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2年12月10日人民日报 第1版

第1版()
专栏:

印度政府对我声明一再要求“澄清”无理纠缠故意拖延避不作出响应
我外交部提出三个问题要求印政府明确答复
印度政府究竟同意不同意停火?同意不同意双方武装部队脱离接触,并且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同意不同意双方官员举行会晤,商谈双方后撤等问题?
新华社9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在今天交给印度驻华大使馆的一份备忘录中,要求印度政府明确地答复三个问题,即:印度政府究竟同意不同意停火;同意不同意双方武装部队脱离接触,并且从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同意不同意双方官员举行会晤,商谈双方后撤形成非军事区、设立检查站和归还俘虏等问题。
中国外交部的这份备忘录是对印度政府11月30日致中国政府一份备忘录的答复。
中国外交部在备忘录中指出,中国政府11月21日的声明是很明确的,毫无含糊之处。中国政府应印度政府的要求,对这个本来就是十分明确的声明作了两次澄清。但是,印度政府11月30日的备忘录竟又说,中国的澄清是“含糊的,需要有进一步的说明,印度政府才能对中国的停火建议予以充分考虑。”中国外交部备忘录说,“印度提出要求澄清的问题,许多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有的更是故意混淆是非。其目的无非是要拖延对中国的主动措施作出反应。”
中国外交部的备忘录说,“应该指出,真正含糊不清的是印度政府的态度。一系列的问题摆在印度政府面前,印度政府不能长此避不作出正面答复。”
中国外交部备忘录中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印度政府究竟同意不同意停火?”备忘录在指出印度军队和飞机最近向中国边防部队挑衅的事实后说:“现在要求印度政府澄清,印度军队是不是准备对中国边防部队继续进行挑衅?”
中国外交部在备忘录中向印度政府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印度政府究竟同意不同意双方武装部队脱离接触,并且从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备忘录说,“印度外交部国务部长梅农夫人12月4日在科伦坡公开扬言,印度将把它的军队一直开到所谓麦克马洪线,印度必须控制在‘东北边境特区’的山口。必须强调指出,中国边防部队从中印边界东段传统习惯线以北近二万平方公里的本来是中国的领土上撤出,是为了促使印度政府作出积极响应,以求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现在要求印度政府澄清,印度外交部国务部长的上述发言是否就是印度政府对中国边防部队主动停火和开始后撤的正式答复?”
中国外交部要求印度政府答复的第三个问题是:“印度政府究竟同意不同意双方官员举行会晤,商谈有关双方武装部队从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形成一个非军事区、双方在实际控制线本侧设立检查站和归还被俘人员等问题?”备忘录说,“中国方面准备在官员会晤中同印度方面讨论有关上述问题的任何具体细节。”
中国外交部在备忘录中表示希望得到印度政府的明确答复。
在中国政府11月21日零时发表了关于在中印边界全线主动停火和后撤的声明后,印度政府一面避不作出积极的响应,同时在11月21日对中国政府十分明确的声明节外生枝地提出了三个“问题”,随后在23日又提出五个“问题”,要求中国“澄清”。在中国方面对于这些“问题”一一作了明确的答复以后,印度政府在11月30日又对中国方面的答复提出几点,要求中国作“进一步的说明”。甚至西方通讯社的报道也曾点破了印度政府这种做法的目的。例如,美联社11月26日从新德里发出的一则消息说,“印度已经要求北京阐明停火声明,但是,这里(新德里)的人们认为这主要是一个拖延的策略。”
印度政府在11月21日和23日先后提出的所谓“问题”,明显地暴露了它的无理纠缠的手法。比如,中国声明中十分清楚地写明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东段、中段和西段都将后撤到1959年11月7日存在于中印双方之间的实际控制线后面二十公里以外,可是印度政府却要求“澄清”:中国从实际控制线后撤二十公里是否只指西段。再如,中国的声明十分明白地写着,中国边防部队从中印边界全线后撤之后的位置将会远离他们在1962年9月8日以前的位置,可是印度政府却问道:中国从所谓麦克马洪线后撤二十公里,是否撤到印度政府所提的1962年9月8日的位置以后。又如,中国的声明写得极为明白,中国边防部队后撤以后,中国将在实际控制线本侧若干地点设立检查站,并指出边界东段的实际控制线本侧就是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北,可是印度政府却提出“问题”:中国的检查站是否要设到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印度政府11月23日还说印度认为所谓麦克马洪线应沿最高山脊而行,对中国政府指出的所谓麦克马洪线西端起点的纬度提出异议,进行纠缠。
尽管印度政府提出这些所谓“问题”显系故作纠缠,但是中国外交部仍在11月25日交给了印度驻华大使馆一份备忘录,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也在11月26日送交了印度外交部一份备忘录,对印方先后提出的“问题”一一作了答复。对于印度政府提出的中国从实际控制线后撤二十公里是否只指西段的“问题”,中国外交部答复说,中国政府声明说得很清楚,中国边防部队将在中印边界全线,即既在西段,也在中段和东段作这样的后撤。对于印度政府提出的中国从所谓麦克马洪线后撤二十公里是否撤到1962年9月8日的位置以后的“问题”,中国外交部答复说,中国政府的声明说得很清楚,中国边防部队后撤之后的位置,将会远离他们在1962年9月8日以前的位置。在东段,中国边防部队将不仅撤出克节朗河和扯冬地区,而且将撤出勒村、马及墩、索偶等地;当然,中国将继续对上述各地行使行政管辖。对于印度政府提出的中国后撤后是否要在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设立检查站的一“问题”,中国外交部答复说,中国政府的声明说得很清楚,中国将在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全线的中国一边的若干地点设立检查站,因此,根本不发生中国要在东段实际控制线以南设立检查站的问题。对于所谓麦克马洪线的画法问题,中国外交部答复说,中国政府从不承认这条非法的线。中国指出所谓麦克马洪线西端起点的经纬度,是为了证明印度军队越过了这条线,侵入克节朗河地区。印度政府说这条非法的线是沿最高山脊而行这种说法没有任何根据。中国外交部还指出,目前双方应该首先采取步骤,以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为基线,隔离双方武装部队,防止冲突再起,以便为边界谈判创造气氛。双方有关边界问题的分歧应该留待谈判解决,而不在目前纠缠不休。
印度政府11月21日和23日还先后两次对中国声明已经写得非常清楚的一点提出“问题”,即在中国政府履行自己11月21日的声明中的三项措施时,印度军队应该在何处才不违背这三点措施,才不致引起中国的反应。中国外交部答复说,中国政府的声明说得很清楚,中国政府真诚地希望印度政府对中国政府主动采取的三项措施作出积极的响应,采取相应的措施。这就是说,希望印度武装部队同样在中印边界全线撤离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本侧二十公里。“但是,如中国政府声明中所指出,如果在中国边防部队停火和后撤以后,出现印度军队继续向中国边防部队进攻、或重新推进到实际控制线、或留在实际控制线沿线不撤、或再次越过实际控制线等情况,中国保留进行自卫还击的权利。”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也就这一点对印方作了说明。中国驻印度大使馆说,如果印方利用中国的后撤重新推进到实际控制线或停留在实际控制线,这不能不被认为是印方蓄意保持边境紧张局势,随时准备新的入侵,挑起冲突。中国希望不致出现这种情况。
尽管中国政府的声明把事情讲得一清二楚,毫不含糊,但是印度外交部发言人11月25日却一口咬定它“已经造成一定程度的混乱”。尽管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用最明白的语言对印度政府要求澄清的“问题”又一次作了明确的答复,但是印度外交部发言人11月29日却又说“我们接到的澄清是使人混乱的”,印度外交部国务部长拉克希米·梅农夫人11月28日还在仰光说什么中国对印度政府所提“问题”的答复,使情况“更加混乱了”。
印度方面不仅无理取闹地硬把中国明确的声明和答复说成是“混乱的”,它在11月30日交给中国驻印度大使馆一份备忘录中,竟又对中国方面的澄清要求做进一步的“澄清”。印度政府在这个备忘录中歪曲1959年11月7日的实际控制线,在中印边界西段,它把印度方面在1959年11月7日以后向中国进行军事入侵中建立的几十个侵略据点以至一直在中国有效管辖之下的包括萨木崇岭和喀拉喀什河上游的克孜勒吉勒尕、新隆、迪拉“以及这些地方以西”的大片中国领土,都说成并不在中国的实际控制之下。在东段,它把位于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北的一直在中国管辖之下的朗久以及印方1962年6月才初次侵入的扯冬,都算在1959年11月7日的实际控制线的印度一边。在中段,它把一直在中国行政管辖之下的乌热也算在1959年实际控制线的印度一边。印度政府的备忘录还再一次在所谓麦克马洪线的走向问题上扯来扯去,硬说原图上画得清清楚楚的这条线需要再来“一个准确的规定”。印方还要中国“澄清”中印双方在实际控制线两侧建立民政检查站的数目和人数以及是否携带武器等。它还说印度要把民政检查站建立在“实际控制线上”,而不仅是在印方的那一边。印度政府的备忘录还说,中国外交部在11月25日的澄清中再次阐明在中国边防部队停火和后撤后中国在哪些情况下保留自卫还击权利和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在11月26日的澄清中表示希望不会发生这些情况,两者之间不一致,说什么后者是个“实质性的修改,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澄清。”
中国外交部在9日交给印度驻华大使馆的备忘录除向印度政府提出了三个问题以外,还对印度政府11月30日备忘录中提出的上述几点再一次作了明确的答复。中国外交部说,印度政府“歪曲1959年11月7日的实际控制线,企图否定中国政府对大片中国领土行使行政管辖的事实。中国政府坚决驳斥这种毫无根据的论断。”中国外交部指出,中国在中印边界西段的行政管辖一直及到传统习惯线;包括克孜勒吉勒尕、新隆、迪拉、萨木崇岭以及这些地方以西的地区都毫无例外地是在中国的有效管辖之下。中印边界东段的朗久和扯冬都是处在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都是在中国的有效管辖之下。中国对中印边界中段的乌热的行政管辖也从来没有间断过。中国外交部指出,“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是印度用武力破坏了传统习惯线、侵占了大片中国领土所造成的。中国重申以这条线为双方撤离武装部队的基线,已经表现了极大的忍让。不言而喻,这条线并非中印的最后边界线。现在印度还不以此为满足,而企图把它从未侵占过的或侵占不成的中国领土也说成是在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的印度一边,这是十分无理的。”对于印方提出的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走向问题,中国外交部答复说,中国已经详细说明了东段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的位置和这条线与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关系。“自从印度方面推进到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来,双方对于彼此的行政管辖范围是很清楚的。换句话说,在双方之间事实上存在着一条由双方行政管辖范围形成的实际控制线,这就是中国所指出的1959年11月7日实际控制线。从1959年11月7日以来,双方之间仅有的争执是关于扯冬地区,这也证明,双方对于这条实际控制线的位置是清楚的,没有异议的。”中国外交部指出,“扯冬地区一直在中国的行政管辖之下。如果印度对此提出异议,印度唯一可以依据的,只能是1914年的原图,而不可能是印度片面规定的什么地理原则。在1914年的原图上,根本找不到印度据以片面规定这一带非法的麦克马洪线走向的所谓塔格拉山脊,而明摆着的经纬度却无可置辩地说明扯冬地区是在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中国外交部指出,印度方面纠缠不已,并且认为它有权规定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的具体位置,这分明是企图对本来很清楚的1959年实际控制线制造混乱。中国外交部说,至于检查站问题,中国政府11月21日声明说得很清楚,在中国边防部队后撤以后,中国将在实际控制线本侧设立检查站。中国当然不反对印度方面在这条线的印度一侧也设立检查站并配备一定数量的携带自卫武器的民警。但是,印度政府竟然提出一个所谓在线上设站的问题,这如果不是无理取闹,就是表明印度想借设立检查站之名挤到实际控制线中国一边来。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至于设立检查站的有关细节问题,中国政府声明已清楚地说明,可以由两国政府指派官员商谈解决。
中国外交部在备忘录中还反问印度政府,在中国边防部队停火和后撤后,中国在某些情况下保留自卫还击的权利,同时希望这些情况不至于发生,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实质性的不同?中国外交部指出,如果印方企图从中国的澄清中寻找空子,以便进行新的挑衅,那么,这是危险的,决不会给印度带来任何好处。


第1版()
专栏:

中国政府衷心预祝科伦坡不结盟国家会议成功
周恩来总理致电向与会的六国领导人和代表致意
新华社9日讯 周恩来总理今天致电锡兰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并转科伦坡不结盟国家会议,预祝这次会议成功。电报全文如下:科伦坡锡兰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阁下并转科伦坡不结盟国家会议:
值此亚非六国会议在科伦坡召开之际,我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与会国家的领导人和代表致意。
中国政府一向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精神,坚持维护亚非国家的团结。中国政府一向认为,中印边界问题应该而且完全可以通过中印两国和平谈判,求得公平合理的解决。中印两国之间发生边境武装冲突,这是中国政府和人民极不愿意看到的。中国政府主动地采取了停火和后撤措施,并且开始释放印度被俘的伤病人员。中国所采取的主动措施,已经使边境冲突停止下来,使局势有所缓和。在这个时候,中国政府高兴地看到,亚非六个友好国家举行会议,将为促进中印双方重开谈判而进行协商。中国政府衷心地预祝会议成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周恩来
1962年12月9日于北京


第1版()
专栏:

柬、缅、印度尼西亚、阿联代表团抵锡兰
西哈努克说会议不应提出解决边界问题的方式方法而应促使中印商谈
奈温希望会议对促使中印直接会谈起作用,第三者不应干预实质问题
我国驻锡兰大使分别拜会锡兰总理和柬埔寨国家元首
据新华社科伦坡电 柬埔寨、缅甸、印度尼西亚、阿联四国出席亚非六国会议的代表团,已在8日、9日先后到达科伦坡。
由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率领的柬埔寨代表团,由缅甸革命委员会主席奈温率领的缅甸政府代表团,都受到锡兰总督威廉·高伯拉瓦将军、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和锡兰政府的其他高级文武官员的欢迎。由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率领的印度尼西亚代表团,受到锡兰政府各部部长德席尔瓦等高级文武官员的欢迎。由阿联部长执行会议主席阿里·萨布里率领的阿联代表团,受到锡兰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和政府部长的欢迎。
这些代表团到达时,中国驻锡兰大使谢克西和其他国家驻锡兰外交使节也前往欢迎。
班达拉奈克夫人在致词欢迎西哈努克亲王时说,亲王的亲自出席,对科伦坡会议来说是可贵的。她希望,他们的共同努力将有助于取得积极成果。
西哈努克亲王在机场讲话说,参加这次会议的六国热诚信奉亚非团结这一崇高事业。
他在谈到中印边界争端时说:我们认为自己在道义上有责任尽一切力量谦逊和完全大公无私地帮助这两个国家寻找摆脱纠纷的途径。
西哈努克亲王说:“但是,我认为,即将举行的会议的召开不是为了讨论、更不是为了研究我们中印朋友之间的争执的背景,它也不应当对寻找解决纯系中印双方的问题的方式方法提出任何建议。我们认为,这次会议的目的应当是想出一些办法来促使中印两国在为这种讨论取得成功必不可少的互相信任的气氛中,作为朋友会晤并商谈最后解决他们的边界争端的办法。”
他说,“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尽一切可能来帮助我们的中印兄弟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将以亚非团结与世界和平的名义作出这种努力。”
奈温主席在机场发表谈话,希望科伦坡的讨论能够在促使中印双方直接会谈方面起有用的作用。
他说:“我们充分认识到,对目前的边界争端的分歧拟出一项肯定的解决办法,这主要是印度和中国的事,像我们这样的第三者不应该,也不能在实质问题上进行干预。但是需要——迫切需要——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而在促进直接的双边会谈方面,友好的第三者可以在情势允许的情况下起有用的作用。”
奈温主席说,“我感到高兴的是:由于杰出的锡兰总理的明智和建设性的倡议,使我们有机会就我们如何能最有成果和有效地为达到那个目的而共同努力,自由和坦率地交换意见。我没有带来任何先入之见或现成的解决办法,而只有一个谦逊的心怀和热诚的希望,希望我们的讨论将使我们更加接近实现我们的共同目的。”
据新华社雅加达8日电 据安塔拉通讯社报道,苏加诺总统8日上午就苏班德里约出席科伦坡六国会议一事向他作了最后的指示。苏班德里约对新闻记者说,总统在最后的指示中再次强调以万隆会议十项原则为基础来解决亚洲国家的问题。总统还要求苏班德里约努力进一步加强亚非团结观念。苏班德里约说,苏加诺总统得出结论:如果中印冲突的双方都有诚意的话,很可能找到解决办法。
据新华社阿克拉8日电 由加纳司法部长科菲·阿桑特·奥弗里—阿塔率领的三人代表团今天上午离开这里前往科伦坡,出席就促进中印和解进行磋商的亚非六国会议。
新华社科伦坡9日电 中国驻锡兰大使谢克西今天上午拜会了锡兰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班达拉奈克夫人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同天下午,谢克西大使拜会了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西哈努克亲王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第1版()
专栏: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哈萨克文版出版
新华社乌鲁木齐9日电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哈萨克文版,已由北京民族出版社出版,今天在北京、乌鲁木齐、阿勒泰、塔城以及木垒、巴里坤两个哈萨克自治县等地同时开始发行。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首府伊宁市,已提前在自治州成立八周年纪念日——11月21日发行。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哈萨克文版的翻译出版工作,是在中共中央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中央有关部门和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的关怀领导下进行的。自治区党委成立了毛泽东选集翻译出版委员会,组织各方面的力量从事翻译审订工作。从事翻译审订工作的人员,在忠实准确地表达毛主席著作原意的原则下,为了使译文通顺流畅、鲜明生动,曾经将译文初稿拿到一些公社、机关和学校征求群众意见,然后作进一步修改。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哈萨克文版的出版,是自治区各族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喜事,它对哈萨克族人民和懂得哈萨克文的其他少数民族人民,今后学习毛泽东著作提供了更加良好的条件。


第1版()
专栏:

阿联外交部长接见黄镇
新华社开罗8日电 阿联外交部长法齐今天下午接见了正在这里访问的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黄镇,并同他进行了友好的谈话。接见时在座的有,中国驻阿联大使陈家康。


第1版()
专栏:

刘少奇主席接见锡兰客人
新华社9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今天晚上接见锡兰工会联合会属下锡兰种植园工人工会书记威马拉巴拉,并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接见时在座的,有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李颉伯,中国农林工会全国委员会代理主席狄子才。


第1版()
专栏:

印机在中印边境和中锡边境侵入我领空
新华社9日讯 据我新疆、西藏边防部队分别报告:在中印边境西段,7日十一时二十分,印度军用飞机一架侵入我马德山、科塔村、班隆等地上空,反复盘旋,侦察挑衅达四十分钟之久;在中锡边境,8日十三时二十分至四十分,印度军用飞机一架由开鲁山口上空侵入我境,深入至我托克拉、塔克逊等地上空进行挑衅。


第1版()
专栏:社论

不可动摇的原则
根据我国政府十一月二十一日宣布的决定,在中印边界全线,我边防部队已经从十二月一日开始主动后撤,并将按照预定计划,由目前的驻地撤到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中国的一边二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全世界又一次看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是说到做到的。在过去的十多天中,中国方面已经带头走了两步,第一步是主动停火,第二步是主动后撤。中国率先采取的措施,已经使边境冲突停止下来,使严重的局势有所和缓。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都殷切地希望印度政府响应中国政府的和平努力,采取相应的措施,以便中印双方共同创造必要的气氛,使中印边界问题通过谈判得到对双方都是公平合理的解决。
但是,迄今为止,印度方面的反应是令人十分遗憾的。印度政府的领导人至今还在叫嚣同中国长期作战。印度政府接受了越来越多的美国武器,并且把大批军队调到中印边境上去。印度政府变本加厉地迫害在印度的华侨,并且采取了进一步恶化两国关系的措施。印度政府不仅以这一切来答复中国政府的和平努力,而且还继续坚持恢复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印度侵占大片中国领土的状况,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印度政府甚至企图篡改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要求中国按照印度篡改的这条线退出更多的领土。
现在,世界上一切公正的人士都能够看到,中国政府和解的、合理的立场和印度政府僵硬的、无理的立场之间的鲜明对比。
大家知道,中国政府在十月二十四日提出了停止边境冲突、重开和平谈判、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这三项建议的核心是:中印双方武装部队各自后撤到距离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二十公里以外的地方,脱离接触,建立一个宽达四十公里的隔离区。这个建议体现了中国政府历来坚持的一个不可动摇的原则,即:边界问题应该通过谈判解决,不容许一方使用武力造成既成事实,强加于另一方。这就是说,中国政府决不承认一九五九年以来印方越过一九五九年实际控制线、侵占中国领土的事实;同时,中国政府也决不因为在最近自卫反击中取得了进展,就把越过一九五九年实际控制线所造成的事实,强迫印度接受。以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作为隔离双方武装部队的基线,不论从哪一方面说,都是最公平,最合理的。这里,我们可以举出以下五个理由:
第一,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是根据当时中印双方行政管辖范围形成的。它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对双方来说,都是清楚的。以这条线作为基线隔离双方武装部队,是简单易行的。
第二,中国提出以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作为隔离双方武装部队的基线,表明中国方面已经对印度方面作了很大让步。因为,在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以前,印度方面已经在中印边界东段侵占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传统习惯线以北的九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在中段侵占了二千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这也就是说,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是印度方面侵占了中国大片领土、把它的行政管辖范围远远推进到中国境内之后形成的。中国政府宁愿把印度侵占中国这些领土的问题留待将来在中印边界问题的谈判中解决,而不把印度退出这些中国领土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
第三,按照中国的这个建议,中国边防部队不仅要在中印边界东段撤出在最近的自卫反击中越过一九五九年实际控制线而进驻的近二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而且还要在中印边界全线,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再后撤二十公里。这样,实际上已经远离中国边防部队在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的位置。这更加表明了中国谋求和解的最大诚意和对印度的尊严、体面的最大照顾。
第四,按照中国的建议,在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的两边,将形成中印双方武装部队完全脱离接触的一个非军事地区。 
这是防止边境冲突再起、保证边境安宁的最有效的办法。采取这个措施,并不妨碍任何一方保留自己对于边界问题的立场,它只会创造有利于双方进行和平谈判的良好气氛。
第五,以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的实际控制线为基线隔离双方武装部队,意味着中国边防部队在东段撤出最近在自卫反击中越过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而进驻的大片地区,印度方面在西段和中段也不重新占领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以来侵占的中国领土。这是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而不容许使用武力造成既成事实的原则的具体实施,对双方来说是对等的,公平合理的。
但是,印度政府坚持要恢复的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的边界状况,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的边界状况,是印度方面自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以后,利用中国方面的极度克制和忍让,使用武力破坏实际控制线,侵占了中国更多的领土而形成的。具体地说,在一九五九年以后,在中印边界西段,印度军队越过了实际控制线,在中国境内建立了四十三个侵略据点,侵占了四千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在东段,印度军队越过了实际控制线,侵入克节朗河地区的中国领土。因此,承认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的边界状况,就等于承认印度用武力造成的既成事实,就等于承认印度的侵略为合法。这是中国绝对不能同意的。
其次,印度坚持要重新占领西段四千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和东段中国的克节朗河地区,这就是说,印度的原则是,凡是它占领过的地方都应当属于它。人们不禁要问,如果印度这个原则是可以成立的,那么,印度是否准备同意中国边防部队不撤出已经进驻的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近二万平方公里的地区,何况这些地区本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但是,印度显然认为这个原则只是对它有效,而不准备同意双方对等地应用这个原则。中国则从根本上反对这个原则,不论这个原则对双方来说是否对等,因为承认这个原则实质上就是承认用武力造成的既成事实。
再次,印度坚持恢复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的边界状况,是作为谈判的先决条件提出来的。这个先决条件的含意是,印度不仅要保持它在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以前所侵占的中国领土,而且要重新占领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直到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这一期间所侵占的中国领土。印度要求中国接受这样的先决条件,等于是要中国在谈判还没有开始以前就满足印度对中国的大部分领土要求。人们不能理解,印度在它对中国的武装进攻遭到如此沉重的打击以后,还有什么根据这样不自量力地以战胜者自居。
再次,恢复所谓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的边界状况,也就是恢复中印双方武装部队在边境上的位置犬牙交错的状况,恢复印度军队在中印边境全线深入中国边境领土、甚至在中国哨所的后方建立侵略据点、保持同中国边防部队接触、并据以向中国边防部队发动大规模武装进攻的危险状况。印度坚持要恢复这样的状况,说明印度决心要使双方的武装部队保持接触,决心要保持边境的紧张局势并且伺机重新挑起武装冲突。
中印边界问题应该通过谈判来解决,绝不容许一方使用武力造成既成事实,强加于另一方,这是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一个不可动摇的根本原则。中国建议以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为基线隔离双方武装部队,是完全符合这个原则的,是公正的、和解的;印度坚持恢复一九六二年九月八日前的边界状况,则是完全违反这个原则的,是狂妄的、无理的。只有坚持这个原则,才能导向结束中印边境冲突,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违反这个原则,则只会导向扩大边境冲突,破坏和平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前景。这个原则是不能讨价还价的。中国从没有、今后也决不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同印度讨价还价。中国政府已经郑重声明,同意或者不同意双方武装部队脱离接触,并且以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七日实际控制线作为基线,这是边境冲突究竟能不能停止下来,和平谈判究竟能不能重开的关键。
一切关心亚非团结和亚洲和平的人们,都期待印度当局不要仗恃美帝国主义的援助,继续迷信武力可以解决中印边界问题,而应当同意中国政府的建议,重新回到谈判桌子上来。这些天来,许多亚非国家的领导人,为了亚非团结,为了亚非各国在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斗争中的共同利益,运用自己的影响,积极促进中印重开谈判。对此,中国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谢。
中国、印度和所有新兴的亚非国家,都有过长期的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压迫的共同遭遇,目前都面临着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共同任务。我们都渴望进行和平建设,改变自己国家贫穷和落后的面貌。我们又有万隆会议十项原则,作为我们之间相互关系的准则。因此,亚非国家完全有可能通过谈判,解决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彼此之间的问题。我们十分高兴地看到,锡兰总理倡议召开的六国会议,今天将在锡兰首都科伦坡举行。我们殷切期待着,友好的亚非国家能够在这次会议上为促成中印之间的直接谈判作出有益的贡献。我们殷切期待着,印度政府能够放弃它的无理的要求,对中国的和平倡议作出积极的响应。


第1版()
专栏:

我强烈抗议印度政府片面撕毁互设总领事馆协议
印度政府这种做法只能被认为是蓄意恶化中印两国关系,损害两国人民利益。中国政府维护中印两国人民友好的立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改变。由于印度政府的这一行动而在两国关系上造成的一切不良影响和后果,都必须由印度政府担负全部责任
新华社9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12月8日在给印度驻华大使馆的一项照会中,强烈抗议印度政府片面破坏了两国关于互设总领事馆的协议从而恶化两国关系、损害两国人民利益的行为。照会全文如下:印度驻华大使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收到了印度外交部1962年12月3日致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的照会。照会称,印度政府决定自1962年12月15日起撤销印度驻拉萨和上海的总领事馆,并且无理要求中国也自同一天起撤销中国驻加尔各答和孟买总领事馆。印度政府知道,上述两国的总领事馆是根据两国政府的协议而设立的。现在印度政府不同中国政府协商就单方面采取上述行动,这是一种片面撕毁协议的行为。印度政府的这种做法只能被认为是蓄意恶化两国关系,损害两国人民利益。为此,中国政府向印度政府提出强烈的抗议。
几年来,印度政府根据它既定的反华政策,对中国在印度的官方机构和侨民进行种种限制和迫害。特别是印度政府在中印边境挑起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之后,印度的反华和排华措施更为变本加厉。数以千计的中国侨民被关进集中营;中国银行在印度的分支机构被无理封闭和强行接管;中国使领馆受到严重违反国际常规的限制和歧视,而无法履行其正常职务;中国使领馆人员的人身安全也受到威胁。特别是中国驻加尔各答和孟买两个总领事馆,早已在印度武装警察日夜包围和严密监视之下,处于事实上和外界隔绝的状态。在印度的中国人,包括使领馆人员所受到的这种不正常的待遇甚至在两国正式宣战的情况下也是不大可能有的。不仅如此,印度政府领导人还多次发出同中国断绝外交关系和将在有利时机对中国宣战的威胁。
中国政府最近采取的主动措施,导致两国边境冲突的停止,使局势已经有所和缓,而印度政府非但没有对中国的努力作出积极响应,相反,却采取撤销总领事馆这种进一步损害两国关系的行动。这就充分表明,印度政府丝毫不以中印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重,而竭力阻挠局势的和缓和两国关系的改善。
中国政府认为,印度政府这一次片面行动同它历来的反华措施一样,决不反映印度人民的意愿。中印两国人民是友好的,这种友好关系要世世代代地继续下去。印度政府采取撤退领事馆或任何其它的行动都决不可能动摇中印人民之间的友谊。中国政府一贯维护中印友好并致力于改善两国关系。本着这种立场,中国政府对印度在华的官方机构、人员和侨民一贯给予正常的待遇和应有的保护。中国政府维护中印两国人民友好的立场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改变的。
由于印度政府片面破坏了两国关于互设总领事馆的协议,不择手段地阻挠中国驻加尔各答和孟买总领事馆履行正常职务,中国这两个总领事馆现在已经不可能继续存在下去。因此,中国政府决定,从1962年12月15日起撤销这两个总领事馆并撤回两馆的人员,但是,这决不等于中国政府接受印度政府的无理要求或者同意印度政府的片面行动。中国政府郑重声明,由于印度政府的这一行动而在两国关系上造成的一切不良影响和后果,都必须由印度政府担负全部责任。
顺致最崇高的敬意。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1962年12月8日于北京
附:印度外交部1962年12月3日致中国驻印度大使馆的照会全文:新德里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
外交部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致意,并谨通知:印度政府决定从1962年12月15日起停止印度驻拉萨和上海的总领事馆,并撤走该两总领事馆的人员。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同一天对其驻加尔各达和孟买的总领事馆采取对等的行动。
顺致最崇高的敬意。
印度政府外交部
1962年12月3日于新德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