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9月1日人民日报 第3版

第3版()
专栏:

江苏省粮食厅和监察厅
全面检查粮食保管工作
新华社南京30日电 江苏省粮食厅和监察厅最近组织了八十个工作组对全省的粮食保管和开展“四无”(无虫害、无霉变、无鼠雀、无事故)粮仓运动等工作进行了普查。在普查中发现粮食保管工作中存在许多问题。江苏省粮食厅已就检查出的问题,召开了专区、市粮食局长和防治队(组)长座谈会,研究了改进办法。
这次普查所发现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虫粮数字普遍增加,虫害情况严重。据这次普查材料的统计,全省虫粮已有了十三亿斤。其中最严重的是扬州专区。这个专区的虫粮数字已占全区存粮总数的72%强。淮安县的现有虫粮数字占存粮总数的93%。粮食发热、霉变、霉烂、生芽现象也比较普遍。在这次普查中,全省共发现发热粮食有八百六十三万斤。鼠害雀害虽然有了减少,但仍很严重。据普查中的不完全统计,全省遭受到鼠雀危害的仓库粮食,共约十亿斤。在这次普查中,还发现一些因失火和盗窃等事故而使仓库存粮遭到损失的情况。
普查工作组在普查中还发现各地有一些加工厂和购销站是粮食保管工作中的薄弱环节。有一些加工厂和购销站还没有开展“四无”粮仓运动。有些仓房还没有建立粮食保管制度。因此,许多加工厂和购销站所发生的损失粮食的现象也是比较严重的。
江苏省粮食厅最近召开了各专区、市粮食局长和防治队(组)长座谈会。会上就普查中所发现的问题作了认真的研究。会议除对防治虫害、霉烂,充实和扩大防治力量等问题拟定了具体措施外,并指出要认真加强保管粮食工作的领导和对干部的政治思想教育。各专、县、市粮食局要有一个局长亲自负责保管粮食工作,仓库主任和其他粮食管理单位的负责人应该加强具体领导,认真解决问题。在加强思想领导方面,应该经常开展批评和进行表扬,克服麻痹、松懈、消极和畏难的思想,以提高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和责任心。各市、县、区尚未建立“四无”粮仓运动指导组织的,应争取在最近一月内全部建立起来,已经建立起来而流于形式的,应加以整顿,并调配一些干部,迅速开展“四无”运动。加工厂和购销站也应迅速开展“四无”粮仓运动。会议还希望各级监察部门将监督检查粮食保管工作和推动“四无”粮仓运动列为日常重点工作之一,督促粮食部门切实贯彻执行上级有关保管粮食工作的指示,研究粮食部门每一时期所提出的计划和检查完成情况,以推动粮食保管工作和“四无”粮仓运动,保障国家财富的安全。


第3版()
专栏:

广东海产远销欧美
新华社广州30日电 拥有南海丰富水产资源的广东省出产的海产品,已远销到亚洲各地和欧洲、美洲等地,出口量和销售范围逐步扩大。目前广东海产品出口部门已经和国外七十多家商号建立了直接的业务关系,海产品出口的种类共三十多种。其中有各种咸鱼,有颜色鲜红、无外壳、味道鲜美的虾米,有在国外市场上被公认是名贵的海味尤鱼,其它如蚝、鲜虾、墨鱼等多种海产品也都受海外各处的欢迎。去年广东省海产品的出口总值比1951年增加了两倍半,预计今年又将比去年增加三分之一左右。
广东省的海产品产量丰富,品种繁多,出口潜力很大,目前全年出口的数量还不到总产量的5%。中国食品出口公司广州分公司、广东省水产厅等有关部门,准备在明年兴建鱼粉厂,大量出口海外各地需要的鱼粉,并且设法提高出口海产品的质量,以便今后出口更多更好的海产品。


第3版()
专栏:

兆壁农业社削减庞大的秋收基本建设预算
节约开支可买七十头耕牛
新华社南京29日电 经过社员们的民主讨论,江苏省六合县兆壁农业社削减了庞大的秋收基本建设预算,节约了相当于七十头耕牛或一千头小猪价款的开支。
兆壁农业社是在去年冬季建立的。由于兴修水利和改变耕作制度,今年这个社栽种水稻五千五百多亩,比去年九个小社分散经营时增加一倍多。全社一万亩水、旱田,在选用良种、增加施肥量等情况下,目前呈现出一片丰收景象。虽然春季五千多亩小麦受灾减产84%,但是秋季大面积丰收在望,估计全年粮食产量仍可以比去年增加三成左右,即增加六十多万斤。
全社在兴奋地准备秋收中,各生产队纷纷编制“大规模”收割的基本建设预算。全社准备盖新仓房,买新工具,共计需款一万二千元。社务管理委员会把预算拿到社员中间去讨论,大部分社干部和社员都不同意这样做。他们积极提出合理化建议,修改预算。原预算用六千七百多元建造八十四间大仓房,社员们提出收获时边收、边打、边晒、边交公粮和卖余粮,就用不到再盖什么新仓房。为防备雨天临时用途,房子多的社员自愿腾出二十四间空屋借给社里,再由有经验的社员设计盖十五间简单实用的草房,连人工在内只需三百元就行了。原预算花两千多元买七百八十盘新囤折,现在除了叠土墙和在粮食上盖草,代替一部分囤折以外,社员家里有六百多盘旧囤折都拿出来由社里修理借用,再用四百元买一百四十盘新囤折就够了。原预算中所要添置的其他用具,如成百的稻箩、簸箕等,也在少花或不花钱的原则下有了着落。
修改后的秋收基本建设预算,用钱不到二千元,比原预算节省一万元。如果把这笔钱分给社员,全社五百零七户平均每户就可以多分近二十元。如果用来投入生产,就可以买每头值一百五十元的耕牛七十头,或是买二十斤重的小猪一千头。


第3版()
专栏:

帮助高级社进行土地规划
农业部成立土地勘测设计所
本报讯 农业部最近成立了负责领导农业生产合作社土地规划工作的机构——土地勘测设计所。
农业合作化以后,各个合作社迫切需要把全社土地进行通盘规划,以便合理利用,改进耕作技术,有计划地进行基本建设。农业部土地勘测设计所将领导各地逐步开展这一工作。该所已于8月中旬派出八个工作组分赴十四个省,协助进行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土地规划试点工作,并总结不同地区进行土地规划工作的经验,培养干部,为明年大规模开展土地规划工作创造条件。农业部土地利用总局、机械总局和农业科学院筹备小组等单位也派出工作人员参加这一工作。


第3版()
专栏:

永定河西麻各庄决口已合龙
新华社28日讯 永定河大兴县境内西麻各庄的决口已在26日合龙。7月1日,由于永定河北大堤在大兴县西麻各庄段内因河床被洪水冲刷溃堤决口以后,中央防汛总指挥部和河北省防汛总指挥部为了保障京山铁路和广大农村的安全,曾先后在安次县境内的于常甫、东京和落垡等处扒开护路大堤,导引河水入永定河泛区,使水归入永定河。同时,将永定河上的官厅水库闸门全部关闭,控制了下泄流量,并且在芦沟桥附近赶筑拦河埝,把永定河水引入小清河。这样就使西麻各庄决口处在基本无水的情况下堵口。自16日开始,经过一万多人十天的抢堵,三百公尺宽的决口已于26日下午合龙。


第3版()
专栏:

检查生产队假报成绩的现象
新华社保定29日电 中共商都县二道洼总支部最近帮助该乡农业生产合作社检查纠正了虚报成绩的不良现象。二道洼曙光农业生产合作社,在8月上旬召开了社员代表大会,不少的社员代表在会上揭发了某些生产队假报和虚报生产成绩的现象。这个问题引起了中共二道洼乡总支的注意,党总支部委员协同社干部组织检查组,分头到各生产队结合当前生产工作进行了检查。
检查发现这个社假报生产成绩的现象是很严重的。如二道洼生产队经营的三百八十五亩菜籽、胡麻、莜麦等作物一次也没锄过,他们向社里假报说都锄了一遍。阎家坊生产队,原来报了一百九十六亩山药锄了三遍,实际才锄过两遍。二道洼生产队在山药地上追肥,实际只下了六百多车肥,可是假报为二千七百六十多车肥。
这些假报生产成绩的现象,严重的影响了生产计划与增产指标。二道洼总支部正在进一步检查原因帮助解决。


第3版()
专栏:

给甘薯的后期生长加一把劲
孙叔涵
根据许多地区情况看,今年各地的甘薯虽然大部生长良好,但是有些雨水过多地区,因为没有及时中耕翻蔓,而有薯蔓徒长、结薯缓慢现象。部分扦插较晚的夏薯,由于整地质量差,基肥不足,生长得也不很好。
甘薯和一般作物不同,它具有延续生长的习性,直到收获时期仍能吸收养分。根据甘薯的这一特点,如果在收获以前一个阶段中,加强田间管理,给以充足养分,对提高产量是有很大作用的。据山东省经验,对甘薯田进行一次后期追肥,一般可以增产10%左右。这样施用的肥料,必需是速效的,如硫铵、稀释的人尿、草木灰等。但对徒长的甘薯只能施用磷、钾肥料。
根据一般情况,甘薯进入正常结薯阶段,就不宜再行翻蔓,以免影响茎叶正常生长和光合作用。但是,对于今年雨多地湿的甘薯地,还可以进行一次提蔓和中耕晒垅。这样可以促进薯地土壤水份蒸发,提高地温,有利于甘薯后期的生长发育。对徒长的甘薯还有抑制地上部分生长,迫使转入结薯的作用。
就大部地区说,目前距甘薯收获期还有两个月的光景,甘薯产区的农民,不要放松这个增产保收的机会。


第3版()
专栏:

北京市民迫切要求改进蔬菜供应工作
编者按 北京市的蔬菜供应工作是有成绩的。但是,据各方面反映:消费者吃不到新鲜菜蔬的现象还相当严重;蔬菜公司全部包销郊区蔬菜,用了很大力量,但因流转环节过多,还经常赔钱;蔬菜生产者因为收购手续繁杂、价格不完全合理,有许多意见。这些问题应该及时加以解决,否则,不仅影响城市居民的生活,对蔬菜生产的发展也很不利。希望北京市有关部门研究这些意见,迅速采取有效措施,改进蔬菜供应工作。
“几时才能让我们吃上新鲜菜”?
北京居民对蔬菜供应的意见最近,我参加了北京市前门外陕西巷、北桥湾,西单西斜街等地的几个居民座谈会,听到他们对蔬菜供应的一些意见。现整理出来供有关部门研究解决。居民最不满意的是许多售菜点采用“推陈储新”的售菜法,使居民经常吃不到新鲜菜,有些新鲜菜大量烂掉了。居民亲眼见到前门外陕西巷联营一组有鲜洋白菜、西红柿不卖,非要先卖烂的不可。一天晚上西单联营十七组,购进大批鲜菜,但第二天早晨仍先卖前天卖剩的陈菜。西单联营三组7月31日晚购进了三百斤新西红柿,而卖的仍是烂货。8月1日西单国营第四肉站也有不少鲜西红柿和黄瓜,放在后面用席盖着不卖,卖的西红柿有的烂得从筐内直往外流水,酸臭扑鼻。
因为留着好菜不卖,霉烂的菜愈来愈多。居民反映:“陕西巷联营一组把整筐整筐的烂西红柿往垃圾站上抬,烂土豆整汽车的被拉走。”西斜街居民委员会主任蔡玉和说:“垃圾车忙着拉菜站的烂菜,连街道上的垃圾也拉不过来了。”居民看到好菜烂掉了,很痛心地说:“农民播种育苗,一滴汗珠掉地摔八瓣,整天辛辛苦苦,为的是让我们首都居民吃到新鲜蔬菜。可是今年一个夏天,我们从来没有买到过一次新鲜菜吃。”蔡玉和说:“今年旺季,我只买到过两条新鲜黄瓜。”
居民对排队买菜,费时很长也很有意见。许多居民排了很长时间的队,也买不到菜。一个居民,到绒线胡同合作社去买韭菜,站了两个钟头的队也没买着。有些居民,从早晨四时就带小板凳到售菜店门前坐着等候买菜。一个姓谭的居民说:“我们现在买菜,好像押宝似的,每天不知道该上那个地方去才能买到,尤其是假日买菜更是费劲。”
对菜车不能及时供应蔬菜,居民也提出不少意见。西单安福胡同居民反映:“今春胡同里常有十几辆菜车来来去去,走出门口就可买到蔬菜,但现在只有一辆菜车,一个菜摊(二人)和一个油盐店(卖菜的只二人)”。金玉怀说:“现在菜车九时才出车,由胡同北口开始卖,到不了南口,就都是烂菜了,有时就根本没菜了。”西单前英子和小英子胡同的菜车,有时到中午十二时、晚六时才来到,而且拉去的都是烂菜。居民称这些菜车是“卖破烂的”。
居民还谈到许多售菜员服务态度不好。西单国营第四肉站、公私合营万丰祥油盐店的店员,不耐心告诉顾客有些什么菜,往往使顾客排队半天,还买不到自己要买的菜。顾客对西单联营十七组不售好菜提出意见,售货员很生硬地说:“我愿意叫菜烂,你管的着吗!”居民对前门外陕西巷联营一组菜车售菜员康寿益的服务态度也不满意。居民问他:“你这菜怎么都烂了?”他说:“要不要,就这个,不要拉倒。”一面说,一面夺回顾客手中的菜,往车上一摔,转身就走。西单联营十一组有的售菜员的服务态度更坏。董桂清说:“一天,约二、三十人站队买黄瓜,当居民挑选黄瓜准备过秤时,售菜员就眼睛一瞪,把秤一摔,宣布说:‘不卖了’,随即扭头就走,后经顾客再三央求,才把这位售菜员请回来。他反过来教训顾客说:‘就是这一回,下次可不成’”。
居民还反映零售菜价不合理及零售点卫生状况普遍很差。次菜不少卖钱,好菜也不多卖钱。菜车天天满载烂菜,倒入西斜街北口的污水池内,附近居民无法再倒污水,弄得街道值班居民天天还要给他们收拾。国营西单第四肉站的玉米,下雨天也堆在院子内,有些玉米被污水浸得发臭,但雨后照样出售。
居民们迫切期待着蔬菜零售工作上的这些问题迅速得到解决。
(赵守朴)


第3版()
专栏:

“这办法不改变是不行的”
北京郊区菜农对蔬菜供应的意见
对于北京市的蔬菜供应工作,据我从北京南苑、丰台、海淀三个区里面十五个蔬菜生产合作社了解,菜农是有不少意见的。
合作社把大批的菜装筐运到菜站集中,但是,菜站管理不好,常常把菜筐压起来,由此发生了很大的问题。
蒲黄榆合作社由于送菜的筐子回不来,伏苤兰运不出去,烂了二十多万斤。东方红合作社主任胡德祥估算了一下,由于菜站压筐,蔬菜不能上市,他们社里约烂掉了一百万斤。西山合作社因此烂菜也有几十万斤。好几个合作社都反映出,现在是烂场(市场)又烂地。
菜价方面,据果园社主任王玉成说:自今年春天到7月,由于菜站作价不合理,他们社减少收入三万多元。如芹菜,计划每斤卖一分五厘,实际只达一厘钱。同时,菜站之间也有作价不一致,甚至相差悬殊的现象。红光社主任孙连清说:“我社一样质量的葱头,同一天拉到朝阳门菜站,每斤作价二分四厘,而马连道菜站只给一分二厘,相差一倍。”红旗社在7月下旬为供应某机关的紧急需要,割了两畦生菜,成本三元左右,但收入只四角钱。许多社主任反映,公司掌握菜价是:菜多时天天落价,落得快;菜少时涨的少,涨的慢。如西红柿,在一周时间每斤由二角二分,落到八分钱。红光社的社员正在捆芹菜,准备上市,听说市场落价,就不愿捆菜上市了。
某些菜站无计划调拨,还使农业社迂回运输,浪费人力、畜力非常大。一次,指定曙光社把土豆送到朝阳门菜站。但到了朝阳门,又被拨到别处。送菜的人从头天晚上十点套车上路,第二天晚上九点才回来,没吃的,也没地方买草料,弄得人困马乏。黎明社送三车韭菜(重四、五千斤)绕了五个市场,各市场都不愿意收。该社把一万三千多斤芸豆,送到丰台;丰台叫送阜成门菜站。夜间十二点去,到中午还没收,结果菜价由上午一角三分一斤,落到七分一斤。
各社反映:旺季菜多时,由于生产社不能在“场外”成交,而菜站又包不了,于是眼看着大批菜烂掉也不能自己想法卖。过去南苑区旺季中一向可以往东乡推销蔬菜。老君堂等乡的小菜贩,一向也到这区来买菜,现在这条线被割断了。他们说:“外卖有人拦,烂了没人管。”昌平羊坊镇的驻军向西山社买菜,该社不敢卖,因为去年彰化农场进行“场外交易”受过批评,大家印象很深。永青社反映:西郊机场要买二、三十斤葱回去栽,但也不敢卖给他们,因为这也是“场外交易”,是违“法”行为。甚至家住乡村的居民(非社员),也买不到菜吃,因为规定了生产社不能自行卖菜。
永青社主任杨巨说:“统购包销,清规戒律太多,各方面很不方便。在旺季中单是浪费人力、畜力这笔账就不好算。菜都搞到菜站集中推销,加上站上手续繁杂,菜是没法不积压的。但消费者并没有吃到新鲜菜和便宜菜,连我们的社员也没吃到便宜菜。菜站的菜一批一批的烂掉,赶大车的回来都看不过去。蔬菜公司却赔钱,生产社也烂菜,这办法不改变是不行的。”
(田陈震)


第3版()
专栏:

湖南人民的抗旱斗争
本报记者 黄驭白
正当湖南农民战胜了水、虫、风灾,赢得了一千五百万亩早稻丰收的时候,部分地区的中稻和旱土作物又受到了干旱的严重威胁。
6月底,全省受旱面积是四百万亩,7月底就发展到九百万亩,到8月上旬就达到一千万亩。全省旱情比较严重的约有三十个县,只有滨湖平原和澧水上游受旱较轻。有的地方如武岗、麻阳等县受旱面积已达到占全县总田亩的70%以上。整个邵阳专区就有90%以上的乡和农业社遭受到干旱的危害。邵阳专区有些年岁较老的农民都反映:“今年的干旱比辛卯年(1915年)还厉害。”
邵阳地委书记钟石同志曾经对邵阳地区的受旱情况作过如下的分析:一、今年旱的早,旱的久,旱的面积宽。武岗、洞口等县已经有六十到七十天断雨。二、全专区四万多亩天水田,一百多万亩坎田和部分小春田,因为蓄水力低,历年容易受旱。加上新宁等县有的地方开荒伐木,童山濯濯,水土冲刷严重,连从来没有干过的溪涧也枯底了。三、开始的时候,领导思想麻痹,对今年雨情估计不足。在旱象露头时,农业局还盲目推行勤灌浅灌,由于田地蓄水少,所以就经不起旱。四、合作化以后,有的地方管水组织还没来得及整理,干旱一来,有的农业社就手忙脚乱。
其实,这不仅是邵阳一个专区的情况,其他专区的旱灾情况,也和这个专区差不多。
旱灾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农业社原来的生产计划被打乱了,分配方案落空了。据邵阳专区的初步统计,全区有一半以上的农业社要程度不同地减产。据这个专区的邵东县估计,减产一半的农业社,每个劳动日的工值只有一角至二角钱,一般的也只有三、四角左右。由于把绝大部分劳动力集中在抗旱上面,别的副业生产也受到不良影响。有的河干水浅,木排放不下,船运也停滞了。
实现了合作化的农民,用最大的努力同干旱进行了搏斗。在干旱最严重的时候,全省仅邵阳、黔阳、衡阳、郴县几个专区的统计,每天就有四百万以上的农民从事抗旱活动。各地普遍推行“全面规划,联合抗旱”的方法。首先以工程为单位,根据水量、流域、用水权益划分灌溉区,然后通过民主协商,互相调剂、互相支援。据邵阳专区邵东县五十四个乡的统计,就联合了三万多个社和一万多个单干户,组织了一千六百多个抗旱单位,调剂了四千多处水源,灌溉了三十多万亩稻田,在抗旱中,邵东县提出了先活后死,先下后上,先近后远,先中后晚的用水灌田原则,使用水更加合理有效。
随着旱情的发展,领导上及时号召农民进行改种、抢种。从县到乡到社,开始逐级修订生产计划,着重规划了今年的秋冬生产。要求灾区培育好晚稻和现有旱田作物,积极扩大秋种,争取晚秋增产,并大力开展多种经营、多搞副业。常德、邵阳等五个专区统计:今年秋种面积计划扩大到二千一百万亩,比去年增加八百多万亩。在多种经营方面也做出不少成绩,黔阳专区的会同林区即有六千多人在流送木材,平均每天可以收入七、八百元。
受旱地区的抗旱、生产、救灾工作,还得到各个部门的大力支援。仅邵阳专区就新制水车一万部,粮食部门补销粮一千五百万斤,为收购土特产品投放了五百三十万元,银行发放生活贷款四百多万元,民政部门、卫生部门都大力进行了支援。
八月二十日以来,沅水、资水、湘水各地都相继下雨,旱灾有所减轻,有的地方灾情已经停止发展。现在灾区农民的生产自救,正在深入广泛地向前发展。


第3版()
专栏:

水中救粮
新华社记者 胡承清
8月5日早晨两点多钟,漕河水势猛涨,河北军区某训练团收到了徐水县漕河车站附近粮食仓库三百多万斤粮食急需抢救的紧急通知。团长张晋立刻命令三连和十三连的全体官兵以最快的速度出发抢救,他亲自到现场指挥。
两个连的战士从睡眠中惊醒,立即集合起来,向目的地急行军前进。雨不停地下着,在三十华里泥泞的路上,接二连三地有人在黑暗中摔倒又爬起来。战士们脚陷在泥里,索兴抛去鞋子。铁道旁尖峭的石子扎进战士们的脚心,有的被扎出了血。然而始终没有一个掉队。
来到了漕河车站,东方泛出朦胧的曙光。一片黄浊的水淹没了庄稼,水面上稀稀落落地露出几束高粮穗子。二十多个高大的粮垛泡在两尺多深的泥水中,粮库的围墙早已被水冲走。战士们的心都紧缩起来,一刻也不能等待,一定要把粮食一粒不剩的抢救出来。
紧张的战斗开始了,重重的困难需要克服。粮食如何才能通过一人多深的水面呢?不论是木排还是捆了木条的簸箩,装上粮食仍然要下沉。最后决定架便桥,首先把堆在铁道旁的枕木捆成长方形的桥墩,可是水的浮力太大,桥墩不能下沉。于是战士们爬上木墩向下压,有的双手紧扣住边缘用力向下按,再架上粗长的电线木杆。木料不断从岸上运到水面。水上运木料是个艰巨的劳动:有的把几根木头绑在一起,用手向前推,然后自己又向前游;有的一手划水,一手推运木料,划累了,就伏在木料上休息一下;有时木料忽然翻了个身,人被压到水底,不一会,顽强的脑袋又从水底冒了出来,继续向前推进。十三连一排的贾景才因为身体弱,领导上不叫下水,但是他坚决要求参加在水上运送木料。他说:“哪怕一次只运一块都是好的。眼看着老百姓辛辛苦苦地种出来的粮食要被洪水吞去,自己还能安心干轻便的活吗?不管怎样,抢粮要紧。”就这样,他和同志们一起在水里坚持了八小时。
谁也没注意的事情发生了:枕木原来都新涂上一层乌黑的沥青,沾染在人们的脸上和身上,像灼伤似的发烫。雨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太阳晒在红肿的皮肤上,火辣辣地痛。但谁也不愿在这个时刻下去。
下午四点多钟,两座桥先后架好。受伤的战士们被动员回去了,新的连队不断地调来抢救粮食。一个个粮垛之间很快地填上了桌椅门板,战士们像猛虎似地爬上高高的粮垛。立刻,铲粮、装包、搬运、缝包、叠包,每一个环节都有组织地活动起来了。二连才调来的战士绝大部分是离开学校不久的小伙子,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锻炼,但是,谁也不愿在抢救国家宝贵财产的神圣任务中落在后面。身强力壮的一次背上两袋;只能背一袋的,带着小跑步,尽量争取缩短运送的时间。就这样,人们川流不息地把一袋袋粮食从桥西送到桥东路轨上。
粮垛渐渐地缩小了,战士们身上的伤痕渐渐增多了,有的肩头红肿,有的腰酸得直不起来,有的头晕脑胀,有的手脚被擦破。可是,没有人愿意到休息棚中去休息。二连七班的班长张领镇是今年刚参军的新战士,因劳累过度两次昏迷,醒来后他仍然不顾卫生员的劝阻又冲上去搬运。
工地上扩音器里响起了“强渡大渡河”的雄壮歌声,战士们疲劳的脸上发出了光辉。不知是哪一班首先跟着扩音器唱起“大渡河上英雄多……”紧接着,几十个人粗壮的嗓子发出“嗳咳哟……”,水面上传开了战士们豪迈的歌声。经过千余个战士两昼夜的忘我劳动,三百二十多万斤粮食从洪水中全部被抢救出来。


第3版()
专栏:

遭受洪水灾害的黑龙江肇东县的受灾群众,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已全部得到妥善安置。
左图:黑龙江省肇东县受灾群众领到了人民政府发给的救济粮。
 邓琼瑶摄(黑龙江农民报社稿)
永定河麻各庄决口后,中央和各级党政机关,从通县、三河等六个县动员了万余民工和大批机关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并且组织了汽车队、大车队日夜抢运堵口器材,用来抢堵决口和疏导决口洪水。
上图:河北省固安县青年突击队正在紧张地堵口。 刘明摄(前进报社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