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7月1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工作研究

矛盾在哪里?
克林 子贞 超卿
基层干部参加劳动之风,正在我国广大农村兴起,这将引起农村风貌的深刻变化。
不久以前,我们在河北高阳县走过一些村庄,看到和听到不少干部参加劳动后所引起的新变化,同时也感到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深入研究解决,其中普遍而突出的就是劳动与工作的矛盾问题。这里有思想问题,也有实际问题;有干部本身的问题,也有领导方面的问题。根据初步调查和其他有关材料,谈一些情况和意见。
劳动和工作之间
高阳县委曾对全县基层干部参加集体劳动的情况作了些调查分析,同其他地方的情况类似,凡是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好的队,那里的工作和生产都比较好;反之,在干部参加劳动不好的队,那里的工作生产都比较差,问题也比较多。
我们曾访问过一个劳动好、工作好的杨家佐大队。这个大队的主要干部几年来一直参加集体生产劳动,除会计外,实作劳动工分不低于中等劳力水平,去年补贴工分只占工分总数的百分之一点零五。干部劳动好,工作也很出色,生产连年上升,集体经济巩固,社员觉悟提高,各项工作都完成得较好。
“怎样做到劳动好、工作也好?劳动和工作之间的矛盾是如何解决的?”老支书段惠民用亲身体会和本队事实,详细回答了我们的问题。从这个大队看,他们能做到这样,突出表现在以下两点:
1、干部的思想认识是一致的。他们认为,干部不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就不可能领导好集体生产,因而他们能经常自觉地参加劳动。老支书这样说:队上的工作主要就是搞生产,支部工作主要也是围绕生产,很多工作就在生产里,不到生产中去就搞不好工作。他说,群众劳动,干部不劳动,干部就一定会脱离群众。这个大队的主要干部还是土地改革时候的贫下中农班子。他们说,过去大家一起斗地主,现在又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更不能脱离阶级兄弟。长期的共同斗争历史,使他们对干部参加劳动的必要性体会较深。
2、各项工作妥善安排,合理分工,把干部从事务中解放出来。支部书记说,队上工作再复杂,总不出生产、教育、生活(指安排社员生活)几项,各项工作中生产是最主要的,因此,绝大部分都能在田头地边生产中解决。像当时最紧急的打井、浇麦、点种等抗旱工作,怎么干,谁去干,干部在生产中完全能解决。大型会晚上开,事先考虑好,不用多熬眼。具体事开田头会,既灵活又方便,歇工时一商量就办了。至于其他日常工作,各系统各负其责,既减少干部事务,又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干部还能叫事务缠住?
他们认为,过去矛盾较大的是上边开会、要数字表报等,这是队上没法解决的。可是今年以来会减少了三分之二,表报也少了。县和公社为基层干部参加劳动创造了一定的条件。
这里的情况说明,干部不劳动,矛盾反而多;参加了劳动,工作反而做好了。
但是,从其他一些社队看,干部劳动和工作之间的矛盾,常常不能很好解决。高阳一些社队的情况说明,不少基层干部原来都是好劳动者,有些还是长工出身,当了干部之后,有些人还能一直保持劳动本色,坚持参加劳动(如杨家佐),有些慢慢就不大劳动以至不劳动了。
为什么有的干部能把工作和劳动统一起来,做到工作好、劳动好,有的干部却把二者对立起来,逐渐脱离了劳动呢?在我们同一些基层干部交谈中了解到,原因是多方面的,干部思想觉悟不同,参加劳动情况就有所不同。认识上有问题,劳动和工作矛盾就多。他们有这些想法和说法:
“干部主要是搞工作的,劳动是社员的事”;“不劳动能行,不工作不行”;“干部劳动只起个普通社员的作用,顶多增产几百斤粮,搞好工作,创造的价值就不只几百斤粮,干部劳动因小失大”。
据了解,这些思想是有一定代表性的。这里除思想认识问题外,还有许多复杂原因,如县、社领导方法不好,队上工作安排不当、事务缠身,补贴工分办法不合理,等等。而陈旧的传统观念和视而不见的习惯势力影响也很大。有的人认为,既当了干部,“不脱产也得脱点产”,有些群众认为“当了‘官’,屋里钻”。看来,要基层干部经常自觉地参加劳动,确实不是只靠订一些办法制度或号召几次就能解决的。
到底有些什么工作?
从一个大队范围看,到底有哪些工作?矛盾形成的具体情况究竟是怎样的?我们访问了一个原来干部劳动较少,劳动和工作结合较差的季朗大队。同大队支部书记和其他干部座谈研究,大家谈的结果,归纳起来大体可分三类:
一是上边(县和公社)布置下来的工作,如各种会议、表报、统计数字,各系统下乡来的干部谈工作、要情况等,还有些季节性的工作,如征购、发放贷款等。
二是日常事务工作,如安排生活,开条盖章,办理婚姻户口,排解家庭纠纷,还有商业系统的物资供应和分配等。
三是生产领导工作,包括计划安排、检查督促,以及解决生产中的各种问题等。
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堂的工作,甚至供销社收购生猪、鲜蛋,也要找支书或大队长。
按理说,基层干部主要的和大量的工作应该是抓生产,可是实际上却忙于前两类工作,不是开会填数字表报,便是终日事务缠身,弄得昏头昏脑。这样他们实际上对生产也领导不好。支部书记苏道丰说:真是该干的没干好(指生产领导),不该管的干不完(指日常事务)!他说:过去对劳动的重要性确实认识不清,原来也想着去劳动,可是今天开会,明天评比,一会儿要填表,一会儿要统计,再不就是这家婆媳不和了,那家两口子打架了,啥事也得管,一天到晚晕头转向,哪还顾得生产?我心里想,干部就是干这些事的,劳动不劳动,没大关系。人都是“越坐越懒,越吃越馋”,这样慢慢就坐懒了,离群众就越来越远了!高阳县一些干部参加劳动较差的队,也有类似情况。
大队干部不经常劳动,怎样领导生产呢?不外两种办法:一是坐在办公室开会,二是骑着车子到地边转。苏道丰说:“那样实际上领导不了什么,因为,社员在地里干,自己在地边转,‘腰杆不直,嘴也不硬,情况不明,话也不灵’”。有些干部感慨地说:“过去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工作劳动一头也没抓住。” 一个干部风趣地说:“看来,西瓜要到地里才能抱住呢!”
几个干部一致反映:过去下边农活越紧张,上边越抓你开会,表报数字要的越多,越多工作越忙,就越到不了地里。工作好像是弄颠倒了,也不知道是谁给谁服务?
从这些干部的工作和思想状况看,问题是比较复杂的。基层干部的主要工作到底是些什么?上边的各种会议表报是为了什么?哪些有利生产,哪些妨碍生产?工作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怎么做法?值得深思。
矛盾怎样解决?
要干部参加劳动,要解决思想认识问题,还要解决实际问题。实际问题其实也包含着思想认识问题,认识到参加集体劳动的伟大革命意义,才能采取革命性的措施。高阳县委采取的措施是坚决有力的。
县委首先通过社会主义教育和民主理财,使干部警惕不劳动的危害,并用典型调查材料说明,基层干部由好劳动到少劳动到不劳动的过程,就是干部逐渐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过程,也是资产阶级思想侵蚀的过程。干部各种错误,往往从不劳动开始。县委曾对一些犯错误的干部作了分析,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很少劳动或根本不劳动,这些人去年每人平均才劳动五点六天。而那些工作好生产好的队,也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干部经常参加劳动。典型教育,活人活事,启发了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自觉性。
解决实际问题的关键,在于县委的决心。高阳县委坚决压缩会议表报,为干部参加劳动创造条件。比如开会,过去动不动就把人“拉上来”,现在主要是“蹲下去”。县委规定,能下去开的会不要上来开,能分散开的不集中开,能夜晚开的不在白天开,公社召开大队干部会要经县委批准。还规定,表报除统计部门发的以外,任何部门不能随便发。干部走出办公室,到队里、地里去解决生产中的问题,书记带头,层层“蹲点”,有效地改变了领导作风。
思想问题和实际问题的解决,产生了显著的效果。在季朗大队,我们看到了一系列的新变化:会议表报等显著减少了,过去农活紧张时一天一个进度表,现在十天半月才要一次。三天两头的会议评比活动也大大减少了。队里工作合理安排分工,党支部、管委会、供销社各负其责,干部的事务显著减少了,白天生产,夜晚碰头,克服了一揽子、一把抓的现象。各系统的积极性也发挥出来了。为了减少支部书记的事务,有些队还找公正老农当调解员专管排解家务纠纷。
这里重要的变化不只是工作数量的减少,而是一种带有本质性的变化。干部由“外边转”、“空口喊”,到“地里见”、“实际干”,这样,就使生产领导由脱离群众的方法,改变为群众路线的方法;由站在群众之上,变为走到群众之中,这就使矛盾开始统一起来。
这一点,干部们有最深切的体会。据支部书记苏道丰谈:有一次他在二队插薯秧,为了节约用水,号召大家先打埂后浇水。老农们就向他说,这样容易泛碱,不如先大畦浇水杀碱再打埂。他听了这个合理建议,改变了办法。他说,不到地里而在外边转是不能听到这些意见的。不只是领导生产切合实际了,由于真正同社员们站在一起,社员们的反应也很热烈,说过去是“两张皮”,现在是“一股绳”。
片面强调工作,工作反而没做好,矛盾一直解决不了;强调劳动,工作也做好了,工作和劳动的矛盾也统一起来了,干群关系也改善了。这里提出一个根本问题,就是如何认识干部参加劳动同当前社会主义建设的关系问题。从高阳的情况看,基层干部由劳动到不劳动,有很多思想因素和历史因素;现在由不劳动到劳动,同样包含着思想认识和习惯、方法等一系列的变革。经过这些变革,人和人的关系改变,进而才能搞好生产,变革自然。从这里来理解革命和建设的关系,理解干部参加集体劳动的伟大革命意义,才能有效地解决各种矛盾。
劳动、工作、群众路线
在研究劳动和工作的关系中,还需要谈谈关于群众路线的领导方法问题。这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有些地方也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但是,同基层干部参加劳动联系起来,这问题就有了新内容。
什么是群众路线?最根本的一点就是把一切事业看成是群众自己的事业,相信群众能自己解放自己。集体经济是群众自己的组织,集体生产必须依靠群众的积极性和自觉的行动,没有这一条,我们将一事无成。从高阳看,障碍群众积极性发挥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干部不劳动多记了工分,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干部和群众的关系问题。干部脱离了劳动,实际就脱离了群众,慢慢变成群众头上的“官”。干部重新下地,把自己的位置从群众之上放在群众之中,同群众并肩劳动,共尝劳动的甘苦,群众情绪立即高涨,对干部更加爱护,对集体更加关心,群众热情被发动起来了,主人翁的自觉性提高了。
群众路线还有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先向群众学习,再引导群众前进。干部下地劳动,意义不只是多作些劳动日,更主要的是为了和群众一起“革命”,办好集体经济。参加生产之后,干部能随时了解群众的意见和要求,了解政策执行情况,发现生产中的问题和先进经验,及时解决、及时推广,真正有力地领导了生产。他们说过去是“耳不聪,目不明,腰不直,嘴不硬”,现在是“看得准,指挥灵”,工作生产面貌为之焕然一新。劳动观点、群众观点、革命观点,在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中统一起来了。
从高阳一些情况看,直到现在,那些过去参加劳动较差的干部,对参加劳动还处于不大自觉的状态,对它的伟大意义还没有充分认识,但他们已经开始尝到了“甜头”,日益深刻了解它的革命意义,在劳动实践中加快了思想自觉的过程。


第2版()
专栏:

小港公社党委书记深入大港大队边劳动边解决思想和实际问题
帮助支部书记既经常劳动又做好工作
新华社南昌三十日电 江西丰城县小港公社党委书记周正根,通过亲自实践,具体地帮助大港大队支部书记李牛仔解决了经常参加劳动又能做好工作的问题。
去年,小港公社的十七个大队支部书记中间,李牛仔参加劳动最少。现在李牛仔成了全公社参加劳动较多的一个支部书记。同时他的工作也做得好,他所领导的大港大队,今年的生产情况比去年同期有很大的改善。
去年,公社党委发现李牛仔参加劳动过少,曾几次派干部去帮助他,但都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据派去的干部谈,他并不是不愿意多劳动,问题是他的工作实在太忙了,照顾不过来。党委书记周正根对这种说法是怀疑的。他想:难道别的支部书记就不忙吗!为什么别人能用更多的时间参加劳动呢?为了把李牛仔参加劳动少的原因查清楚,具体地帮助他改正这个缺点,周正根决定到大港大队去同他一起工作一个时期。
周正根到大港大队后,就邀李牛仔一起到田里去劳动。但李牛仔犹豫地说,春旱严重,他要去检查抽水机修理工作。周正根知道他并不熟悉抽水机,同时,大队已派干部去负责领导修理,用不着李牛仔亲自去检查。当时周正根就说服了李牛仔同自己一起下田劳动了。
他们在第五生产队和社员一起整田,看到周围几丘秧苗都发生了虫害。为什么不及时扑灭呢?经过和社员交谈,才发现社员中有一种轻视虫害的麻痹情绪。于是,他们一面劳动,一面同社员商量。当社员认识了灭虫的重要性后,就立即拿来了农械农药,开始了灭虫的活动。不久,他们又看到水也哗哗地从渠里流来了,证明抽水机已经修好。
收工后,周正根问李牛仔对这天的工作有什么体会。他说:“参加了一天的劳动,抽水机同样修好了,还发现了灭虫中的思想问题,收获可真不小。”
为了从各方面寻找原因,周正根又邀李牛仔一道去检查生产。他问李牛仔采取什么方法好。李牛仔提出了他一贯的做法是各队跑跑,到处看看;还说,检查生产,就得这样。周正根想,老这样东奔西跑的,工作怎么能深入呢?又哪能有多少时间来参加劳动?但是,为了具体地帮助李牛仔解决这个认识问题,周正根没说什么,就同他一起出发了。他们先到了第四生产队。在到第四生产队以前,周正根听李牛仔说,这个队犁田“进度快,质量好”。到队里一看,田的确犁了不少,犁过头道的田,还灌了水,看来李牛仔所说的情况是实在的。可是,周正根并不满足于一般的看,把裤子一扎就下了田,开始一圈一圈地犁起田来。犁了几圈,他就发现脚下有许多地方是高低不平的,还有漏犁的地方。这时,李牛仔也已下了田,周正根知道他也一定发现了这些情况,就问他:“质量不错吧?”他回答说:“不好。” 周正根追问道:“你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怎么早没发现?”这一问李牛仔不好意思了,才说:“要用我过去的检查方法,这次也还是发现不了的。”后来他们一面犁田,一面和社员交谈,才知道:犁田质量不好的问题,群众是早就有意见的,有些社员也曾打算向大队反映;但是,他们见李牛仔每次检查都是从田塍上一溜而过,不像个解决问题的样子,就又不想反映了。这回,社员们不仅把这些情况说了出来,还把队长派工不合理、有些人犁田只求数量不顾质量等问题,也都一一向他们讲了。这一天,他们就检查了这一个队,实际上是和社员一起参加了一天的劳动,但却发现了不少过去没有发现过的问题。李牛仔体会很深地说:“过去我总认为参加劳动会影响工作,这回我才明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还有没有其它原因影响李牛仔参加劳动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周正根继续留在这个大队,作进一步的调查研究。有一次,他们正在田里劳动时,接到了公社的通知,要李牛仔到另一个大队去开会。他只得丢了劳动去出席会议。他回来后说,这次会议是督促各队快去买商品肥料的。周正根想,像这样的事,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把支部书记找去开半天会,往返耽误一天呢?可见,上面的工作方法不对头,也是造成下面干部不能更多地参加劳动的一个原因。
通过以上实践和观察后,周正根帮助李牛仔召开了一次支部委员会。在会上,李牛仔根据切身的体会,自觉地检查了过去工作中的缺点,表示今后要努力改进,很好地参加生产、领导生产。到会同志对他这种转变非常欢迎,都表示要协助他做好工作,让他有较多的时间参加劳动。周正根在会上也表示,今后也要教育公社干部改进工作作风,为大家参加劳动创造更好的条件。
这以后,李牛仔积极参加劳动了。周正根听到来自各方面的反映,都说他劳动得很好。但是,还有新的问题没有呢?一天,周正根又到大港大队去作了一次检查。这次,他没有去找李牛仔,独自到生产队和社员一道插秧。劳动中,发现社员对扩大早稻面积还有不少思想抵触,有的社员还埋怨大队没有帮助解决缺秧困难。周正根问队长是否向大队反映过,队长说:“反映了,牛仔说他要劳动,要我们自己设法解决。”从这些反映中,周正根想:李牛仔是不是又埋头劳动不问工作了?他决定再和他工作一段时间,帮助他解决这个问题。经过调查,他发现李牛仔所在的第五生产队,工作是很好的,社员情绪高,干劲也大。原来,从点上的情况看,李牛仔并没有埋头劳动不问工作,只是对面上的工作关心得太少了。当晚,周正根进一步帮助李牛仔总结了最近一段参加劳动的收获和体会,并研究了在劳动中怎样做好面上的工作。
现在,李牛仔劳动工作都很好。从最近公社组织的一次大队干部劳动和工作的评比结果来看,今春以来,他是全社实做劳动日较多的支部书记之一。他领导的大港大队,由于各项生产都搞得好,受到了公社的表扬。


第2版()
专栏:

山西又一对新竖井最近正式移交生产
生产过程机械操作年产焦煤九十万吨
新华社太原三十日电 素以“煤海”著称的山西省,又有一对年产九十万吨的现代化大型矿井——国营潞安矿务局五阳矿竖井最近正式移交生产。这是山西省解放以来新建的第二十三对矿井。
这对矿井从落煤、运煤,一直到提升,全部生产过程都由现代化机械操作。
五阳矿井建设在山西沁水煤田的东部。这里是我国重要的焦煤基地之一。


第2版()
专栏:

刘主席出国访问纪录片今起在各地上映
同时上映《燎原》等革命故事片
据新华社三十日讯 纪录我国国家元首刘少奇主席第一次出国访问亚洲友好国家这一重大政治事件的彩色纪录片,七月一日起,将在全国各大城市影院先后上映。同时上映的还有《燎原》、《怒潮》、《鄂尔多斯风暴》、《甲午风云》等最新国产故事片。
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刘主席访问印度尼西亚》、《刘主席访问缅甸》、《刘主席访问柬埔寨》、《刘主席访问越南民主共和国》等四部彩色纪录片,分别纪录了刘少奇主席和陈毅副总理出国访问,受到印度尼西亚、缅甸、柬埔寨、越南民主共和国四国元首、政府领导人和人民群众热烈欢迎的实况,以及刘少奇主席和陈毅副总理在这些国家的访问活动。这些影片具体生动地反映了我国政府一贯奉行的和平外交政策和睦邻政策的巨大胜利,反映了亚洲友好国家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情,以及共同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战斗友谊。
描写四十年前赣西煤矿工人革命斗争的故事片《燎原》,生动地展示了煤矿工人在党的领导下觉醒起来,团结一致,同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资本家展开英勇斗争并取得胜利的故事,热情地歌颂了党领导的早期工人运动史的光辉一页。
《怒潮》和《鄂尔多斯风暴》都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最新摄制的影片。描写“马日事变”后湖南革命斗争情景的《怒潮》,通过丘金、罗大成等工农革命家在革命低潮中,不畏艰险,组织农民武装,向反动派进行坚决斗争的故事,反映了毛泽东主席的武装斗争的思想,歌颂了工农群众敢于革命的斗争精神。以内蒙古人民革命斗争历史为题材的《鄂尔多斯风暴》,生动地描写了一位内蒙古人民早期革命领袖接受党的领导,逐渐掌握武装斗争思想的曲折过程。长春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彩色故事片《甲午风云》,通过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战争的一个侧面,和“致远”号军舰在黄海激战中,为挽救败局,全舰官兵猛撞敌舰而壮烈牺牲的英雄史迹,热情歌颂了中国人民敌忾同仇、顽强不屈的反对帝国主义的精神。这部影片对清朝官员腐败无能和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也作了深刻的揭露。


第2版()
专栏:

贺龙元帅接见并设便宴招待在印俘收容所工作的部分人员
新华社三十日讯 贺龙元帅今晚接见了在西藏、新疆地方边防部队的印俘收容所工作的外文干部和部分工作人员。贺龙元帅向他们表示慰问,并表扬他们很好地执行了宽待被俘人员的政策,圆满地完成了工作任务。
陪同接见的,有萧华上将、杨成武上将、甘泗淇上将、梁必业中将、萧向荣中将和张国华中将等。
外交部副部长耿飚和蒋南翔、乔明甫、章夷白和彭炎等也参加了接见。
接见后,贺龙元帅举行便宴,招待大家。便宴后,全体人员观看了话剧《井冈山》。


第2版()
专栏:

来宾各界集会欢迎归侨参加生产建设
新华社南宁三十日电 广西来宾县各界六百多人二十九日在国营来宾华侨农场举行大会,热烈欢迎来到这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第二批印度受难归国华侨。
广西僮族自治区副主席莫乃群在大会上讲话。他代表广西僮族自治区人民委员会,向归国难侨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亲切的慰问。
莫乃群强烈谴责印度政府惨无人道地迫害旅印华侨的暴行。他说,我国政府不能容忍印度政府对华侨的迫害,派船把受难华侨接运回国,这说明强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是海外侨胞最有力的靠山。
莫乃群向归侨们介绍了广西及来宾华侨农场几年来的建设成就,勉励归侨们积极参加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参加农业生产建设。他说,虽然你们大部分人对农业生产不熟悉,开头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但前途是光明灿烂的,只要大家继续发扬热爱祖国、热爱劳动的优良传统,虚心学习,力求进步,这些困难很快就可以被克服,就能为祖国建设贡献出力量。
自治区华侨事务委员会副主任丁明、柳州专署副专员戴春涛,国营来宾华侨农场场长高天梅等也先后在大会上讲话,他们一再勉励归侨们要以参加农业生产为荣,担负起建设好华侨农场的光荣任务。
难侨邓日荣代表全体归国难侨在会上讲话。他表示一定要听毛主席、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话,安心在农场安家立业,和老场员团结互助,努力生产,为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贡献力量。


第2版()
专栏:

昆明市各界人民集会
欢迎原蒋军杨发祥等率部起义归来
昆明市长潘朔端和王启明少将在讲话中勉励他们今后努力工作,积极参加祖国建设;希望台湾和云南境外的蒋军人员,学习徐廷泽、李召生、杨发祥、高长进等人的榜样,站到爱国主义旗帜下,同祖国人民一道,为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和解放台湾作出贡献。
新华社昆明三十日电 云南省昆明市各界人民二十九日晚上举行集会,热烈欢迎云南境外原蒋军莲山支队支队长杨发祥和盈江支队支队长高长进等率部起义光荣归来。
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王启明少将,昆明市市长潘朔端,政协云南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云南省人民委员会委员龙泽汇,以及各人民团体昆明市地方组织的负责人和各界人士一千二百多人出席了大会。
昆明市市长潘朔端首先在会上讲话。他代表昆明市各界人民,对杨发祥、高长进等起义人员的爱国正义行动表示热烈欢迎。他希望在台湾和云南境外的蒋军人员,以杨发祥和高长进为榜样,弃暗投明,回到祖国怀抱。他勉励杨发祥、高长进等今后努力工作,积极参加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王启明少将接着讲话。他指出,祖国人民对云南境外蒋军中起义和投诚回国的人员,不论他们参加爱国行列的先后,职位高低,都本着“爱国一家”的原则,采取了既往不咎的态度,给予应得的奖励和适当的安置。他说:“这些年来,起义回国的原云南境外蒋军十三师三十七团的李召生、李小壮、陈玉琳等二十五人,投诚回国的原蒋军少校军官孟省民、黎荣佐、刘国华,副连长王兴德、王廷庸等,以及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五月底投诚的一百四十九人,都受到了祖国人民的热烈欢迎,有功的人并得到了奖励。现在,他们都在各个不同的岗位上,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过着幸福的生活。”他希望在台湾和云南境外的蒋军人员,学习徐廷泽、李召生、杨发祥、高长进等人的榜样,站到爱国主义旗帜下,同祖国人民一道,为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和解放祖国领土台湾作出贡献。
龙泽汇在讲话中指出,率部起义,弃暗投明是一切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光明出路。他说:“十三年前,我们参加云南起义的官兵,都受到人民的器重和信任,在工作上、生活上都得到妥善的安排和照顾,各得其所。不少人被委派担任政府机关部门的领导工作,有的被选为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人人生活幸福,个个心情舒畅。我曾经当过国民党的师长、军长,做过不利于人民的事情,但在起义以后,人民不但不咎既往,而且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我们所有起义人员,都以能够在建设祖国的事业中贡献力量,而感到光荣和自豪。”他希望在台湾和云南境外的蒋军人员,认清形势,掌握自己的命运,早日弃暗投明,回到祖国怀抱。
杨发祥和高长进在讲话中,感谢昆明市各界人民对他们的热诚欢迎。他们愤怒揭露美蒋匪帮驱使他们窜扰祖国的罪行以及他们在云南境外生活悲惨,向往祖国的情形。
杨发祥说:“回想在蒋军里的一段岁月,真是辛酸。替蒋帮卖命,一不合上司的意,就要被特务暗杀掉。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政策,唤醒了我们。我们明白了替美蒋卖命,干危害祖国人民的事,到头来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于是我和弟兄们就起义回国了。我们一进入祖国的土地,就受到边防部队和祖国人民的热情欢迎,还发给我们奖金。我真像吃了起死回生的药,真正感到起义回国的路是走对了。”
高长进说:“在境外,美蒋特务经常叫我们窜扰边境。卖命的是我们,发财的是他们。弟兄们觉得实在没出路。后来,我们不断听到祖国建设的伟大成就和家乡巨大变化的消息,就下定决心,投奔祖国。我们希望现在仍在境外的蒋军弟兄早点觉醒,回到祖国来。”
杨发祥和高长进表示,今后一定要好好听共产党、毛主席和人民政府的话,遵守政府的政策法令,努力工作,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解放台湾的斗争,贡献自己的力量。
欢迎大会结束后,云南省花灯剧团演出了精采的节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