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7月25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祝贺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成就
日内瓦会议两主席举行宴会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两主席葛罗米柯(苏联)和霍姆(英国)为庆祝关于老挝问题国际协议的签字,今天在这里举行午宴。招待出席会议的各国代表团。葛罗米柯在午宴上讲话时为协议的签字向老挝临时民族团结政府和老挝人民祝贺。他说,这些协议表明老挝人民争取独立、和平和中立的一贯的愿望得到了国际承认和尊重。
老挝临时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在致答词时向葛罗米柯表示感谢,他说,关于老挝问题的两个文件的签字使老挝有可能奉行中立政策。他强调指出,这是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长时期以来第一次达成的协议,这次会议为解决国际问题树立了榜样。
霍姆对瑞士当局的殷勤招待表示感谢。瑞士联邦政府政治部部长瓦伦致答词说,这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他感到很高兴。
出席日内瓦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陈毅,团员章汉夫、乔冠华、王炳南和李清泉也出席了宴会。
赫鲁晓夫致电日内瓦会议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打电报给关于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祝贺会议工作完成和协议签字。
他在电报中说,“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协议,除了说明这个国家的民族爱国力量为之奋斗的正义事业得到了国际承认外,也是和平与属于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之间合作的政策的一个重大胜利。”
“老挝和平的建立消除了东南亚的一个危险的战争温床,促进了这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的巩固。”
他说,“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的工作的成功结束生动地表明,只要有善意和在合作和互相尊重彼此的利益的基础上达成协议的真诚愿望,没有解决的国际问题——无论怎样复杂——是可以解决的。”
赫鲁晓夫祝老挝及其人民在把老挝发展成为一个统一、主权和中立的国家方面获得成功。
麦克米伦致电日内瓦会议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英国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打电报给关于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祝贺会议工作顺利结束。今天在这里发表的这一贺电说,日内瓦会议的成功“将使老挝人民有机会来谋求老挝各方都致力谋求的他们的和平和繁荣。”
麦克米伦还说:“我感到高兴的是,会议能够向全世界表明,困难的国际问题是能够通过讨论和互让得到解决的。”
柬外交大臣接见新华社记者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出席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柬埔寨代表团团长、柬埔寨外交大臣涅·刁龙今天对关于老挝问题的国际协议的签字表示欢迎。
他在单独接见新华社记者时说,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和柬埔寨人民对他们的兄弟般的老挝人民所取得的和解感到高兴。
涅·刁龙指出,由西哈努克亲王倡议的这次会议是在过去十四个月中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才以达成协议而结束的。
他强调指出,柬埔寨奉行和平、中立、不偏不倚和友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对自己的邻国。
他代表柬埔寨人民向中国人民热烈致意。他赞扬中国人民
“用自己的劳动创造”繁荣,并祝中国人民幸福。
西罗基致电梭发那·富马亲王
新华社布拉格23日电 据捷克斯洛伐克通讯社报道:西罗基总理今天打电报给老挝王国临时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祝贺关于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胜利结束。
西罗基说,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怀着同情注视着老挝人民的英勇斗争。他表示相信,捷克斯洛伐克和老挝之间的友好和互助关系将会继续发展,并将有益和造福于两国人民。


第3版()
专栏:

  各国和世界和平组织代表在海防等地集会上讲话
  支持越南人民争取祖国统一
 美国檀香山军事会议策划进一步武装干涉南越
据新华社河内24日电 越南工业城市海防市和临时军事分界线市镇永灵镇各界人民四万五千多人,23日晚间分别举行集会,纪念日内瓦协议签订八周年,反对美帝国主义干涉和侵略越南南方以及吴庭艳集团破坏越南统一的罪行。
应邀前来越南访问的苏联、中国、古巴、印度尼西亚、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朝鲜、老挝等国代表以及亚非人民团结组织、英国越南友好协会、日本越南友好协会的代表,分别参加了上述两地的集会,并且在会上讲了话。他们在讲话中都表示热烈支持越南人民为统一祖国而进行的正义斗争,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吴庭艳集团在南越所犯的罪行。
据新华社24日讯 檀香山消息: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在扩大的日内瓦会议达成协议以后在檀香山策划了美国在东南亚的侵略部署后,并在今日返回华盛顿。
他是在昨天到达檀香山同美国国防部的高级官员以及美国驻远东和东南亚的军政首脑举行会议的。据会议的发言人和美国通讯社透露,会议检查了美国在整个东南亚的地位,特别是讨论了南越和泰国局势。麦克纳马拉在动身回国前发表的声明表明,美国将要进一步武装干涉南越,支持吴庭艳集团镇压南越人民。他强调美国干涉南越是一件长期的事情,美国今后要把它给吴庭艳的物资和其他支援用在“最有效的地方上”。他还强调要大力推行“战略村”的计划。
会议还讨论了美国驻有数千军队的泰国问题,以及老挝实行中立对它的东南亚邻国“可能发生的影响”。


第3版()
专栏:

  苏联北方舰队将举行现代化武器演习
新华社24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北方舰队将会同火箭部队和空军在8月至10月间,在巴伦支海和卡拉海举行各种现代化武器的实弹演习。
苏联国防部就此发表了正式的公告。
公告宣布在下列范围以内的巴伦支海和卡拉海地区自1962年8月5日至10月20日期间对苏联和外国船舰航行以及飞机飞行为危险区:西自东经三十五度三十分;北自北纬七十九度零分;南部和东部以下列各点连成的线为界限:北纬七十二度二十分,东经三十五度三十分;北纬七十度三十分,东经四十二度零分;北纬六十九度五十分,东经五十五度三十分;北纬七十二度二十分,东经六十五度零分;北纬七十九度零分,东经七十七度零分。苏联国防部预先通知苏联和外国船只,军舰和飞机的所有者,如果军舰、船只和飞机越逾危险区的界线而受到任何物质损失,苏联国防部将不负责任。


第3版()
专栏:

  朝、罗、捷、保、德报纸支持苏联恢复核试验
  苏联政府的决定是为了保卫和平
据新华社24日讯 朝鲜、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报纸分别发表社论和评论,支持苏联政府下令试验最新式核武器的声明。
朝鲜《劳动新闻》24日的社论在谈到苏联政府的这一决定时说:朝鲜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一道,完全支持苏联这一措施。美帝国主义者一直在进行军备竞赛和疯狂地准备核战争。在这种情况下,从保卫自己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安全、保卫世界和平的立场出发,苏联被迫决定进行最新式核武器试验。这是一个正义的自卫措施。
罗马尼亚《火花报》24日发表的评论说,苏联决定进行最新式的核武器试验是“完全合法和必需的,这是一个增强和平、符合各国人民利益的措施”。
捷克斯洛伐克《红色权利报》23日发表的社论说,鉴于美国正在为发动一场原子战争而作准备,苏联被迫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社论说,如果有着阻止帝国主义发动战争的力量存在的话,那首先就是苏联以及世界社会主义体系中的其他国家的防御力量。这种防御力量的加强成了维护世界和平的主要条件。
保加利亚《工人事业报》23日的社论写道:对于美国为了反对社会主义国家、反对各国人民安全和世界和平而采取的准备活动,苏联政府当然不能置若罔闻,而坐视美国冒险主义者把世界推入热核灾祸。社论说,地球上千千万万的人们,其中包括保加利亚人民,都支持苏联政府关于进行新式核武器试验的决定。
《新德意志报》23日的社论说,由于美国想建立单方面军事优势而进行了多次核爆炸,苏联被迫决定试验最新式的核武器。


第3版()
专栏:

  波兰出席联合国组织代表
  举行国庆日招待会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波兰出席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会议代表团团长耶日·米哈沃夫斯基和波兰常驻联合国欧洲办事处代表梅勒—孔拉布今天晚上为波兰国庆日举行招待会。出席招待会的有老挝临时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参加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陈毅、团员章汉夫、乔冠华、王炳南和李清泉也出席了招待会。


第3版()
专栏:

  梭发那·富马亲王离日内瓦抵巴黎
行前为日内瓦协议的签订举行招待会
据新华社巴黎23日电 老挝临时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今天晚上从日内瓦乘飞机到达巴黎。他将同法国总统戴高乐会晤。
梭发那·富马亲王到达后说,他对于完成了在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上委派给他的工作感到高兴。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老挝临时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23日傍晚离开日内瓦前往巴黎。
在离开日内瓦以前,富马亲王在23日下午为日内瓦协议的签订举行了招待会。
中国外交部长、出席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代表团团长陈毅,团员章汉夫、乔冠华、王炳南、李清泉和吴晋石出席了招待会。


第3版()
专栏:

  越南“人民报”祝贺日内瓦会议胜利完成任务
  老挝人民和爱国力量的英勇斗争是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重要因素
新华社河内24日电 越南《人民报》今天发表社论,祝贺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胜利完成它的任务,并指出老挝人民的英勇斗争是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最重要的因素。
社论说,扩大的日内瓦会议“为老挝成为一个和平、中立、独立、统一的国家提供了国际条件。这一切首先是老挝人民的巨大胜利,是梭发那·富马亲王倡导并得到老挝爱国战线党彻底支持和不懈地为其实现而奋斗的和平中立路线的巨大胜利。”
社论说,“这一胜利,是老挝人民和老挝爱国爱和平力量反对美帝国主义和东南亚侵略集团中追随美国的国家对老挝的武装干涉而进行不懈地英勇斗争的光辉结果。”
社论指出,“老挝爱国军队和老挝人民在查尔平原、沙拉富昆、南塔等地的辉煌战绩,老挝人民为成立由梭发那·富马亲王担任首相的临时民族联合政府的政治斗争的胜利,是召开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国际会议的最重要的决定因素,也是日内瓦会议取得成果的最重要的决定因素。”
社论说,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胜利,也是社会主义力量以及东南亚和全世界一切和平力量,为在制止美帝国主义干涉,尊重老挝独立、自由的基础上和平解决老挝问题,在日内瓦会议内外一年多来不懈地奋斗所取得的胜利。
社论说,“老挝人民的胜利和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的成功,提供了一条很有意义的经验,即:一个弱小民族如果团结一致,坚决站起来,拿起武器进行斗争,并得到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和全世界爱好自由和平人民的热烈支持,那么,他们一定能够击败帝国主义侵略,即使最凶悍的帝国主义头子美帝国主义也要被击败。美帝国主义被迫在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的协议上签字,是美帝国主义对老挝的侵略政策的沉重失败。”
社论还说,“关于老挝问题的日内瓦会议的成就还证明了当前国际形势中一个重要的事实,这就是1960年11月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所指出的,和平力量‘可以有效地反对帝国主义者所发动的局部战争,胜利地消除这种战争的策源地。’”
社论说,和平解决老挝问题对东南亚和世界局势发生了影响,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作出了贡献。它证明,只要一切爱好独立、自由和和平力量团结起来,一致反对好战的帝国主义侵略者,其他许多问题也可以通过和平协商加以解决。
社论强调说,“日内瓦协议为恢复老挝和平,为老挝走上真正的和平中立道路,创造了条件。但是,老挝的和平还没有巩固,因为东南亚地区的局势仍很紧张。美帝国主义还没有把军队撤出泰国,并且正在继续侵略越南南方。经验告诉我们,任何时候也不能放松对帝国主义的警惕。目前存在的问题是:参加关于老挝问题日内瓦会议的国家,要尊重自己已经作出的保证,严正履行日内瓦协议;美帝国主义要把它在泰国和南越的军队全部撤走,要解散东南亚军事侵略集团。”


第3版()
专栏:

  阿联首都举行阅兵式庆祝革命十周年
纳赛尔在群众大会上谈革命后十年来的成就
新华社开罗23日电 阿联首都开罗23日上午举行阅兵式,庆祝革命十周年。
纳赛尔总统、副总统们和部长们检阅了参加阅兵的队伍。出席阅兵式的还有许多外国来宾,包括北尼日利亚总理艾哈迈杜·贝洛、索马里国民军司令达乌德·阿卜杜拉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瞿辉近。包括中国大使陈家康在内的各国驻阿联外交使节也出席了阅兵式。
阿联武装部队总司令阿密尔讲了话。他说,阿拉伯民族仍然面临着帝国主义敌人,他们在巴勒斯坦霸占着阿拉伯领土。最先受检阅的是各兵种的象征性部队,队伍中还有埃及人最近制成的火箭。同时,喷气式战斗机列成战斗队形飞过检阅台上阳光灿烂的天空。在武装部队后面游行的是工人、农民和学生的队伍。
开罗城呈现一片欢乐和节日的气氛,到处悬挂着阿联国旗和彩旗。人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聚集在街头观看游行。
纳赛尔总统22日晚间在共和国广场上举行的一次有二十五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上讲话时,回顾了阿联在革命后十年来所取得的进步。他说,许多农民在重新分配土地以后分得了土地,今年的农业投资已增加到三千一百万埃镑,而十年前为三百三十万埃镑。纳赛尔说,工业投资今年达到一亿一千万埃镑,而1952年为二百万埃镑。在十年中,工业总产值从六亿八千万埃镑增加到十三亿埃镑。十年中,新就业的工人有二十五万。在同期中,纱锭从五十三万九千个增加到一百五十万个、电力从九亿九千万度增加到五十二亿五千万度。
纳赛尔还谈到埃及人自己制造的火箭。他还说,一个喷气式飞机工厂即将在7月25日开工。纳赛尔在历时两小时的讲话中,重申阿联将继续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斗争,并保证支持巴勒斯坦人民重新获得自己的权利。纳赛尔总统还表示相信阿拉伯人将团结一致反对帝国主义。
亚历山大港、塞得港、苏伊士和阿联其它城市也将组织游行、举行一些建设工程的开工仪式和其它庆祝活动,直到7月26日庆祝苏伊士运河国有化六周年以后的一些日子为止。


第3版()
专栏:

米高扬结束对印度尼西亚的访问
新华社雅加达24日电 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高扬结束了在印度尼西亚的访问,今天乘飞机离开雅加达回国。
米高扬在访问期间,同苏加诺总统和首席部长朱安达进行了会谈。米高扬还访问了日惹、万隆等地。
昨天晚上在这里发表的一项联合公报说,米高扬第一副主席对印度尼西亚的访问,使双方对当前国际问题、进一步促进两国之间的友谊和合作以及世界和平事业等问题有了更深刻的相互了解。公报还说,米高扬表示苏联政府和人民同情和支持印度尼西亚人民解放西伊里安的斗争。


第3版()
专栏:

  肯尼迪谈核武器试验等问题
  美国准备再次进行试验
  表示要确保在西柏林的“权利”和鲸吞刚果
新华社24 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肯尼迪23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谈到苏联试验新式核武器时,表示美国准备再次进行核武器试验。他说,如果“由于苏联的新试验,我们发现我们自己没有能力履行我们对美国人民和同我们结盟的人所承担的义务”,美国将“再次进行试验”。
谈到西柏林问题,肯尼迪强调,美苏两国最近的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他说,在这个问题上,双方“意见有很大的分歧。我们一直未能就我们非常不同的和强烈持有的态度达成协议。”他强调美国今后仍将继续设法确保它在西柏林的“权利”。
谈到刚果问题,肯尼迪对美国新殖民主义同西欧老殖民主义在刚果的角斗中未能获全胜表示不甘心,并表示美国要坚持鲸吞刚果。他说,
“我很关心刚果,因为我们没有能够使加丹加和刚果中央政府达成协议,而且有时候阿杜拉政府的情况并不完全有利。”他说,“刚果的巨大资源都是在加丹加的。而冲伯和阿杜拉一直不能取得一致意见。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
他还说,“控制加丹加巨大资源的联合矿业公司只向加丹加纳税,而不付给中央政府,这就使得阿杜拉没有财源。这就削弱了他的地位。”肯尼迪要那些对冲伯“表示同情的人”对刚果的混乱情况负责。他强调美国将继续支持联合国在刚果的活动。


第3版()
专栏:

  德国政府向许多国家提供材料指出
  西柏林当局挑衅活动日益猖獗
美英法三国政府对此不能不负责任
新华社柏林24日电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向许多国家政府送交了一份材料。这份材料是关于最近从西柏林组织的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界及其公民生命的罪恶的袭击。
23日在这里公布的这份材料呼吁各国政府和议会“坚决主张消除由西柏林不正常局势产生的对和平的威胁,支持签订对德和约和在此基础上和平解决西柏林问题。”材料根据一系列事实,说明“变西柏林为非军事化中立自由城市比已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为了和平的利益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材料指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去年8月13日为制止从西柏林向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进行间谍活动和防止西德计划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进行政治军事攻击而采取的安全措施,证明有助于保障和平和使局势平静。西德和西柏林当局那些反对和平解决德国问题和反对解决西柏林问题的分子,几个月来从西柏林制造一种经常不安的气氛。在阿登纳、勃兰特等人煽动下从西柏林发出了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各种攻击,包括谋杀边防警察、挖掘地道、投掷爆炸物、破坏边界设施、破坏城市铁路等等。从今年1月至6月20日这些挑衅活动共有一千八百二十二起。
材料列举了西柏林和波恩政客的大量言论、照片和事实,证明对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领土及其公民生命的武装攻击是由波恩和西柏林当局鼓励和组织的。材料指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不仅有理由,而且有责任对一切破坏和平的行动采取有效措施。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强调指出,目前在西柏林行使占领权的西方三国政府对上述行动不能不负责任。在西柏林的非法占领制度事实上为从西柏林进行的犯罪活动提供了土壤和进行掩护。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向美国、英国和法国政府十分郑重地指出,它们必须负责防止滥用西柏林进行挑衅行动。(附图片)
为了便于侦察情况,西柏林美占区的特务人员在塞巴斯提安大街附近设了一个高台,西柏林的警察和特务人员经常在上面向民主柏林区窥视    德意志通讯社稿(新华社发)


第3版()
专栏:

  三言两语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将派一些“心理作战专家小组”到南越去。他们将在南越伪军进行“军事活动”以后,在“被占据的农村里”为吴庭艳傀儡政权“创造一个更好的形象”。
屠夫即使披上袈裟,也难打扮成弥勒佛。何况这些“专家”更是血债累累的刽子手?
× ×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说,在老挝“最不善于”进行“宣传活动”的是美国新闻处。因为它老是派出一些人员到各个“村庄周围转来转去”,嘴里唱着“寮国(老挝爱国战线党)将把你们的小鸡偷走,好把它们送给俄国人”。
谎言也许会不胫而走,但它在事实面前总要碰壁。美国新闻处并非“不善于”宣传,而是无法用谎言来代替事实。


第3版()
专栏:

  多数和少数
  梁田
美国总统肯尼迪越来越注意游击战争或者像他说的“所谓的民族解放战争”了。他在奇怪,他也在思索:为什么最初人数很少很少的游击队,能够发展壮大并且到后来战胜敌人?
历史和现实都提供了不少美国总统十分关注的这种事例。譬如古巴,最初在马埃斯特腊山区举起武装斗争旗帜的,人数不过几十个,但是他们坚持了斗争,发展了斗争,取得了全国性的胜利;国内外敌人的镇压和恫吓都没有能够压倒他们。在现时代,如此斗争取得胜利的,不只古巴一个国家;目前正在进行这种斗争的,也不只限于一个大洲的国土。
人们当还记得,去年4月间,当肯尼迪为吉隆滩入侵失败作总结的时候,他曾说过:“即使不发射一枚导弹,不越过一条国境,我们的安全(应读作美国的侵略政策)也可能一点一点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地丧失掉。”昔日的悲叹和今天的关注都在说明:肯尼迪不得不承认,正是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战争,从根上动摇了帝国主义的阵地。因为,帝国主义的导弹没有起什么威慑作用,帝国主义的防线也没有限制住人民事业一个接着一个的胜利。
也正是人民的胜利,使得肯尼迪——以维持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的继续统治为使命的总管,热中于研究人民取得斗争胜利的方法之一——游击战争。他是在苦思对策。
为此目的,美国一批政府高级官员特地学习了为时五周的“反暴乱的课程”。为此目的,肯尼迪不久前还特地给这些“反暴乱”学员补上了一课,来了一次关于游击战争的“即席讲话”。
肯尼迪在“讲话”里开宗明义就强调了游击战争的重要性。他的看法是:“这种实际上可以回溯到最早起源的最古老形式的战争,已经变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远为重要了,而且将来将变得更加重要。”理由是:“随着大型武器变得越来越厉害,并且越来越多的国家拥有这种武器”,因而“使用这些武器的机会越来越少,就当然会越来越强调这种斗争(指人民为争取解放而采用的各种斗争形式)”。
应该说,肯尼迪的这种认识是得自亲身经历。进行过和正在进行民族解放战争的人们都知道,他们为之牺牲流血的是正义的斗争,是得道多助的斗争;他们知道斗争的艰苦,所以不怕艰苦;他们知道敌人有暂时的优势,所以从不畏惧。凡是盛行压迫和剥削的地方,人民就必然要起来反抗和战斗。正是魔高一尺,道高十丈。美国挥舞着爆炸力越来越大的核武器,自视为能够压服人民的奇宝,但是斗争中的人民却根本没有把它放在眼里。这不就是人民的英勇斗争和胜利迫使肯尼迪不得不承认这种“最古老形式的战争”在现时代具有重大意义吗?
不过,在讲到为什么游击战争能取得胜利时,肯尼迪就露出了他的帝国主义马脚。他诬蔑进行这种斗争的是“数目较少的人”,他还以古巴为例说,是“从这样一小群人开始,最后取得了这样的结果”,因此他还得出结论说,“不能仅仅感到75%、80%或85%的人民是反共的而满足”。照肯尼迪看来,似乎是很少很少的人就能够把游击战争和它的结果强加给大多数人民头上似的。这当然是对史实的恶毒的歪曲;同时,肯尼迪“讲话”中这一段不高明之处还在于使他的“讲话”中另一处破绽百出。
肯尼迪承认,游击战方法是打倒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在一个国家的统治的“非常有效的”武器。讲到这一点时,他利用了专家们为他提供的平均数字说,在那些进行游击战争的地方,
“一名游击队需要十五名或二十名军队来追逐他,而且还有着那么多的悲惨的情况可以被游击队利用”。关于这一段话的前一部分,肯尼迪没有道出为什么一名为争取祖国独立和自由而献身的游击战士敢于同十五倍或二十倍于他的敌人作战?是什么鼓舞着他克服人们难以想像的困难而前进并敢于争取胜利?这道理,帝国主义分子永远不懂得,而人民却在实践着。
至于“有着那么多的悲惨的情况可以被游击队利用”,肯尼迪不是恰恰说颠倒了吗?是谁在制造“悲惨的情况”?是谁在忍受着“悲惨的情况”?总不能说在发生游击战争的国度里是人民剥削着自己,压榨着自己,自愿把无数的财富奉献给华尔街而自己甘愿生活在贫困和牢狱中吧!事实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制造了“有着那么多的悲惨的情况”,才使得绝大多数人忍无可忍,才使得绝大多数人把那些少数的肩负起民族希望的先行者——最先发难的人们,看作自己的救星,因而从各方面支持他们,参加他们的队伍。到最后,是反抗的人民成了多数,并且必然要成为胜利者;而反动派终于要成为可怜的少数,并且难逃灭亡的命运。应该说,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制造了“有着那么多的悲惨的情况”,从而也就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
在这篇“讲话”里,肯尼迪表明准备要美国政府里大小文武百官个个都拥有游击战的经验和知识的。当然,肯尼迪也要美国官员们认识到镇压各国人民斗争这件事并非容易,他说,“对这些问题不可能有什么立即的解决办法”,还说,“美国自己没有这种资本来立即产生效果。”但是,这并不是说,肯尼迪知难而退要放下屠刀,不干涉和不镇压各国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了。这只是美帝国主义坚持要干下去的表白。他在白宫的这次“即席讲话”里就是以这样一句话作为收尾的,他要美国政府各个部门,
“都必须把它们的精力集中在将成为六十年代斗争中巨大因素之一的这个方面。”人们可以看到,对于人民敢于斗争敢于胜利这种气势磅礴的伟大事业,肯尼迪是咬牙切齿,决不善罢甘休的。
看来,肯尼迪是注意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帝国主义的本性使得他不能懂得为什么“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应该告诉肯尼迪:并不是游击队的少数战胜了反动派军队的多数,而是人民的多数战胜了反动的少数。无论肯尼迪和美国政府官员怎样精通“反暴乱的课程”,过去、现在和将来都阻止不了历史发展的进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