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1年2月1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

“以生产为中心,几面锣鼓一齐敲”
——上海冶炼厂以生产为中心全面安排工作的一些经验
中共上海冶炼厂委员会
1960年,我们上海冶炼厂在1958、1959连续两年全面跃进的基础上,又实现了以生产为中心的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在生产方面,提前六天全面完成了国家计划,全厂劳动生产率比1959年提高26.89%,成本比国家计划降低0.49%。职工业余文化、技术教育有了进一步发展,全厂办起了三十三个班级,入学率占职工总数的87%,出席率保持在90%以上。安全、卫生工作方面也做出了一些成绩。这些成绩的取得,是我们厂的职工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发扬了自觉性、积极性和创造性的结果。从我们企业的领导来说,是不断改进思想作风和工作方法,以适应客观形势发展的要求的结果。在组织以生产为中心的全面跃进中,我们有下面这样一些体会。
全面安排 突出重点
在一个工厂企业里,除了生产工作之外,还有教育、卫生、职工生活等方面的一般工作;除了经常性的工作,还有一个时期内的突击运动。有时候,同一个时间内,好几项工作一齐涌来。怎样才能抓好生产这个经常的中心工作,又能抓好一般工作?如何抓了运动又不至挤掉经常工作?我们采取了“以生产为中心,几面锣鼓一齐敲”的办法。“几面锣鼓一齐敲”,这意味着各项工作都要跃进,但又决不是不分轻重缓急和先后主次,各项工作齐头并进,而是要围绕生产这个中心,分散穿插,密切结合,突出重点,使生产这面锣鼓敲得响亮,其他几面锣鼓也配合得出色。这方面,我们从认识上解决了这样几个问题。
第一,明确认识中心工作与一般工作的关系,并作好具体安排。在厂矿企业里,生产是一切工作的中心,其他各项工作都应该围绕着生产,为生产的发展服务,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从生产的发展要求出发,其他各项工作,也决不是可有可无的。中心工作可以带动一般工作,而其他各项工作做得好,又可以反过来促进生产、推动中心工作。我厂在布置中心任务的时候,总要在最后把各项工作如何配合,在确保中心工作的条件下,如何做好其他各项工作的关系讲一讲,使大家胸中有数。同时,根据全面安排的原则,各项工作在应该让路的时候让路,应该停车的时候停车,更重要的是力求“让路不停车”。在不同的时期,也可能除以生产为中心以外,还要突出其他重点。比如去年2月中旬在市委召开工业会议之前,我厂除一手抓生产,一手抓技术革新以外,根据形势发展的要求,突击组织了文化革命;3月份根据中央和市委发出的大搞春季爱国卫生运动的紧急战斗号召,又突击组织了爱国卫生工作。把中心工作和其他工作的位置摆正了,既可以突出重点,确保中心,又不至挤掉其他各项工作,而是使其他工作紧紧跟上和围绕生产,各自取得应有的位置。
第二,解决了中心与一般的关系,还要解决各项工作之间的关系,解决突击运动和经常工作的关系。“弹钢琴要十个指头都动作,不能有的动,有的不动。但是,十个指头同时都按下去,那也不成调子。”(《毛泽东选集》第四卷第1443页)因此,在一定时期内,当各项工作一齐涌来的时候,党委除了妥善地安排生产和其他各项工作外,对待各项工作也根据上级领导部门的要求和本厂的具体情况,分清先后主次和轻重缓急,该扬的扬,该抑的抑,有计划有节奏地进行,防止有关部门争先恐后,使各项工作齐头并进,造成步调混乱。任何事物都是波浪式前进的。社会主义企业在组织全面跃进的时候,也必须把各项工作有机地结合起来,全面安排,突出重点,此起彼伏。这里所谓全面安排,就是要根据不同时期的不同要求,对各项工作进行全盘的考虑,分别把它们安置在适当的地位,有重点,有一般,确定这面或者那面锣鼓如何“敲”法,以及具体“敲”的时间。所谓此起彼伏,就是按照各项工作的具体情况和发展趋势,在不同的时期,分别确定它们的活动范围和规模,使它们交叉进行,互有起伏。这也就是使每项工作既要在一定时间作为一个重点工作突击开展,有轰轰烈烈的声势;又要在一般的时候,不被其他工作挤掉,转入经常性的巩固、提高。例如业余教育,我厂一般每个学期大抓三次(学期开始、期中、期终),爱国卫生工作同样采取突击与经常相结合等方式。当业余教育第一次大抓(学期开始)时,就集中一定力量,在全厂形成高潮。当这个工作结束了,高潮过去了,接下来就是经常工作,主要是巩固、提高,这时就可以根据春季的特点,再集中一定力量,开展春季爱国卫生工作。这样交叉形成高潮,不断此起彼伏,就可以按照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论相结合的精神,在全厂范围内,在“以生产为中心”的前提下,使各项工作波澜起伏地不断向前发展。
第三,在组织各项工作全面跃进的时候,领导干部还要有科学的预见。这在运动一个接着一个展开的时候很重要,在几个工作同时开展的时候尤为重要。在工厂企业里组织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所以感到有“矛盾”,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就是时间的安排。工厂企业的领导者能够有科学的预见,就可以对事物认识得早,从而早准备,早安排,发现问题早解决,遇到困难早克服,在一个任务快要完成的时候,就趁早准备下一个任务,从而争得时间,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去年2月中旬,上海已经处在技术革命高潮到来的前夕,由于厂党委预见到这一点,事前就在厂内掀起了一次文化革命的高潮,为技术革命高潮做了准备。可见,有了预见,抓紧时间,结合生产,统一安排,赶前不赶后,就可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时间安排的问题也就可以得到适当的解决。
集体领导 分工负责
要真正做到“以生产为中心,几面锣鼓一齐敲”,组织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在领导思想上明确了实现全面跃进的必要性与可能性以后,还要加强党对企业工作的全面领导,在领导力量方面作出适当安排。从1958年以来,我们针对实际工作中暴露出来的矛盾,经过学习研究和具体分析,就决定认真贯彻党的集体领导与分工负责相结合的原则,建立和健全党委集体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改进领导作风和工作方法。具体的做法是:企业工作中的重大问题,都经过党委会的集体讨论和共同决定。企业工作中生产、计划等行政工作,分工由厂长负责,其他的日常工作,则按照工作的性质,由一个或几个委员分别(或组织领导小组)按条条分工,进行具体领导。同时以分工负责的党委委员为核心,吸收有关科室的干部以及老工人和技术人员参加,组成各种委员会。在委员的分工中,除每一个领导小组由一个常委挂帅外,其他委员根据工作性质,交叉参加一个或二个领导小组的工作。党委委员按“条条分工”以外,每人又分别按生产区域和一个支部联系,“块块负责”。这是一个党委集体领导与分工负责的关系问题,也是能否组织企业各项工作全面跃进的一个重大关键。如同一个乐队,既要有很好的指挥者,又要有很好的演奏者,而且各人在努力完成自己职责的同时,必须互相配合,才能演奏出色的交响乐曲一样,党委会明确了集体领导与分工负责的关系,就既加强了党的集体领导,能够首先而且主要地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注意经济工作中的政策性问题以及干部和群众中的思想问题,保证党的总路线以及各项方针政策的贯彻,同时也可以充分发挥各个党委委员分工负责的积极性,使各个方面的工作都有专人负责领导,使党委会的决定在各项工作中能够得到正确的贯彻,从而保证各项工作任务的顺利完成。
以党委委员为核心的各种委员会(如基本建设、职工教育、爱国卫生等),是领导与群众相结合,部门业务工作与群众运动相结合的一种组织形式。它不是党委系统的组织,而是一种群众性的组织,但它又是在党委直接领导下,由党委委员分别挂帅,根据党委确定的原则进行工作的。它可以就某些具体问题作出决定,在统一安排下调动各方面的力量去完成各项任务,因而它又不同于一般的群众性的组织。如在职工业余教育方面,党委会根据上级的指示,讨论确定了进行教学改革、提高教学质量、增加教师名额等问题的原则和要求,职工教育委员会就可以按照党委会的决定,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就教学改革中的具体问题,提高教学质量的具体措施,增加教师名额的具体人选方面,作出决定并付诸执行。
实践证明,这样做好处很多:第一,既加强了党对企业工作的全面领导,又便于工会、共青团以及职能科室这些组织的干部更好地、全面地理解和贯彻党委的意图,从而有利于充分发挥各个组织的应有作用。第二,有利于加强对各项工作的具体领导,既不至于工作不落实,又可以避免流于一种单纯协商,议而不决,决而不行的状况。第三,在厂党委的统一领导下,通过委员会“承上启下”“协调各方”,就可以使各种组织在进行具体工作时目标一致,步调统一,力量集中,协同作战。第四,可以更好地培养干部,使他们看问题不再局限于本身业务范围之内,从而眼界扩大,考虑问题比较全面,思想水平和工作能力有较快的提高。
集中领导和群众运动相结合
为了调动一切积极的力量来实现企业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还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大搞群众运动,使集中领导与群众运动相结合、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高度集中与高度民主相结合。只有做到“以生产为中心,几面锣鼓一齐敲”不只是少数人的事情,而是全体职工的共同任务;不只是党委会的工作要求,而且是广大群众的自觉行动,实现全面跃进才真正具有广泛而巩固的群众基础。
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在广泛吸引群众直接参加企业管理的基础上,坚持党委领导下的职工代表大会制,把工人参加小组管理的工作和召开职工代表大会(或会议)的工作结合起来,是不断改善企业管理,充分发扬企业内部民主,充分调动积极因素和动员一切力量的一项中心内容。我厂在召开职工代表大会的时候,经常采取会内和会外相结合、会议和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相结合等生动活泼的形式,使职工代表大会召开的过程,就是一个充分发动群众的过程,也就是一个领导与群众相结合,总结过去工作与迎接新的任务相结合的过程。我们还经常采取“一竿子到底”的方式,召开全厂班组的“四长”(党小组长、行政组长、工会组长、团小组长)会议。这种会议具有行动迅速、时间短、贯彻快、代表性广泛等特点,但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因而不可能也不应当用以代替职工代表大会,而只能作为发动群众的一种有效的方式。
“几面锣鼓一齐敲”,“上敲”必须“下应”。党委会按照集体领导、分工负责的原则,可以“以生产为中心”组织企业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到了车间能不能贯彻呢?小组又如何保证“几面锣鼓一齐敲”起来呢?
铜电解车间是我厂的主要车间之一,也是“几面锣鼓一齐敲”的比较好的车间之一。他们从自己的经验中体会到:只要加强党支部的集体领导,在贯彻每一项工作之前,根据党委的指示要求,进行充分的讨论,明确认识,统一思想;支部作出了决定,就按照不同的要求,在支委之间进行明确的分工,使每一项工作都有专人负责,注意发挥车间各个组织的作用,使车间的工会、共青团组织和行政干部,成为组织各项工作全面跃进的有力助手;同时,党委是按照中心带动一般,各项工作此起彼伏的原则进行安排的,因而也有利于车间分清先后主次,进行灵活安排;车间党支部按照党委的要求,再根据具体情况,研究“几面锣鼓”的“敲”法和具体“敲”的时间,就可以把几面锣鼓敲响,敲得协调,做得有条不紊,劳逸结合。
“以生产为中心,几面锣鼓一齐敲”,只有在小组中得到具体贯彻,才真正能够敲得响,敲得好,敲得经常。在加强小组工作中,建立和健全班组中的核心组织是一个重大的关键。小组核心组一般由党小组长、行政班长、工会小组长、团小组长和老工人参加。他们是班组内的骨干,建立和健全班组中的核心组织,帮助他们提高思想水平和工作水平,通过他们开展群众性的思想政治工作,就可以把一切积极因素充分调动起来。去年以来,我厂在进一步整顿和健全工人参加管理工作的制度时,还将原来的“八大员”增为“十大员”,做到事事有人管。各个生产小组除了有计划、统计、核算、定额、劳动工资等员外,还有文化学习员、安全卫生员、生活福利员等,他们的任务是:重点工作开展时是运动的骨干力量,一般情况下则保证本身工作不被挤掉,并使之在经常工作中巩固提高。各种委员会都定期召开各个“员”的代表会议,就本身业务工作传达党委的指示,小组“十大员”则按照本身的工作,分别在运动中或班前班后会议上进行活动。
各项工作任务落实到班组,上面有个头,下面有根线,做到专人负责,大家动手,“众人拾柴火焰高”,就能使各项工作做到一呼百应,有始有终。一切工作的群众性与经常性之间,本来就是彼此联系、互相促进的。不充分发动群众,不经常启发群众的革命自觉,任何工作都不可能经常化;而事情经常化了,群众就可以在具体实践中掌握主动,群众性也就更广泛了。
不断学习 不断提高
三年来实现全面跃进的过程,是一个在实践中不断学习、不断提高的过程。为了学习和贯彻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我厂加强了干部的理论学习。客观形势的发展,要求我们站得高,看得远,不断改进领导方法,适应新形势。而改进领导方法的重要措施之一,就是加强干部的学习,理论联系实际,在边工作边学习的过程中逐步提高认识水平和觉悟水平。在组织各项工作全面跃进的过程中,自然是不会没有思想斗争的。比如,有的车间干部就曾经认为工作“忙、乱”是因为工作“多”。学习了《矛盾论》及党的一整套“两条腿走路”方针后,他们才认识到工作忙、乱的原因不是“多”,而是没有分清主次,统一安排。在明确了这些工作的相互关系后,就不仅可以搞好各项工作,而且能够关心群众生活,做到有劳有逸。
实现全面跃进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从实践中认真寻找和反复研究客观规律的过程。一切客观规律都产生于事物的矛盾运动中,而在复杂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又有许多不同的矛盾同时存在着,在这许多不同的矛盾中,一个时期又总有一个时期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要寻找客观规律,就不能不从分析矛盾入手。以生产为中心的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就正是在矛盾不断产生而又不断克服,不断克服而又不断产生的过程中,不断分析矛盾和克服矛盾而不断实现的。一般说来,我们实践过程中主要解决了这样三个矛盾:1、主观认识和客观形势之间的矛盾;2、领导力量和各项工作的需求之间的矛盾;3、时间上的矛盾。这三个方面的矛盾是互相联系、互相影响的;在一定时期又总有一个方面的矛盾最为突出。矛盾是不断克服而又不断产生的,人的认识也是不断提高、不断深化的,因此,我们在组织各项工作的全面跃进中,在领导作风、领导方法方面也还存在许多缺点和问题。我们决心在市委和区委的领导下,以整风精神,通过总结1960年工作的经验教训,发扬好的经验,认真改正缺点,争取在1961年更好地完成新的任务。


第7版()
专栏:学术动态

北京哲学界人士举行座谈会
讨论哲学史上唯心唯物的斗争规律问题
最近,《哲学研究》编辑部邀请北京的一些哲学界人士,主要是哲学史工作者,座谈了哲学史上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斗争规律问题。大家围绕着“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之间是不是既有斗争性又有同一性?是否能互相转化?”的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多数人在发言中承认,对立统一的规律,对于哲学史也是适用的,因此应该承认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一面相互斗争,一面又相互渗透,相互转化,即它们之间也具有同一性。但在具体解释这种同一性时,又表现出了较大的分歧。
有的发言者说: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是相反相成的,两者都是哲学,两者的研究对象都是世界观,同时有时两者都有合理内核。另外有人则认为,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两大阵营的界限不能混淆,如果说它们具有同一性是由于包含着共同点,这是值得商榷的。唯物主义是作为唯心主义的对立面而存在,反之亦然,没有两者的斗争性,就谈不上两者的同一性。
谈到转化的条件问题,有的发言者说,一般说来这种转化要经过批判和斗争,但还可能有“和平转化”。多数人不同意这种意见,认为没有斗争就不可能转化。
会上有人指出,由唯心主义转化为唯物主义,是哲学史上的事实。一般的发展情况是:主观唯心主义先转化为客观唯心主义,再由客观唯心主义转化为唯物主义,如从康德、费希特到黑格尔,再从黑格尔到马克思。也有由客观唯心主义转化为主观唯心主义的,如黑格尔哲学发展为新黑格尔主义。至于是否有由辩证唯物主义转化为机械唯物主义,再转化为唯心主义的情况,有的发言者认为根本不可能,有的则表示这个问题还不能肯定。另外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者变为唯心主义者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具体地解释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相互转化时,有些人认为,这种转化是指地位的转化,即何者成为统治的思想,而不是指性质的转化,不是指唯心主义本身可以转化为唯物主义,或唯物主义本身可以转化为唯心主义。例如:董仲舒的唯心主义战胜了先秦的某些唯物主义而成为统治的思想,到东汉时王充又战胜了董仲舒的唯心主义而取得统治地位。另外有些人认为,转化不仅是指地位的转化,也是指性质的转化。
有人举出了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相互渗透”的例子,如荀子吸收庄子不少东西,才构成他的唯物主义体系,董仲舒吸收先秦唯物主义不少东西,才构成唯心主义体系,朱熹提出“理”与“气”的说法,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客观唯心主义的体系。王船山同样采取了“理”与“气”的范畴,但作了唯物主义的解释,这就是互相渗透的例证,也表明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在相互斗争中都从对方吸收了一些东西来丰富和发展自己。另外也有人说,不能认为唯心主义中有唯物主义或唯物主义中有唯心主义,这会模糊两大阵营的斗争。
不少发言人提到,探讨对立统一规律如何运用于哲学史的研究,是一个重要问题。哲学史有若干发展阶段,从一个阶段到下一个阶段,就是一次转化,一次否定。关于转化问题,情况是复杂的,应该对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
有人则根本不同意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具有同一性,能够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的提法。他们认为,哲学史的发展规律,就是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斗争的历史,就是唯物主义发展的历史。谈转化会把人“弄糊涂”;个别唯物主义者可以堕落成为唯心主义者,但这绝不意味着唯物主义转化为唯心主义。
会上也涉及到了一些比较具体的问题,如应该如何理解列宁说的黑格尔在某些地方处于客观唯心主义转化为唯物主义的“前夜”,以及在共产主义社会里除了个别人在工作中犯唯心主义的错误以外,是否还可能有唯心主义的思想体系存在等问题,大家都交换了意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