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1年11月21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医生
切除一个患者脑子里的脓肿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手术,取出来了鸡蛋大的一个脓肿,又缝好脑膜,放回骨片,把头皮缝起来。目前,患者神志清楚,能做简单床上运动
本报讯 记者刘佩珩[pèi-héng]报道:四岁男孩张惠民脑子里一个鸡蛋大的脑脓肿,最近被顺利切除。目前,伤口已经拆线。患者神志清楚,能说话,也愿意吃些东西。有时,他还能在床上做一做伸臂、伸腿活动。——这是北京市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今年进行的第一百六十八次开颅手术。
记者得到大夫的允许,观看了这次手术。当我们同医生一样穿起手术衣,走进安静的手术室时,大夫已经用颅骨钻和线锯等,在患者头部左侧掀开了一块茶杯口大的头盖骨,正用“脑针”对着露出的脑子进行穿刺,寻找脓肿。陪着我们参观的王大夫,取来一张“血管造影”胶片,指着底片上照出脑部左侧弯曲的血管,低声地对我们说:这个小孩从北京市儿童医院转来,经有关大夫的临床诊断检查,并采用“脑电波”、“脑血管造影”等方法,确定头部左侧大脑里有脓肿。开颅手术的诊断,要求比其他疾病的诊断更要准确。这时,在手术无影灯下,紧张进行手术的大夫,已经发现了紫色的脓肿;但是它的部位很深,一面用电灼[zhuó]止血,一面用吸引器把脑子和脓肿剥离开。有时,医生又拿起一把带着大米粒一样小电灯的脑压板进行剥离。为了要保护患者的脑子,这时是不允许用刀子切除的,只能这样轻巧地剥离。患者侧卧在手术床上,经过冬眠麻醉,像睡眠一样不感到疼痛。另有一位大夫和护士,守在身旁专门测脉搏、血压、呼吸次数和输血量,他们随时都记录下来。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手术,取出来了鸡蛋大的一个脓肿,又缝好脑膜,放回骨片。最后,把头皮缝起来,全部手术顺利结束。
神经外科,是医学科学中比较年轻又复杂的一个专业。当我们看到这里的大夫熟练地进行开颅手术时,王大夫指着动手术的大夫说:“这位丁育基大夫是1958年北京医学院的毕业生;现在,由主治大夫白广明给他作第一助手,他完全能做这样手术了。几年来和他一样的四位青年住院大夫,经过严格的基本训练,已有较全面的诊断治疗的能力。”
这个医院的神经外科,是1955年在同仁医院成立的北京市第一个神经外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现在,这里已有一百张病床。由于这个医院的院长、神经外科专家赵以成的热心培养、大夫们的刻苦钻研、及时总结临床经验,并学习和运用了国内外的新技术,使医疗水平不断提高。六年来,共为八千多患者作了治疗。其中开颅手术,就有一千三百多次。他们不仅能够切除血管多的脑膜瘤,对两侧性脑室内的和影响生命中枢的肿瘤,也可用手术治疗。同时,他们还开展了小儿半身不遂、顽固性癫痫[xián]和绝望的恶性胶质瘤的大脑半球切除术。他们收治的七百多名各种脑瘤病人,进行手术后,一般都获得较好的疗效。有些病人治愈后返回工作岗位,愉快地参加了生产建设工作。


第4版()
专栏:

有意义的校外生活
本报记者 洪敏生
天津市民园小学总校的一千多名学生,分别组成了一百多个“小队之家”,作为校外活动的阵地。他们在教师和家庭辅导员的共同照顾下,校外生活过得生动活泼、丰富多彩。下面,记录了他们校外生活的几个片断。
珍惜光阴踏实学习
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民园小学总校少先队辅导员,陪我访问了二年级二班邢小平课外学习小组。一进成都道七十八号邮电职工宿舍的三楼,就听到一片朗朗的读书声。走进室里,只见七个小朋友围桌而坐,在那里朗读。
房间虽然不大,收拾得却很干净。孩子们在家长的帮助下,开辟了“小组园地”、“卫生角”和“成绩栏”。墙壁上贴着一幅醒目标语:“要珍惜光阴,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学习;要读一课懂一课,踏踏实实地学习;……”邢小平等小朋友,向我介绍说:这学期开学的时候,班主任吴雪英老师给大家讲了《徐特立老爷爷勤奋学习七十年》的故事。徐老爷爷今年八十多岁了,但他还是珍惜一分一秒的时间,坚持不懈地学习。他这种为革命事业勤奋学习的精神,使小朋友们很受感动。大伙儿决心向徐老爷爷学习。
邢小平小组的小朋友,每天下午在课外学习小组生活两个多钟头。一到下午两点半,孩子们就准时来到小组。他们放下书包、准备好学习用品,等卫生员检查完卫生以后,就开始做作业、温习功课。他们温习功课后,就读报、听广播、作健身操,每天生活得很有规律。
由于邢小平小组的小朋友们懂得珍惜时间,读书用功,他们的学习成绩一天比一天好。最近举行班上单元测验时,全组七个人的算术、语文成绩都在九十分以上。今年以来,这个小组还先后两次被学校评为优秀小组。
钻研科学技术
当我们来到设在郭士岳家里的“小队之家”时,一群孩子正围在桌上磨铜丝、绕线圈;有的在翻阅科学技术书籍。孩子们一看见我,便热情地把他们新近安装成功的矿石收音机耳机套在我的耳朵上,耳机里清晰地播送着抒情的轻音乐。孩子们得意地问我:“我们这架自制矿石收音机的声音大不大呀?”我笑着说:大,大!接着,另一个学生又拿来一架飞机模型,告诉我:他们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做成了这架飞机,前天在院子里试飞,竟飞上去了。
“通过科学试验,我们学到的东西可不少!”郭士岳、杨普济等争着向我说。“我们安装矿石收音机时,在老师的耐心帮助下,克服了多少困难呀!好容易第一次装成功了,就是不响。我们把它拆开,按照书上的线图,仔细检查,还是看不出毛病。后来,还是老师发现线圈上的漆没有磨掉,不通电流。这是因为我们缺少电学的知识。以后,要好好学习。”
小队之家的“百问箱”
“人类为什么可以改造自然?怎样改造自然?”五年级一班第五小队的学生,在“小队之家”的“百问箱”里抽出了这个问题,大家便热烈地讨论开了。小组长郭又新集中了大家的意见,归纳成答案:因为人类是地球上的高级动物,而且最有智慧。只要人们知道大自然里各种动植物的习性,掌握了自然的规律,并且掌握一定的文化科学知识,就可以改造自然,为人类造福。
第二天,语文教师宋秉丽在课堂上提出了这个问题,她对郭又新等的回答,感到很满意。
郭又新小组的小朋友们常常把老师出的作业题,或者自己在阅读课外书籍时所遇到的疑难问题,写出来投进“百问箱”里,等课外活动时取出来请别人解答,答得不全面时,大伙儿再讨论补充。
当我怀着很大的兴趣在这个“小队之家”翻阅着“百问箱”里语文和算术问题的时候,女学生宋书佩笑眯眯地在我面前打开一个小本,上面写满了一行行的成语和词句。她告诉我:这是她平时精心搜集的“词汇集锦”,他们小组每人都有一本。这对他们的作文有不少帮助。
歌唱刘文学
“嘉陵江水啊流吧流吧莫迟延,快把英雄少年的故事向三山五岳都传遍……”当我们跨进长沙路思治里,优美的歌声从一家院子里传来。推开大门,一个带着红领巾的小朋友,挺着胸膛站在小队前面,接着领唱下去。高亢的歌声和沉痛的面部表情,表达了他内心激越的感情。
这是民园小学总校红领巾合唱队的一部分成员所组成的六年级四班第二课外小组,他们在“小队之家”做完了课外作业,在自由活动时间排练喜爱的歌曲——《毛主席的好孩子》(歌唱刘文学)。领唱的小朋友叫姚存丰,过去是班上有名的“小淘气”,他聪敏,学习成绩也不错;可就是上课不守纪律,对集体不关心,爱和同学们打闹。因为他这个毛病改不好,几次讨论他的入队问题时,少先队员们都没有通过。参加了学校的红领巾合唱队以后,因为他嗓音好,大家选举他在《毛主席的好孩子》这首歌里领唱。在排练歌曲的过程中,刘文学的光辉形象一次又一次地教育了他。从此,他上课时,注意遵守课堂纪律了。(附图片)
北京小学二年级学生、八岁的小女孩段佳正在练琴。她已经能演奏“东方红”、“社会主义好”和歌剧“白毛女”选曲等曲子
新华社记者 王胜杰摄


第4版()
专栏:

武汉油脂化学厂坚持职工业余教育
为机械化培养出一批技术人材
目前,一般工人都具有高小文化程度,约有四分之一的工人达到初中文化水平,十二个工人在业余大学继续学习
据新华社武汉19日电 武汉油脂化学厂坚持职工业余教育十多年,使职工的文化技术面貌起了根本变化。目前,一般工人都已具有高小文化程度,能够自己写信、看报,全厂约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工人达到了初中文化水平,还有十二个工人正在业余工业大学继续学习。
武汉油脂化学厂原是一个老的榨油厂,老工人多,而且大多没有念过书,解放初期有85%以上的工人是文盲。为了帮助工人提高文化技术水平,这个厂从1950年就开始举办职工业余教育。十多年来,一直坚持下来。目前,每逢星期一、二晚上,可以看到一群群工人带着书本走进业余学校的课堂里,聚精会神地学习。学校为他们开设了高小、初中的文化班和看图制图、珠算等专业班,工人们根据自己的文化程度和爱好,参加不同班次的学习。许多工人不请假、不缺课,因公缺课主动找教师补课。经过业余学习,一般工人的技术水平也普遍有了提高。这个厂原来是采用笨重的手工劳动方式榨油,现在改为机械化和半机械化生产,工人们都能熟练地操作。85%以上的工人还学会了二至五种综合利用油料的生产技术。这样,就为这个厂从单一的榨油厂成为油料综合利用生产多种化学产品的油脂化学厂,准备了技术工人。
这个厂根据老工人多、文化基础差的特点,举办业余学校时,十分注意帮助工人系统提高文化基础知识。学校按工人不同文化程度,开设各个年级的文化班,让工人能够按部就班、循序渐进地进行系统的文化学习。教师们根据这个特点,编出一套既有系统的科学理论知识又能与生产实际相结合的语文、数学教材。在教学中,教师还特别注意详细阐述一些科学理论问题,对重点难点尽量讲深讲透,能与生产实际联系的问题,就尽量结合生产,进行教学。如讲授数学比例问题时,就举出计算出油率的例题来讲,使学生很快地就能接受。对一些不能与厂内生产结合的重要原理,教师也从不放松,总是想法利用教具来进行教学,使学员能牢固的掌握。在系统提高工人文化水平同时,学校还根据工人当前生产需要,开设油脂、机电、制图等专业班,让一部分文化基础较好、工作需要的工人,能够有计划地学到专业技术以及有关的理论知识。学校还根据生产工人生产繁忙的特点,采取灵活多样的教学形式,其中有课堂教学,也有小组自学、个人互教互学。学校教师也经常深入车间、宿舍、食堂、娱乐场所,随时随地为工人补课或辅导。有些工人白天值班,教师们就晚上为工人补课,使一些条件较差的工人都能正常地进行学习。


第4版()
专栏:

歌颂千里马大进军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电影剧作家,纷纷深入工厂农村,体验千里马大进军的现实,创作反映现代生活的电影剧本。
作家宋影住在咸镜南道水洞郡的纺织厂里,正在创作一部反映该厂工人发明创造的电影剧本。作家池在龙在访问了江原道的文川冶炼厂后,已经写成了一部名为“晨星”的剧本,现在正在根据工人提出的建议进行修改。


第4版()
专栏:

翻译出版中国书籍
捷克斯洛伐克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正在大量翻译出版中国文学作品和供学习汉语用的书籍、词典。
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的科学家诺伏特纳翻译的“西游记故事”最近已经出版,著名科学家白利德翻译的“水浒传”也可望于今年年底付印。在今年和明年内翻译出版的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将达十二、三种,而到去年年底为止,中国文学作品被译成捷克文或斯洛伐克文出版的已经有了八十种。这些书籍都受到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欢迎。目前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正在集中力量编纂一部包含十万个词汇的捷汉词典和编写一部供捷克斯洛伐克群众自学用的中文课本。*纂[zuǎn]


第4版()
专栏:

马格德堡工人著书立说
一本工人描写自己生活的作品选集——马格德堡专区工人创作选集第二集,不久前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出版。这本小册子收集了最近两年来马格德堡专区工人创作的最优秀的作品。
工人创作选集第一集是在一九五九年出版的。从那以后,马格德堡专区的工人写作运动有了很大发展。到今年工人文化节时,全专区已经建立了三十多个写作小组。


第4版()
专栏:

莫斯科音乐阅览室开放
莫斯科国立列宁图书馆,新近开放了一个音乐阅览室。阅览室集中了这个图书馆所拥有的二十五万种乐谱,其中有交响乐谱、歌剧总谱、大合唱谱等。另外还陈列了各种有关音乐方面的著作,苏联以及外国出版的音乐刊物,供读者阅览。


第4版()
专栏:

太平洋发现一座水下岛屿
苏联科学考察船“勇士号”上的科学家们,在太平洋中部发现了一座水下岛屿。
这座沉入大洋深渊的岛屿位在深度达五千四百米的区域。它是一座底宽约三十公里的巨大的火山峰,峰顶离洋面仅一千米多一点。岛的周围围着一些珊瑚礁。回声探测表明,这座山峰是由两个连在一起的火山组成,其中之一的顶峰是平的。
由于这一岛屿的发现,将可以准确说明有关太平洋地质过程的一系列重要问题。专家们认为,这座岛屿的发现还证实了太平洋中部从来没有出现过大陆。在古代,生物曾沿着一些现代大部分已消失的岛屿,逐岛转移进入太平洋这一地区。(据新华社)


第4版()
专栏:

陈毅副总理接见古巴教育代表团
新华社20日讯 陈毅副总理今天下午接见了由莱昂·比塞特率领的古巴教育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廖承志、张致祥、刘皑风[ái-fēng]、周而复等。
古巴驻中国大使奥斯卡·皮诺·桑托斯也在座。(附图片)
左图:国务院副总理陈毅,于十一月二十日下午,接见了应邀来我国访问的古巴教育代表团,并进行了亲切交谈。图为接见时合影。前排左起第三人是团长莱昂·比塞特
新华社记者 张赫嵩摄


第4版()
专栏:

中苏芭蕾舞舞蹈家联合演出《天鹅湖》
陈毅副总理出席观看并祝贺演出成功
新华社20日讯 中苏芭蕾舞舞蹈家今晚第一次在北京舞台上联合演出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这是根据中苏文化合作协定1961年执行计划举办的。
陈毅副总理观看了今晚的演出。
舞剧中的白天鹅奥杰塔和黑天鹅奥吉莉娅,由苏联国家大剧院独舞演员、第七届世界青年节金质奖章获得者叶·里娅宾基娜扮演,王子齐格弗里德由苏联国家大剧院独舞演员、摩尔达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功勋演员弗·吉洪诺夫扮演,舞剧中其他演员全部由北京舞蹈学校、实验芭蕾舞剧团的演员扮演。中苏两国芭蕾舞舞蹈家在融洽和谐的气氛下进行的首次联合演出,获得了首都观众的热烈欢迎。
观看演出的,还有各有关部门负责人张奚若、张致祥、曾涌泉、屈武、徐平羽等。
苏联驻中国大使契尔沃年科应邀观看了演出。
演出结束后,陈毅副总理等和契尔沃年科大使走上舞台,同中苏舞蹈家热烈握手,祝贺联合演出的成功。


第4版()
专栏:

赤旗报代表团回到北京
新华社20日讯 以《赤旗报》总编辑土岐强为首的日本《赤旗报》代表团一行七人,在沈阳、鞍山、延安、西安、三门峡、洛阳等地访问后,今天回到北京。他们在各地访问时,当地党委负责人曾会见了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的交谈。代表团在各地受到了我国新闻工作者和参观单位职工的热烈欢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