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9月1日人民日报 第7版

第7版()
专栏:

从齐白石先生获得世界和平奖金说到国画前途
叶恭绰
世界和平理事会这一次把国际和平奖金颁给我国国画家齐白石先生,国内外的文艺界同声称贺,这不仅是白石先生个人的喜事,也是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和平人民的喜事,更是中国国画界的一桩大事!我作为艺术界的一员,并且忝为白石先生的老朋友之一,在分享这一份喜庆的当儿,感觉更亲切些,感想也更多一些,因此我把他写下来,作为对白石先生的祝贺,并且附带些个人意见,希望引起爱好艺术的朋友们的讨论。
人类的各种美德:爱和平,爱民族和祖国,爱劳动生活,歌颂美好事物,打击邪恶行为……等等,往往由艺术家通过作品表现出来,齐白石先生的绘画之所以受到世界爱好艺术人士的欢迎,他在艺术上的成就被肯定下来,就是由于他的作品,能以高超的艺术形式,表现出人民的这些共同的感情。
作为一个画家,当然要求他的技术好,但几千年来,中国艺术界还有一条传统的信条,就是画画得“好”还不算数,还要画家有“品格”。杨铁崖说“画品优劣,关于人品之高下”(元杨维桢画论),这是合理的。所谓画品人品,都是根据人民的尺度来衡量的,因卖国而杀了岳飞的秦桧,书法是很好的,残害东林最后投降清朝的阮大铖,文字词曲,也都很好,但是多少年来,谁也没有表扬过他们的书法文词,自然汪精卫的诗词集,也肯定地不会传之后世的,原因是他们的人品经不起人民尺度的衡量。在中国历史上的黑暗时期,艺术家们往往在行动上表示对统治者的反抗和不合作,著名的元代四大画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画人物都不画元朝衣冠,他们用这种态度,来表示对当时统治者的消极反抗。郑所南画兰花,从不画土地,说土地早给外族抢去。清初的画家石涛、石溪、八大、七处等,为了不跟侵略者合作,明亡后便都出了家,甚至整天装疯作哑。这些故事,在中国画史中,可以找到很多。同样的,日本军阀占领北京的时候,白石先生拒绝了伪美术学院的聘书,在严冬无火时,宁可退还了伪方所送的煤,写了“告白”贴在门口,不让当时那些“长官”进他的屋子去看他,他痛恨同侵略者合作的人,他曾经以刻毒的文字,题在画上,骂这些人“鸬鹚不食鸬鹚肉”;他也痛恨解放以前只知鱼肉人民不做好事的贪官污吏,用胸无点墨装模作样的不倒翁,来比喻他们。在白石先生过去的题画诗文中,有很多类此的表现。这些行为,表现出白石先生的心理,也就是当时广大人民共同的心理。虽然由于历史环境的限制,白石先生所表现的方法不同,但是在心情上,他和当时大多数人民的主要愿望是一致的。
白石先生今天享受到世界爱好和平人民所给予他的无上光荣,固然由于他在艺术上有独特的成就,在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中,他一贯地和大多数人民有共同的好恶。但是更重要的,是由于我们国家,今天在世界上已经站起来,由于我们国祚的兴隆,我们的文化艺术才能够光辉地表现于世界,我们的艺术家才能以他卓越的思想感情,同全世界广大人民起着共鸣,我们的艺术天才才能受到世界人士的尊重。在过去的中国画史中,也有不少具有艺术良心和正义感的艺术家,一生忠勤地为他自己心爱的劳动,为人民喜爱的艺术,辛辛苦苦地从事创作,可是他们所得到的,不是荣誉,而是被摧残与毁谤的一生。白石先生在解放以前八十九年的岁月中,根据他自己的自述和日记,也不是没有同样的遭际的。只要我们回忆一下去年2月间白石先生参加首都文艺界反对使用原子武器签名大会时的讲话,就可以看出他对于上面的看法,是会有同感的。
白石先生长期不断的刻苦劳动和他不趋时不媚俗的艺术创作态度,使中国绘画艺术的优秀传统,得到继承和发展。我们先代画家,传下了著名的理论,要求画家作画,必须“外师造化中法心源”,要求一张好作品,必须“形神兼备”。白石先生消化融会了这些宝贵理论,变为他自己创作的根据,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即使一株花草或一只虫鸟,都充满了生命力。就以他画的牡丹花来说吧,他把花表现出有水份,有阳光,更有生机,由于从“形”到“神”的入骨描画,叫人想到那花几乎是有色香味的,而绝不是一株没有生命的东西。这样深到的功夫,不通过精细的观察(师造化),刻苦的构思(包括画家本人的生活积累、技巧积累和对世界万有的看法等即“法心源”),是办不到的。因为白石先生掌握了这样的艺术方法,才能够把一个善良艺术家的感情,卓越地表现出来,他的作品,对全世界的艺术爱好者,才具有湛深的感染力,才能代表这一时代人类共同的爱好和愿望。白石先生说:“我画一个草虫,都愿意它生机活泼,谁又能够容忍美好世界遭到破坏!……”(反对使用原子武器签名大会上的讲话)正是这样,正是由于他那独到的艺术技巧,通过一些平凡的花草虫鱼的形态,表现出“生机”,表现出自然的美及和平生活的可爱,他表达了善良人类所共同的对于和平生活的歌颂,因此作品里有亿万爱好和平人士的共同精神存在。这一伟大精神的凝结,是完全可以摧毁那些残暴杀人者、侵略黩武者、以及丑恶的实力政策的施行者的极端卑劣企图的。
白石先生,今年九十六岁,一个老年人对于美好世界的向往和留恋之情,是非常迫切的。白石先生在解放以后画画得更起劲,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亲自刻好毛泽东主席的名章,送给毛主席,我是完全了解他这种心情的。
白石先生是一个苦干成功的人物,他小时候是一个牧童,只读过半年书,后来当过十五年的木匠,由于他在白天辛苦劳动之余,晚上还不放松他绘画艺术的钻研,在长期的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他终于磨练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家。白石先生在旧时代里只能说得到个别师友的帮助,因此他的成功,是难能可贵的。今天我们的文艺活动,是受到党和政府以至于整个社会的支持,白石先生的事实,应当更是所有从事诸般文艺活动的青年们一种极有力的鼓舞。又从整个艺术界来说,今天的社会条件和过去旧社会也迥然不同,以白石先生为例,我们的艺术家又应当如何积极努力,创造出更大的成绩呢?
我们应该承认近代中国绘画界的贫乏。先代丰富的美术创作,到了近二、三百年,就渐呈衰落之象。即如宋以前丰富的人物画,日见式微,到了清乾隆以后,著名的传神画法,已成绝技,不绝如缕的界画,也已失传,特别是近数十年来政治经济的衰落黑暗,反映在艺术上,更是颓废向下。齐白石生当这个时代,因此更见杰出。但是中国是个有悠久文化传统的国家,遗产丰富,美术上的派别繁多,根据“百花齐放”的政策和精神,今后在党和全国人民的提倡培养之下,应该不止有一个齐白石,而应该有不少的齐白石。只要今天我们中国艺术界人士,肯认真努力,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后,是全可以有更多更高的齐白石,在中国艺术界出现的。
今天我们的国家,文化艺术的优良传统,如何的被重视,这是人所共知的。首先是中国戏剧,近几年来得到蓬勃发展。古典音乐民族音乐的整理研究,也超越了过去时代。国画方面,在国画家们的努力下,虽然表现了一些成绩,但是如何把国画发展成为现今大时代的艺术,实在是一个迫切需要而仍待解决的问题。我一向主张今后的画家应该扩大中国画的领域,而不是要缩小中国画的领域。自古以来,我国画家,对这一点都是不断努力的。就画的种类说,除技法上吸收了许多遗传的和外来的方法外,并且创造了金属、砖、石、竹、木、陶、磁等等的画法,至敷色、用水、用墨等,更有许多诀巧,虽然程度和成就各有高低,但积累的丰富,应用的广大,是不能抹煞也不应抹煞的。而且中国画的内容,是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其间所表现的人物、花木、鸟兽、虫鱼、乃至山川楼阁、以及一切事物,可说都是从写实出发的,如继续而发扬光大,结合现时代和现社会,应用于一切新要求新意义,其发展和成就,是不可思议的。目下全世界人,震惊于我国政治上经济上的发展和成就,因而推测到我国各种艺术上的发展和成就,又因而推测到我国各种艺术,以前早有优良传统,今后发扬光大,更将显出异彩。又因我国戏剧音乐等等,已有不少新表现、新成就,因而推测绘画一门也会这样,但事实上不客气地说,目今所谓国画,较之前代是仍不免落后的(自然不是绝对)。这自然是由于几十年来,根本没有人去好好培养的当然结果,不能责备某些人。但白石先生的突出,是怎样来的呢?我还想借这里说一说。白石先生常常说他的成就是得力于师友的,他所谓的师友,我多半相识,如王湘绮、樊樊山、夏午诒、陈师曾、罗瘿公、王梦白等等,可说都是旧学有根柢的人。白石先生少虽失学,但他却聪明好学,故此得力于这班人的启导不少,就是齐先生的画法,也转益多师,是由清代石涛、八大、金冬心、郑板桥,以至赵撝叔、吴昌硕一派入手,而加以鎔炼的。这一派画家,本来在清朝是要算革新派,白石先生本着自己的革新精神,又得这班有学问修养的人朝夕盘桓、耳濡目染,故能有这样的成就。换句话说,白石先生的画,是有传统文人画的优点,而加以自己善于体会,无形中符合写实主义的。这也正是一般只会扶墙摸壁,不要说脱胎换骨,连改头换面都不会的那些新画家旧画家所赶不上的地方。(中国文人画,自有其历史和地位,我将另有说明。)白石先生的成就在此,其作品的价值亦在此。但若说中国之大,只应有一个齐先生,是空前绝后的,这就不免流于主观和偶像的崇拜了。这不但齐先生自己向来没有这样看法,而且在我国的整个绘画史上,在今天伟大的中国的艺术前途上,在目前急待改进的绘画需要上,都绝对不应这样看法的。这样的看法,是故步自封的看法,是宗派主义的看法,是不切合需要的看法,我国今天的需要,是符合社会主义爱国主义和群众喜爱的活的艺术,而不是陈陈相因、千篇一律、八股性的艺术。譬如齐白石画虾,我也画虾,齐白石的虾,好像是活的,我的虾却像是不会动的,那末即使他画八个,我也画八个,他的纸是四尺,我也是四尺,他用淡墨,我也用淡墨,丝毫不差,难道就算和齐白石一样吗?所以说,今天有一个齐白石,固然难能可贵,但不是说中国只要一个齐白石,就够代表中国的艺术了。中国今天以后的广大艺术园地,就有百十个齐白石,也许还不够满足需要的,但当这青黄不接的时候,无法定做许多齐白石出来,所以一面格外要尊重宝爱这一个齐白石,同时更希望还有许多不同样的齐白石出现,就是所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才是艺林的盛事和国家社会的要求。
从整个中国画的历史传统和发展前途来看,等于万山起伏,峰回路转,正有无穷无尽的境界有待我们的攀登发现,因此作为现代的中国画家,要努力的道路正是无穷无尽,而不是临于止境。我们需要百花齐放,而不是一花独放,我们需要山水花鸟画,也需要人物建筑画,我们既需要描写古代的故事画,也需要表现现实的时事画,我们希望在水墨、彩墨、工笔、减笔、界画、写生、写意、讽刺、滑稽以及版画、插图、招贴、年画等等里面,都看见国画的优良传统,我们更希望在山水、人物、故事、时事画中,都出现更多的杰出人才,我们必需使绘画艺术的条条道路,达到人民所喜爱的形式和内容,各家各派的好艺术,都能够为人民服务,这就是今天面临文化高潮即将来到的情况下艺术部分应走的正确道路。
今天的问题,是必需“继往”,放弃了几千年祖先们辛勤劳动所得的宝贵文化积累是不对的。也必需“开来”,不从各方面吸收养料来丰富国画,使国画本身从形式到内容,都能够自由地发展,自由地描写时代人民心里的喜怒哀乐,就不可能产生更多的更伟大的时代艺术,那怎样对得起这时代,算是这时代的子孙呢?白石先生可能活到一百二十岁,但今天还需要有继承和发展他的艺术的人,而且时代也在不断进展中,更需要有表现今天和明天的优良作品产生出来,固然我们今天重要的是保存和发展优良传统,没有这一着,将使我国艺术失去重要的源泉。但只墨守着过去的成规,或者不能领会其精神,只守着枯朽的骸骨,高一层的也只满足于祖先和前辈们的成就,而不求更好的变化和发展,则这一传统,将落后于时代,优良传统也就可能无法保持,这是我们所必须警惕的。
此次世界和平理事会把国际和平奖金赠与齐先生这一件事,至少可说明世界上爱好和平的国家民族,是同时爱好我国国画的。我们应该除齐先生的作品外,有更多更好的国画伸出头来。同爱好和平的国家民族见面,以副他们的期望,并以准备迎接我们即将到来的文化高潮。这是不论老年中年青年画家都有责任的,都应该努力的。
末了,我还想说说,近日论国画的人,颇反对文人画,几乎认为是一种毒害,我认为是不必这样看的。从前所谓文人画,是对于职业画家而言,就是说不以绘画为职业的人,以余暇从事绘画的一种标志,其中高下优劣,各有不同,但因其学问事功,别有表现,又多具有风流文采,故总予以此称,其中从事界画、工笔或善于写实者亦均有之,并非都是信手涂抹,没有内容的。又工于书法的人,又往往融书入画,别有风味,这至少也可说是艺术传统之一或优良传统之一。因西洋人不讲书法,故绘画中无融书入画之说,甚至无法了解,但似乎不能因西洋绘画不与书法相通,遂谓我国艺术中,亦不能含有这种血脉,且直谓文人画是一种坏东西而悬为大戒,禁之学习,是等于花草中的兰菊,乐器中的琴箫,因其香韵清逸,易为文人学士所赏爱,遂将兰菊琴箫,摒出花草乐器之列,不许使用,这不但不是吸取菁英的道理反而自隘门户了。即如白石先生的成就,显然是受到文人画的较深影响的,而且并未有碍齐先生的艺术的发展,相反的恰好助成齐先生的独特风格。这就说明了接受遗产,是要经过选择和提炼的,说明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对于艺术的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相信齐先生的成就,只是中国国画辉煌发展的一个开端。在祝贺齐先生的同时,我有信心向中国国画界前途,予以无限乐观的展望与期待。


第7版()
专栏:

世界和平理事会主席约里奥—居里
给齐白石先生的祝贺信
齐白石先生大师,亲爱的朋友:
最近获悉您将于近日接受国际和平奖金。
几年来,曾收到您的一些作品。其中一幅画挂在我的工作室里,我经常看到它,并习惯于通过它感到贵国人民的形象及文化人士的事业历历在目。
因此,国际和平奖金评议委员会今年决定给予您这个崇高的荣誉,我感到特别高兴。我谨向您表示祝贺,并对您的雄伟劲健而富有青春气息的作品以及对您热烈争取和平的活动,表示钦佩。
请接受我深切的友谊。 最诚挚的 腓特烈·约里奥—居里
1956年 巴黎


第7版()
专栏:

全国铁道科学工作会议闭幕
讨论铁道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
据新华社讯 全国铁道科学工作会议已经在29日闭幕。
这次铁道科学工作会议着重地讨论了1956到1967年的铁道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会上代表们对于科学研究的方向问题有很多争论。最主要的问题是,提高铁路运输能力的方法究竟应以挖掘潜力为主,还是以采用新技术为主?经过热烈的讨论之后,代表们有了一致认识:目前我国铁路的技术装备十分落后,如果不采用新技术,便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铁路技术装备的落后状态,也就不能从根本上加强铁路运输力量和加速新铁路的建设,来适应国民经济的发展。当然在强调新技术的同时,也不能忽视现有设备的利用改造和发挥潜力问题;不应看轻改进劳动组织和简单机械化作业对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和减轻体力劳动的作用;还要特别注意和重视职工的创造,哪怕是极微小的创造也要爱护。
根据我国铁路技术改造方针,国家资源和工业水平,以及世界各国已经取得的技术成就,会议认为今后铁道科学研究的方向是有步骤、有重点、有计划地采用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设备。即逐步地采用运输力强大的电气化机车、燃气输机车或内燃机车代替古老的蒸汽机车;采用自动化信号设备和集中调度装置,修建机械操纵的驼峰调车场。在新路建设方面运用长钢轨和混凝土轨枕;采用机械化和工厂化施工方法以减轻工人体力劳动,采用航空勘测以加速勘测设计的速度。
关于研究力量的分配和安排问题,会议认为不仅要研究长远的问题,也要注意现场生产迫待解决的问题,不仅要充实专职研究机构,也要适当建立研究据点,要动员专家和工程师,还要号召全体职工参加和重视科学研究工作,以便逐渐在全国铁路形成一个科学研究网。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全国铁路四四八个科学工作者、工程师、先进工作者和技术领导干部。会议收到的论文和经验总结有三一六篇。


第7版()
专栏:

法学专家座谈怎样在法学界展开百家争鸣
据新华社讯 中国政治法律学会29日邀请法学专家座谈在法学界如何贯彻百家争鸣方针。
出席这次座谈会的有张志让、吴德峰等法学专家、教授近四十人。
中国政治法律学会副会长吴德峰在会上就法学界的近况和问题,以及今后的工作等作了发言。他说,法学在中国历史上曾有过相当的发展。但是,在近代,法学却是一门落后的,也是新生的科学。旧中国没有一个法学研究机构,中国的法学研究队伍是近几年才形成的。
他说,当前最迫切的是要研究总结二十多年来特别是近年来的人民政权和革命法制工作的丰富经验;法学家们还要协助国家进行立法工作。中国历史上丰富的有关法学的资料还有待整理;一些重要的问题,如关于中国的国家起源以及国家与法的历史发展阶段等问题,需要进行艰苦的研究。要完成这些艰巨的任务必须贯彻百家争鸣方针。他指出,过去法学界缺乏分析、研究、争论和批判的空气,以致呈现出一种沉闷的状态。
大家在发言中认为,动员法学界的一切力量,是展开争鸣的一个重要方面。有人提出,有些法学专家长期脱离专业的情况必须改变。有人对目前某些不尊重法学界老前辈的情况提出批评。很多人都认为今后应该加强培养新生力量,中国政治法律学会应加强组织,团结法学专家和青年法学工作者,互相研究,改变目前互不通气的情况。


第7版()
专栏:

“国际会晤讲演会”举行年会
我国哲学家冯友兰应邀参加
本报讯 第十一届“国际会晤”讲演会定于今年9月5日至15日在日内瓦举行。这个会曾邀请我国哲学家冯友兰参加。冯友兰已应邀于8月9日晨离京去日内瓦。
“国际会晤”是由瑞士公民的一个私立委员会所组织的会议,每年在日内瓦举行一次,聘请各国知识界和政治界的知名之士参加,以公开演讲和座谈方式对各种一般性的问题进行研究和讨论,本届会议准备讨论的问题是:“传统与维新,现世界的旧事物与新事物。”
(任华)


第7版()
专栏:

狼毒枣治结核病效果很好
本报讯 吉林通化市中医院杨永清中医师用中药狼毒枣治结核病获得很好的效果。通化市许多患淋巴腺结核、骨结核、皮肤结核、副睾丸结核的病人在服用了狼毒枣以后,不久都得到了好转或痊愈。
狼毒是一种价钱很便宜的中药,同红枣一同经过一定的炮制过程就成了狼毒枣。吉林省卫生厅为了进一步研究狼毒枣治疗结核病的作用,最近成立了狼毒枣疗效研究委员会。 (高雁)


第7版()
专栏:学术动态

蒙古的考古调查研究工作
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蒙古的考古、历史学家们在考古调查研究方面曾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1924年至1926年间进行了第一次规模较大的考古调查工作。参加这次调查的,除了考古学家外,还有历史学家。他们调查了诺颜乌拉山的匈奴贵族的坟墓。在这次调查中发现的文物,对于研究匈奴的社会制度、文化发展情况,有着重要意义。
1948年至1949年间,又进行了一次全国性的考古普查工作。这次考古调查研究了石器时代、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并调查了突厥坟墓、畏兀儿的哈剌八剌合孙和蒙古的和林城市的废墟等。调查结果证明,在蒙古国土上,远在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居住。还在石器时代、铜器时代,蒙古就同中国的华北、东北以及南、东西伯利亚有着密切联系。此外,哈剌八剌合孙、和林等城市不仅是当时的政治中心,而且是手工业、商业和文化的中心点。1954年至1955年,策·多尔吉苏荣在诺颜乌拉山等地挖掘了匈奴的坟墓,进一步明确了匈奴的社会生活、风俗习惯的某些问题。发现的铁器再次证明了蒙古同中国的历史有着密切的关系。并在有些坟墓中发现了一些文物,这些文物同中国的华北、东北所发现的十分相似,而在阿尔泰、西伯利亚却是没有的。1950年至1955年间,赫·波仁来新发现了匈奴、畏兀儿、契丹、蒙古的十多个城市的废墟。这次发现证实了曾居住在蒙古国土上的各个部落虽然都以牧畜为生,但是他们从匈奴时代起就已有了城市。
1953年至1954年间,奥·那木多尔吉在库苏古尔艾马克附近发现了蒙哥帝的纪念碑,碑上刻有蒙、汉文,它是蒙哥帝在世时(1257年)建立的。在这块碑的所在地又发现了城市废墟。这可能就是蒙哥帝所在的地方。1955年,蒙古的考古学家又调查了蒙古的西部,发现了刻有突厥文的碑、畏兀儿文的碑和刻有二百八十幅图案的石壁。
今年,调查研究库苏古尔艾马克的石器时代遗址和黑努、胡尼两河流域的匈奴墓,以及蒙古东部地区的契丹、蒙古部分城市的废墟等。


第7版()
专栏:学术动态

日本东京大学组织伊拉克、伊朗学术调查团
最近,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在伊朗政府同意下,组织了一个“伊拉克、伊朗学术调查团”。从本年9月29日起到11月26日止,将在美索不达米亚和莫索尔西北一带举行考古发掘。这个调查团是由东京大学教授江上波夫等十二名考古学、人类学、美术史、建筑史专家组成的。目前,为了准备这一工作,已在东京大学内设立了一个“东京大学伊拉克、伊朗遗迹发掘委员会”,由东京大学校长矢内原忠雄任委员长。另外还设立了一个由十八个专家组成的专门委员会,作为咨询机构。
 (然)


第7版()
专栏:学术动态

日本译注出版“满文老档”
日本满文老档研究会译注的“满文老档Ⅰ太祖1”,去年八月由东洋文库出版,列为东洋文库丛刊第十二种。译注者是和田清、山本达郎、冈本敬二、本田实信等人。满文老档是清朝入关前遗留下来的原始史料,对于研究清初史实和满族语文用处极大。这些老档分别藏在沈阳故宫崇谟阁和北京故宫。研究清史的人由于语文的限制,很少利用过。这本书以京都大学所藏内藤虎次郎在沈阳故宫拍摄的有圈点本作底本,依据穆林德夫的“满语文法”的音译方式转写成罗马拼音。每语之下有逐语直译,每段之后有总的意译。对于满文的地名、国名、民族名、官职、制度等,也都加以汉译。所包含的年代是从1607年到1621年。太祖朝的第二、三卷也将顺次出版。第四卷以下的太宗朝,也正在翻译整理中。 (然)


第7版()
专栏:学术动态

法国、日本汉学家编纂“宋代史提要”
1954年9月在英国达拉姆举行的第七届青年汉学家大会上,法国学士院历史研究所的巴拉修提议编纂一部“宋代史提要”;从去年9月在荷兰莱丁举行的第八届青年汉学家大会以后,这项工作已开始进行。参加这项工作的主要是日本史学家青山定雄、佐伯富、周藤吉之、中岛敏、日野开三郎和宫崎市定等人。国际联络中心设在巴黎历史研究所内,由巴拉修主持。另外,在日本东洋文库内设有事务所,由榎一雄、羽田明和山本达郎三人负责对外联络。 (然)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