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60年4月3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拉丁美洲十五国人民代表发表宣言
拉丁美洲民族革命在前进
号召各国人民加强团结保卫古巴
据新华社哈瓦那1日电 参加3月下旬“支援拉丁美洲人民周”的拉丁美洲十五个国家的代表签署了一项联合宣言。联合宣言说,“枉费心机地企图阻止古巴革命的帝国主义侵略者应该知道:整个拉丁美洲大陆都将涌现人民群众的英勇斗争,每一个国家都将崛起一座击退对古巴的武装入侵和侵略的马埃斯特腊山(古巴人民反独裁武装斗争的革命根据地——编者注)。”
在联合宣言上签字的有下列国家的代表:阿根廷、玻利维亚、巴西、哥伦比亚、智利、厄瓜多尔、危地马拉、海地、墨西哥、尼加拉瓜、巴拿马、波多黎各、多米尼加、乌拉圭和委内瑞拉。
宣言指出,“自从帝国主义的入侵使我们各国人民日益从属于国际垄断组织的统治的时刻起,拉丁美洲的革命斗争就不外乎是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在帝国主义没落、破产和不发达国家人民普遍反抗的情况下,工农群众、中产阶级、学生和革命知识分子负有实现民主革命任务的历史责任。”
宣言指出,拉丁美洲各国几乎仅仅是一个专门生产原料的落后的大陆。拉丁美洲革命沿着亚非人民起义的道路前进,它已经成为一个争取扫除封建障碍、结束寡头和外国资本统治以及促进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权利的民族革命。
宣言指出,1959年1月1日是拉丁美洲两个时代的分界线。古巴革命开始了一个深刻变革的时期,它的无可估量的重要意义展示出,古巴革命是拉丁美洲革命的先行者,是拉丁美洲争取人民解放和国家主权完整的斗争的最高表现。在民主和真正富有代表性的政府执政的短短一年中,古巴革命就实现了任何拉丁美洲国家从未有过的民族解放和社会福利的事业。古巴革命的深刻性和这一解放的重大意义已经在国家生活的各个方面表现出来。但是,基本上,古巴革命的特点在于打破了外国的监护状态,在外交政策方面执行了独立自主的方针。
宣言强调说,古巴革命——拉丁美洲革命的先锋,正在遭到最富于侵略性的帝国主义者及其在拉丁美洲的仆从的威胁。宣言谴责帝国主义企图以反共为借口对古巴进行武装入侵和侵略。
宣言强调指出,拉丁美洲各国人民已经站立起来,在拉丁美洲的各个角落,人们正在团结起来制止危地马拉事件的重演和保卫古巴革命。
宣言号召农民、工人、学生、妇女、作家、艺术家、革命的民主政治家和一切爱国阶层为争取拉丁美洲的解放而斗争。宣言指出,支持古巴革命和扫清我们各国人民解放道路的最好方式就是在寡头势力和帝国主义进行压迫的地方展开崇高和不懈的斗争,以革命团结和保卫每个国家的利益为武器,来争取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胜利,并把我们各国人民的民主和民族解放的思想、斗争和经验结合起来。


第5版()
专栏:

南非人民坚决反击当局的血腥镇压
约翰内斯堡郊区和开普敦郊区斗争仍在继续中 德班又爆发大规模示威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南非政府放弃种族歧视政策
新华社2日讯 约翰内斯堡消息:南非德班地方1日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抗议南非当局的种族歧视措施以及屠杀和迫害非洲人的暴行。来自德班周围地区的数千名非洲示威群众涌入这个城市。
示威队伍中有男人、妇女和小孩。他们有的是从几英里之外的地方游行到德班来的。警察向示威队伍开枪,打死四名非洲人,打伤十八人。1日晚上,南非联邦政府慌忙从其它地方向德班增派军队。
在约翰内斯堡郊区和开普敦郊区,非洲人情绪激愤。他们烧毁南非联邦当局颁发给他们的“通行证”,并且用投掷石块来反击警察的镇压。警察进入了约翰内斯堡附近和开普敦附近的四个非洲人居住的市镇,他们大规模地逮捕非洲人,并且对向警察表示不怕逮捕的示威群众开枪恫吓。
南非联邦政府1日晚上在三十一个行政区宣布“紧急状态”。在南非约三百个行政区中,现在已经有一百一十一个行政区处于“紧急状态”中。南非联邦总督还签署了一项命令,规定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动员所有军队和殖民者组织的武装部队来镇压非洲人。
新华社2日讯 纽约消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1日结束了对南非联邦政府大规模屠杀和平的非洲居民而引起的严重局势问题的讨论。会议通过一项决议,对南非政府疯狂镇压争取种族平等权利的非洲居民的行为表示遗憾,并且要求南非政府放弃种族歧视政策。
表决的情况是,九票赞成,没有人反对,英国和法国代表弃权。
这项决议案是由厄瓜多尔代表提出的。它着重指出,南非目前的局势是由南非政府推行的种族歧视政策造成的,这个局势如果继续下去,就可能危害国际和平和安全。决议案要求南非政府采取措施,“保证目前的局势不再继续下去或者再度发生,并放弃它的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策”。
一些亚非国家的代表指出,安理会在经过三天讨论后通过的这项决议,只是它对于改变南非政府屠杀非洲居民的局势所能采取的一个最起码的措施。
在1日的讨论中,加纳、几内亚和埃塞俄比亚等国家的代表继续发言,谴责南非当局的暴行。
英国代表迪克逊继续为南非政府辩护,他硬说安理会通过的决议“超过了安理会的权力范围”。
美国代表洛奇在表决中投了赞成票,并在1日发言中对南非当局的行为表示“遗憾”。消息说,美国代表是在提案表决前不久才宣布支持这项提案的。在这以前,洛奇曾试图让讨论在没有通过这项决议之前匆匆结束。


第5版()
专栏:

苏联“消息报”记者揭露
美国和南非政府同恶相济
洛奇曾经力图阻挠安理会讨论南非局势
据新华社莫斯科1日电 苏联“消息报”驻纽约特派记者卡列夫在一篇报道中揭露美国企图阻挠联合国安理会讨论南非政府大规模屠杀和平居民的问题。
卡列夫写道,安理会中一些国家的代表不希望对这个问题作出任何决定。安理会3月份的主席、美国代表洛奇的行为就表明了这点。
首先,洛奇把召开安理会会议的日期拖延了几天,在讨论开始后,他又力求在4月1日以前结束会议,因为到4月1日他就不当主席了。
卡列夫指出,引起世界舆论注意南非联邦种族主义者的残暴行为对美国是不利的。因为,第一,美国不愿损坏同南非政府的关系;因为美国从南非得到铀矿,第二,南非种族主义嚣张的时候也正是美国种族主义猖狂活动的时候。


第5版()
专栏:

十国裁军会议结束第三周工作
佐林指出美国不准备实现裁军
意大利代表透露西方企图通过“视察”进行间谍活动
  据新华社日内瓦2日电 东西方十国裁军委员会会议今天结束第三周的工作。讨论围绕着两条不同的路线进行。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采取的路线要求讨论裁军的具体措施,以便达成一项全面和彻底裁军的条约,但是西方国家却只是空谈裁军,并且顽固地以监督问题来阻挠会议讨论裁军的实际措施。
在昨天的会议上,美国代表伊顿扬言,他准备“详细而具体地讨论和商谈合理公平的和有保障的裁军措施。”但是他用来支持他这些话的却是要求其它谈判者同意提供关于向宇宙空间发射火箭的情报和对发射场地进行视察。伊顿说,他不知道苏联有若干发射场地,也不知道这些场地在什么地方。他建议双方派出三十名视察员去视察苏联的发射场地和美国仅有的两个发射场地。
苏联代表佐林说,他对美国代表的发言感到失望。佐林指出,这表明美国代表团不准备努力实现全面彻底裁军,不准备讨论全面彻底裁军条约的基本原则。美国代表团感到兴趣的是视察和监督的措施,而不是裁军措施。
西方代表所以热中于没有裁军的监督和视察,其原因可以从意大利代表马提诺的谈话中看出来。马提诺在接见“意大利报”记者时说,“看来苏联只有在不会被用来从事间谍活动的目的的情况下才会同意视察制度。但是这将意味着这种视察将是无效的。”可是,适合西方口胃的唯一“有效的”视察制度不过是一个为进行间谍活动而设立的制度。
与此同时,西方国家还诘难向会议提出的就全面和彻底裁军达成协议的任务。美国代表伊顿就说过,他不同意苏联代表关于全面和彻底裁军的定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西方的立场是这样站不住脚,以致没有一个西方代表敢于面对报界提出的问题。美国代表伊顿在昨天举行的三个星期以来西方国家第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不准备回答问题,甚至西方记者提出的问题也不准备回答。
人们还在西方报纸上读到歪曲和捏造的消息。最近的例子是西方一些报刊刊载捏造的消息说,苏联发言人声称,苏联将不坚持为实现全面彻底裁军规定期限。这些捏造的消息立即遭到苏联代表团的驳斥。苏联代表团前天发表声明说,这些报刊“显然是企图用这种办法来为反对规定实施裁军计划的任何期限的西方代表团在十国委员会会议上显然是自相矛盾的立场辩解。”
西方歪曲事实的宣传和捏造不断遭到揭露,这已使它们处于十分狼狈的境地。


第5版()
专栏:

英属圭亚那人民决心争取独立
贾根博士谴责英国的殖民主义态度
据新华社伦敦电 从3月7日开始的英属圭亚那制宪会议,经过十七次会议后,已于29日宣告破裂。
圭亚那代表团团长、圭亚那人民进步党主席契迪·贾根博士在离开伦敦前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谴责英国不让英属圭亚那独立。他说,英国殖民地大臣麦克劳德几乎在会议一开始就表明,他不准备让圭亚那独立。而且,他甚至不准备提出内政自治。
贾根指出,英国政府在会议的最后方案里虽然接受了“独立的原则”的字眼,但是提出实际是无限期地排除独立的许多条件。他接着说:“殖民地所有人民必须记住这个教训,光靠恳求和和平抗议是不能取得自由的,必须采取直接行动。此外,殖民地人民必须学会联合起来,并且认识到只有联合行动才能获得自由。”


第5版()
专栏:

伊拉克全国和平大会开幕
谢里夫斥责帝国主义企图侵略和分裂伊拉克的阴谋
  据新华社巴格达3月31日电伊拉克第三届全国和平大会今天下午在巴格达开幕。
参加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省的三百二十名代表和伊拉克和平战士全国委员会的九十三名委员。苏联、中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突尼斯、黎巴嫩和锡兰等十多个国家以及世界和平理事会的代表应邀出席了大会。
伊拉克和平战士全国委员会总书记阿齐兹·谢里夫代表全国委员会向大会致词。他说,代表大会有两个目的:一、揭露和挫败帝国主义反对伊拉克共和国的阴谋;二、为缓和世界紧张局势,特别是为使即将召开的最高级会议成功作出贡献。
谢里夫指出了以美国为首的侵略性军事集团的活动,以及由于西德军国主义复活和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罪恶政策而产生的严重危险。谢里夫分析了中东形势之后指出,帝国主义国家重新动员了这个地区各国的反动势力,采取攻势,使中东成为最危险的地区之一,使它有爆发战争的危险。
谢里夫在报告中追述了最近中央条约组织以及某些中东国家和伊拉克国内的反动势力相勾结反对伊拉克的侵略活动。他强调说,帝国主义者正在竭力分裂伊拉克的民族队伍,以便使他们的阴谋得逞。
谢里夫说,帝国主义代理人特别集中力量打击伊拉克的和平运动,因为和平运动是针对帝国主义及其政策的。他促请人们注意帝国主义破坏亚非两洲获得独立的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合作的阴谋。他说,这种合作是积极中立政策的实质。
谢里夫最后强调指出,保卫伊拉克共和国的主要办法就是爱国力量的团结。
卡塞姆总理也参加了大会的开幕式并且讲了话。


第5版()
专栏:

艾地就合作议会问题发表声明
印度尼西亚情报部发表空袭总统府事件的公告
据新华社雅加达1日电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艾地今天对报界发表声明说,“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接受总统所指派的临时的合作议会,把它当作比根本没有议会要好一些的东西。”“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仍然认为,通过民主的大选所产生的议会要好得多。如果可能的话,议会大选应当如政府所允诺的那样,在今年举行。”
关于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对于合作议会的组成是否满意的问题,声明说,“如果举行民主的大选的话,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得到的席位将远比在目前的合作议会中所得到的为多,这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在1960年举行大选的话,如果大选是以民主方式举行的话,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不难得到一千万票。”
至于印度尼西亚共产党是否同意合作议会中没有马斯友美党和社会党的代表这一问题时,声明说,在被“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集团所控制的或占领的地区中,共产党不但遭到禁止,而且共产党人和其他的共和人士遭到了虐待、杀害和活活烧死。因此,如果他们的政治权利在独立宣言宣布成立的共和国所控制的地区内被剥夺,那是非常公平的。
声明说,“印度尼西亚人民应当继续加强团结和继续努力加速大选的举行,同时他们应当帮助政府和国家机构恢复这方面的国内治安。”
据新华社雅加达30日电 印度尼西亚情报部今天发表公告说,调查结果表明,空军驾驶员毛卡尔在3月9日空袭总统府的事件同3月20日对万隆市内的装甲部队和骑兵训练中心的袭击是分不开的。这两起事件的目的是要用武力迫使政府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革命政府—全面斗争约章”叛乱集团实行停火或举行谈判。
据宣布,这两起事件是由一个叫“全国和平行动司令部”的组织策动的。总的策划者是前上校布腊塔·门加拉和前少校本杰明。


第5版()
专栏:资料

英属圭亚那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
英属圭亚那位于南美洲东北端的大西洋海岸上,面积二十一万四千多平方公里,略少于英国本土的面积,人口五十多万。
英属圭亚那在十六世纪初原为荷兰殖民地。英国根据1814年荷英条约获得埃塞给波、德麦拉拉和勃比斯三个殖民地,1831年合并成英属圭亚那。
英属圭亚那人民坚决反对帝国主义者的压迫与剥削,民族独立斗争日益高涨。1950年,在英属圭亚那成立了一个以摆脱英国统治、争取独立为目标的人民进步党。
1953年,英国殖民者在圭亚那民族解放运动蓬勃高涨的压力下,被迫宣布实行新宪法,增加了由普选产生的议员人数,但国防、外交、财政和国内治安等仍由英国总督直接掌握。1953年4月举行的议会选举中,人民进步党取得全部二十四个席位中的十八席,并组成一个民主政府。同年10月9日,英国借口人民进步党“阴谋进行暴乱,把英属圭亚那变成共产党国家”,用武力罢免了属人民进步党的契迪·贾根总理和其他五名部长的职位,并且下令停止实施1953年宪法,所有的议员和内阁阁员均仍由英国总督任命。但是,这只是激起了英属圭亚那人民更坚决的反抗。1956年4月,英国殖民者又一次被迫同意议会和政府的部分成员由选举产生。当1957年8月举行大选时,尽管英国当局施行了各种压力,以贾根为首的人民进步党仍然获胜。但是,所有的高级官员却仍由英国人担任,总督任命的立法会议的议员有九名,总督并享有否决、命令和解散议会的权利。1958年7月,以贾根为首的英属圭亚那代表团到伦敦与英国政府代表举行会谈,要求修改现行宪法,使英属圭亚那在英联邦范围内享有完全的自治权;但遭到英国政府的无理拒绝。在最近召开的英属圭亚那制宪会议上,圭亚那人民又一再表示要求独立的愿望。由于英国当局坚持殖民主义态度,以致会议限入僵局。但是,英属圭亚那人民要求独立的决心是决不会动摇的。
(玲)


第5版()
专栏:时事述评

不体面的干涉
章叶
美国干涉古巴革命和古巴人民反对美国干涉之间的斗争,日益尖锐化。这一场斗争,正在日益扩大地发展成为美国加紧“弥补泛美体系”,镇压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以及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维护民族独立、争取民主自由,反对美国奴役、控制和掠夺之间的斗争。它集中地反映出了:在目前崭新的世界形势下,拉丁美洲正在经历着的巨大的深刻的历史变革。
不体面的干涉者的记录
艾森豪威尔最近在南美之行中,到处宣扬所谓美国“体面地、坚持不渝地奉行不干涉政策”。但与这个谎言相反,美国对古巴革命的凶恶干涉,贯穿在古巴革命的每一发展过程中。它的一个阴谋失败了,又进行另一个新的阴谋,政治、经济的干涉之外,还不断策划军事的干涉,构成了美国一个多世纪来干涉拉丁美洲各国内政的无数罪恶勾当中最不体面的记录。
在古巴人民进行反独裁武装斗争时期,美国就力图扑灭革命的火焰。美国最初是采取从训练军队、供应军火,一直到直接指挥反动军队作战等各种方式,帮助巴蒂斯塔独裁政权,镇压当时处于劣势的人民起义运动。当起义军不断壮大,形势不利于巴蒂斯塔的时候,美国不仅通过多米尼加、尼加拉瓜和美国在古巴基地的驻军,继续给独裁政府提供大量武器,而且悍然出动飞机配合作战,并一度派海军陆战队在古巴登陆,挽救摇摇欲坠的独裁政权。直到古巴革命已经接近胜利,美国还使用了卑鄙手段,策划举行伪选,在古巴组织“三人军事委员会”,企图阻止起义军取得政权。
古巴革命胜利后,不甘心于失败的美帝国主义,又想把古巴的新政权扼杀在摇篮中。古巴采取的许多反帝反封建的进步措施,如镇压战犯以及实行土地改革,限制外国资本,发展民族经济等等政治经济改革,无不引起美国的仇视和干预。美国还公然庇护逃亡的叛乱分子,如前古巴空军司令迪亚斯·兰斯、前卡马圭省部队司令马托斯之流,组织他们进行破坏和复辟阴谋。美国不仅反对古巴的土地改革,而且公然宣称要“保护”美国垄断资本在古巴的“合法权利”。与此同时,美国一再策动“美洲国家组织”攻击古巴,制造过所谓古巴“入侵”事件,召开美洲国家外长会议,企图组织对古巴的武装干涉,重演危地马拉事件。
最近以来,美国对古巴的干涉活动,更为加紧,软硬兼施,无所不用其极。它利用古巴主要收入依靠输出食糖而美国是古巴食糖的主要市场的这个弱点,不断威胁着要削减美国从古巴进口食糖的定额。最近已将授权总统随时修改食糖进口定额的法案提交了国会,企图迫使古巴屈服。同时,美国不断在加勒比海举行军事演习,在多米尼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等地组织进攻古巴的雇佣军。从美国基地起飞的飞机对古巴甘蔗园进行了几十次的轰炸和燃烧。美国还制造“勒库布尔”号轮船爆炸惨案,阻止古巴购买军火。利用“美洲国家组织”进行武装干涉的阴谋,也在继续进行。艾森豪威尔访问南美时,就企图为孤立和干涉古巴铺平道路。美国美洲事务助理国务卿鲁博特姆公开鼓吹根据曾用以颠覆危地马拉民主政府的1954年“加拉加斯宣言”,采取“集体安全措施,来反对任何形式的侵略”。
一年多来,美国除了还没有发动大规模的武装进攻之外,几乎一切干涉手段都用到了。只是由于古巴在各方面坚决反对美国干涉,把革命向前推进,不断地巩固和加强了民族民主力量,同时取得了拉丁美洲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有力支持,使得美国的干涉阴谋至今不能得逞。
一系列可耻的伪装和借口
美帝国主义为它敌视和干涉古巴革命的勾当,寻找了各种各样的伪装和借口,但都丝毫不能掩饰它为什么这样穷凶极恶地干涉古巴革命,必欲扼杀之而后快的真实原因。
直到最近,美国国务卿赫脱还厚颜无耻地说什么美国非常同情古巴革命的目标。可是,当美国全力挽救巴蒂斯塔独裁政权遭到失败,不得不承认古巴革命政权的时候,美国国务院就公开发表声明,“希望看到古巴有自由民主制度”。美国助理国务卿鲁博特姆甚至更露骨地要求古巴“考虑美国的舆论”,使“古巴人民有可能满足对自由和公正的愿望”。这就清楚地表明,古巴革命后建立的得到全国人民拥护的政府,不合美国的胃口。美国狂妄地要求取得了革命胜利的古巴人民继续听命于华盛顿的摆布,屈从于美国资本的意志。但是,英雄的古巴人民不仅以轻蔑的眼光对待这个“舆论”,而且向着美国所敌视的革命目标继续前进。他们摧毁了旧的国家机器和军事机器,建立了新的民族民主政权和革命武装部队;他们镇压了巴蒂斯塔残余势力和叛乱分子,扩大了民主自由权利,发动了爱国民主力量;他们实行土地改革,发展农业的多种经营,争取实现工业化;他们奉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发展符合国家利益的对外贸易。特别使华盛顿不安和不满的是,古巴政府征用美国公司霸占的土地,废除美国公司的一切租让权,开始收回地下的石油资源,不断动摇着美国垄断资本掠夺古巴人民的根基。
于是,美国干涉者暴跳如雷,原形毕露了。艾森豪威尔竟亲自出马,叫嚣什么在古巴出现了“国际共产主义阴谋”,攻击古巴“废弃、扰乱和改变了”美国同古巴的“传统的经济关系”,并公然威胁说美国“将继续行使他们自己的主权来维护和保卫他们的合法利益”。反共是早已破烂不堪的幌子,敌视古巴革命、企图保持美国资本对古巴的掠夺和控制则是美国的真正野心。正如古巴总统多尔蒂科斯所指出的,艾森豪威尔之所以进行“国际共产主义阴谋”的诬蔑,是因为“古巴已找到了自己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表现形式”。卡斯特罗也指出:美国之所以要粗暴干涉古巴的内政,是因为古巴的土地改革触犯了外国公司的利益,因此,他们就企图使古巴回到过去的黑暗状态中去,以便重新在古巴的土地上建立奴役制度。这都一针见血地道破了这个真相:美帝国主义不能容许古巴摆脱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附属和依赖于美国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地位,求得真正的独立和自主。
美国政府三番五次地照会古巴政府,居然要求古巴政府根据巴蒂斯塔卖国独裁政权的法律和所谓国际法,使美国公司在古巴的投资和“工作”能“在互相满意的基础上继续下去”,或者立即预先以现金按最高价格赔偿被征用的美国产业。显然,美国是企图阻挠古巴收回和征用美国公司所霸占的土地和资源,使美国公司得以继续掠夺和控制古巴。在美国看来,古巴政府无权废除卖国政权的法律,无权颁布实行土地改革、征用美国大庄园的土地的法律,以及废除美国公司关于石油和矿业的租让权的法律。这是十足的帝国主义强盗逻辑。至于古巴政府根据宪法和自己的财政条件,规定对被征用的土地在二十年的期限以债券形式(付予4.5%的利息)给予赔偿,并不是无偿的没收。这种对长期榨取古巴的美国垄断资本采取的赎买政策,不能不算是十分宽容的。美国要求立即预先以现金按最高价格赔偿的要挟行为,完全是一种无耻的讹诈。古巴政府断然拒绝了美国政府的这些无理要求,坚决地维护了神圣的国家主权,保证了民族经济的独立发展。
正是由于美国的粗暴干涉,使古美关系日益紧张。但是,美国政府竟别有用心地把责任推到古巴身上,大事宣传什么古巴维护主权、反对干涉的正义斗争,造成了古美关系的“不断恶化”。
因此,美国之所以敌视和干涉古巴革命,不仅仅是为了所谓“保卫”美国资本在古巴的“合法权利”,而且是为了破坏古巴的民族民主革命,使古巴继续依附美国,成为美国的原料供应和商品倾销的市场,成为美国“泛美体系”中的军事基地。
又一海盗旗帜——“现代门罗主义”
美国扼杀古巴革命的更重要的目的是,扑灭古巴革命对整个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所引起的巨大的深远的影响,以保持美国对拉丁美洲的控制和掠夺。
古巴人民的胜利,是几年来蓬勃发展的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中的一次最重大的胜利。它集中地反映了拉丁美洲同美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的尖锐化,因而古巴革命的胜利、巩固和发展就成了拉丁美洲各国争取独立发展和人民民主运动的鲜明旗帜,成了拉丁美洲从一个半世纪前的民族独立革命走向新的民族民主革命的里程碑。拉丁美洲劳工联盟主席隆巴多·托列达诺最近指出,古巴革命开辟了美洲第二次伟大的解放革命的时代,它宣告了拉丁美洲将要发生的一系列革命的开始,不管美国垄断组织愿不愿意,拉丁美洲将改变半殖民地的结构和消除依附状态。
古巴革命是拉丁美洲第一个采取武装斗争形式取得胜利的革命。被推翻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拥有美国长期训练和武装的强大军队,而古巴又是距离美国仅九十海里的所谓“美国台阶上”的小国,美国利用它在古巴的基地上的几万驻军和它同古巴的短距离的地理条件,直接间接地支持独裁政府镇压人民的起义。美帝国主义曾竭力散布所谓“地理宿命论”、职业军队威力无比和美国不可战胜等等谬论,妄图证明拉丁美洲各国人民不可能取得民族民主革命的胜利。然而,古巴人民所支持的武装力量,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终于推翻了美国支持的武装到牙齿的独裁政府,粉碎了美帝国主义的谬论。因此,古巴革命的胜利,大大地鼓舞和推动了拉丁美洲人民争取完全独立和民主自由的斗争。首先是多米尼加、尼加拉瓜、巴拉圭这几个残存的独裁国家的人民纷纷起而步古巴人民的后尘,开展了武装斗争。巴拿马、波多黎各和其他国家的人民运动也更加蓬勃地发展起来。加勒比海地区的局势从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反美浪潮席卷整个拉丁美洲。
其次,古巴人民的革命胜利,不同于以往拉丁美洲人民推翻十个独裁政权的不彻底的革命,或是像1954年危地马拉的不巩固的民主革命。古巴人民在推翻了美国代理人的独裁政权以后,并不限于改换统治的形式。新的政权还建立在人民更广泛的团结和革命更深入发展的巩固基础上,因而能够抗得住美国的干涉和颠覆阴谋,保卫革命的果实。古巴革命所解决的问题——坚决摆脱美帝国主义的控制、废除半封建的土地关系、维护国家的独立主权、建立广泛的民族民主政权和争取民族经济的独立发展,这都是拉丁美洲各国民族民主革命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和争取实现的奋斗目标。因此,古巴革命给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人民指出了一条取得革命的彻底胜利的道路。正如最近举行的拉丁美洲争取和平会议所指出的,古巴革命“实现着拉丁美洲各国人民的解放愿望,并向他们指出前进的道路”。
因此,古巴的革命就不能不对整个拉丁美洲民族民主革命的深刻发展,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最后,一年多来古巴人民反抗美国干涉的激烈斗争,彻底地暴露了美帝国主义是拉丁美洲的民族民主利益的死敌,同时又是并非不可战胜的死敌。古巴人民从斗争中受到教育和锻炼,变得日益坚强起来,而美国干涉者则不断受到挫折,变得日益孤立和狼狈。这就使得拉丁美洲其他国家的人民从古巴人民的斗争中同样受到教育和锻炼,进一步认识到必须加强民族民主力量的团结,坚决粉碎美帝国主义利用各种伪装和欺骗以图加强控制和镇压的阴谋。
正因为这样,美帝国主义对古巴革命的胜利和深入发展感到惶惶不可终日,把扑灭古巴革命的火焰当作“弥补后院”,镇压整个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的矛头的集中点。美国一年多以来的干涉活动,艾森豪威尔最近的南美之行,都证明了这一点。艾森豪威尔继他在中东打出的臭名远扬的海盗旗帜——艾森豪威尔主义之后,现在在拉丁美洲打出了又一面海盗旗帜——“现代门罗主义”。其内容是:第一、加强以美国威慑力量为“安全之锚”的“泛美制度”和“泛美共同防御条约”;第二、以美元为诱饵,假“泛美经济开发和合作”为名,行其进一步加强经济控制之实;第三、以“反对共产主义传播到这个大陆的任何一个国家”为名,镇压拉丁美洲民族民主运动;第四、组织干涉古巴革命的又一危地马拉事件。但是,与此同时,拉丁美洲各国人民保卫古巴革命,支援拉丁美洲革命的运动,也汹涌澎湃地从一个高潮走向新的高潮。艾森豪威尔在南美之行中,到处受到各国群众高呼“反对干涉古巴”、“古巴万岁”的宏亮口号的回答,其景况比尼克松受到的臭鸡蛋和西红柿的袭击还要狼狈。最近拉丁美洲人民在“支援拉丁美洲人民周”发表的“拉丁美洲宣言”中,要求进行反帝国主义和反封建的革命,并号召加强对古巴革命的团结一致的支持。这就标志着拉丁美洲人民的反美斗争已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拉丁美洲人民争取民族民主革命的斗争,还得到了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和各国人民的支持。他们高举的“拉丁美洲是拉丁美洲人民的拉丁美洲”的正义的旗帜,一定能够战胜美国“现代门罗主义”的海盗旗帜。美国在拉丁美洲恣意横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第5版()
专栏:

保证安全 方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