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1年7月20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抗议美国干涉南越 支持举行“越南日”
越南北方人民纷纷举行集会
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严厉谴责美吴集团又派飞机侵犯越南领空
新华社河内18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今天报道:越南北部人民继续纷纷举行集会和发表声明,抗议美国加紧干涉南越和支持定于7月20日举行的“越南日”。
几天来,河内市和越南北部其他地方的人民在群众大会上纷纷谴责美国日益加紧干涉南越的行为和强烈反对国际委员会6月24日通过的干涉南越人民反对美国—吴庭艳压迫者的斗争的决议。
越南青年联合会和越南大学生联合会发表声明,支持越南外交部长在7月12日写给1954年日内瓦会议两主席的信,这封信要求他们协助制止美国对南越的干涉。
祖国阵线河内市委员会在告河内人民书中表示希望1954年日内瓦会议两主席特别注意目前由于美国对南越的干涉而造成的紧张局势。
河内、顺化和西贡建立兄弟关系组织委员会在写给南越两个主要城市顺化和西贡的居民的公开信中说:“任何阴谋都不能使我国长期分裂和切断我们的亲密的感情。”公开信强调指出,“越南北方的一千六百万人民始终和南方人民在一起,正如河内市民同顺化和西贡市民在一起一样。”
新华社河内19日电 越南人民军总司令部今天在这里举办展览会,会上陈列出7月2日清晨被人民军某部击落的一架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国领空的美吴集团的飞机的残骸和机上的全部罪证。人民军总司令部发言人并在当场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美吴集团无视日内瓦协议,明目张胆地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军事挑衅的非法行动。
声明指出,通过被击落的飞机中的许多证件、材料和被捕者的供词证实,美国军事援助顾问团的美国顾问直接制订计划并在新山一空军基地命令这架飞机载运吴庭艳军队的间谍别动队到越南北方进行空投活动。飞机内的余生者供认,他们是由美国直接训练,以便派到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破坏活动的军事航空局的“第一视察连队”人员。
声明指出,7月2日被击落的美吴集团的飞机的事实向国内外舆论揭穿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吴庭艳集团的好战本质和不可告人的侵略阴谋。
声明强调指出,上述事件是明目张胆地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挑衅和极其严重地违反日内瓦协议的行为。上述行动还说明美帝国主义和吴庭艳当局不仅是在越南南方加紧迫害人民,以维持它们的残暴统治制度,而且还破坏越南北方,以实现其对越南、印度支那和东南亚地区进行侵略和制造战争的阴谋。
声明接着指出,最近期间,特别是自从美国副总统约翰逊和吴庭艳5月30日在西贡签订联合公报后,美吴集团一面在南越加紧扩军备战,加强对南越爱国人民残杀政策;一面对越南北方进行接连不断的间谍和挑衅活动,并大肆污蔑越南民主共和国在南越进行所谓“颠复”活动。
声明指出,越南国际委员会的印度和加拿大代表团今年6月24日以多数票通过的认为国际委员会有资格研究和调查关于在南越的所谓“颠复活动”的决议,是为美吴集团进一步破坏日内瓦协议,破坏越南、印度支那和东南亚的和平创造条件。
声明坚决表示,爱好和平的越南人民决不允许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破坏的挑衅行动。越南人民军同全体越南人民一起,不断提高警惕,坚决粉碎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吴庭艳集团的一切阴谋,对于它们的破坏行动将给予应得的惩治。
随后,到会记者参观了展览会上陈列的美吴集团的罪证。


第5版()
专栏:

7月2日,南越吴庭艳集团一架飞机侵犯越南北方领空,被击中后着火,并坠落在越南民主共和国宁平省的金山县。这架飞机是美国制造的,由美帝国主义非法提供给南越当局,担任运送特务到越南北方的任务。图为越南人民军和当地民兵对被击落的敌机进行搜查
越南通讯社稿(新华社发)


第5版()
专栏:

越南代表团就日内瓦协议签订七周年发表谈话
谴责美国一贯干涉南越破坏日内瓦协议
新华社日内瓦19日电 出席扩大的日内瓦会议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发言人阮成黎今天在这里为纪念1954年日内瓦协议签订七周年举行了记者招待会。
他在会上指出,在过去七年中,美国破坏1954年日内瓦协议,加紧对南越和老挝进行干涉。
他说,“越南民主共和国一贯尊重1954年日内瓦协议。”
他谈到了越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长雍文谦7月12日写给1954年日内瓦会议两主席的信。他指出,越南人民支持这样的要求:必须制止美国在南越的干涉和备战政策以及吴庭艳的恐怖措施和野蛮镇压。越南人民还支持这样的要求,立即撤消越南国际委员会以多数票通过的错误决议,即:容许在南越的美国军事援助顾问团增加军事人员,并且硬说国际委员会“有权”调查所谓在南越的“颠复活动”。
他说,在南越根本没有所谓“颠复活动”,只有南越人民为反对吴庭艳集团的暴政和压迫以及为反对美国干涉而进行的斗争。
他还向报界介绍了最近世界和平理事会和亚非人民团结组织书记处关于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的决定。


第5版()
专栏:

纳门三方会谈没有举行
据新华社纳门19日电 老挝王国政府、老挝爱国战线党和富米—文翁集团三方面的政治和军事谈判,今天仍然没有举行。
富米—文翁集团的代表17日无故不去纳门参加会谈时,只是通过万象广播电台通知了王国政府和爱国战线党的代表团,没有提出复会的时间。今晨当地时间七时半,富米—文翁集团突然通过万象广播电台临时通知王国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的代表团,要求今天复会。按照三方面过去一致同意的规定,复会的要求应在开会时间之前至少六小时提出。但是这时距三方面过去规定的开会时间十时整(当地时间)只有两小时半。这就使得王国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两方面的代表团来不及赶去纳门参加会谈。


第5版()
专栏:

苏丹总理到苏联访问
新华社莫斯科18日电 苏丹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兼总理誉卜拉欣·阿布德中将,17日下午乘飞机到达莫斯科。他是应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和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勃列日?夫的邀请前来苏联访问的。
勃列日?夫等苏联国家领导人到机场迎接。
誉卜拉欣·阿布德在机场上检阅了仪仗队。
勃列日?夫和誉卜拉欣·阿布德先后在机场上讲了话。
新华社19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18日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和苏联政府18日在大克里姆林宫设宴,招待苏丹共和国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兼总理阿布德中将。
出席宴会的,苏丹方面有阿布德将军随行官员和苏丹驻苏联大使欧斯曼以及大使馆工作人员;苏联方面有勃列日?夫、科兹洛夫、米高扬、穆希金诺夫、福尔采娃、沃罗诺夫、格里申和苏联部长们。
席间,勃列日?夫和阿布德相继讲了话。
勃列日?夫在讲话中说,苏丹共和国领导人到苏联进行国事访问,标志着苏联—苏丹友好关系发展中的一个合乎规律的阶段。他说,现在有着良好的条件来在平等、友好和互利的基础上,使两国的关系在各个方面获得进一步发展。
阿布德在致答词中指出,我们对苏联在非洲各国的解放和工业化事业方面表示的良好意愿给予特别高的评价。我们相信苏联的友谊和同他们的合作。
阿布德中将及其随行人员18日拜会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勃列日?夫,并且拜谒了列宁—斯大林墓。


第5版()
专栏:

我和大代表团到河内
新华社河内19日电 前来参加“越南日”的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和中国亚非团结委员会代表团团长刘贯一,今天上午乘飞机到达河内。代表团团员何其芳已先期到达这里。
亚非人民团结理事会代表团今天也同机到达河内。
前往机场欢迎的有越南亚非人民团结委员会主席孙光阀、秘书长阮氏榴等人。中国驻越南大使馆文化参赞艾汶也到机场迎接。


第5版()
专栏:

华沙举行群众大会欢迎越政府代表团
据新华社华沙18日电 华沙各界人民今晚在文化科学宫大厅举行群众大会,欢迎以范文同总理为首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
出席群众大会的有波兰党政领导人哥穆尔卡、萨瓦茨基和西伦凯维兹等人,以及各界人民近四千人。
波兰部长会议主席西伦凯维兹在会上讲了话。他谴责帝国主义破坏关于越南问题的日内瓦协议。他说:使越南战争结束的日内瓦协议,不仅没有被贯彻到底,而且,正如老挝事件所表明的一样,这些协议遭到了帝国主义者的破坏。他们违犯日内瓦协议,企图加强越南的分裂,把南越变成建立在暴力、白色恐怖基础上的堡垒,使它受到东南亚侵略集团成员国的干涉。
西伦凯维兹在谈到老挝问题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时说:“我们期望根据国际条约的精神和内容,尊重老挝的独立和中立。老挝内政问题应该由老挝人民自己解决。参加日内瓦会议的国家应当保证老挝和平发展的条件,保障它不受外来的干涉。”
范文同总理接着讲了话。他说:“奥得—尼斯河边界是波兰不可改变的边界,是波德人民间和平和友谊的边界,同时也是欧洲和平的重要因素,它有社会主义阵营不可战胜的力量保障着。”
范文同表示,越南人民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完全赞同苏联关于同两个德国签订和约,并通过使西柏林成为非军事化的自由城市解决西柏林问题的建议。
范文同总理在谈到南越局势时指出:美帝国主义者是吴庭艳卖国集团独裁政权的创造者,他们利用这一独裁政权作为干涉和侵略越南的工具,企图把南越变成新式的殖民地和美国的军事基地。但是,敌人的暴行只能增强越南人民的不屈的斗争。
范文同在谈到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不断加强的时候说,朝苏和朝中之间最近签订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是社会主义阵营团结和观点一致的表现,同时也是对维护远东和世界和平事业的重要贡献。”
范文同还揭露了帝国主义者的侵略和战争阴谋。他说:“美帝国主义者可耻地干涉着老挝的内政,并且企图破坏目前正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会议,它们顽固地想实现对古巴的武装侵略图谋,正在加紧对南越和南朝鲜的武装干涉,继续霸占台湾,并且对人民中国进行着挑衅活动,利用东南亚军事集团在东南亚地区制造紧张局势和准备战争。”他强调说:“所有这些事实都说明,帝国主义者侵略和好战的本性并未改变。我们的人民将加强自己的警惕,揭露帝国主义的真面貌。”


第5版()
专栏:

美国第五个回合的失败 新华社特派记者 言彪
扩大的日内瓦会议在进入了第三个月以后,今天克服了美国的又一阻挠,决定开始实质性谈判。
像莱蒙湖畔不可捉摸的天气一样,此间的政治行情也是涨落不定。星期一(17日)晚上“记者之家”盛传两主席已经就程序问题达成协议,将在星期二(18日)下午全体会议上宣布。到了18日中午,突然又宣布下午的会议取消了。据悉,这是由于西方在最后一分钟还有些“意见”。最后,两主席终于在18日晚上就程序问题达成了协议:会议将转入实质性谈判,首先讨论尊重老挝的独立和中立问题,然后讨论国际监督问题。
两周来激烈的程序之争至此结束。为了打开会议僵局,陈毅外长曾经在7月3日提出了建设性的建议,主张会议转入实质性谈判,首先讨论保证尊重老挝的独立和中立问题。由于美国的无理反对,会议被迫用两周的时间进行了这一场程序的争论。人们把这叫做“把马放在车前面还是把车放在马前面”的争论。今天的协议算是作了结论,证明只有“把马放在前面”会议才能前进。像美国那样把车放在马前面,会议就寸步难行。
美国终于再次不得不从自己铺砌的高台阶上爬了下来。它在这两周来的捣乱中究竟得失如何呢?不妨给它算一笔账。首先,经过这场辩论,美国反对老挝独立和中立的面目进一步大白于天下。为了反对讨论尊重老挝独立和中立问题,美国代表斯提夫斯在美国独立纪念日(7月4日)这一天,不惜把祖宗牌位摔在地下,说美国独立宣言本身是“毫无意义”的。这件事将作为美国反对各国人民独立的决心书而载入历史纪录。
这次辩论还表明,美国是失道寡助的。不仅苏联、越南民主共和国、波兰和老挝爱国战线党积极支持陈毅外长的建议,老挝王国政府的代表以及印度、缅甸的代表也都主张首先讨论尊重老挝独立和中立问题。连美国的盟友英国和法国也不肯积极为美国撑腰。
恐怕再没有比美国代表团发言人的话能够更好地总结美国的得失了。在上星期五(14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问这位发言人,几周以来,美国是否在它用来阻挠会议进入实质性谈判的国际委员会“技术装备”问题上或者在其它问题上得到任何“满意的东西”?这位发言人苦笑着回答说,“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他停了一下又说,美国所满意的是,一些国家仍然坚持“技术装备”问题是最优先的。它们是泰国、南越、加拿大,“还有我们自己”。好了,参加会议的有十四个国家,其中只有三个站在美国一边。而这就是唯一使美国“满意”的东西。美国在这场斗争中有没有讨到便宜?是“众望所归”,还是孤家寡人呢?这难道还需要任何评论吗?
对于美国阻挠会议的作法,甚至这里的某些美国记者,有时也流露出不满。在美国代表团上星期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开始前,一个美国记者大声说,“大概又是‘有效停火’、‘技术装备’!明明在老挝存在着停火,还总是背诵这一套,有什么意思!”
另一位西方记者打趣说,“5月、6月、7月……美国要闹到什么时候为止呢?难道不要我们回家过圣诞节吗?再闹下去,我们要组织‘圣诞节回家运动’了。”美国在日内瓦闹得“怨声载道”,由此可见一斑。
两周来程序斗争的结局,是日内瓦会议两个月来美国在第五个回合斗争中的失败。
第一个回合的斗争,是关于会议究竟开不开得成的斗争。腊斯克借口“有效停火”和老挝代表权问题,使会议迟开了四天。但是,结果是美国输了。腊斯克终于不得不在老挝合法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代表的对面坐了下来。美国报纸把这叫做“程序上的投降。”
会议开始一般性发言了。社会主义国家、老挝政府和人民的代表,高举老挝独立、中立、和平的大旗。苏联提出了具体方案。陈毅外长提出了著名的五点原则。美国腊斯克也打起了国际托管老挝的破旗。这面旗子一打出来,立即在会上受到了普遍的反对。于是,美国方案难产。美国只好把它的法国盟友拖下水,替它提出以国际托管为内容的法国方案,自己却坐在被告席上装“哑吧”。
第三个回合是围绕着所谓“帕东事件”的斗争。美国一面叫嚷“有效停火”,一面却在老挝解放区后方空投土匪和美国军事人员。当老挝爱国军队对这种挑衅坚决镇压时,美国就在日内瓦大叫大闹,借故逃会。这次斗争的结果只证明了一点:美国自己是停火破坏者。最后,美国不得不在会议桌上再次坐下来。
美国在军事上吃了亏,政治上蚀了本,“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次美国输得更惨。
老挝三亲王苏黎世会谈公报发表了。美国把这个老挝人自己的和平中立政策的纲领看作眼中钉。它一手阻挠老挝联合政府的组成,一手在日内瓦坚持国际托管方案,并使会议陷于僵持状态。在这一回合的斗争中,美、法方案的实质和美国在老挝的祸心,遭到了进一步系统的揭露。在陈毅外长6月26日发言以后,美国的论据实际上已经完全破产。
刚刚结束的第五回合斗争,实质上是前一回合斗争的继续。美国害怕讨论尊重老挝独立和中立问题,同它害怕老挝三亲王协议中关于独立和中立的纲领,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显然,在这场斗争中,胜利的又不是美国。
分析一下美国每一次自己铺砌台阶然后又爬下台阶的几部曲,对于进一步认识这个纸老虎是有帮助的。举这次为例,美国大体上有以下几手:一曰“走到边缘”。斯提夫斯在会上大叫大闹;美国发言人在会外摇旗呐喊;美国宣传机器则散布会议“濒于破裂”的消息。真是“乌云压城城欲摧”。二曰“栽赃”。美国报纸和通讯社接着大事宣传社会主义国家“阻挠会议进展”,应对会议僵局“负责”。三曰“转舱”。眼看拖加压力无效,便开始打退堂鼓。美国发言人在会外开始说什么“将会找到程序问题的解决办法”,接着又表示美国一向准备“不抱成见地”考虑程序问题。四曰“精神胜利”。美国发言人在上星期五(14日)说,中国代表在发言中“承认中立与监督的关系”,“态度不像过去那样僵硬”了。似乎是中国不得不改变了态度。其实,陈毅外长在7月3日的发言中就已经指出,就保证尊重老挝独立和中立问题达成了协议,会议将具有更有利的条件来对监督问题进行有成效的讨论。五曰“埋下制造新困难的种子”。同一位美国发言人在同一天说,美国今后将继续要求“满意地解决”国际委员会的“技术装备”问题。这就是说,美国今后可以随时借此阻挠会议的进展。
日内瓦经过连日阴雨之后,昨天上午刚刚放晴,下午又来了一阵雨。人们关心,扩大的日内瓦会议是不是会像日内瓦的天气一样,刚刚出现一线转机,又遭到美国的新的阻挠呢?
腊斯克在最近的一次谈话中说,不能把老挝“一笔勾销”。这是什么意思呢?美联社14日从华盛顿发出的一条消息说,美国官员认为,“尽管同共产党人达成任何协议的希望已经遭到挫折”,但是美国仍然有两个理由继续参加会议:第一是“还没有放弃一切希望”;第二是老挝停火已经相当有效。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此间观察家认为,这些话表明美国还不打算把它的干涉老挝的计划“一笔勾销”。美国一面散布空气说会议达不成协议,一面又不敢使会议破裂。它可能仍然把会议看作一个喘息机会,以便进一步玩弄政治阴谋和准备军事冒险。
来自老挝的最新消息说,沙湾拿吉集团的首脑诺萨万已经从他的老巢老挝南部地区“巡视”后回到万象,他此行究竟干了些什么勾当,迄未透露。同时,由于叛方的阻挠,纳门会谈继续陷于停顿。正当人们希望行将到来的三亲王第二次会谈将就组成联合政府问题达成协议的时候,据西方通讯社报道,老挝叛乱集团却在考虑,如果会谈达不成协议的话采取什么措施。这条消息还说,这个集团考虑的措施包括老挝“分治”或由老挝国王来“管理国家”。
华盛顿《明星晚报》又在15日对组成老挝联合政府的前景散布悲观论调,并且鼓动沙湾拿吉集团“有力地”反对组成以梭发那·富马亲王为首的、包括三种力量的联合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在《纽约时报》6月21日发表社论鼓吹老挝“分治”以后,最近美国的宣传机器又大谈起“分治”来。美国《记者》杂志7月6日发表的一篇文章,鼓吹“分治”老挝“可能证明是我们能够合理希望的最好办法”。
正当日内瓦会议即将进入实质性谈判的时候,人们正在密切注视着美国下一步将怎样走。 (日内瓦19日电)


第5版()
专栏:日内瓦通讯

英国和法国为何一筹莫展? 本报记者
在日内瓦会场内外,人们看到,在美国外交陷入深重危机的同时,英国和法国在外交上也一筹莫展。
英国是日内瓦会议的两主席之一。然而,在过去两个多月里,英国代表在未得到他的美国盟友点头之前,几乎不敢答应任何事情。7月初,会议两主席苏联和英国代表,在同老挝国际委员会成员国代表磋商后,本来已经就委员会从老挝各方取得交通工具的问题达成协议。在会议两主席给国际委员会的信件发出前最后一分钟,加拿大在美国支持下翻案,英国马上就拒绝再发出信件,并改口声称这个问题还“未获协议”。美国及其追随者至今还在这个问题上吵闹不休。
最具有象征意义的一个戏剧性场面,出现在6月12日的会议上。那时,英国外交大臣霍姆在去华盛顿访问的前夕,来日内瓦主持了一次会议。美国代表哈里曼来到会场,先找霍姆密谈片刻。霍姆宣布开会后,首先就让哈里曼违反会议程序发言。接着,泰国代表又要抢先发言。霍姆自然知道这个代表的来头,一再苦苦劝解以至可以说是哀求泰国代表不要这样捣乱,以免使主席过分为难。但是,泰国代表置之不理,坚持继续讲下去。霍姆不得不击木槌,打断泰国代表发言。而当霍姆一看到哈里曼举手要求发言来支持泰国时,便又无可奈何地让泰国代表继续讲下去。霍姆拿起木槌,望着对面的哈里曼,几度欲击而未击。
多少年来,英国统治集团一直是以“最富有传统外交经验”自夸的。而现在,这位英国的外交大臣,却在会议上苦笑着连连说:“我担任主席很为难”,“我真希望今天不是我当主席”。比起1954年日内瓦会议上的艾登来,今日的英国代表在同美国交往上,甚至又远远不如了。
法国最近在日内瓦会议上的表现,也是耐人寻味的。5月间法国在会议上提出第一个关于老挝中立宣言的方案后,法国报纸曾经传出,由于遭到美国代表团的反对,法国第二个关于国际监督的方案准备收起来,不再提出。法国代表团发言人也一度否认过法国还要提出第二个方案。但是,在美国总统肯尼迪访问法国后不久,法国在会议上提出了第二个方案,而且这个方案的内容却就是腊斯克国际托管老挝“纲要”的翻版。法国这样的方案遭到强烈谴责以后,法国代表团人士又曾经私下竭力解释它的态度不会是固定不变的。而在美国对法国方案提出补充条款,来进一步加强这个国际托管计划以后,法国代表只是说要“详细研究”美国的补充条款,而迄今一直没有表示过什么不同的意见。
从最近一个时期来法国代表在日内瓦会议上没精打彩的表情和讲话中,也真是很难找到戴高乐政府在1958年上台后同美国大闹别扭的那股劲头了。
英国和法国在日内瓦会议上的这种种软弱表现,自然并非偶然,而是同英国和法国的整个境况密切有关。
最近以来,英国国内在进行着一场是否加入西欧“共同市场”的大争论。人们记得,英国政府曾经是断然拒绝加入目前形式的“共同市场”,并且另组“自由贸易区”来抗衡的,而现在却要改变初衷了。问题的实质在于,由西德和法国控制的“共同市场”的力量正在增长,咄咄逼人,已经达到使英国感到不加入“共同市场”便难于抵挡竞争的地步。但是,英国要加入“共同市场”,同样面对严重的问题。几个英国大臣分赴英联邦国家磋商,澳大利亚、新西兰等一些国家都强烈反对英国加入“共同市场”。英国统治集团,以至执政的保守党内,都在这个问题上陷于分裂。
英国经济最近进一步显著恶化。英国《观察家报》7月9日指出,“现在已经十分明显,英国正在走向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英国工业生产停滞,出口不振,来自对外投资和航运等方面的“无形收入”又急剧下降,国际支付逆差增长。英国黄金及硬币储备在6月份连续第五个月下跌,自今年2月以来已共丧失一亿五千三百万英镑,6月底总额减到九亿九千万英镑。而一般认为,十亿英镑储备是英国的最低安全线。7月初,英镑对美元比值,又一度下跌到1957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点。
英国首相麦克米伦7月13日对保守党议员说,英国经济正进入“一个困难的阶段”,“我承认我十分为难”。财政大臣劳埃德15日说,英国政府准备采取一些措施来应付经济危机,“不管这些措施是如何不得人心或者出乎人们的意料”。16日的《星期日电讯报》报道,英国政府认为,英国正处于战后“最严重的支付平衡危机之中”,“这个国家从未经历过连续两年这样严重的外汇缺乏”,英镑正面临着贬值的危机。
英国报纸以显著地位刊出消息说,英镑地位目前正依靠美元来支持。这样,美国山鹰勒住了衰老的英国狮子的脖子。
不久前,劳埃德说,英国不能“毫不考虑它的资源而花钱”,不能企图“做得太多”,必须削减政府开支,削减海外军事及经济开支。但是,为了维护英国的殖民阵地,英国仍然是不顾这一切的。最近,英国又大肆调兵遣将,去占领科威特。美国当局宣布支持英国这一行动,当然,英国是不会不为此付出交换的代价的。
这些日子,伦敦城的报纸一面议论美国外交政策的重重困境,肯尼迪政府无力进行“领导”,一面还是相当重视来自大西洋彼岸对英国的责难。报纸上不断刊出这样的消息:美国高级官员对英国在参加“共同市场”上迟疑不决表示“恼怒”;华盛顿指责英国在东南亚地区支持美国不力,“一些人已经怀疑联盟的可靠性”等等。看来,虽然华盛顿已在危机阴影的笼罩之下,从那里传出的咳嗽声,今日还是能够震动伦敦白厅的窗户的。
法国的戴高乐政府,如7月10日《纽约时报》所指出,也面临着“一个漫长的充满搏斗和危机的炎夏”,面临着“一系列曲折而复杂的问题”。
戴高乐是在法国统治集团在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里打得焦头烂额的背景下登台的。三年来,戴高乐军事镇压和政治欺骗双管齐下的做法,也并没有能够改变法国殖民者在阿尔及利亚泥坑中愈陷愈深的境遇。法国政府在同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的谈判中,仍然拒绝承认阿尔及利亚的主权和完全独立。戴高乐新近提出分治的办法,结果更加在阿尔及利亚燃点起人民争取民族独立斗争的火焰,在阿尔及利亚全境举行了总罢工和示威。
在法国国内,一个多月来,声势浩大的农民斗争遍及全国各地,农民“处于骚动之中”。
阿尔及利亚问题得不到解决,国内群众运动又蓬勃兴起,使得戴高乐在法国政界中的威信下降。英国报纸形容,甚至在戴高乐的信徒中也开始进行“喧嚣的反抗”,对戴高乐的独裁统治公开表示不满。7月6日,法国国民议会议长沙邦·戴尔马在议会中说,议会将不满足于做通过政府倡议的法律的一个橡皮图章。这时,从左翼到右翼的大多数议员都热烈鼓掌。
戴高乐在7月12日发表了一篇电视演说,第二天各种倾向的法国报纸纷纷加以指责:这是戴高乐“任职以来最坏的一次演说”(《人民报》),戴高乐把若干阴影“掩藏起来”(《战斗报》),戴高乐无视人们的不满(《世界报》),戴高乐应遵循宪法(《费加罗报》)……。7月16日英国《观察家报》指出,这是戴高乐“从1958年重新上台以来从未有过的坏纪录”。
7月10日一期《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概述法国当前的政治风向说:“愤怒是普遍而深刻的。农民在骚动中,要求执行新的农业计划。工人们要求提高工资。部队的士气低落。政治家们感到无能为力。甚至学生们由于大学考试评分马虎而怒骂不止。所有的责骂都指向一个人:总统戴高乐。”
戴高乐要从外面寻求支持。7月10日在巴黎出版的《纽约先驱论坛报》欧洲版,以头栏地位刊载一篇报道说,在肯尼迪访问法国以后,法美关系有“显著改进”,戴高乐同肯尼迪“在制订政策方面更加密切协和”,而在法美间分歧的问题上“降低了调子”。这家报纸指出,这种景象同两个半月前法国高级官员指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在阿尔及利亚策动军事叛乱、挖法国墙脚的那种炽烈气氛,已大不相同。
扩大的日内瓦会议在讨论老挝问题。老挝,阿尔及利亚和科威特,异处三地,美国、英国和法国在这些地方也有着各自不同的利害考虑和打算,以至倾轧斗争。但是,无论如何,美国、英国和法国都是穿着殖民主义连裆裤的。今天,英国和法国这些老殖民主义者还想抱住美国新殖民主义盟友的佛脚,来竭力保持它们残留的殖民阵地。但是,要取代欧洲盟友地位的美国新殖民主义者是并不会真正给欧洲盟友帮忙的,而且,美国这个殖民主义的最后堡垒,也只是一尊泥菩萨,在民族解放运动的汹涌浪潮的冲击中,自身不保。英国和法国统治集团的这种路线,又怎么会给他们自己带来出路呢?
(日内瓦19日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