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2月27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日本军国主义的自供状
本报评论员
从今年年初以来,吉田茂在东京《产经新闻》上连续发表了几篇“大矶闲谈”的文章。吉田茂是一个老牌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是日本人民和亚洲人民所不齿的反动政客。但是,他的这几篇“闲谈”,却值得引起中国人民、日本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的注意。这是因为吉田茂的这些“闲谈”清楚地告诉人们,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不仅已死灰复燃,而且越来越嚣张和露骨地显示了它的侵略扩张和独霸亚洲的野心;是因为吉田茂的这些“闲谈”能够提醒人们:日本军国主义者究竟企图把日本引向何处。吉田茂的“闲谈”,可以说是日本军国主义者勾结美帝国主义企图重温“大东亚共荣圈”侵略旧梦的一个赤裸裸的自供状。
吉田茂在“大矶闲谈”中大肆炫耀日本帝国主义的所谓“历史伟观”,颂扬日本军国主义的“丰功伟绩”。他说,从明治年代起建国还不到百年,经过日中(甲午)、日俄两次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就由渺小的东洋岛国起家,列入了五大国之一”,“诚乃历史上的伟观”。他甚至夸耀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线和“战略规模”是如何“雄伟”。吉田茂把日本军国主义这一段从发迹到最后惨败的丑恶历史,描写成
“光荣”和“伟大”的历史,显然是企图在日本人民中间进行军国主义的宣传和煽动,以便把日本重新拖到侵略和扩张的危险道路上去。
但是,日本历史的真相,绝不是吉田茂之流所能任意篡改的。诚然,明治维新在日本的近代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它给日本的资本主义发展创造了条件,使日本的经济和文化得到进步。日本民族的这种进步,是勤劳、智慧和勇敢的日本人民长期斗争和辛勤劳动的结果。然而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大资产阶级和封建阶级互相勾结,把日本引上了军国主义和帝国主义的罪恶道路。
谁都知道,从十九世纪九十年代起,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止,前后半个世纪,穷兵黩武的日本军国主义在亚洲不断地挑起血腥的侵略战争,平均每隔十年就发动一次战争,而且越到后来间隔越短,规模也越大。侵略成性的日本军国主义先后霸占了中国的台湾、吞并了朝鲜,侵占了中国的东北,在全面侵华战争中蹂躏了中国的大半壁山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更践踏了东南亚的广大地区,屠杀了千百万中国人民和远东各国的人民,在亚洲犯下了滔天的血腥罪行。吉田茂所讴歌的所谓
“五大国之一”的日本帝国,就是这样一个建筑在日本和远东各国人民的鲜血和白骨基础上的法西斯军事帝国。这同日本人民的伟大和光荣有什么共同之处呢?
吉田茂所渲染为“伟大”和“光荣”的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扩张的道路,对于日本人民同样意味着无穷无尽的灾难。日本军国主义驱使日本人民充当侵略战争的炮灰,葬送了几百万日本人的生命,留下了几百万的孤儿寡妇。日本军国主义对外穷兵黩武,对内则施行法西斯暴政,镇压日本人民,迫害日本真正的爱国志士,并且无尽止地压榨日本的劳动人民。日本军国主义使日本民族最后遭致了悲惨的命运。日本人民遭到了来自美帝国主义的原子弹的惨祸。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十七年后的今天,日本仍处于美国半占领状态下,日本美丽的国土遭受着美国大兵的蹂躏,日本民族在美帝国主义奴役下蒙受着屈辱。日本人民决不会忘记军国主义的罪恶历史,更不会无视这痛苦的现实。
尽管吉田茂无可奈何地承认了日本军国主义的“一败涂地”,可是他力图使日本人民相信日本军国主义的所以遭到惨败只是由于缺乏“外交灵感”,错误地投靠了德、意而实行“轴心外交”的缘故。于是,吉田茂的“灵感”来了,他为日本军国主义规定了一条亲美卖国的外交路线。就是要日本“彻头彻尾地站在”美国一边,和美国“共同进退,共同行动”。吉田茂公然扬言,“日本不应旁观,而要作为亚洲的一国,用其多年来的经验、知识和灵感援助美国在亚洲的政策”。日本军国主义由于它本身的力量不足,为了实现它的侵略和扩张的野心,总是要勾结和依靠另一个帝国主义国家或集团。战前它同最富于侵略性的德、意法西斯结成“同盟”;战后它又投靠成为世界侵略和战争势力主要堡垒的美帝国主义,都不是偶然的。因此,吉田茂所鼓吹的同美国共进退,“援助美国在亚洲的政策”等等,就是要把日本紧紧地绑在美国的战车上,驱使整个日本民族去充当美帝国主义的炮灰,把日本人民再一次推向侵略战争的灾难深渊。
吉田茂在他的“闲谈”里,充分地表现了他对美帝国主义的奴颜媚骨。他把日本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美帝国主义简直描写成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说什么美国“既没有在海外持有领土的必要,也不想这样做”,而美国完全是“为谋求增进人类文化的繁荣、安定”,采取“以自由国家间的和睦结合为目标的政策”。同时,他竟然公开出来反对日本的和平中立和独立自主,他辱骂要求独立自主与和平中立,反对美国占领的广大的日本爱国人民为“未开化的土民”,说他们“损害”美国对日本的“信任”。他还歪曲所谓日本的“善良的国民性”,要日本人民对美国占领军的“毫无反抗,反而抱着亲善感,柔顺地顺从”,以博得美国占领军的“好感”。吉田所说的什么“外交灵感”,说穿了就是这种十足无耻的卖国的“灵感”!
吉田茂对于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中国表现了刻骨的仇恨,这是丝毫也不足为奇的。吉田茂在他的“闲谈”中,恶毒地、疯狂地污蔑解放了的、正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中国人民,居然叫嚷要建立一个“在德政指导下”的“繁荣”的中国,是什么日本的“任务”。请看,臭名昭彰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当年侵华战争的拥护者吉田茂,居然为中国人民的“繁荣”操起心来了,居然要到中国来实行其“德政”,这不是荒唐之至吗?拆穿了说,这无非是日本军国主义者自供企图重新实现觊觎中国领土的狂妄野心。但是,必须正告以吉田茂为代表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你们过去侵略中国,其结果是碰得头破血流,今天,在强大的中国人民面前,如果你们还想走这条老路,难道还能得到比过去好一点的下场吗?
日本军国主义打着反共反华的旗子,不仅要侵略社会主义国家,而且也要侵略亚洲其他国家,最后达到其称霸亚洲的目的。吉田茂告诫他的同伙日本军国主义者,要他们在所谓“日韩会谈”中,应该从“政治重要性着眼”,采取当年伊藤博文“扶植朝鲜的政策”。这就清楚地亮出了日本军国主义在美国的支持下企图重新征服朝鲜的狂妄计划。吉田茂公开叫嚣,要“帮助美国保卫亚洲免于共产主义,并让亚洲和美国、欧洲一起,发展成为自由世界的三大势力”,从而使日本军国主义成为“亚洲民族的指导者”。日本军国主义想要在美国的卵翼下,重温“大东亚共荣圈”旧梦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那末,吉田茂为什么在现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嚣张和狂妄地出来进行军国主义向外扩张和侵略的叫嚷呢?这个事实表明:美帝国主义为了挽救它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在亚洲的破产,?欲起用它所一手扶植起来的日本军国主义充当它侵略亚洲的主要帮凶,而日本军国主义也自以为羽毛已丰,蠢蠢欲动。但日本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军国主义势力的斗争日益发展,已经成为美日反动派在亚洲推行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的严重障碍。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日反动派今天认为有必要把日本老牌军国主义者吉田茂拖出来,替他的主子美帝国主义进行百般的辩解,并且现身说法,要日本重走军国主义的这条老路。
吉田茂之流,是美帝国主义的忠实走狗,日本垄断资本的代理人,是日本民族的败类,根本不能够代表伟大的日本人民。日本人民正在进行着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垄断资本,争取他们祖国的独立、民主、和平、中立的伟大的斗争。日本人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正确道路,这是一条对日本民族来说,真正光荣和伟大的道路。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一样,坚定不移地相信,一个真正独立、和平的人民的新日本,终将出现在曙光普照的亚洲。无论美帝国主义,还是日本军国主义企图把历史车轮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倒转到三十年代,这不过是愚蠢的妄想。今天,亚洲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中国人民已经站起来了。特别是日本人民已经形成了强大的爱国民主力量。中日两国人民和全亚洲的人民,绝不允许日本重走军国主义的这条老路。历史将会证明,美帝国主义及其在日本的代理人吉田茂之流向隅而泣的日子是一定会到来的。


第3版()
专栏:

铃木和成田重申日本社会党坚持反美斗争
美帝国主义是国际紧张局势的根源
铃木强调绝不应该取消或修改浅沼的讲话 揭露美国阻挠恢复日中邦交 谴责池田政府敌视中国
新华社26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社会党访华代表团团长铃木茂三郎和社会党组织局长成田知己在提前出版的3月号《世界》杂志上发表谈话,表示社会党坚持反对美帝国主义和日本反动政权的斗争,驳斥美日反动派对张奚若—铃木共同声明和对社会党的攻击。
铃木说,“美国的帝国主义政策威胁着和平”。美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处进一步推行它的帝国主义政策,这就是世界危机的根源”。
铃木说,“对国内保守政权进行独自的斗争,对美帝国主义进行自主的斗争,这是社会党固有的使命”。“社会党无论如何也要引导这些斗争走向高潮。”
铃木谈到被美日反动派歪曲和攻击的“浅沼讲话”(指明美帝国主义是日中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时说,浅沼讲话“不是被强迫讲出来的”,而且这也“不是可以被强加的东西”。他强调说:“取消或者修改死于法西斯暴徒之手的浅沼的发言都是不必要的”。他说,这是“绝对不应该的,这就是我的信念”。
铃木驳斥美日反动派攻击日本社会党放弃中立的谰言时说,“反对任何中立主义的是美帝国主义”。“这次反对老挝中立的又是美国,反对日本中立的还是美国。社会党认为,在这种国际形势下,日本摆脱美国的控制,保持军事上的中立,对世界和平是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的”。
铃木还揭露美国阻挠恢复日中邦交和池田政府追随美国敌视中国的事实。他说:岸信介内阁完全反对谋求中日友好的方针,并强行修改了日美“安全条约”。他说,“后继的池田内阁事实上也执行了敌视中国的政策。特别是在池田首相访问美国同肯尼迪会谈后,更露骨地采取了现在这样的方针”。他说:“同样属于保守政党的鸠山首相曾向我说过:‘本来打算处理完中日邦交问题后才辞职,但美国总是反对。在美国表示反对的情况下,保守政党是束手无策的’。”铃木又说,日本前首相石桥湛山最近出版的《湛山丛书》中也明确地指出妨碍中日两国建立邦交的是美国。
铃木指出,日本首相池田说日本在对中国抱有“亲近感”,这是“为了欺骗日本人民而提出来的口号”。
成田知己说:“我们毫不怀疑,世界局势紧张的根源在于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社会主义阵营是站在维护和平的立场的。紧张的根源在帝国主义方面”。
成田说,浅沼指出中国的台湾受到侵占,日本的冲绳、小笠原也受到侵占,有同样的处境,中日两国对同一个美国政策进行着斗争。
成田说,必须明确,社会党反对的是美帝国主义,是美国的侵略政策,战争政策。他说:“美国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侵略政策这些词句在共同声明全文中时常出现,这是说明美国帝国主义当然是国际紧张局势的根源”。
成田说:日本根据日美安全条约被拖入美国的军事集团,因此,社会党的中立政策的第一课题在于废除日美安全条约,使日本完全独立。


第3版()
专栏:

池田政府攻击张奚若—铃木声明
诽谤中国“干涉日本的内政” 坚持要与中国为敌
新华社26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池田政府和自由民主党最近在东京和各地接连不断地举行演讲会和发表谈话,继续展开诬蔑中国和日本社会党和攻击张奚若—铃木共同声明的宣传活动。
自由民主党24、25日在大阪、福冈举行演讲会。它的副总裁大野伴睦和其他一些首脑在会上诽谤中国方面同社会党发表共同声明是“干涉日本的内政”。
在这以前,自由民主党干事长前尾繁三郎在东京举行的演讲会上说,日本社会党同中国方面发表共同声明“破坏了日本的国际信用”。他把共同声明指出美帝国主义是日中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的事实说成是“社会党取消了它所主张的中立”。
在池田政府攻击张奚若—铃木共同声明的宣传运动中,自由民主党还发表了“批判”铃木—张共同声明的“统一见解”,攻击共同声明指明美帝国主义是世界紧张局势的根源,反诬中国和苏联进行“侵略”,使亚洲的“紧张局势加剧”。
这个叫做“统一见解”的文件强调说:坚持日美军事同盟条约和日蒋条约是“日本政府的既定方针”。它并且说:同中国缔结互不侵犯条约“没有价值”。
这个文件硬说,“日本政府从来没有采取敌视中国的政策”。但是,就在这个文件发表前后,日本首相池田勇人在国会里发表谈话时,大肆诬蔑“中国是不爱好和平的政权”,公开鼓吹“两个中国”。他说:“在中国存在着两个政府,这是现实的事实”。


第3版()
专栏:

吉田茂口出狂言吐露日本侵略野心
赞扬当年扩张罪行 鼓吹充当美国帮凶 攻击中立主义政策 宣称要当亚洲“领导” 主张吞并朝鲜政策 诬蔑中国实行“暴政”
新华社26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前首相、最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吉田茂最近以“大矶闲谈”为专栏在《产经新闻》上连续发表文章,公开宣扬民族沙文主义,鼓吹日本重走军国主义侵略道路,再度称霸亚洲。
吉田一开始就大肆赞扬日本军国主义过去发动一系列侵略战争征服邻近国家的滔天罪行。他说:日本“经日中、日俄两次战争及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即列入世界五大国的行列。”他说:“虽然日本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是错误的,但是,这一战线,东自夏威夷、澳大利亚、南洋一带;西至印度、东南亚、支那(按:指中国——编者)满洲(按:指中国的东北地区——编者)等广大地区,都包括在内。因此,即使这是无谋的作战,但就其战线的雄伟而论,远自亚历山大大帝、近至拿破仑,其战略规模皆望尘莫及。”他说:日本从明治维新“建国还不到一百年,就由渺小的东洋岛国起家,列入了五大国之一,回忆这段历程,诚乃历史上的伟观”。他至今还怀念昭和初年(即“九·一八”事变前后)“如闪耀的星宿般的文武名士、将官”。
吉田哀叹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败涂地,失掉海外领土”,天皇、军阀耀武扬威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说“用观察历史进展的眼光来观察我国现状时”,“不胜寒心”。
但是,吉田的野心不死,他企图重温“大日本帝国”的旧梦。他说日本“要在剧烈的生存竞争的国际领域里建立一个大国”。他要求日本人民作出牺牲,说“日本国民必须同心协力,专心从事国运的开拓”,“从事这一事业,必须有艰苦斗争打开艰险道路的勇气和决心”。
为了实现对外侵略的野心,吉田主张日本在外交方面彻底追随和勾结美国,同帝国主义侵略集团站在一起。他说:“我确信,我国应奉行这样的外交:彻头彻尾地站在自由主义国家的一边,和这些国家共同进退,共同行动”。吉田对美国的亚洲侵略政策的失败感到不安,主张日本充当美国侵略帮凶。他说:“对于这种现状,日本不应旁观,而要作为亚洲的一国,用其多年来的经验、知识和灵感援助美国在亚洲的政策”。
他竭力攻击关于日本应该采取中立政策的主张。他说:“和共产主义国家的斗争是殊死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决战,期望他们妥协,乃是不知其本性也。”他诽谤社会主义国家“占据别国领土”“已成习性”,诬蔑苏联“占领着”日本的“固有领土”千岛,诽谤中国“入侵西藏、缅甸、印度等国的国境”。他说:“在这样的时候,想用中立主义来保卫国家,这种天真的想法是没有存在余地的。但是,在社会上有些无见识无定见的人,竟提倡什么中立主义,不懂装懂实在可笑。”他辱骂持有这种想法的很多有识之士、学者、知识分子、政治家都是“孺子不可教也。”
吉田还反对日本应该争取独立自主的爱国正当主张,公然鼓吹反动的世界主义。他说,日本已经“独立了”,而“现代的独立国已超出独立自主的观念,而以联合国和国际互相依存的观念,作为自由国家的信念。”他诬蔑要求独立自主的日本人民是“未开化的土民。”
吉田公然宣称日本要成为亚洲的“领导者”,企图再度统治和奴役亚洲人民。他说:
“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日本的复兴,假如没有作为亚洲民族的领导者并促使整个亚洲觉醒复兴起来的决心,日本民族本身的繁荣及其永存也是靠不住的。”他并说,对远东各国的“觉醒”“能够很好地进行指导的,我相信就是我们民族过去的经验,知识和灵感”。
吉田赞扬推行吞并朝鲜政策的军国主义分子伊藤博文“有高深的政治见识和外交上的灵感”,说“不能不使人对之表示尊敬”。他鼓吹日本走伊藤博文“扶植朝鲜”的道路。他强调日本同朝鲜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应该从日韩关系的政治重要性着眼,进行日韩会谈。”他说:“如果忘记从政治上解决问题的话,那么明治维新的元勋将在九泉之下苦笑着说,这真是一伙不可救药的人。”
曾经参与拟订日本军国主义征服中国、征服世界的计划“田中奏折”的吉田,今天仍然对中国垂涎三尺,企图再次侵略中国、奴役中国人民。他说:“中国长期以来被议论是世界宝库”,中国“土地辽阔,拥有无穷无尽的资源”。“英国设立东印度公司着手亚洲贸易,后来由于得到同中国贸易的利益,所以在欧洲各国中最先巩固了经济上的地位”。
吉田害怕中国的发展。他说:中国“如果真正觉醒,勤劳力行,并进入国际竞争的行列,也许国际形势将为之一变”。他接着诬蔑中国实行“暴政”,中国人民“在共产主义制度下受着极大压迫”。
吉田狂妄地叫嚣建立“在德政指导下”的“繁荣”的中国,“乃是对日本民族赋予的任务”。
他说“日本从未被征服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置于占领军的命令之下,这是日本被征服的第一次经验。尽管命令有时是不合理的,但是不仅毫无反抗,反而抱着亲善感,柔顺地顺从。”他对美国在战后初期在全世界人民压力下,并为了使日本“就范”而采取的一些限制日本军国主义的措施表示不满。他把这些措施称为“美国占领政策的错误”。他强调说:“纠正美国占领政策的错误所产生的各种后果”,是“日本国民必须首先主动去做的紧急任务”,“是我们政治家当前最要紧的事”。吉田一方面企图美化美帝国主义遭到各国人民普遍反对的侵略政策,说美国的政策“是为了保卫世界免于共产主义,为谋求增进人类文化的繁荣、安定,为加强美国本身国势的安定、向上”;同时又说:“坦率地讲,到目前为止美国的东方政策决不能说是好的,对日占领政策也很难说是完全成功的。”“日本当前的立场,首先应该纠正占领政策的错误和帮助美国保卫亚洲免于共产主义,并让亚洲和美国、欧洲一起,发展成为自由世界的三大势力。”


第3版()
专栏:

东京四千多工人到美国基地示威
新华社26日讯 东京消息:东京的大约四千五百名青年工人昨天到东京郊区的立川、横田等六个美军事基地去示威,要求撤除美军基地。
这个运动是由日本民主青年同盟东京都委员会发起的。参加示威和其他行动的有民主青年同盟的盟员、国营铁道工会、东京都和平委员会和其他工会的青年工人。
他们坐在六十辆公共汽车里,围绕着美国基地行驶了一整天。
示威者在立川基地附近的砂川(在那里反对扩大基地的斗争仍在继续着)举行了集会。砂川市长和日本共产党的代表在会上讲了话。
在横田基地附近,六十位示威者的代表会见了美国负责军官,交给他一封信,要求立即撤除基地。
这个美国军官以傲慢的态度对待代表们,并扬言要用武力把他们赶出基地。
为了威胁示威者,美国的直升飞机在青年工人的头上低飞,发出闹人的声音,但是示威者也高呼口号,挥舞蓝旗以示抗议。
青年工人结束了对六个美国基地的示威以后,在立川附近的昭岛市举行集会。
民主青年同盟东京都委员会委员长伸英今井在讲话时强调说,东京都青年的行动将给予全国青年的反基地行动以巨大的鼓舞。集会通过了致东京全体青年书,要求他们起来大力参加反对东京附近的军事基地的斗争。


第3版()
专栏:

阿新闻社谴责法极端殖民主义分子暴行
法国政府应对暴行负责
新华社突尼斯25日电 阿尔及利亚新闻社25日发表评论,谴责法国极端殖民主义分子最近屠杀阿尔及利亚人的暴行,并且指出,阿尔及利亚人民不会被吓倒,他们团结在自己的政府和民族解放军的周围,将继续斗争,迎击破坏他们的自由和独立的任何敌人。
评论强调说,法国政府应对这些暴行负责。
评论指出,在阿尔及利亚的法国占领军和欧洲法西斯分子在阿尔及利亚的各个地区发动了名副其实的灭绝种族的屠杀。同时还发生了残暴轰炸摩洛哥的欧奇达城、恶毒侵略突尼斯的萨基埃特—西迪—优素福的事件。评论说,所有这些事实使恢复阿尔及利亚和平的问题严重地复杂化了。
评论警告说,任何狡猾的阴谋都将被挫败。它号召阿尔及利亚人民保持高度的警惕。


第3版()
专栏:

尼泊尔各界支持修建东西公路
据新华社加德满都25日电 尼泊尔政府官员、团体和个人为响应政府关于修建东西公路的号召,积极提供捐款和志愿劳动力。王后拉特娜、王储比伦德拉以及王室的其他人员捐了两万一千卢比给公路基金。侨居在国外的尼泊尔人也都捐了款。


第3版()
专栏:国际简讯

国际简讯
锡朝签订贸易协定
科伦坡消息:锡兰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十三日下午在这里签订了关于两国贸易协定的文件。
这里发表的联合公报说:“双方同意实行最惠国的待遇,特别是在关税规定和其他手续方面。”联合公报说,双方已经在原则上同意互派贸易代表团。
布干达议会选举揭晓
坎帕拉消息:乌干达境内的布干达王国议会二十二日举行第一次直接选举。最后结果是:去年年底成立的支持布干达国王的卡巴卡耶卡组织获得六十五席,天主教派的乌干达民主党获得三席。乌干达民主党是由目前乌干达部长会议首席部长本内迪克托·基瓦努卡领导的。
苏美英停止核试验会议非正式开会
日内瓦消息:出席不继续核试验谈判的苏联、美国和英国三国代表二十二日举行非正式会议。西方国家建议把这个问题提交十八国裁军委员会。
美又爆炸一枚核弹
华盛顿消息:据美国原子能委员会宣布,美国二十四日在内华达试验场又爆炸了一枚核弹。这是自从去年九月美国恢复核武器试验以来经官方宣布的第十八次地下核武器试验。


第3版()
专栏:

日本当局非法招募兵员
新华社26日讯 东京消息:日本当局使用非法手段招募“自卫队”的兵员,驱使日本人民去为美国和日本反动派当炮灰。据《每日新闻》今天报道,“自卫队”军官和士兵化装成工人,在东京的上野车站从失业工人和行人中征募士兵加入“自卫队”。
这家报纸引述一个“自卫队”的军医的话说,他每天都在上野车站征募兵员。他说,“我们已经向我的军队输送了一千人。”
在日本青年不愿当兵,“自卫队”的兵员缺乏的情况下,日本当局正考虑用新的办法增加兵员。据今天的《朝日新闻》报道,“防卫厅”正在考虑把军士的退伍年龄延长五年的计划。并且还打算把“自卫队”的入伍最低年龄从现在的十八岁减到十七岁半。
今天的《读卖新闻》说,到去年11月底为止,“自卫队”还短缺三万七千六百人。


第3版()
专栏:

富马表示老挝问题难于迅速解决
指责诺萨万不肯让步 号召军民提高警惕
老挝叛军继续增兵南塔并向爱国军队挑衅
新华社川圹26日电 老挝王国政府首相梭发那·富马亲王在今天上午十一时从万象回到康开。
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到机场迎接富马亲王。
富马亲王在查尔平原机场上讲话说,老挝问题的迅速解决是相当困难和复杂的,因为“富米·诺萨万不肯让步”。
富马亲王说:“我在万象和各方面的主要人物及外交使节进行了接触。”他说,万象方面提出一个方案,即“成立国防、内政、外交、财经等六个委员会,由三方面共同参加,设一主要负责人,这六个委员会统由国王掌管。我没有答复。我不同意国王陛下来管这些事情。”
富马亲王说,他回来后要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一起讨论这些问题。
富马亲王呼吁老挝爱国军民“在等待消息的时候,要提高警惕!”
在机场迎接富马亲王的还有老挝王国政府顾问方·丰萨万,卫生大臣坎苏·高拉,内务和国民经济部大臣西苏曼·西萨銮萨,王国政府军总司令贡勒将军,副总司令昏·蒙昆维莱将军,老挝爱国战线党战斗部队最高指挥部负责人辛加坡将军等。
中国驻老挝经济文化代表团代理团长刘春以及各国外交代表也到机场迎接富马亲王。
新华社河内26日电 据老挝王国军队电台今天广播,据最新消息,美帝国主义—富米·诺萨万集团派到南塔的叛军,已增加到四十个连。其中包括伞兵和称之为“志愿军”的步兵,以及一些机动部队。
现在,南塔叛军每天都向南塔北面的爱国军队挑衅,并派出飞机滥施轰炸、扫射。叛军的挑衅受到爱国军队的强烈的回击。
这家电台还说,南塔叛军军官和士兵之间、老挝叛军和外国军队之间存在着严重的矛盾。因此,有不少叛军士兵向爱国军队投诚。
新华社川圹26日电 老挝全国军事委员会告诉新华社记者说:最近,老挝爱国军队继续反击由美国军官指挥下的富米·诺萨万叛军的进攻,在保卫解放区的战斗中获得新的胜利。
据来自下寮的消息说,爱国军队某部最近在巴色省哈赛昆县哈戞烟村的一次反击战中,打死打伤叛军三十一名,俘虏二十七名,其中有上尉和中尉军官各一名,并且缴获枪支二十四支,和一批弹药、物资。
另据南塔前线的消息说,20日,盘踞在南塔的叛军二个连在两架美国AT6型飞机的配合下,向爱国军队发动进攻,已被击溃。叛军伤亡很重。


第3版()
专栏:

翘尾巴 方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