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9月1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美国当局故意抹煞埃及对运河的主权
埃及政府驳斥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
指出君士坦丁堡公约并没有规定苏彝士运河“国际化”
新华社31日讯 开罗消息:纳赛尔总统对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关于苏彝士运河是“国际水道”的声明表示遗憾。
艾森豪威尔在8月29日发表的声明中曾经说,苏彝士运河由于1888年签订的君士坦丁堡公约而已经“国际化”了。
埃及政府在8月30日发表的一项声明中公布了纳赛尔在召见美国驻埃及大使拜娄德的时候向他表示的对美国总统声明的这个态度。声明驳斥艾森豪威尔的话说:“事实上,这个公约是各签字国为了保证苏彝士运河的航行自由而缔结的。”
声明指出:“公约的导言说,公约的目的是根据1866年2月22日颁发的御赐执照建立一个保证各国使用苏彝士运河的自由的制度,执照具体说明,苏彝士运河公司是受埃及的法律和习惯法的约束的埃及公司。
“公约还规定,即使在租让期满以后,公约的条款还应该继续有效,公约明确说明,在租让期满以后,埃及政府将接管苏彝士运河的管理工作。”
声明最后援引了1954年6月19日的英埃协定,这个协定说,运河是“埃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虽然是“一条具有国际重要意义的水道”。
新华社31日讯 华盛顿消息:8月30日,埃及驻美国大使艾哈迈德·侯赛尼根据埃及政府的指示,就杜勒斯8月28日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向杜勒斯提出了抗议。
杜勒斯在28日的谈话中硬说苏彝士运河是“由1888年公约加以国际化了的”。侯赛尼对记者发表声明说,他已经向杜勒斯说明:“所有的历史事实和文件都证明苏彝士运河从来没有国际化,这条运河一向是埃及的领土,在埃及的主权范围以内。最近一次在英埃1954年条约的第八款中也重申了这一点。这一条款说,苏彝士运河是埃及的一个重要部分。”


第6版()
专栏:

纳赛尔连日同梅农会谈
据新华社31日讯 开罗消息:纳赛尔总统30日晚上同印度不管部部长梅农举行了会谈,这是自从29日上午梅农到达开罗以后,埃及总统同他举行的第三次会谈。
梅农在同纳赛尔会谈以后对记者说,“我们不是强求什么解决办法——我们所寻求的只是使问题得到解决。”
据路透社报道,埃及政界人士指出,现在纳赛尔总统已经在了解了由梅农所提出的印度观点和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阿卜杜加尼所提出的印度尼西亚的观点以后,准备在9月3日同所谓“五国委员会”进行会谈。


第6版()
专栏:

许多国家的领航员申请到苏彝士运河工作
据新华社31日讯 许多国家的领航员纷纷申请到苏彝士运河工作。
印度加尔各答的领航员组织已经在8月30日通知埃及当局:印度有十二个领航员愿意到埃及为苏彝士运河服务。
西德汉堡领航员联合会也在同一天说,基尔运河的十个领航员已经签订了到苏彝士运河工作的合同。
意大利、法国、美国和希腊等也有许多人向埃及使馆提出了申请。到30日为止,这些国家中表示愿意到苏彝士运河担任领航员的,已经有大约一百个人。


第6版()
专栏:

巴拿马政界斥杜勒斯喧宾夺主
正告美国说巴拿马运河是巴拿马领土
新华社31日讯 路透社从巴拿马城发出的消息说:巴拿马有影响的人士对杜勒斯在8月28日记者招待会上所说的关于巴拿马运河地位的一番话,感到“不愉快”。
杜勒斯在谈话中说,美国“拥有在运河地区行使主权的完全权利,而任何其他国家都不得行使(这种主权)。”
消息说,巴拿马的政治上有影响的人士8月30日说,杜勒斯的措辞是“不幸”的,他们说,巴拿马人的看法是这样的:美国得到“好像它是主权国那样的”在该地区行使某些权力的条约权利,但是实际上这种权利只限于与运河的管理直接有关的活动方面。
巴拿马的某些政界发言人还说:应该提醒美国,它在运河地区仅仅是一个“客人”,运河仍是自主的巴拿马的领土。


第6版()
专栏:

泰国外长发表声明
赞成埃及把运河收归国有
据新华社31日讯 曼谷消息:泰国外交部长那拉底8月31日发表声明说,泰国政府赞成埃及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并且希望埃及提供直接有关国家可能同意的关于运河通航自由的保证。
声明说:“如果不能达成协议,这个问题就应该提交联合国。”
那拉底的声明还说,泰国本身没有有关这条运河的多大利益,但是它抱着善意盼望取得和平解决。


第6版()
专栏:

加紧对埃及进行威胁
英法在塞浦路斯集结军队
据新华社31日讯 英法两国在离开苏彝士运河不到二百五十航空英里的英国基地塞浦路斯集结军队,对埃及进行威胁。
空运到塞浦路斯去的第一批法国军队约一千人,已经在30日到达塞浦路斯。
法新社消息说,集中在土伦港的法国地中海舰队的大部分舰只,现在已经离开港口到未经宣布的地方去。
法新社说,目前驻在西德的英国第二步兵师已经奉命要调往塞浦路斯,这个师的一些装备已经运到停泊在汉堡的商船上。第十六独立伞兵旅的一部分人员已经到达那里。
此外,英国还向它在地中海的另一个基地马耳他岛增兵。
据新华社31日讯 “巴黎激进新闻”认为英法两国的军事措施的目的是:假使埃及总统纳赛尔在苏彝士问题上坚持不接受“杜勒斯计划”,英法两国将用这种军事措施作为施行压力的手段。


第6版()
专栏:

无理的报复
英驱逐两名埃及外交官
据新华社31日讯 伦敦消息:英国政府在8月30日晚间宣布埃及驻英国大使馆外交官员卡非非和纳赛夫二人为不受欢迎人物,要他们在七十二小时内离开英国。英国官方在宣布时没有提出任何理由。
英国的行动是对埃及驱逐两个涉及最近在埃及破获的英国间谍案的英国驻埃及大使馆官员的报复。


第6版()
专栏:

美国硬要保持治外法权
菲美军事基地谈判陷入僵局
据新华社31日讯 据合众社今天报道,美国坚持要保持它在菲律宾的军事基地上的治外法权,已经成为正在马尼拉进行的关于修改1947年美菲军事基地协定的谈判中争执最大的一个问题。目前双方正在这个问题上陷于僵持状态。
菲律宾要求有对美国武装部队人员所犯刑事案件的专有的裁判权,但是美方坚持要由美国军事当局来审讯被控告犯刑事罪的美国军人。
前不久,“马尼拉纪事报”发表的给到菲律宾访问的美国副总统尼克松的公开信中曾经指出,在军事基地协定中关于美国官员可以残酷地行使治外法权的不平等条款面前,美国给菲律宾的独立已经成为一种“笑料”。


第6版()
专栏:

缅甸民族团结阵线领袖主张通过谈判停止内战
号召全国团结起来维护国家主权和独立
据新华社仰光30日电 缅甸民族团结阵线领袖吴昂丹8月29日在这个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要求通过谈判停止内战。他说,这显然是人民的意志,因为正是由于这种和平纲领,缅甸民族团结阵线才在上次大选中获得那么多的选民的支持。
吴昂丹是已故的缅甸民族独立运动领袖昂山的哥哥。他在会上讲话时强调指出,全国必须团结起来,保卫国家的主权和维护它的独立。他说,历史已经充分证明,民族不团结就会招致外来的侵略和统治。他说:“我们不能忘记缅甸被英帝国主义统治将近一百年,这正是因为几个缅甸国王执政期间的宫廷阴谋和奸计破坏了民族团结。”
上午会议在吴昂丹演说完毕以后结束。
整个下午会议是由缅甸民族团结阵线总书记德钦漆貌向会议作缅甸民族团结阵线政治报告。


第6版()
专栏:

世界工联发表声明
抗议西德当局破坏民主自由
号召给予西德劳动人民以更大的声援
新华社30日讯 据塔斯社布拉格30日讯:世界工会联合会书记处8月29日发表声明,抗议西德当局侵犯劳动人民的民主权利。
声明指出,最近以来,西德的垄断资本家们一直在企图取消罢工权利、实施政府的强迫仲裁、限制就业自由,总而言之,竭力为进攻工人的切身权利扫清道路。
声明说,世界工会联合会认为取缔德国共产党和若干其他民主组织是对德国劳动人民的利益和和平统一德国的事业的一个很沉重的打击。工人们记得,随着1933年禁止德国共产党而来的是法西斯主义和战争的恐怖。这个行动导致了独立的工会和所有的民主组织的废除。因此世界工会联合会代表它的八千五百万会员抗议西德当局破坏民主和自由的行为。
世界工会联合会号召欧洲和全世界一切劳动人民在德国军国主义复活的危险面前提高他们的警惕。世界工会联合会号召他们给予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劳动人民以更大的声援,来保卫和平、民主和进步。


第6版()
专栏:

美共决定明年二月开全国党代表大会
据新华社31日讯 塔斯社纽约30日讯:据已发表的通告说,美国共产党全国委员会决定在1957年2月9日至12日举行全国党代表大会。上一次代表大会是在1950年举行的。通告中说:“代表大会之所以间隔了这许多年,是由于党的许多领导人被根据史密斯法加以逮捕,由于党员遭到政治迫害。”
全国委员会还说,在9月29日和30日要举行有各州委员会代表参加的全国代表会议,以讨论党在选举运动中所面临的任务、马克思主义的报刊的问题和筹备代表大会的问题。


第6版()
专栏:

美南部种族主义者凶恶
反对解除种族隔离制度
据新华社31日讯 纽约消息:美国南部各地的种族主义分子在美国学校新学年开始的时候加紧迫害黑人,企图阻止公立学校执行美国最高法院的决定:解除种族隔离制度。
8月29日,当田纳西州克林顿城的十二个黑人学生进入本来实行隔离制度的克林顿中学的时候,臭名昭著的“白人公民委员会”纠合了一群暴徒对这些学生吆喝恐吓,其中有一个黑人学生还挨了打。结果,这十二个学生还没有上完课,就被校长叫出来,由警察局派来的警备车把他们送回家。
在北卡罗来纳州的布里森城,当五个黑人学生的家长8月30日陪他们的子弟进入斯温县立中学的时候,这个学校的校长在校门口拦住了他们,并且对他们说,他们的子弟已经被分配到斯温县立黑人中学去了。
弗吉尼亚州长斯坦莱说,他宁可关闭这个州的全部公立学校,而绝不让任何一个公立学校解除种族隔离制度。


第6版()
专栏:

汉堡群众举行游行示威,抗议西德当局取缔德国共产党。
(原载“新德意志报”)


第6版()
专栏:

危地马拉国会要求收回英属洪都拉斯
据新华社31日讯 危地马拉消息:危地马拉国会在8月30日要求把英属洪都拉斯归还给危地马拉。
在讨论中,议员们攻击英国占领洪都拉斯是在美洲的殖民主义。
危地马拉前阿本斯政府也曾经在国际会议上提出过把英属洪都拉斯归还给危地马拉的要求。


第6版()
专栏:

东巴基斯坦政府辞职
据新华社喀喇蚩31日电 东巴基斯坦省的联合阵线政府昨晚向东巴基斯坦省长哈克提出了辞呈。
辞职的决定是联合阵线议会党团在8月29日作出的。
巴基斯坦总理阿里曾经要求东巴基斯坦省政府首席部长、联合阵线领袖萨卡尔在8月31日以前得到省立法会议的信任票。但是,联合阵线政府看到无法保证在省立法会议中取得多数议员的支持,于是决定辞职。
萨卡尔内阁是在1955年6月间组成的。由于未能解决东巴基斯坦面临的问题,并且没有履行联合阵线的竞选诺言,萨卡尔内阁一直遭到反对党和舆论的抨击。


第6版()
专栏:

共和党代表大会的形形色色
旧金山市民的眼福
共和党代表大会今年选择在旧金山举行。在大会开幕的前一星期,共和党就将名字不甚雅致的会场“牛宫”开放,欢迎市民参观。同时,旧金山繁华市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宣传队伍。例如,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率领了十几个男女儿童,边走边奏乐,另外还有两个年青貌美的妇女,举着“选举艾克”的旗子,到处游行。旧金山有一家报纸甚至劝告每个市民服用兴奋剂来提神,以便不错过看共和党这场热闹的机会。
精彩的杂耍表演
合众社形容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具有“好来坞和百老汇的色彩”,这只说了一半,实际上,这个大会上还带有“马戏班色彩”。
据美国资产阶级报刊透露,共和党的领袖们害怕空洞的政纲不能引起美国人民的兴趣,因此煞费苦心地想尽一切办法来吸引电视观众。他们聘请了大批好来坞电影明星和百老汇歌剧院的演员,在政治演说中穿插有趣的节目表演。最后一场压轴戏,是在大会闭幕时,由被雇来的一千二百名临时演员,拥着一头小象欢呼奔过大会会场。
但是据美联社调查的结果,美国人民对两党代表大会的电视节目并不感兴趣,他们宁可关上电视收听无线电广播音乐。
用美女来振作精神
由于正副总统候选人已经内定,同时政纲空洞无物,出席大会的代表们无事可做而无精打采,因此大会显得十分“沉闷”。为了振作代表们的精神,活跃大会气氛,大会负责人特地聘请了一群美女,穿着游泳衣在代表们和记者中散发自来水笔、口香糖、头痛药粉和各种物品。
州代表是个大贪污犯
伊利诺斯州代表奥·霍奇是这个州共和党的政治红人,他并且还被推举为1960年共和党伊利诺斯州州长候选人。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夕,他被揭发是个贪污犯,曾经利用担任伊利诺斯州审计长的职权,贪污了大笔公款。霍奇自己承认,他把这些钱用于“投资”、“竞选经费”和“生活开支”上了。他利用这笔公款使自己成为一家银行的主要股东,四个农场和一座海滨旅馆的主人,在芝加哥和斯普林腓特城的豪华旅馆里包下套房,并且买了两所住宅、四辆汽车、两架私人飞机和一艘摩托艇,过着奢侈的生活。
就在代表大会开幕这一天,他被法院判了十二年徒刑。
挂羊头,卖狗肉
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闹了一场争夺代表团资格的双包案。密士失必州来了一个“纯白”代表团和一个“黑色和棕色”代表团,他们都要求大会承认是该州唯一合法的代表团。共和党总部的政客是精明的,黑人的选票要抓牢,白种人的优越地位也应保持,因此来个折衷办法,两个代表团都承认。但是“纯白”代表团提出强烈抗议,他们表示“宁愿在会场到处走动,也不愿和黑人坐在一起。”大会同意他们可以不和黑人坐在一起。
就是这个大会上通过的共和党的民权纲领上,写着要“结束种族隔离”的保证。


第6版()
专栏:

印度尼西亚政府宣布
无理由怀疑阿卜杜加尼有违法行为
雅加达报纸指出逮捕事件是荷兰殖民主义者阴谋
据新华社雅加达31日电 印度尼西亚政府今天发表公报说,内阁在今天举行的特别会议上,一致同意特别委员会宣布没有理由怀疑外交部长阿卜杜加尼有违法行为的声明。因此内阁决定,阿卜杜加尼应当尽早前往参加目前在苏联访问的由苏加诺总统率领的代表团。
检察总长苏普拉普托在另一份声明中也说:“我们认为没有理由对阿卜杜加尼先生采取法律行动。”
在阿卜杜加尼最近动身前往参加伦敦会议前夕,当时的第三军区司令卡维拉朗曾经在8月13日下令以贪污罪名逮捕他。
据新华社雅加达30日电 “印度尼西亚火炬报”今天说,8月13日发生的有人想以贪污罪名逮捕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阿卜杜加尼事件,是荷兰殖民主义者的颠复性阴谋的一部分,这种阴谋的目的是想通过非民主的和非议会的途径来推翻印度尼西亚政府。


第6版()
专栏: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主张
各反殖民主义政党结成联盟
准备明年同英国谈判争取新加坡独立
新华社31日讯 新加坡消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8月28日在立法议会开幕前夕发表文告说,目前全新加坡反殖民主义的政党应该结成联盟,准备在明年4月前同英国谈判,以争取新加坡的独立。
人民行动党在这篇长篇文告中详细地分析了新加坡和马来亚目前政治局势的发展,文告说,新加坡和马来亚仍受殖民主义控制,马来亚联合邦的危险趋势在于实行“追随政策”。
文告主张停止在马来亚的射击战争。


第6版()
专栏:

埃及纪游
冯之丹
(十三)沙漠上的一朵红玫瑰
一个初夏的明丽的早晨,我们从开罗出发到解放省去。经过金字塔,汽车在去亚历山大的中途折道东驰。一阵阵的劲风卷起了漫天的黄沙。
荒沙,荒沙,再向前还是荒沙。但是忽然间,荒沙到了尽头,我们的眼前展开了一片新绿的世界。许多柏油筒堆在沙地上,周围出现了绿色的丛林和一排整齐的平房。墙上贴着四色的旗子。这是1952年7月23日埃及“自由军官”组织起义的标志:黑色代表压迫;红色代表斗争;白色代表和平;绿色代表繁荣。显然,我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了。
解放省省长哈萨尼中校前来迎接我们。省长先生见面就说:“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见到我们的东方的亲戚——中国人民的代表们。”接着他扼要地介绍了解放省。他说:“你们在这里看到的一切都是由我们埃及的工程师、埃及的工人用埃及的金钱建设起来的。我们拒绝对于解放省的任何外援,因为我们要使人民树立坚强的自信心。我们已决定向沙漠进军,使更多的埃及人能够在沙漠上建立起美好的家园。”
哈萨尼中校走开了一会儿,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朵鲜艳的红玫瑰。他说:“这就是开在沙漠上的玫瑰。”
是的,整个解放省就好像是开在沙漠上的一朵玫瑰,埃及人向沙漠进行了斗争,把生命赋给了这一朵骄傲的玫瑰。1953年4月,埃及政府便决定了建设解放省的计划。在一大片的沙地上工人们用开路机和挖泥机移去一堆一堆的黄沙。一条长达十五公里的水渠从二百公里以外的地区引来了壮阔的水流,灌溉这大片的新土地。水渠的护堤是用洋灰砖筑成的,这在埃及的历史上被认为是从来未曾有过的事情。另外还开凿了许多水井。水流经过的地方,花儿盛开了,庄稼茁长了。十五年内,解放省将开出一百二十万埃亩(注)的新土地,到今年年底为止,预计可以开垦一万四千埃亩的新土地。在这一片由沙漠变成的田野上,盛产着草莓、蕃茄、茄子、西瓜、大豆、洋薯等菜蔬和水果,麦子也在这里生长。还有成群的乳牛和家禽。
科学和先进农业技术被介绍到这个新生的农业区来。这里有八十二个埃及的教授、科学家和一万多个工人从事着解放省的建设工作。这里出现了抽水站、发电站。这里有实验室、机械修配工厂……。几年来,成千上万的埃及人到这个地区来参观。应该说,这个新的事业给埃及人带来了民族自豪感。解放省省长哈萨尼中校说:“西方国家的某些人轻视我们,说我们是未开化的落后国家,说我们没有能力管理自己的国家。可是,我们并不是天生落后的。一旦我们自由了,我们的人民将创造奇迹,我们会变成先进的国家。”(上)
(注:每埃亩约等于中国六点三亩)从前是一片沙漠,现在变成庄稼茂盛的田野。


第6版()
专栏:

“和平与繁荣”
——评美国共和党竞选纲领
纪隆
“和平与繁荣”是美国共和党早已选定作为今年竞选用的口号。这次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所通过的竞选纲领就是环绕着这个口号做文章的。“和平与繁荣”毫无疑问是美国人民所一致要求的东西。这个口号并不坏,是可以打动选民的。
问题在于怎样为美国人民实现真正的和平和繁荣。共和党的困难也就在这里。
今年春天以来,美国经济方面所出现的某些比较严重的下降趋势,到现在还没有基本好转。共和党是执政党,而今年秋冬正是经济趋向的重要关头;过于近期的空头支票是不能随便开的。可以看出,共和党在当前的经济情况下对于“繁荣”十分心虚。纲领吹嘘了一阵共和党当政以后的“繁荣”,但是比起艾森豪威尔今年1月的国情咨文,语调已有显著的降低。8月23日艾森豪威尔在党代表大会上所发表的接受提名的演说事实上撇开了“繁荣”,专谈“和平”,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整个竞选纲领既没有明确指出“繁荣”的前景,也没有提出维持“繁荣”的具体办法。显然共和党已经感觉到“繁荣”这张牌是难以打响了。
确实,不论从竞选纲领或是从艾森豪威尔接受提名的演说来看,“和平”已经成为竞选口号的主要内容。但是,就是在和平的问题上,共和党的处境也并不令人羡慕。除了朝鲜停战以外,共和党是拿不出一分可以向选民报销的“和平”账单的。共和党采取了歪曲事实,捏造“和平”假账来欺骗人民。然而,假账终究是假的,经不起事实对证的,无怪纽约“世界电讯与太阳报”的社论也斥责共和党是“指黑为白”,美联社记者则称之为“哄人的话”。
共和党在竞选纲领里重申要继续支持侵略性的军事同盟,竭力推销“实力”政策,并且保证要继续寻求“解放”人民民主国家的人民,还夸耀它在过去几年里分裂朝鲜、越南、德国和干涉危地马拉的成绩。共和党实际上鼓吹的就是那老一套反和平的“冷战”政策。尽管纲领里用了无数的“和平”字样,终究掩盖不了这一实质。
当全世界人民要求和平共处、国际局势肯定趋向和缓的时候,纲领里却强调了“实力”、“打击力量”、“打击能力”、“新武器和报复力量”等等带有威胁性和火药气味的字眼。8月22日“纽约时报”上记者苏兹贝格指出,这些“打击”、“报复”字眼在1952年共和党竞选纲领中曾经经过争执而最后被删去,但是在今年的纲领里却获得通过而出现了。这是值得注意的。民主党参议员雷朋批评共和党“重视武器工具而不重视和平工具”。显然共和党用“武器工具”所追求的“和平”根本不是美国人民所要求的和平。
纲领里冠冕堂皇地宣布:“期待着殖民主义的最终结束”;但另一方面却具体表示要维持在世界各地的基地,要帮助“友好国家”维持当地的部队作为“第一道堤防”。对于日本、冰岛、菲律宾等国人民要求美国撤退驻军、交还基地的正义要求,纲领里却避开,只字不提。对于果阿问题、西伊里安问题、塞浦路斯问题、阿尔及利亚问题,美国所采取的正是支持殖民主义的立场,纲领里也都避开不谈。现在,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美国俨然是殖民主义的保镳。听其言而观其行,美国统治集团所贯穿于行动中的殖民主义的立场,决不是一句“期待着殖民主义的最终结束”的空话能够遮掩得了的。
对于小企业的经济地位,对于修改塔夫脱—哈特莱法,对于改善农业经济,都只是作了空洞的诺言,并没有提出具体有效的办法。更有讽刺性的是一些明显的口是心非的诺言。纲领里提到要消除贸易障碍,但同时反对东西方的自由贸易;纲领里提到愿意扩大各国之间的接触,但就在眼前,共和党政府僵硬地拒绝批准美国记者到中国来采访。
正如美国各方面所广泛指出的,共和党今年的竞选纲领,不仅在实质上同民主党没有什么不同,就是在许多问题上的具体主张也是同民主党没有什么差别的。今年共和党竞选的策略看来是强调艾森豪威尔的个人作用。这一方面说明共和党的“和平与繁荣”的陈旧口号已不再那样能蛊惑人心,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两党纲领实际上并无多大差别。
当然,执政的共和党对于国内外要求和平的压力并不是可以完全不加理会的。共和党内部也不是没有分歧的。特别是要求改变对外政策,采取和缓做法以适应和平共处的主张,在美国资产阶级内部和共和党内部也正在日益得到有力的支持。艾森豪威尔在接受提名时发表的演说中说:“战斗不仅是悲惨的,而且是愚蠢的。……现在的目的必须是务使这种战争根本不会发生。”他还说:“一个有前途的政党必须完全致力于和平,而确实一切美国人也必须这样做。因为,没有和平,就没有将来。”显然,艾森豪威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是估计到美国人民的和平要求的。
但是,用老一套空洞的“和平与繁荣”的口号,来欺骗人民、赢得选举,连共和党内也有人担心是没有把握的。美联社记者詹姆斯·马劳指出,“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纲是良好的意图和纯粹的政治欺骗加起来的东西”。如果真有良好的意图,就不能仅限于空洞的诺言,而必进行真诚的努力去实现它。在这个时代,政治欺骗是混不久的。人民要看竞选的政党是否为他们所需要的真正的和平和繁荣作出真诚的努力和积极的贡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