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4年10月1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在首都各界人民欢迎三国元首大会上
彭真市长的讲话
新华社三十日讯 彭真市长在首都各界人民欢迎西哈努克亲王、凯塔总统和马桑巴—代巴总统的大会上的开幕词,全文如下:尊敬的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殿下,尊敬的莫迪博·凯塔总统阁下,尊敬的马桑巴—代巴总统阁下,朋友们、同志们:
今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的前夕,我们首都各界人民怀着特别兴奋的心情,在这里隆重集会,欢迎我们三个友好国家的元首——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殿下、马里共和国凯塔总统阁下和布拉柴维尔刚果共和国马桑巴—代巴总统阁下。他们带来了柬埔寨人民、马里人民和刚果(布拉柴维尔)人民的深情厚谊,并且同我们一起欢度我国的国庆节日。这对于中国人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和支持。今天的大会,象征着我们四国人民的伟大团结,象征着亚非十七亿人民的伟大团结。请允许我代表首都各界人民和全中国人民,向尊敬的西哈努克亲王殿下、凯塔总统阁下、马桑巴—代巴总统阁下以及随同前来的各位贵宾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并且通过你们,向兄弟的柬埔寨人民、马里人民、布拉柴维尔刚果人民,致以亲切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
西哈努克亲王殿下是我们的老朋友,中国人民是很熟悉的。亲王殿下每到中国访问一次,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鼓舞。尤其是现在,当美帝国主义正在疯狂地企图扩大印度支那战争、威胁柬埔寨和中国安全的时候,亲王殿下的来访使我们更加感到亲切。柬埔寨王国在西哈努克亲王的领导下,坚持和平中立政策,不怕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种种压力和威胁,为维护民族独立和国际正义,进行了坚决的斗争。这种不畏强暴的战斗精神,赢得了中国人民、亚洲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赞扬和尊敬。中柬两国自古以来是兄弟之邦。我们两国人民一向有着手足之情。如果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敢于侵略柬埔寨,中国人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们愿意请西哈努克亲王殿下告诉柬埔寨人民:在柬埔寨王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外来侵略和干涉的斗争中,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将永远同他们站在一起。
凯塔总统阁下是非洲卓越的政治家,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马里共和国在凯塔总统的领导下,高举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旗帜。四年来,马里共和国在巩固民族独立和铲除殖民主义势力方面,在发展民族经济和民族文化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在国际事务中,马里政府和人民一贯奉行和平中立的不结盟政策,在加强亚非团结和维护世界和平的事业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我们两国人民的友谊是深厚的,我们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是真诚的。这是凯塔总统第一次访问我国。我们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来报答马里人民前不久对我国周恩来总理的热情欢迎和接待。我们请凯塔总统把中国人民的真挚友谊带给兄弟的马里人民。
马桑巴—代巴总统阁下是布拉柴维尔刚果共和国的杰出的领导人。布拉柴维尔刚果人民是富有反帝斗争传统的人民。去年布拉柴维尔刚果人民胜利地举行了有名的“八月革命”,推翻了反动的尤卢政权。一年多来,布拉柴维尔刚果共和国在马桑巴—代巴总统的领导下,继续巩固和发展“八月革命”的成果,一次又一次地挫败了帝国主义的颠覆阴谋,捍卫了自己的独立和主权。尽管还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许多困难,布拉柴维尔刚果政府和人民积极支持正在战斗中的非洲兄弟。这种精神是十分值得钦佩的。中刚两国虽然建交不久,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战斗友谊是深厚的,我们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是密切的。我们知道,布拉柴维尔刚果正面临着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冲伯集团的威胁和挑衅,但是,我们深信,坚持革命的人民是不可战胜的。我愿意趁这个机会,向英勇的布拉柴维尔刚果人民和战斗在刚果河那一边的利奥波德维尔刚果人民,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坚决的支持。
朋友们、同志们!中国和柬埔寨是在亚洲的东部,马里和布拉柴维尔刚果是在非洲的西部,我们彼此之间相隔万里,但是,我们的共同历史遭遇和我们反对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之间的友谊是建立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的牢固基础上的。毫无疑问,随着这个斗争的发展,我们之间的友谊和友好合作,将不断得到巩固和发展。
同志们,朋友们!当前的国际形势很好,十分有利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和全世界各国人民,而不利于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让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再接再厉,加强斗争。帝国主义已经日薄西山。民族独立、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事业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
中国人民、柬埔寨人民、马里人民、布拉柴维尔刚果人民大团结万岁!
亚非人民大团结万岁!
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世界和平万岁!


第6版()
专栏:

在首都各界人民欢迎三国元首大会上
西哈努克亲王的讲话
新华社三十日讯 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在首都各界欢迎大会上的讲话,全文如下:敬爱的兄弟姊妹们:
我能荣幸而愉快地在人民大会堂这座宏伟大厅里举行的盛大集会上讲话,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因此,我要向你们的杰出的领导人和我的同事——友好国家的元首们表示热烈的谢意,感谢他们盛情邀请我作为高棉人民的代表在彭真阁下组织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这次集会上,首先向你们讲话。
我之所以能够得到这份荣誉,可能是因为在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当中,我的资格最老或者可以说是首席访问者。事实上,我这是第五次来访,我要再一次向你们表示,你们的绝无伦比的款待使我心情激动,我永远感激你们对我的兄弟般的情谊。
请允许我借此机会表示我在同我们的挚友之一莫迪博·凯塔总统阁下再次会见并同马桑巴—代巴总统阁下初次相会时的愉快的心情。我同我的全体同胞一样,为这次兄弟般的聚会感到高兴,同我们伟大的中国兄弟一起参加这次集会的有马里人民和刚果人民的杰出代表,他们和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坚决为反对把魔爪也伸向非洲新兴独立国家的美帝国主义而斗争。在我们看来,今天的集会,也证明我们的亚非团结能够而且应该得到加强,使之成为不可战胜的团结。
但是,我们不能忘记,我们在这里聚会,首先是为了共同庆祝中国解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因此,请允许我代表血管中还有中国血液流动的六百万高棉人,向你们表示最热烈的祝贺和最热诚的祝愿。我还要再一次向你们表示,我们对你们在建设中取得的无数巨大的成就感到无限钦佩。我们高兴地看到,疯狂诬蔑新中国的人再也不敢怀疑这些成就,反而承认他们,感到惊奇。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十五年前的蒋介石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那是听任帝国主义者和外国资本家宰割的中国,是被封建主残酷压榨的中国,是破产的中国,穷困的中国。然而,今天谁也不能否认,人民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之一。
七亿中国人民的觉醒,为团结一致的人民所尊敬和支持的人民政权的建立,克服了除掉你们以外别人无法克服的障碍以后所取得的成就,这一切都受到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赞扬。事实上,他们正在从中汲取他们对于自己的前途的更大的信心,汲取勇气,放弃导致出卖自由和尊严的简易的解决办法,从而象新中国一样走上一条完全独立自主地努力工作和作出适当牺牲的道路。
自从我国恢复独立以来,我国也竭力追随中国的道路和中国的榜样。例如,我们也付出最大的努力,作出了最大的牺牲,以便尽快地摆脱经济和建设方面的不发达状态。但是,与此同时,我们还必须加强我们的国防,以便应付美帝国主义及其西贡走狗的军队越来越频繁的、杀人越来越多的侵略,以便粉碎得到美国支持的三个邻国政府的兼并我国领土企图。
美国人在西贡建立的傀儡政府宣称,南越的主要敌人是共产主义和中立主义。他们还说,只有消灭了“千方百计帮助共产主义”的中立主义以后,才能从这个地区消除共产主义。但是,事实上,我们清楚地知道,对这些傀儡说来,要打倒的障碍就是其他国家维护独立的决心!
在这方面,柬埔寨是世界上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最想破坏的国家之一,因为,正如西方报纸所说的那样,我是“中立主义的维护者”。我本人对此感到不胜荣幸。请允许我提醒一下,从一九五六年起,我们遭受了来自南越的陆、海、空军将近三百次的武装侵略和入侵。我国几十名无辜的同胞遭到侵略者的屠杀,这些侵略者竟然对我国边境的和平村庄进行化学战争,焚毁了住宅,打死了牲畜,掠走了收成。
但是,我国人民十分热爱独立和自由,因而在为非正义事业服务的暴力面前没有屈服。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他们现在和将来都要为反对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一切勾当、维护自己的中立而斗争。
我国人民十分热爱他们的祖国,因而决不把自己的一寸国土放弃给扩张主义的邻国。他们对于过去世纪中领土遭受宰割的情景,还有极其沉痛的记忆。
在这方面,我们强烈抗议西贡傀儡政府对我国沿海岛屿提出的疯狂的要求。我们的好朋友周恩来总理阁下和陈毅元帅阁下在访问柬埔寨的时候,已经亲临现场,清楚地了解到这些要求的不公正的和挑衅的性质。我还要对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庄严地表示谢意,感谢它们的杰出领导人的公正行动,他们发表了正式声明,宣布他们正式承认和绝对尊重我国在现行边界内的领土完整,包括我国位于白马市对面的沿海岛屿。
我国人民十分热爱正义,因而对那个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极力侮辱和诋毁我国人民的、自称自由的世界所进行的毫无道理的宣传,不能不感到极大的愤慨。有些西方政治家和西方报纸,一再指责我们是假中立,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之一。然而,深受佛教教义感染的我国人民,首先培养了忠诚和坦率的品德。当我们宣布不结盟的时候,那是具体的现实。但是,有人却要求我们向那些侵略我国的人,向那些企图破坏我国独立和领土完整的人表示友好,并敌视那些一贯无条件地帮助和支援我国的国家,然后他们才承认我们不结盟。不用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在这些国家中居于首位,这些国家向我们提供无条件的援助,使我国成为生活在自由和独立之中的一个和平绿洲,使我国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然而有人却希望我们仇恨和反对这些国家。
现在出现了我们不能保持中立的情况,因为我们被迫用武力抵抗帝国主义及其仆从的武装侵略。我们也有义务向那些尊重我们、给予我们恩惠而毫无沙文主义的国家表示友好和感激。中国在这些国家中居于首位。这也说明了六百万高棉人民为什么选中中国作为柬埔寨的头号朋友。
帝国主义集团和他们的报纸,也企图使人相信柬埔寨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不久以前,西方一位著名的摄影家在柬埔寨最舒适的一些旅馆里住了好几个月,尝到了在他本国无法找到的法国菜,但是他却在一次谈话中说,他最近刚在可怕的条件下生活,在泥泞中生活,在懒汉、寄生虫和恶魔中生活!最近伦敦一家金融报纸在公布按人口计算的毛国民收入的所谓比较统计数字时,把柬埔寨列在最后一位。然而,联合国年鉴中公布的最严肃的统计数字,却把柬埔寨列在许多资源比我国丰富、面积比我国广阔、人口比我国众多的国家之前。
这种不公正的现象,也出现在有关我国建设的评论之中。然而,一切善良的观察家们都承认,由于十年来的不断努力和牺牲,我国在建设、城市规划、社会和文化设备和工业化等方面取得的成就,是非同小可的。但是,帝国主义者由于不能象打倒或收买其他更大的、甚至更富裕的国家一样,轻而易举地打倒或收买我们这样的小国,而感到悔恨不已,因而以侮辱我们和咒骂我们这样的办法来进行报复。
在这些帝国主义者当中,有些人甚至对他们的舆论断言柬埔寨已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卫星国”。其实,真实情况是,我们之所以爱中国胜过爱其他国家,是因为中国比其他国家更帮助我们、更支持我们、更了解我们,而且特别是更尊重我们、更平等对待我们。
我们的国家虽然很小,而且武装也很少,但是我们从来没有向威胁和武力低头的习惯。我们也不欣赏或赞同大国沙文主义。美利坚合众国可能是一个十分庞大、十分富裕、十分有力和十分危险的国家,但是我们并不对此具有深刻的印象,因为它对待我们的行为始终是不光彩的。
然而,另一方面,我要强调指出,我们对新中国却有十分深刻的印象,因为它只不过是为了帮助建立世界和平,为了正义的胜利,以及维护象我国这样一些小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才显示自己的力量的。我们之所以有深刻的印象,是因为它虽然在国家建设事业中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却仍然保持谦虚,一句话,因为它没有大国沙文主义。
柬埔寨通过我的声音,再次向中华人民共和国保证它的永恒的友谊,它的完全支持,它的无限感激的心情。柬埔寨将永远用自己的一切手段——不幸这些手段是微弱的——进行斗争,使你们这个伟大的国家能够受到公正的对待,特别是使它在联合国的席位得以无条件地恢复,使全部被外国人无理占领的国土都无条件地归还给它,首先是台湾岛。
显然,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这么爱好和平,它本来是会毫无困难地通过它拥有的绰绰有余的力量来实现它完全的领土完整。中国的这种和平意愿,是值得真诚的赞扬的。
仅就我动身的地点印度支那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对有关我们和平的问题所作出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一九五四年,周恩来阁下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曾大力帮助制止印度支那战争,实现了公正的停火,给印度支那各国带来——印度支那各国人民如此需要的和平。
在这以后,你们伟大的国家和政府,一贯严格遵守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的每一条规定的精神和文字。
这种遵守值得加以强调,这特别是因为中国是表示遵守而不说空话的极少数的有关国家之一,然而某些西方国家却不公正地指责它,把世界和平、南越和老挝局势逐年恶化的责任不公正地归咎于它。这些西方人显然是在颠倒黑白。
我们柬埔寨人在客观判断在印度支那、特别是在南越和老挝发生和策划的一切事情方面,是坐“头把交椅”的。我只想提一提南越,它目前的问题确实是普遍存在于印度支那和东南亚的和平问题的症结。
重要的是要知道,日内瓦协议一签订,美国人和吴庭艳就违反了这些协议的精神和文字。西贡政府对南越人民应承担很重大的责任,因为这个饱经苦难的人民,有权象他们的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兄弟和他们的柬埔寨邻居一样,享有恢复了的和平,而人们却把一场越来越残酷的无止境的战争强加给他们。
西贡政府以为拒绝接受日内瓦会议所有其他参加国承担的义务,就可以在“爱国主义”的借口下以及对日内瓦会议“强加”给越南的分裂状态为名来为自己辩解。吴庭艳独裁统治的爱国主义是假爱国主义。事实上,日内瓦协议规定越南要通过一九五六年——即在停战后两年——的普选重新统一。可是拒绝普选的,却只有西贡的首领。
还必须指出另一个十分严重的违反协议的情况。根据日内瓦协议的精神,要求法国人在军事上撤离南越,但不应该由另一个国家所代替。然而美国却催促法国人撤走,以便用自己的新殖民主义来代替战败了的殖民主义。为此,美国借助于可笑和伪造的借口,说什么美国人在西贡扶植的吴庭艳及其集团,代表南越人民向他们发出了呼吁!美国人的这种明目张胆的干涉,使得越南人民为了摆脱外国统治而作出的沉重牺牲的成果尽付东流。而这正是南越第二次解放战争的根源。
我们遗憾地看到,对美国和某些西方国家的政府来说,东南亚各国人民的和平与生命,正如一切“有色”民族的,和平与生命一样丝毫也不值得重视,因为他们说:“首先必须排除共产主义的危险。”但是,思想是用大炮或修筑军事工事所战胜不了的。一种国家制度应该保存还是淘汰,标准非常简单,这就是,要看这个制度能不能符合和满足人民的愿望。
美国人蓄意拒绝同中国、苏联、法国一道负起世界大国的责任,拒绝承担日内瓦协议所规定的义务。他们肆意违反日内瓦协议关于南越和老挝的和平的主要规定,他们挤进了南越和老挝,代替了那里的法国人,他们重新建立了保护国损害越南和老挝两国人民的利益,他们违背越老两国人民的意愿,建立了卖国傀儡政府,设立了军事基地和军火库。显然,这是对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规定的有关军备和武装的限制性条款的粗暴破坏。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人想把自己在老挝的失利和在南越民族解放阵线的英勇战士面前所遭到越来越惨重的失败的责任归咎于别的国家,这可是完全打错了算盘。
南越问题的唯一出路是使一切有关的国家和政府都回到原来的出发点上来,就是说回到日内瓦召开一次以一九五四年协议为基础的新的日内瓦会议。而南越问题的解决却是解决老挝问题和柬埔寨在中立和领土完整条件下的安全问题所必不可少的。
我们向支持柬埔寨观点的中国、法国、苏联、波兰、越南民主共和国等“日内瓦会议国家”表示热烈的谢意。然而,我们遗憾的是,不仅美国和它的卫星国,还有英国也拒绝接受我们的观点,而美国人民的舆论,尤其是英国人民的舆论,却认为只有柬埔寨早在几年以前先于其他国家提出来的这种解决办法才是可行的。
最后,我还想明确地指出,我们反对最近有人打算让联合国插手老挝问题和全部印度支那问题的企图。联合国怎么可能解决这个地区的问题呢?该地区许多有关的国家都不是联合国的会员国。我们已经看到,每当联合国要帮助介入争端的会员国时,它就陷入无数的困难之中而无法自拔,因为联合国的各个机构和主要的委员会还是由帝国主义“操纵”的。
更使我们感到遗憾的是,作为地球上最大的国家和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竟然被荒唐地排斥在讨论和平和人类前途的会议之外。
我们愤怒地斥责一小撮政府所采取的这种荒谬的做法,我们希望,世界各国人民和我们一道,来结束这种不正常的状况。这种不正常的状况,对共同寻求当今世界不幸面临的根本问题的公正有效的解决,是十分有害的。
但是,中国的敌人越来越孤立,而中国的朋友却不断地增加。很多国家都派来自己的领导人和各种代表团前来参加你们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的盛大庆典,这一事实本身就是一个例证。这表明,不要很久,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能完全受到公正的待遇,完全起到自己应有的作用。这也说明,遭到帝国主义和新老殖民主义国家压迫、剥削、侵略和威胁的各国人民的和平和解放的力量很快就会取得胜利。
胜利将会更快地到来,这是因为和我们具有共同理想的国家共同努力,共同斗争,相互接近,更加团结,身受那些向帝国主义者和新殖民主义者出卖本国利益的领导人之害的人民,将遵循在解放阵线领导下的南越人民的榜样,勇敢地站起来挣脱为外国人服务的卖国贼的枷锁,这一天不久就要到来。只要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各国都同意不仅在精神上而且也在文字上遵守万隆十项原则,就一定会取得辉煌的胜利;只要上述各国象缅甸、印度尼西亚和柬埔寨一样,勇于拒绝帝国主义的有条件的和带有毒素的援助,这种援助只会延缓受援国的进步并阻碍他们获得政治上的解放和经济上的独立。
柬埔寨从来也不逃避自己对其它国家应尽的义务。它一贯严格遵守自己在国际上作出的保证。因此,甚至连国际监督委员会都承认柬埔寨几乎是在任何情况下都贯彻执行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协议条款的唯一的国家。
我们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兄弟们在经受考验时向我们发出的呼吁,不管是在联合国还是在其他的地方,都得到了我们的支持。我们毫不含糊地采取了支持我们的阿尔及利亚朋友和古巴朋友,支持印度尼西亚、老挝和越南等国兄弟的立场。
只有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各国都敢于具体实现他们的团结,才能彻底战胜帝国主义,我想,这也是我们伟大的中国兄弟的信念。我很高兴,中国解放十五周年这个光辉的节日,使中国、马里、刚果、越南民主共和国、古巴、印度尼西亚、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柬埔寨等国家的领导人和代表有机会聚在一起,彼此之间结成更加亲密的友谊,这就是实现更有效的团结的开端。因此,在赞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同时,这个节日也对加强爱好和平、正义和自由的各国人民的团结,作出了宝贵的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毛泽东主席万岁!
光荣属于中国人民,祝中国人民昌盛!


第6版()
专栏:

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的团结和友谊空前增强
来自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宾同我国首都人民共度国庆节
新华社三十日讯 有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二千六百多位外宾,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庆典。各国朋友远涉重洋来到我国,和我国首都人民共享节日的欢乐。
今年来我国的外国朋友是十五年中最多的一年。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外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珍贵的友情。四海佳宾云集北京,这标志着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的伟大团结和友谊空前增强,标志着我们的朋友、同志和兄弟,遍于全世界。
参加我国国庆活动的外宾有:
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和夫人以及随行人员;
马里共和国总统莫迪博·凯塔和夫人以及陪同、随行人员;
刚果共和国(布拉柴维尔)总统阿方斯·马桑巴—代巴以及随行人员;
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委员会委员、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崔庸健率领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党政代表团;
由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总理范文同率领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党政代表团;
由罗马尼亚工人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国务委员会副主席扬·格奥尔基·毛雷尔率领的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党政代表团;
由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兼国防部部长贝基尔·巴卢库上将率领的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党政代表团;
由苏共中央主席团候补委员、全苏工会中央理事会主席维·瓦·格里申率领的苏联党政代表团;
由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哈瓦那省委员会组织书记伊西多罗·马尔米埃尔卡·佩奥里率领的古巴党政代表团;
由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索·鲁布桑率领的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
由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部长会议副主席兼外交部长洛塔·博尔茨率领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
由匈牙利《人民自由报》编辑委员会主席、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中央政治局委员科莫钦·佐尔坦率领的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代表团;
由波兰人民统一阵线全波委员会主席团委员和书记维托德·雅罗辛斯基率领的波兰人民统一阵线全波委员会代表团;
由捷克斯洛伐克工会中央理事会书记瓦茨拉夫·帕歇克率领的捷克斯洛伐克代表团;
由保加利亚对外友好与文化联络委员会中国部主席、人民代表迪米特尔·迪莫夫率领的保加利亚代表团;
由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副总书记优素福·阿吉托罗普率领的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代表团;
由日本共产党中央监察检查委员会主席吉田资治率领的日本共产党代表团;
由新西兰共产党惠灵顿地区委员会主席丹·麦卡锡率领的新西兰共产党代表团;
由哈桑二世国王陛下的代表穆莱·阿卜杜拉亲王殿下率领的摩洛哥王国代表团;
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老挝民族团结政府副首相苏发努冯亲王和老挝民族团结政府新闻、宣传、游览大臣富米·冯维希;
由尼泊尔王国大臣会议副主席兼财政、经济计划、司法和行政管理大臣苏里雅·巴哈杜尔·塔帕率领的尼泊尔王国政府代表团;
由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委员、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国务部长阿马尔·乌兹加尼率领的阿尔及利亚民主人民共和国党政代表团;
由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委员丁吴上校率领的缅甸联邦政府代表团;
由巴基斯坦政府交通部长汗·阿·萨布尔·汗率领的巴基斯坦友好代表团;
由锡兰众议院议长休·费尔南多率领的锡兰议会代表团;
由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陈文成率领的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团;
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阮文孝;
由老挝爱国战线党副主席西吞·库马丹、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委员奔·西巴色将军和老挝和平中立党代理主席马哈古·苏万纳密蒂率领的老挝爱国战线党和中立派联合友好代表团;
由柬埔寨王国国民教育国务大臣西索瓦特·西里克·玛塔克亲王率领的柬埔寨王国文化代表团;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部长、总统军事顾问苏里亚达马空军上将和印度尼西亚电影检查委员会主席乌塔米·苏里亚达马夫人;
由刚果共和国(布拉柴维尔)武装部队参谋长穆·阿·费利克斯少校率领的刚果(布拉柴维尔)军事友好代表团;
由柬埔寨王家武装部队副总参谋长杨森安上校率领的柬埔寨王国军事代表团;
由豪尔赫·阿尔科斯·贝格内斯上尉率领的古巴海军代表团;
美国著名黑人领袖罗伯特·威廉和夫人。
来自社会主义国家的其他外宾有:
以阿尔巴尼亚贸易部长恩杰拉为首的阿尔巴尼亚政府贸易代表团;以阿尔巴尼亚劳动青年联盟中央第一书记艾基姆·梅罗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劳动青年联盟代表团;以阿尔巴尼亚国家银行行长斯皮罗·巴卡利为首的阿尔巴尼亚国家银行代表团;以阿尔巴尼亚作家艺术家协会主席迪·舒特里基为首的阿尔巴尼亚作家艺术家协会代表团;以阿尔巴尼亚斯库台法院院长努里·雷斯尼亚为首的阿尔巴尼亚法律工作者代表团;以阿尔巴尼亚红十字会会长马内·尼绍瓦为首的阿尔巴尼亚红十字会代表团;以阿尔巴尼亚国家储蓄和保险公司副经理菲利普·伊萨亚为首的阿尔巴尼亚保险代表团。以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越南妇联副主席何桂为首的越南妇女代表团;以越南《学习》杂志总编辑武遵为首的越南《学习》杂志代表团;以越南民主共和国农业部长杨国政为首的越南农业考察团;以越南民主共和国对外贸易部部长潘英为首的越南政府贸易代表团;以越南通讯社副社长黄思斋为首的越南通讯社摄影代表团;越南文联常务委员、作家农国振;以越南水产总局机械和渔轮局副局长武文合为首的越南渔船柴油机考察团;由副团长、越南国家计委对外贸易与经济科技合作司司长泰文堤率领的越南设备分交代表团;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北自治区自费旅行团;越南《人民报》总编辑黄松夫人陈芳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自费旅行团。以朝鲜民主妇女同盟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恩顺为首的朝鲜妇女代表团;以朝鲜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同盟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金奉一为首的朝鲜社会主义劳动青年同盟代表团;以朝鲜《平壤新闻》总编辑金大乙为首的朝鲜《平壤新闻》代表团;朝鲜政府贸易代表团成员;朝鲜三位学者崔潾、韩浩燮、李在然;朝鲜科学工作者李子芳、金龙洙。以米格尔·安赫耳·博达利乌为首的古巴文化代表团;以阿尔芒多为首的古巴工业部汽车配件厂专家工作组;由何塞·拉蒙·加西亚率领的古巴橡胶专家组。由马里安·科兹沃夫斯基率领的波兰国家男子篮球队;中波海运公司经理格雷姆波维奇和夫人及驻北京人员。以罗马尼亚广播和电视委员会副主席康斯坦丁·普里斯尼亚为首的罗马尼亚广播电视代表团;罗马尼亚消费合作社中央联合社主席康斯坦丁·马特斯库和夫人等四人。以中捷科学与技术合作联合委员会捷方组主席米·什莫克为首的捷克斯洛伐克科学技术合作代表团;捷国际海运公司驻北京人员。此外,还有参加一九六四年社会主义国家友军军事三项锦标赛的社会主义国家友军体委副主席、波兰人民军马尔切夫斯基上校和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蒙古、波兰、罗马尼亚代表队。
外宾中还有亚非人民团结组织常设书记处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联合共和国书记罗兰·阿曼纳斯·斯瓦伊、越南南方书记阮文进和日本书记北泽正雄。
来自亚洲国家的还有:
由阿富汗喀布尔大学医学教授赛义德·伊萨克等三人组成的阿富汗文化友好代表团。以吞意中校为首的缅甸桥梁工程师代表团;以吴旺敦为首的缅甸来华学习人员。由乔春率领的柬埔寨国家银行和王家社会主义青年团男子排球队。以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总编辑奈巴霍为首的《人民日报》代表团;以苏加诺总统特别代表托伊布·哈迪威雅亚教授为首的印度尼西亚高等教育和科学代表团;印度尼西亚故前首席部长朱安达夫人;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的私人秘书哈吉·穆阿里弗·纳苏蒂安;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妇女协会联络主席、印度尼西亚第三副总理哈鲁尔·萨勒的夫人为首的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妇女协会代表团;以印度尼西亚妇女大会主席之一苏卡哈尔夫人为首的印度尼西亚妇女代表团;以帕约诺为首的全印度尼西亚中央职工会代表团;以苏迪奥诺为首的全印度尼西亚中央职工会所属交通运输工会代表团;以维拉特摩诺为首的印度尼西亚农民阵线代表团;以阿布雅西卜为首的印度尼西亚农民阵线代表团;以贾斯瓦第·布拉依诺为首的印度尼西亚人民青年团代表团;印度尼西亚妇女运动协会代表尤斯娃蒂;以伊达姆为首的印度尼西亚中国友好协会代表团;印度尼西亚最高评议院议员、合作国会议员肖玉灿和夫人;以印度尼西亚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阿·卡里姆为首的印度尼西亚新闻工作者代表团;由印度尼西亚体育部部长助理苏达尔迪·哈佐鲁基托率领的印度尼西亚乒乓球队;印度尼西亚巴厘省省长苏特雅和夫人;以心理学博士布索诺·维沃霍·苏莫蒂尔托为首的印度尼西亚科学代表团;印度尼西亚苏舍诺公司经理苏赫曼;印度尼西亚安塔拉通讯社执行委员会委员苏巴基尔和夫人;由库尔迪率领的印度尼西亚摔跤队。伊拉克音乐家萨尔曼·舒克。以日中友协会长松本治一郎为首的日中友协第九次访华代表团;日中文化交流协会理事长中岛健藏和夫人;以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赤旗报》副总编辑石田精一为首的日本《赤旗报》代表团;日本社会党前任委员长浅沼稻次郎的夫人浅沼享子及其随行人员;日中贸易促进会理事长铃木一雄;日本自由民主党众议员木村武雄及随员;日本北九州市市长吉田法晴和夫人以及吉田法晴率领的日本北九州地区访华友好代表团;日本自由民主党众议员久野忠治和夫人及其随行人员;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宫本显治的夫人宫本寿惠子;以清水正夫和松山树子为首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以日本民主青年同盟中央常务委员今井伸英为首的日本民主青年同盟代表团;日本前“松川事件”被告团团长杉浦三郎和夫人;以西园寺公一为名誉团长、土岐善麿为团长、白石凡为副团长的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代表团;日本全国金属工会副委员长高野实;以日中友协常务理事安井正幸为首的日本极东书店代表团;以日本工人教育协会副会长细井宗一为首的日本工人学习积极分子第三次访华代表团;以汤山勇为首的日本社会党“安保会”议员团;以日本东京都立大学经济学教授盐田庄兵卫为首的日本科学代表团;以日本国民救援会常务理事金川三郎为首的日本国民救援会第四次访华代表团;日本电波新闻社董事长柳泽恭雄;以日本亚非团结委员会代表委员、律师牧野内武人为首的代表团;以日本记者会议副议长本田良介为首的亚非新闻工作者协会日本协议会代表团;以日本地方议员促进国际贸易联盟会长浦部武夫为首的日本地方议员促进国际贸易联盟代表团;以家城启一郎为首的日本广播协会电视摄影队;日本东京大学教授山崎不二夫、田村三郎,副教授熊泽喜久雄,日本农艺化学会书记上远惠子;日本爱知大学教授木田纯一;全日本民主医疗机关联合会副会长高桥实等二人;新日本医师协会事务局长中村美治;以日本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副会长中林贞男为首的日本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访华代表团;以田中均一郎为首的日本东海经济友好代表团;以武藤孝治为首的日本机床工业代表团;日本国际贸易促进协会谘议国分胜范;以日本全国造纸纸浆产业工会联合会北海道地方本部委员长吉住秀雄为首的日本造纸纸浆工会代表团;以日中友好协会大阪府联合会副会长久保专治为首的日本中小企业家同友会第二次访华代表团;日本友好团体和商社代表;以常务董事堤厚为首的日本北辰电机制作所技术交流访华团;以旭化成专务董事、理学博士久保田正雄为首的日本旭化成开士米龙技术交流代表团;以柳本制作所董事、技术部长小久保省三为首的日本柳本制作所技术交流代表团;日中旅行社社长菅沼不二男;日本友好企业界人士川濑一贯;日本技术交流人士。以宋西·德沙坎布为首的老挝爱国战线党文工团;以老挝爱国战线党中央宣传、文教部委员坎马·富贡为首的老挝爱国战线党新闻工作者代表团;老挝妇女联合会主席贵宁·奔舍那夫人;以努潘·西巴赛为首的老挝公务员联合会代表团。黎巴嫩《贝鲁特晚报》社社长阿卜杜拉·马什努克和夫人。尼泊尔科学家巴拉·拉穆·约希。由东巴基斯坦铁路、水陆运输部部长卡·哈·阿斯卡里率领的巴基斯坦国家足球队;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驻中国经理贝格等人。泰国著名公众领袖比里·帕侬荣和夫人;泰国著名作家古腊·柿巴立和夫人;泰国前议员安蓬·素旺那本和沙茵·马兰恭。以也门新闻和国家指导部部长艾哈迈德·侯赛因·玛鲁尼为首的也门新闻代表团。
来自非洲国家的有:
以阿尔及利亚新闻工作者协会总书记阿卜杜拉齐兹·贝拉佐率领的阿尔及利亚新闻工作者代表团;以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青年组织中央委员、阿尔及尔省委总书记布鲁比·穆罕默德为首的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青年组织代表团;以阿尔及利亚工人总联合会执行委员梅萨伊·萨拉赫为首的阿尔及利亚工人总联合会代表团。喀麦隆作家琼·琼·夏尔—雷纳。《埃塞俄比亚先驱报》主编特格涅·耶特沙—沃克和埃塞俄比亚专栏作家特舒姆·阿德拉。加纳财政部长克韦西·阿莫阿科—阿塔;以《加纳时报》副主编亚伯拉汗·库廷·门萨为首的加纳记者和作家协会代表团。以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政治局委员、副总书记阿里斯蒂德·佩雷拉为首的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代表团。
由肯尼亚工商部副部长杰恩·穆罕默德率领的肯尼亚政府贸易代表团;肯尼亚总理乔莫·肯雅塔的长子彼得·肯雅塔。马里共和国银行总裁路易·内格尔;马里共和国总统府国家监察官乌玛尔·马加卢和夫人;以马里全国工人联合会总书记、全非工会联合会副主席马·法·西索科为首的马里全国工人联合会代表团;马里国营人民书店经理阿马杜·特拉奥雷。南罗得西亚津巴布韦非洲人民联盟宣传书记西伦迪卡等二人。苏丹著名伊斯兰教学者和社会人士阿里·阿卜杜·拉赫曼·阿明;苏丹宣传和劳工部电影制片处处长凯尔·哈希姆。坦噶尼喀非洲民族联盟总部行政书记丘秋。阿拉伯中国友好协会代表、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议员哈密德将军。以桑给巴尔和奔巴非洲—设拉子青年联盟书记阿里·阿卜杜拉为首的桑给巴尔和奔巴非洲—设拉子青年联盟代表团。
来自拉丁美洲国家的有:以阿根廷作家、“阿根廷中国人民之友协会”主席贝尔纳多·科尔顿为首的阿根廷中国人民之友协会代表团。以玻利维亚经济学家费利克斯·毛雷为首的玻利维亚文化代表团。智利著名诗人巴勃罗·德罗卡。危地马拉前外交部长、剧作家、哈瓦那大学美洲史教授曼努埃尔·加利奇和夫人。墨西哥和平委员会书记曼努埃尔·梅萨·安德拉卡教授;以前墨中友协主席埃斯特·查帕夫人为首的墨西哥妇女代表团;墨西哥驻日本商务参赞阿拉伊博士;墨中经济关系促进委员会委员纳塞尔。巴拉圭音乐家尼古拉斯·佩雷斯·冈萨雷斯和夫人。伦敦“亚、非、加勒比侨民团体委员会”主席、《西印度公报》月报主编、特立尼达的克劳迪娅·琼斯。以乌拉圭中国文化协会主席弗朗西斯科·穆塞蒂为首的乌拉圭文化代表团。委内瑞拉民族解放阵线代表埃内斯托·戈麦斯。
来自大洋洲、欧洲、北美洲国家的有:
以澳大利亚科学院院长切里教授为首的澳大利亚科学代表团;以塞德里克·卡斯伯特·拉尔夫为首的澳大利亚法律工作者代表团;澳大利亚中国协会维多利亚分会主席克莱夫·桑迪和夫人;澳大利亚法律工作者卡利蒂;澳大利亚米利斯公司经理米利斯和夫人;澳大利亚澳中协会自费旅行团。以海娜兰吉·德勒夫人为首的新西兰毛利族艺术团。以比利时中国协会主席阿梅德为首的比中协会代表团;比利时列日大学高分子物理化学讲师雷纳·欧仁·弗雷德里克;比利时律师塞西尔夫人。英国著名学者、英中友好协会会长李约瑟博士和夫人;英国访华小组成员汤姆逊教授和夫人、罗宾逊夫人、戴伊;英国帝国科技学院物理学教授布莱克特和夫人以及设菲尔德大学植物学教授克拉彭和夫人;英国剑桥大学教授、数学家拉普伍德;英国工业展览会先遣小组;英国海外航空公司东方经理班菲尔德等人;英国伦敦出口公司董事佩里和夫人。法国法兰西学院院士、巴黎理学院教授阿尔弗雷德·卡斯特列尔和夫人;法国作家于儒华及其摄影队等六人;法国著名电影导演冈斯;法国技术展览会秘书长罗齐贤、勃朗比拉和其他人员;法国经济学家查理·贝特兰教授;法国经济部技术顾问比埃·德爱。冰岛统一社会党中央执行局委员、《人民意志报》主编马格努斯·基亚尔坦逊和夫人。意大利那不勒斯大学理论物理学研究所所长堪奈罗教授意大利那不勒斯大学教授、物理学家维台尔;意大利著名心脏外科学家多格利奥蒂教授和夫人。以卢森堡中国友好协会秘书长弗兰克·阿道夫为首的卢中友协代表团。荷兰公共卫生学教授德哈斯和夫人;荷兰种子公司研究和育种部主任亨德里克逊。挪威肿瘤及放射方面专家艾克教授和夫人。以瑞典“火炬社”主席斯·彼得·马蒂斯为首的瑞典“火炬社”青年代表团;瑞典编辑尼尔斯·霍姆伯格、作家玛丽卡·霍姆伯格夫人;瑞典药学家桑德贝格教授。瑞士体育界知名人士列昂·布法尔和夫人。国际海员协会兄弟会北美洲代表戴维·休姆·麦加维;由加拿大阿尔伯达省农业联合会主席巴贝率领的加拿大农业访华团;加拿大安达略水力发电委员会主席邓肯和夫人;加拿大朋友考恩和夫人。
参加国庆活动的还有常驻北京的外国和平人士:新西兰的艾黎,苏丹的凯尔,美国的斯特朗和智利的万徒勒里,以及各国的专家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