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革命的辩证法和对帝国主义的认识
邵铁真
马克思列宁主义对阶级斗争的发展进行科学的分析,并用这种科学分析来指导无产阶级和一切要求解放的人民的革命斗争。当无产阶级和其他革命人民处于被压迫地位的时候,他们的力量总是比长期处于压迫者、统治者地位的地主、资产阶级小得多,但是因为他们代表历史前进的方向,所以他们的力量是能够一天一天壮大起来的。只要他们坚持不懈地用正确的方法进行斗争,并且敢于在决定的关键争取胜利,他们就终于能够战胜反动的、腐朽的统治力量。真正强大的力量究竟是谁:是新生的人民力量呢,还是腐朽的反动力量呢?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毫不迟疑地回答,是新生的人民力量,而不是腐朽的反动力量。这是一个具有深刻的科学性的回答,也是一个具有高度的革命性的回答。
所以,无产阶级和革命的人民在同阶级敌人斗争的时候,首先必须在全局上正确估计阶级力量的对比,要有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革命雄心,要坚信表面上弱小的革命力量一定会战胜表面上强大的反革命力量。正如列宁说:“在观察各个阶级和各个国家时,不应当认为它们处于静力学上的状态,而应当认为它们处于动力学上的状态,也就是说,不应当认为它们处于静止的状态,而应当认为它们处于运动的状态(这个运动规律是从每个阶级的经济生活条件中产生出来的)。观察运动时又不仅要看到过去,而且要看到将来,并且不是按照只看到缓慢变化的‘进化论者’的庸俗见解进行观察,而是要辩证地进行观察。”?
显然,只有像列宁所说的那样,用革命的辩证法的观点来观察阶级力量对比的关系,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在同暂时强大的敌人的斗争中,才能正确地规定自己的战略部署,一步一步地勇敢前进,一直到最后胜利。
伟大革命导师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他们在革命活动中,正是这样对待阶级敌人的。在一百多年前,整个世界还在资产阶级统治之下,共产主义者只有马克思、恩格斯等少数几个人,他们既无政权,又无军队,但他们敢于向旧世界挑战,他们用烈火般的语言宣布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死刑。他们说:“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让那些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颤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自己颈上的锁链。而他们所能获得的却是整个世界。”?在一八四八年德国的“三月革命”中,由于无产阶级的力量还弱小,革命的果实被资产阶级夺取了,资产阶级自以为很了不起。这时,马克思用蔑视的口吻说:“在柏林地面上留下的不是什么庞然大物,不是什么革命巨人,而是一些旧型生物,一些低矮的资产阶级人物”。他们“活像一个受诅咒的老头子,注定要糟蹋健壮人民的最初勃发的青春热情而使其服从于自己晚年的利益,没有眼睛,没有耳朵,没有牙齿,衰颓不堪,——这就是普鲁士资产阶级在三月革命后执掌普鲁士国家政柄时的形象。”?
列宁开始参加革命活动时,一次被敌人逮捕了,警察局长审问他:“小伙子,你为什么造反?要知道你的前面是一堵墙。”列宁毫不在乎地回答:“不过是一堵朽墙,只要一推就会塌的。”?二十世纪初,当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时,列宁以充分的材料为依据,对帝国主义的本质做了科学的分析,一针见血地指出: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腐朽的资本主义。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英、法、日、美等帝国主义国家结成了反动联盟,对新兴的苏维埃政权发动武装进攻,并大力支持白卫匪徒高尔察克和邓尼金的反革命叛乱,企图趁苏维埃政权还年幼的时候,就把它活活绞死。列宁坚定地指出:“所有这些似乎是强大的和不可战胜的国际帝国主义力量是不可靠的,是不可怕的,它们已在腐烂,它们使我们愈战愈强,使我们能够击退外来的侵略,取得彻底的胜利。”?在十月革命二周年的时候,列宁回顾发动十月革命的时候说:“当时人们以为,世界帝国主义是一种巨大的不可战胜的力量,一个落后国家的工人要起来反对这种力量,简直是发了狂。现在,我们回顾一下过去两年的情形就可以看到,连我们的敌人也愈来愈认为我们是正确的。我们看到:像一个制服不了的巨人似的帝国主义,在大家眼中已成为泥足巨人”?。列宁还说,国际资本主义已是个“衰老垂死、病入膏肓的老头子”。
所有这些,都表明了在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身上高度科学性和高度革命性的结合。他们能够透过一切表面现象看出似乎强大的反动势力的虚弱的实质,因此他们敢于率领无产阶级同暂时还比自己强大得多的敌人作斗争。也只有这样,才敢于在那些庸人认为根本不可能的时候,向帝国主义发动像伟大的十月革命这样的冲击。
历史证明:一切反动派的命运,都是如马克思列宁主义所指出的,它们的强大,是靠不住的,也是不可怕的,在革命人民的斗争下,它们最后不可避免地要死亡。俄国的沙皇,从表面上看来是很强大的,但是,俄国二月革命的风暴,就把他吹走了;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日本帝国主义在当年差不多吞并了半个世界,气势汹汹,不可一世,但在苏联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铁拳打击下,他们在人民面前宣布了投降。
毛泽东同志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阶级斗争的理论,尤其是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总结了大量丰富的历史经验,指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它的强大只是外表的,实际上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并不可怕。这同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看待阶级敌人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毛泽东同志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看做纸老虎这个论点,是远在十六年前提出的。那时,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国际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国际范围内的阶级力量出现了重新组合,德、意、日法西斯强盗被打败了,英、法等帝国主义势力被削弱了,社会主义阵营开始形成,世界各国人民的和平民主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力量正在发展起来。但是,美帝国主义却代替德、意、日法西斯成了世界反动势力的中心和堡垒。美帝国主义依仗着在大战中发横财积聚起来的经济力量和单独占有的所谓“原子弹的威力”,集合各国反动势力,收罗法西斯残余力量,组成帝国主义和反民主阵营,反对社会主义力量和一切民主势力,妄图独霸和奴役全世界。这时,在国际和国内出现了一股似乎强大的反苏、反共、反人民的逆流。在中国,蒋介石反动派依靠美帝国主义军事上和财政上的巨大援助,发动了对中国人民的战争,企图消灭人民的革命力量;同时,在人民群众中竭力散播美帝国主义无敌的神话。
在这紧张、尖锐的阶级斗争形势之下,怎样估计阶级力量的对比?革命力量能不能战胜反革命力量?这些,不仅是中国人民、而且也是全世界人民所密切关注的问题。毛泽东同志站在革命的无产阶级立场上,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科学方法,分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国际和国内的形势。毛泽东同志指出,帝国主义国内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帝国主义国家间的矛盾,帝国主义与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之间的矛盾,不但依然存在,而且更加尖锐、更加扩大了。这些矛盾在美帝国主义身上表现得特别突出。美帝国主义在大战期间增加起来的经济力量,在战后遇到了不稳定的日趋缩小的国内和国际的市场,这种市场的进一步缩小,就不可避免地要引起新的经济危机。在战后,美帝国主义在政治上更加反动和腐朽了,在国内开始推行法西斯统治,民主自由的影子在逐渐消失,这就引起了美国人民越来越多的反对。美帝国主义既然把各国的反动势力纠集于自己的周围,作为统治和压迫这些国家人民的工具,这就引起了世界各国人民的坚决反对。美帝国主义的这种国内国外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像一座火山,每时每刻都威胁它自己,随时有爆发革命的可能。毛泽东同志说:帝国主义的“基础是虚弱的,它的内部分崩离析,它脱离人民,它有无法解脱的经济危机,因此,它是能够被战胜的。”?
根据上述分析,毛泽东同志指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从长远的观点看问题,真正强大的力量不是属于反动派,而是属于人民。”接着,他又进一层地说:“蒋介石和他的支持者美国反动派也都是纸老虎。提起美国帝国主义,人们似乎觉得它是强大得不得了的,中国的反动派正在拿美国的‘强大’来吓唬中国人民。但是美国反动派也将要同一切历史上的反动派一样,被证明为并没有什么力量。”?毛泽东同志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看做纸老虎,为革命人民制定了一个根本战略思想,武装了革命人民的头脑,使人民加强了打败反革命力量的胜利信心。这个思想在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起了极其伟大的作用。
十多年来,毛泽东同志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点,为世界范围内发生的许多事实所检验,证明它是正确的。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就是一个有力的说明。当毛泽东同志提出这个论点的时候,正是蒋介石反动派把内战强加于中国人民头上的时候。那时在力量对比上,优势是在蒋介石反动派方面。他们拥有四百多万人的军事力量,统治着全国三分之二以上人口的地区,接受了日本侵华军队一百万人的全部装备,并且得到美帝国主义的巨大援助。而人民解放军无论在数量上和装备上都远远不及蒋介石的军队,当时只有一百二十万人。解放区也比国民党统治区小得多。但经过中国人民的艰苦斗争,终于打败了强大的敌人,结束了蒋家王朝二十二年的反动统治。
越南人民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从一九四六年到一九五四年的八年中,经过长期艰苦的斗争,终于打败了在美国支持下的法国殖民主义者,在越南的北部结束了法帝国主义八十多年的殖民主义统治。伊拉克人民的民族民主革命,在一九五八年推翻了外国帝国主义所支持的费萨尔王朝,打断了巴格达条约组织的一个重要环节。阿尔及利亚人民反对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开始不过只有三千人的游击队。尽管法国殖民者投入了八十万人的军事力量,仍没有挡住阿尔及利亚人民的革命巨流;经过七年的武装斗争,终于迫使法国承认阿尔及利亚国家的独立,结束了长达一百三十年之久的殖民主义统治。这些都充分说明了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虚弱的,人民的革命力量是强大的,是能够战胜它的。
同美国近在咫尺的古巴,是一个七百万人口和十一万四千多平方公里土地的岛国。菲德尔·卡斯特罗领导下的革命斗争,起初只有十二个人和七条枪杆子,经过两年多的英勇斗争,把美帝国主义所豢养的走狗——巴蒂斯塔的法西斯独裁统治推翻了,在美帝国主义一向横行霸道的西半球上,打断了美帝国主义者在拉丁美洲的锁链的一环。美帝国主义一方面痛恨古巴人民革命的胜利,千方百计地企图颠复古巴的革命政权;另一方面又害怕七百万人的古巴,因为正义是在古巴人民方面,因为世界各国人民的同情是在古巴方面。美帝国主义唯恐古巴的革命影响整个拉丁美洲。两个月前,美帝国主义者在加勒比海上制造紧张局势,企图扼杀古巴革命。但是,在世界各国人民的支持下,英雄的古巴人民进行坚决的斗争,沉重地打击了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挑衅,保卫了主权,保卫了革命。
正因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纸老虎这个论断完全符合于客观事实,所以这个论断迅速地为广大革命人民所接受。这使得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受到极大的震动。帝国主义者时时刻刻担忧全世界人民看穿他们是纸老虎,不把他们看在眼下。因此,他们总是利用各种场合为自己辩解,表白自己并不是纸老虎,而是强大的真老虎。但是事实是最顽强的东西。帝国主义者的辩解,只是更加证明了纸老虎的论断击中了他们的要害,揭露了他们的本质。
有些人用形而上学的观点来理解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个论点。他们说,既然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是纸老虎,为什么还会对外侵略,发动战争呢;或者说,既然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是纸老虎,是不是就可以不需要费什么力气而把它消灭掉呢。这说明了他们根本不懂得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马克思主义再三教导我们,看问题要看本质,要从大量现象的东西中找出本质的联系,不要为表面现象所迷惑。列宁说:“就本来的意义说,辩证法就是研究对象的本质自身中的矛盾”?。毛泽东同志把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看作纸老虎,是从它们的本质说的。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一方面是“老虎”,它可以吓唬人,吃人;另一方面它又是“纸”的,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本身所具有的二重性。毛泽东同志指出:“同世界上一切事物无不具有两重性(即对立统一规律)一样,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也有两重性,它们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
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辩证法所以是锐利的思想武器,就因为它能够在现存的事物中看出它的不可避免的死亡的痕迹。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直到他们最后死亡以前,总是要“吃人”的,是对人民凶狠的。但是,马克思主义如实地指出了正在张牙舞爪的帝国主义,在本质上说来,不过是纸老虎,从而鼓舞了一切被压迫人民的革命热情和斗志。革命辩证法对于任何有觉悟的工人和在革命斗争行列中的普通战士,并不是什么深奥难懂的思想。他们从不会说,既然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是纸老虎,它就不会压迫人民和对外侵略,只要用手指头一戳就可以破碎;恰恰相反,革命的人民正因为看穿了帝国主义的本质,就充满信心地更加英勇坚决地进行斗争,用人民的力量把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推向死亡。
不承认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人,被帝国主义的表面上的强大所吓倒,对帝国主义抱着敬畏的心情;他们以为,如果对强大的帝国主义采取蔑视的态度就是违背了现实。应该指出,他们所看到的现实只是机会主义庸人眼中的现实。列宁曾描写这种机会主义者说:他们“除了爬行的现实主义以外,不知道其他的现实主义;他们对马克思主义现实主义的革命辩证法一窍不通,根本不懂得马克思主义现实主义就是要强调先进阶级的战斗任务,就是要在现存制度中发现推翻这种制度的因素。”?
机会主义者的一个根本特征,就是不相信人民力量,不相信暂时处于劣势的人民力量会壮大起来,能够战胜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他们也就不能接受帝国主义是纸老虎这个论断。同一切机会主义者相反,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认为,人民力量是最强大的,它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决定力量。一切革命斗争,只要植根于人民群众之中,把他们充分发动起来,使革命斗争真正成为他们自己的事情,就会产生无穷的力量。这个力量无敌于天下,能够摧毁任何强大的反动势力。列宁就是从信任人民力量的观点出发,而把帝国主义看作“泥足巨人”的。他说:
“谁的后备多,谁的人力多,谁在人民群众中更能支持得住,谁就能在战争中取得胜利。所有这些东西我们都比白卫分子多,都比‘称霸世界的’英法帝国主义这个泥足巨人多。我们比他们多,是因为我们能够从过去受资本主义压迫、不论在哪里都占居民绝对多数的那些阶级中,也就是从工人和劳动农民中汲取这些东西,而且今后还要长期地更深入地从他们当中汲取这些东西。”?列宁把人民的力量看作最丰富的“后备库”,他指出:“我们的敌人,不论是俄国资产阶级还是世界资产阶级,都根本没有稍微近似这个后备库的东西,他们的基础愈来愈不稳了”?。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的观点,同样出发于对人民力量的信任。毛泽东同志指出:“我说一切所有号称强大的反动派统统不过是纸老虎。原因是他们脱离人民。”?
帝国主义总是以它们手里掌握的武器来吓唬人民,但不管什么武器,也不能改变它们脱离人民的这个致命弱点。决定人类命运的从来不是什么武器,而是人民群众。世界上最有威力的不是核武器,而是人民的力量。帝国主义用核武器来恐吓人,进行核讹诈,在革命人民看来,也不过是纸老虎之类的东西,是吓不倒人民群众的。
南斯拉夫现代修正主义者在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其他学说的同时,早已开始了对帝国主义是纸老虎这个论点的攻击。他们歪曲这个论点的含义,说它是“杜撰出来的预言”。叛徒铁托集团否认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是不足为奇的。他们已经远远脱离了人民,而且和帝国主义在一起,阻止人民的革命运动。他们膜拜于帝国主义威力前面,向人民群众散布对帝国主义的恐惧情绪,企图使人民群众也和他们一样屈服于帝国主义的膝下。因此他们无论如何不敢和不愿承认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毛泽东同志从对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的本质的认识出发,根据我国多年的革命斗争经验,制定了革命的战略和战术,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战略和战术的思想。毛泽东同志说:“为了同敌人作斗争,我们在一个长时间内形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在战略上我们一定要藐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一切敌人。也就是说在整体上我们要藐视它,在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上我们一定要重视它。”?
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就是说,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不管阶级敌人在一时是如何的强大,它最终会死亡;不管革命力量在一时是如何的弱小,它最终会胜利。归根到底,真正有力量的是人民群众,而不是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因此,我们要敢于同敌人斗争,敢于推翻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统治,并且敢于取得胜利。毛泽东同志在抗日战争将要结束的时候,教导我们要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大山。照《列子》书上说,太行山和王屋山是很高很大的,但有一位愚公,相信他和他的子子孙孙能把这两座山彻底铲平。这位愚公是懂得在战略上藐视“敌人”的。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开始时,毛泽东同志指出,人民的“小米加步枪”,将会比蒋介石反动集团的飞机坦克还要强。他又说:“蒋介石军事力量的优势,只是暂时的现象,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美国帝国主义的援助,也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蒋介石战争的反人民的性质,人心的向背,则是经常起作用的因素;而在这方面,人民解放军则占着优势。人民解放军的战争所具有的爱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性质,必然要获得全国人民的拥护。这就是战胜蒋介石的政治基础。”?这种在战略上对敌人的藐视,是彻底的革命精神的表现。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说来,最重要的是首先要有战胜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革命胆略,革命雄心,革命气概,并把这种革命热情同科学精神结合起来。
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就是说,在每个局部上,在每个具体斗争问题上,要重视敌人,采取谨慎态度,讲究斗争艺术,根据不同的时间、地点和条件,采取适当的斗争形式,以便一步一步地孤立敌人和消灭敌人。毛泽东同志用通俗的比喻来说明在战术上要重视敌人的思想。他说:“打仗只能一仗一仗地打,敌人只能一部分一部分地消灭。工厂只能一个一个地盖,农民犁田只能一块一块地犁”?。我们同蒋介石反动派进行斗争的时候,毛泽东同志一方面把他们看做纸老虎,指出反动派终将失败,人民终将胜利;另一方面,在反对蒋介石反动派的每一个具体斗争中,始终严肃谨慎,讲究斗争艺术,反对任何轻敌倾向和冒险主义。对每一次具体斗争,总是做好充分的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每战必集中绝对优势的兵力,集中两倍、三倍、四倍,有时五倍、六倍于敌人的兵力,以便全部歼灭敌人,取得胜利。毛泽东同志还指出,同敌人斗争时,不仅要估计到好的可能性,而且要设想可能遇到的各种困难,对于可能出现的最大的困难,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革命人民同帝国主义和反动派进行斗争是艰巨的,复杂的,不付出相当代价是不能得到胜利的。革命的道路也不是笔直的,有时会遇到困难和挫折,需要某种迂回或暂时退却。在遇到不利的形势时,革命的人民更需要坚持战胜敌人的总的战略方针,以便继续进行斗争,使不利形势转变为有利形势。如果不敢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不但在不利的形势下,会丧失革命意志,而且在大好的革命形势下,也会由于丧失革命意志而不敢利用时机,争取胜利,以致使革命事业受到损害。另一方面,正因为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所以必须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如果在具体斗争中轻率、鲁莽,也会使革命受到损害。
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这两方面必须辩证地结合起来。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个重要原则。一切真正要革命和要争取胜利的人们,对敌人就只能采取这种态度,不能采取别种态度。在革命斗争中,离开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这个原则,就会犯各种各样的机会主义错误。如果在战术上重视敌人,而在战略上不敢藐视敌人,那就必然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如果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也藐视敌人,那就必然犯“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如果在战略上不敢藐视敌人,而在战术上又不重视敌人,那就既要在战略上犯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又要在战术上犯“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这些都是中国人民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积累了许多次的成功和失败的经验而得到的结论。只有既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又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把这两者紧密地结合起来,才能站在主动的地位,有效地打击敌人,一直到全部战胜敌人。
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是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必要前提。战术是受战略指导的。在具体斗争中,虽然在不同的情况下要采取不同的战术,但是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战胜敌人。如果不敢在战略上藐视敌人,不把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看做纸老虎,那就会或者放弃革命斗争,对敌人作片面的妥协和迁就,以至可耻地投降,或者在某一具体斗争中采取鲁莽、轻率的冒险主义的步骤。这两种情形,当然都说不上是在战术上重视敌人。所以,只有真正在战略上藐视敌人,才能真正在战术上重视敌人。
在现在世界上,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为一方,各国人民为一方,这一基本矛盾还没有解决。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正在不断地高涨起来。当前,在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斗争中,过高估计敌人的力量,过低估计人民的力量,是主要危险。不敢把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看做纸老虎,也就是在战略上不敢藐视敌人,不敢在世界人民面前揭露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本质,不敢同它们进行坚决的彻底的斗争,这是一种右倾机会主义。在广大人民群众中肃清这种右倾机会主义影响,帮助人民群众认清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本质,增强革命的信心和决心,这是一切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和革命家的任务。
?《卡尔·马克思》。《列宁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版,第55页。
?《共产党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版,第479、504页。
?《资产阶级和反革命》。《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6卷,第123、127页。
?参看《列宁传略》,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3页。
??《苏维埃政权成立两周年》。《列宁全集》第30卷,第108、107页。
?《全世界革命力量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60年版,第1361页。
?《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93页。
?《黑格尔(哲学史讲演录)一书摘要》。《列宁全集》第38卷,第278页。
?《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的题解。《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190页。
?《革命教导着人们》。《列宁全集》第9卷,第135页。
??《莫斯科征收党员周的总结和我们的任务》。《列宁全集》第30卷,第56、57页。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人民出版社1958年版,第23页。
??《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第23、24页。
?《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246页。
(原载一九六三年第一期《红旗》杂志)


第5版()
专栏:

加强两国人民友谊和发展贸易关系
中国和巴基斯坦签订贸易协定
新华社卡拉奇五日电 中国和巴基斯坦关于两国签订贸易协定的联合新闻公报,全文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基斯坦政府于一九六三年一月五日在卡拉奇签订了贸易协定。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签字的是对外贸易部副部长、中国贸易代表团团长林海云,代表巴基斯坦政府签字的是率领巴基斯坦代表团的商业部部长瓦希杜扎曼。
这是两国间的第一个协定,其目的在于加强和发展两国的贸易关系。该协定规定两国在贸易(包括航运)方面互相给予最惠国待遇;协定还规定为便于发展两国贸易而作出安排。
协定附表规定了两国交换的商品,对未列入附表的商品也可以进行交换。由中国出口的商品包括:五金、钢铁产品、煤炭、水泥、机械、化工产品、原料和粮食。由巴基斯坦出口的商品包括:黄麻、棉花、黄麻制品、皮革、棉纺织品、运动器具、外科器械、铬矿砂和新闻纸。
中国贸易代表团于一月三日至五日在卡拉奇停留期间,同巴基斯坦代表团进行了坦率和亲切的会谈。在会谈中双方就这方面感到兴趣的问题广泛地交换了意见。
新华社卡拉奇五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巴基斯坦政府今天在这里签订了一项贸易协定。
中国贸易代表团团长、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林海云和巴基斯坦贸易代表团团长、商业部长瓦希杜扎曼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协定上签了字。
在签字仪式之前,双方代表团在融洽和友好的气氛中就进一步发展两国贸易关系问题举行了会谈。
协定签字后,双方代表团团长发表了讲话。
巴基斯坦贸易代表团团长瓦希杜扎曼在讲话中说,巴基斯坦和中国就两国之间实际存在的共同边界的位置和走向达成的原则协议,以及巴基斯坦—中国贸易协定的签订,体现了和平共处的精神。这对两国的根本利益和亚洲以及世界和平都是有益的。
他说,两国之间的友谊将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发展。
中国贸易代表团团长林海云代表中国政府感谢巴基斯坦政府和巴基斯坦朋友们的热情款待。
他说,中巴贸易协定的签订表明,在中国和巴基斯坦关于两国之间实际存在的边界的位置和走向达成原则协议之后,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正在日益增进。他说,这是完全符合两国人民以及亚洲和世界和平的利益的。


第5版()
专栏:

中国阿联电信协定在北京签字
新华社五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政府经过友好协商,今天在北京签订了两国电信协定。
邮电部部长朱学范和阿联驻中国大使查卡里亚·阿德利·伊马姆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协定上签字。
参加签字仪式的,中国方面有邮电部副部长钟夫翔、外交部西亚非洲司副司长何功楷、条约法律司副司长邵天任等;阿联方面有阿联驻华大使馆参赞穆斯塔法、武官拉赫曼准将等。
签字后,朱学范为祝贺中国阿联电信协定的签订举行了宴会。


第5版()
专栏:

巴中友协欢宴我贸易代表团
据新华社卡拉奇四日电 巴基斯坦—中国友好协会四日晚设宴欢迎由对外贸易部副部长林海云率领的中国贸易代表团。
巴基斯坦—中国友好协会主席哈蒂姆·阿拉维在致欢迎词时表示希望,中巴贸易关系将有新的发展。
中国贸易代表团团长林海云在宴会上讲话时,请主人向巴基斯坦人民转达中国人民的友好愿望,并表示希望中巴两国人民的友谊进一步发展。
巴基斯坦商业部秘书艾哈迈德和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丁国钰也应邀出席了宴会。
出席宴会的还有巴基斯坦政府的高级官员和各界著名人士。


第5版()
专栏:

我人民友好代表团访问古巴科学院
新华社哈瓦那4日电 以周扬为首的中国人民友好代表团今天访问了古巴科学院全国委员会主席努涅斯·希门尼斯,并且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周扬把在中国出版的希门尼斯的著作《古巴地理》中文译本赠送给希门尼斯。
中国人民友好代表团在希门尼斯的陪同下参观了古巴科学院,受到了科学院各部门的职工和领导人的欢迎。
应古巴作家和艺术家协会的邀请,周扬同古巴的作家和艺术家座谈了中国文学和艺术问题,受到了古巴作家和艺术家们的热烈欢迎。中国人民友好代表团同其他外国代表团一起,在哈瓦那近郊的友谊公园植了树,随后观赏了阿利西亚·阿隆索的芭蕾舞演出。


第5版()
专栏:

中阿革命友谊日益增进
罗士高大使招待访华回国的两个阿尔巴尼亚代表团
新华社地拉那五日电 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罗士高四日晚在大使馆举行酒会,招待访问中国归来的由佩·沙姆布利率领的阿中友好协会代表团和由皮·米特罗约尔基率领的阿尔巴尼亚文化代表团。
出席酒会的有两个代表团的全体团员,还有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副主席、阿中友协主席凯莱齐、外交部长什图拉,工业部长斯巴修,建筑部长帕希科,《人民之声报》总编辑达·马马基,阿尔巴尼亚人民军总政治部主任萨·别克特希等政府、文化、新闻界人士。
在洋溢着亲切友好气氛的酒会上,罗士高、凯莱齐、沙姆布利和米特罗约尔基先后讲了话。
罗士高大使热情欢迎两个代表团访问中国后归来。他说,代表团对中国的友好访问,进一步发展和增强了中阿两国人民之间的深厚的友谊。
罗士高说,这种友谊是建立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基础之上的,是经得起考验的友谊。无论是帝国主义还是现代修正主义的任何攻击和诬蔑,都破坏不了这种友谊。
沙姆布利在讲话中说,我们在中国访问的一个月,将使我们永志不忘。我们到处都受到热烈的欢迎和友好的接待,看到伟大的中国人民对我们建设成就的赞扬和对我们在劳动党的领导下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高度评价,这对我们是巨大的鼓舞。
沙姆布利说,中阿友谊是建立在无往不胜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之上的,是在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中建立起来的。这一牢不可破的友谊是任何力量侵犯不了的。
米特罗约尔基说,访问兄弟中国的美好印象使我们毕生难忘。三十多天,我们文化代表团一直生活在友谊之中。我们为中国现代文化的发展而高兴。中国文化为世界文化作出了卓越贡献。今天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很大的发展。
米特罗约尔基说,中国的文化对于我们是很大的财富。我们将很好地向阿尔巴尼亚人民介绍它,增进我们两国人民的友谊。
凯莱齐也在酒会上讲了话。他感谢中国人民对两个代表团的接待。
他说,中阿友谊是人民革命感情的友谊,是在共同斗争中和在风雨中考验过的友谊。代表团的访问将更增进我们的友谊。
酒会上,宾主一再为两国人民友谊的不断增进,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中国共产党,为毛泽东同志和霍查同志的健康干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