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3年11月8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六周年
莫斯科举行集会和阅兵游行
新华社七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六日讯:莫斯科庆祝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六周年的大会,六日晚在克里姆林宫大会堂举行。
苏联共产党和政府领导人赫鲁晓夫等出席了庆祝大会。
出席大会的还有优秀工人和集体农民,科学家和工程师,作家和文学家,宇宙航行员,苏军将领以及前来莫斯科参加庆祝活动的各国来宾和各国驻苏联的外交官员。
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波德戈尔内在会上作了关于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六周年的报告。
新华社七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今天上午,莫斯科红场上举行了传统的军事检阅和群众游行,庆祝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六周年。
苏联共产党和国家领导人赫鲁晓夫等登上了列宁墓。在陵墓两旁的观礼台上有:苏联工人,国家活动家和社会活动家,苏军高级军官,数十个国家的工人代表团以及各国驻莫斯科的外交人员和武官。
上午十点整,苏联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在指挥阅兵的别洛鲍罗多夫大将的陪同下,乘车检阅了排列在红场和附近街道上的苏联武装部队。
随后,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登上列宁墓,向军队和苏联全体劳动人民发表讲话。他在讲话中谈到了四十六年来苏联人民所取得的成就。
马利诺夫斯基在讲话中谈到,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势力顽强地反对缓和国际紧张局势,不愿意裁军,依然站在“冷战”立场上,策划在军事上进攻社会主义国家的计划。
接着,受检阅的部队——军事学院、技术兵种学院、空军学院、海军学校的学员以及坦克部队、战略火箭部队、战术火箭部队等,一一列队通过红场。阅兵式共历时四十五分钟。
军事检阅结束后,开始了群众游行。按照传统,走在最前面的是苏联运动员的队伍。接着,莫斯科的工人阶级队伍,近郊区的集体农民,莫斯科各学校的学生,分两路走过广场。游行群众带着一些图表,表示苏联四十六年来的建设成就。


第3版()
专栏:

  新运会火炬传到雅加达
苏加诺总统祝新运会像火炬一样永燃不熄
新华社雅加达七日电 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火炬今天分三路到达雅加达。
苏加诺总统在这里举行的隆重欢迎仪式上,接过了从东爪哇、中爪哇和西爪哇点燃后传来的三支火炬。他把它们汇集在一起,在一个大盆里点起了火。最后,火种将移到一盏灯里保留下来。在新运会的开幕仪式上,将用它来点燃巨大的新运会火炬。
苏加诺总统在仪式上说:“这是新兴力量运动会之火,这是新兴力量运动会精神在燃烧。我祝愿将来的新兴力量运动会像它一样,永燃不熄。”
苏加诺总统接着说,“为了一个友谊、和平和融洽的新世界,一切新兴力量必须像熊熊的火焰一样燃烧,奋斗不息。”苏加诺总统在发表演说后,同出席这个仪式的各国体育代表团团长坐在一起亲切交谈。
印度尼西亚体育部长、总统府新运会办公室主任马拉迪,总统府新运会办公室副主任阿·萨勒参加了这个仪式。这三支火炬是由长跑运动员接力传到雅加达的。其中一支火炬在离此一千多公里的马都拉岛上点燃。许多地方首长也参加了火炬的接力传送。当火炬路经各地的时候,当地居民热烈迎送。最后,火炬在马队和摩托车队护送下抵达雅加达。(附图片)
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火炬十一月七日分三路到达雅加达。图为苏加诺总统在欢迎仪式上,把从东爪哇、中爪哇和西爪哇传来的这三支火炬汇集在一起,点起了火。到新运会十日开幕时,将用这火种点燃起巨大的新运会火炬。 传真照片(新华社稿)


第3版()
专栏:

积极准备收割晚稻 提早准备冬春生产
  越南北方农村一片繁忙景象
新华社河内七日电 越南北方农村农业合作社的广大社员,目前正在积极准备收割晚稻,并进行冬春生产的准备工作,到处呈现出一片繁忙的景象。
记者最近到农村采访时,看到除了遭到严重涝灾的稻田外,稻子一般长得良好。今年晚稻期间,越南北方许多省不断遭到旱灾和涝灾。广大社员在大力抗灾后,目前正加倍注意后期田间管理。有的社员正在追施最后一次肥料,有的正在加紧锄草。有些出现害虫的地区,社员们日夜战斗在田间,及时扑灭害虫。
为了给收割工作做好准备,各地农业社正在整修和增造各种收割、打场工具和车船。商业部门也纷纷把大批收割农具运到农村。许多农业社还正在核对账目、计算工分,为制定社员的分配方案作好准备。
今年各地的冬春生产准备工作,比往年着手早。目前,各地农业社在加强晚稻管理的同时,已经开始为明年的早稻翻耕秧田、选种浸种;许多农业社成立了水利队,大力兴修水利,为早稻准备水源。


第3版()
专栏:

  罗冶金和机器制造工业节约金属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七日电 罗马尼亚的冶金和机器制造工业,由于改进产品设计和使用代用品,节约了大量金属。
洪尼多阿拉钢铁联合企业的两个轧钢车间由于改进了轧钢方法,今年头七个月就节约了八十车箱钢材。机器制造企业在改进产品设计后,一般都减少了金属消耗量。
在机器制造企业中,还使用塑料代替金属制造某些机器部件。克拉约瓦的“十一月七日”工厂用塑料制造农业机器上的一些部件,今年头八个月已节约了七十吨生铁和钢,并降低了成本。布加勒斯特塑料厂用耐纶制造了七十万个播种机的种子分配筒,可节约四百吨金属。


第3版()
专栏:

  苏联制造新的采矿联合机
新华社莫斯科六日电 据塔斯社报道:苏联最近制造了一种新的开采薄锰矿用的联合机。一台这种机器能代替数十人的工作。
这种机器由一人管理,每小时能采六十吨矿石,比一般的联合机的效率高百分之五十。


第3版()
专栏:

匈牙利发现大量地下热水蕴藏
据新华社讯 匈牙利全国三分之二的面积的地下都有热水蕴藏。在宽广六万平方公里,深一千——三千米的地下有一层其面积是二万四千五百立方公里,孔隙度是百分之二十,在这里容有四万九千亿立方米热水,平均温度是摄氏九十八度。
假若这个地下热水海一旦齐涌上地面,那么匈牙利全国的领土将被深一百米的热水所淹没,只有一些山头尚可露出水面。这个地下海的热能比匈牙利全国的煤矿、石油矿和天然气的热能总量还要高很多倍。


第3版()
专栏:

  我国各人民团体函电苏联人民团体
  热烈祝贺十月革命四十六周年
  北京沈阳武汉哈尔滨等城市举行各种活动
新华社七日讯 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妇女联合会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中华全国学生联合会以及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中国亚非团结委员会等团体,最近分别写信或打电报给全苏工会中央理事会、苏联妇女委员会和苏联列宁共青团中央委员会、苏联青年组织委员会、苏联大学生理事会以及苏联保卫和平委员会、苏联亚非团结委员会,向苏联工人阶级、苏联妇女、苏联青年、学生和苏联劳动人民,热烈祝贺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六周年。
新华社七日讯 北京、沈阳、武汉、哈尔滨等城市,举办图片展览等活动,庆祝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四十六周年。
在北京,清华大学和北京外国语学院今天分别举行电影晚会和文娱晚会。在这两个学校任教的苏联籍教师和一部分外国留学生应邀出席。中苏友协清华大学分会会长、清华大学副校长李寿慈和北京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李棣华等分别出席学校的庆祝会。北京大学和北京地质学院也为庆祝十月革命节举行了文娱晚会和座谈会。北京市中苏友好协会还在中苏友好馆举行电影晚会,放映苏联故事片《在人间》等,招待首都市民。
繁华的王府井、西单等主要街头和北京市中苏友好馆门前的橱窗里,近日都展出了一套题为“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万岁”的图片。北海公园和石景山中苏友好人民公社也展出了纪念十月革命的图片。节日前夕,许多人给苏联朋友写信祝贺十月革命节,或者邀请在北京工作的苏联侨民一道举行联欢或郊游。
沈阳、武汉、哈尔滨等城市的中苏友好协会,都举办了有关十月革命的图片展览。沈阳市的图片展览展出两天来,观众络绎不绝。在武汉中苏友好宫画廊、武昌解放路画廊、武汉大学以及哈尔滨市斯大林公园等处展出的关于十月革命的图片,也吸引着许多的人。这些城市的新华书店这几天还举办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著作展览。沈阳和哈尔滨的一些电影院,这几天还放映了《我的大学》、《在人间》、《夏伯阳》等苏联影片。


第3版()
专栏:

  第一届新运会足球赛日程确定
据新华社雅加达七日电 本社记者报道,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的足球赛将有十三个来自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球队参加角逐。比赛日程已经在今天上午抽签决定。比赛将从十一日开始,二十二日结束。
具体竞赛日程如下:
十一月十一日:索马里对朝鲜,老挝对智利,马里对印度尼西亚。
十一月十二日:阿根廷对阿尔及利亚,越南对阿联。
十一月十三日:马里对中国,智利对阿联,索马里对乌拉圭。
十一月十四日:老挝对越南,沙特阿拉伯对阿根廷。
十一月十五日:智利对越南,朝鲜对乌拉圭,中国对印度尼西亚。
十一月十六日:阿尔及利亚对沙特阿拉伯,老挝对阿联。
十一月十七日:休息。
十一月十八日:第一组第二名对第二组第一名,胜者为甲;第三组第二名对第四组第一名,胜者为乙;第一组第一名对第二组第二名,胜者为丙;第三组第一名对第四组第二名,胜者为丁。
十一月十九日:丙对甲,丁对乙。两场比赛的优胜者将参加二十二日的决赛。两场比赛的负者将参加二十一日的比赛,决定第三名和第四名。


第3版()
专栏:

越南外长春水致函日内瓦会议两主席
抗议美国策动政变时派军舰到南越
据新华社河内六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越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春水五日写信给日内瓦会议两主席,强烈抗议美国政府在南越亲美势力十一月一日在西贡发动军事政变的时候派军舰到南越。
信件说,根据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日合众国际社、美联社和路透社的消息,在西贡发生军事政变时,美国政府派遣了驻在太平洋的重要军事力量前往南越,十一月二日,美国第七舰队的航空母舰“汉科克号”和驱逐舰若干艘奉令紧急从香港驶往越南南方领海。同一天,另有第七舰队的若干艘舰只载运着驻在冲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师的一个团从那霸基地出发驶往南中国海。美国驻太平洋其他基地的某些部队也奉令戒备。
信件指出,尽管美国说什么这仅仅是“预防措施”,但是十分清楚的是,太平洋美军的调动是美国为了加紧对南越的干涉和武装侵略而组织和导演的南越军事政变总计划的一部分。美国的这种政策已经多次经美国政府公开证实。
信件说,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提请两主席特别注意美国政府把美国第七舰队部署在越南南方领海附近随时准备对这个地区进行干涉的严重性质。美国的这一行动严重地侵犯了越南人民的国家独立和主权,违背了一九五四年关于越南问题的日内瓦协议和国际公法。
信件说:“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强烈抗议美国政府的上述行动,并提请两主席采取坚决措施,要求美国政府立即从南越沿海区域撤出第七舰队的力量,停止在南越的侵略战争,并把全部美军和军事人员撤离这个地区,以确保一九五四年日内瓦协议在南越的严格执行。”


第3版()
专栏:

  南越人民武装加紧打击伪军
在西贡军事政变后进攻次数增加一半以上
新华社七日讯 西贡消息:南越人民自卫武装力量在西贡发生亲美军事政变以后,对南越伪军积极展开进攻。
据西方通讯社今天从西贡报道,美国的军事统计数字表明,在政变后的五天中,人民游击队的进攻次数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报道说,从十一月一日到五日,南越伪军共有一一四人被击毙,一五九人受伤,九十人失踪。
人民自卫武装还缴获了伪军武器大约二百零五件和两部无线电收发报机。
另据报道,人民游击队在湄公河三角洲也积极出动。他们在十一月二日和三日两天夜里“企图进攻西贡附近的战略村”,消息说,“在西贡郊区可以听到零星的迫击炮声和大炮声。”


第3版()
专栏:

  西贡政变集团建立核心组织
新华社七日讯 西贡消息:西贡亲美军事政变集团昨天宣布,这个集团组成“革命军人会议执行委员会”,作为南越军事独裁政权的核心。据宣布,革命军人会议执行委员会由十二名南越伪军将领组成。委员会的“主席”是杨文明,“第一副主席”和“第二副主席”分别是陈文敦和孙室亭。


第3版()
专栏:

  苏加诺接见亚非工会代表
新华社雅加达七日电 安塔拉通讯社今天报道:苏加诺总统六日接见了参加最近在这里闭幕的亚非工人会议发起国会议的代表们。
代表们把会议作出的决议交给了总统。
苏加诺总统对会议取得的成果表示高兴,并且希望明年在这里举行的亚非工人会议取得成功。


第3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首席部长
朱安达逝世
新华社雅加达七日电 据印度尼西亚政府宣布,印度尼西亚首席部长朱安达在今天凌晨一时因患心脏病逝世。
今天下午,在苏加诺总统的主持下,在雅加达市郊加里巴塔烈士墓为朱安达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参加葬礼的有印度尼西亚政府高级官员。中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姚仲明、出席第一届新兴力量运动会的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黄中和出席亚非工人会议发起国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狄子才也参加了葬礼。
参加葬礼的还有其他国家的外交使节。
今天上午,印度尼西亚政府的副首席部长们、部长们和高级军政官员们、各政党的领导人以及中国大使姚仲明和其他外交使节前往已故的首席部长的寓所吊唁,并向朱安达夫人表示慰问。
这里所有的政府建筑物和市民住宅都下了半旗为朱安达的逝世志哀。


第3版()
专栏:

  吴庭艳如此下场 蒋匪帮怎不寒心
新华社七日讯 台北消息:在西贡亲美政变集团推翻吴庭艳政权并且把他打死的消息传到台北以后,蒋匪帮感到兔死狐悲,甚为紧张。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在南越政变发生的第二天,蒋匪帮便召开了“紧急会议,讨论西贡政变的影响”。蒋匪帮官员还在私下对蒋介石“最亲密的反共朋友之一”的吴庭艳的“突然倒台”,表示“非常遗憾”。
台湾蒋帮报纸也先后发表评论,对美国在南越通过政变更换走狗的做法,表示不满。台湾《征信新闻报》三日的社论表示,美国在南越策动政变的做法“是否适当”,“是很可检讨的”,因为这“可能由此为人误会,美援的给予,附带着很重的政治条件”。台湾《联合报》三日的社论也委婉地对美国表示不满。它说:“凡事可以变,但千万不许乱变,今天推翻这个,明天打倒那个,只容得我,而容不得你和他”。它认为这种做法是“极难想象”的事。


第3版()
专栏:

  美国更换傀儡逃避不了它在南越的彻底失败
  新华社记者述评
南越吴庭艳伪政权,十一月一日在西贡一次军事政变中被推翻了。伪总统吴庭艳和他的弟弟、特务头子吴庭儒,已经被政变集团击毙。亲美军人集团已经在四日晚粉墨登场,宣布由所谓“革命军人会议主席”杨文明“行使国家元首权力”。这样,美国在南越的新傀儡便以自己的军事独裁,来代替吴庭艳的家族独裁。
尽管美国国务院“断然”否认美国同这次政变的干系,但是,全世界都看得明明白白,这次政变是美国一手策划和组织的。美国要用政变的形式在南越“换马”,踢开已经成为美国在南越推行侵略政策的累赘的吴庭艳,已经不止一次了。一九六○年十一月是一次,一九六二年二月是一次,今年八月是一次,这次是第四次。
事情很清楚,这次政变的行动计划是由美国中央情报局精心拟订,而由美国驻南越“大使”洛奇就地直接指挥的。洛奇在美国统治集团中,就是一个坚决主张撤换吴庭艳的人物。因此,虽然白宫在那里装模作样,但是,美国一些议员却并不否认这次政变是美国在幕后策动的。至于美国资产阶级报纸,它们更直率地评论了这次政变。《纽约时报》说,这次政变“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非常可取的”。《纽约先驱论坛报》说,南越“这次叛乱是我们的一次叛乱”。《华盛顿明星报》三日说,美国对这个政变的“援助和鼓动是难以否认的,肯尼迪必须承担,至少是部分承担责任或功绩。”
实际上,华盛顿在政变发动以前,就已经开始行动了。美国第七舰队在政变前十几小时,就已开始向南越海面移动。在政变的前两天,美国又使用“调虎离山计”,迫使吴庭艳下令把他的最亲信特务部队——“特种部队”调出西贡,从而为政变部队轻易攻占伪总统府——嘉隆宫,准备了有利的条件。有趣的是,美国驻太平洋武装部队总司令费尔特在政变的前一天,突然飞到西贡作了为期一天的“闪电访问”。政变的当天上午,费尔特还偕同美国“大使”洛奇,前往伪总统府拜会了吴庭艳,虚与委蛇一番。他离开西贡刚一小时,政变的枪声就打响了。
在政变发动以后,华盛顿立刻开始了紧张的活动。十一月二日的英国《每日电讯报》说,“这次政变的时间虽然按华盛顿时间来计算正是凌晨,但是肯尼迪政府却不是猝不及防的。它的反应是及时的,并且反映出一种悄然满意的情绪。据白宫发言人说,战斗的第一批消息是在通讯社还没有发出第一篇报道以前就由(美国驻)西贡大使馆发出的。白宫地下室的‘情况室’收到这个消息。”
美帝国主义为什么要在南越“中流易马”呢?它为什么这样迫不及待地要搞掉吴庭艳呢?原因很简单。在美国看来,吴庭艳集团已不再是推行美国政策的得心应手的工具,甚至已经成为一种障碍。美国对南越的政策是:迅速扑灭南越人民的革命斗争,把南越变成它的殖民地和军事基地。这个政策是不会变的,而工具,如果不中用,是随时要更换的。
美帝国主义为了实现它对南越的侵略政策,已经投入大笔赌注。几年以来,它为了侵略南越,运进了大量武器、装备,付出了三十多亿美元。现在,为了在那里进行“特种战争”,它派出了军事人员一万六千多人,每天要耗费一百五十万美元。但是,使肯尼迪大为头痛的是,尽管美国投入了大量金钱、武器和人员,而南越人民武装力量却愈战愈强,美国及其走狗的处境却越来越糟。什么“十八个月平定南越”计划,什么“特种战争”计划,什么新战术、新武器,都在英勇的南越人民面前,一个个被粉碎了。对于这些,美国老爷们当然不承认,这是美国侵略者的必然下场。随着战场上的失利日趋严重,美国统治集团对吴庭艳这条走狗的使用价值,愈来愈表示怀疑,愈来愈想拿吴庭艳当作“替罪羊”,来洗刷它自己的罪行,挽回它在南越的失败的不利影响。早在去冬今春,美国的宣传机器就公开指责吴庭艳政府腐败无能,认为他不是一个“理想的国家领导人”。
今年夏季,美吴之间斗争达到了新的高峰。八月间,美国乘南越佛教徒和南越人民展开轰轰烈烈的反美吴暴政斗争的机会,发动了一次“倒吴运动”。当时,美国开动了它在南越的颠复机器,公开鼓动南越的陆军军官起来取代吴庭艳。美国中央情报局甚至以二十五万美元的奖金,招募伪军军官发动政变。但是,吴庭艳集团也采取了激烈的反措施,它一面调动亲信部队加强保卫西贡,一面宣布戒严令,搜查出入美国援助顾问团的汽车,监视美国大使馆的活动,包围西贡美国新闻处,并且公开揭露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搞颠复活动。在吴庭艳家族的负隅顽抗之下,美国这次的“倒吴运动”,遭到了失败。
肯尼迪政府自然不甘心于这次的失败。它采取了更狡猾的两面手法:一面以退为进,装出某种和缓姿态;一面继续秘密地策划新的政变。在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泰勒赶往南越进行所谓“现场视察”之后,华盛顿放出了美国已排斥政变的做法并将继续支持吴庭艳的空气,以麻痹吴庭艳。同时,它对吴庭艳政权继续保持某种压力,要它进行“改革”。为此,美国暂时停止了对吴庭艳政权的所谓“商业进口计划”援助拨款,并借口由美国中央情报局直接豢养的南越“特种部队”不上前线打仗,正式宣布停止了对它每年三百万美元的津贴。不久前,美国还放出空气说,美国政府正在考虑削减对南越的剩余粮食的供应。这些措施,说是为了压迫吴庭艳进行“改革”,而实际上,正如美国报纸所承认的,是为新的政变开放“绿灯”。
吴庭艳伪政权的垮台,是它执行亲美卖国政策、镇压人民遭到失败的必然结果。这个越南卖国贼是死有余辜的。富有戏剧意味的是,这次直接推翻他、杀死他的并非别人,而是一手把他扶植起来的他的美国主子。正如《华尔街日报》所说的,情况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昨天的恩主,今天变成了寇仇。追随美国九年之久的吴氏难兄难弟,最后连一条狗命都没有保住。他们的这种下场,自然不能不使一切大小美国走狗们感到心寒。无怪乎台湾蒋介石集团连忙召开“紧急会议”,表示“遗憾”;南朝鲜统治集团也惊呼西贡政变“提出了一个挑战性问题”了。
现在,美国统治集团对于它一手炮制的南越政变的成功,得意洋洋,一面赞扬这次政变“组织得很好”,夸奖杨文明等能干,一面期望通过这些新走狗来使它侵略和干涉南越的政策能取得“较大的成功”。
但是,美帝国主义妄想通过更换一条走狗,就可以挽救它在南越的失败,未免太天真了。在那里,无论老走狗也好,新走狗也好,都不能使美帝国主义免遭彻底的失败,也不能使他们自己免蹈吴庭艳的复辙。
南越目前的形势,十分有利于南越人民的革命斗争,而不利于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罪恶计划。新上台的军事独裁政权,不是更强大,而是更脆弱了;它内部的派系斗争,不是更少了,而是更多、更尖锐了。另一方面,越南南方人民正万众一心,积极响应民族解放阵线的号召,为赶走美国侵略者,打倒美国的走狗,捣毁“战略村”,实现越南南方的解放和祖国的和平统一,展开如火如荼的斗争。在那里,无论在城市还是乡村,革命的火焰正在越烧越旺。毫无疑问,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越南南方人民和全体越南人民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