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1年3月16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文盲绝迹 学校林立 人才辈出
苏联各民族共和国教育事业蓬勃发展
新华社莫斯科电 据苏联报刊报道:苏联各民族共和国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呈现一片兴旺景象。
在沙皇统治下的中亚细亚地区,识字的人还占不到居民人口总数的2%。现在,在中亚细亚的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塔吉克和土库曼四个共和国里,不仅早已消灭了文盲,而且建立了将近一万二千所普通学校和五十多所高等学校。
在吉尔吉斯,十月革命前还没有自己的文字,而现在按每一万个人中大学生的人数计算,比法国多一倍。在土库曼,革命前还没有中等学校,而现在每万人中有九十九个大学生,已经超过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八十人)。在塔吉克,革命前也只有十所供俄国贵族和当地富绅子女学习的所谓“俄罗斯——土著”小学。而现在塔吉克的各类学校约有三千所,拥有学生三十六万多人,按万人平均计算的大学生人数也超过了美国,比法国(四十人)、意大利(三十四人)、西德(三十一人)分别多一倍到一倍半以上。
十月革命以前南高加索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文化发展也是十分落后的,现在已变成文化高度发达的苏维埃共和国。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革命前没有高等学校,现在它们分别拥有十五和十一所高等学校,在校大学生人数共达三十五万。
立陶宛、白俄罗斯、爱沙尼亚、拉脱维亚自苏维埃政权建立后,教育事业发展也非常迅速。按万人平均计算大学生人数都超过西欧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立陶宛过去根本没有大学生,现在每万居民中有大学生九十二名。七年计划期间,立陶宛普通中学九—十一年级的学生还将增加一万五千人。爱沙尼亚,目前大学生人数比革命前多一倍,在苏维埃年代新建了爱沙尼亚农业科学院、塔林师范学院和其他高等专科学校。目前在国民经济各部门工作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达一万二千人。拉脱维亚现在有二万一千名大学生在校学习。根据新制定的十五年远景发展规划,到1975年,每千人中将有二百个受过高等技术教育和二百七十个受过中等教育的工业专门人才。


第5版()
专栏:

阿民主阵线号召实现党代会提出的任务
新华社地拉那14日电 阿尔巴尼亚民主阵线全国委员会13日举行会议,号召民主阵线全体成员积极执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所确定的任务。
会议认为,劳动党第四次代表大会和它所作出的决定是阿尔巴尼亚人民生活中的重大事件,它显示了劳动党和人民在以霍查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委员会周围的钢铁般的团结,它反映了阿尔巴尼亚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在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所取得的巨大胜利,以及第三个五年计划所确定的光辉远景。代表大会表明了党在反对内外敌人的斗争中所获得的成就,显示了它在对敌斗争中、首先是在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的斗争中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坚定性。
会议强调指出,民主阵线全体成员完全拥护“四大”的历史性决议,并将热情地动员群众为实现代表大会所确定的任务而努力。
会议并根据吉诺卡斯特区和斯克拉巴里区民主阵线基层组织的建议,决定广泛展开修建乡村公路的工作。上述两个区近年来发动群众以义务劳动修建了一百三十公里的公路,这对发展地方经济和活跃乡村文化生活起了很大的作用。会议还审查了民主阵线全国委员会1961年的工作计划。
(附图片)
图为阿尔巴尼亚发罗那“恩斯特·台尔曼”食品工厂的一个车间
阿尔巴尼亚通讯社稿(新华社发)


第5版()
专栏:

中古两国人民互相支持加强合作
南汉宸在哈瓦那招待记者介绍我经济建设成就展览会
新华社哈瓦那14日电 中国经济建设成就展览团团长南汉宸今天在此间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介绍预定在15日开幕的中国经济建设成就展览会。
南汉宸首先表示感谢古巴政府和人民对举办这次展览会所表示的真诚关怀和提供的帮助。
南汉宸介绍了将展出六千种展品的四个馆——重工业馆、轻工业馆、农业馆、手工艺和书籍馆——的情况。他说,通过这次展览会,观众们将可以得到关于中国人民如何在获得解放并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后迅速发展国民经济和改善他们的生活的一个总的概念。
南汉宸说,在展览会中展出的展品远不能反映中国建设的全貌。但是,将有助于各国人民了解中国人民怎样在一个经济和文化落后的基础上,经过十年的艰苦奋斗,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困难以后获得的巨大成就。
南汉宸介绍了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及其伟大的领袖毛泽东的领导下所取得的社会主义建设成就。他接着指出,中国人民在取得这些胜利的同时,深深地懂得必须进行更大的努力,以便争取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新的胜利。
南汉宸说,中国人民一贯对在卡斯特罗总理领导下的古巴人民在保卫民族独立和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中所表现的坚定的决心和英雄气概感到钦佩。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坚决支持古巴人民的这一正义斗争。中国人民相信古巴人民的斗争必将取得最后胜利,而美帝国主义的一切破坏和干涉阴谋注定要失败。他还表示确信,古巴政府和古巴人民依靠自己的努力、各友好国家以及全世界人民的支持,毫无疑问必将击溃美帝国主义的“封锁和禁运”,并将高速度地发展自己的国民经济。
南汉宸说,中古两国人民在反对美帝国主义和维护世界和平的斗争中互相关心,互相支持。古巴革命胜利以后两国人民的友谊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自从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两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合作也得到迅速的发展。他表示相信,这个展览会将进一步促进两国人民间的互相了解和兄弟般的友谊。
出席招待会的一百多位哈瓦那记者在南汉宸和中国驻古巴大使申健陪同下,参观了展览会。
新华社哈瓦那14日电 中国经济建设成就展览团团长南汉宸在中国驻古巴大使申健陪同下今天拜会了古巴国家银行行长博尼利亚。
南汉宸以及展览团副团长邹斯颐今天中午还拜会了古巴代理外交部长奥利瓦雷斯并共进午餐。会见时在场的有内政部长纳兰霍,国家银行行长博尼利亚,礼宾司长耶佩以及古巴驻苏联大使乔蒙。
古巴对外贸易部部长莫拉今晚举行了宴会,招待中国经济建设成就展览团。出席宴会的有工业部长格瓦拉、内政部长纳兰霍、司法部长亚武尔、公共卫生部长马查多、国家银行行长博尼利亚。出席宴会的还有中国驻古巴大使申健及其夫人,捷克斯洛伐克、波兰、越南民主共和国、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和瑞士驻古巴的大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代办以及其他著名人士。


第5版()
专栏:

参加挪共第十次代表大会
中共代表团抵奥斯陆
新华社15日讯 奥斯陆消息: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曾山率领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于13日乘飞机抵达奥斯陆。代表团将出席订于3月17日到19日举行的挪威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
在飞机场欢迎代表团的有挪威共产党总书记埃米尔·洛夫林和党中央委员会委员等。


第5版()
专栏:

几内亚总统杜尔接见我贸易代表团
新华社科纳克里14日电 几内亚共和国总统塞古·杜尔14日下午接见了以卢绪章为首的中国政府贸易代表团。
接见时,几内亚外交部长路易·兰萨纳·贝阿沃吉和中国驻几内亚大使馆临时代办赵源也在座。
卢绪章把周恩来总理的一封信交给塞古·杜尔总统,同时把代表团的礼品赠给塞古·杜尔总统。


第5版()
专栏:

表彰对加强中国印度尼西亚军民友谊的贡献
苏加诺授予茅琛“达尔玛”勋章
新华社15日讯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驻中国大使苏卡尼·卡托迪维约今天代表印度尼西亚总统和陆海空军最高统帅苏加诺,授予我国驻印度尼西亚大使馆前任武官茅琛上校以“达尔玛”勋章,表彰他对加强两国军队和人民间的友谊作出的贡献。
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杨成武上将,外交部副部长耿飚,国防部办公厅主任萧向荣中将,外交部第一亚洲司副司长沈平、新闻司副司长康矛召、礼宾司副司长葛步海,国防部外事处副处长张秉玉大校、叶修直大校等,出席了今天中午在印度尼西亚大使馆举行的授勋仪式。
卡托迪维约大使在授勋仪式上致祝词说,茅琛上校荣获勋章,是在反殖民主义斗争中印度尼西亚人民和中国人民互助合作的一个象征。茅琛上校致答谢词说,祝印度尼西亚人民和军队在保卫祖国独立和收复领土西伊里安的斗争中取得胜利,祝两国人民的友谊万古长青。
印度尼西亚驻中国大使馆全体外交官员,出席了授勋仪式。
授勋以后,卡托迪维约大使为茅琛上校举行了祝福午宴。


第5版()
专栏: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揭露美国在老挝的恶毒阴谋
美国想利用三国委员会掩护加紧侵略
新华社河内14日电 寮国战斗部队电台今天上午发表评论,揭露美帝国主义和富米—文翁叛国集团急于要把三国委员会引进老挝的阴谋。
评论说,美国、泰国侵略者和叛国集团的大规模进攻计划在沙拉富昆遭到破产后,它们又集中力量于三国委员会的问题上。几个星期来,它们的宣传机关曾建议成立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的三国委员会到老挝,但是没有任何人理睬它们的这个建议。于是,它们又提出了柬埔寨、缅甸和马来亚。当它们看到这种把戏不能骗人时,它们就强迫国王提出这个问题。这种阴险手段也欺骗不了人。连被它们邀请参加这个委员会的国家,如缅甸和柬埔寨,也表示明确的拒绝。
评论接着说,为了摆脱这个困境,美帝国主义又想出新的阴谋,即集中一切力量来拉拢富马亲王。它们派遣富米·诺萨万到金边会见富马亲王。接着,据外国通讯社报道,富米和富马亲王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其中,把三国委员会引进老挝的问题,是这项声明的一个重点。
评论指出,人们都认为,为了解决老挝问题——它已成为老挝人民和美、泰侵略者之间的激烈战争——必须像各国所建议的那样的国际会议才能解决,从而才能使国际委员会担负起交给它的适当权利和任务到老挝进行活动。这就是解决老挝问题的有效的和正确的措施。
评论接着说,为什么美帝国主义这样热衷于三国委员会呢?关心这个问题的人们可以理解,美帝国主义害怕上述国际委员会揭露它们的侵略面目,会要它们停止进行六年多的、使老挝局势日益紧张的侵略。它们的野心是,把三国委员会引进老挝,阻挠各友邦援助老挝反对它们的侵略,挽救它们目前在第十三号公路、川圹南面和琅勃拉邦等战场上的军事地位。美帝国主义企图以柬埔寨和缅甸的名义,来掩盖它们的干涉和侵略,使它们的非法干涉和侵略行动成为合法化,并作为掩饰它们加紧扩大老挝战争的屏障。
评论说,美帝国主义和富米—文翁叛国集团的这个阴谋是非常恶毒的,但是它们欺骗不了任何人。柬埔寨和缅甸两个中立国家已经拒绝参加三国委员会。老挝人民和世界人民都一致反对和严厉谴责它们,并且正在继续谴责和警告它们。
评论最后希望富马亲王要认清美帝国主义的阴谋。


第5版()
专栏:

老挝人民代表团到河内
新华社河内14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消息:由老挝“争取和平中立、民族和睦和统一国家委员会”委员温努·芬马顺率领的老挝人民代表团,于14日下午到达河内。
越南亚非人民团结委员会主席孙光阀,越南亚非人民团结委员会副主席春水,以及越南亚非人民团结委员会、越南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和越南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的许多委员等,热烈地欢迎代表团。
温努·芬马顺代表老挝人民代表团讲话,他表示代表团能够来到越南参加反对越老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活动而感到无比高兴,并对越南人民尽力支持老挝人民的正义斗争表示衷心的感谢。


第5版()
专栏:

美国源源不绝向老挝叛军提供军火
支持老挝叛国集团进行内战
新华社15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政府一方面扬言主张在老挝实现“和平”和“中立”,另一方面却源源不绝地对老挝诺萨万—文翁叛国集团提供军火武器,以支持这个集团进行内战和扩大美国对老挝的干涉。
国务院发言人怀特14日再次证实,美国目前正在继续对诺萨万—文翁集团进行“军事援助”。他把这个叛乱集团说成是“老挝王国政府”,说这些“援助”是应这个“政府”的请求而提供的,其目的据说是什么为了使老挝“摆脱外来干涉”。
同一天,美联社从华盛顿发出的一条消息说,美国官员透露,美国目前正在采取“一切切实可行的行动”来对诺萨万—文翁集团提供武器。据路透社13日从万象发出的一条消息透露,诺萨万—文翁集团已经接连七天从美国提供的T—6军用飞机用火箭对老挝政府军和寮国战斗部队进行攻击。
与此同时,美国副国务卿鲍尔斯14日会见了老挝傀儡政权的外交部副大臣索塞·萨纳,商讨美国进一步干涉老挝的阴谋。索塞·萨纳在会谈后对新闻记者发表谈话时,对美国给予老挝傀儡政权的“军事援助”表示“感谢”。他还说,他的“政府”已请求哈马舍尔德要求联合国的成员国支持在2月19日发表的所谓老挝国王的声明。


第5版()
专栏:

吴努在国会谈国民党残匪侵缅问题
并重申缅甸不参加关于老挝问题的所谓三国委员会
新华社仰光13日电 吴努总理今天在缅甸国会代表院就国内外问题发表讲话时说,长达十一年以来,缅甸一直是国民党侵略者的受害者。
他说:“这对我们的资源造成了严重的负担,这严重地分散了我们为恢复我们自己国内的和平与安全所做的努力。此外,这也是对我们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良好关系的一个经常存在的潜在威胁。此外,国民党侵略者还同克伦民族自卫军以及掸邦的其他分裂分子结成联盟,从而力图使联邦在政治上陷于分裂。”
吴努指出,缅甸政府曾在1953年正式把国民党的侵略问题提到联合国去。但是,他说,“自从那时以来,国民党侵略者继续获得大量提供的供应品,从而使他们得以加强他们的实力,形成对国家的新威胁。”
他指出,台湾蒋介石集团毫不隐讳它是一个供应来源。
吴努说,这种物资也可能还来自其他国家。“但是,即使福摩萨(指台湾蒋介石集团)是这种供应的唯一来源,可是福摩萨(台湾)到缅甸东部边界相距很远,而且用来从事空投供应品的一些飞机是双引擎飞机,这说明它们一定在某个中间地点停留过,以便加油。”
吴努强调说:“今天的政治生活的事实之一就是,要不是由于美国为国民党政权提供了大规模的援助,军事的和经济的援助,它今天就不会在福摩萨岛存在下去。我们相信这个事实使美国必须承当某些责任。”
他说,“除了我们已经向联合国提出的抗议以外”,“我们已经在最高级向美国政府提出了上述抗议。”他说,“美国政府的答复是良好的,我们得到通知说,现在正在进行会谈,以便把现在缅甸边境地区的国民党运到福摩萨去。”
吴努在谈到老挝问题时,追述了老挝局势过去的事态发展。他说,“考虑到老挝的地理环境和其他情况,老挝的外交政策只应该是坚定的中立政策。这种观点为时已久。我们相信,过去几年内所发生的事情可以证明这种看法的正确性。”
他在谈到关于解决老挝问题的各种建议时说,缅甸政府的态度是:“从国际监察和监督委员会工作中新的情况来看,现在这个委员会取得成功的可能性比以前更少了”。他又说,缅甸联邦政府“认为,在目前的国际气氛中,有一种明显的危险,那就是像柬埔寨建议召开的这种国际会议会以僵局告终,从而使老挝取得政治解决变得更加困难得多。至于老挝国王陛下的建议,联邦政府决定不参加建议中计划成立的委员会,因为它认为,得到老挝国内一切重要方面的同意,是任何国际委员会能够有效地发挥作用的先决条件,苏发努冯亲王和富马亲王拒绝了老挝国王陛下所建议的委员会,这意味着,这个先决条件没有实现。此外,参加这样一个委员会还将涉及到承认文翁亲王政权是老挝合法政府的问题,这就等于在老挝内战中有所偏袒”。
吴努说,“可是拒绝参加委员会并不意味着缅甸罢手不问老挝问题。我们仍然是关心的,并且准备用我们所能够采取的任何方式进行帮助,假如它可能是有效的话。我们认为,促使老挝恢复正常的和平情况所需要的是:(一)一切其它国家认真尊重老挝的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并且不干涉它的内政。(二)老挝国内一切重要方面同意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以成立一个有代表性的政府,这种选举应由能够为老挝一切方面接受的不承担义务的国家组成的委员会监督举行。如我以前所说的,缅甸联邦政府将很高兴——如果被请求的话——在这样一个委员会工作。”


第5版()
专栏:

应邀参加蒙古建军节庆祝活动
我军事代表团抵乌兰巴托
泽登巴尔主席接见我代表团
新华社乌兰巴托15日电 应蒙古人民军事务部部长勒哈格瓦苏伦上将的邀请,前来参加蒙古人民军建军四十周年的中国军事代表团团长、国防部副部长许光达大将,团员梁必业中将和杨秀山中将,于今日中午乘专机到达乌兰巴托。
到机场欢迎的,有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政治局委员、蒙古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莫洛姆扎木茨,外交部长沙格达尔苏伦,人民军事务部部长勒哈格瓦苏伦上将、第一副部长朝格中将、副部长关布扎布上校,公安部部长南沙拉扎布少将,蒙古人民军政治部主任拉布丹少将,以及巴塔少将等人民军高级将领。
到机场欢迎的,还有中国驻蒙古大使谢甫生和使馆工作人员,以及正在乌兰巴托的以鲁挺上校为首的“八一”排球队。
今天,乌兰巴托机场上悬挂了蒙古和中国两国国旗,悬挂了泽登巴尔主席和毛泽东主席的巨幅画像。
许光达大将等在机场上受到了蒙古人民军官兵和乌兰巴托市民的热烈欢迎。许光达大将下机后,在蒙古人民军事务部部长勒哈格瓦苏伦上将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并接受了蒙古儿童的献花。
新华社乌兰巴托15日电 蒙古人民革命党第一书记、部长会议主席泽登巴尔,15日下午接见了应邀前来参加蒙古人民军建军四十周年的以许光达大将为首的中国军事代表团。
接见时在座的有:蒙古人民革命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莫洛姆扎木茨,外交部长沙格达尔苏伦,人民军事务部部长勒哈格瓦苏伦上将,人民军政治部主任拉布丹少将。
中国驻蒙古大使谢甫生也在座。
同日下午,勒哈格瓦苏伦上将接见了中国军事代表团。接见时在座的有:朝格中将,关布扎布上校,拉布丹少将。中国驻蒙古大使谢甫生也在座。
中国军事代表团15日下午在乌兰巴托向苏赫巴托尔—乔巴山陵墓献了花圈。


第5版()
专栏:

马里总统接见我大使
新华社巴马科14日电 马里共和国总统莫迪博·凯塔14日上午在总统府接见了中国驻马里大使赖亚力。
接见中,凯塔总统和赖亚力大使进行了友好和亲切的交谈。赖亚力大使并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刘少奇主席赠送的礼品交给凯塔总统,凯塔总统向大使表示他对刘少奇主席的深切谢意。


第5版()
专栏:

我妇女代表团赴日本访问
新华社15日讯 应日本欢迎中国妇女代表团实行委员会的邀请,前往日本进行友好访问的中国妇女访日代表团一行十一人,在团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妇女联合会副主席许广平率领下,12日乘飞机离开北京赴日本。
代表团的其他成员有:副团长郭建、秘书长黄甘英及团员严仁英、丁雪松、周梅英、林霄、范小凤、田淑英、杨瑛、谢芳。
到机场送行的,有全国妇联副主席杨之华、主席团委员曹孟君、书记处书记杨蕴玉和亚非作家会议中国联络委员会副秘书长林林等。


第5版()
专栏:保加利亚通讯

“我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
谢文
“我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这是我1960年底在保加利亚各地访问中最经常得到的回答。不论在工厂中还是在建设工地上,到处可以遇到“季米特洛夫格勒人”。
在“东马利查”火力发电厂的建筑工地上,我在锅炉安装工段问一位年轻的青年工作队长米捷夫是何处人士。
“我吗?我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他又随即补充说:“不过,我并非生在季米特洛夫格勒,家也不在季米特洛夫格勒。”
“那你怎么能算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呢?”我故意追问了一句。
“这!”这位年轻队长似乎有点不服气地说:“我在季米特洛夫格勒整整干了十年,从破土动工建设这座城市起,直到完全建成,我一天也没离开过它。整十年呀!难道还不能算一个季米特洛夫格勒人吗?”
这时他的一位同伴还加进来说:“这十年可不是平常的十年,而是他的青春中的青春——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他把自己一生中最可贵的时期献给了建设季米特洛夫格勒的事业,当然应该承认他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
12月1日,我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了保加利亚这座崭新的社会主义工业城市——季米特洛夫格勒。
巍峨苍翠的巴尔干山东起黑海之滨,纵贯保加利亚中央向西伸去,把这个巴尔干半岛上的美丽国家天然地分成南北两部。在巴尔干山东端的南麓,距黑海百余公里的地带,一座完全工业化的社会主义城骄傲地矗立在平坦的原野上。市内高楼大街整整齐齐,城市四周烟筒高耸,白烟缭绕。保加利亚最大的河流——马利查河蜿蜒地绕城流过。这就是保加利亚人引为骄傲的社会主义建设的产儿之一季米特洛夫格勒。这里有保加利亚最大的化学联合企业;有全国第二产煤中心;有占全国水泥产量32%的水泥厂,还有三个中型发电站。
“请你留心,看看这个城市里有多少老年人。”汽车刚进入市区时,陪我访问的巴曹夫同志就这样提醒我。于是,在两天的访问中,我就到处留心观察人们的年龄大小。说来有趣,不管在工厂、企业和机关,我从未碰到看来像四十岁以上的人。只有在食品商店里,偶尔可以看到年纪约在四十岁以上的妇女在购买食品。但她们都是老辈子的人。后来市人民委员会主席告诉我:这个城市居民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九岁。十三年前从全国各地来的青年,在城市建成后,绝大部分都成了各工厂的工人、技术员和领导干部。
“在这个地球上恐怕不容易再找到这样的城市吧?”城市总建筑师米兰诺夫同志说:“我们这里还有个有趣的现象:有时在一整年中,只有人出生而没有人死去。”
市人民委员会主席指着总建筑师说:“请我们年轻的建筑师给客人谈谈吧!米兰诺夫是当年的青年建筑队的队长,后来去索非亚学习,现在是建筑专家了。这个城市是他们亲手建设的,他知道得比我多。”
“1947年前这里原是一片空旷的草地。为了纪念保加利亚人民伟大的革命领袖、国际工人运动的杰出活动家格·季米特洛夫同志,党和政府决定在这里建设这座城市。”米兰诺夫向我简略地叙述了城市的情况。他说,这座城市和它的各个工厂、煤矿等,完全是青年建设的。1947年初,第一批青年建设者开抵这里时,一个房间也没有,大家都住在帐棚里。人数最多时有五万五千青年建设者,他们来自全国约九百个城市和乡村。
季米特洛夫格勒现在有四万五千居民,其中绝大多数是工厂职工,也就是从头开始建设这座城市的人。党政机关和交通、商业等服务行业的职工只占很少数。这个城市实际上就是各工厂、煤矿职工的住宅区。离开工业企业也就没有了城市。这个城市全年的生产总值和索非亚全省的工农业总产值相等。
与建设季米特洛夫格勒的同时,还培育了大批的技术干部和技术工人,去支援全国各地的工业建设。
在化学联合企业的安装有六台巨大的空气压缩机的车间里,我会见了技术员季莫夫等四人,其余三人在自动操作仪表旁值班。这四个人都是1949年从农村来的十八岁的青年。工厂建成了,他们也就是工厂的主人,而且掌握了技术。这个车间的主任和工程师也都是当年建设工厂的建筑队长。
在水泥厂,各级行政和技术干部中也大都是当年建厂的积极分子。这里生产的各种大小口径的水泥管,可以代替任何钢制水管,而且寿命比钢管长。所用原料就只有水泥和石棉。总工程师乌尔干同志正准备动身到中国去。因为这里所需的石棉大都来自中国。
我又到了这里的年产二百万吨煤的保加利亚第二产煤中心。煤矿党委书记格里戈夫和副总经理科托捷夫等都是当年青年建筑队的英雄好汉。在市人民委员会和保共市委会的委员中,同样不乏城市建设时期的突出人物。
在我告别季米特洛夫格勒时,市报总编辑米特高同志说:“我们在继续派遣优秀干部支援全国的工业建设,你在保加利亚全国各地都可以遇到季米特洛夫格勒人。请代向他们致意!”
我在各地的确遇到许多“季米特洛夫格勒人”。但他们同“东马利查”发电厂工地上的米捷夫一样,既不出生在季米特洛夫格勒,家也不住在那里。
“我们都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在斯达拉·沙戈拉市的巨大氮肥工厂的建筑工地上,金属结构安装队队长琴可夫和钢筋混凝土预制构件车间的工程师和队长特连卡菲洛夫等,都是新近由季米特洛夫格勒派来的。在索非亚的东北郊附近的保加利亚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克里米科夫齐钢铁厂的建筑工地上,在这个厂附近的铁矿砂开采工地上,真个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满天飞。建筑锅炉车间和提前一个月建成八十米高的烟筒的青年队队长米金和工程师赛里契基两人,也都是来自季米特洛夫格勒的。
所有这些并非生在季米特洛夫格勒的人(真正出生在季米特洛夫格勒的人最大也只有十二岁。因为这个城市是十三年前才破土兴建的)都自称“我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正是因为他们把劳动看作无上的光荣;用自己的宝贵青春从头至尾参加了这座社会主义城市的建设,并以此自豪。他们在说出“我是季米特洛夫格勒人”这句话时的愉快的神情、响亮的音调和傲然的姿态,就可以说明这一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