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3月31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自力更生 挖掘潜力 克服困难 发展生产
古巴人民奋力反击美国经济封锁
古巴革命政府开始审讯一千余名美国雇佣军俘虏
美国利用美洲国家组织狂妄干涉古巴的正义审判
新华社哈瓦那28日电 古巴广大职工正在以顽强的精神克服美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所造成的困难。工人和技术人员的忘我劳动和智慧,使古巴生产在美国停止对古巴的一切出口的情况下仍然得以进行,并且在很多场合下有了增长。
寻找代替进口品原料的运动使得重要的轻工业部门能够继续生产。玻璃工业统一公司一厂在这方面是一个突出的例子。这是1958年由美国垄断集团建立起来而现在已经收归国有的古巴生产细颈瓶和玻璃瓶的唯一工厂,它所需要的原料过去除了染料以外全都是进口的。古巴人民在反封锁斗争中,已经在本国的土地上发现了蕴藏丰富的长石、黄铁矿、玻璃砂及其他原料。在古巴没有的其他原料,例如煤,现在已成功地用价廉的木炭来代替。这个工厂今年将生产各种类型的玻璃容器,其中有两千两百万只盛清凉饮料的玻璃瓶。在这个气候炎热的国家里,广大居民非常喜爱冷饮。又如,冷食和饮料统一公司的实验所已经成功地用本国制品来代替以前从美国输入的香精。经过这个实验所的研究,古巴现在还能生产过去从美国进口的“可口可乐”这类饮料。依靠代替进口原料的代用品,古巴的四家轮胎厂在1961年生产了在这里使用的九十三种不同品种的三十多万个轮胎。过去,古巴的橡胶制品的生产是由美国公司垄断的。
为了进行反对美国经济封锁的斗争,古巴正在加速扩大它的棉花种植面积。古巴的棉织品产量已由1960年的一万一千八百六十二公吨增加到1961年的一万三千五百四十五公吨,今年的产量计划达到一万四千一百五十七公吨。属于纺织统一公司的十八家工厂目前已能满足女衣需求量的78%和男衣需求量的66%。
在“你的机器就是你的战壕,保卫它!”的口号下,古巴职工还开展了反对美国禁运零件配件的运动,在所有的工厂里都成立了零件配件委员会。古巴在工业和运输业方面的装备,过去几乎完全是从美国进口的。美国企图用停止出口这类零件配件的办法使古巴的机器设备停止运转。但是,古巴工人们正在从整修破旧零件、制造零件、以及保护机器等方面,来保证生产的正常进行。负责修理城市用的煤气计数表的“路易斯·费利佩·阿耳梅达”车间就是无数例子中的一个。这些仪表和所有的附属机件过去全是从美国进口的。现在这个车间已能制造或修理在古巴使用的十一种计数表的全部零件。
在反封锁斗争中,技术革新运动也开展起来。制鞋作坊已采用了一种配在缝纫机上的小设备,使其成为缝制鞋底的机器。制造这种设备工具简单,成本只有五十四个比索。在过去,缝鞋机是进口的,每架三千比索。类似这样的动人事例经常出现。
新华社哈瓦那29日电 古巴革命法庭今天上午在哈瓦那太子堡开始审判一千一百七十九名雇佣兵。他们是在去年4月间美国雇佣军在吉隆滩对古巴发动武装侵略中被俘虏的。
革命法庭是由奥古斯托·马丁内斯少校主持的。法庭秘书纳西索·费尔南德思宣读的控告书揭发了美国肯尼迪政府对古巴策动武装侵略的一切罪证,并且控告参加这一侵略的雇佣兵是古巴的叛徒。
控告书对一千一百七十九名雇佣兵的社会成分进行分析,其中有七十多名雇佣兵是原大庄园主,一百三十多名是前巴蒂斯塔暴政的军官,还有许多是流氓。其中八百名雇佣兵在革命胜利前拥有二万七千多卡瓦耶里亚土地、九百多套房屋、七十个工厂、十个糖厂、两家银行和五个矿山。
控告书指出,这些美国雇佣兵入侵古巴的目的是恢复美帝国主义的利益和他们自己的利益。
审判到中午暂停,明天上午继续。
据新华社30日讯 华盛顿消息:在美国控制下,“美洲国家组织”继不久前非法排除古巴之后,又采取了一项干涉古巴内政的措施。它昨天在华盛顿举行的理事会会议通过决议,要古巴革命政府对那些在去年4月入侵古巴时被古巴人民俘获的一千二百多名反革命美国雇佣军给予所谓“人道的待遇”。
美国代表摩里逊说,美国政府“最深切地、最直接地关心”这些人的命运。他强调,“美洲国家组织”理事会对此“不能保持沉默”。
巴西、墨西哥和玻利维亚的代表在表决中弃权。他们没有支持这个干涉古巴内政的决议。


第4版()
专栏:

高呼反帝反封建和支持古巴革命的口号
厄瓜多尔人民集会示威反对军事政变
军事政变分子竟继续胁迫政府采取反人民反古巴政策
新华社瓜亚基尔29日电 厄瓜多尔第一大城瓜亚基尔的数千群众今天晚上举行了一次反对美国在厄瓜多尔策动反动军事政变的盛大示威集会。
到会群众不断高呼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和支持古巴革命的口号。在会上发言的一些政党和群众团体的代表一致谴责美国策动28日在昆卡城发动的反政府叛乱。
前内政部长阿劳霍·伊达尔哥在接见广播记者时,号召所有人民力量加强革命团结来争取实现国家的根本改革。
在昆卡驻军首脑昨天发动叛乱后立即由各进步政党、团体组成的瓜亚基尔人民保卫和抵抗委员会,已经号召人民积极参加于今天开始的各种活动,来反对美国同厄瓜多尔反动分子继续在策划的新的军事政变活动。在首都基多,政府收到各人民团体拍来的表示反对军事政变的电报。
新华社瓜亚基尔29日电 昨天在厄瓜多尔昆卡城发动叛乱的第三军区司令奥雷略·纳兰霍今天给国防部长写信,重申他胁迫政府断绝同古巴和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以及立即解除政府中某些爱国民主人士职务的反人民立场。
昆卡地区军事政变分子于28日发动叛乱活动以后,曾经向阿罗塞门纳总统提出包括上述反动要求的最后通牒。
由于国内人民大规模的反对以及由于没有得到其它地区军队首脑的响应,军事政变分子的活动在昨天遭到了挫败。尽管如此,叛乱头子纳兰霍今天再次提出上述反人民、反古巴的要求。
此间舆论揭露,发动这次军事叛乱以及向总统提出的最后通牒的内容,都是在美国驻加勒比地区陆军司令西奥多·博加特在昆卡召集的一次会议上决定的。据揭露,博加特从3月23日起一直在厄瓜多尔进行“视察访问”。他在昆卡城活动期间,曾经召集洛哈、埃耳奥罗、阿苏阿伊等省的卫戍司令和昆卡城的反动军政首脑举行会议。这次会议决定由这些省的卫戍司令向阿罗塞门纳总统提出要求采取上述反人民、反古巴行动的最后通牒。


第4版()
专栏:斗争中的拉丁美洲

斗争中的拉丁美洲
厄共号召人民展开支持古巴的活动
厄瓜多尔共产党二十六日通过一项决议,号召全国各级共产党组织、群众运动以及民主与进步人士再一次支持古巴革命和第二个哈瓦那宣言,以及在美帝国主义和拉丁美洲各国寡头势力目前企图对古巴革命策动一个新的武装侵略的时候,号召他们加倍进行支持古巴的活动。决议指出,支持古巴的运动应该深入到全国社会各阶层。
波多黎各爱国者谴责美国侵略
波多黎各联合爱国行动党谴责美国把它的军队派驻波多黎各并且使这个岛屿沦为“军事堡垒和原子武器库”。
这个政党在送给联合国非自治领土情报委员会的一个声明里着重指出,美国这些行动“不但威胁波多黎各及其邻国居民的安全和生活,而且威胁世界和平”。
委内瑞拉反对党举行反政府示威
委内瑞拉反对党人士二十六日在议会前举行反政府示威,参加示威的人有民主行动党反对派、共和民主联盟、左派革命运动和共产党等反对党人士。示威者同警察发生冲突,结果有一人被杀害,六人受伤。
委内瑞拉议会从二十六日开始辩论恢复宪法保障问题。共和民主联盟总书记比利亚耳瓦代表反对派政党发言,要求立即全面恢复宪法保障。他指出,缺乏宪法保障的情况已经加剧了国家所遭受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危机。
智利首都工人集会支持罢工职工
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几千名工人二十八日下午在街上举行集会和游行,支持国家银行五千名职工为要求增加工资而举行的罢工。
银行职工的罢工二十八日已进入第十二天,他们的四十名领导人被捕并被交付审讯,罢工者的工作合同被废除了。
危地马拉大学生协会号召加强斗争
危地马拉大学生协会最近发表声明,提出了一系列解决国家危机的主张,同时号召危地马拉人民为实现这些主张而加强斗争。
危地马拉大学生协会在声明中主张:独裁者伊迪戈拉斯和他的政府辞职,组织有反对派各政党、有代表性的各组织以及危地马拉大学生协会代表参加的联合政府。
声明要求实行土地改革、银行改革、城市改革等。
在对外政策方面,声明要求执行民族主义的和独立的国际政策,并且推行目的在于发展国家经济、促进民族独立、反对任何外来的强国干预国家内部事务的反对帝国主义的政策。
巴拿马农民抗议美国公司破坏农作物
巴拿马奇里基省各农民协会最近再次抗议种植香蕉的美国“奇里基土地公司”用飞机施散化学品来驱散乌云从而引起这个地区严重干旱的损人利己行为。
由于这家美国公司人为制造的干旱,这个地区巴拿马人种植的稻谷、玉米和其他作物却全部枯萎,从而形成最近四十年来最严重的干旱。
哥斯达黎加报纸反对美国军事演习
哥斯达黎加“自由新闻报”就美国将在今年九月在洪都拉斯主持军事演习一事发表评论说,五角大楼在洪都拉斯的演习“是为了准备对古巴的侵略、干涉危地马拉游击队的斗争和支持伊迪戈拉斯傀儡政府,从而威胁手持武器争取解放的中美洲各国人民。”评论指出,这次演习“可能成为美国对中美洲进行军事占领的预习。”


第4版()
专栏:

本·赫达要求制止“秘密军队组织”暴行
摩洛哥政府和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举行会谈
新华社拉巴特29日电 摩洛哥政府和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28日在这里举行会谈。出席的有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和阿尔及利亚总理本·赫达,以及两国政府的部长们。
本·赫达今天对阿尔及利亚新闻社驻摩洛哥记者发表谈话时说,他对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两国政府之间的会谈所取得的结果感到满意。
他说:“会谈讨论了关于统一的阿拉伯马格里布的基础问题以及摩洛哥在过渡时期给予阿尔及利亚援助问题。摩洛哥支持埃维昂协议及其执行,并且仍然准备在一切方面援助阿尔及利亚。”
本·赫达说,在阿尔及利亚的“临时行政机构一经成立,它将面临的问题是公共秩序问题。必须制止种族主义匪徒的活动,这些匪徒正在继续使我国流血”。
摩洛哥《旗帜报》今天就这次会谈发表社论说,阿尔及利亚革命尚未完成,阿尔及利亚革命经历着的过渡阶段是更加艰巨的阶段。
社论说,在这个阶段中,阿尔及利亚必须保持高度警惕,从而不失去既得成果。阿尔及利亚必须从内部和外部卫护革命,使法国当局和极端殖民主义分子不能破坏革命。


第4版()
专栏:

在法国军警的公开纵容下
“秘密军队组织”肆无忌惮
散发小册子叫嚷要以游击战破坏停火
新华社30日讯 阿尔及尔消息:阿尔及利亚的法国极端殖民主义分子昨天继续用塑料炸弹和自动武器等袭击阿尔及利亚人,杀害十六人,并使三十三人受伤。
昨天夜晚,极端殖民主义分子在阿尔及尔一地就爆炸了约二十枚塑料炸弹。大部分炸弹放在一个穆斯林居住区的汽车底下,爆炸后,潜伏在附近的极端殖民主义分子又向闻声赶到街上去的阿尔及利亚人射击。他们还用自动武器向一所阿尔及利亚人居住的公寓扫射。结果仅晚上就有五人死亡,二十人受伤。此外,“秘密军队组织”继续大肆抢劫。他们昨天在阿尔及尔九个地方共抢去将近四十九万新法郎(约九万七千美元)。
新华社巴黎29日电 《巴黎新闻报》今天报道,法国极端殖民主义分子的“秘密军队组织”准备在阿尔及利亚进一步进行“奇袭”和“街头巷尾的暗杀”,采取“突击行动”,来破坏停火计划。
这家报纸说,从一个偷跑而被逮住的军官身上搜出来的一份文件谈到了这些计划。
《巴黎新闻报》说,“秘密军队组织”将成立“游击队”准备打游击。它说,“‘秘密军队组织’将同临时行政机构和当地治安部队公开冲突”。
极端殖民主义者28日在阿尔及利亚散发的小册子中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不客气地干。将要展开游击战。”
据报道,前将军加迪今晚宣布,他已被任命接替前将军若奥为“秘密军队组织”在阿尔及利亚西部地区的首脑。他说,“秘密军队组织”头子萨兰已任命他担任这项职务。


第4版()
专栏:

吉多就任阿根廷总统
新华社30日讯 布宜诺斯艾利斯消息:阿根廷参议院临时议长何塞·玛丽亚·吉多昨天在军方同意下接任阿根廷总统职务。
阿根廷总统府今天发表的公报说,吉多已经同武装部队取得协议,他将在30日中午正式举行就任总统的仪式。
据报道,吉多是弗朗迪西政治上的第一助手,执政党不妥协激进公民联盟的第二号人物。
合众国际社昨天从华盛顿发出的消息援引权威人士的话说,美国对阿根廷的财政“援助”计划取决于这个国家是否能“在最短期内组成一个文职政府”。


第4版()
专栏:

本·赫达等离摩洛哥赴突尼斯
新华社拉巴特30日电 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总理本·赫达和副总理兼内政部长贝勒卡塞姆等,今天上午乘飞机离开卡萨布兰卡前往突尼斯。
副总理本·贝拉等一行也同机离开卡萨布兰卡,他们将取道苏黎世,访问开罗。
前往机场送行的有摩洛哥负责非洲事务的国务大臣哈提卜和其他高级官员。
本·赫达是3月20日到达拉巴特的,他在迎接刚从法国监狱获释回来的本·贝拉等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领导人之后,在那里主持了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全体会议。
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领导人在逗留摩洛哥期间还和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以及摩洛哥政府成员举行了会谈。


第4版()
专栏:

庆祝阿法达成停火协议
苏驻华大使举行招待会
新华社30日讯 苏联驻中国大使契尔沃年科今晚在大使馆举行招待会,庆祝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同法国政府达成停火协议。
阿尔及利亚驻中国外交使团团长阿卜杜勒·拉赫曼·基万出席了招待会。
外交部副部长黄镇等也应邀出席了招待会。


第4版()
专栏:

葛罗米柯回到莫斯科
新华社30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29日由日内瓦回到莫斯科。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谢苗诺夫。


第4版()
专栏:

美国又试验核武器
新华社29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正在加速它在核军备竞赛中的步伐。据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宣布,美国昨天在内华达武器试验场又进行了一次地下核试验。
这是肯尼迪政府去年9月恢复核武器试验以来经正式宣布的第二十三次核爆炸。


第4版()
专栏:

“秘密军队组织”继续袭击法共
法国工人举行抗议罢工
新华社巴黎29日电 法国法西斯恐怖组织“秘密军队组织”的匪徒昨天在清晨袭击了在巴黎和里昂的法国共产党办公处以后,晚上又在诺尔省的里尔袭击了法国共产党人开设的书店,并且袭击了市长是共产党人的卡洛恩—里夸尔的市政府。法国共产党副总书记瓦德克·罗歇也遭到“秘密军队组织”的恐吓。
法国劳动人民纷纷抗议法西斯分子的暴行。昨天下午,巴黎东车站的铁路员工举行了抗议罢工一小时,要求政府镇压“秘密军队组织”。巴黎许多工厂也举行了抗议罢工。
在里昂,昨天晚上也有二千人集会,抗议法西斯分子的暴行。


第4版()
专栏:

反对反动经济政策 要求支付生活津贴
以色列十多万工人罢工
新华社30日讯 耶路撒冷(以色列区)消息:十多万以色列工人28日下午举行半天警告性罢工,要求立即支付全部生活津贴。
这次罢工是自从2月9日本—古里安政府宣布以镑贬值和“新经济政策声明”以来,以色列工人举行的第二次全国性罢工。
这次罢工是由行动委员会全国理事会发动的,这个组织正在为反对本—古里安政府实行的所谓新经济政策所造成的悲惨后果而不断进行斗争。
在这次罢工中,好些工业区的罢工工人还集合起来举行示威。
犹太工人联合会各地分会中的以色列工党干部在各工厂间拼命奔走,企图吓唬或迷惑工人,但是毫无用处。
在达恩地区举行示威的数千名罢工工人,遭到挥舞警棍的警察的凶暴袭击。在特拉维夫通往拉马特甘郊区的公路上,罢工者和警察发生了持续一个多小时的激烈冲突。有三名罢工者和三名警察负伤,二十三名罢工者被警察逮捕。


第4版()
专栏:

查拉普金在停止核试验小组会上发言
指责西方阻挠停止核试验
美英代表拖延讨论裁军条约序言草案
据新华社30日讯 据塔斯社日内瓦讯:苏联代表查拉普金28日在裁军委员会停止核武器试验小组委员会会议上发言,指责西方阻挠这个问题的解决。查拉普金指出,美国如果继续拒绝接受用各国自己拥有的手段进行监督,而坚持国际监督,那并不是因为本国的发现手段不能保证监督协定的履行,而是因为这样一来就不可能进行间谍活动。但是,苏联永远不会同意为外国侦察活动而开放自己的领土。
查拉普金说,西方国家明知苏联不会同意这种监督,而仍旧坚持这一点,这无非是为了寻找借口阻挠就停止核试验协定达成协议,而进行大气层核试验。
查拉普金说,事实表明,美国现在只是企图利用不继续核武器试验谈判作为盾牌,来掩盖它恢复试验的准备工作。美国和它的北大西洋集团盟国追逐建立原子优势的狂想以及它们想要使自己有进行新型核武器试验的行动自由的政策,正在阻碍停止核试验问题的正确解决。美国总统肯尼迪就说过,美国要保证它在核军备方面的优势。
查拉普金说这是一条非常危险的道路。美国恢复核武器试验将使它自己对军备竞赛中的新的更危险的阶段的开始承担严重责任。
查拉普金说,苏联准备立即签订禁止核武器试验条约,这个条约规定利用本国的发现工具来监督条约的执行情况。他强调,在目前条件下,只有在这一基础上才能达成协议。
新华社日内瓦29日电 十七国裁军会议今天继续举行全体会议。
苏联代表佐林在发言时要求会议致力解决它面临的主要任务——拟订全面彻底裁军条约,并且强调在会议拟订了条约草案的序言后,应迅速地拟订条约草案的其他部分。他说,苏联代表团准备认真地考虑对苏联的条约草案提出的各种补充和修正案。
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代表在发言时支持苏联的条约草案的序言,要求迅速就序言的文本达成协议。
美、英等西方国家的代表提出一些问题,企图拖延对条约序言草案的讨论。
会议通过一项决定,要各国代表团在4月2日以前书面提出他们对条约序言草案的各种意见和补充。这些建议将由委员会的两主席审查,以草拟经过协商的共同的序言草案。


第4版()
专栏:

肯尼迪又在进行核讹诈
说什么如不能搞间谍活动,美国就不缔结停止核试验条约
据新华社30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肯尼迪29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就苏、美、英三国正在日内瓦进行的关于停止核武器试验的谈判发表声明,表示美国政府坚持要建立旨在进行间谍活动的“国际视察”制度,否则就不参加缔结停止核试验的条约。
肯尼迪在声明里说,他在听过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关于日内瓦裁军谈判情况的报告后认为,“视察问题现在显然已经成了缔结一项有效的禁止核试验条约的主要障碍。”肯尼迪强调美国坚持要进行“现场视察”。他说,美国“不能参加一项没有国际核查的能力和权利的条约”。他说,看来停止核试验谈判“是处在一个真正的僵局中”。
在记者问到美国政府关于4月下旬恢复大气层核武器试验的决定时,肯尼迪回答说,美国的态度“仍然跟我在3月2日的演说中表明的态度一样”。肯尼迪在那次演说里宣布了上述美国恢复大气层核武器试验的决定。
在回答关于美国专栏作家艾尔索普最近报道肯尼迪曾经表示美国准备首先在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的问题时,肯尼迪说,他对艾尔索普的这番谈话是重申美国政府“一种一贯的态度”。


第4版()
专栏:随笔

美国犯罪学“权威”和他的药方
张振亚
“城市中的犯罪和暴行在不断增多。警察的丑闻也在增加”。
“问题在哪里,是城市本身在制造犯罪吗?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3月12日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杂志,在一篇题为《怎样对付大城市的犯罪》的文章中,向它的读者提出了上述问题。同时,这家杂志请美国犯罪学的“权威”人士——加利福尼亚大学犯罪学院院长、哈佛大学犯罪学教授兼芝加哥市警察局督察长奥兰多·威尔逊发表了一篇“权威”性的谈话,对这些问题作了这样的回答:
美国犯罪案件增加的原因,第一是由于“人民相习成风地对坏人采取了原谅态度”,也就是说,首先应由人民负责;第二,犯罪之集中于大城市是因为“人们挤在一起很容易彼此触犯对方的脾气”,也就是说,因为城市居民没有修养,不能和睦相处,因此也还是人民的责任。第三,是因为“法院限制了警察执行逮捕、搜查物证和审问嫌疑犯的权力”。也就是说,犯罪案件的增加,是由于警察权力还不够大。
因此,很自然,照这位“权威”看来,补救之法,只有一条,这就是加强警察的力量。要求给警察以更多的逮捕、搜查权力;给警察配备最好的无线电通话机;加强警察的巡逻……。据说,只有这样才能在公众中“创造到处有警察的印象”,从而“使一切潜在的罪犯打消念头”。
不用说,被美国垄断资本喉舌选中的人,只能对这样的社会问题作出符合美国垄断资本集团所需要的答案;更何况这位犯罪学的“权威”又是美国垄断资本所豢养的一名警察头子呢。他既能以学者的身份,掩盖犯罪的真正原因——罪恶的资本主义制度;又能以警察头子的身份,使得对日益增加的社会犯罪案件焦虑不安的美国人民接受警察国家的说教。
但是,可能是一种巧合,也可能是在美国五花八门的垄断资产阶级报刊上要统一宣传口径还存在许多困难,就在1月份的美国《读者文摘》上,一位署名里斯特·维里的作者,在鼓吹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决心同犯罪作斗争的文章中,无意中透露了这样的事实:“每年(美国)警察所分得的赃物,据估计要超过这个国家所有警察局所发的薪金总额”。原来,警察和犯罪是串通一气,在犯罪活动中有着共同的利益。或者更确切地说,警察老爷们的专横骄奢的生活来源,有一半以上是来自犯罪暴行的。因此,警察的权力越大,犯罪和包庇串通罪犯的恶行,岂不也要越无法无天么。
事实正是这样,请看《读者文摘》的文章怎样说:“新的拥有巨额财富的坏蛋们在经营着巨大的、非法的企业。这类企业甚至使汽车制造这类工业巨头都为之相形见绌[chuò]。单是赌博业……每年的经营额就在一百亿到一百五十亿美元……从赌博这个万恶之渊中取得的利润又可以经营其他骗局:贩卖毒品、开设有自动留声机的舞场……”。不仅如此。“大规模的犯罪已经眼看变成一个丑恶的全国性问题。它败坏了我们的政治——据一项估计,社会黑暗势力在州和地方的选举运动中提供了15%的(竞选)活动费,也就是说,十倍于工会在全国捐赠的数字。”“赌博业的竞选捐款,使得一小撮坏蛋竟能任命他们自己的法官和市长,控制市政,有时甚至是州政府”。“从前‘犯罪’这个字只意味着偷盗或个人谋杀。但是今天列入大罪犯名单中的人多少年来早已不干这一行当了。他们正在从事更加令人难以捉摸的新的‘商业犯罪’——像企业组织那样的有组织的犯罪。他们雇用了金钱能够买到的最好的律师、会计和经理人员。他们用堂皇的、令人迷惑的外貌隐藏起自己的活动。有些人在没有被识破以前,甚至还是当地受人敬重的社会名流……”
这说明什么呢?美国犯罪暴行之所以像洪水一般泛滥,岂止是由于有警察局的包庇和串通,而且,罪犯们及其暴行已经成了美国“民主”选举之类的政治舞台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说什么“非法”、“败坏了我们(美国)的政治”!如果说,在美国,犯罪是美国“民主”政治的本身,“非法”是合法的宠儿,这难道不是更恰切么。说什么“犯罪”、“坏蛋”、“偷盗”、“谋杀”!如果说,这一切为正直的人们所唾弃和痛恨的字眼,不仅适用于罪犯,而且适用于美国整个政治生活,适用于美国制度本身,这难道又不是更恰切么。
对美国犯罪问题的这种真正恰切的答案,在美国人民中,在美国的作家中,早已有了定论。已故美国作家德莱塞就曾说:“人家说美国走在全世界的前面,在哪些方面走在全世界前面呢——在犯罪方面。”而另一位美国作家马克·吐温也一语道破了美国社会政治制度的实质,这就是:“发财。快发财。发大财。大大发财。有办法时就用不正当手段。不得已时就用正当手段。”这个定论,决不是奥兰多·威尔逊之流的学棍和警察头子所能推翻的,也决不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报阀们所能歪曲的。
(附图片)
阖家欢 方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