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伊碧兄弟
——雅加达的故事
司马文森
我的朋友伊碧,到我家里来作了一次极为“不平常”的拜访。
我们原是多年熟人,几乎每周都有机会见面。比如说在各种招待会上。可是他从没有像这次这样“郑重其事”地来拜访。
他五十多岁了,有个年轻美丽的妻子,当我们认识不久,我问他有几位公子小姐?他神色好像很惨淡,当他妻子不在跟前时,就低声地回说“有一位男孩子。”再问:“在读书还是做事?”他就顾而言他,不再谈论关于他孩子的事了。
我为什么说他这次拜访“不平常”呢?是第一次来,而且是特别写信来约的。我们见面机会多,他尽可以在碰头时约定,但他没这样做,来时又在夜间。
伊碧和我面对面坐着,我请烟,他不吸,请茶,他不喝,若有无限心事,严肃地坐着,忽然开口说:
“兄弟,在到您这儿来前,我反复地想了好多天,我决不定该不该提……。一直到昨天,我才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向您提。”
我说:“伊碧兄弟,有什么您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努力地为您效劳。”
伊碧伸出手来,紧紧地抓住我,表示衷心的感谢。
“兄弟,你不是常常问到关于我孩子的事吗?从您第一次问起时,我就在考虑该不该向您提出。我想先从别的地方打听。可是,我努力的结果都失败了,我只有下决心对您提出,请求您的帮助。”说时,他的声调低沉,似有无限忧虑。
“兄弟,”他又说,“我原有一个孩子,是前妻生的。那是在1946年,他还只有五、六岁,那时,我在游击区工作。荷兰殖民主义者在日本投降后,卷土重来,企图在我们这个业已宣布独立的年轻共和国恢复殖民统治,我们当然和他们进行斗争,斗争的结果,是我们许多城市重新被占领,我们有一大批独立工作者,被迫上山去打游击。
“当时,我住在××,我有个邻居好友,叫林济东,是个华侨,我们关系很好,就像兄弟一样。当时,我们很困难,他很同情我们的独立斗争,时常接济我,也非常喜欢我那小伊碧。当我居住的城市重又被殖民主义者占领,荷兰人不但烧杀、奸淫,还到处在逮捕我们这些从事独立斗争的人。当时上级命令我撤出这城市,到游击区去,我问,是不是我老婆孩子也带走?上级说:你的老婆孩子还要留下,我们有工作交你女人做。这样,我接受命令离开。可是,我女人、孩子怎样生活呢?不危险吗?我和我女人商量,她也是个独立战士,她说:敌人注意的是你,我在这城市留下没关系。问题是,怎样生活下去?我反复地想着,最后才想起我那林济东兄弟。我去找他,我对林济东兄弟说,我们认识已有十多年,你的思想为人,我也很了解,你不但有进步思想,也同情我们的独立斗争。……他对当时情况有充分认识,为人又热情,爽直。他说,伊碧兄弟,目前形势我很了解,你为什么到我这儿来,我也了解。现在形势紧急,荷兰人到处在搜捕独立战士,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我能做到的,决不说句不!他是那样慷慨、爽直,我还用得着再说什么?我便直截了当地对他说了我的新任务和困难。林兄弟一听完话,便说:我全明白啦,你走吧,放心地走吧,对你女人、孩子的安全我没把握,至于生活,那不成问题,我一定要把她们维持到你们独立胜利,你们再回到这个城市。这样,我的困难解决了,我的顾虑没有了,我高高兴兴地离开了我的妻儿,离开我们这个亲爱的城市。……”
他的故事有力地吸引住我,我好像就生活在那个斗争、混乱的城市中。伊碧兄弟,喝了口茶,点上烟,接着又用动人的声调说:
“我走了,我的女人、孩子都留下,她在当时也有任务,和我们地下人员有联系,经常带着情报、药品,出没在游击区和这城市之间。当时林兄弟情况也不是挺好,人丁也多,但他还是尽可能地维持我女人和孩子的生活。有时我们的游击区缺乏药品或一些急需物资,也通过他去找。东西找到了,要给他钱,林兄弟说:我困难,你们比我更困难,你们留着作别的用场吧。实际,他又用经济在支持我们的独立斗争。我女人是定期离开城市的,当她带着情报或物资离开这城市时,就把我们的小伊碧送到林兄弟家里。林兄弟对她说:小伊碧在我这儿,我会当自己儿子看待,你放心!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伊碧兄弟语气突然变了,激动而悲伤:
“可是,有一次,当我女人照样为执行任务而离开这城市时,因叛徒出卖,在路上忽然被捕了。荷兰特务机关给了她多大惩罚呀,把电流通在她身上,迫她说出地下关系,她什么也不说,她说,什么事都是我一个人干的,要杀就杀我一人吧。敌人从她那儿得不到什么,老羞成怒了,把她杀啦……”
说着,伊碧兄弟热泪纵流,泣不成声。
“这样,过了几年,当我们再回到这城市,这个城市由于反复争夺,已烧去大半,我的老家毁了,我那林兄弟的家也毁了。我到处在找他,不知下落,听说是到了雅加达,我再到雅加达,也找不到他。我费了多大力气在找这位林兄弟呀,可是,他像从地面上消失一样的消失了。他到哪儿去了呢?会不会被荷兰人杀了呢?当时,为了同情和支持我们的独立斗争,有许多中国人被杀了,我这位兄弟,会不会也因此被杀?”
他难过地沉默着,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这样又过了几年,”他说,“有次我在雅加达遇到一个中国人,他和林兄弟在同一条街,我去拜访他,打听林兄弟的消息。他说:伊碧兄弟,林济东为了保全你的孩子,吃苦可不少呀!他对我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他说当我女人被捕,林济东就决定转移到雅加达,他倒不是不相信我女人,他知道她不会对荷兰殖民主义者屈服的。他担心的是,我在这个城市的名气太大了,从我女人身上他们会找到我那孩子的。林说:伊碧托孤于我,他的下落现在不明,他的女人又牺牲了,我为了对朋友尽自己一份责任,我一定要设法把小伊碧保留下来。不久,林就迁到雅加达住。林一迁走,荷兰殖民主义者就找起小伊碧来了,他们听说他是被一个中国人带走的,便到处找那个中国人,一直找到雅加达来。林在雅加达也站不住了,为了要保护小伊碧,他把他改了中国名,并且把他带到中国。临走时,林对一个同乡说:伊碧兄弟幸而还活着,请告诉他,孩子我带到中国去了,为他养着,教育着,将来再把他送回来!”
伊碧说:“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激我这位兄弟,可是,”他沉吟有顷,“我信任我这位兄弟,他会把他当自己亲生儿子教育成人,我衷心地感激这位林兄弟……”
他的话只说到这儿,我激动地说:“让我替你打听一下林济东兄弟的下落吧!”他站起身来热烈地拥抱着我:“如能这样,那最好了。……”


第6版()
专栏:

我俩出去巡逻
峭石
浓浓夜色如铁,
海风涌着云朵,
端着乌亮的枪,
我俩出去巡逻。
一会儿,肩膀靠着肩膀,
一会儿,后脚跟着前脚,
走过密密的蔗林,
走过松软的沙窝。
一会儿,侧着耳朵静听,
一会儿,瞪大眼睛搜索,
静听每一丝风声,
搜索每一丛草窠。
脚步轻得像朵云,
眼睛亮得像烈火,
撞不响沉睡的芭蕉,
惊不跳唱歌的蝈蝈!……
又一个黎明姗姗降临,
我俩心里充满了快乐,
他吹起调皮的口哨,
我唱起心爱的军歌;
热情地说一声:“再见!”
两双手紧紧地相握;
然后,我回军营去报告,
他跳上渔船吹起海螺!


第6版()
专栏:

愚公移山(唱词)
王彻
铜弦铁板响丁冬,
唱一段顶天立地英雄好汉——北山愚公。
都只为高山挡住出门的路,
倔老汉下决心要把山平。
这消息好似震雷惊远近,
才引起河曲智叟访愚公。
智叟来到北山下,
茅屋前面见一顽童。
问顽童“北山愚公今何在,他移山要移哪座峰?”
顽童扬手说“你请看,
这是王屋,这是太形,就是这两座害人精!”
智叟仔细抬头看:
好凶险的悬崖陡壁峻岭高峰!
横里看,绿悠悠起伏连绵千百里,
高处看,雾腾腾飞鸟难过天日不明,
这两座名山来头不小,
比不得区区土岗和丘陵;
愚公竟是何人也?
这乱子出得可忒凶!
智叟呆呆直发怔,
猛回头一队人马来势匆匆:
领头人面如古铜高颧骨,
雪白胡子飘洒随风,
两土篮忽悠悠分为前后,
神奕奕目炯炯体健身轻。
顽童欢笑跑过去,
说:“这就是我外公——你要寻的那老愚公。”
智叟拱手连说“辛苦!
小弟我千里而来瞻仰工程。”
愚公放下移山担,
问“老兄有何指教开我愚蒙?”
智叟微笑说声“不敢,
姑妄言之兄试听!
想当年夸父曾追日,
精卫誓把海填平;
老兄移山空前后,
普天之下仰高风。
可惜追日的毕竟追不上,
填海的万年抱恨也没填平;
细思量追日填海无非作梦,
雄心虽大不可苟同,
前车之复后车之鉴,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老兄呀海自深来河自浅,
山自高来地自平;
马不生角牛不下蛋,
叶自绿来花自红;
劝老兄得放手时且放手,
能消停处且消停;
闷来东园观蝴蝶,
闲到泉边听水声;
几曲瑶琴能移性,
一枰棋子可长生;
牙齿不好饭须烂,
烧酒虽甜量要轻……
休怪我心直口快扫你兴,
我看你老迈年残连个山毛也挪不成!”
智叟一言刚出口,
七岁顽童脸气红:
“你这老汉真泄气,
比我外公大不同!
外公给我常把故事讲,
提多少英雄好汉名:
共工氏以头撞山山崩裂,
西北乾天出窟窿,
女娲补天凭双手,
后羿射日一张弓,
日可射山可崩天破可补,
凭什么移山就不能?
你说不能我偏不信,
外公呀,从今后我也要跟你把山平!”
老愚公闻言得意哈哈笑,
面向智叟叫声“长兄,
长兄的智慧料也有限,
不如我这小外孙!
老汉活了九十岁,
这山是九十年心头两根钉;
九十年才挤出这条愚主意,
难道说移山难处我不明?
你可知我们收工常踏霜痕月,
睡觉只盼晓鸡鸣,
磨破肩膀不知累,
震裂虎口不知疼,
怎不知疼怎不知累?
怕的是时光难再岁月无情,
怕的是碌碌一生终抱恨,
怕的是愧对儿孙愧对后生;
因此才翻山不避千重雪,
越岭不避顶头风,
烈日当头我们昂头而立,
饥饿难忍偏要挺腰而行,
摊上了大风大雨不能把山上,
我们全家又磨锹,又修镐,又砍扁担又搓绳,
风才杀时云才散,
??喝喝又登程;
说愚就在这愚字上闯,
明知山中有虎偏在山里行;
但有三寸中气在,
爬山越岭我不停!
你道我老迈年残无气力,
岂不知我死有子,
子死有孙,孙又生子,子又生孙,越传越广,越传越盛,子子孙孙永不穷?
说什么两座山高大,
我看它只能缩小不加增,
怎么就不能平!
一句话问得智叟,
眨巴眼,不吭声,
看愚公一声长笑领队行。
这才是燕雀不知鸿鹄志,
井底蛤蟆耻笑龙,
惊动了操蛇之神禀报上帝,
才打发夸娥氏二子助愚公。
——一座山背到雍南去,
——一座山背到朔之东。
从此北山无险阻,
万里田园眼底平,
愚公移山一篇神话,
激励千古英雄和困难作斗争。


第6版()
专栏:诗情画意

黎族卫生员〔菩萨蛮〕
张信让木刻 袁鹰诗
芭蕉叶下弯弯路,
椰林深处重重雾,
遥望是乡关,
巍峨五指山。
不辞行路远,
但愿人康健。
锦绣好年华,
黎家一朵花!


第6版()
专栏:

坚持
似茵
我们常说“万事起头难”。可是任何事情开了头,要长期坚持下去,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我们常常看到这种情况:有些人同时学外文、同时学游泳,过了若干时间以后,有的人可以熟练地阅读外文书籍,有的人可以自由地在水中游来游去。但是,也有的人,或者和开始学习以前差不多,或者多少知道了一点门径,却无法进入运用自如的地步。主要的原因是后一种人缺乏毅力,没有长期坚持下去。
坚持意味着持久,这是对于一个人的意志的考验。没有毅力、没有韧性,要长期坚持是不容易的。有些人兴趣很广泛,不论作什么事情,开始时勇气十足,劲头很大。可是,有时只是凭着一时的兴趣和热情,把许多事都想像得非常容易。到了学外文记不住生字,学游泳掌握不了水性的时候,兴趣消失了,热情减退了,结果只能是虎头蛇尾,当然谈不到什么坚持。有些人主观上是比较能够坚持的,可是常常有许多客观原因来干扰他。工作忙,时间少,有时不得不中断一次、间隔一个时候。开始,中断次数少,间隔时间短,事后还可以努力弥补上去;但如一而再,再而三地中断、间隔,次数越来越多,最后自然也就很难坚持了。
坚持意味着要不断地克服困难。在事情进行中,自然会遇到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问题和困难。对于缺乏毅力、不能坚持的人说来,这些问题和困难是巨大的障碍。它横在前进的路上,使人无法轻易地跨越过去,于是只好在它面前停止前进。对于那些具有坚强意志、不怕艰难的人,这些问题和困难是上进的阶梯。人们克服一个困难,就意味着向前迈进一步,不断地克服困难,就会上进到更高的水平。困难究竟是障碍呢?还是阶梯呢?这就决定于是否具有坚持到底的精神。我们大家都知道,马克思为了写《资本论》,阅读了很多书,搜集了浩繁的材料,绞尽脑汁,坚持许多年,才写成这本巨著。我国古代医学家李时珍,历尽千辛万苦,走遍高山大川,挖树根、尝百草,奋斗几十年才写成《本草纲目》。尽管他们遇到了多少想像不到的困难,然而却被坚强的毅力战胜了。这种事例,真是不可数计,可见,古今中外,任何一点成就都是呕尽心血、坚持不懈的结果啊!
我们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特别需要这种韧性,因为我们的事业,是历史上空前艰巨而伟大的事业,要战胜敌人,克服前进路上的困难,就需要有坚强的意志、无比的毅力、百折不挠的韧性和战斗的精神。有困难,就一个个克服;力量不够,就一点一滴地积蓄;穷,就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变。胜利了,继续前进;一时失败了,就总结经验,重新再干。一切贵在有恒。只有不怕艰难困苦、意志坚强的人,才会爬上成功的高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