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7月25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西冀庄大队栽树养林由穷变富
这个过去一片沙荒的贫瘠村庄,经过社员十来年的努力,如今已营造防护林三千五百多亩,“四旁”栽树六十多万株,风沙洪水已被基本控制,耕地扩大,土质变肥,集体经济发展,社员收入增加,牲畜有饲料,人有烧柴,盖房子制农具有木料。过去要国家供应粮、棉、油,现在不仅向国家交售粮、棉、油,还出售畜产品和木材。
本报天津24日电 记者邵永力、邓子常报道:从前风沙和洪水为害严重、耕地少而瘠薄的河北省临漳县杜村集人民公社西冀庄大队,从1949年以来,用集体合作造林和个人“四旁”栽树相结合的办法,共在沙荒地上营造防护林三千五百多亩,在“四旁”栽树六十多万株。林木的发展,使西冀庄的面貌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农民用材烧柴问题获得解决,农牧业生产获得发展,由伸手向国家要求供应粮、棉、油,变为向国家出售粮、棉、油、畜产品和木材。这里的干部和社员从切身受益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林业是农业和畜牧业的保姆,人栽了树,树养了人。
立志改造自然环境
6月底,我们顺着漳河堤西行去西冀庄访问。当快要走到一片黑乎乎的树林跟前的时候,同行者说:“西冀庄到了!”原来,整个村庄掩蔽在密密的林木丛中。每幢[chuáng]农舍的房前屋后,庭里院外,都树木成行,绿枝间透露出白墙、青瓦。现在西冀庄社员早上扛起锄头下田的时候,可以听到一片蝉鸣鸟啼。午饭过后,人们照例涌到街头树荫下乘凉休息。傍晚,浓荫深处,便成了社员集会的好场所。
眼前这种安宁生动的局面,在十多年前,这里的人连想也没有想过。西冀庄地处漳河和漳河故道的中间,是冀南平原一个有名的贫瘠村庄。那时,每刮春风,满天黄沙,风掀屋盖,沙埋农田;夏天雨季,漳河洪水时常出槽,吞田淹村。在近百年间,整个村庄被迫迁移两次。由于风沙和漳河水不断吞没土地,到1949年解放时,耕地只剩下二千五百亩左右,其中还有一半是一年下种数次还不能保住苗的“犯风地”,平均亩产量只有五六十斤。连年的灾难,加上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的盘剥压榨,许多人失去了在这里谋生的信心。
解放后,劳动农民成了西冀庄土地的主人,但是人们对于能不能在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坚持发展生产,当时有两种态度。一些人表示没有办法,要求迁村;另一些人主张抵抗,和自然灾害作斗争,建议植树造林,制服风沙和漳河。西冀庄的党支部经过请示上级,坚决支持后一种主张,耐心教育说服抱前一种意见的人。党支部还邀请了六十多个老住户,详细地调查了西冀庄的变迁历史,研究了改造自然条件的可能性和办法。
栽几棵树容易,要在几千亩沙滩上营造大片林带,需要大量的树种、树苗,这就难了。不仅苗木无来源,资金也没有。党支部没有在困难面前低头。本着先简后繁,先易后难的精神,发动党员和积极分子组织副业生产,用副业收益到几十里以外的村庄去买柳枝,回来栽插。1949年,打响了向风沙进军的第一炮,栽插了两百亩柳树。以后逐年扩大战果,到1953年,幼林初具规模,成立了林业合作社。
他们根据需要和可能,在不同的土壤上,逐步分别栽插了榆、柳、杨和洋槐等树木,这些树木的共同特点是容易成活,生长繁殖快,既能起防风固沙的作用,又能培植成适合农村建造房屋、农具、家具等需要的木材,还可以提供大量枝叶作烧柴和饲料。
经过十年左右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在西冀庄的北、西两面造成了半环形的防沙林带,南面漳河沙滩上栽上了一排排的防洪雁翅林,像绿色的围堤卫护着农田,风沙和漳河水再也不能为所欲为了。
树保地,地增产
从1956年树木长大,风沙和洪水基本被控制以来,这里的耕地面积逐年扩大,现已增加到三千五百一十五亩,其中有一千多亩是过去连草也不生长的沙滩。树长林成,每年大量树叶落地,腐植质增加,黄沙逐年变黑、变细,土壤渐渐得到改良,单位面积产量大大提高。去年,这个大队各种粮食作物的单位面积产量,比1949年提高三倍多。今年刚收获到手的一千四百亩小麦,虽然在去冬今春遭受了严重干旱,平均亩产仍然比造林以前高一倍。更可喜的是以前由于风沙大、土质瘠薄而不能种植的棉花、红薯等许多作物,现在都能茁壮生长了。
林业的成长,还给发展畜牧业提供了有利的条件。解放前,这里许多农民想养牲畜,却没有饲料。自从林带长成以后,过去不长草的沙滩上,都长起了绿油油的青草,洋槐、榆树的叶子,更是猪羊爱吃的好饲料,因此耕畜和猪羊都发展很快。造林以前,全村无人养羊,现在全大队社员养羊数量超过了八百只;养猪二百多口,比解放前增加一倍。各生产队的牛、马、骡、驴也都膘肥体壮,不仅使农业生产有了充足的畜力,增加了大量优质肥料,还向国家提供了一部分畜产品。仅去年一年就卖给国家肥猪三十一口,肥羊五十只。
大量植树造林,还解决了这里存在的人、畜、地争秸秆的矛盾。过去,作物的秸秆是农家燃料的主要来源,又是耕畜的主要饲草,也是沤肥的主要原料。因为烧的短缺,大量秸秆用作燃料,饲料和肥料就大大减少。现在,社员每年都可以从林带里拾些枯枝落叶和修剪一部分“四旁”树木的枝叶作烧柴,树少的户可以烧两三个月,树多的户全年烧柴都可以解决。牲畜的饲草,也主要是利用林间青草和树叶,农作物秸秆被用作沤制肥料,树木也提供大量叶子肥,使农田施肥量大大增加。今年,各生产队所有耕地都施了基肥,其中半数是用树叶和秸秆沤制的肥料。
集体经济的重要支柱社员收入的可靠来源
据记者了解,这里能够十几年如一日地坚持造林,是由于造林工作一开始,就体现了大家栽树,大家得利的原则。开头动员造林的时候,有些人耽心“自己栽树,别人得利”。针对这种思想顾虑,党支部领导群众经过讨论,确定将每户的造林投工和提供的树苗,折成股金,到林木有收益时,按股金分红。1953年,林业合作社成立以后,又进一步实行了造林护林计工分红的办法。从1954年林业开始有收益起,到1957年,林业收入共有二万一千多元,除扣去购买树苗的费用外,全部分给社员,这样,便调动和刺激了社员参加造林护林的积极性。
人民公社成立以后,西冀庄成为一个生产大队,林业仍由大队集体经营,从1958年到1961年,每年林业收益都在一万元以上,大队除按一定比例扣除公共积累外,其余全部按各生产队在林业上的投工量,交各生产队和农业收入一起分配给社员。
社员需用木材的时候,如果自有的“四旁”树不成材,还可以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从集体林买到木料。社员个人养的猪、羊,也可以按照规定,在不损坏林木生长的条件下,在集体林中放牧或采集树叶作饲料。社员从各方面享受到造林的利益,他们深深体验到“造林防灾,造林备需”的功效,于是越来越重视栽树、养树、保树。
林业的收益,已经成为集体和社员增加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从1957年到1961年,不包括由于林业的发展促进农业、畜牧业等增长而增加的收入,单是集体造林本身的收入即达六万四千八百五十元。
西冀庄还始终鼓励社员个人“四旁”植树,并且坚持执行“四旁”栽树“谁栽谁有”的政策。今年春天,社员们在“四旁”栽的树就有五千多棵。现在全大队三百五十多户社员平均每户社员有“四旁”树一千七百多棵。整个大队“四旁”无空隙,都长着茂盛的大小树木,连井台上也有遮荫树。
这些“四旁”树,从栽到收,都是谁栽归谁有、归谁用,集体从不侵犯。所以社员对“四旁”树都很爱护,伐了再栽。近几年来,“四旁”树已经成为社员解决家庭木质用具、烧柴、饲料和零用钱等需要的一个可靠来源。许多社员在婚丧嫁娶急需用钱的时候,出卖几棵木料,就可以解决所需。第十一生产队队长郝贵春,是全大队“四旁”植树最多的一户,他家十三口人,共栽树六千多棵,其中有十多棵梨树,现在果实挂满枝头。从1955年以来,他家盖起新房十三间,门、窗、梁、檩全部使用自己的木料,还计划今年秋后再盖三间,木料已经全部备齐。他家还利用“四旁”树的叶子作饲料,养了八只羊、三头猪,烧柴也基本上依靠“四旁”树解决,每年还向生产队出售许多叶子肥。社员苗献真在房前屋后栽树八百多株,1955年就用自种木料盖了三间新房;1956年因农田受水灾,他砍了七根檩子,换回了一些粮食,生活没有受影响;现在,他家的孩子以自己种的榆树上采集一次叶子,就够两头猪吃两天,他家养的几只羊,也是用树叶子作主要饲料。
在西冀庄,记者看到许多社员住进了宽敞的新房。这些新房的梁、檩、门、窗等主要是用当地自产的木料做的。社员们家里的桌、凳、箱和许多木质小农具,也是用自己栽种的木料做成的。
林业收入是集体经济巩固和壮大的重要支柱。仅人民公社建立以来,这个大队集体林业收益,除按多劳多得原则分配给社员以外,还利用林业公共积累为集体生产购买了煤气机、胶轮排子车、双轮双铧犁、水车等大中型农具三十七台,牲畜三十八头,建设灌溉用井四十二眼,扩大水浇地四百一十多亩。今春,久旱无雨,为了抗旱抢种,大队又将林业积累借给各生产队购买了两百个铁桶,社员们担水点播了一千多亩作物,保证了适时下种。今年春天,各生产队还用自产木材,翻修和新建了一些畜棚,现在全大队十一个生产队都有两套比较坚固的畜棚,一套是夏季凉棚,一套是冬季暖棚。各队目前使用的犁、耙、车等农具木质部分也都是用自产木材加工的。
西冀庄大队长期坚持造林对附近地区的农业生产和国家经济建设,也作出了一定的贡献。据统计,从1958年到今年春天,这个大队为国家和邯郸地区提供的中径级以上的木材,共达二万五千根,支援漳河防汛使用的柳枝二百多万斤。更重要的是由于林业的发展,促进了农业和畜牧业的发展。这个原来需要国家供应口粮、棉花和油料的地方,从1958年以后,年年有粮食、棉花、油料向国家出售。据大队统计,从1958年到去年底,四年中卖给国家的粮食一百二十三万斤,籽棉五万六千斤,花生二十五万斤。
要栽树还要护林
栽树容易,管理难,特别是在这样一个风沙地区,栽树保活是一件艰巨的工作。1950年,西冀庄有了成片幼林以后,就以党政干部为核心,吸收有经验的老农参加,组成了林业管理委员会,具体地负责造林、养林、管林和护林的组织领导工作,这个组织一直坚持到现在。
他们为了栽、管都有人负责,采取了专业队经常护理和群众性突击管理相结合的办法。目前,护林专业队由十二名身强力壮、具有一定林业知识的青年担任,他们除负责管护工作外,还负责向大队提供林木情报,如哪些树应修剪,哪里的林木可以采伐,哪些地方要补栽,等等,及时向大队提出建议。每当植树和修剪季节一到,各生产队便安排劳动力,趁农业生产空隙,进行栽树和修枝,做到了有栽、有管、有护。采伐的时候,对萌生力强的柳树和洋槐,砍树留根,伐后又萌生出第二代树木;对萌生力较弱的杨树、榆树,砍后重栽新苗,做到既伐取木材,又保住林带。
“护林有功者奖,毁林者赔偿”。这是西冀庄大队妇幼皆知的护林公约的一项内容。因为一贯坚持奖惩制度,赏罚分明,每年都进行一次评奖,奖励在造林、护林当中有突出贡献的社员,特别是社员们都亲身受到了林木给他们带来的利益,所以,爱树护林,已经成为这个大队男女老幼的自觉行动,就连放羊娃娃也很注意遵守护林制度。
这次和记者一同前来访问的还有邯郸专署和临漳县的两位林业工作干部,他们经过多次的访问和现场观察,临别时,向大队的干部和社员提出了两个建议:(一)在最近三五年内,最好不要采伐防护林;(二)加强林木的修枝和利用。他们不愧为林业工作的内行,话虽少,却说到了造林人的心坎里。
“是啊!把还没有成材的树砍掉,我们真心痛哩!”原来,这里十年以前栽的树砍了很多,这些树主要是因为地方建设需要而采伐了。现有的集体林带当中,直径十五厘米以上的大树只剩下五万棵,十厘米以上的有二十万棵,其余都是小树。他们很希望能把这些小树培植成大树,树大既有利于防风防洪,保护农田,将来又可以为国家提供更多的木材。根据计算,假如能够做到五年以内不采伐,五年以后每年就可出产木材六千多立方米。因此,他们要求有关机关在向这里派购木材任务时,能够充分考虑当前需要和长远利益如何结合。
加强修剪,既有利于树木的生长和定型成材,又可以利用剪下来的树枝制作农具的把柄,柳枝还可以用来编织筐篮等用具,增加收入。这也是大队和社员们很同意的主张,但目前随着农田的增加,劳力不足,离村较远的林带修剪工作跟不上。大队和各生产队正在研究进一步合理安排劳动力,使农业生产和林业生产更好地结合起来。


第1版()
专栏:

  富马首相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谈话
  感谢中国支持老挝中立斗争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老挝王国临时民族团结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今天下午对新华社记者说,“我们很高兴能为我们的国家取得了中立的地位,这个地位是符合老挝人民的愿望的。”
他说:“当老挝王国国内秩序安定之后,我们将依靠所有的朋友的帮助,致力于发展经济,以便做到自给自足。如果我们要得到政治上的独立,必须在经济上也取得独立,所以我们需要朋友们的援助。”
富马首相表示,他很高兴能借此机会向中国人民表示谢意。他说,“中国人民曾经大力支持了我们的斗争。中国代表团今天在会议所通过的两项文件上签字,再一次反映了中国的支持。”


第1版()
专栏:

十四国关于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国际协议的签字仪式7月23日在日内瓦国联大厦举行。图为我国外交部长陈毅在文件上签字   新华社记者 刘庆瑞摄(传真照片)


第1版()
专栏:

  苏发努冯亲王向记者发表谈话
  依靠老挝人民和各国人民支持
  定能实现国际协议的全部条款
新华社万象23日电 老挝临时民族团结政府代理首相苏发努冯亲王今天向新华社和越南通讯社记者发表谈话说,关于老挝问题国际协议的签订“是渴望和平、中立、独立、统一、民主和繁荣的老挝人民的新胜利,也是世界爱好和平各国人民和政府的共同胜利。”
苏发努冯亲王说,日内瓦国际协议的签字“还意味着十三个国家承认和尊重由老挝三种力量联合组成的民族团结政府所规定的政治纲领。”他说,“日内瓦协议是老挝问题国际方面的解决,它使(老挝)三方面的苏黎世协议和查尔平原协议完备起来。”
苏发努冯亲王说,“我们老挝人民经过长期艰巨的斗争之后,终于在走向和平、中立和真正的民族和睦的道路上赢得非常巨大的胜利。老挝民族团结政府的任务在于正确和严格执行目的在于在我国恢复持久和平、把我国导向真正中立的国内方面和国际方面的协议。只有这样,我们人民才能达到独立、统一、民主和繁荣。”
苏发努冯亲王指出,执行这些协议是不无困难的。他说,“我深信,依靠老挝有关三方面的良好意愿,依靠目前存在的谅解和合作精神,依靠全体老挝人民的日益强有力的支持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和政府的帮助和支持,我们一定能使这些协议的全部条款付诸实施。”
苏发努冯亲王在谈到临时民族团结政府成立一个多月以来的情况时说,“总的形势是令人满意的,尽管在老挝各个地区还存在着某些分子所造成的为数相当多的小事件,这些分子仍然不要和平中立政策,并且企图用破坏和挑衅行动来重新制造紧张局势。三方在停火委员会中的商谈,还没有就关于停火的主要原则达成完全的协议。”
他说,虽然有些大臣缺席,民族团结政府解决了许多重大问题。他还说,在外交方面,还有待老挝政府去解决某些国家人为地制造出的争端。
苏发努冯表示,虽然还有很多困难,但是这些困难并不影响老挝政府政策的总路线。他说,“我们肯定将能逐步解决这一切困难。”


第1版()
专栏:

  捏造反诬都掩盖不住中印边界事实真相
  印度政府公报声明多处自相矛盾
新华社24日讯 新德里消息:在中国政府就侵入中国新疆奇普恰普地区的印度军队向中国边防部队发动武装攻击一事,在22日清晨向印度政府提出最强烈的抗议之后,印度政府为了掩盖事实真相,迷惑舆论,在同日晚些时候,先后发表公报和声明,反诬中国军队向印度军队开火。但是,这些仓卒编成的公报和声明中出现了明显的前后矛盾之处。
据印度新闻处报道,印度外交部22日发表的一项关于中印边界局势的公报中,无中生有地捏造中国军队除了在中国新疆奇普恰普河谷地区“向印度边防军开火”以外,还曾在班公湖地区向印度军队射击。据这家通讯社22日援引印度外交部的公报说,所谓“班公湖地区事件”同“奇普恰普河谷事件”一起,都发生在7月21日傍晚。但是,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在以后的声明中却又说,这个事件发生在21日上午。
据印度新闻处报道,印度外交部22日发表的公报中还说,在“奇普恰普河谷事件”中,“一名士兵被一颗子弹擦伤”。但是,同一天,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就这个事件发表的声明中却说,“现在获悉,印度巡逻队中有两人受伤,而不是像早些时候的消息所说的有一人受伤。”
另据英国《每日电讯报》20日刊登这家报纸驻克什米尔斯利那加市的特派记者发出的消息说,新德里官方宣传者在过去一星期评论中印边界西段局势时“反复无常”,“自相矛盾”。
消息说,印度国防部长梅农18日在旁遮普邦首府昌迪加尔关于中印边界局势的讲话,“是新德里在这个问题上自相矛盾的最近的例子。”
消息说,“梅农说,共产党军队没有包围在加勒万河谷的印度哨所。然而,根据他自己也参与起草的对中国的抗议照会,这个哨所在上星期二被包围。”


第1版()
专栏:

  陈毅外长会见梅农部长
  霍姆外交大臣拜访陈毅外长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出席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陈毅22日下午和23日上午会见了出席会议的印度代表团团长、国防部长梅农。
会见时在座的,中国方面有代表团团员章汉夫、乔冠华,印度方面有代表团团员拉尔。
新华社日内瓦23日电 英国外交大臣霍姆今天下午拜访了中国外交部长陈毅。
陪同霍姆的有英国出席扩大的日内瓦会议代表团团员麦克唐纳。
拜访时在座的有出席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员章汉夫和乔冠华。


第1版()
专栏:

  布隆迪国王接见新华社记者时表示
  希望发展中国和布隆迪的友好关系
  新华社乌松布拉23日电 布隆迪国王姆瓦姆布札四世今天在王宫接见正在布隆迪访问的新华社记者时,表示期望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布隆迪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更密切的友好接触。布隆迪国王感谢中国人民在布隆迪独立时所表示的同情和善意。
国王说,他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两个中国”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


第1版()
专栏:

妄图制造“两个中国”破坏中国印度尼西亚人民的友谊
  美国积极指使蒋帮参加亚洲运动会
印度尼西亚人民和社会舆论对此表示强烈愤慨
新华社24日讯 美帝国主义正在积极活动,指使台湾蒋介石集团参加将于今年8月24日到9月4日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的第四届亚洲运动会,妄图造成“两个中国”的局面,并以此来破坏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亚洲国家人民和运动员之间的友谊。
美帝国主义在体育界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由来已久,它一贯利用它的一些仆从,破坏国际体育组织的原则,用各种方式和名义,让早已为中国人民唾弃了的蒋介石集团的所谓体育组织非法参加国际体育比赛。在美帝国主义的策划下,蒋介石集团于1952年非法混入了亚洲运动会联合会。1958年,印度尼西亚取得了举办第四届亚洲运动会的资格之后,美帝国主义通过它在亚洲运动会联合会中的日本和菲律宾仆从,阴谋地把蒋帮塞入被邀请参加这次运动会的成员之列。他们并为此发出了恫吓性的威胁,以把举行运动会的地点由雅加达移至菲律宾的马尼拉相要挟。
据印度尼西亚安塔拉通讯社报道,1961年12月16日,印度尼西亚亚洲运动会委员会举行会议,通过一项决议,邀请亚洲运动会联合会的全体会员参加运动会,其中竟然包括台湾蒋介石集团。
今年4月18日,蒋帮分子郝更生竟公然进入印度尼西亚进行非法活动,并参加了第四届亚洲运动会筹备委员会会议。郝更生在离开印度尼西亚之后,先后在香港、东京、台北等地发表了一系列破坏中国同印度尼西亚友好关系的谈话。郝更生扬言,来自台湾的运动员将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参加第四届亚洲运动会,并且要在运动会上悬挂蒋帮“国旗”,奏蒋帮“国歌”。
目前,台湾蒋帮正在千方百计地拼凑所谓代表队员,并准备派遣记者和观光团前往雅加达。
台湾蒋介石集团企图非法参加第四届亚洲运动会的阴谋在印度尼西亚人民中间引起了强烈的愤慨。印度尼西亚亚非人民团结组织、印度尼西亚和平委员会、印度尼西亚中央青年阵线等社会团体和印度尼西亚报纸,纷纷发表了声明、社论和文章,反对蒋帮参加亚洲运动会,并要求政府采取措施阻止蒋帮参加运动会。
印度尼西亚亚非人民团结组织今年2月间表示,希望印度尼西亚政府对蒋帮和以色列参加这届运动会的问题采取明智的措施。这个组织表示深信,“这种明智的措施不仅是印度尼西亚人民、而且也是亚洲其它国家人民所热烈欢迎和完全支持的,他们一贯希望印度尼西亚加强同各国的友谊和团结的努力获得广泛的成功”。
印度尼西亚和平委员会7月13日发表声明指出,台湾蒋介石集团参加即将举行的亚洲运动会的消息,“显然是不符合印度尼西亚人民的斗争愿望的。印度尼西亚人民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只承认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肯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如果台湾参加即将举行的亚洲运动会的话,那末印度尼西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将受到影响”。
印度尼西亚《人民日报》5月9日在“读者来信”栏内刊载了读者雅纳瓦蒂反对蒋帮参加亚运会的一封信。信中指出,四年前,当印度尼西亚反革命叛乱集团进行摧毁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叛乱的时候,台湾蒋介石集团总是援助印度尼西亚的反革命分子。而现在,蒋介石集团又准许荷兰运兵去西伊里安的飞机在台湾着陆。
泗水《东爪哇日报》7月16日的社论也反对蒋帮参加亚运会。社论中指出,台湾这块领土好像是中国的“西伊里安”,它除了被美国侵略军占领外,也成为曾援助印度尼西亚叛乱集团的国民党的活动中心。


第1版()
专栏:

  就蒋帮在美国指使下阴谋参加亚洲运动会
  我体总负责人发表谈话
中国人民坚决反对蒋帮参加第四届亚洲运动会,坚决反对在国际体育组织中任何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
新华社24日讯 新华社记者就美帝国主义指使蒋介石集团的所谓代表队参加今年8月24日至9月4日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的第四届亚洲运动会一事,访问了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负责人。
体总负责人指出,“举世周知,蒋介石集团早已为中国人民所唾弃,根本没有资格以任何名义参加任何国际体育比赛。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只不过是美帝国主义庇护下的傀儡。美帝国主义为了长期霸占我国领土台湾,正千方百计地在国际上阴谋制造‘两个中国’。为此,美帝国主义一贯利用它的一些仆从,肆无忌惮地破坏国际体育组织的原则,用各种方式和名义让蒋介石集团的所谓体育组织非法参加国际体育比赛,以此来达到他们的卑鄙的政治目的。”
体总负责人说,“现在,美帝国主义又指使蒋介石集团拼凑了一些所谓代表队员,准备参加第四届亚运会,这又一次表明了美帝国主义一心要在国际体育活动中造成‘两个中国’的局面,为其长期霸占我国领土台湾制造借口。美帝国主义还妄图以此来破坏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以及其他亚洲国家人民和运动员之间的友谊。对此,中国人民不能不表示严重的关切。”
体总负责人着重指出:“中国人民和运动员坚决反对蒋介石集团的所谓代表队参加第四届亚运会,坚决反对在国际体育组织中任何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中国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全体运动员的合法组织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国际体育组织以任何名义、任何形式容许台湾蒋介石集团参加国际体育活动,都是中国人民和运动员所坚决反对的。”
体总负责人最后表示:“中国人民和印度尼西亚人民一贯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相互支持。现在,印度尼西亚人民正在为解放西伊里安进行英勇的斗争,中国人民正在为粉碎美帝国主义唆使和支持蒋介石集团窜犯中国大陆的阴谋展开坚决的斗争,这正是中国人民和印度尼西亚人民需要更加警惕帝国主义的阴谋活动和更加互相支持的重要时刻。我们希望,印度尼西亚朋友和政府能够识破美帝国主义指使蒋介石集团参加第四届亚运会的鬼蜮伎俩,采取坚决措施,不让这一危害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国人民利益的阴谋得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