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边境冲突已经停止 中印谈判必须早开
“老挝之声”电台指责印度政府对中国和平诚意至今还不表示态度怯尼亚民族主义者说帝国主义反动派的反华诬蔑无损中国和平行动澳大利亚五百五十人联名声明要求印度响应中国倡议同意和平谈判
新华社川圹18日电 “老挝之声”电台今天在一篇评论中,表示希望印度政府接受中国政府的建议,通过和平方法解决中印边界问题。
评论说,要解决中印两国之间的争端,除了中印两国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外,是没有其它方法的。人们一定清楚地看到,中国方面曾经多次提出具体建议。中国方面宣布主动停火、主动撤军,并且正在加以实现,同时释放了大批印度的俘虏和伤员。中国方面还表示希望同印度政府代表举行会谈,和平解决边界问题。
评论说,“所有这些,充分表现了中国方面的诚意。但是,印度方面对于中国方面的这种诚意,直到现在仍然没有表示出自己的态度,甚至还采取了不利于谈判、不符合中立地位的行动。印度仍然接受一些外国的武器和军事人员,拒绝中国的合情合理的建议,仍然企图扩大边界冲突。”
评论希望印度方面正确地看清目前的世界局势,尽到自己的努力,同中国举行谈判,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和平解决两国间的争执。
据新华社阿克拉18日电加纳《晚报》17日发表了怯尼亚民族主义者卡姆维梯·穆尼的文章,驳斥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在中印边界问题上的反华诬蔑。文章指出:“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正在对中国进行造谣和诽谤,说中国不爱和平,这不仅是没有根据没有来由的,而且同时也最有力地暴露了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是侵略者和无耻的说谎者。”
文章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张和平与和平解决同印度的边境冲突。”
文章说:“另一方面,印度直到今天还没有同它的邻国解决它的边界问题。”
文章说,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单方面停火,“这是受到整个爱好和平和自由的世界欢呼的行动”,但是,帝国主义和反动派却在给印度“运送战争物资和军事人员。”
文章说:“这就是不容置辩的事实和证据,它们彻底地暴露了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捏造的反华诬蔑。”文章接着说,
“但是,我们深信,帝国主义和反动派不论怎样玩弄诡计、捏造和下流阴谋,都不能使世界人民不相信中国政府为了和平友好地解决它同印度的边境冲突而采取的真诚的和平行动。”
文章说:“帝国主义运送战争物资和军事人员的干涉行为,是对亚非各国的自由和和平的严重威胁,因此必须把这种严重威胁立即消除掉。”
新华社21日讯 悉尼消息:据澳大利亚共产党机关报《论坛》周报报道,这家周报的代表最近交给印度驻澳大利亚高级专员公署一项有五百五十名澳大利亚人签名的声明,声明表示欢迎中国政府在中印边境停火,并且要求印度同意举行和平谈判来响应中国的行动。
《论坛》周报的代表在递交这项声明时指出,在中印边境上的武装冲突已经停止,谈判必须随之开始,“直到达成一个一致同意的解决办法为止”。
他指出今后要进行的不是印度政府发言人所说的“长期战争”。他还指出,不容许提出先决条件来阻挠谈判。
《论坛》周报还发表评论,驳斥印度驻澳大利亚高级专员公署一等秘书梅农夫人的一封歪曲中印边界问题真相的信件。
评论说,中国实行停火和后撤的这一没有先例的决定“本身就完全答复了虚构的‘侵略’指责,因为从来不曾有过任何侵略者在取得了胜利的时候还会自动地让出领土”。
评论指出,“梅农夫人说:自从争端发生以来,印度就在寻求谈判。”“但是就在她自己的信里,在她附在信后的文件里,有许多话是同这种说法相矛盾的。”
评论说,“譬如说,梅农夫人谈到‘印度和西藏之间存在着传统的、早已确定的边界。’”“但是,这肯定正是争端的症结所在:中国政府坚持认为,边界从来不曾‘确定’,需要进行谈判的正是这一点。”“然而印度总理尼赫鲁却一向坚持这是不能谈判的。”
评论指出,“这样一种言论怎么能同愿意进行认真的谈判的说法相调和呢?”
它指出,世界上“爱好和平的人民都在敦促印度同中国谈判解决边界问题。”“他们指出:中国同印度的邻国如缅甸和尼泊尔举行的这种谈判已经得到了互相都满意的结果。”
评论说,连帝国主义者出版的地图也表明中国军队最近所进驻的地区是属于中国的,或者被称为“有争议的领土”。他们的地图同印度所谓边界已经“划定”的说法是不一致的。


第3版()
专栏:

巴中友协主席阿拉维谈访华观感
中国人民正进行宏伟的建设
新华社卡拉奇19日电 据《领袖报》报道:巴中友好协会主席哈蒂姆·阿拉维今天在这里说,他相信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友好关系将得到进一步发展。
他对新闻记者们说,没有比所谓巴基斯坦有遭到北方蹂躏的危险这种说法更加荒谬的了。
阿拉维是在最近访问中国后回到这里的。他在谈话中还赞扬了中国取得的成就。
他说:“谁要评价中国过去几年取得的进展,他决不该忘记国民党政权统治这个国家的过去那段日子。”
他说:“经过几年的时间,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把一切外国剥削者完全赶出去了”。
又据《明星晚报》报道,哈蒂姆·阿拉维还对记者们说,在他访问中国期间所得到的最深刻的印象是全体中国人民在从事新中国的伟大和宏伟的社会主义建设任务。他说,他所钦佩的是中国人民的大无畏精神和忠心耿耿的服务态度。


第3版()
专栏:

庆祝越南人民军建军节
我军总政举行报告会
据新华社21日讯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今天举行报告会,庆祝越南人民军建军十八周年。
报告会由总政治部副主任甘泗淇上将主持。他在致词中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向英勇的越南人民军致兄弟般的节日祝贺。他赞扬越南人民军在捍卫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安全、捍卫越南人民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在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战争政策与侵略政策、保卫东南亚和世界和平的斗争中所作出的贡献。
越南驻华大使馆武官陈玉坚上校应邀在会上作了报告。他在概述了越南人民军的光荣斗争历史以后,强烈谴责世界和平和民族独立的元凶——美帝国主义,正在竭力扩军备战,制造紧张局势,为发动一场侵犯社会主义阵营和镇压民族解放运动的新战争准备条件。
他说,我们越南人民军时刻提高警惕,随时准备粉碎敌人的一切侵略和挑衅,并完成保卫北方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为统一祖国斗争做后盾的任务。


第3版()
专栏:三言两语

三言两语
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尼赫鲁向印度人民院保证,要对北京广播电台播送印地语新闻的女广播员的国籍,进行调查。他煞有介事地加以“推断”,说什么“她是印度人,或者是在印度住过一个时候和印地文学得相当好的中国人”。可能是印度人,又可能是中国人。作为一个总理的尼赫鲁,不可能不知道对于这类问题发言是应该郑重一点的。
更奇怪的是:一些印度议员为此大吵大嚷,要求政府“破获在印度的中国特务手中的发报机”,说什么“许多情报通过这种发报机发到北京去了。”十分明显,尼赫鲁对于这样可笑的捏造和诽谤,是十分有兴趣的。然而,怎么能说,中国广播员由于“谙熟印地语”,她的国籍就成了问题了呢?更怎能由此扯到所谓“在印度的中国特务”上去呢?印度反动派为了反华,不择手段到了何等地步,由此可见一斑了。
×   ×   ×
尼赫鲁派出国游说的梅农夫人,由亚洲跑到非洲,真称得上风尘仆仆了。可是结果如何呢?她承认亚非国家对印度“缺乏了解”,使她感到失望。
为什么会落得这样可悲的地步呢?梅农夫人找到了异想天开的诡辩术,说什么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国的宣传“远远跑在我们前面”。但梅农夫人是印度外交部国务部长,她十分清楚,尼赫鲁早就抢在中国之前,到处写信,印度的宣传一直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不仅写信、游说,还天天叫嚷不休。但印度在亚非国家中却是越来越孤立。印度报纸早就忧心忡忡地承认了这一事实。
由此可见,真理不胫而走,谎言寸步难行,梅农夫人所以失望,原因正在于此。


第3版()
专栏:

尼赫鲁和肯尼迪加紧勾结函信频繁
美国保证长期军事援助印度对付中国
肯尼迪和麦克米伦在会谈中策划助印反华
新华社21日讯 纽约消息:《纽约时报》20日刊登的一条新德里特讯援引“可靠消息”报道,印度总理尼赫鲁最近同美国总统肯尼迪“就美国对印度的武器援助问题以及印度次大陆的政治和军事问题互相写了一些热诚的信件”。
消息说:肯尼迪在信里向尼赫鲁保证:“华盛顿将同情地考虑印度为了对付共产党中国在军事方面的长期需要”。尼赫鲁在信里“热烈地感谢”肯尼迪保证将来提供援助,并且“热烈地感谢”美国政府在10月和11月间“迅速响应印度提出的提供军事援助的要求”。
消息说,他们之间最近的一次通信是在最近两周内进行的。美国驻印度大使馆的发言人承认,尼赫鲁和肯尼迪在最近两个月当中彼此各写了“大约三次信”。他还承认,有关他们信中的内容的报道的“总的调子是确切的”,“对此无可怀疑”。
新华社21日讯 拿骚消息:肯尼迪和麦克米伦在20日举行的会谈中策划了进一步帮助印度反华的问题。
据白宫新闻秘书塞林格和麦克米伦的发言人伊凡斯在会谈后发表的一个联合声明说,两国政府首脑在这一天讨论了中印边境冲突问题,他们特别讨论了两国政府“如何帮助印度政府反击”所谓“中国侵略”的问题。
据会议发言人说,他们关于印度的“需要”问题的讨论还没有结束,讨论将继续下去,特别是要开列一张美英两国认为印度政府为“击退中国的侵略”所需要的物品的清单。
声明还说,肯尼迪和麦克米伦对(印度)次大陆上的各个问题,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关系,也进行了讨论。
在讨论这一部分问题时,美国负责近东和南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塔波特、负责远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哈里曼和美国驻印度大使加耳布雷思赶到拿骚参加了会议。


第3版()
专栏:

我红十字会电复印红十字会
说明我方发现印军旅长辛格尸体经过
新华社21日讯 中国红十字会今天电复印度红十字会,说明中国西藏地方边防部队在清扫战场时,发现印军步兵第六十二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的尸体和掩埋的经过。
中国红十字会的复电说,中国西藏地方边防部队进驻德让宗和打陇宗地区后,在普冬村附近清扫战场时,从被俘的印军士兵中了解到,印军尸体中有一具是印军步兵第六十二旅旅长霍希尔·辛格准将。随后,在这具尸体上找出了贴有照片的身份证、两个准将臂章、两个领章和帽徽,从而证实了死者的身份。
复电说,中国西藏地方边防部队把这具印军准将的尸体用毛毯裹好以后,埋葬在坦加帕尼河上普冬桥北头约二十米处,在墓前竖立了写明死者姓名和职位的标志。
复电还说:有关当局向中国红十字会声明,霍希尔·辛格准将是在战斗中死亡的。由于当时战斗的发展很快,战场上双方部队都在迅速移动,因此现在很难断定他死亡的确切日期。
中国红十字会上述复电中列举的事实表明,印度报业托辣斯12月14日所说辛格准将是在向中国边防部队投降时被枪杀的,完全是无耻的造谣和诬蔑。其目的显然是为了制造仇恨,煽动反华。
如所周知,中国西藏地方和新疆地方的边防部队,对于被俘印军人员,始终采取宽大和友好的政策。所有被俘印军人员受到了在当地物质条件下最好的照顾。对于被俘印军伤病人员,中国边防部队进行了积极的抢救和治疗,取得了极大的成效。迄今为止,已经分批释放了六百零八名被俘印军伤病人员。这些被释放的印军伤病人员,对他们在被俘期间所受到的宽待,都表示感激。
中国边防部队宽待被俘印军人员的政策,是从中国人民对印度人民的友好愿望出发的,这种政策决不会因为任何恶意的诽谤而有所动摇。


第3版()
专栏:

铁托离基辅回国
赫鲁晓夫说准备做一切必要的事情加强苏南全面合作
新华社21日讯 据塔斯社基辅讯: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总统铁托及其随行人员结束了对苏联的访问,已经在20日离开基辅回国。
前往车站送行的有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波德戈尔内,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科罗特钦科等人。
赫鲁晓夫和铁托在车站上先后讲了话。
赫鲁晓夫在讲话中说:“坦率地就发展和加强关系的问题和一些最重大的国际问题交换意见,已使得我们之间更好地相互了解”。
赫鲁晓夫说:“我们知道,有些人不喜欢南斯拉夫和苏联的关系的改善。但是我们在这方面持有不同的意见。”他说两国准备“做一切必要的事情来加强苏联和南斯拉夫之间的全面合作”。
铁托在致答词中说,“我确信,我们在苏联的逗留将不仅为更好的相互谅解和建设性的政治合作提供机会,而且也将为扩大互利的经济合作提供机会。”“我们已经在这里认识到,存在着更广泛的经济交往和交流经验的具体可能性。”
在离开基辅以前,赫鲁晓夫和乌克兰党政领导人曾经分别同铁托进行了会晤和交谈;乌克兰政府并曾为铁托举行送别宴会,赫鲁晓夫出席了这次宴会。


第3版()
专栏:

哀叹印军很乱许多重型武器都丢了
美大使叫嚷美国要帮助印军恢复战斗力
美军用运输机继续从各地把印军运往喜马拉雅山前线
据新华社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驻印度大使加耳布雷思18日晚上在美国电视广播节目中发表谈话说,“我们(美国)正同印度合作来使印度军队恢复作为一支良好防御力量应具有的条件。”
他又说,美国正在用它的C—130运输机把印度军队从印度其他地方运到喜马拉雅山前线。
加耳布雷思竭力为印度军队打气。但是他又说,印度军队“被弄得很乱”,许多重型武器全都丢了。“因此,他们非常需要目前这个休战期间来抽调其他部队到这个地区去,并且改组部队以便恢复战斗力和重新装备他们。”
他说,美国正同印度合作来弥补这些损失,并且提供印度军队甚至是在同中国的战斗刚爆发时就需要的装备。
他说,他认为在任何情况下印度都要求使它的防务现代化和得到改善。他说,他希望英国将分担费用。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7日报道,加耳布雷思从印度回到华盛顿后同美国政府讨论了援助印度反华的问题。曾到德里访问的哈里曼代表团也对美国对印度的政策作了估价。
加耳布雷思和哈里曼都将参加肯尼迪和麦克米伦在拿骚举行的会晤。
这家报纸说,华盛顿“正在(对印度)进行一次深刻的有历史意义的重新估价”。报纸说,“到目前为止,已在‘紧急援助’方面花了一千五百万美元(伦敦花的数目相同)。”
报纸又说,“其次,印度人在谈论‘用几十亿美元’使军队现代化的长期计划。新德里认为,只有华盛顿才能提供这笔资金的大部分。华盛顿必须估量这件事的政治含义。”
“第三,对印度在世界上的新地位进行估价。……人们对于印度以前的‘不结盟’招牌已广泛失去了幻想,而印度人现在正谈论‘中立的中立者’和‘结盟的中立者’。”


第3版()
专栏:

利用“紧急状态”囤积居奇哄抬物价
印度资本家发财人民遭殃
据新华社20日讯 新德里消息:印度报纸最近透露的消息表明,在尼赫鲁政府颁布“紧急状态”以后,资本家大发“紧急状态财”,而普通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难。
孟买《闪电》周报15日刊登的给印度财政部长德赛的一封公开信中透露,一方面是“贫穷的家庭妇女和中产阶级的人”被迫拿出了他们的首饰,另一方面是工业家、实业界巨头、私下活动的高利贷者、大规模囤积居奇者、承包商等以“轻蔑的态度”来对待政府关于购买黄金公债的“呼吁”。
这封信还说:“国内逃税的百万富翁以不断下跌的行市买进黄金或者把黄金藏起来。”它指出,这就是为什么会在印度政府宣布发行黄金公债后,发生了黄金价格一度下跌而在几天内又上涨的罕见现象。
《印度快报》最近刊载的一个名叫英德尔·库马尔的一封信指出,目前印度公众正在遭受那些发“紧急状态财”者之殃。他抱怨说,自从颁布“紧急状态”以来,自行车胎似乎在市上没有货了。
《印度快报》刊载的另一读者乔拉的信指出,“煤油迅速变成了稀有商品。价钱也上涨了。以前二十八个新派萨能买到一瓶,现在卖到三十七派萨一瓶。而且在排了老半天队之后,只买到一瓶或者半瓶。”
《论坛报》13日发表的夏兰吉特·辛格写的一封信指责当局没有控制物价。信中指出,旁遮普邦政府只是命令店主把主要商品的价格标明,“但是看来这个命令对消费者没有什么帮助,……店主可以随时任意改变标价,要怎样改就怎样改。”


第3版()
专栏:朝鲜通讯

青山里的道路
本报记者 王英秀
在朝鲜,男女老少没有不知道青山里的。一提到它,人们的心上就像是拂过一阵春风,是那样的愉快。一提到它,人们都感到非常亲切,又非常自豪。
深秋的一天,我们访问了青山里。
从平壤乘汽车西南行,半小时以后,就看见北边山坡上,那一片片的新瓦房在阳光下闪烁,这就是群山环绕的青山里农业合作社(现在叫合作农场)了。合作社办公室就建在一个山坡上,是整齐明亮的新房子,前边是一个小广场。两旁都是一所所在朝鲜称作“文化住宅”的新瓦房。那些翘起的檐角和白墙,特别是那白墙上衬着天蓝色门窗的房子,在阳光下显得非常柔和,也非常美丽。
接待我们的是闻名全国的文贞淑。她是朝鲜农业战线上第一个取得千里马称号的作业班长,现在是合作社管理委员会的副委员长。她如数家珍般地同我们谈起了青山里的变迁。
青山里解放前是四个大地主的天下。解放后,朝鲜北部农民分了土地,日子刚刚好起来,美国侵略者又闯进来了,到处狂轰滥炸,充满了希望和幸福的青山里变成了火海。文贞淑说:“那时地上的炸弹坑简直像蜂窝一样。停战的时候,一间房子都没有了,饭碗也没有一个完整的。连一头牛和一个能用的犁也没有。党和政府给了我们粮食、种子和耕牛,可是劳动力特别少。联合起来力量大!我们就慢慢组织起来了。”青山里的第一个合作社就是文贞淑领导建立的。这个合作社只有十六个社员,全部是妇女,而且都是军属、烈属和战争中被害者的家属。文贞淑是在战争中失去了丈夫的一个年轻的劳动党党员。她带着三个孩子,擦干眼泪,挺起胸膛,迅速投入了重建家园的斗争。她首先响应党的号召,领导大家走上了集体化的道路。
青山里从此大步前进着。到1958年初,这儿的九个村庄全部合作化了,成立了九个合作社,年底,九个社以里为单位并成了一个大社,就是青山里合作社。六百户人家组成了一个大家庭。人们都兴高采烈,都相信集体的力量能够移山倒海。可是家大业也大,由于缺乏经验和办法,第一年干部们有些忙乱,生产情况并不令人满意,文贞淑告诉我们:“我们这些管理干部的指导水平赶不上飞快发展的现实。1959年我们的生产搞得不很好。拿我自己来说吧,我负责的作业班比从前大了好几倍,可是我没有订什么计划,还是东抓一把,西抓一把。劳动力也分散了,又没有及时评工分,一天到晚忙得团团转,弄不清为什么搞不出成绩来。”
就在这个时候,金日成同志踏着积雪来到了青山里。
文贞淑兴奋地回忆着金日成来到青山里时的情景。她说:“那天是1960年2月5日。天刚亮,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我就住在这个办公室附近,”她指着窗外不远处那所漂亮的瓦房说,“我就住在那个地方。不过,那时还没有这所房子,还是原来的破茅屋。我正在厨房洗脸,大门响了一声,有人问:主人在家吗?我抬头一看,啊,这不是金日成同志吗!我来不及擦脸,就向他行了礼,请他进屋来。”文贞淑这时已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她详细地向我们叙述了金日成同志在她家的访问情形。她说:“金日成同志了解的真仔细啊,什么方面都问到了,连我解放前的生活情况都问了。当金日成同志知道我是作业班长的时候,就让我说说那一年生产不大好的原因。我把我想到的都说了。我想,我们应该把生产粮食放在第一位,可是我们的捕鱼作业班啦、建筑作业班啦占了许多劳动力,再加上小伙子们又组织了足球队,结果生产粮食的只剩下妇女了……”
从这一天起,金日成同志一连在青山里住了半个月。他挨户访问了社员,参加了合作社和作业班的会议,参加了党组织的会议,并且亲自教导。在朝鲜人民社会主义建设中起了很大作用的“青山里精神”和“青山里方法”,就这样诞生了。
青山里合作社也就随着金日成首相的指导真正走上了新的发展道路。合作社把劳动力集中到粮食生产战线,提高了制订计划的水平,开始实行多劳多得、超产奖励的作业班优待制。同时,不但大大减少了会议,合作社的管理干部也从十六人减少到七人。七个人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坐在办公室里,他们都亲自下田,同社员一道劳动,了解工作情况和困难,及时帮助解决,需要布置任务的时候,他们就利用休息时间,利用社员们唱歌跳舞后的间歇,向大家交代。社员们十分高兴,他们说,我们的干部们都变得天真起来了,现在觉得他们像自己的亲人一样了,不知怎的,干活儿也不觉得累了。合作社的党组织还同时大力向社员展开了共产主义教育。党员们以身作则,用共产主义精神鞭策自己,组织大家阅读《抗日游击队回忆录》。所有的负责干部和党员都作思想政治工作,作人的工作。他们细致了解每个社员的工作、思想和生活,具体地个别地进行帮助。除此以外,合作社干部还经常挨门挨户访问社员家庭,了解每一家的吃、穿、柴、钱和病的问题,并且帮助解决。总而言之,金日成同志要求的,青山里都做到了。金日成同志要求的主要是什么呢?简要地说就是:干部深入群众,遇事同群众商量,具体做好人的工作,帮助群众解决问题,充分发动群众,调动群众的积极性,有效地组织生产,完满地实现党的政策和任务。这就是有名的“青山里精神”和“青山里方法”。它是朝鲜劳动党革命的群众路线在新条件下的结晶,是三十年代抗日游击队建立起来的革命的工作方法的新发展。它在青山里诞生,在青山里开放出第一朵灿烂的花。
2、3月里青山里还是冰天雪地的日子,可是青山里却沸腾起来了。社员们怀抱着新的希望和高涨的革命热情,迎接了1960年的春天。这一年,他们比每年多施了一倍的肥料,提前二十天完成了春播和插秧,还多锄了两遍地。土地不会辜负人们的辛劳的汗水,青山里得到了有史以来的大丰收。去年,当金黄色的稻穗泛起波浪的时候,金日成同志又来到了青山里。他帮助社员们计划生活,建议他们用出卖余粮的钱盖新房子——瓦顶的文化住宅。如今,仅仅过了一年多,青山里已有五百户住上了新瓦房,到年底还要建成一百所新房,这样,青山里世世代代农民居住的茅屋就要成为历史陈迹了。
文贞淑领导她的作业班首先跨上了农业战线上的千里马,首先树立起以共产主义态度劳动和生活的风格,1960年4月,她的作业班在全朝鲜农村第一个获得了千里马作业班的称号。好风气传遍了全社,几个作业班相继跨上了千里马,今年全合作社六百户人家正在信心百倍,齐心合力,为争取获得千里马合作社称号努力呢。文贞淑自豪地说:“过去我们看到满天星斗就担心闹旱灾,看见乌云就担心洪水。1961年,为了实现水利化,社员们的劳动热情真是无法形容。大家通宵地干活儿,从此清澈的生命水在密网一般的水渠里流着,什么天气都不怕了。过去劳动力不够,积了肥还要担心运不到地里去,现在有了拖拉机和汽车,用不着担心。过去地里炸弹坑很多,不要说拖拉机,连牛都不能使用,现在,大家齐力把它们填平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怕,什么事都能做!收成一年年增加得很快。今年每户可分四吨粮食和一千元(朝鲜币),几乎家家都有了收音机。才几年的功夫,青山里就变了样,生活就变了样,人也变了样啊!”
谈到“人也变了样”的时候,文贞淑感慨万分地说:“我有时觉得简直像是梦一样。”接着她告诉我们,她的梦一样的经历。文贞淑的父亲是雇农,穷得无法结婚,到三十六岁的时候才收养了一个六岁的女孩,又过了八年,等女孩长到十四岁时同这个少女结了婚。文贞淑的母亲生下了他们兄弟姐妹七人,孩子们的童年生活如何,可想而知了。文贞淑一直到解放的时候,二十多年穿的都只是草鞋。如今呢?她不但住上了新瓦房,有了收音机和缝纫机,不仅当了合作社的副委员长,而且被选为全国最高人民会议的议员。她的弟弟,有的当了拖拉机工厂的厂长,有的是精密仪器厂的负责干部……
青山里和文贞淑走过的道路,是由贫困到富裕的道路,这条路的指引者就是金日成同志。金日成同志在这儿总结出来的“青山里精神”和“青山里方法”,像春风一样吹遍了朝鲜北部的田野,吹得大地百花怒放,无比艳丽。(附图片)
青山里今年新建的一部
分文化住宅文贞淑在她的新居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