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3月17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苏联政府关于十八国裁军委员会谈判的备忘录
新华社16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15日讯:苏联政府关于十八国裁军委员会谈判的备忘录。全文如下:

根据联合国大会的委托,十八国裁军委员会着手举行旨在达成全面彻底裁军协议的谈判。苏联政府对待正开始的谈判不同于对待例行的会晤,过去这种例行会晤在各种委员会和小组委员会里举行过不少次,但是都毫无积极的结果。苏联政府的出发点是:十八国裁军委员会的谈判是讨论裁军问题的崭新阶段,这个阶段应当导至裁军问题的实际解决。
人类一向把自己的保卫和平和巩固和平的美好愿望同裁军联系在一起。但是,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需要裁军。现在军事方面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技术变革,有些国家已经拥有破坏力很大的热核武器和把这种武器运送到目标的强大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各国人民的命运在许多方面取决于裁军问题的解决。现在有些国家积累起来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已经足以把亿万人置于死亡。况且,军备竞赛还在继续进行,而且其速度也在猛烈增长。如果说,过去军备竞赛终于导致了给人民造成无限痛苦和灾难的世界大战,那么,在目前的条件下,军备竞赛包含着致命性严重得多的后果。
在目前已形成的形势下,各国最高的责任是最终达成裁军协议。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各国人民将摆脱笼罩在他们头上的毁灭性的热核战争的威胁,同时在世界局势的整个发展方面,将能保证向好的方面转变。要是不能达成裁军协定,人类将碰上人类有史以来所未有的危险。现在问题就是这样摆着的。
裁军问题能够解决吗?
苏联政府毫不动摇地对这一问题作出肯定的回答。是的,裁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当然,如果所有国家,特别是那些拥有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和最强大的军备的国家朝这方面努力的话。
何况,爱好和平国家的努力,已经为裁军问题的解决作了一定的准备。譬如,对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1959年在联合国大会第十四届会议上提出的全面彻底裁军建议的不倦的阐述工作已经取得了成果。现在各个国家广泛承认:裁军应该是全面的和彻底的,靠某些部分的、零碎的措施是不能消除新世界大战的威胁的,况且关于这些措施的谈判,在一些国家仍拥有威力强大的核火箭武器的情况下总会碰到监督和保持均势的难题。联合国大会在1961年12月20日一致通过了一项要求尽速地保证达成全面彻底裁军的协定的决议。联合国大会已同意并通过了裁军的一些基本原则,这些原则规定必须在严格规定的期间内刻不容缓地通过取消各国所有的武装力量和军备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鉴于十八国委员会的谈判是争取全面彻底裁军斗争中一个新的、责任特别重大的,而且毫无疑问是困难的阶段,苏联政府曾建议委员会的工作以委员会成员国政府(国家)首脑参加的最高级会议为开始。各国的政府首脑受到人民的最高信任,拥有最广泛的权力,如果他们全都真诚愿意达成在严格国际监督下实行全面彻底裁军的协议,那就能够比较容易地越过过去裁军谈判中继承下来的陈腐观念和僵硬立场。各国人民有权期待那些对国家全部政策负基本责任的活动家能在裁军谈判中表现出达成协议所必要的明智、远见和果敢。
虽然,令人遗憾的是,没有能就在最高级上开始裁军委员会的工作达成协议,但是由于国家领导人交换意见的结果,对这个委员会进行裁军谈判的意义有了一般的一致意见,这是积极之处。现在政府和国家首脑对这次谈判成功所负的个人责任以及居最高职位的国家活动家直接参加十八国裁军委员会工作的必要性已经为大家所承认,这也是同样重要的。
至于苏联政府,那么,它在任何情况下都准备尽它一切可能来保证已经开幕的全面彻底裁军谈判取得有成效的结果。

苏联政府认为,裁军委员会的工作应该从一开始起就集中于完成联合国大会交给它的主要任务,即在最短期内就在严格国际监督下实行全面彻底裁军达成协议。为了促进和加速委员会的工作以及完成这一任务,苏联政府提出在严格国际监督下实行全面彻底裁军的条约草案交委员会研究。苏联政府在这方面的出发点是:现在,大家对裁军的意义和原则有了一般的一致意见时,委员会的工作就应该具有最大程度的具体性和实事求是的性质。否则,谈判又会再次滑到抽象地空谈而得不到任何实际结果的老路上去。
各国人民所关心的不是裁军谈判本身,不是一些新的计划和其他的过渡性文件,这些东西过去编写了不少,但它们并没有把事情往前推进。各国人民关心的是谈判的结果,也就是全面彻底裁军的协定或条约。
苏联政府把它所拟出的关于在严格国际监督下实行全面彻底裁军的条约草案提交委员会研究时,希望这个条约草案能成为为了各国人民的利益而最迅速地和建设性地解决这一问题的基础。
苏联政府在条约草案中,根据一致商定的裁军原则,规定了各国在三个阶段的每一阶段中的裁军措施和监督措施所承担的主要义务。苏联政府建议把整个裁军过程在四年内完成。
苏联政府认为迅速消除人类所面临的热核战争威胁的必要性具有巨大意义,因而规定在裁军的第一阶段就在这方面实行重大的有效措施。这些措施是:
完全消灭把核武器运载到目的地的工具,其中包括各种射程的作战火箭、军用飞机、军舰和潜水艇、大炮、以及其他一切可能用来运载核武器的工具;
完全撤销在别国领土上的一切外国军事基地,包括火箭、空军、海军和其他一切外国军事基地;
从别国领土上撤退一切外国军队,不管他们是占领军,还是根据某种双边或多边的协定而驻扎的。
裁军第一阶段的这些措施是彼此不可分割地联系着的,因此应该同时实现。
大家知道,苏联拥有世界上最现代化的把核武器运送到目的地的工具——强大的远程和超远程火箭,能够把亿万吨级的热核弹头送到地球上任何地点。同意在裁军第一阶段就消灭这些运载工具,表明自愿放弃军事优势,而苏联现在是拥有这种军事优势的。可是,苏联政府为了迅速解决全面彻底裁军问题和消除战争,它同意了这一步,建议在第一阶段消灭一切把核武器运到目的地的工具,当然同时要撤销别国领土上的一切军事基地和从那里撤退外国军队。
实现这些措施,实际上将使一些国家对另一些国家的核进攻成为不可能,尽管这些国家仍然拥有核武器。
苏联政府还认为,在全面彻底裁军第一阶段大大减轻不仅是核战争,而且是一般战争的威胁具有巨大意义。大家知道,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还没有核武器,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是在最后,当战争结果已成定局的时候,被美国用来对付日本的。由此可见,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千百万人的死亡是由于使用常规军备的结果,而不是使用核武器的结果,这一点是不应该忘记的。
为了在裁军过程的一开始就大大缓和各国军事冲突的威胁,苏联政府在它所拟出的条约草案中建议在第一阶段就大大裁减各国武装部队的数量和相应的常规军备的数量。苏联政府主张把苏联和美国的武装部队减少到一百七十万人,其他国家武装部队的数量减少到什么水平另行商定。这一裁减将大大减少战争的危险,特别是减少在世界某一地区发动局部战争的可能性,因而总的说来能够对整个国际局势产生良好影响。
根据苏联政府提交给委员会讨论的条约草案,在裁军第二阶段将完全禁止核武器、化学武器、生物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并停止生产这些武器和销毁这些武器的贮备。因而,在第二阶段完成时,人类将永远不会有某个国家使用核武器或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威胁。
同时,苏联政府建议在第二阶段进一步大大裁减武装部队和常规军备的数量。在这个阶段,苏联和美国的最大限度的武装部队数量规定为一百万人,其他国家的人数另行商定,实行这个措施的结果是,各国在第二阶段结束时将只拥有比较少的军队。
自然,即使在第二阶段结束时,消灭战争威胁的问题也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还不能保障军备竞赛不从新开始。只有实现第三阶段的措施才能赋予这种充分的保障。
在第三阶段,条约草案规定消灭一切留下的武装部队和常规军备,完全停止军事生产和停止用于军事目的的拨款。在这个阶段,还撤销各种军事部、参谋总部和军事学校,废除一切关于义务兵役制的法律和其他关于补充武装部队的法律,禁止各种征兵和其他对公民进行军事训练的形式。
实行第三阶段的措施的结果是,国家不再有进行战争的手段,战争的危险将最终消除。各国将仅拥有其员额经过协商的、有严格限制的、装备轻型射击武器的警察和民警来维护国内的秩序。
实现全面彻底裁军可以腾出大量现在国家用来维持和完善军事机器的物资和资金。这些资源将可用来发展国家的和平经济,加速提高各国人民的福利和文化。
苏联政府认为,从裁军过程中腾出来的资金一部分应用来对不发达国家进行经济和技术援助。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克服这些国家由于殖民主义国家的剥削所造成的落后状态。拨出进行这种援助的资金的份额,由条约参加国磋商,应该在全面彻底裁军的条约中明文规定。
将为各国之间的国际经济合作打开新的前景。在完全排除了各国军事冲突的可能性的条件下,人类将进入一个各国和平友好关系空前广泛发展的时代。

在苏联政府提出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草案中,以及在苏联以前所提出的各项裁军建议中,监督问题占着重要地位。苏联政府的出发点是,建立严格和可靠的国际监督是胜利实现全面彻底裁军的必要保证和不可缺少的条件。苏联政府在监督问题上的立场首先是出于这样一个愿望:保证条约参加者能相信大家都忠诚地实现全面彻底裁军,相信没有一个国家会逃避自己在裁军措施方面所承担的义务。
条约草案规定,为了监督各国执行它们根据条约所承担的义务,将建立一个由条约的一切参加国组成的国际裁军机构。这个机构将在开始实现裁军措施的同时履行它的职权。条约参加国的代表将定期举行会议来讨论在实现裁军监督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国际裁军组织的常设机构将是由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军事联盟的参加国和不承担军事义务国家的代表组成的监督理事会。国际裁军组织在条约参加国中将有自己的在国际基础上挑选出来的人员,其中包括保证能够无阻碍地检查裁军措施执行情况的视察员。
苏联政府在考虑国际裁军组织的职权、权限和工作制度问题时得出结论:在这个组织中没有必要实行一致同意的原则或者否决权,并且可以同意用适当的多数票来通过决定。苏联政府还考虑到了国际裁军组织各项任务的性质,这些任务是:检查各国履行它们根据条约承担的义务的情况,记录某一个阶段措施实施完成的情况,就这些问题向各国、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和联合国大会提出报告。
不言而喻,国际裁军组织没有而且也不会有任何职权对各国采取先发制人的或强制性的措施。国际裁军组织的职责是确定事实。如果由于这些事实产生了采取旨在保障和平和安全的措施的必要性,那么,像现在一样,这将完全属于联合国宪章所授予这种权利的唯一机构——安全理事会的权限范围。
在制订监督裁军的具体措施时,苏联政府仔细地权衡了问题的各个方面,并一贯遵循这样一个原则,即每一个阶段的监督范围应当严格地适应于这个阶段所执行的裁军措施的范围和性质。这种办法使得一方面能够保证对各国执行每一个经过协商的裁军措施的情况进行严格的绝对的检查;另一方面能够丝毫不损害各国国家安全的利益。受到监督的是实现裁军措施的情况,而不是各国在某一个阶段还拥有的武装部队和军备。这对于有效地检查各国执行裁军措施的情况是足够的。
有人会这样说:如果只检查裁减武装部队和军备的事实,就不能相信各国在履行自己的裁军义务,这种说法是没有根据的。要知道,即使现在,一方也不确切地知道另一方有多少军备和武装部队。
在裁军过程中,双方将在每个阶段根据商定的范围裁减自己的武装部队。这当然就会减少发生军事冲突的危险,尽管并不去检查各国还剩下多少武装部队和军备。不在监督范围内的国家的武装部队和军备的数量将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裁减。在全面彻底裁军完成后,监督将成为无限制的包罗万象的,因为那时各国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彼此隐瞒的了——所有的武装部队都解散了,所有的武器都销毁了。
苏联政府制定的条约草案规定把国际监督的行动范围一个阶段一个阶段地扩大到各国必需在裁军的相应阶段销毁的军事机器的环节。在第一个阶段,监督的对象有运载核武器到目标的手段、在别国领土上的外国军事基地和外国军队,因为正是各国军事机器的这些组成部分需要在第一阶段销毁;在第二阶段——要取消核武器本身以及其他种类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第三阶段——取消中央的和地方的军事机构、军事学校等等。
在武装部队和常规军备方面,条约草案考虑到,在第一和第二阶段它们只是裁减,它们的全部取消将在第三阶段实现。因此在头两个阶段,建议对武装部队和常规军备的裁减情况建立监督,而不是对各国剩下的军队和军备建立监督。在第三阶段要完全消除武装部队和军备,因此对这一措施执行情况的监督将具有无所不包的性质。
苏联政府提出的监督的具体措施是十分可靠的,这即使从条约草案中如何考虑实现对第一阶段销毁运载核武器至目标的工具的监督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来。
条约草案有关条款规定,国际裁军组织将拥有对销毁火箭武器、军用飞机、军舰和潜水艇以及可以用来运载核武器的其他工具建立监督的必要的手段和可能性。为此目的,条约草案规定,在销毁各类运载工具时,在飞机场和港口,以及在破坏火箭发射场时,要有国际视察员在场。同时还将对过去曾经全部或部分地生产核武器运载工具的企业建立国际监督,以便防止秘密恢复这类手段的生产。
这些监督措施包括销毁核武器运载手段的一切过程,规定国际裁军组织和它的视察员能到达必须视察的现场,以便进行有效检查,并保证任何人都不能不履行在裁军方面的这个具体措施上承担的义务。
苏联政府拟定的条约草案以同样的方法规定了实现对其他一切裁军措施的监督。
在全面彻底裁军的一切措施完成后,国际裁军组织将继续对各国履行它们承担的义务情况进行监督,并且可以派视察小组到各国领土的任何地区。此外,还将对每个国家的警察(民警)的人数、军备和配置情况实行必要的监督。
苏联政府希望,它的关于对全面彻底裁军进行严格的国际监督的建议基本上可以为一切真诚希望解决裁军问题的人所接受。
不言而喻,如果在谈判过程中,提出其他关于对裁军的这些或那些措施进行监督的办法和方式的建议,苏联政府将予以十分仔细的研究。从苏联政府的一再声明中可以看出,它愿意接受西方国家关于监督裁军的任何建议,如果这些国家接受苏联的全面彻底裁军建议的话。
苏联政府确信,如果裁军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力求达成在严格的国际监督下的全面彻底裁军协议,而不是要求建立对军备的监督,那么委员会不难就监督问题达成协议。

苏联政府拟定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草案中,除了监督措施外,还规定了在实现全面彻底裁军条件下确保国际和平和各国安全的其他措施。
当然,保障和平和各国安全的最好的手段是裁军本身。在进行战争的手段销毁之后,在各国没有军队和武器以后,就谁也不能发动战争了,谁也不能在国际关系中诉诸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
因此,在全面彻底裁军的条件下,像希特勒德国1941年6月22日背信弃义进攻苏联,或者像1941年12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突袭珍珠港这类事件也就不会重演了。在没有军队和没有武器的世界中,人们将只能从历史教科书中知道什么是突然袭击了。
任何人想要拒绝履行自己对裁军的义务从而使自己得到军事上的优势的任何企图,都将被监督机关发现。这个事实本身就可以使那些蓄意破坏全面彻底裁军条约的人清醒过来。在全面彻底裁军完成后,监督机构将实行监察,使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开始重建武装部队。
如果某一国家或某一类国家在实现全面彻底裁军的过程中采取侵略性的行动,那么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安全理事会将有足够的全权来制止这种行动。大家知道,安全理事会的这些全权已在联合国宪章第七章中作了规定。这一章规定了实现一些为了维护和恢复国际和平和安全所必需的制止侵略的措施的程序。
为了最好地在全面彻底裁军过程中保障和平和安全,苏联政府在它拟定的条约草案中规定,在裁军的第一阶段就应当采取措施来加强联合国根据宪章第七章的原则维护国际和平和安全的能力。苏联政府实际上是建议各国同安理会签订联合国宪章第四十三条规定的协议。须知,根据上述协议调拨的武装部队将属于相应国家的国家武装力量之内,并部署在它们领土的范围内。它们将得到充分的补充、装备和训练,以便进行战斗行动。根据联合国宪章第四十二条规定,这些部队将根据安理会的要求属它支配。
苏联政府建议,编制和使用国际武装部队的这种制度,在裁军的第二阶段仍予以保持。在第三阶段完成各国取消和销毁武装部队和军备以后,安理会的国际部队将在必要时由各国留下的警察(民警)人员组成。
安全理事会的国际武装部队,无论在实现裁军的过程中,还是在其完成后,都应当由相应的司令部指挥。由于安理会的武装部队的使用是一项紧要和责任重大的措施,因此必须保证使这些部队不会被哪一国家或哪一类国家用来损害别的国家的独立和国家主权。为此目的,苏联政府建议,安理会国际武装部队的司令部应在三类国家——社会主义国家、西方国家(军事集团的成员国)和中立国家——有均等代表权的基础上组成,而各项决定要经过它们之间商定后作出。
在建立安理会的国际武装部队司令部时,只有严格遵守这一原则,才能使各国得到利用这个部队来维护和平的可靠保障。对解决这一问题的任何别的态度都将使建立国际武装部队成为不可能。
考虑到西方国家固执地希望实行全面彻底裁军的过程中采取补充措施来保障国际和平和安全,苏联政府同意在全面彻底裁军条约草案中规定一系列这样的措施。
苏联政府建议从第一阶段一开始就禁止(直到一切运载核武器的手段彻底销毁为止)把能够运载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特殊装置射入轨道或宇宙空间,并且禁止军舰离开领水范围和禁止可以用来载运核武器的军用飞机离开本国的领空。这个措施的目的是要阻止一个国家在销毁核武器运载工具的过程中使用核武器来进攻另一个国家。为了同一目的,应当商定:从裁军一开始发射火箭和宇宙装置只能为了和平目的,同时应当对各国履行这种义务建立国际监督。
苏联政府还认为合宜的做法是: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在裁军的第一阶段就承担义务不把对核武器的控制以及生产这种武器所必需的情报交给不拥有这种武器的国家,而这些国家本身也有义务不生产或通过别的办法获得这种武器,以及不允许在本国领土上设置这种武器。
苏联政府在拟定在严格的国际监督下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草案时,更加坚定地相信,全面彻底裁军的伟大目标是可以实现的,如果它成为一切国家,特别是拥有最强大的武装部队和军备的国家政策的基础的话。

苏联政府认为有必要使裁军委员会的工作从一开始就着手准备和商讨全面彻底裁军条约,它已经不止一次地声明过,它坚持认为,就在现在,不等条约谈判完成就实行一系列有助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和加强国与国之间的信任,从而有助于达成全面彻底裁军协议的措施。
苏联政府认为,在这些措施中首先必须包括停止一切核试验。这个问题早已成熟了,各国人民许多年来一直期待着它的解决。
彻底解决停止核试验问题的办法只能在全面彻底裁军范围内找到。在全部核武器销毁以后,在国际监督系统使恢复这种武器的生产成为不可能以后,就没有什么可以试验的了。况且,在全面彻底裁军的条件下,各国都根本没有武装部队了,那时谁也不会有进行核武器试验的瘾头了,因为再也没有进行试验的刺激因素了。而且很显然,在实现全面彻底裁军的条件下,对停止核武器试验实行监督的问题,也就自然而然地解决了。在苏联政府提出的全面彻底裁军条约草案中,有规定在第一阶段就禁止一切核试验的相应条款。
同时苏联政府认为,不必等全面彻底裁军问题解决,现在就可以就停止核武器试验达成协议。苏联政府1961年11月28日的建议目的就在于此,建议中规定立即禁止大气层、水下和宇宙空间的核武器试验,并规定利用各国现有的侦察手段彼此进行监督。这是一个以事实和科学成就为根据的认真的建议。美英两国政府自己在数月前也声明过,各国自己现有的侦察手段对记录大气层的一切核爆炸是完全够用的。况且至今所进行的一切核试验,不论是大气层、水下,还是宇宙空间的,都是由各国现有的侦察手段记录的。
至于地下核试验,大家知道,这种试验也是可以用各国自己的手段发现的,实际试验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是,考虑到西方国家认为各国本国的手段不足以侦察出地下核爆炸的论点,苏联政府建议宣布延缓进行这种爆炸,直到制定出相应的监督制度,并把这种监督制度作为一个组成部分列入监督实现全面彻底裁军情况的国际监督制度内。
苏联政府有一切根据认为,它的这一建议既不会使某个国家处于优势地位,也不会损害某些国家的国家安全,同时完全可以保证停止核试验问题立刻得到解决。
有鉴于此,苏联政府不能不表示遗憾的是,在日内瓦不继续核试验会议上,美国和英国没有表现出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讨论苏联关于这个问题的上述建议的诚意。在这同时,美国和英国却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地下核武器试验,而它们的政府还宣称即将实行一系列大气层核爆炸。显然,西方国家的这种行动只会加剧核军备竞赛,对和平和人的健康带来一切危险后果。
苏联政府再一次呼吁一切核国家认识到,那些今后还要拖延禁止核试验问题的解决的人负有什么责任。苏联政府仍然准备就这个问题立刻达成协议。
苏联政府认为讨论实施某些旨在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加强各国之间的信任和促进全面彻底裁军的措施的可能性也是适宜的。苏联政府关于这些措施的建议包括在1961年9月26日提交联合国大会讨论的苏联政府的备忘录中。苏联政府满意地指出,联合国大会第十六届会议所通过的某些决议,例如宣布非洲为无核地区,正是同苏联政府在上述备忘录中所提出的建议走同一个方向的。
苏联政府准备研究某些国家可能提出的任何关于旨在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措施的其他建设性建议。
关于旨在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加强各国间信任和促进全面彻底裁军的措施的谈判,不应该转移委员会参加国对执行它们的主要任务——拟订全面彻底裁军条约并就这个问题达成协议的注意力。要知道这些促进全面彻底裁军的措施本身就应该有助于这个问题的解决,而不是遮掩这个问题或把它推到第二位。
全面彻底裁军的问题,在两年半之前就根据苏联的倡议第一次提交给各国讨论。自那时起,苏联就一直努力促使这个现代最迫切的问题取得实际的解决。在这方面苏联不是孤单的,社会主义国家和一切爱好和平的国家过去和现在都支持它。
苏联政府不想翻过去的旧账,也不想追究在达成裁军协议的道路上至今形成的人为障碍,是怎样形成的,是谁之过。如果包括西方国家在内的全体谈判参加者现在真正有意就全面彻底裁军达成协议,那么委员会的工作就会有良好的前景,虽然在解决裁军问题的道路上还有着不少困难。
裁军委员会参加者的责任和义务是不辜负各国人民迅速解决裁军问题的期望。全面彻底裁军可以而且应该成为现实。


第4版()
专栏:

腊斯克在裁军会议上空谈裁军
坚持要建立“有效的国际监督”,再次进行核讹诈
新华社日内瓦15日电 美国国务卿腊斯克15日在裁军委员会会议上继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之后发言。
腊斯克用了许多言词来表明美国政府谋求“停止核军备竞赛”,设法“实现全面彻底裁军”,希望“为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打下基础”,但是他没有提出真正普遍裁军的新计划。他并且为美国加紧扩军备战辩解说,“战后时期的情况迫使我们加紧进行防御工作”。
腊斯克在发言中只是重申美国总统肯尼迪去年9月25日向联合国大会提出的所谓“在和平的世界中实现全面彻底裁军计划”,并要求以这个计划作为“谈判的基础”。在美国这个计划里,规定一开始就要建立十分广泛的“国际监督”和“核查”。腊斯克在发言中说,“我们决不能因为有人作出老一套的努力把核查和间谍活动等同起来而就此不进行这方面的探求”。他坚持必须具备这些“核查过程中的关键之点”。
腊斯克在阐述美国这个计划时,并且强调,必须加强联合国机构以建立“一个守法的世界”,“使得联合国的和平部队可以对付国际上破坏和平的行动”。
腊斯克的发言里对美国这个计划提出四点具体细节补充。他提出,在美国的裁军计划的第一阶段,“把核投掷运载工具和主要的常规军备削减30%”;在第一阶段的初期“停止进一步生产用于核武器的任何裂变物质”。他在这方面没有提到禁止现有的核武器和撤销美国海外军事基地的问题。
他还提出,要在交通枢纽和空军基地设置“观察哨”,建立“空中视察地区”和“机动视察小组”来防止“突然袭击”;“着手迫切研究保证裁减军备的义务得以履行”的办法。
腊斯克还重申美国的计划关于第一阶段的其他一些建议,这包括苏联和美国的部队削减到总额各为二百一十万人,“采取步骤防止拥有核武器国家把这种武器的控制权交给任何不拥有这些武器的国家”等。
谈到停止核武器试验的问题,腊斯克重申美国坚持必须建立“有效的国际监督”的态度。他并且说,“如果不能签订一项条约,而且很快地签订一项条约在作出侦察和核查的适当安排下停止核武器试验,将要进行更多的试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