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1月6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古巴总理卡斯特罗一月二日的演说(全文)
尊贵的来宾们、工人们、农民们、学生们、全体公民们:肯尼迪先生会说……,(叫喊声和嘘声)肯尼迪先生会说我在向被奴役的古巴人民讲话!在帝国主义者看来——根据这种看法,剥削是正当的,罪恶和侵略是好事,当雇佣兵是好事——,在帝国主义者看来,这个国家的人民是被奴役的人民。既然他们一开始就这样来理解事情,那么他们所干的其它事情便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近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情,尽管他们企图掩饰这件事,但是这是一个历史事件。
帝国主义同意向我们祖国支付革命法庭为吉隆滩入侵者判定的赔偿费。美国政府曾经千方百计地企图逃避它的正式责任,逃避正式接受这件事。这是非常符合帝国主义领导人的假仁假义的精神的,这是非常符合他们所做的一切的。
例如,他们在四月十五日进攻我们的时候曾经派来涂着古巴徽号的飞机,当古巴谴责这种侵略的时候,他们通过他们的通讯社向全世界宣布,这不是来自国外的飞机,而是叛变的古巴飞机。他们坦然自若地向全世界发表了这种说法,发表了这种谎言,但是对他们来说这只不过是又一次谎言而已。他们一贯就是这样干的。
因此,难怪他们一方面动员起来募集基金,另一方面却企图使人们相信仅仅是一个家属委员会在进行这个活动。美国政府是这整个事情的幕后人物。现在人们已经知道,正是美国总统的兄弟为募集用作赔偿费的基金进行了主要的活动。
他们当然不说这是赔偿,他们说这是赎金。他们这样说是理所当然的。对帝国主义者说来,把一个访问过古巴的黑人记者投入监狱,由于他行使了一项宪法权利就判处他一万美元的罚款是公道的。
而革命以宽宏的气度对待为一个外国强国效劳来进攻我们的罪犯,革命法庭没有给他们以他们罪有应得的惩处,没有判他们所有的人以死刑,只对他们课以罚金,这反而是不公道的。
惩罚那些在一天上午突然卑怯地袭击我们的人,惩罚那些在外国军舰的护送下到这里来的人,惩罚那些为一个外国强国效劳并做出在世界一切法典中都被认为是一种明显的叛国行为的人,这反而是不公道的。他们把这称为赎金。但是对我们来说,他们怎样称呼是没有关系的。事实是,他们不得不同意付给赔偿费,这是帝国主义第一次(掌声)、在它的历史上第一次付出战争赔偿费。
他们为什么支付赔偿费?因为他们被打败了,因为帝国主义者在吉隆滩遭到他们在拉丁美洲的第一次巨大的失败。(掌声)美国总统做了些什么呢?他是怎样采取行动的?起初他承担了进攻我国的责任。但是在二十个月的时间内他逃避支付赔偿费。当他终于决定付给赔偿费,革命政府释放了入侵者时,美国总统表现如何呢?表现得像一个政治家吗?像一个负责任的人吗?不,他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海盗,一个海盗头子,因为美国还没有任何一个总统曾经像肯尼迪同入侵我们祖国的罪犯集会那天那样损害作为一个总统的尊严。我这里有他那天发表的演说,这篇演说值得我们一读,因为读一读这些东西可以使我们学会了解帝国主义者。
我来读一读那些最实质性的东西,有几段是没有什么重要意义的,我来读一读最有实质意义的几段,他开始说,“你的旅把这面旗帜交给美国保管,对此我要表示极大的感谢。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面旗帜”——请听清楚——“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面旗帜将在自由的哈瓦那交还这个旅。……”(叫喊声和嘘声)我们不知道在迈阿密是不是有一个叫做“自由的哈瓦那”的酒吧间。(掌声)他接着说——因为正如我们古巴人所说,这简直是滑稽透顶——:“我不知道在过去二十个月内保存这面旗帜的米兰达先生是否愿意站出来,让我们认识认识他。”他接着说,“我希望知道我应当把这面旗帜交给谁。”这个人那天早上大概是有点喝醉了吧?
首先,旗帜的故事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谎言。人人都知道,这些雇佣军先生们——正像人民所说的那样,他们是穿着美国军队的伪装服乔装成“吐丝的虫子”来的——完全地、彻底地被截击住了。但是不仅如此,人人都知道,他们连内衣都丢掉了,而现在却捏造了一段故事,说什么有一个人逃了出去,在衣服里带走一面旗帜,这就是他们交给肯尼迪的旗帜。首先,他们欺骗了肯尼迪,因为从那样的包围圈里是逃不出去的,最好的证据就是整个旅都当了俘虏……(听众中有人插了一句话)是的,他们所有的人都说自己是炊事兵和护士。(笑声)他们编造了一出关于旗帜的戏,让这位先生有机会采取一个卑劣的海盗头子的行动,同那些罪犯,同那些懦夫相会,并在那里向世界宣称,他可以向他们担保,这面旗帜将在“自由的哈瓦那”交还他们。
可是,有些有趣的事情。他在那里说:“你们全旅成员以及他们的家属都在走一条历史性的道路,这是以前其他的古巴人曾经走过的道路,而且事实上也是我们半球的其他爱国者以前走过的道路,他们是马蒂、博利瓦尔和沃伊京斯。他们都曾为自由而战,许多人被打败了,许多人流亡他乡,他们都回到了祖国。”
竟然把这些雇佣军同马蒂相提并论!竟然把这些雇佣军同独立战争中的爱国志士相提并论!人人都知道马蒂的历史,人人都知道马蒂穿着破旧的衣服,马蒂没有从美国国库领钱,马蒂到无产者和烟草工人那些卑微的侨民中去一分钱一分钱地募集资金来购买武器,而当他弄到这些武器时,却被美国当局抢走了,马蒂不是在美国舰队的护送下来的,也没有在登陆前由美国轰炸机进行轰炸,马蒂在一个暴风雨之夜,简直是单独一人乘一只小划子在东部海滩登陆。把这样一个完美无缺的反对帝国主义的人,把那些爱国志士的努力来同这些可怜虫相提并论,是对人们永志不忘的那些人的侮辱。
因为我们的解放者是要解放奴隶,创建一个国家——这个国家当时曾被剥夺一切希望,被美帝国主义践踏了五十年。
而这些家伙是些什么东西呢?是奴役者、大庄园主、流氓、玩弄阴谋和做出丑事的剥削者、百万富翁、罪犯……(听众中有人高呼:强盗)强盗,所有剥削者都是强盗。(掌声)
这些家伙是来奴役人民,掠夺人民的财富,把我们的工厂和我们的土地交还美国垄断资本家的。可是这位先生却说:“七十年前,古巴第一次争取独立斗争的领导人——马蒂曾经在美国。在那个时候,在一八八九年,举行了第一次美洲国际会议,古巴没有参加。那时候像现在一样”,——这位先生说——“古巴是本半球仍然受一个外国君主控制的唯一国家,那时像现在一样,古巴被排斥于自由国家的社会之外,当时像现在一样,佛罗里达和纽约的勇敢的人们把生命和精力献给了争取祖国自由的事业。”
肯尼迪的“那时像现在一样”对我们说来是“现在同过去任何时候都不一样”。(掌声)同过去任何时候都不一样,现在我们能够自豪地使这面一颗星的旗帜高高飘扬。(掌声)现在同过去任何时候都不一样,我们受到尊重,而最好的证据就是我们使帝国主义者对我们尊重,(掌声)没有在帝国主义者的强权下屈服、在四年的英勇斗争中没有屈服的人民所得到的尊重。肯尼迪先生,现在同过去任何时候都不一样,我们享有自由,我们这里是美洲的自由国土。(掌声)这位先生继续说,(有些事,其中有些事会使我们发笑)他说:“全旅成员都是从监狱中来的,但是你们在那里留下了六百多万同胞,他们从非常实际的意义上说也是在监狱中,(叫声和嘘声)因为古巴是一座四周环水的监狱。”从哪里看出你们是在受到监禁呢?(群众呼喊声)看不出来吧?(群众呼喊声)
他的脸皮厚——一个老百姓这样说。他接着说:“你们的行为和英勇表现证明了,虽然卡斯特罗和同他一伙的独裁者们可能统治一些国家,但是他们不能统治人民。”(叫喊声)我不知道你们会是些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在自己的武器后面,在这个广场集会的这群激动的人会是些什么样的人。他说:“虽然他们能禁锢人身,但是他们禁锢不了精神。”你们应该是精神没有受到禁锢的人。他说:“革命曾经许诺给古巴人民得到政治自由、社会公平、知识自由、农民有土地和结束经济剥削。”——他说我们向他许诺过——“他们得到的却是一个警察国家,拥有土地的神圣权利被消灭,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被破坏,为本国和外国服务而牺牲个人福利。”
好像我们没有进行过一次社会改革,没有进行过土地改革,没有进行过城市改革,没有扫除一百万文盲,没有让十万公费学生去学习和培养一代新的知识分子。肯尼迪所说的知识自由是我们国家五十多万儿童没有学校的自由,肯尼迪说的知识自由是三千万拉丁美洲儿童没有教师、没有学校的自由。但是奇怪的是,这位先生竟然谈论我们曾许诺结束经济剥削,也就是结束剥削。这位先生指的是什么剥削呢?是联合果品公司的剥削吗?是电力公司和电话公司的剥削吗?正是这家公司在三月十三日那个流血的日子,在那里倒下的英勇的学生的鲜血上面签下一项不平等的剥削我国的契约。难道这些公司还在继续剥削我国人民吗?可是稀奇的是,难道肯尼迪在变吗?稀奇的是,他谈到我们许诺结束经济剥削,并且在下一句接着说:“通过争取进步联盟,我们支持古巴和本半球所有国家进行自由选举和自由行使人类基本自由的权利。我们支持土地改革。”难道肯尼迪变成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了吗?
情况是,过去在这个国家,在这个国家中有十多万农户交纳租金,租金有时占产品的百分之五十。而如今有谁在我们整个国家中看到一个农民在交租呢?这是十多万过去受剥削的农民啊。(掌声)但是,这位先生怎么会相信农民拥护革命呢?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搞昏了肯尼迪先生的头脑,竟然说我们许诺要结束经济剥削而没有做到呢?他还谈到土地改革。而我们却知道他的拉丁美洲大庄园主朋友会对他说些什么,例如智利的大庄园主对他说:“听着,你们谈分配土地,为什么不同样谈谈分配铜矿呢?”
非常稀奇的是我们竟会听到美帝国主义的头子也谈论经济剥削,谈论土地改革,谈论这些事情。他以前什么时候谈过吗?从来没有过!当然,他们不是真心谈论这些的。可是,他们是从什么时候起用这种语言来讲话的呢?谁教会他们这样讲话的呢?谁是他们的老师呢?是古巴人!遗憾的是我们有这么一个坏学生。这位先生使用了一种离奇的语言,一种“革命的”语言。而滑稽得很,他同反动分子之间竟会发生某些问题,虽然反动分子知道这一切都是胡扯,但是反动分子知道不能作文字游戏。所以,拉丁美洲大庄园主要说话了:“好吧,如果你们要分配我们的土地,你们就必须分配石油、铜、铁和你们在这里拥有的全部垄断企业。”因为这些都是帝国主义无法实现的条件。他们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于是他说:“我们支持土地改革并且支持耕者有其田的权利”。这正是我们做过的事情。可是,还有,我们是做到这一切的唯一的人。当然,我们不需要“争取进步联盟”。但是,美国大使却在这一点上发牢骚,邦沙耳先生却天天抗议这一点,抗议我们把联合果品公司、海湾大西洋糖公司和所有美国公司的土地收归国有来做到耕者有其田,让所有交租的农民免缴租税。美国大使不是每天都抗议这桩事吗?你们是什么时候相信有人在组织吉隆滩远征队的呢?是在土地改革法公布之后,这项法令留给他们三十卡瓦耶里亚(一卡瓦耶里亚合二○一·四五市亩——编注)土地,这是相当好的了,他们走了,也失去了这三十卡瓦耶里亚。
联合果品公司过去拥有一万卡瓦耶里亚土地,另一家公司拥有一万七千卡瓦耶里亚土地,而现在都没有了。帝国主义经济剥削消灭了没有呢?从前在农村,人们大部分时间没有活干,绝望地等待榨糖季节或收获咖啡的季节。过去土地闲置不种,投入生产的是由作为无产者的工人——不是农民,农民是为自己耕种土地的——耕种的大庄园。现在的结果是:在我们的农村里根除了失业,“死季”——这是我们农村的祸害和灾难——永远消失了。而现在,谁来收获农民的咖啡呢?是公费学生。
这就是说,革命不仅使这些农民成为自己的土地的主人,给他们修建了医院、公路、学校,为他们派去了教师,为他们扫除了文盲,而且,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结果,已经没有饥饿的穷人由于没有别的事情可干而去收咖啡了,革命派青年、派学生去收咖啡。这就是革命做的事情。在我们的农村中已经没有“死季”了,在我们的农村中已经没有失业现象了,在我们的农村中已经没有文盲了,已经不存在儿童由于得不到医疗而死亡的现象了,文化生活正在大踏步地向前发展。怎么能够妄图抹杀这些真理呢?他们在抹杀这些真理的时候,就要犯巨大的错误。
于是他说,他们支持“每一个自由民族自由地改变经济制度的权利”。这正是我们所做的事情——作为自由的人民来改革各种经济制度。这位先生正在变换自己说的话,而变换自己说的话是危险的,因为这会在头脑中造成一种混乱,以后没有人能把他从这种混乱中拉出来。他说,他们支持自由改变经济制度。这恰恰正是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正是由于这样做而遭到帝国主义者的仇视。他们骗得了谁呢?他接着说,“这些是争取进步联盟的原则,这些是我们为了古巴而支持的原则。这些是人们为之牺牲生命和战斗的原则。”
的确,有人牺牲了生命,但是是在这里。(掌声)他接着对那些雇佣军,对那些大庄园主、银行家、工业家、悭吝鬼和赌棍的儿子们说,“这也是你们为之战斗,你们旅中的一些人为之牺牲生命的原则。”你们可以回想起那些先生们说过的一切,他们曾经谈论“自由企业”,而他们全体,或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过去不是军警,就是一个大庄园主或有钱人的儿子。这位先生接着对他们说,“你们是来为社会经济改革而斗争的。”但是他说的下面这句话还要更为动人,他说,“我认为,这些是今天绝大多数古巴人民的原则。”
不错,这是像我们所理解的那些原则,而不是像他们所理解的那些原则。他说——请听好——,“我也深信在古巴各地、在政府中”——阴谋家,这位肯尼迪先生是个阴谋家!因为他说:“我也深信在政府中、在军队中和在民兵中有许多这样的人,他们坚持这种自由信念,在看到他们岛上的自由被破坏时感到痛心,他们决心恢复这种自由,从而使古巴人民有可能再次由自己来治理。”应该告诉肯尼迪先生,告诉肯尼迪这个阴谋家,不要再在那里做梦了。他谈到——这是稀奇的——,他谈到起义军和民兵。正是这些民兵一贯使他十分害怕,他们是帝国主义者所恐惧的。这些战士(鼓掌),这些英勇的战士,在七十二小时内——在不到七十二小时的时间内,粉碎了美帝国的海盗(鼓掌)。
帝国主义者使用了各种武器,但是全都失败了,这有什么奇怪呢,因为我们有一个武装的人民。现在他们在谈论,现在他们企图玩弄阴谋和使人相信,这些爱国的士兵,这些无产阶级的民兵可能为美帝国主义效劳(高呼:不可能!)
肯尼迪先生:在我们和你中间,在这些革命的士兵和美帝国之间有许多鲜血(鼓掌)。这些鲜血从许多年前便开始洒下了,当在马埃斯特腊山在美国武器的炮火和美国飞机的轰炸下与美国军事使团训练出来的军队作战时便已开始洒下了这些鲜血。这些士兵曾目睹整个家庭被“凝固汽油弹”和美国燃烧弹毁灭,目睹儿童被残害,孩子们被冲锋枪打死,许多同志在战斗中牺牲。
肯尼迪先生:在我国人民和帝国主义者之间,在我们的战士和帝国主义者之间,有许多鲜血。那里有在“勒库布尔”号爆炸这个美国情报局策划的罪恶破坏活动中被害的工人的鲜血,有为扑灭美国的飞机在甘蔗田中放起的大火而牺牲的工人的鲜血,还有例如费·德尔巴列的鲜血,他是在中央情报局的恐怖分子纵火焚烧我们的一个工厂时牺牲的。在这些战士和帝国主义者中间还有在吉隆滩光荣牺牲的一百多名士兵和民兵的鲜血(鼓掌),有被杀害的教师如孔拉多·贝尼特斯的鲜血(鼓掌),有被残酷杀害的扫盲者,如曼努埃尔·阿斯昆塞的鲜血。在我们和您们,帝国主义先生们之间有着许多鲜血,存在着一个血的鸿沟。
但是不仅是鲜血,还存在着一个更深的鸿沟,那就是区分劳动者和剥削者、区分获得解放的奴隶和奴隶主的鸿沟(鼓掌);存在着我们思想上的鸿沟,存在着区分我们思想的鸿沟;存在着像我国人民的尊严、每个古巴男人和妇女的尊严这样更深的鸿沟,(掌声)因为古巴人民不是那样的人民,不,他们不是一批被革命剥夺了利益的贱民、剥削者、卖国贼和特权分子。古巴人民与那批卑鄙无耻之徒完全不同,他们的尊严有着一个无可辩驳的证明,这就是尽管存在那些帝国主义者,尽管他们拥有黄金、他们犯下罪行、他们进行侵略、他们实行封锁,尽管他们为破坏我们的革命而干出了一切勾当,今天——或者说是昨天,我们结束了第四周年(鼓掌)。肯尼迪先生,我们结束了第四周年而进入了第五个年头(群众中有人高呼:“我们坚持五点要求进入第五个年头,菲德尔”),我们坚持了五点要求。
但是我曾希望结束这种“迈阿密的小集会”。而已经走了的这些先生表现得如何呢?这些吉隆滩的雇佣军曾经在古巴电视台前表现得就像“忏悔的信女”一样,每个人都写了长篇的无尽无休的悔过书。革命给了他们宽大待遇,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应该受到这种待遇,而是因为这是我们的原则。他们没有人受到拷打,几乎所有受伤的人都在革命医院中得救。根据法律和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应该被处以死刑,尽管如此,做出的判决是:如果为我国遭到的损失支付赔偿费,就允许他们自由地离境。帝国主义者所没有说的是,他们被监禁二十个月是由于美国佬的伪善,是由于美国佬的假仁假义,他们不想出面,他们不想付钱。因为几乎就在两个月之前,或者说在这次进攻之前,如果帝国主义者付钱,他们就已经走了。帝国主义者也不想让人们看到是由他们的政府付钱的。帝国主义者也不想让人看到,革命政府事先——许多个月之前已经释放了六十名受伤和有病的人,同意随后再付赔偿费——这笔赔偿费现在他们才支付,当他们只付出百分之二十的保证金时,革命政府就答应释放他们。他们不想让人看到这一切情况。
那么,在那边,当所有这些无耻之徒,所有那些胆小鬼到了那边之后,他们干了些什么呢?全体人民都曾经看到他们要求宽大,看到他们企图逃避责任,自称是炊事兵、是看护和没有开过一枪的人。当他们一到那里,开口就说他们想回来以及诸如此类的话(与会群众高呼)。这使人民认识到,这样的畜生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待遇。但是,如果说革命政府根据得到加拿大一家银行组织保证的美国红十字会答应履行一切协议的诺言释放他们,如果说革命释放了他们,这是因为革命能够击溃同时在古巴领土登陆的五十次这样的远征。我们将像那次一样迅速地使他们全部复灭(鼓掌)。这批野兽在国外,对我国的安全没有丝毫损害。美国红十字会负责履行达成的协议,应该说,到目前为止,这些协议以令人满意的方式得到履行。遗憾的是,肯尼迪先生以这种粗制滥造的谎言、以这种与他的职位不相称的可笑的态度发表了这个声明,使在崇高的人道主义精神鼓舞下进行的这一活动染上了一个污点,但是,对这个海盗头子还能期待他做其他什么事情吗?他在那里曾与他的被打败的军队,与低着头离开这个国家的他的海盗们聚在一起。
那时对我们说来是一个什么样的时刻呢,那时,在四月十五日开始卑鄙攻击的同一个机场,在四月十五日来自美国的飞机丢下炸弹的同一个机场,美国飞机像纸做的驯顺的鸽子一样又在那里卸下了医药和给儿童的食品。我们经历了这两个时刻——入侵的时刻和支付赔偿费的时刻,我们不能忘掉后面这个时刻。因为他们已不是那天进行轰炸的趾高气扬、傲慢不羁的进攻者了,他们不得不在那样一天带着对我国人民有利的另一些东西作为那次冒险的代价来偿命(鼓掌)。
至于雇佣兵们扬言他们要回来、而肯尼迪企图给他们打气这件事,我们只想对他们说,如果他们想要为古巴社会主义革命的经济发展提供资金的话,就继续派来像这样的远征队吧。要知道,古巴政府要求付给经过判定的全部赔偿费,就是说以运到这儿来的商品计价的六千三百万美元。我们希望这能使帝国主义者得到一个教训。而肯尼迪说,他可以向他们保证,那面旗帜将在自由的哈瓦那交还那些雇佣军,这是什么意思?肯尼迪先生通过这些话要说明什么呢?这句话里包含着什么样的威胁呢?为什么他竟敢说他保证做到这样的事情,这同不侵略我国的保证、不入侵古巴的保证有什么共同之点呢?因此,我们过去和现在一贯坚持,帝国主义所提供的保证不能仅仅是空话,而应该同时拿出事实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不相信帝国主义者,我们知道,保证永远不会存在于帝国主义的空话中。保证在于我们的战斗决心,我们英勇抗击敌人的一切进攻的决心。保证在于你们看到的在游行中拿出来的这些武器和更多的在游行中没有拿出来的武器。保证在于我国人民的英雄主义,在困难的时刻受到考验的那种英雄主义。
当肯尼迪先生威胁说要使我们成为核攻击的靶子,企图恫吓我们的时候,情况如何呢?人民说,誓死保卫祖国。(掌声)更多的男人和妇女参加了民兵,更多的男人和妇女要求参加群众组织,全体人民都面带微笑、异常镇静沉着地准备迎击敌人,准备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的生命。因为帝国主义者在我国富有革命性的人民中永远找不到变节行为。
我们可以死,但是永远不会变节;我们可以死,但是要自由和尊严地去死。(掌声。群众高呼:菲德尔!菲德尔!)我们可以死,并不是因为我们不重视生命,不是因为我们不重视我国人民进行的创造性事业,看不到我们通过自己的劳动有权得到的光辉的未来,而是因为我们每个人的生命是同这种思想、这种前途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没有祖国,我们就不要生命,没有自由,我们就不要生命,没有尊严,我们就不要生命。(掌声)没有正义,我们就不要生命,没有给我们孩子的面包,我们就不要生命,没有前途,我们就不要生命。因此,我们说,誓死保卫祖国。因此,我们为独立而斗争的战士们所唱的歌词明确地说:“在锁链下生活是屈辱地苟且偷生,为祖国而死就是永生。”(掌声)
这就是可以解释我国人民所采取的态度,和我们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威胁时所采取的各项措施的理由。我们毫不动摇地采取了这些措施,以便使帝国主义者知道,我国人民决不动摇。因此,我们采取了武装我们自己的措施,因为我们同苏联就在这里设置武器达成了协议,因为我们认为我们履行着两项义务:一项是在帝国主义威胁面前加强和确保国防的对祖国的义务;另一项是对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的义务,也就是说,是一项无产阶级的国际义务。(掌声)我们履行了这两项义务:一项是对祖国的义务,另一项是根据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原则对全世界工人的义务。在社会主义革命中,爱国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是二而一的东西。这就是曾经指导古巴革命领导机构行动的思想。
你们全都明白,危机是怎样开始、怎样发展和怎样结束的。我们想说,我国人民在帝国主义敌人和帝国主义侵略者面前,永远保留采取自己认为适当的一切措施和拥有自己认为适当的武器的全部权利。(掌声)
为了和平,苏联政府同美国政府达成了某些协议,但是这并不等于说我们放弃了这种权利,即拥有我们认为适当的武器和采取我们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在国际政策方面认为适宜的各种步骤的权利。因此,我们不接受有人企图在这里进行的单方面的视察(喊声,掌声),帝国主义者进行视察的唯一目的是要侮辱我们。视察过去没有能进行(喊声),将来也不能进行。(喊声)如果他们想要视察,那末他们也应当让我们进行视察(喊声,掌声),他们也应当被视察。如果不这样的话,他们想要什么呢?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对另一个主权国家,我们同他们一样,或者比他们更加拥有主权。(掌声)
应该清楚地认识到帝国主义的阴险,认识到他们在一切行动和所作所为中的狡猾和诡计多端。因此,我们不相信帝国主义者,我们一贯相信的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些保证,是各国人民的支持,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这就是我们的永久的保证。(掌声)
假如没有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我们就会处于手无寸铁的境地,这是很明显的,因为当我们向一个西欧国家购买武器时,运货的船只被炸毁,我们的工人和战士五十人遇害。
帝国主义者阻止别人卖军火给我们,同时却武装和训练他们的雇佣军,他们一贯阻止我们购买军火,而社会主义国家却供给我们一切武器。(掌声)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是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有力的武器,我们所相信的就是这种保证,就是我们准备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决心和社会主义阵营的支持所给予我们的保证,而不相信帝国主义者的空话。(掌声)
这就是我们提出十分正当、合理和实质上属于我们的权利的五点要求的原因,这五点要求是任何人都不能反对的。
帝国主义者变本加厉地对我国施加经济压力,策动颠复活动,组织海盗进攻,宣布它要侵犯我国领空,这是他们对我国的一种什么样的和平呢?这是什么样的和平,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和平?难道这是因为帝国主义者相信我们会同意侵犯我国权利的行为吗?每时每刻都可能由于他们的一次侵犯我国的行为而遭到破坏的这种和平,由于这种公开宣布的政策每时每刻都可能发生一次意外事件的和平,是什么样的和平呢?因为显然,如果允许帝国主义者做某一件坏事,他们随后就会想做更多的坏事,他们已经在发生危机的那些日子里用他们的飞机证明了这一点,那时曾经有一次休战,这些飞机就开始在我们的基地上空和我们的炮兵头上擦地飞行,于是下达了射击这些飞机的命令,在这以后这些飞机就尽可能地往高处飞,而不再擦地飞行了。如果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些侵犯我国的行动,这将是一种什么样的和平呢?我们没有接受,这会成为造成各种事件的根源。
我们正在取得日益优良的防空武器。正在训练中的第一批地对空火箭教练部队今天在这里参加了游行。(掌声)如果由于他们侵犯我国领空的公开宣布的政策使我们不断遭到这种类型的意外事件,那么这种帝国主义的和平会是什么样的和平呢?
最后,他们在我们的一块土地上为了威胁我们和从那里阴谋反对我国而做了些什么呢?(高呼声)这是我国的领土,我们完全有权要求归还这块领土。帝国主义者有什么权利拥有楔入我国领土的一个基地呢?这就是我们为真正解决加勒比危机作为我国人民的正义要求而提出的五点要求。
帝国主义没有发表明确的声明。他们含糊其词地讲话,他们以威胁和狡诈的口吻说:“如果古巴不策动颠复活动”和诸如此类的事情,“那么就不会发生入侵”。他们对雇佣军的讲话不是一项和平的声明,对我们祖国不是一种保证。因为全世界都知道,像这种远征一样的五十次、一百次远征以及任何类型的间接攻击,我们都将迅速地加以摧毁。帝国主义者企图通过这些威胁说明什么呢?这是些什么样的保证呢?他们顽固地不明确和不开诚布公地说话。苏联履行了自己的诺言,美国政府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
此外还应该说,我们的立场不是一种反对解决的立场,不是一种反对和平解决的立场。我们同意进行讨论和通过和平途径解决问题的政策,我们同意这一根本的原则,我们也同意以让步换取让步的政策。我们在这一危机中坚持的立场是一种严格符合原则的立场。我们拒绝进行视察,因为我国不能放弃一种绝对的主权,我们捍卫了我们的完整,因为有利于和平的事情并不意味着让帝国主义者在我国海岸登陆而我们不向他们开一枪。我们拥护和平,但是如果他们攻击我们,我们就将全力以赴地同他们战斗!(掌声)
我们懂得,在目前的世界上,帝国主义的魔爪并不能为所欲为,如果他们能为所欲为的话,我们从一开始就会受到其严重后果。世界力量的对比使他们不能做他们在干涉尼加拉瓜、墨西哥、多米尼加和其他拉丁美洲小国人民时曾经做过的那些事,这是一个真实的事实。
他们不能为所欲为了,他们不能像从前那样为所欲为了。他们的不负责任的行动,肯尼迪这位先生的不负责任的行动曾使世界处于战争边缘。这能怪谁呢?怪我们吗?怪苏联吗?(高呼声:“不”)谁是侵略者呢?(高呼声:“是他们”)谁从一开始便不断地扰乱我们呢?(高呼声:“是他们”)是他们,是那些坚持对我们进行公开的战争,不断侵略我们祖国的人。这些是不能掩盖、不能否认的事实。他派遣雇佣军入侵我国的行动就是这样的事实。他们是侵略者,他们是唯一负有罪责的人。如果他们停止执行他们的侵略政策,加勒比的战争危险便将消失。如果他们停止执行他们的侵略政策,加勒比便会出现和平。但是他们不要以为,他们可以侵略我们,而我们会不去进行防卫,他们不要以为,在他们的侵略面前我们会袖起双手。他们企图给我们造成什么样的损伤,我们也就要给他们造成什么样的损伤。(鼓掌)如果帝国主义者为能够获致和平而提出的要求是,我们不干革命,那么我们永远不会不干革命,我们永不会收起我们的旗帜。我们是美洲兄弟人民的榜样,因为,肯尼迪先生,被奴役的不是古巴人,被奴役的是遭受美国垄断资本家剥削的、遭受在拉丁美洲的美帝国主义剥削的千百万印第安人和拉丁美洲人。(高呼声)肯尼迪先生,当您谈到被奴役的人时,说是古巴人,但是您并没有想到我们,您想到和害怕的是真正被奴役的人的起义,被剥削者的起义。如果他们有了武器,如果拉丁美洲的工人和农民同我们人民一样有了武器,我们就会看到将发生什么事,看到谁是真正的被奴役的人。因为您称之为被奴役的这些人是些武装起来的被奴役的人,有坦克的被奴役的人,有飞机的被奴役的人。(掌声)给拉丁美洲工人和农民以坦克和飞机吧,那时你就会看到谁是被奴役的人。
这里就是不可辩驳的证明,但是不应该着急。我们过去既没有大炮又没有飞机,但是我们现在有了。我们过去也像拉丁美洲的这些被奴役的人一样手无寸铁,但是这并不妨碍人民取得胜利,并不妨碍革命取得胜利。
当各国人民决心进行斗争时,他们就能做到我们已经做到的这一切,遭受帝国主义剥削的千百万拉丁美洲人可以做到我们已经做到的这一切(鼓掌)。各国人民已经开始觉醒,已经开始斗争。对我们祖国的声援,某些国家的人民,例如委内瑞拉人民的态度就是证明。(鼓掌)当傀儡贝坦科尔特同阿根廷的傀儡和多米尼加的傀儡一样,派遣自己的舰只来封锁我们的时候,委内瑞拉人民进行了斗争,杰出地证实了他们的革命精神,他们在光荣的委内瑞拉共产党(鼓掌)和英勇的左派革命运动战士领导下向帝国主义者证明了革命的声援和革命者的积极声援是怎么一回事,表明他们并不是坐在自己家门口等着敌人的尸体抬过,革命者懂得一切革命者的任务就是进行革命(鼓掌)。
男女同志们:我们开始进入第五年了。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精神来展望新的一年呢?以乐观主义的精神,以革命者的精神,以对前途的信心。我们所面临的任务很多:随着岁月的消逝,不是任务的结束,而是新任务的开始。我们今天的问题不是四年前的问题。我们面前有新的问题,新的义务,新的职责。我们的任务基本在于,创造我国人民所需要的财富,创造为提高我们生活水平和满足我国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所必需的生产资料。今天,一切都属于人民,劳动成果属于人民,人民的首要任务就是为创造这些资料而斗争,以便满足自己的一切需求。我们不得不在危险中和威胁中,甚至在痛苦的形势下,在反对共同敌人、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使我们所有人感到忧虑的严重问题面前进行这一切。这些问题就是在社会主义家庭内部发生的分歧,在社会主义阵营的一些强大力量之间产生的公开分歧。这种情况使我们所有的人感到忧虑,我们感到忧虑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在这个战壕里,在离美帝国主义九十浬的地方看得清清楚楚,这些分歧必然会怎样地引起人们的忧虑,现在多么需要团结,多么需要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所有力量团结起来抗击这些敌人。我们的一项重大历史任务是推进这一革命,为拉丁美洲做出榜样,在社会主义阵营、在社会主义大家庭中——社会主义阵营就是我们的阵营,它现在和将来永远都是我们的家庭——(鼓掌)我们认为,我们有义务为争取社会主义家庭、社会主义阵营根据原则团结起来而斗争。这应该是我国人民的路线,是革命政治领导确定的路线。我们面前有许多问题和非常重大的任务,首先就是抗击帝国主义的任务。还有许多其他国家人民也处于同样的情况,受到帝国主义殖民压迫和奴役的各国人民就处于同样的情况。因此,这种团结极其必要,因此在帝国主义者面前结成一个统一战线是极其必要的。我确信这就是受威胁的各国人民,为争取自身独立而斗争的各国人民,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而斗争的各国人民的呼声。
我国人民有一个方针:我们的任务是国内外的团结,消除可能使我们在国内外发生分裂的一切,为那些能使我们在国内外团结起来的一切而斗争。我们的路线是根据原则的团结。誓死保卫祖国,我们必胜(鼓掌、欢呼)。
(卡斯特罗又回到扩音器前讲话)
今年将称为什么年?今年将称为“组织年”。为什么?因为我们必须把我们的主要的力量放在这一方面,我们努力的重点应该是组织工作,首先,是组织社会主义革命统一党(鼓掌),开展我们的群众组织工作,也就是说,做好我们群众组织的工作,在行政机构中的组织工作以及在经济机构中的组织工作。这并不是说,今年不是计划年,今年不是教育年。为一年定名是根据这一年的工作重点,每一年都是教育年,每一年都是计划年,但是今年的工作重点我们应该放在组织工作上。因此把今年叫做“组织年”(鼓掌)。 (新华社哈瓦那四日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