还可以使人物的念唱发声求得统一。
我们在处理思想性和艺术性、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以及运用旧程式和突破旧程式的过程中,逐渐体会到:革命的现代戏,它的唱、做、念、打等,都要求有生活的现实性。这就必须从生活出发、从人物的思想和行为出发;任何一种艺术程式,都是在一定的现实生活基础上概括、提炼出来的。有了生活实践作依据,才能在艺术实践中正确选择、运用或改造旧的传统程式;如果离开生活实践,根本就无法知道用什么形式来表现生活,为新的生活内容服务。同时,用京剧艺术表演革命的现代戏,还要向现代音乐、舞蹈、话剧、新歌剧、电影等艺术形式学习。我们为了排演《奇袭白虎团》,看了二十多部朝鲜电影,还向部队文工团学习了很多战士的舞蹈,对于丰富表演手段,起了一定的作用。
运用领导、专家、群众三结合的
方法,才能编好演好革命现代戏
在创作和演出《奇袭白虎团》的整个过程中,我们体会到:只有在党的领导下,运用领导、专家和群众三结合的方法,依靠集体力量和集体智慧,才能编好演好革命的现代戏。创造和演出革命的现代戏、塑造工农兵英雄形象,对于我们京剧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也是一个重大的政治任务,如果离开党的领导,离开群众的集体力量和集体智慧,单凭少数专家“奋斗”,那是很难完成任务的。一个人的思想水平和所见所闻,总是有限的。只有党的领导,才最能掌握时代的脉搏,最能了解时代的精神和革命的动向,从政治上、思想上、题材选择和创作上帮助我们提高认识,明确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如果没有党的领导和大家的集体力量,就不可能有《奇袭白虎团》这个剧本,就是有了,也不可能达到今天这样的水平!
剧本创作之初,就受到了领导上的亲切关怀和帮助。无论在朝鲜前线,还是回到祖国之后,许多领导同志,对于如何提高剧本的思想性和艺术性,不但从方向、原则问题上及时给予指示,而且对于一些具体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问题,也提出了很多极宝贵的意见,跟我们商量研究,帮助我们提高。这个戏第一次彩排时,就受到了原志愿军首长的关怀和支持,并在排演场和编导、演员一起研究剧本和演出,这给大家以极大鼓舞,坚定了编演好这出戏的信心和决心部队首长的指示,给编导和演员指出了方向,为这出戏的修改加工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如原演出本的第二场戏就是根据首长的指示增加的,这样就使朝鲜的北方和南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利于进一步揭露美李匪帮的残暴罪行,激发人们进行反帝爱国斗争的意志和决心。近几年来,在中共山东省委以及济南部队首长的关怀和支持下,先后经过了六十多次加工修改,不断克服了我们在政策思想、创作思想上存在的一些偏向,使剧本和演出质量大为提高。如剧中人韩大年、崔大嫂等的增加,对于加强主题思想,表现朝鲜人民热爱和支援志愿军,以及他们在祖国解放战争中的作用,是很有意义的。又如,怎样通过道具体现祖国人民对志愿军的支援,以及末场戏中,侦察兵奇袭白虎团团部成功与穿插营胜利会师后,又继续前进的情节,就是根据济南部队首长的意见安排处理的。
我们感到《奇袭白虎团》所表现的题材和主题都是重大的,单靠我们剧团本身的力量或者少数编导人员的努力,是难以完成的。我们加工修改这出戏时,首先反复研究了领导上的指示和一般观众的意见,并发动全团演职人员积极参加这一创作,人人开动脑筋,为《奇袭白虎团》献计献策、群策群力,集体创作。我们曾在剧团内部成立了由新老京剧工作者,不同业务骨干分子为主的艺术研究小组,集体进行研究、设计工作。考虑到这出戏的武打、舞蹈有着很重要的地位,特别是一、四场和末场的武打、舞蹈动作更为集中强烈,必须发挥集体智慧,用集思广益的集体创作方法才能完成这项设计工作,我们就以武戏组五个主要演员为主,经过同导演、老艺人一起反复研究,终于按照剧本主题要求,京剧艺术特点,设计出一些适合于表现革命战士英雄性格的动作程式。为了更好地塑造英雄形象,我们还成立了“严伟才小组”,“崔大嫂小组”等集体创作组织,一人台上演,大家台下看,然后再集体讨论,研究改进,直到找到了足以表现规定情境和人物性格的典型动作和节奏,大家认为满意为止。
在音乐唱腔的改革当中,我们组织了老乐师,新音乐工作者,导演和演员一起研究剧本,分析剧情和人物情感的发展变化,然后再逐一研究如何按腔设调,配曲创声,并经过反复演奏、试唱,反复修改加工,直到大家觉得能够比较准确、鲜明地表达出人物的思想感情了,有助于推动剧情发展了,再最后确定下来。现在,舞台上严伟才、政委、团长、崔大嫂等人物形象的塑造,曲谱、板头、调式的安排,器乐的配置等等,既有个人的精心创造,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当然,强调发挥群众的作用,决不等于降低和排斥专家的作用。专家和群众的关系,应当是互教互学,先学后教,教学相长的。在《奇袭白虎团》的编演过程中,领导上和各兄弟团给予大力的支持和帮助。我们剧团没有专职创作人员,领导上就从各兄弟艺术团体中调来一批编导、音乐、灯光、布景、服装、化妆等人员来具体帮助我们,这些同志工作热情积极,认真负责,我们合作得很好。如果没有这些专业的同志具体参加各项创作活动,必将大大影响这出戏的编导和演出的顺利进行。
广大工农兵观众在提高这出戏的思想性和艺术性方面,也起了重大作用。一九五八年以来,我们在工厂、农村、部队演出时曾广泛征求观众意见。部队同志,不论是首长,一般军官,还是广大战士,从剧本的思想性到演唱处理等细节问题,都极为关怀,热情地帮助和鼓励我们。不仅如此,部队同志还派了军事专家给我们讲战略战术,提供有关军事资料和历史资料,作军事表演,以至给予很多物质支援。济南部队文工团的同志们,还教给我们一些现代舞剧和朝鲜民间舞蹈,使我们丰富了表现手段。
京剧演革命现代戏是一场严重的斗争,除了国内外敌人的咒骂和反对以外,在人民内部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阻碍和斗争。在这场斗争中,我们体会到,必须坚持毛主席的文艺方向,在任何风浪中决不动摇,决不后退。事实证明,当我们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文艺方向的时候,京剧演革命现代戏的工作就有进展,就会在斗争中取得胜利;而当我们离开了毛主席文艺方向的时候,就会使京剧革命受到挫折,就会走弯路。为了实现京剧的革命化,演好革命的现代戏,最根本的问题是剧团和演员的革命化。必须坚持深入工农兵斗争生活,在革命斗争的洪炉中使剧团和演员经受锻炼和考验。如果没有革命化的基础,没有工农兵的思想感情,根本就不能正确地表现工农兵的生活,塑造出光辉的工农兵形象,甚而会导致对现实生活和工农兵形象的歪曲。此外,只有不断提高京剧革命现代戏的质量,使革命的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统一起来,才能将京剧革命现代戏巩固起来,坚持下去。应当不断创作和积累又多又好的剧本,要对剧本进行反复的加工、修改,在艺术表演上也要进行反复的推敲、锤炼,只有有了更多更好的京剧革命现代戏,才能使京剧革命现代戏深入人心,巩固阵地。
这次我们参加京剧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听了中央领导同志的报告,得到中央负责同志的亲切关怀和具体帮助,向兄弟剧团学习了不少宝贵的经验,受了一次最深刻的教育,方向更加明确了,信心更加增强了。特别是我们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检阅了《奇袭白虎团》的汇报演出,这对我们是巨大的鼓舞。《奇袭白虎团》现在也还有不足的地方。在表达主题思想上,如何更深刻、更充分;在刻划人物上,如何更丰满、更细致;在表演质量上,如何进一步的提高;在音乐、唱腔设计上,如何继续加工,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加以研究和改进的问题。我们一定要记住党和毛主席的教导,把京剧演革命现代戏这个方向坚持到底,做一个又红又专的革命的文艺战士;同时,认真学习,精益求精,使京剧现代戏的创作和演出不断前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