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9月1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

民主德国人民议院根据广大劳动人民建议
决定扩大民主发挥地方的主动性
新华社柏林31日电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院30日举行第十五次会议,一读通过了两项有关进一步扩大民主的法律草案。一项是人民议院对地方人民代表机构的权利和义务法草案,一项是地方国家权力机构法草案。
议员们听取和讨论了人民议院副主席马特恩就这两项法律草案所作的报告。马特恩指出:这两项法律草案总结了民主德国的广大劳动人民,各党派和团体所提出的几百件有关进一步扩大民主的建议。马特恩说:在贯彻民主集中制原则的过程中,我们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应该纠正过分的集中现象的地步,以便充分发挥地方人民代表机构的权利。地方国家机构职权的扩大将导致民主集中制的充分发展,扫除由于过分的集中而造成的对于发挥主动性和创造性的障碍。
马特恩在对两项法律草案的内容作了详细的说明以后指出,这两项法律草案是在各阶层人民的广泛参与下草拟的,它们的重要性将仅次于宪法。
议员们就马特恩的报告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并且一读通过了这两项法律草案。人民议院决定把这两项法律草案交给有关的委员会继续进行讨论和修正,然后再提交人民议院二读通过。


第5版()
专栏:

沙阿国王接见我文化艺术代表团时说
阿富汗同中国是友好的邻邦
新华社喀布尔31日电 阿富汗国王沙阿8月29日下午在帕格曼皇家花园接见了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团长马寒冰和全体团员。马寒冰代表毛泽东主席向沙阿国王赠送了礼物。
接见时在座的有中国驻阿富汗大使丁国钰、中国展览团团长王汉民。
阿富汗方面在座的有:宫廷大臣、矿务和工业大臣、代理教育大臣、皇家宫廷部交际司长、新闻署长。
马寒冰在受接见时说:“中国和阿富汗之间的友谊是深厚的,而且具有悠久的历史。在我们两国之间,只有和平交往的记录,而从没有战争或是敌对的记录。在万隆会议后,我们两国之间的交往更加频繁了。不用说,这种相互的访问将增进我们两国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友谊,这不但符合我们两国人民的利益,而且也是有利于世界和平的。让我们祝贺这种友谊日益巩固和发展。”
沙阿国王说:“文化艺术代表团的访问将增进中国和阿富汗之间的友好关系。我们两国在文化方面的传统关系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在阿富汗诗歌中就可以找到许多这方面的记录。”他希望这种关系不断加深。
沙阿仔细地观看了毛泽东主席送给他的礼物,他请代表团转达他对毛泽东主席的祝愿,并且说“我感谢他在发展中国和阿富汗之间的友好关系和合作方面所作的帮助”。
代表团的艺术家们在草地上表演了手鼓舞、盘舞、秋江和阿富汗歌曲。这位爱好艺术的国王盛赞中国的歌曲和舞蹈。他说:“代表团的表演在我们人民中引起了很大的兴趣。中国的艺术同阿富汗的艺术非常相近,因为两国的生活方式、感情和文化有很多相同之处。”他说,从亚洲人的观点出发,他希望中国将广泛地把亚洲艺术介绍给别的国家。
沙阿国王继续说:“我们希望同一切亚洲国家,特别是同伟大的中国,建立友好关系,因为我们是邻邦,是友好的邻邦。”
表演后,国王把花赠送给艺术家们。
随后国王请全体在座的人参加冷餐会。他在冷餐会上一再谈到中国和阿富汗之间的友好关系。最后他同全体代表团团员一一握手,在代表团团员们的热烈鼓掌声中离去。


第5版()
专栏:

阿富汗代理教育大臣招待中苏印艺术家
据新华社喀布尔31日电 阿富汗代理教育大臣波帕尔8月30日晚上在查曼湖畔他的寓所里设宴招待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苏联艺术代表团和印度艺术家。


第5版()
专栏:

锡兰政府代表团团长谈访苏目的
希望苏锡建交发展经济合作
苏联领导人接见锡兰政府代表团
新华社31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31日讯:锡兰政府代表团团长、锡兰驻英国高级专员科里亚8月30日应“苏维埃俄罗斯报”记者的请求,谈到了代表团访问苏联的目的和锡兰代表在莫斯科的会谈情况。
科里亚说,我们代表团是锡兰历史上第一个访问苏联的政府代表团。我们希望在莫斯科解决四个问题:
第一,建立我们两国的外交关系和商谈互派外交使团问题;
第二,就发展贸易达成协议;
第三,发展我们两国的经济合作;
第四,通过文化交流促进我们两国的相互谅解。
所有这些问题都在顺利的讨论中。
可以用一个词来说明我们在莫斯科受到的招待,那就是合作精神。这个词体现了我们在这里得到的友好、真诚的款待。苏联代表在谈判中十分诚挚,这使人觉得,他们真心希望达成协议。
我们在谈判期间的做法是本着锡兰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的。这些原则的基础是同各国友好、致力于和平解决问题、诚意和为世界和平而合作。
新华社31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8月31日在克里姆林宫接见了由锡兰驻英国高级专员科里亚先生为首的锡兰政府代表团。接见时在座的有苏联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库兹?佐夫。
新华社31日讯 据塔斯社消息:8月30日,布尔加宁和赫鲁晓夫分别接见了以锡兰驻英国高级专员克劳德·科里亚为首的锡兰政府代表团,并且和他们进行了谈话。


第5版()
专栏:

巴西访苏议会代表团长
主张恢复巴苏外交关系
新华社31日讯 塔斯社蒙得维的亚30日讯:据“人民报”报道,不久前访问过苏联的巴西议会代表团团长、巴西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副主席瓦加斯在圣保罗发表广播演说,赞扬苏联人民的成就,并且强调指出,巴西必须同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其他国家恢复外交关系和贸易关系。


第5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值得日本政治家深思的事情
美国在苏日谈判问题上对日本施加了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的蛮横和露骨,达到了近代外交史上极其少见的程度。
8月28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记者招待会上公然表示,如果日本同苏联签订和约的时候承认千岛群岛是苏联的领土,美国就要永久占有包括冲绳岛军事基地在内的琉球群岛。正如日本舆论愤慨地指出的,杜勒斯的话表明,美国企图对日本施加压力,来破坏日苏谈判,阻挠日本同苏联关系的正常化。同时这也证明了美国侵占琉球群岛的野心。
日本舆论所表示的愤慨情绪,是十分自然的。没有一个独立的国家能够容忍外国这样粗暴地干涉它的事务,这样露骨地对它进行恫吓和威胁。但是,为什么美国竟敢对曾经是、并且也想继续是亚洲的一个重要国家的日本采取这样无理的态度,这有着值得日本政治家们深思的地方。
日苏谈判已经进行很久了,现在唯一妨碍谈判达成协议的东西,就是日本提出的对于苏联的领土要求。在恢复日苏正常关系的问题上本来就牵扯不到什么领土问题。日本提出这个问题,显然是受了美国的怂恿和支持。美国某些人一直在“警告”日本,叫日本当心在苏日谈判中不要“上当”。而日本的某些人甚至直到现在还说美国是在“帮助”日本。但是,杜勒斯的谈话应该可以起清醒剂的作用,使日本看清楚使它上当的究竟是谁。
说日本上了美国的当,是一点也不夸大的。日本在苏日谈判中听从美国的话,提出领土问题,得到了什么呢?除了造成谈判的僵局以外什么也没有得到。而美国却因此而达到了阻挠日苏、日中关系正常化的目的,使日本保持“亚洲的孤儿”这种可怜的地位,以便于美国指使操纵。日本在苏日谈判中事事请示美国,看美国的脸色。日本的外交官和政治家一趟又一趟地跑到华盛顿和杜勒斯跟前去请求“谅解”,去征求“意见”,完全不像一个独立国家办外交的样子。日本越是这样卑躬屈节,美国就越是瞧不起日本,不把日本的尊严当一回事。这一次,正当鸠山首相在日本舆论要求下准备亲自到莫斯科去谈判的时候,杜勒斯就摆出了“主子”的面孔,专横地在日本首相头上举起了大棒。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已经十一年了。在世界上,特别是在东方,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前许多没没无闻、受人宰割的国家,现在都走上了独立的道路,在亚非国家大家庭里发挥它们积极的影响和作用。像柬埔寨、老挝这些国家,虽然它们是小国,虽然它们无论在人口、经济发展等方面都比不上日本,但是由于它们执行独立的外交政策,拒绝他人干涉自己的内政,它们却得到了各方面的尊重,它们的国际地位正在日益提高,甚至美国也不敢粗暴地对它们公开施加压力。而作为亚洲重要国家的日本,却反而随时随地受到美国的欺侮和呵责,在美国面前抬不起头来。有自尊心的日本人民能对这种情形忍受到什么时候?有自尊心的日本政治家们能对这种低声下气的地位忍受到什么时候?
日本的政治家们现在应该认真检讨一下国际局势和亚洲形势的发展,确定日本在这个形势中应该走的正确道路。在杜勒斯这样的粗暴干涉面前,日本政治家奉行把日本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独立政策的时候,应该已经到了。


第5版()
专栏:

十三个万隆会议参加国驻苏使节
设宴招待苏加诺总统
苏联科学院授予苏加诺法学博士学位
新华社莫斯科31日电 十三个万隆会议参加国驻苏联的外交使节在8月30日设宴招待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加诺。这些国家是:越南民主共和国、印度、阿富汗、埃及、伊朗、叙利亚、巴基斯坦、黎巴嫩、中国、泰国、缅甸、土耳其、埃塞俄比亚。
印度尼西亚方面出席宴会的还有,驻苏联大使巴拉和总统的随行人员。
苏联方面应邀出席的有,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布尔加宁、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副主席拉希多夫和苏联外交部长谢皮洛夫等人。
正在莫斯科访问的锡兰政府代表团团长科里亚也出席了宴会。
新华社31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苏联科学院主席团8月31日举行会议,讨论8月28日科学院经济、哲学和法学部大会关于授予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苏加诺先生法学博士学位的决定。
苏联科学院主席团讨论后决定:根据苏联科学院经济、哲学和法学部大会的决定,为苏加诺先生的论述殖民主义和民族解放斗争问题的一些著作,授予苏加诺先生法学博士学位。


第5版()
专栏:

苏加诺到列宁格勒
据新华社31日讯 据塔斯社列宁格勒讯: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苏加诺博士和他的随行人员从莫斯科乘“红箭”快车在8月31日上午十时到达列宁格勒。
这位贵宾和他的随行人员在车站受到列宁格勒市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米尔诺夫、苏联和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代表,许许多多劳动人民代表和记者的欢迎。


第5版()
专栏:

匈足球队新人抵不上老将
不参加今年奥林匹克足球赛
新华社布拉格31日电 据匈牙利通讯社消息,上届奥林匹克运动会足球冠军匈牙利队决定不参加今年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足球赛。
这个决定是匈牙利奥林匹克委员会在8月30日作出的。不参加的原因是足球队要改组以及它在今年的各次国际比赛中成绩不好。
匈牙利队曾经在上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获得了足球冠军,1953年又在英国以六比三战胜英国职业足球队。在九十年中,英国足球队在本土上输给外国足球队这还是第一次。
匈牙利足球队的特点是速度快,技术好,打法出奇,并且有连珠发射的本领。但是,最近匈牙利队内主将都已年过三十岁,速度受到影响,新生力量还没有完全成熟到足以接替老将的程度。他们上场不够从容镇静,特别是在组织攻势方面不如老将,所以今年曾以一比三输给土耳其队,二比四输给捷克斯洛伐克队,随后又同水平不高的葡萄牙队打成平局。


第5版()
专栏:

南罗两国合作利用多瑙河
铁门地方将要兴建巨大的水力发电站
本报讯 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两国将在多瑙河的铁门地方共同合作建设一个巨大的水力发电站。这个水电站的每年发电量将达到一百二十亿瓩时,比多瑙河上现有的全部水电站的发电能力还要超过一倍。建设这个水电站的计划,是在南斯拉夫总统铁托访问罗马尼亚时和罗马尼亚政府的领导人商议决定的。
据估计,这个水电站的工程将需要进行十年多的时间,耗资大约三千亿第纳尔(南币),合四亿美元左右。铁门水电站的拦河坝将形成一个人造湖,它的水可以用来灌溉多瑙河两岸的田地,并将提高多瑙河的水位,使航海轮船可以直达南斯拉夫首都贝尔格莱德。
这个水电站建成以后,对于南斯拉夫和罗马尼亚以及整个多瑙河流域的国家都将有很重要的经济意义。


第5版()
专栏:

波兰医生割除一小孩左大脑半球成功
病人现在已最后痊愈,一切正常
新华社华沙31日电 华沙报纸报道,华沙医学院神经系外科主任霍罗布斯基教授在三个月前曾经成功地作了一次切去一小孩左大脑半球的手术。
动手术的病人是八岁小孩斯塔尼斯拉夫。他在半年前由于左大脑半球内生了恶性肿瘤而不能正常说话,手足动作也失调了。他曾经在医院中动过三次手术。但是都由于受到医疗器械的限制,未能将肿瘤的细小根部割除,后来肿瘤又生长了起来。于是,斯塔尼斯拉夫又陷入半身不遂和神经失常状态。当时唯一解救的办法就是完全割去左大脑半球。
霍罗布斯基教授成功地施行了这次手术。虽然在手术过后,病者曾经发生过右半身和右手足不能如意动作的现象。但是在医生调护下这种现象很快就消除了。病人的右大脑半球很好地接替了左大脑半球的机能。现在,病人已经最后痊愈,一切正常。
据说,只有对大脑发育尚未完全成熟的幼孩,才能够作这种手术。


第5版()
专栏:

兄弟友谊
三匹马的故事
根据中蒙友好贸易协定,蒙古人民共和国南戈壁省牧民桑达嘎同志去年将自己养的三匹好马交给我国。但是,这三匹蒙古马到了中国之后,由于思恋乡土和从前的主人,不久又跑回去了。几个月来,桑达嘎同志对这三匹马特别注意地进行了护养和教育,等到今年我国赴蒙验马代表队到达蒙古南戈壁省时,他就把这三匹养的膘满肉肥的马无偿地交给了我国代表。 (刘长山)
一头幸运的小猪
今年五月下旬,鸭绿江洪水上涨,位于鸭绿江左岸的我国吉林省临江县四道沟乡遭到水灾。这个乡有一头小猪被水冲走,漂到鸭绿江彼岸,当即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兹江道中江郡的人民救起来。朝鲜人民本想即将小猪送还,但由于办理国际手续,等待了一个多月,在这个期间,这头幸运的小猪受到朝鲜人民的丰厚饲养,体重由原来的十多斤增加到四十多斤。7月29日,朝鲜方面特别派了两名中尉级军官、内务省工作人员以及农民等共九人乘着小船渡过鸭绿江,将这头小猪送还给我国四道沟乡的原主。朝鲜人民的兄弟友情深深地感动了四道沟乡的居民。
(于清溪、庄虔明、王寿福)


第5版()
专栏:

卡其泉村的一天
张沛
五月末的一个早晨,我们出发到布拉格西边五十多公里的卡其采村去。大概昨晚落了一阵雨,空气特别新鲜,车子在樱桃树和苹果树的花丛中穿过,又进入菩提树的林荫中,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平坦公路上旅行已经是一件快事,何况又在这晚春的五月。
不到一个小时,车子在卡其采村“新生活”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办公处门口停下来。身材高大穿着长筒胶靴的合作社副主席斯塔伐克出来接待我们。我们进了一间很宽大的屋子,中间放着一张长桌,大概是开会的地方,旁边放着两张办公桌,打字机滴答滴答的响着,一个二十岁左右棕色头发的姑娘正在紧张地工作着,我猜想她也许是合作社的会计员。
我们坐下来,斯塔伐克同志开始介绍这个合作社的一般情况。他首先叙述了合作社是1953年把三个小合作社合并成立的,这三个小社是1951、52年先后办起的,当时只有八十公顷土地,现在变为合作社的三个生产队,共有一千公顷的土地,五十六个农户(工人家属参加合作社的,不列入农户里面),一百八十五个劳动力,其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卡其采村的第一生产队是最大的,拥有五百一十七公顷土地,本村90%的农民都已参加合作社。
斯塔伐克接着抱来一堆各种各样的表格,说明合作社的生产也是按计划办事的。这些表里有详细的种植与收割的时间表、施肥的计划表、在哪些土地上运用新耕作方法的计划表等等。接着他又讲到合作社有六百九十头牛,其中三百头是奶牛,其余是肉食牛;七百多头猪,一万多只鸡、鸭,其中有二千五百只下蛋的母鸡。去年全社一共作了十万个劳动日,每个劳动日得现金二十六个克朗,另外有一公斤大麦、一公斤小麦、半公斤燕麦、两公斤土豆,总共约合三十个克朗。男劳动力每年可作五百到六百个工作日,可得一万五千到一万八千个克朗。相当于一个中等技术工人的收入。
我们是第一次在捷克斯洛伐克访问农业合作社,很高兴听他讲到合作社有这样多的土地、牲畜和家禽,而社员们的收入是相当丰富的。可是对有些情况,在我脑子里一下子还不完全清楚,比如,一百多个劳动力怎样伺弄得了这么多的土地和牲畜?为什么合作社社员中三分之二是妇女?卡其采村有将近一千人口,而合作社总共只有五十六户,为什么说90%的农民都已参加合作社?
“现在请你们去看看我们的合作社!”斯塔伐克站了起来说。我们出了办公处,沿着村子的街道走了一截路,像捷克斯洛伐克的其它村子一样,街道两旁有小商店,有挂着漂亮窗帘、窗口放着花盆的二层楼的住宅,孩子们在街上骑着小自行车玩耍。大概这个村子第一次有中国人来,男男女女都跑出来看我们,向我们问好。
斯塔伐克同志首先领我们去看家禽组
(有十四个人)的电孵场,机器很新式,每次可以孵出一万个小鸡,合作社经常拥有几万只小鸡小鸭陆续出售。管理这个电孵场的一个中年妇女热情地给我们讲了电孵的过程。
从电孵场出来,要走一段路去看合作社的暖房,路上经过合作社的牛奶场,几辆载重汽车正在装运牛奶。乘着走路的空闲,我又和斯塔伐克攀谈起来,我是想把刚才在办公处谈话中的一些问题求得解答。经过了他的说明,我才明白了,原来这个合作社的一千公顷的土地,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种牲畜的饲料,因为从合作社的收入来看,牲畜、家禽是主要的(以后我们在农业部谈话时,具体了解了牲畜几乎占合作社收入的一半,而农作物只占三分之一),饲料的伺弄比种粮食要省工些,同时本村的农业机器站有十三部拖拉机,其它联合收割机、种土豆的新式方形播种机等还有很多,田间的人工劳动已经很少,所以劳动力一般是够用的。卡其采村靠近克拉得诺煤矿区,因此村子里的一千人口中,很多是矿工和其它服务性的人口以及教师等等,农民反而不多。以后我们在其它地方也遇到这种情形,乡村居民并不都是农民,甚至有的村子主要不是农民而是产业工人。为什么三分之二的劳动力是妇女?这是因为有一些矿工的家属也参加了合作社的生产。
接着我们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参观了合作社暖房、鸡舍、小牛住的地方。暖房一部分是冬天种蔬菜用的,一部分是种花的,这里种着各种各样的花。捷克斯洛伐克人家家户户都爱花、养花,合作社没有个花房是不行的。管理花房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见了我们特别高兴,给我们每人送了一把据说是印度移植过来的大白花。原来他的侄子是一个技术人员,现在正在中国帮助我们建设,所以见了中国人特别亲热。鸡舍是设在靠山坡的地方,是一长列整齐的小房子。斯塔伐克说,这地方风大有些冷,还准备给鸡搬家呢。最有意思是小牛住的地方,大概总有几十条刚刚生下不久的小牛集中在一起,每条牛都有自己漂亮的名字。斯塔伐克说,这是苏联养小牛的新方法,效果很好。办法是小牛生下以后几天,就让它和母亲分别,喂给牛奶、饲料,单独生活,这样长得快,每天能长一公斤的肉。
已经快到下午一点钟了。本来安排我们在合作社办公处吃午饭,陪我们的“红色权利报”的斯丹让同志忽然想起时间很宝贵,为什么不乘吃饭的时间,去拜访一个社员的家庭呢?这个提议我们当然非常赞同。
于是我们临时闯进了一个丈夫是合作社的运输员、妻子是合作社的饲养员的农民家庭。
丈夫外出工作了,只有妻子格拉奇诺娃在家。她把我们安置在楼上的客房里,里面有一间是卧房,还有一间是三个小孩住的。房子的样式按照我们的叫法是西式洋房,粉刷得很漂亮。房间里的设备也很好,地板上还铺着漆布,靠右首的墙壁放着一张可以当床睡的沙发、一只很大的短波收音机,左边有个装着三只电炉的新式电灶。看了主人住着这样好的房子,我们就问起她的生活情况。她说合作社社员的生活都和她差不多。去年她和她丈夫一起,劳动收入有三万六千克朗,钱花不完,所以现在订购了一辆汽车。另外有十七户农民,也预订了汽车。因为买汽车的人太多,所以差不多总要在前一年预订。正在说话时,她的十四岁和十二岁的两个女儿先后放学回来了,很安静地坐在旁边听我们讲话。
在吃午饭的时候,我独自想着,这是一个很好的农业合作社,可是它是怎样办好的?现在还有些什么困难?我把我的想法提出来,问斯塔伐克能不能给我谈谈这方面的情况。他马上答应了,不过他说他本来在两点钟要开一个会,现在要回去通知另外的人说他不参加了。这使我很不好意思,于是马上对他说:“不能耽误你们开会,我们改期再谈吧!”斯塔伐克很爽直地回答:“如果我到中国去访问,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想你一定也会牺牲开会来和我谈话的吧?”
过了十分钟,斯塔伐克回来了,我们
开始了第二次的谈话。女主人格拉奇诺娃给我们每人面前倒了一杯葡萄酒,斯塔伐克像前次一样不慌不忙地来回答我的问题:
“办好一个合作社,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在开始的时候可真没有多少人相信合作社的好处,加上过去的富农、磨坊主、地主在暗中散布坏影响,当时是很困难的。你知道在我们这儿有些农民在战前就已经用机器种地,所以光是拖拉机还不能吸引农民来参加合作社。加上有些人信教,他们只相信上帝会给他们幸福,而不相信合作社。
“开始时村子里只有几个先进分子打先锋,宣传合作社大生产的好处,宣传劳动得多报酬一定多,还宣传合作化的美好远景。于是参加的人慢慢地多了,有了四十个人、八十公顷土地。这是在1951年。但是要农民从思想上把地界取消,真是一件难事,加上我们自己犯了急性病,对农民有些强迫,结果合作社的发展反而停滞了。以后党纠正了这个错误,使党员们认识到对农民只能采取说服教育的办法。到1953年合作社大大发展了,因为农民亲眼看到了合作社的好处:个体农民平均每公顷土地每年只能收获六十公斤牛肉,而合作社每公顷土地平均每年能收获一百三十公斤牛肉。因为合作社的经济一直上升,社员的收入增加了,大家才信服了。
“我们的合作社能办好,国家的帮助有很大的关系。国家贷给我们二百万克朗,作为生产资金,分期还清,利息很低。另外,国家机器站帮助我们用机器种地,比我们自己用马种地便宜得多,犁一公顷地只要二十三个克朗,不给现钱,只给农产品或者畜产品,比如给鸡蛋,又是按照市场价格计算,所以对社员很有利。此外,工人对我们的帮助很大,为我们进行义务劳动,送给我们农具。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共产党的领导,是党指出合作化的远大前途,在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是党想各种办法来帮助我们解决。现在每个生产队分成几个作业区,每个作业区有一个党的宣传员,同时也是党的小组长。合作社一共有八十个党员。
“虽然现在合作社已经发展得不错了,社员们能纷纷买汽车了,但是还不能说每一个农民都彻底认识了合作社这条光明大道。不久以前,有两户农民要求退社,我们按照他们的自愿,一点没有留难,让他们在社外再看一看。教育一个人总得有个过程呢!”
谈到这里,我感觉斯塔伐克是一个懂得党的政策很能分析问题的同志。最后,斯塔伐克同志还谈到了中国。他说:“我从小就喜欢地理和历史,我知道中国人民过去非常苦。当你们把蒋介石赶跑时,我们高兴极了。我知道你们现在的建设和技术发展得很快,你们经过血的斗争,你们每增加一部机器都使人感到力量。你们的国家那样大,资源那样丰富,将来发展的前途真不得了。”
斯塔伐克同志用这些衷心的友好的话语,结束了自己的谈话,并举起酒杯来,为我们这次友好的会见干杯。
已经四点多钟了,本来还想去参观合作社的幼儿园,已经来不及,我们向斯塔伐克同志恳切地道谢以后就告别了卡其采村和“新生活”农业合作社,踏上了归途。
在汽车里,我想着,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存在着很多不同的情况,但是社会主义的理想是共同的,尽管有各种保守的、落后的、反动的因素常常来妨碍我们,但是人民最终还是要走社会主义这条光明大道。斯塔伐克和“新生活”农业合作社的例子告诉我们,争取社会主义成份在捷克斯洛伐克农业中达到决定性的优势,已经不是很远的事了。
1956年6月,布拉格


第5版()
专栏:

拉一拉,爬一爬 华君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