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7月1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阿驻华外交使团团长谈阿尔及利亚公民投票
阿尔及利亚人民将成为自己前途的主人
指出全民团结一致是争取胜利的重要武器
新华社30日讯 在阿尔及利亚人民7月1日举行公民投票实现独立前夕,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驻华外交使团团长阿卜杜勒·拉赫曼·基万今天在接见新华社记者时说,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胜利是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人民的胜利,而且总的说来是所有人民的胜利。基万团长指出,7月1日是阿尔及利亚人民在实际上行使自己的民族主权和阿尔及利亚恢复独立的日子。他指出,这个胜利首先是阿尔及利亚人民自己的胜利。这是以阿尔及利亚人民的优秀儿女的鲜血为代价赢得的胜利。“阿尔及利亚人民从今以后将成为自己前途的主人,他们将按照自己的愿望以及千千万万在我们的解放斗争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的我们的兄弟姐妹们的愿望来重建阿尔及利亚。他们将缔造一个人民永远享有自由、民主、繁荣和和平的阿尔及利亚。”
他说,“这个胜利也是非洲的胜利。1954年11月1日,大部分非洲国家仍然遭受着殖民统治。阿尔及利亚人民依靠自己的民族解放军,在民族解放阵线的领导下,进行了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从而再一次为非洲大陆的遭受奴役的各国人民提供了生动的榜样,即:一个民族只要决心争取自己的自由,是任何殖民主义势力——不管它怎样强大——所阻挡不了的。从那时起,在阿尔及利亚人民和非洲其他各国人民的打击下,殖民主义体系已经从根动摇,趋于崩溃。非洲的二十九个国家今天已经独立了,我们大陆上的仍然遭受殖民主义剥削的那些国家不久也将获得自由和独立。”
他说,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胜利总的说来也是各国人民的胜利。“阿尔及利亚人民的胜利有助于加速各国人民解放的过程,因此有助于加强世界的和平。”
谈到阿尔及利亚人民在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的经验时,基万团长说,“阿尔及利亚是经历了漫长而激烈的民族解放斗争之后才从殖民统治体系之下获得解放的。阿尔及利亚人民懂得了这个法则,所以很早就从事长期的民族抗战,而1954年11月1日标志着最后阶段的开始。”
他接着说,“另一方面,阿尔及利亚人民也懂得自己所以能恢复独立,那不仅是由于有了自己的民族解放军和其他形式的群众性行动,而且也由于创建了民族解放阵线,民族解放阵线团结了所有的阿尔及利亚的爱国力量。因此我们的斗争给予我们如下的教训:全民团结一致是争取胜利的最可珍贵的武器之一。”
他又说,“最后,我们的斗争也使我们更加理解和非常珍视我们的兄弟们和朋友们,就是说阿拉伯各国以及亚非和拉丁美洲各国人民,还有社会主义阵营各国。我们的独立之所以能够实现,也是由于他们的声援和支持。”
基万团长指出,“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斗争并不因为我们国家获得政治独立而结束,阿尔及利亚革命将继续进行下去。为了达到阿尔及利亚革命的各项目标,还得面对重大的复杂的任务。”
他说,“首先,我们将继续保持和加强我国人民的统一,保持和提高人民的警惕性,以便做到正确和忠实实施埃维昂协议。”
他又说,“我们将继续坚决而有效地对付秘密军队组织的罪恶行动和疯狂计划。”他指出,分裂和削弱了的这个组织已经在阿尔及利亚的欧洲人中显得孤立。
他接着说,“我们的当前任务之中的一项,是要解决遣返两百五十万阿尔及利亚人——约为人口的四分之一——的问题,他们不是避居在突尼斯和摩洛哥这些兄弟国家,就是被监禁在所谓的‘重新集结’营里。”他说,“我们还得完成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体制的建立。”
他说,“最后,我们还要重建一个新的阿尔及利亚”,即建立一个民主的阿尔及利亚共和国。
谈到中阿两国和中阿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及其今后的发展时,基万团长说,“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托付我重要的责任,即作为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和使者,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表达阿尔及利亚人民和阿尔及利亚革命的深厚友谊,以及我们对中国在解放和建设事业中所完成的巨大业绩的尊敬。
“阿尔及利亚人民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最先在1958年9月承认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的国家之一。他们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断给予阿尔及利亚解放斗争的支持是有效的支持。
“我深信,我们两国之间在我国的最具有决定性时期之一的年月里建立和巩固下来的坚实联系,将得到发展,并将扩及国际活动和团结的许多方面。”


第4版()
专栏:

结束比利时殖民者的“托管”
乌隆迪和卢安达今天独立
新华社29日讯 乌松布拉消息:乌隆迪政府今天宣布,全国庆祝独立的活动将在8月15日举行。
根据联合国大会的决议,乌隆迪和它相邻的卢安达定于7月1日结束比利时的“托管”,分别实现独立。据宣布,7月1日,将在乌隆迪首都乌松布拉举行简短的仪式,升起乌隆迪国旗代替比利时国旗。
据报道,卢安达首都基加利7月1日也将举行庆祝独立的仪式。
乌隆迪和卢安达位于非洲中部。乌隆迪面积二万七千多平方公里,人口约二百一十万。卢安达面积二万六千多平方公里,人口约二百六十万。


第4版()
专栏:

葡属几内亚爱国者痛击来犯葡殖民军警
据新华社科纳克里29日电 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28日在这里发表公报说,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的民族主义战士6月23日在葡属几内亚西部比绍附近地方英勇地抗击了来犯的一支葡萄牙殖民军警,使大部分战士能够转移,并且打伤了许多葡萄牙兵士和警察。公报说,这是葡萄牙军队在将近一个月内第二次野蛮地攻击葡属几内亚的民族主义者,企图制止我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而进行的斗争。
公报说,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呼吁非洲各国政府赶紧给予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以具体援助。
公报说,我们党认为葡属几内亚和佛得角人民要恢复自由和尊严,就必须作出一切牺牲。我们党拥有坚定的党员。我们党决心负起自己的一切责任,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们前进。


第4版()
专栏:

在墨西哥人民的反对声中进行访问
肯尼迪推销“争取进步联盟”计划
美联社说此行目的是寻求对美国反古巴政策的支持
据新华社30日讯 墨西哥城消息:美国总统肯尼迪在29日到达墨西哥首都,对美国的这个南方邻国作为时三天的访问。陪同肯尼迪进行这次访问的有美国的十五名高级政府官员和国会议员。
肯尼迪在墨西哥总统马特奥斯当天举行的宴会上,发表讲话时表明,美国要通过推行他的“争取进步联盟”计划来遏[è]制拉丁美洲日益高涨的民族民主运动。他要求墨西哥同美国在这个联盟中“成为盟友”,并且鼓吹在美洲国家中实行所谓“和平的革命”。在谈到墨美两国关系时,肯尼迪承认两国之间“必然会有分歧和失望”。他强调,必须消除在两国贸易方面一切“存在的障碍”。西方报界在报道肯尼迪的这次访问时透露,寻求墨西哥对美国干涉古巴政策的支持,是肯尼迪访问拉丁美洲这个重要国家的目的之一。美联社说,在肯尼迪将同墨西哥总统马特奥斯举行的会谈中,“可望讨论一个棘手的问题——墨西哥对(美国作出的)完全排斥卡斯特罗的古巴的努力敬而远之的问题。”
在肯尼迪到达墨西哥城前夕,墨西哥国立大学和工艺学院的学生曾经举行示威和集会,反对肯尼迪的访问。其后,墨西哥官方在肯尼迪到达的时候,出动了六千名警察和便衣人员组成的“治安大队”,来“维持秩序”。
《纽约时报》28日发表的一篇社论在谈到肯尼迪的这次访问和墨西哥人民的反美情绪时写道:“在墨美关系的深处,也存在着问题。普通的、受过教育的、有政治觉悟的墨西哥人是极端民族主义的,在拉丁美洲,这意味着天生地反美。”


第4版()
专栏:

美国再次提高国债限额
狄龙说如预算发生赤字限额还要提高
新华社29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参议院28日晚上通过了肯尼迪政府提出的一项法案,把临时性国债限额由三千亿美元提高到三千零八十亿美元。
在这以前,这个法案已经由众议院在6月14日通过。临时性国债新限额将在7月1日新财政年度开始时生效。
据报道,美国财政部长狄龙26日曾经在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强调说,把临时性国债限额提高八十亿美元是在下一年度中掌管政府财政绝对必需的“最低限度”。他警告说,如果下年度再次出现预算赤字,三千零八十亿美元的国债限额“将不够”,那就必须在明年1月间再一次加以提高。他还说,如果肯尼迪政府的开支计划都获得国会批准,或者经济发展得比预料的慢,那就要出现预算赤字。
目前美国的国债总额已高达二千九百九十亿美元。


第4版()
专栏:

欢欣鼓舞迎接独立庆祝胜利
阿尔及利亚人民准备参加公民投票
全国各地六百万公民将在六千多个投票站进行投票
新华社30日讯 阿尔及尔消息:阿尔及利亚人民将在7月1日在阿尔及利亚全国参加确立国家独立的自决公民投票。阿尔及利亚全境这几天出现了一片欢欣鼓舞的景象。经过了七年多英勇斗争的阿尔及利亚人民以兴奋的心情来迎接这个结束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一百三十二年殖民统治的日子。
全国各地已经建立了六千五百个投票站。大约有六百万阿尔及利亚人民已登记参加公民投票。在这以前,居住在法国、突尼斯、摩洛哥的阿尔及利亚公民已经用通讯方式举行了投票,他们所投的票将运到阿尔及利亚计票。
在阿尔及利亚每天都有一些地方举行群众大会,这些大会常常成为所有人民庆祝胜利和独立的场合。在全国的大小城镇和乡村到处都是号召居民投票赞成独立的标语。
在阿尔及利亚第一大城市阿尔及尔,墙上写满了“光荣属于阿尔及利亚人民”、“民族解放阵线万岁”等标语。青年人特别兴高采烈,他们自发地组织小规模的游行。27日晚上,一个写上爱国口号的汽车队在街上慢慢游行,坐在车上的青年人欢笑歌唱。
在阿尔及尔已经准备了大量的旗竿,家家户户都做了国旗。阿尔及利亚的国旗以绿色和白色为底,上面有红色的星和新月。7月1日,阿尔及尔将是一片绿白色的海洋。
在阿尔及利亚内地,阿尔及利亚国旗飘扬在很多村落里。商店里绿布和白布都快卖完了,因为母亲们叫小孩穿上这两色的衣服。孩子们戴着有红星和新月的便帽。
阿尔及利亚各政党相继在阿尔及尔电台发表广播演说,号召阿尔及利亚人民投票赞成独立。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发言人22日在广播演说中说,1962年7月1日将是阿尔及利亚抵抗运动开花结果之日,抵抗运动从1954年11月1日起就团结在民族解放阵线的周围,以夺取我们的祖先为之奋斗的自由。他说,“我们将使独立的阿尔及利亚成为一个受尊敬的国家,一个无愧于我们时代和我们的革命的国家。”
阿尔及利亚共产党发言人26日在发表演说时,号召阿尔及利亚人民对极端殖民主义者保持警惕。他提出了阿尔及利亚共产党的纲领,这个纲领要求阿尔及利亚成为一个独立、自主、统一和不可分割的、真正民主的和社会的共和国。


第4版()
专栏:

国际工会支援阿尔及利亚会议开幕
阿工人总联合会书记感谢各国工人的支持
据新华社拉巴特29日电 国际工会支援阿尔及利亚工人和人民委员会第四次会议28日在卡萨布兰卡开幕。参加会议的有国际工会组织和来自五大洲的二十多个国家的工会代表。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代表马纯古出席了会议。
阿尔及利亚工人总联合会书记穆斯塔法·拉斯尔在会上发言时对在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自由和独立的斗争中给予帮助的各国工人和工会组织,表示感谢。他要求作出新的努力来帮助在战争中受害的阿尔及利亚工人和他们的家庭。


第4版()
专栏:

在美国公众的广泛抗议下
美国当局被迫推翻对杰克逊的判决
据新华社30日讯 纽约消息:在美国公众的广泛抗议下,华盛顿上诉法院被迫推翻了地方法院对美国共产党领导人之一詹姆斯·杰克逊的六个月徒刑判决。
杰克逊在3月间因为拒绝向根据麦卡伦法调查所谓共产党案件的大陪审团提供证词,被控以“蔑视法庭”的罪名。


第4版()
专栏:经济札记

肯尼迪的国债“新边疆”
史元
美国参议院六月二十八日通过了肯尼迪政府的把“临时性”国债限额提高到三千零八十亿美元的要求(按美国的正常的国债限额是二千八百五十亿美元)。这样,肯尼迪就把美国的国债又一次推向一个更新的“新边疆”,一个为杜鲁门、艾森豪威尔所都没有达到过的“新边疆”。
自肯尼迪进入白宫以来,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中,美国已是第三次提高国债限额了。第一次是去年六月。当时美国国会应肯尼迪的请求把“临时性”国债限额从二千九百三十亿美元提高到二千九百八十亿美元。今年三月初,美国国会再应肯尼迪请求,把“临时性”国债限额增加到三千亿美元。而现在肯尼迪又要在从七月一日开始的下一财政年度,使这个“临时性”国债最高限额再上升到三千零八十亿美元。据美国财政部长狄龙说,这实际上还是他掌管政府财政绝对必需的“最低限度”。也就是说,即使这个新要求也还不是最后的要求。如果预算出现赤字,就还得要求增加。而目前美国报刊估计,即使不发生危机,下一财政年度也要出现二十亿到四十亿美元的赤字。这样所谓三千零八十亿美元的“临时性”最高国债限额实际上已变成了最低限额。
美国的最高国债限额所以不断上升,是一点也不奇怪的。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伯德不久前就曾指出:在过去三十年中,美国联邦预算就有二十四年出现赤字。但是到肯尼迪政府任内,国债最高限额竟在一年之内需要作这样频繁的调整,却也是少见的。
“我们不可能再继续这样过下去:花钱再花钱,加税再加税,借债再借债!”这是上述这位民主党参议员伯德在今年三月初提高国债最高限额时所发出的惊叫。可是不到三个月,美国的“临时性”国债最高限额又在富于冒险精神的肯尼迪政府的要求下作新的提高了。


第4版()
专栏:

迎接胜利,保持警惕
——阿尔及利亚独立前夕访问西部前线阿民族解放军
新华社记者 陈迹
经过艰苦斗争的阿尔及利亚人民,很快就要向全世界庄严宣告独立,宣告一百三十多年的法国殖民统治的结束。在这独立将临的激动人心的时刻,人们总会把崇敬的心情投向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正是这支阿尔及利亚人民的革命武装队伍在七年多前燃起了武装斗争的火焰,坚持抗战,终于迫使法国帝国主义不得不承认其武装镇压政策的失败,不得不在对等的基础上坐下来同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举行谈判,签订埃维昂协议,承认阿尔及利亚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
今天,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已成长为一支拥有现代武器的十几万人的军队,他们目前的情况怎样呢?他们准备再为明天的阿尔及利亚做些什么呢?正是怀着这种关切的心情,我在5月底踏上这个英雄国家的土地,走访西部前线的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在这次访问中,我看了五个军营,接触了成百的战士们,并且还同十几位军官、政委和战士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他们那种旺盛的斗志、高度的革命警惕性、紧张的工作、乐观的笑容、朴素的生活和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情,给我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象。
无论我到哪个军营去,都看到墙壁上贴着醒目的标语:“停火还不是和平”、“握紧武器、保持警惕”。战士们从早晨到黄昏,都在进行着军事操练,学习着各种军事技术。一个黄昏,我听到营房里传出的响亮歌声:“兄弟们,不要忘记了烈士们!听吧,烈士们的声音在召唤。……”
在一个起伏不平的山地上,一群战士们正围着一位军官,聚精会神地听他讲解爆破铁路的技术。军官讲解以后,战士们就进行实习,春雷般的爆炸声,响彻山谷。
有个星期天,我去看一个场地很大的载重汽车驾驶训练营。有个受过伤的战士对我说,他现在来这里学开卡车,将来还要学开坦克呢!
战士们也搞一些军事需要的生产。有个军营,里面设有缝纫厂、制革厂、汽车修理车间、屠宰场、面包房。许多受过伤的不宜于再学军事技术的战士,就到这里参加生产。他们自制军服、军帽、军床、子弹盒、枪套,供应全军使用。在汽车修理车间里,穿着油腻腻的军衣的战士们,正在修理旧的汽缸、曲轴、车架、底盘,准备七拼八凑地装成一辆大卡车。他们能够修理汽车,也能自制一般简单的汽车小零件。战士们在过去作战时,也搞点农业生产,帮助农民干些农活。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想把自己锻炼成为一支既能打仗又能生产的队伍。总参谋部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奥马尔对我说:“独立后,我们部队不但负有保卫独立的神圣职责,而且也要参加国家经济建设。”
自从埃维昂协议达成以后,各军营的政治工作也有所加强。每天战士们到课堂去,学习两小时政治课。政治课的内容,主要着重于揭露新老殖民主义的阴谋,提高全军警惕性,向战士们进行形势和今后革命任务的教育。总参谋部不久前编了一本小册子,名叫《战士须知》,发给全军。这本小册子上写道:“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是人民的武装,是革命的保证。独立只是一个阶段,革命才是我们的目的。革命就是要进行土地改革,实现工业化、国有化,扫除文盲,推行群众卫生教育。”“土地改革,是为了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提高生产,改善群众生活水平”,并且指出“不革命,就没有人民的幸福”。有些战士的床头前,也摆着这本《战士须知》。看来这是战士们喜爱的读物。
每个军营政治委员会办公室,都放满了有关阿尔及利亚和其他亚非国家人民革命的书籍。在一个政治委员会办公室的书架上陈列着《列宁选集》、《毛泽东选集》和苏联、中国、越南、古巴等国家革命历史的书籍。各军营都有自己的小型阅览室,放有最新的书报刊物。阅览室内都坐满了人,他们伏在桌上,阅读报刊,肃静无声。我看见有个军官拿着一本关于古巴人民怎样进行土地改革的小册子,入神地看着。各军营还设有广播站,不时地放出鼓动人心的阿尔及利亚战斗歌曲,还按时广播国内外大事。
领我参观的一位政委告诉我:“目前我们的阿尔及利亚正经历着历史上一个重大的复杂时期。我们全军必须保持饱满的战斗精神,时刻要清醒,要警惕。我们认为:越是在战士的血液中多注入些革命思想,战士就越有力量。”
他特别谈到要警惕和揭露新殖民主义者的阴谋。他说:“美国人对我们说:‘美国可以帮助独立后的阿尔及利亚。你们阿尔及利亚不是要实行工业化吗?我们给你们钱;你们不是要办学校吗?我们也可以援助你们。但是有一条:你们不能革命。’原来他们的所谓援助是附有政治条件的。我们决不要这种援助。革命是我们阿尔及利亚人自己的事情。我们独立后,一定要土改,一定要工业化。这是阿尔及利亚人民梦寐以求的事情,谁也阻挡不了。”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的军官、政委或战士,作风朴素,生活愉快。他们都充满着一股革命的朝气。官兵们穿的都是草绿色翻领的布衣服,紧系着腰带,精神抖擞。官兵之间关系融洽,相处无间。我在一军营里,看到官兵们同住在窑洞里,同吃一样的饭菜。每当军事操练完毕,官兵同歌同舞,一起谈笑。这种亲密的官兵关系,是在同生死共患难的长期斗争中凝结成的。
所有与我谈话的官兵都特别强调“民族解放军是人民的部队”这句话,他们说:“没有阿尔及利亚人民,就没有我们。”战士们跟我说了一些阿尔及利亚人民怎样帮助民族解放军的故事:
有一次,第五军区民族解放军所占据的一个村庄,被敌人包围了,因为寡不敌众,部队不得不转移。转移之前,部队把十五袋军粮交给一个老农民保管。敌人占领了这村庄,抢粮食,搜衣物,弄得全村鸡犬不安,生活极度困难。这个老农民有五个孩子,吃不饱,常常哭着要东西吃。这个老农民宁愿让孩子挨饿,也不肯动一粒被他埋藏起来的十五袋军粮。等民族解放军收复了这村庄,这位老农民原封不动地把十五袋粮食交给了部队。
战士们说,这类事例,太多了,说不完。要是没有人民的支持,民族解放军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胜利。奥马尔跟我谈军民关系时,说道:“军与民的关系,正如毛泽东所说,是鱼水关系。我们深深体验到这一点。今后我们要保持部队的人民性。”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官兵们也很重视文化学习。战士们每天学习一小时文化。各军营都配有文化教员,专门给战士们上课。“阿尔及利亚人民被法国殖民主义统治了一百三十二年,至今百分之九十的阿尔及利亚人还是文盲。我们正在努力,要在短期内把部队的文盲消灭掉。”一位军官这样对我说。
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正在准备迎接他们祖国的独立。独立后的阿尔及利亚,需要他们去捍卫,去建设,需要他们放出更灿烂的光辉。
在访问五个军营的过程中,我像是生活在激荡的友谊的海洋中。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情,自始至终激动着我。我走到哪里,战士们都亲切地跟我打招呼,叫我为“中国兄弟”“中国同志”。他们说他们一直想看到中国兄弟,现在亲眼看到了,就像看到了久盼的亲人一样高兴。他们使劲地握我的手,有时是双手抱住我的手。我走进每个营房,战士们都要留我吃饭,让我尝尝他们自己做的阿尔及利亚饭菜。有几次,战士们拉我到他们宿舍去,要我坐在他们的床上;这时候,他们就把他们盖的军毯给我看,激动地说:“这是中国兄弟送给我们的毛毯呀!”有些战士在路上碰到我,要我看看他们穿的鞋,指着鞋说:“我穿的是中国鞋”。他们说他们盖着中国毛毯,穿着中国鞋,就好像见到了中国,感到中国就在他们的身边。一位军官说:“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刻,中国伸出了手,援助我们。当我们遇到敌人的时候,我常常对战士们说,不要害怕,我们不孤立,六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在支援我们!”他说:“我们每个人都钦佩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殖民主义的坚定立场,赞扬中国人民自力更生的精神和不怕困难的勇气。”当我离开每个军营时,官兵们送我到门口,一再叮嘱我:“请你告诉中国人民:我们与中国永远联系在一起,我们感谢中国人民的帮助。”有个军官拉着我的手,要我代他向中国人民问好,向中国人民致敬。他说,他天天晚上收听北京电台向非洲的法文广播,他等待着有一天听到北京电台广播说:“阿尔及利亚有个战士告诉中国记者,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向中国人民致敬!”奥马尔在记者告别总参谋部时说:“我们希望阿尔及利亚永远与中国联系在一起,祝贺阿中两国的友谊不断增强、不断发展。”
(新华社拉巴特30日电)


第4版()
专栏:

资本主义世界股票市场的惊涛骇浪
作为资本主义世界金融中心的纽约股票市场的行情,从今年3月16日起一直在下跌。到6月21日止,下跌已超过30%,是1929年10月29日纽约股票市场大跌价以来从未出现过的大幅度下降。它充分反映了美国经济前景的黯淡和美元的不稳。
右图是5月29日晚上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一景。股票的大量抛售,使这个交易所里堆积了无数的行情纪录单。而这成堆的废纸,埋葬了所谓资本主义“稳定”和“无危机发展”的神话。
美国经济和美元的不稳,目前并不是孤立现象。半年以来同纽约股票市场行情不断下跌的同时,资本主义世界的其他重要金融中心:伦敦股票市场、加拿大的多伦多股票交易所、瑞士的苏黎世股票交易所、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股票市场、日本东京的股票市场也呈现了同样的严重不稳和急剧下跌趋势。反映这一情况的下图,是从今年6月8日的美国《时代》周刊复制的。图中把去年12月31日上述各个金融中心的股票价格的基数一律作为一百,然后用曲线表示了从那时起到今年6月1日止它们的股票行情的起伏变化。其中除东京股票市场行情因1、2月份上升很高猛跌后仍比去年年底为高以外,其余全都急剧下跌到去年年底的水平以下。5月29日伦敦股票的下跌幅度(6.4%),据说已超过1938年希特勒向捷克斯洛伐克提出最后通牒时所引起的暴跌(5.4%)。苏黎世股票市场行情5月29日的暴跌,也是1929年以来所从未发生过的。多伦多的股票交易所发生了二十八年以来未发生的猛跌……
资本主义世界所有金融中心股票行情的这种不约而同的暴跌当然不是偶然的。它反映了帝国主义国家财政和经济的不稳,反映了它们的国际市场的缩小以及危机的日益逼近。它们的日子已越来越不好过了。(附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