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1年3月25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按照农时指导生产 根据条件改革技术
  松花江地委召开劳模老农座谈会
  研究战胜灾害争取丰收的办法
本报哈尔滨24日电 中共黑龙江省松花江地委就如何战胜去年自然灾害带来的困难,搞好今年农业生产的问题,邀请了十八名农业劳动模范和老农进行座谈。
目前,松花江地区正处在备耕生产高潮中。为了使今年的春耕能够更好地贯彻农业“八字宪法”,从耕作制度和耕作方法上提前作好准备,松花江地委最近邀请了高凤志、董殿福、赵海山、李贵、宋宝清等十八名著名劳动模范和老农,共同商量如何种好地的问题。
在座谈中,大家认为由于去年遭到较严重的水灾,部分公社的耕地程度不同地存在着地荒、土硬的现象,一部分洼地存水,一部分耕地为适应耕作制度改革需要改垅,加上春来得早,农时紧迫,今年春耕期间畜力用工量大大增加了。针对这种情况,今年既要千方百计争取丰收,又要注意保护耕畜。
怎样才能体现这种指导思想呢?在讨论中劳模和老农们认为:按照农时指导生产活动,在不违误农时的情况下考虑一切增产措施,是今年取得丰收的关键。这里的无霜期只有一百二十几天,而今年化冻又早,播种工作要比往年集中,强调适时播种更具有特殊意义。当某些技术措施和农时发生矛盾的时候,应当从不误农时出发,减少一些比较次要的措施。只有保证了农时,才能争取多收。
今年还必须抓紧多年来行之有效的“扣种”方法(经过深翻,把垅沟变成垅台),尽量多“扣种”一些地,既有利于保墒,发挥地力,又能把一部分杂草消灭在夏锄之前。
保证苗全苗壮,是增产的基础。苗全的关键在于种子,苗壮的关键在于粪肥。因此,种子要进行精选。在目前土地多、肥料还不能满足需要的情况下,要巧用粪肥,集中施肥,把有限的粪肥用在最需要的作物和地块上。
劳模和老农提出的这些措施和办法,对地委指导全年生产提供了有力的依据。座谈会结束,地委即召开了常委会议和电话会议,根据座谈会提出的意见,具体安排今年春耕工作。


第2版()
专栏:要闻快报

  要闻快报
贵州抓紧蓄水保水
贵州各地相继掀起整修补漏、蓄水保水的高潮,至三月上旬,全省已引蓄的水量共约十六亿立方米。现在,播种季节日益逼近,各地都抓紧检查春灌、春播用水情况,算清水账,积极增订措施,从各方面力争多引水多蓄水,以保证及时春播。
湖北全面展开春耕
湖北省春耕生产运动日益发展。本月初全省普降喜雨,夏收作物得墒猛长,大、小麦拔节,蚕豆盛花,各地正趁此时机,加强夏收作物的田间管理,蓄水保水,抢整秧田,抢墒播种早春作物,大挖南瓜窝。恩施地区动员十二万人,六万头牛,抢水整田六十万亩。
目前,各地正在进一步贯彻政策,继续转变干部作风,解决春耕生产中的尚待解决的各种问题,使春耕生产运动更加深入全面地发展。
根据地区特点多种红薯
湖南郴县专区根据山区特点和群众历来种植习惯,在狠抓稻谷生产的同时,大抓红薯生产,力争稻、薯双丰收。全区六十八万亩夏、秋薯的生产计划,已落实到生产队。各公社目前都在积极培育壮苗,插薯前的其他各项准备工作也在加紧进行。
下放劳力迅速落实
河南南阳市潦河公社在下放劳动力时,采取人随名单走的办法,一竿子插到底,迅速把下放的劳动力落实到生产队。公社直属各单位由领导干部带领下放的劳动力和名单,直接交给生产队。大队也将应下放的劳动力登记造册,交生产队掌握。下放不够时,生产队有权按名单索要。使应下放的劳力迅速到队,投入春耕生产。
推行套种轮作保证粮棉面积
最近,陕西关中地区的王保京、张秋香、薛俊秀等十多名劳动模范,在烽火公社烽火生产队集会,对当地多年来行之有效的套种轮作经验进行了总结。他们提出:今年在保证棉花面积和产量的情况下,实行粮棉套种轮作、菜粮套种、林粮间作以及在歇茬麦地捎种玉米、绿肥等,作为今年多产粮食的一项重要措施。目前他们和社员在当地党组织的领导下,正把这些措施认真贯彻到春耕中去。
在推行套种轮作中,这些劳动模范经常互通情报,交流经验。他们还虚心研究群众的经验,用来丰富套种轮作的内容。
提前准备晒场迎接夏收
四川乐山县冠英公社荣丰管理区,赶在春耕生产大忙之前,积极修好晒场,准备夏收。目前,全管理区已修好五个晒场。他们在修建中本着勤俭节约、自力更生精神,选择晒场以不占用耕地面积为原则,需用的石灰也是派出社员到产地自运,因此花钱很少。
早动手防杂草
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沙塘川公社采取各种措施及早防止川水地杂草生长。除了深翻水地以外,还适当调整作物布局,改进耕作方法。在杂草特别多的水地里,种一部分洋芋、豆类等株距大的作物,尽量改撒播为条播,以便除草。公社党委又在改革除草工具,要在杂草一露头时就把它除掉。


第2版()
专栏:

  灾区完全能种好全部耕地
代古家子生产队通过讨论统一认识,决心克服困难不撩荒一亩土地
本报沈阳24日电 去年遭受严重自然灾害的沈阳市郊八一公社代古家子生产队的干部和社员,通过辩论,消除了少数人主张少种地的想法,树立了灾区也要多种、坚决不撩荒一亩地的思想,制订出把现有土地全部种上、种好的有效措施,掀起备耕高潮。
代古家子生产队所耕种的土地,是沿浑沙灌区的一个纯水稻地区。去年遭受了水、虫、雹等自然灾害,粮食减产,给今年生产造成很大困难。在安排今年农业生产计划时,干部中就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今年困难很多,多种地侍弄不好会减产,主张把占总耕地面积10%的二百四十亩地撩荒;另一种意见认为,有困难是事实,但只要鼓足干劲,发动群众战胜困难,就可以把现有土地全部种上,只有多种才能多收。为了统一认识,迅速把生产计划落实,生产队党支部组织干部学习了有关文件,并把这个问题交给广大社员进行讨论。
在讨论中,主张撩荒地的人说,去年灾重,今年人畜力弱,粪肥不足,多种地反而会减产,不如少种有把握。很多人反对这种意见,他们说:去年受了灾,今年也要多种地,多种才能多收。主要理由是:(一)为了度荒,早熟作物和蔬菜计划播种面积比去年增加,如果再撩荒,秋季粮食产量就会大大减少;(二)今年粪肥没有增加,粮食单位产量不可能提高太多,如果少种地,总产量就会受到影响;(三)本地副业条件差,主要靠粮食生产,少种地少打了粮食,会影响社员收入,也要影响对国家的支援。经过反复辩论,大家一致认为必须把现有耕地全部种上,绝不能撩荒。
多种地才能多打粮的认识统一了,但多种了能不能种好?意见还有分歧。主张少种地的人举条件较好的1959年作例,说那年劳力多,畜力足,都没把全部土地侍弄过来,撩荒了一百来亩地;今年人畜力不足,种上也侍弄不好。反对撩荒的社员,将今年的情况和1959年做了对比分析,找出今年的优越条件,说倒了多种地侍弄不好的论据。他们说:1959年人畜力条件是比今年好,但那年备耕动手比较晚,今年备耕工作比那年早,组织生产也有了经验。那年牲畜虽然比今年多四、五头,强一成膘,但是那年队里缺种,光往返运输串换稻种就达十万多斤,影响五万亩土地没能及时翻耙,耽误了插秧;而今年稻种已经备足,不用运输,畜力虽然弱一点,只要精心饲养,也可以干过来。再说,公社今年又添了几台“东方红”牌拖拉机,帮助队里机耕的面积也会比那年多。经过这样一场对比讨论,大家都说:“多种二百多亩地没问题,大家鼓鼓劲就行啦!”
播种面积落实以后,生产队党支部又针对着今年存在的具体困难,发动群众,总结过去经验,订出了有效的保证措施。为了解决人畜力不足的困难,对以往的耕作方法,提出四项革新措施:(一)插秧要合理密植,先插6×6规格的田,后插5×6规格的田,因为先插分蘖多,后插分蘖少,这样既可全面增产,又能节省人工。(二)插秧、拔草先远后近。这样既可防止先近后远走路踏坏畦埂,浪费人工,又可做到全面照顾,普遍增产。
(三)蓄水深灌,除去杂草。决定今年撒播的二百多亩水稻,在小苗扎根和杂草长出时,用深水泡五到七天,然后撤水晒田,就可以除去杂草,节省很多拔草工。(四)合理施肥,肥瘠兼顾。根据肥料不足、运力紧张的情况,决定实行次地、远地施好肥,好地、近地多施粗肥的办法,这样既可避免远地运粗肥多用畜力,又能做到因田施肥,有利增产。此外,还要早育苗,早插秧,错开农活时间,以缓和人畜力在大忙季节过分紧张的情况。
由于计划措施来自群众,切实可行,广大社员极为满意,个个信心百倍、干劲十足。十二台大车正突击拉城粪、送家肥;春播需要的种子已经备足,发芽率达95%;农具、绳套也都备齐。只等时间一到,即可投入春播。


第2版()
专栏:

  让拖拉机充分发挥作用
巨野县提早整训机务人员,修好拖拉机,建立六定一奖责任制,拖拉机利用率达90%
本报济南24日讯 如何加强机耕工作的领导,使中央拨给山东的拖拉机在春耕生产中充分发挥作用,是一个十分值得注意的重要问题。
巨野县、菏泽市两个拖拉机站提供了两种不同的情况。巨野县拖拉机站有五十八部拖拉机,利用五十二部,利用率达90%。从2月21日至3月9日,耕地四万八千多亩。菏泽市(相等于县)拖拉机站有三十五部拖拉机,开始只能出勤十一部,后来增加到二十部,从2月20日至3月5日,仅耕地九千多亩。
为什么会出现这两种情况?中心问题在于领导。巨野县在以下四个方面做得好:一、思想发动。春耕前就将机耕战线的管理干部和驾驶员、技术员、农具手全部集中起来进行整训,反复进行了农业为基础的教育。二,调动一切力量为机耕服务。他们在整训的过程中,就把中央和省里下放到农业第一线的技术干部全部集中起来,检查了全部机械。除将六部需要大修的送进拖拉机修配厂以外,其余的全在本县动员各方面力量自修。三,发动群众,深入细致地贯彻了六定一奖。六定是:定人员;定机车农具;定任务、时间;定质量;定耗油;定成本。一奖是:在安全的情况下,完成以上指标就可得奖。把全部机车、农具固定到人,全县的机耕计划落实到每台拖拉机,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四,为加强机耕工作的领导,成立了机耕领导小组,县委书记亲自挂帅。真正发挥了党在机耕战线上的领导作用。
菏泽市拖拉机站则是另外一种情况。领导没有深入下去抓住工作中的主要问题;群众没有很好发动,六定一奖没有认真贯彻;春耕开始了,还有十二部拖拉机没有检修好。直到市委亲自抓住这项工作之后,才初步扭转局面。
山东省连续两年遭受严重自然灾害,为了支援灾区人民生产救灾,中央连续拨来大批拖拉机。如何使这些拖拉机发挥作用,对解决灾区人力、畜力不足,争取今年的农业丰收有着重要意义。


第2版()
专栏:山东通讯

  “铁牛”来到了
姜文品 刘毓坤
一进山东成武县南鲁集公社鲍田庄生产大队,就看到拖拉机在田野里耕地,男女社员们有说有笑地在地里扬粪、耙地;每块土地耕得又深又细、耙得平平整整。
去年春旱秋涝,这里是灾区。
春节之前,鲍田庄大队的社员们就嚷着:“中央支援灾区春耕的拖拉机就要来啦!”各小队都抢着向地里运粪,迎接“毛主席派来的拖拉机!”
“怎样才能使拖拉机耕更多的地,为今年粮食增产创造更有利的条件呢?”鲍田庄生产大队的樊支书在昼夜思索。他同小队干部把机耕土地和机器调动的路线都安排停当;大队干部排好名单,跟拖拉机下地,以便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他们事先努力做好一切准备,等待拖拉机的来临。
拖拉机下地了!
樊支书白天照顾大队里的生产,夜间就到拖拉机那里了解情况。一夜,拖拉机的油管突然断了。拖拉机手不能焊,公社的修配厂修不了,送进城里去修要影响一天的工作。樊支书说:“卸下来,我拿到公社修配厂试试?”他叫开工厂的门,几位老工人一看,为难起来了。樊支书求援似地说:“机器停一个钟头就少耕五亩半地,你们帮助帮助吧!”老工人被这位党支书半夜求援的精神深深打动了,终于想出办法把油管修好了。樊支书欢喜地跨上车子,飞也似地赶了回去。从停车到修好,中间只隔了两个半小时,拖拉机又吼叫着在大地上奔跑了。


第2版()
专栏:山西通讯

  灾区去来
  苗风
夜。火车向晋南平原前进,车窗上像涂了一层厚厚的黑漆。远方,一簇簇闪烁着光芒的电灯,像天空的星群一样。故乡的山川河流啊,多年来,特别是在党的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光辉照耀下,到底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连续两年特大的自然灾害,一年零两个月雨雪不透,又给你带来多大的创伤!我简直耐不到天明。隔窗凝望着漆黑的夜,回忆起老人们讲述过的光绪三年遭旱灾的情景。
光绪三年的春天,旱象刚一露头,庄户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乱爬起来。可是在老天爷面前,庄户人有什么能耐?他们头顶草圈,赤脚光膀,几步一叩头,爬到姑射山下的龙祠,烧香、叩头、祈祷、许愿,哀求龙王爷和水母娘娘可怜可怜庄户人。可是,酷夏来临,土地的裂缝越来越大,庄稼越来越黄;不顾黎民百姓死活的官府衙门、地主老爷、粮店老板,把粮价由吊把钱一石抬高到六十多吊,天灾和人祸劈头盖脸地压了下来。
庄户人把树皮剥光了,草根挖尽了,眼巴巴地盼望秋季有点收成,可是又落空了。抢劫、凶杀事件此起彼伏,有的父母易子而食,有的甚至杀食自己的孩子……到了光绪六年,临汾县的十八万人,仅仅留下七万多人了。
我生长在汾河西岸的一个小村庄里,从我记事以后,每年总有几家山东人、河南人、河北人来逃荒。一人一个破碗,一根打狗棍,挨门乞讨,反复诉说自己的不幸。有的幸运的灾民,找到一个柴禾窝或牲口棚住下来。严寒的冬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们的儿女赤条条地爬到场院的角落里晒太阳,他们的头缩在肩膀里,下巴壳颤抖着……春天,这些外乡人就没明没夜地给东家劳动起来。…………
火车一站一站地前进着,历史一段一段地过去了。我坚信,故乡同全国各地一样,在党的领导下,特别是在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的光辉照耀下,一定变得更美丽了,就像一幅巨大的图画,越画越细,越画越美……但是特大的自然灾害,又像一瓶墨汁倒在图画上一样,多么使人烦恼!
×     ×     ×
一下火车,我就到了临汾县委会。
县委会里静悄悄的,许多门上都上着锁。正在纳闷的时候,县委会办公室主任刘玉亭同志出来了。
刘玉亭同志告诉我,县委书记们和大部分干部都下到公社去了,同省、地委的干部组成工作组去帮助社员安排生活。据他了解,全县大部分食堂都把口粮和蔬菜安排到夏收了。副业生产、麦田管理、春季生产等工作,也都作了安排。绝大部分社员对生产度荒信心很足,他们不仅要度过灾荒,而且要尽量把日子过好。
刘玉亭同志若有所思地,指着办公桌玻璃板下面的一张临汾县水利建设图说:“有了党的领导,天是塌不了。但是这样大的灾害,要是放在前几年,日子就要难过得多啊!在抗旱的时候,全县四十万人民,在人民公社的统一领导下,在一定限度内控制了自然,并且尽最大可能改造了自然。”他指着地图上的许多小黑点说:“你看,东山脚下,这几个公社统一规划修了千眼井群,省里调来了一部分抽水机,使一部分旱田变成了水田;这是新建的涝洰河水库,蓄水六百万立方;在西山脚下,新修了两条水渠——七一渠和跃进渠。七一渠水源在霍县,穿过原来的赵城、洪洞、临汾、襄陵、汾城,一直浇到新绛县;跃进渠水源在临汾龙祠,同七一渠如同两姊妹;龙祠人民公社已经完工的六七座小型水力发电站,已经开始发电了……,临汾耕地面积一百二十四万亩,原来水地只有七万多亩,现在水地面积已扩大到四十二万亩,保证灌溉的面积达到二十八万亩了。”
最后,刘玉亭同志笑着说:“你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到处去看看吧。”
×     ×       ×
当天下午,我同县委会朱文华同志赶到史村公社丁村生产队了。
村口,碰到了生产队支部书记丁天朗同志和县委下放到这里的干部成鸿娥同志。丁天朗同志满身石灰粉,迎上来说,最近队里的冬麦该浇的浇了,该耙的耙了,因为得空,帮助几个运输队员家粉刷粉刷墙壁,糊一糊顶棚。他要成鸿娥同志先领我们到生产队办公室休息。
一会儿工夫,开饭了。饭厅里传出了欢快而响亮的谈笑声。
社员们有的一家一桌,也有几个对脾气的老头、老太太和娃儿们凑成一桌的。七十岁的韩天官同小孙孙们互让馒头;刘珍珠把自己碗里的枣儿拣给婆母,婆母又拣给两个孙子;几个白发白须的老头边吃边谈着什么,有时还发出“咯咯”的笑声……
丁天朗、丁茂森和成鸿娥同志边吃饭边给我介绍了这个生产队遭灾和抗灾的情况。
这个生产队连续两年受灾,全队1959年两季总产量三十七万多斤,1960年总产量只有二十五万斤。丁天朗同志说:“我们抗灾的经验,就是生产上早作准备,生活上细水长流。”
1960年春天,他们一听到可能干旱的天气预报,支部就在社员中间做了细致的思想工作和组织工作。在抓集体生产的同时,号召社员经营好自留地;在抓食堂蔬菜生产的同时,还在炊事员中间经常进行节约教育。
在最干旱的时候,党支部领导社员开展了龙口夺食的斗争。把用于食堂机械化的锅驼机调到田间抽水;年轻力壮的男女社员,一人一副桶担,把几十丈深的井水担到地里;有些老、弱、儿童也拿着水罐、水壶参加浇灌斗争。他们的口号是:浇一垅是一垅,浇一亩是一亩。共产党员、妇女队长刘珍珠,共青团员、刘胡兰突击队长王如兰,她们一天打破过九十担的纪录!肩膀压肿了,脚板磨破了,支部决定让她们休息,她们却悄悄地在月光下担起水来……
经过极其艰苦的斗争,全队除收获了二十五万斤粮食,社员自留地里平均每人还收获了二十六斤粮食;食堂十多亩菜园地收了西红柿、大白菜、萝卜、各种瓜二十三万多斤;另外还收获红枣四万多斤。
炊事员想了很多节约办法,粮食用得细,菜也摘得细,吃了茄子瓤、晒了茄子皮,吃了白菜叶,腌了白菜根。由于食堂经常注意粗细搭配、粗粮细作,社员吃得好吃得省,食堂里还节约了粮食。炊事员狄桂芬、阎桃英说得好:“办食堂和一家一户过日子一样。生产的人就像个耙子,一个劲儿往家耙,耙得越多越好;做饭的人像个筛子,筛得越细越好。”
×     ×       ×
饭后,生产队办公室里挤了许多人,他们个个红光满面,笑容可掬。外号叫“管得宽”的丁贵同老大爷用长辈的口气问道:“天朗,茂森,‘亲戚’对咱的饭菜有啥意见吗?”老人更凑近一点,拉着我的手说:“我已经是七十五的人啦,算是经过三个朝代,在从前不要说遇上这灾年,就是稍稍有点风吹草动,庄户人就该吊嘴啦!说来说去,咱毛主席可把老百姓圪里圪拉的心都操到啦,咱庄户人再不会受治啦!”
房子里立时活跃起来,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要不成立公社,1959年的灾荒就够受。”有的说:“要不是成立公社、办食堂,大家有了靠山心又齐,早就各顾各了。”还有的说:“过去遇上这天年,非丢骨尸不可。”王如兰说:“1958年我妈病死以后,留下我们姊妹四个,我不会做饭,一看见米面就哭;要是在解放以前,再遇到灾年,我们姊妹四个还不得一人一根讨吃棍呀!”刘珍珠突然用双手盖住了自己的脸,什么也没有说,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       ×         ×
晚上,我特意访问了刘珍珠。原来这个二十八岁的妇女、两个孩子的母亲、中国共产党党员、抗灾中的积极分子,像中国千千万万的妇女一样,有过最不幸的遭遇,走过最艰难的道路。
刘珍珠原籍河南人,在她十岁那年
(民国三十二年),她的家乡遭了灾,从幼丧母的刘珍珠跟着父亲流落乞讨。不知逃到什么地方,父亲饿得不能动了,把珍珠交给一个人贩子,父亲有气没力地摸着珍珠的头说:“孩子,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早死的娘,可是谁让咱穷人遇上灾年呢!”珍珠爬在爹怀里哭得死去活来。
刘珍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被领到丁村来,卖给一个四十来岁的木匠做童养媳。木匠因为穷,尽在又瘦又弱的珍珠身上出气。解放以后,刘珍珠在土改斗争中参加了青年团,解除了不合理的婚约,分了房子分了土地,成立了新的家庭。公社化成立食堂以后,工作和家务劳动的矛盾解决了,婆媳更和睦了……
刘珍珠说:“我最懂得什么是遭灾,我也最懂得为什么现在灾年没灾,我一想起这些,我的心都在发抖啊!”
坐在珍珠怀里的两个孩子,搬开妈妈的手问:“妈妈,为什么哭呢?”珍珠紧紧地搂着他们说:“孩子,你们不会懂得这些。”
×       ×       ×
用了四天的时间,我走马观花地访问了故乡,赶了两个农村集市,参观了两个公社的水电建设,还参观了一些新建的工厂……结了冰的汾河,像一条玉色的丝带,由北向南弯弯曲曲地飘了开去,汾河两岸黑油油的冬麦复盖着大地。公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浇冬麦的人扛着铁锹在田垅上跳来跳去,人们为了争取来年有较好的收成进行着一切准备。
×       ×       ×
夜。火车沿南同蒲线向北疾驶,我恋恋不舍地向车外探望。远方那一簇簇闪烁着光芒的电灯,犹如天空的星群。
故乡确像一幅美丽的巨大的图画,特大的自然灾害也恰似一瓶墨汁倒在图画上,但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公社的社员,没有为这一挫折悲伤和不安,他们更高地举起三面红旗这支巨大的画笔,利用了图画上的墨迹画出了更多的粮食,画出了更多的庄稼,画出了更多的河流,更画出党领导下的新型农民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钢铁般的意志。


第2版()
专栏:

  桥梓公社即景
  徐启雄
  人勤春早
  种菜
  耕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