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1年9月3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煤都抚顺大规模开发深部煤层
胜利、老虎台、龙凤等几个大型矿井已普遍向深部延伸一百米,并开拓出七个采区。西露天矿完成了坑内东西部出车沟的改建。地面运输网和电力网改建工程也基本完成。
新华社抚顺29日电 在煤都抚顺的三十里广阔煤田上,为开发深部煤层进行的各项基本建设工程正在全面展开。从露天煤海到插入地层深处的大型矿井,到处是繁荣的建设景象。
抚顺煤矿正在进行的基本建设工程,是这个煤矿为了开发深部煤层,在解放后进行的第一次大规模延伸工程。这些工程包括胜利、老虎台、龙凤煤矿三对大型矿井的延伸开拓,西露天煤矿的改建,地面运输网和电力网的改建,以及附属工厂的扩建等,从1958年起就陆续施工。现在,几个大型矿井已经普遍向深部延伸了一百米,并在地下五六百米深处开拓出七个采区。规模巨大的西露天矿完成了坑内东西部出车沟的改建,使整个运输更加合理,提高了出车能力。适应建设和生产需要而进行的地面运输网和电力网改建工程也都基本完成。
今年抚顺煤矿为了提高深部采区的生产能力,集中力量加快了运输、提升、通风、排水技术系统工程的建设。经过八个多月的努力,这些工程已有十五项先后完工移交生产,其中包括开凿深部采区的辅助提升竖井井筒,安装竖井提升设备,开拓深部运输巷道和井下车场,建设深部排水系统以及部分其他零星收尾工程。由于运输、提升、通风、排水系统的日益完善,已经投入生产的七个深部采区的生产能力已比初期提高了90%。与此同时,各矿井还在继续开拓一些新的深部采区。
抚顺矿务局所属的两个机电设备修理工厂,适应煤矿设备不断增加,检修任务越来越大的情况,正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扩建。两个厂的扩建工程建成后,全矿区大型电机车的检修能力将比原来提高30%以上。(附图片)
左图:抚顺老虎台煤矿新建竖井的井筒工程完工后,正在进行竖井的提升设备——罐道梁的预制工作。这是电焊工人在焊接罐道梁主梁
中图:工人们在检查同步电动机内部的间隙,为安装工作作好准备
右图:老虎台煤矿矿建大队861砌?小组在运用平行交叉作业方法进行机房砌?工程
新华社记者 张玉同摄


第5版()
专栏:

三十里矿区建设忙
新华社记者 史越峨 张世安 纪敏
在煤矿职工大力增产原煤的声浪中,三十里煤都——抚顺的地层深处,正在进行着一场规模很大的建设工程。这个开采了五、六十年的古煤都,地表以下四、五百米深的煤层已经采得差不多了,现在的建设工程就是以目前开采的煤层为起点,再向深部挺进一百多米,把原始地层深处的特厚煤层开掘出来。这是抚顺解放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延伸工程。
“挖深井饮甜水”
我们从抚顺矿务局出来,沿着竖井建设者的足迹,从老虎台煤矿到胜利煤矿,从胜利煤矿又来到龙凤煤矿,正好在三十里宽广的煤田上绕了一个圈儿。在每个矿井的井下建设工地上,在黑黝黝的井筒里,凭借着工人头上带着的矿灯光芒,我们看到建设竖井的工人们正在紧张的清除岩石,安装巨大的井架钢梁。在农村,打一眼十几米、二三十米深的井,已经是很不简单了。可是,为了这个古老煤都向深部开发,这里今年打的竖井,都在五百米以上,最深的要算胜利矿的竖井,从地面到井底,垂直有六百多米深。打井的时候,井壁上经常渗出的地下水,有时像连绵细“雨”,有时像倾盆大“雨”。据矿里的技术员说,井壁平均每小时要渗出二十五立方米的水。在这样深的地下,又要经常不断地和这样大的地下水搏斗,如果不到井下去看一看,简直无法想像,工人们是怎样把这个竖井打出来的。
在胜利煤矿李技术员的陪同下,我们穿了全胶雨衣,换了长统胶鞋,乘坐罐笼来到这个矿新建辅助竖井的作业井底。瓢泼似的大水,从四壁喷射出来,叫人抬不起头,睁不开眼。井筒半空中悬了一台水泵,在大口大口地把水吐到地面上去。工作面上,雾气腾腾,对面看不清人影,说话听不清声音。而那里的工人们,打眼的打眼,抓岩的抓岩,站在头顶吊盘上的信号员,不时发出清脆的信号声,沉着极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不能说不艰苦。可是掘井小组长朱庆畔一看见我们就笑着说:“咱农村里有一句俗话‘挖深井饮甜水’。要吃下面的这块大肥肉,井再打深一点也乐意。”
朱庆畔这个在农村里长大的掘井工人,从小就学会了打井。解放后,他一到煤矿就爱上了打井这行职业。他一面学一面干,浑身是劲。十年来,他打了斜井,又打竖井,打了竖井、又打斜井,他亲手参加掘凿的竖井井筒就有四个。开始建井的时候,胜利矿只有朱庆畔等七个老打井工人,现在已经有二百多个熟练的打井工人了。这个竖井开工时,朱庆畔小组的工人,担负了一个极有意义的任务:为新井打第一个眼,放第一遍炮。这以后,他们和兄弟小组一起,日日夜夜,连续不断地在地下水侵袭的作业条件下,打着,打着……到9月11日这天,六百多米的竖井,开凿到只剩不到一米,就要穿透到底了。
那天我们正在井里,听到这个小组的工人在悄悄地商量:“一定要最后给竖井送一个礼炮”。这“礼炮”是什么呢?原来他们从上午八点下井一直干到下班,本该休息了,可是说什么也撵不走他们,直到井底发出轰然巨响,他们又为这个新井放了最后一遍炮。经过测量验证:掘凿井筒已经比计划超过零点一三米。这时,他们才放心地离开了工地。这样,抚顺煤田上最深最艰巨的一个竖井的井筒掘凿工程,就比计划提前六天完成了。
艰巨的“反井”工程
虽然抚顺各矿都在建竖井,可是各个竖井的建设方法并不完全一样。在龙凤煤矿距离地表深五百二十米的竖井工地上,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另一幅奇特而动人的场景:已经开凿的一段直径达三米的井筒不是向下而是向上的,如同建设一座高高的烟囱一般。这是一种“反井”,它是在可靠的地质资料和精密计算的基础上开凿的,一定要和由上往下打的“正井”对口,最后两头一打通,竖井就凿成了。这样做可以上下两班同时作业,大大加快工程进度。
从下往上开凿“反井”,在抚顺煤矿建设史上是头一次。这里存在许多困难,就拿保证安全来说吧!既然井筒要从下往上打,那么爆破以后崩下来的岩石,必然从上往下崩落,底下的人们头顶岩石作业怎样才能保证安全?这确实是一个难题。初开始的时候,人们按井筒的形状,作了一个圆形木板的“安全盖”,以此来挡住滑落的岩石。可是放完炮以后,安全盖上面压着的岩石,用人力拨不开,只有把它小心翼翼地捣碎,让岩石慢慢滑落下来,才能继续作业。安全盖捣碎后,岩石掉到人行道上,还是要影响作业和安全。
建设者们并不从此罢休,改了又试,试了又改,最后把木板锯成一块一块,像积木一样镶在顶壁上代替原来的“安全盖”,放完炮以后只要打开其中的一、两块方形木,人就可以作业,效率既高又十分安全。建设者们就是这样边干边改进,使打反井的技术越来越熟练。现在每月的进度已经由当初的七米提高到三十米。当我们到这里访问的时候,第一段“反井”六十米的任务已经打通,第二段“反井”也已经打出了五十多米。
革新事迹处处传
抚顺矿区的大规模延伸工程,是在不停止原煤生产的情况下进行的。建设者们为了不妨碍或少妨碍当前生产,想出各种办法加快工程进度。在三十里矿区工地上,革新事迹到处可见。
在胜利矿竖井井筒里,我们看到四台抓岩机上装置的四支巨手,像人手一样反复地、一张一合地把坚硬的岩石抓到提升的吊桶里,然后运到地面,实在灵巧得很。可是这四支巨手刚刚开始使用的时候,并不是那样听话的,机器开动老半天,也抓不上一桶岩石,岩石运不出去,工作只好停下来,一度影响了整个工地的进度。后来,小组长朱庆畔把那巨爪的“指头”——机器上的叶片带到地面,和钳工组的赵师傅一起升起一炉火,一边干,一边琢磨,到底把这些叶片锤打得弯曲适度,抓岩机就像人的手指抓东西一样地灵便好用了。
老虎台竖井工程队里有一个普通的起重工,名叫胡作华。他不在井下工作,也很少到井底去,可是他却日日夜夜思念着井下安装罐道梁的工人的劳动。安装竖井中的罐道梁,必须要用上下相隔一定距离的两个作业台。过去这两个作业台是固定装置的,工人们站在作业台上安好一根九米长的罐道梁之后,就挡住了作业台上升的路,工人要进行拧固螺丝和校正工作时,就不得不爬到井架上去,悬在半空中进行高空作业,相当危险。为这件事,胡作华动了不少脑筋,最后做出一个可以让罐道梁通过的折叠式作业台,这样,人就可以自由升降地在作业台上安全作业了。这一小小的改进,不仅消灭了井筒里高空作业,保障了安全生产,而且,几乎使整个安装工程的进度加快了一倍。


第5版()
专栏:

上海轻工业增加工业原料比重
来自工业方面的原料已由30%上升到40%以上,一些原来以农副产品为主要原料的行业,采用新的原料以后,生产得到了更好的发展。
据新华社上海28日电 上海轻工业所用的原料材料中,来自工业方面的比重目前已由1957年的不到30%上升到40%以上,来自农业方面的比重由1957年的50%以上降低到40%以下,其余部分是来自林业渔业等方面的。上海市轻工业局局长陈克奇向本社记者谈到这个变化时说:“从这几年的变化中可以看出,上海轻工业正从过去依靠农业原料为主进入工业原料和农业原料并重。这个演变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帮助轻工业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了农业原料因受自然灾害影响供应不足的困难,更重要的是为上海这个老轻工业基地今后的发展开辟了一条广阔的道路。”
钢铁、化学等工业的不断发展,使上海轻工业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工业原料。特别是最近两三年来新建扩建的许多钢铁厂、化工厂,现在都在供应轻工业原料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硫酸是许多轻工业工厂的重要原料,自1958年上海硫酸厂投入生产后,上海市的硫酸年产量已由一万八千多吨提高到九万吨以上。这些硫酸一方面供应了一些重工业工厂,一方面供给成百上千个化工厂和轻工业工厂作原料。有三十多年历史、过去只生产烧碱、盐酸等普通化工原料的天原化工厂,两年前建成了上海第一个聚氯乙烯车间以后,今年平均每月要提供上海和各地轻工业工厂近三百吨这种原料,供它们生产各种塑料雨衣、鞋底和手提包等日用品。
原料来源的改变,除了原来就以工业原料为主要原料的轻工业行业有了较大发展以外,一些原来以农副产品为主要原料,如肥皂、牙膏、香精香料等行业,也找到了更广泛的原料来源,用来生产新产品。一些过去专门利用植物油作原料的肥皂工厂,现在能利用石油、氯气、二氧化硫等化工原料生产合成洗衣粉;原来规模最大、历史最久的上海制皂厂,最近也新建了一个专门利用石蜡做合成脂肪酸的车间。几家香料厂近年来用化学合成的办法做出八、九十种以前要用芳香植物作原料的香精香料。
更多地采用工业原料以后,使上海轻工业的技术水平提高了一步,开始掌握一些过去没有掌握的新技术,建立了一些新的工业生产部门。上海过去没有塑料原料时,只有少数几家工厂利用胶木粉这类化工原料做做普通的胶木开关。随着塑料原料品种的增多,上海塑料制品行业也随之发展起来,成为一个新的工业部门。目前全市专门利用各种塑料生产日用品的工厂就有十多个。这些厂都有着比较完备的设备,生产的塑料制品不但质量越来越好,品种也从过去的几种增加到几十种。用不锈钢、发条钢、弹簧钢等优质钢作材料的手表、照相机等工业也陆续建立起来并得到发展。


第5版()
专栏:

久大沽厂纯碱超额完成计划
产品质量完全达到国家规定标准
新华社天津28日电 “有了千里马,不愁万里路!”天津永利久大沽厂根据这个思想,依靠群众加强设备维修保养工作,促进了纯碱生产的发展。今年1月到8月的纯碱生产计划完成了101.8%,9月前二十天完成计划102.15%;主要材料消耗量逐步下降,其中氨的平均消耗量8月份比1月份下降46.8%,9月中旬比8月份下降29.75%,产品质量完全达到国家规定标准。
这个厂是一个有四十多年历史的老化工厂,几年来,虽然不断更新设备,但是仍有不少设备较为陈旧;同时,化学产品的腐蚀性强,容易造成设备部件耗损,有些设备已经出现漏气漏液现象,影响产量不易提高,原料耗用量较大。年初以来,这个厂加强了设备检修维护工作。全厂有80%左右的主体设备比较彻底地检修了一次;附属设备也经过全面大修。现在经常保持有15%到20%的主体设备,在交叉轮换检修。经过检修的设备,生产效能显著提高。过去这个厂开二十四到二十六台碳酸机,检修以后只开二十二台,日产量还比以前提高了20%以上。
适应加强设备检修和维护工作的需要,这个厂今年还壮大了机器维修队伍。他们将过去以制造机器为主的机械分厂,转变成为设备检修服务,又从基本建设等方面抽调四十五名有丰富经验的保全人员,分配到厂部和各车间担负设备维护工作,同时规定厂的专业维修队伍包大修,车间保全人员包中修小修。操作工人们也承担一些简单零碎的修理任务,配合专业维修工人维护设备。
为做好经常性的设备维护工作,这个厂今年发动群众陆续建立了设备事故分析,大修和中修验收制,车间、工段、小组三级巡回检查设备维护管理,全厂性的设备维护活动日等制度,同时制订了主要设备的质量标准。工厂还储备了较为充足的备品备件,实行专料专用,加强备品备件的验收,确定主要备件的质量规格标准,保证了设备检修的物质需要。


第5版()
专栏:辽宁通讯

吴大爷和“黑色金子手册”
下班铃响了。鞍山钢铁公司化工总厂洗煤车间的工人们,还没洗去手上的油污,就照例聚拢在一起,核算、评比着当天节约煤炭的成果,一一记在一个红色封面的小本子上。“吴大爷……二百四十公斤。”有人报道。“哟!又是他节约的最多!”工人们听了,都这样赞叹着。
吴大爷名叫吴振荣,在洗煤车间当扫煤班长,是鞍钢有名的“红色管家人”。那个红色小本子,就是被鞍钢的人们传为美谈的洗煤车间的“黑色金子手册”。人们喜欢把吴大爷和“黑色金子手册”一起来谈论,看到“黑色金子手册”,总要想起吴大爷。
原来,今年以前,这个掌管鞍钢绝大部分生产用煤的洗煤车间,煤桥上,通廊下,铁路旁,经常散落着煤块和煤粉,一阵狂风骤雨,就要吹散和冲走几吨煤。被人尊称为“吴大爷”的吴振荣,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今年年初他把大伙儿找到一起说:“我们国家的煤产量这几年虽说增加了很多,可是煤对我们说来仍旧像金子一样的宝贵;再说,一吨煤来的多么不容易呀!从地下采出来、洗出来、选出来,一直运到我们这里,不知要花费多少人的心血。我们要是大手大脚地浪费多不应该呀!”
听了吴大爷的话,大家都很感动,可是一时还拿不出主意来。这时,吴大爷从怀里掏出一个红红的小本子,说:“这个本子,是我前两年回收了点煤,厂里奖给我的。现在用它来立个管家账,谁节约了煤,就把谁的名字和节约数字记上,然后进行评比。……我虽说已经五十多岁了,一定争取在上面先有个名字!”
大伙听了,都连声说好。接着,车间领导上就决定用吴大爷的本子建立个手册,根据吴大爷的意思,取名叫做“黑色金子手册”。
自从建立“黑色金子手册”以后,爱惜煤炭,节约煤炭,就逐渐在洗煤车间职工中形成风气。现在,那“黑色金子手册”上,记满了职工们每天节约煤炭的数字。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全车间四百八十五名职工,没有一个名字没上过“黑色金子手册”,他们共回收和节约了八千五百多吨煤炭,平均每人回收和节约了十七吨多。吴大爷的成绩最为突出,他一人就节约了三百多吨。
记载在“黑色金子手册”上的数字里面,包含了许许多多动人的事迹。最令人感动的,也还是数吴大爷的事迹。
车间决定建立“黑色金子手册”的当天,吴大爷在车间食堂吃过了晚饭,便到休息室吧嗒吧嗒抽起烟来。天色变得灰暗了,他便拿起预先准备好的铁锹铁桶,向翻车场东部走去。他记得,白天有个车箱由于兜拦不严,在那里洒了很多煤。走到近边一看,煤块上面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他俯下身子,一锹一锹地往桶里装,又一桶一桶地往堆煤场送,很快就把大堆的煤扫完了。他再看看轨道两侧还有很多散煤,这时铁锹不中用了,他就挽起袖头,用手一捧一捧地往桶子里送。手被冰冷的煤块冻僵了,就在嘴边哈一哈,或者伸入袖子里暖一暖,又继续干下去,直到把散失的煤炭收拾完了才回家去。
第二天一早,“黑色金子手册”的第一页上,就出现了这样几个字:“1月7日,吴振荣,回收煤炭三百四十公斤。”
车间工会把吴大爷的事迹宣传出去,车间里马上沸腾起来,有的人打听回收地点,有的人准备工具。这天中午,煤桥上、通廊下、铁路旁,到处都是回收煤炭的人群。散失在各处的煤粉很快被清扫回来了,淤积在地沟里的煤块也清理出来了。不到半个月,全车间就回收了七百多吨煤炭。散煤回收完了,有的人就说:“节约煤炭的油水不大了。”吴大爷却不这样看,每天一有空,他就在车间里转来转去。一天,他从煤桥下路过,看见一辆机车正在挂车,车头猛地撞上车箱,已经卸过了煤的车箱又扑噜扑噜地洒下一地煤。“来,煤没有卸净!”这一下,他们又回收了精煤一吨多。
吴大爷这一发现,给车间指出了一个方向:节约煤炭,必须注意堵塞各个环节的漏洞。于是,在车间党总支领导下,全车间职工又开展了消除生产中浪费煤炭的漏洞的运动。
(新华社)


第5版()
专栏:

检查粮仓防止粮食霉烂
广西玉林专区八月份以来,雨量较多,部分地区下了暴雨。这个专区最近通知各地开展粮食普查工作,并确定以粮食部门负责粮食保管的人员为主,配合公社大队的粮食管理员,普遍检查国家和大队的粮食仓库,边查边处理,防止粮食霉烂。


第5版()
专栏:

整修小河多运物资
四川綦江县境内有九条小河可以行船。县交通运输部门在秋季到来之前,就修建船闸,掏河炸滩,疏浚流沙。这样,在秋水到来以前,全县九条小河的通船里程已延长到二百十五公里,达到河道总里程的百分之七十。七八两月,全县经小河运输的物资总量比五、六月份增加百分之十三以上。


第5版()
专栏:

修好公路便利群众送粮
为了做好秋粮入库,湖北罗田县城关区最近已将复船山后面的一段旧埂路修成为较宽敞的公路。现在,在这条公路上,既能挑着担子走,也能推着车子走,给附近群众送粮带来了方便。


第5版()
专栏:

串乡锯缸锯罐受欢迎
河北迁西县汉儿庄公社,组织各生产队会锯缸的社员,成立锯缸手工业小组,挑担串村为群众锯缸、锯罐。这个小组成立以后,公社不仅给他们购置了全套工具,还帮他们安排串乡时间和规定了合理的劳动报酬,因此,他们串乡做活的积极性很高,活做得很细,受到群众欢迎。


第5版()
专栏:

签订合同快运山货
吉林省柳河县凉水河子人民公社交通运输管理站和供销社签订土副产品运输合同,保证把收上来的山果、药材和其他土副产品,及时运出来。合同规定,凡是供销社收购上来的山货,全部由交通运输站包干运输。供销社负责解决包装和装车的劳动力,并且按日提出准确的托运计划。


第5版()
专栏:

熊猫五周岁
南京无线电厂 郝思咏
到今年9月,“熊猫”整整五周岁了。
五年前,我们厂试制成了一批式样新颖、性能良好的收音机。为了给它取一个众人喜爱的名字,厂部把这批收音机陈列在工厂礼堂里展览了三天,让职工们来观看、试听,并且出主意想一个好名字。三天过去了,职工们对收音机的性能、外貌提出了不少宝贵的意见,可是给它取的名字,却没有一个是大家满意的。后来,工程师张元林想出了“熊猫”这个名字,在一次会上提了出来,立刻被大家接受了。这个说:“熊猫”是中国最名贵的动物,一看“熊猫”,就知道是中国的产品,那个说:“熊猫脸上一对乌黑的眼睛,一看就逗人喜欢。”在场的吴师傅也兴奋地插上来说:“没有比这个名字再好的了,熊猫性格驯良,很能代表我们收音机的性能!”于是,一只可爱的小熊猫的图案,就印在第一批收音机上了。
五年来,“熊猫”已经越长越漂亮了,花色品种也越来越多了。普通家庭用的506型和601型这两个品种,就有几十种不同的花色。在工厂的接待室里,俱乐部里,工业展览馆里,出口商品陈列室里,你还可以看到数十种不同式样的“熊猫”。有适合于野外、乡村需要的509型直流收音机,有电唱、收音两用的607型六灯机,有放在大客厅里的录音、电唱、收音三用落地特级收音机,还有一种小巧玲珑,可以随身携带的半导体收音机。不论是国内的参观者,或者是国外的朋友、商人,都称赞“熊猫”的形式美观大方,色彩调和,称赞它的声音清晰宏亮。
去年年底,我们厂的工人颜寿宝带着“熊猫”去非洲几内亚参加中国建设成就展览会。有位几内亚的政府官员知道中国有个无线电技工来了,立即把他请到家里。原来,他来中国访问时,得到了一部“熊猫”特级收音机,带回国后,因为怕别人把它搞坏了,一直没有安装起来。他亲自陪着颜寿宝把这架“熊猫”安装在自己最漂亮的客厅里。
工厂的工程师、工艺师和工人们,为了提高“熊猫”的质量,五年来曾付出过多少辛勤的劳动呵!许多看上去是技术上的小节,工人们也是三番五次的改进,直到满意为止。像收音机里面的接线板上面有许多像小爆竹一样的零件,为了把它们排列得更好,工艺师和工人们曾经改进了三次。最近工艺师王艺钧和工人们又作了第四次改进,把接线板改成了并行的两条,把许多较复杂的线路组织得非常整齐,这样就可以保证它牢固可靠,不因外界的震动而损坏。最近,他们又把“棒状电阻”改成了“薄膜电阻”,延长了“熊猫”的寿命。在“熊猫”的底座上,安装了“磁性天线”,过去听广播波段要用外加天线,吵声比较大,现在换上了“磁性天线”有了方向性,对准了电台,吵声就减少了。另外在顶板上再贴上一层锡箔纸,收听短波时也用不着外加天线,因而割掉了收音机后面的小尾巴——天线。
五年来,越来越多的“熊猫”,一批批从工厂出来,运往全国各地和国外市场,现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等三十多个国家都有“熊猫”的踪迹,它的声誉正在一天天扩大。
(附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