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 ChatGPT, Netflix, Disney+, 每月不到1块钱,带教程,支持支付宝。

1961年7月1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

波兰副外长在日内瓦会议三十日会议上发言
  强调解决老挝问题必须尊重老挝主权
苏黎世协议应当能促使日内瓦会议达成保证老挝独立和中立的协议
新华社日内瓦30日电 扩大的日内瓦会议今天继续举行全体会议。波兰代表、外交部副部长纳希科夫斯基在今天的会议上发言。他强调指出,解决老挝问题的指导原则应当是尊重老挝的主权。他说,老挝三亲王在苏黎世发表的联合公报应当能够促使日内瓦会议达成一项保证老挝独立和中立的协议。
他说,“在苏黎世通过的公报具有双重的重要意义:第一,它为老挝的各种政治力量达成内部协议展示了清晰的前景,并且为这个国家的和平民主的发展创造了基础;第二,它明确地规定了老挝的和平和中立政策的原则。”
纳希科夫斯基说,苏黎世“公报表示了老挝的几种基本力量的正式态度,它指出了我们的工作应当遵循的方向,它应当构成(这次日内瓦)会议所通过的文件的基本内容。因此,我们的会议又得到了一个应当能够帮助我们进入具体工作阶段的文件”。
他说,苏黎世公报特别强调老挝主权的问题。老挝代表贵宁·奔舍那和富米·冯维希在扩大的日内瓦会议上的发言中着重地指出了这一点。
他说,从这种考虑出发,我们在讨论为老挝的中立创造条件这一问题时的出发点,必须是尊重它的主权。他说,因为中立不应当限制主权,正相反,它应当巩固主权。他说,应当保证老挝不致遭到这样的危险:它被拖到一种可能使它在政治上、军事上或经济上依赖其它国家的政策轨道上去。同时,应当消除国际局势恶化、甚至在这个地区爆发武装冲突的危险。他说,中立意味着不允许一切国家把老挝拖入各种各样的条约或协定之中,这些条约或协定本身就包含产生这些后果的危险,也意味着不允许把它的领土用于军事目的。中立要求撤出一切外国军事力量。他说,苏黎世公报不仅阐明了中立的概念和尊重中立的义务,而且,这项公报以实施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以及同一切国家、首先是同邻国建立外交和友好关系这些内容,充实了中立的概念。
他指出,苏黎世公报宣布老挝不参加任何军事联盟,废除一切违反老挝主权和中立的原则的条约以及不承认任何军事联盟的保护。他说:老挝人民对东南亚条约组织的维护者给了坚定的答复,这些维护者不顾老挝人民明确表示的意志,企图寻找口实来干涉他们的内政,并且把东南亚条约组织的保护强加于他们身上。
他说:“一个军事条约的保护只能是对这个国家的安全的威胁。这次会议必须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老挝不要这样的保护,因此,所有与会者都应当充分考虑到这一点,并且由此得出适当的结论。”
他说,波兰代表团对苏黎世协议表示满意,并且认为,这些协议“是解决老挝问题的第一步,而且是重要的一步”。
他最后要求各个代表团以建设性的态度来考虑会议当前的任务,并且尊重苏黎世公报中所表达的老挝人民的意志。
主持会议的英国代表麦克唐纳说,会议两主席29日就老挝国际委员会的需求问题同委员会的成员国印度、加拿大和波兰的代表进行了讨论。他说,他们正在研究写给委员会的一封信件的草稿。在关于这份草稿的讨论结束之后,两主席将向会议提出报告。
今天的全体会议举行了二十五分钟。下次会议将在7月3日当地时间上午十一时(北京时间下午六时)举行。


第7版()
专栏:

  朝鲜党政代表团拜访赫鲁晓夫
新华社30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29日讯:以金日成同志为首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党政代表团6月29日在克里姆林宫拜访了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同志。
在拜访时,苏联方面在座的有: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苏共中央部长安德罗波夫、苏联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普扎诺夫等。
在拜访时,双方在诚恳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了交谈。
同一天,代表团还在克里姆林宫拜访了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勃列日涅夫。
在拜访时,双方也举行了座谈。
苏联方面参加座谈的有: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秘书格奥尔加泽、苏联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和苏联驻朝鲜大使普扎诺夫等。


第7版()
专栏:

  越南政府代表团到列宁格勒访问
新华社30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以范文同总理为首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29日由莫斯科去列宁格勒访问。
陪同代表团前往的有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中央书记穆希金诺夫,苏联外交部副部长奥尔洛夫等人。
到车站送行的有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诺维科夫、乌斯季诺夫等。
在此以前,范文同总理和由他率领的代表团曾在莫斯科会见了苏联的社会活动家和科学文化工作者,并且访问了莫斯科近郊的“列宁”集体农庄。
越南驻苏联大使阮文镜28日为越南代表团和曾在越南工作过的苏联专家组织了会见。范文同总理在会上讲了话。他热烈赞扬并衷心感谢苏联专家对越南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援助。
范文同指出,越南革命的一切成就都与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的帮助以及苏联、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兄弟国家的同情、支持和帮助有着密切的关系。


第7版()
专栏:

  赫鲁晓夫电贺刚果共和国国庆
新华社30日讯 塔斯社莫斯科30日讯:苏联政府首脑赫鲁晓夫致电刚果共和国代总理安托万·基赞加,代表苏联人民和苏联政府祝贺刚果共和国宣布独立一周年。
赫鲁晓夫向安托万·基赞加、并通过他向全体刚果人民表示:苏联和苏联人民完全站在英雄的刚果人民的一边,支持他们反对殖民主义者的正义斗争。
电报中指出,刚果人民继续英勇奋斗,争取本国的自由、独立和领土完整,反对殖民主义制度在刚果复辟,不论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集体殖民主义,还是联合国的所谓“托管”。
赫鲁晓夫指出,在卢蒙巴总理惨遭杀害以后,他的亲密的战友安托万·基赞加领导了这一斗争。电报中强调指出:“您所领导的政府是刚果共和国唯一合法的政府。”


第7版()
专栏:

  朝鲜党政代表团经北京去蒙古
新华社30日讯 应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邀请,前往参加蒙古人民革命党第十四次代表大会和蒙古人民革命胜利四十周年庆祝活动的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由朝鲜劳动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内阁副首相郑一龙率领,今天上午从平壤乘飞机经过北京前往乌兰巴托。
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中共中央委员伍修权,今天到机场迎接。到机场迎接的还有蒙古驻中国大使沙拉布,朝鲜驻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马东山,参赞方泰律等。


第7版()
专栏:

苏发努冯亲王在离日内瓦之前发表谈话表示
  老挝不能接受侵犯国家主权的美法方案
国际委员会的任何监察活动必须得到老挝政府的认可才能进行
新华社河内29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今天报道:老挝爱国战线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28日在离日内瓦回老挝之前,对越南通讯社记者发表谈话说,美国和法国关于国际监督的议定书草案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它公然侵犯老挝的主权。
他说,老挝国际委员会进行工作时决不能侵犯我们的主权。
他指出,现在局势和1954年不同了。现在发生的是一场牵涉老挝三方面在内的内战。因此,执行停火和监督停火的工作应当由三方联合委员会承担,而没有必要组织国际委员会的固定小组。国际委员会只是应老挝王国政府的请求,帮助进行监察工作。运输工具将由老挝各方提供,每一方提供它所控制的地区内的运输工具。任何监察活动都必须得到老挝政府的认可才能进行。
苏发努冯亲王严厉谴责美国国务卿腊斯克发表这样的声明:苏黎世联合公报不能够对东南亚条约组织的政府之间的安排产生影响。苏发努冯亲王说,“由此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美国是不愿意取消东南亚条约组织对老挝的‘保护’的。”他追述说,正如去年12月份的事实所表明的那样,这种“保护”在于用由泰国兵士操使的美国大炮轰击万象。
苏发努冯亲王重申了老挝爱国战线党对将来的老挝联合政府的态度:这个党只承认以梭发那·富马亲王为首相的临时联合政府。他说,他早日返回老挝的目的是为三亲王的下一次会晤进行准备。他说,我已经答应梭发那·富马亲王,在7月中旬以前在老挝的领土上同他再度会晤。苏发努冯亲王强调说,我希望,万象方面的领导人认清老挝的现实情况和老挝人民的愿望,并且在这个问题上表示建设性的态度。
他还表示希望出席日内瓦会议的老挝三个代表团保持密切的联系,交换意见,互相商量,以便使苏黎世联合公报能够正确地履行。


第7版()
专栏:

  日内瓦会议两主席会见国际委员会成员国代表
新华社29日讯 据塔斯社日内瓦讯:关于老挝问题的国际会议两主席,苏联的普希金和英国的麦克唐纳,29日同老挝国际委员会的成员国印度、波兰和加拿大的代表会晤。


第7版()
专栏:

老挝王国政府和爱国战线党两代表团团长发表谈话
  谴责美国和叛乱集团拖延纳门会谈
要富米—文翁集团以人民利益为重速派代表按期到纳门开会
新华社纳门30日电 出席纳门会谈的老挝王国政府代表团团长方·丰萨万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代表团团长诺哈·冯沙万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谈话说,富米—文翁集团一方面继续中断纳门会谈,一方面又派遣它的首领富米·诺萨万去美国,这就清楚地说明了它和它的支持者——美帝国主义正在千方百计地拖延纳门会谈,从而企图阻挠和破坏老挝三亲王苏黎世会谈公报的履行。
方·丰萨万和诺哈·冯沙万指出,三亲王会谈公报是老挝人民英勇斗争的一个胜利,是美帝国主义的一个失败。他们说,这项公报规定了老挝的和平中立、独立、民主、统一和繁荣的道路,并且阐明了对内和对外政策。在对外政策中已经明确地规定了老挝将不容许外国干涉,也不接受任何集团的所谓“保护”等等,很明显,这些都是美帝国主义所不喜欢的,因为这些意味着将制止它和东南亚侵略集团对老挝的干涉和侵略。
两位代表团团长指出,因此,从三亲王会谈公报发表以来,美帝国主义就一方面指使富米—文翁集团中断纳门会谈,另一方面又竭力把三亲王会谈公报说成是“无效”的,想尽各种办法来破坏这项公报的履行。
两位团长强调指出,老挝的全体爱国军民都热烈欢迎和支持三亲王会谈公报,因为它完全符合老挝人民的利益和愿望。同时,这个公报也清楚地表明,如果没有美帝国主义的干涉和侵略,老挝的内部问题由老挝人自己来解决,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两位代表团团长最后在记者招待会上再一次呼吁富米—文翁集团不要违背老挝人民的利益和愿望,而要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赶快派遣代表按期来纳门开会,继续讨论成立老挝临时联合政府等问题。
新华社纳门30日电 老挝王国政府、老挝爱国战线党和富米—文翁集团三方面的政治和军事谈判,今天又由于富米—文翁集团的代表无故缺席而未能举行。这是从6月16日以来,富米—文翁集团的代表第七次拒不参加会议。
老挝王国政府代表团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代表团的发言人今天向记者说,他们两方面的代表团团长28日曾分别写信给富米—文翁集团的代表,呼吁他们在30日来纳门恢复会谈,但是他们一直没有答复。两个代表团的发言人强调指出,富米—文翁集团的这种无理行为,进一步暴露了他们的阴谋,即:企图继续拖延谈判,以便阻挠和破坏三亲王苏黎世会谈所达成的协议。但是,他们一切违反老挝人民的利益和愿望的阴谋必将遭到彻底的失败。
老挝王国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两方面的代表团再次呼吁富米—文翁集团的代表在7月3日来纳门恢复会谈。


第7版()
专栏:

  “老挝之声”电台揭露
  叛军调动频繁并继续挑衅
新华社河内30日电 “老挝之声”电台今天揭露沙湾拿吉集团继续进行“扫荡”、挑衅和频繁的军事调动。
电台说,在万象省波里坎县,自从6月初以来,沙湾拿吉集团在赫道、赫丰、纳龙、芒汶、芒波等村建立了新据点,“扫荡”和迫害人民。他们在法内村烧毁了全村的房屋,并抓走三名老百姓,还在其他村子抓人和杀人。
电台说,叛军还从芒黄、赫丰、赫道据点炮轰政府军和老挝爱国战线党战斗部队。叛军还在6月21、24和26日,先后用六十毫米和一零五毫米的大炮轰击波里坎县的北兰地区,并在6月22和23日,派遣AT—6型飞机扫射和轰炸这个地区。
电台说,在杜拉空,6月13日,一百二十五名叛军侵占纳菲地区,并在北卡容建立据点。在丰洪北面,6月底,叛军侵占纳方地区。叛乱集团并派军队占驻法兰卡、丰美和丰松。
在十三号公路附近的纳巴松地区,叛乱集团派军占驻了纳兰村和纳坡村。叛军在6月8日和10日还进攻丰松地区,并扫射丰碉村。
电台说,在万象省北部,6月16日,叛军进攻纳沙村。他们在5月20日从万象市把三艘汽艇和两架直升飞机派往班赫村;在5月28日进攻谷枫地区,包围了纳沙村,并杀死四名居民。叛军6月9日在会敦地区“扫荡”,抓走三名居民。
电台说,在坎格,6月28日,叛军的一架B—25型飞机窜入更松和沙北村上空盘旋。
这家电台在另一则消息中说,沙湾拿吉集团还正在加强班昂村的力量,并出动AT—6型飞机到解放区扫射。他们还要求美国继续增援坦克、大炮、装甲车和直升飞机。
电台说,南越当局的飞机和汽车也已经到达沙湾拿吉,以便把叛军运到菲费去。
沙湾拿吉集团6月9日在万象省赫桑村逮捕了六十人。
电台说,6月7日,万象省沙拉坎县的叛军出动两艘汽艇抢劫湄公河边上的班恒村的老百姓的家畜和财产,并抓走两名妇女。


第7版()
专栏:日内瓦通讯

  美国在日内瓦的沉默
  新华社特派记者
原订29日举行的扩大的日内瓦会议没有举行。
老挝三亲王在苏黎世发表的联合公报在全世界引起了普遍的重视,但是,对于美国代表团来说,这项公报却好像梦魇一样,紧紧地缠着它无法脱身。
几天来,中国、苏联、越南民主共和国,老挝王国政府、老挝爱国战线党的代表,甚至连英国和第一次参加会议的富米—文翁集团的代表,一个接着一个,在日内瓦会议上发言,都对苏黎世公报表示欢迎和重视。不少代表认为,日内瓦会议应该充分考虑公报中所表达的老挝人民要求独立和中立的愿望以及实现这些愿望的政治纲领。他们指出,苏黎世公报所表现的老挝人的主张和美国的主张恰恰相反,他们还表示希望美国重新考虑它的固执立场。
他们当面质问美国代表,既然老挝三亲王已经声明不要任何军事集团的“保护”,为什么美国国务卿腊斯克急急忙忙地宣布东南亚条约集团偏偏要对老挝进行“保护”?既然三亲王认为统一老挝军队是国内问题,为什么美国一定要把它列为国际问题来进行干涉?既然老挝三亲王认为对老挝的经济援助必须是无条件的、直接的,为什么美国还要坚持搞什么国际机构,来处理对老挝的“援助”?既然老挝三亲王不允许外国在任何形式下干涉老挝内政,为什么美国坚持要利用国际委员会来对老挝进行全面的控制和干涉?如果连老挝三亲王自己协商决定的公报,美国都可置之不理,坚持干涉作法,那么日内瓦会议的讨论,还有什么意义?
面对着这许许多多的质问,美国代表哈里曼坐在会议桌旁,哑口无言。他没有回答,也不可能提出任何有道理的回答。美国总统肯尼迪昨天(28日)在华盛顿谈到老挝问题时,也没有提供答案。他只是说,美国所关心的是“国际监督委员会的权力的各项细节”,他希望会议“能够使国际监督委员会获得有效的指示,以便它能够履行它的责任”。
肯尼迪的声明只能被解释为美国对老挝的独立和中立毫无兴趣,它唯一关心的是要实现美国的通过国际委员会对老挝实行托管的计划。而哈里曼在日内瓦的沉默,说明美国的这种干涉政策,遇到了不可克服的困难。
这两天,美国的活动中心转移到了华盛顿。美国一手培植的诺萨万应美国政府的邀请已经到达华盛顿,将同腊斯克会谈。哈里曼也匆匆被召回国去参加这次密谈。值得注意的是随同诺萨万去美国的还有他的“总参谋长”拉迪功,而在美方参加会谈的人中有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美国通讯社透露,他们的会谈将着重从军事战略和军事援助方面来研究美国对老挝的进一步的计划。据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也曾邀请梭发那·富马亲王去访问美国,但是遭到梭发那·富马亲王的拒绝。他现在在巴黎,昨天同法国外长德姆维尔进行了长谈,并且将在几天之后返回老挝。
看来日内瓦也好,苏黎世也好,事情的发展对美国都很不顺利。用腊斯克昨天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话来说,美国认为,老挝最近的局势“仍然是混乱的,困难的,而且在某些方面是令人沮丧的”。美国想绕过日内瓦,直接在华盛顿策划政治阴谋和军事干涉。正如腊斯克昨天所说的那样,美国一方面在日内瓦参加谈判,同时转而把这个问题提交东南亚军事集团来处理的前景,是经常存在着的。但是,华盛顿终究不能决定老挝的命运。美国的军事干涉和政治阴谋过去已经遭到了失败,今后也注定不会成功。
日内瓦会议已经由于美国的死硬立场而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如果美国还要坚持它的国际托管方案,把它强加于人,会议就可能破裂,老挝战火就可能重燃,而美国将要承担这些严重后果。如果会议要取得进展,美国必须收回它的方案,坐下来认真谈判。如果美国既不敢马上使会议破裂,又不愿认真谈判,会议将因此放慢速度,继续拖延。但是,会议的速度放慢并不能阻挡整个形势的迅速往前发展,而形势将把美国远远地抛在后面。(日内瓦29日电)


第7版()
专栏: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发表评论说
美国在教唆诺萨万推行美国的新阴谋
新华社河内29日电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今天就老挝叛乱集团头子富米·诺萨万前往美国一事发表评论。电台说,诺萨万是美帝国主义最得力的走狗。美帝国主义把他叫到美国去,目的不外是教唆他更加顽固地推行美国的新阴谋,给老挝三亲王苏黎世公报的履行制造困难,破坏扩大的日内瓦会议和纳门会谈,阻挠老挝问题的和平解决。
评论指出,苏黎世联合公报发表后,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感到惊慌。评论说,老挝人民支持苏黎世公报,并且为认真履行这项公报而斗争,同时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破坏苏黎世公报的履行的新阴谋。评论要求富米—文翁集团同老挝合法政府和老挝爱国战线党共同履行苏黎世公报,以梭发那·富马亲王的政府为基础,早日成立联合政府。


第7版()
专栏:

  美政府官员同诺萨万商谈老挝局势
诺萨万说肯定要谈老挝问题的军事方面
据新华社30日讯 华盛顿消息:老挝沙湾拿吉集团头子、老挝叛乱“政府”副首相兼国防大臣富米·诺萨万29日同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的负责官员们举行了一整天的会谈。据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说,在会谈中讨论了老挝的目前局势、日内瓦会议的发展和老挝三亲王的苏黎世会谈。
在同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们举行了三个多小时的会谈之后,诺萨万对记者们说:“我们对老挝局势的看法同国务院的看法没有很大距离。”
接着,诺萨万又到美国国防部同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们举行会谈,并在国防部同尼采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兰尼兹尔一起吃了午饭。
诺萨万在会谈之前说:“我们十分肯定将就老挝问题的军事方面进行一些会谈。”合众国际社在28日就透露,在这些会谈中,美国对老挝的“军事战略和(对叛乱集团的)援助将是考虑的问题”。美联社29日透露,双方还讨论了关于在老挝组织联合政府的问题。
29日晚间,腊斯克设宴招待诺萨万和陪同他一起来访问美国的老挝叛军总参谋长拉迪功等人。
30日,诺萨万同美国总统肯尼迪举行了会谈。


第7版()
专栏:

  伊朗前副首相代表进步派发表声明
主张伊朗中立摆脱美国控制
据新华社29日讯 据塔斯社德黑兰28日讯:伊朗前副首相、计划机构领导人阿拉迈什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声明,主张伊朗实行中立政策。
他是代表伊朗进步派发表这个声明的。伊朗进步派是大约在五年前一批青年知识分子组织的团体,其目的是“争取真正主权和同各种形式的外国影响作斗争”。
阿拉迈什在声明中指出,伊朗参加军事集团的政策是反民族性质的。他说,他反对美国十年来在中东地区所推行的“目的在于干涉我国内政的政策。现在,我国所有的贸易、经济和建筑机构都在美国官员的控制之下。他们在干预我们大部分的事务时,并不是以顾问身份出现,而是以领导者身份出现。结果,我国经济完全遭到美国代理人的破坏。”他还说,“我国的经济正处于破产的边缘,我们不得不像乞丐那样,伸手向美国求援;我们不得不以对我们不利的条件接受美国的贷款。”
他强调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国具有爱国思想的人们有权利反对这种对我国权利和主权的嘲弄。”
他说,多少年来,西方对不发达国家的政策一直是以这样一个原则为基础的,那就是“掠夺、援助和统治”。现在西方奉行的正是这个政策,凡是要想挽救他的祖国的人都会被它们清除掉。他指出,但是,保持中立和不承认西方统治的国家,可以避免这种危险。


第7版()
专栏:

  反对资本家长期不发工资
伊斯法罕市纺织工人罢工
  并在总督府门前示威游行
新华社29日讯 据塔斯社德黑兰28日讯:伊朗报纸报道,伊斯法罕市的四家纺织工厂的工人宣布举行罢工。
举行罢工的原因是,企业主长期以来不给工人发工资。有一家工厂已经五个月未发工资了。
27日,伊斯法罕的纺织工人曾在总督府门前举行了示威游行。


第7版()
专栏:

  伊当局加紧迫害反对党领导人
竟以莫须有罪名逮捕阿拉迈什
据新华社29日讯 德黑兰消息:伊朗政府正加紧迫害反对党领导人。
28日晚,伊朗当局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逮捕了伊朗前副首相、计划机构领导人阿拉迈什。
阿拉迈什是伊朗青年知识分子组织的进步派的领导人。
在这以前,伊朗军事法庭在27日判决伊朗“自由保卫者”组织领导人巴卡伊两年徒刑。“自由保卫者”组织在去年8、9月间曾反对政府的欺骗性议会选举,并举行集会抗议政府对自由和新闻所加的限制。


第7版()
专栏:外论摘要

伊朗局势的真相
编者按:开罗“共和国报”前些时候刊登了一篇关于伊朗问题的文章,介绍了伊朗国内的阶级矛盾和政治、经济危机的情况。摘译如下:
我们举一些数字就足以说明伊朗局势的真相了。伊朗政府在过去五年中欠下外国政府、银行和企业的债务已近六亿美元,在此期间,国际石油垄断集团从伊朗油井中所得利润的总数已超过十五亿美元。但比这更坏的是,目前伊朗预算所负担的外债正是美国经济和军事援助的直接的结果,这些提供给伊朗的援助,是用来作为伊朗参加中央条约组织(原先的巴格达条约)后追随冷战和支付力所不及的军备费用的代价。
与此联系在一起的是,伊朗现在仍然处在腐朽的封建状态之下,它剥夺农民——他们是人民的最大多数——的土地和它的果实,把他们置于最恶劣的生活水平之下。
至于伊朗的工人,他们大多数都在石油开采工业中劳动,他们从外国垄断集团那里只拿到少得可怜的一点工资,过去四年中他们进行了不断的示威游行和罢工来抗议这种待遇。
根据联合国最近三年的统计,伊朗的个人收入平均每年不超过五十镑,而如果以伊朗货币的实际价值和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不断上涨的情况来看,那么这笔钱几乎绝对称不上什么。
最能证明伊朗健康情况恶劣的是,四分之一的婴儿在出生的第一年就死去,伊朗人的平均年龄不超过二十七岁。
我们在最近几年和今年这几个月来的接二连三的教师和大中学校的学生的示威游行中,在工人农民的示威游行中看到了伊朗人民斗争的范例,这些斗争有以下一些目标:
一、使伊朗摆脱国际石油垄断集团的控制,恢复一九五一年摩萨台开始的石油国有化运动;二、使伊朗退出中央条约组织,奉行以中立和不倒向任何一方为基础的和平独立政策;三、执行土地改革法,把土地分配给农民和贫穷的人;四、执行发展经济和内部改革计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