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8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通过“东京宣言”
呼吁进一步展开禁止原子武器运动
新华社7日讯 东京消息:第二届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六日晚上在东京开幕。大会在日本各地代表和外国代表三万多人的一致赞成下通过了“东京宣言”,向世界人民呼吁进一步展开运动,禁止制造、试验、使用原子弹和氢弹,同时实现裁减军备。
宣言庄严地说:禁止原子弹和氢弹运动是要保护人类的生命和幸福,免受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恐怖。现在全世界已经有近七万万人签名赞成禁止原子弹和氢弹,这种力量已经逐渐把国际政治推动走向禁止原子弹和氢弹的方向。未来的光明的道路已经给打开了。
世界大会开幕会议是在东京的国际体育场举行的。会场内悬挂着白色和平鸽的画和各国国旗。来自日本各地和各群众团体的代表以及成万名的群众挤满了大厅。在主席台上,坐着各国际组织和十多个国家的和平代表。
大会在全体与会者合唱“不许使用原子弹”和乐队吹奏“把全世界联结成一个花环”的歌声中宣布开幕。日本禁止原子弹和氢弹协议会事务总长安井郁向大会报告了禁止原子弹和氢弹运动发展的情况。他说,截至六日,日本已经有三千五百五十五万六千三百零八人签名赞成禁止原子弹和氢弹。安井说,现在我们的禁止原子弹和氢弹运动进入新的阶段,能够依靠赞成禁止原子弹和氢弹的舆论和力量,使全世界走向禁止核子武器、氢武器和裁减军备的道路。
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受害者代表在大会上控诉了美国原子弹带给他们的灾难和痛苦。他们悲痛地高呼:绝不许广岛和长崎的悲剧重演!他们的每一句话,都被群众雷鸣似的掌声打断。
大会接到了很多从外国和日本各种团体寄来的贺电和贺信。日本首相鸠山一郎也写信祝贺大会成功。他表示希望把原子能应用到增进世界和平与人类幸福的事业上。
许多外国代表在大会上致词。中国代表团团长许广平在大会致词说:我们带着全中国人民的和平意志,来参加第二届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请让我们先在这里表示全中国人民对这次大会的衷心支持,并对遭受原子弹、氢弹灾害的日本人民致以恳切慰问。我们准备在长崎大会献上中国六个人民团体带来的慰问金人民币五万元,作为中国人民对日本原子弹受害者的一点援助。
许广平呼吁爱好和平的人民携起手来,不许广岛和长崎事件重演!
苏联代表索弗罗诺夫致词,申述了苏联的普遍禁止原子弹和氢弹的主张。
美国代表威尔逊谈到原子武器将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他说,很多美国人都在为禁止再次试验核子武器而斗争。
英国著名和平战士费尔顿夫人说:向广岛和长崎投原子弹是对日本人民所犯的可怕的罪恶。她说:我们要努力不使这种悲剧重演。
在大会致词的还有:世界和平理事会代表普尔梦夫人、国际新闻工作者协会代表理倍利尼、国际妇女争取和平与自由联盟代表霍耶尔夫人、世界科学工作者协会代表比嘉教授、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代表瓦扬—古久里夫人、世界工会联合会代表克沙迪和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等国代表。代表们在发言中一致呼吁禁止原子武器和氢武器。
大会在晚间结束后,日本著名的松山树子巴蕾舞团和古月舞蹈团演出了精彩的节目。
今天上午,各国代表已经从东京乘飞机前往长崎,世界大会将从九日起继续在那个遭受美国原子弹轰炸的第二个日本城市举行。


第6版()
专栏:

日本人民要求禁止原子武器的斗争
受到各国公众和群众团体支持
新华社7日讯 东京消息:印度总理尼赫鲁在他打给第二届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的贺电中说:“不仅原子战争必须禁止,而且原子爆炸试验也必须停止,因为现在人们担心甚至这种爆炸都会给人类带来损害。”
这封贺电六日已经在第二届禁止原子弹和氢弹世界大会的东京开幕会议上被宣读。贺电又说,今天,人类面临着要在恐怖的大规模毁灭同和平进步之间作选择的局面。尼赫鲁认为,世界各国只有通过和平共处才能继续生存。
世界大会正在收到来自世界各国的愈来愈多的贺电。菲律宾总统麦格赛赛也曾经打电报祝大会成功。他说,继续呼吁实现持久和平和裁减军备的大会,将得到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的支持。
世界各国人民对世界大会表示热烈支持的态度。已经有世界和平理事会和工会、妇女、科学工作者、新闻工作者等国际组织,以及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捷克斯洛伐克、波兰、罗马尼亚、瑞典、比利时、巴西等十几个国家的代表到达日本。他们的参加大会,鼓舞了日本人民要求禁止核子武器的信心。
外国代表们六日在东京举行了记者招待会。世界科学工作者协会总书记比嘉在会上宣布,外国代表团将全力为禁止核子武器试验而斗争。
六日下午,东京都知事安井诚一郎在王子饭店举行游园会,招待参加世界大会的各国代表。
新华社7日讯 纽约消息:美国三团体在六日写信给日本人民,表示支持他们要求停止在太平洋试验氢弹的呼吁。
这三个团体是天主教工作者运动、修好团契和反战同盟。他们在日本人民沉痛纪念遭受原子弹轰炸十一周年的时候,对美国向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表示遗憾。他们请求日本驻纽约的总领事土屋隼向日本人民转达他们的支持和歉意。
当天下午,这三个团体的代表背着反对战争和宣布核子武器为非法的标语牌冒着大雨举行了游行。


第6版()
专栏:

苏日谈判继续举行
双方就领土问题阐明立场
新华社7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八月六日,苏日谈判继续在苏联外交部长官邸举行第三次会议。双方在会上继续就苏日关系正常化问题交换了意见。
日本代表团团长、日本外务相重光葵和苏联代表团团长、苏联外交部长谢皮洛夫都阐明了两国对领土问题的立场。
下次会议在八月八日举行。


第6版()
专栏:

民主德国的玻璃马
本报讯 1952年10月在北京展览过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制造的玻璃人,曾经在成千成万的参观者中间轰动一时。现在继玻璃人之后,德累斯顿博物馆又制造成了一匹玻璃马。这项复杂细致的科学仪器制造工作,是在来比锡马克思大学兽医解剖学院院长施瓦采教授领导之下经过了多年的精心努力以后完成的。
在制造之前,首先画出了马全身的最重要的神经系统和血管的图样,然后用0.25公厘粗的金属丝做成动脉静脉和神经,安装在马的模型内。为了制作马的模型,总共用掉了二千公斤石膏,而制作马的全部脉络和神经系统则用掉了五十公斤重的金属丝。
在玻璃马的体内装有六十三个电灯泡。只要一按电钮,某一部分的灯泡就会亮起来。这样,人们对这一部分的器官就能了如指掌。同时,有一部录音机还能对玻璃马的各部分构造及官能进行解释(解说词是由施瓦采教授写成的)。(附图片)
德累斯顿博物馆制成的玻璃马


第6版()
专栏:

日本“读卖新闻”记者报道
老挝首相准备最近访问我国
将考虑同中苏缔结友好条约和贸易协定
新华社7日讯 东京消息:“读卖新闻”记者六日自老挝首都万象报道,老挝王国首相梭发那·富马打算在最近的将来访问中国。在寮国问题得到解决以后,一个以首相为首的约有二十人组成的老挝代表团就将访问中国。
富马说,王国政府正在考虑同中国和苏联缔结友好条约和贸易协定的问题。王国政府拥护关于和平共处的五项原则,以这些原则为基础的王国政府希望使同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国的关系正常化。
富马说,在这五项原则中,互不侵犯和互不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特别重要。他的国家准备对付任何外来的侵略。他并且说,正如日内瓦协定所叙述的,王国将维护中立和不参加任何军事集团。
富马在同这位日本记者的谈话中,还希望同日本缔结贸易和经济合作协定。


第6版()
专栏:

缅报要求警惕帝国主义的阴谋
指出散布中国进攻缅甸的谎言目的在于破坏缅甸的中立政策,使亚洲产生不安
新华社仰光7日电 “仰光日报”昨天发表社论说:“应当认为,关于共产党中国进攻或侵略缅甸的新闻是一些大国的代理人为了破坏缅甸中立政策而捏造的谎言。”
这家缅甸销路最广的日报指出,从北京“人民日报”八月四日发表的文章所揭露的事实,以及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雷德福发表的声明和西方通讯社所发的其他消息来看:“有人想利用散布这类新闻(捏造的新闻)来逼迫缅甸向东南亚条约组织求援,和把这个问题提交联合国组织”。
报纸指出:“我们必须非常当心,因为我们常常看到一些大国利用它们的仆从们散布荒谬的消息,来诱骗各小国落入它们的圈套的策略。目前的事件就表明了这些大国的仆从和代理人们的活动。”
“人民报”八月五日就这个问题发表的社论也说,夸大中缅边界问题的目的是要使亚洲产生不安。
这家报纸指出,缅甸政府几天前发表的公报显然表明,“在缅甸的帝国主义走狗和间谍只是华盛顿和伦敦的训令的传声筒”。
这家报纸又说:“必须考虑到,正在同一切国家建立友好关系并且主张和平共处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会故意做任何事情来引起误解和破坏友谊的。”
“缅甸评论—星期一新时代报”八月六日发表文章说,“整个事情(所谓边境事件)竟然是由仰光的一家非常大胆的报纸发动的,这倒的确是很有趣的。这家报纸把它的‘特稿’写得耸人听闻的本领是无穷的。”
这家报纸说,“缅甸本身认为并不需要大惊小怪”,他们并不认为他们的国家安全受到了危害。但是在国外有许多人,特别是在台北、马尼拉和某些西方国家首都的人士却劝告缅甸应该参加东南亚条约组织,应该请求联合国组织协助制止“共产党中国的侵略”。
这家报纸认为,国内外某些人士的惊恐态度似乎是完全没有正当理由的。报纸指出,中国无意侵略缅甸或任何其他东南亚国家。


第6版()
专栏:

法政府愿意重新参加越南停战委员会
新华社河内7日电 据法新社六日从西贡报道,消息灵通人士说,法国政府已经通知日内瓦会议的两位主席,表示它愿意派代表参加在十七度线的非军事区联合停战委员会,以帮助实施越南停战协定。
法国政府是在新近交给日内瓦会议两位主席的照会中表示了这个态度的。苏联和英国政府在五月八日曾经写信给法国政府,要求法国在维持越南停战的工作中继续起斡旋的作用。
自从法国武装部队在今年四月底撤离南越以来,法国联邦部队代表团即拒绝出席非军事区的联合停战委员会。在这个期间,南越当局侵犯非军事区的事件有显著的增加。


第6版()
专栏: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说
不准美记者访问中国
新华社7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怀特六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国务院将不准美国记者到中国访问。怀特的谈话是针对传说中的一些美国记者申请到中国访问这件事而发表的。
怀特说,一切美国护照都明白规定,到和美国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控制的地区去旅行是无效的。这一类国家包括共产党中国在内。
有记者问,如果某些记者没有有效的护照而访问中国,国务院将怎么办。怀特没有对这个问题作正面答复,他说,这是一个司法部处理的问题。


第6版()
专栏:

加强中越关系 繁荣越南经济
河内—老街铁路修复通车
据新华社河内7日电 今天早晨,越南铁路总局在河内车站隆重举行大会,庆祝河内—老街铁路修复正式通车。
越南交通邮电部部长阮文珍在大会上讲了话。他指出,这条斜贯越南西北直达中国—越南边境的铁路的修成,是越南人民在巩固越南北方的斗争中所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胜利。它在加强越中两国的关系以及繁荣越南的经济方面都将起重要作用。
潘继遂副总理剪彩后,一列崭新的彩饰的火车开进了月台。
河内—老街铁路全长二百九十六公里,全线有二百五十五个桥梁和涵洞。这条铁路是在去年三月动工修建,到今年七月二十日全线修复,并且试行通车。


第6版()
专栏:

波兰发表上半年生产公报
工业总产值完成了计划的104%
新华社华沙7日电 华沙报纸八月七日刊载了波兰中央统计局发表的关于1956年上半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结果的公报。
公报说,今年上半年工业总产值计划完成了104%。社会主义工业总产值比去年上半年增加了11%。
在今年上半年,一些最重要的工业产品已经达到下列数量:生铁一百七十三万九千吨,钢二百四十六万一千吨,钢材一百六十四万四千吨,硬煤四千八百万吨,电力九十四亿一千二百万度,棉织品二亿七千二百万公尺。
根据今年六月份的统计材料,农业的总播种面积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2%,牛的头数增加了5%,猪的头数增加了6%。今年上半年农业所得到的氮肥有十三万零九百吨,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1%。国营农场和机器拖拉机站共有拖拉机五万九千架(以十五匹马力计算),机器拖拉机站的拖拉机数目较去年同期增加了24%。到六月底止,机器拖拉机站共有四百二十五个,它们半年来完成的工作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6%以上。
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数目在六月底约有一万零六百个。
今年上半年的零售贸易计划完成了104%,比去年同期的周转额增加了13%。国民经济中的就业人数比1955年上半年增加了约4%。今年上半年有二百万人调整了工资,他们每年增加的工资有三十五亿零二百三十万兹罗提(波币名)。对外贸易额比去年上半年增加了3%,其中出口额增加了11%。


第6版()
专栏:

第二届德国体育运动大会闭幕
全体德国运动员宣誓为统一德国而斗争
据新华社来比锡7日电 第二届德国体育运动大会已经在五日晚上闭幕。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运动员们在这届运动会上获得了许多新的成就。聋哑运动员以四分四十秒五的成绩打破了聋哑男子游泳四百公尺自由式接力的世界最高纪录。
民主德国的运动员们还创造了十三项新的全德最高纪录和七项民主德国最高纪录。新的全德最高纪录包括:男子一百公尺仰泳(成绩一分六秒二),男子二十公里竞走(成绩一小时二十九分十四秒八,接近世界最高纪录),女子四百公尺接力赛跑(成绩四十五秒六,接近世界最高纪录)等。
在五日晚间的闭幕大会上,参加大会的全体德国运动员宣誓为争取和平和德国的统一而斗争。
由来自西德各地的运动员组成的一百个运动队将访问民主德国各地,继续进行各项比赛。前来参观体育运动大会的西德各界人士也将分批地到民主德国各地参观访问。


第6版()
专栏:

第三届世界跳伞冠军赛结束
捷苏分别获得男女总分第一
新华社6日讯 据塔斯社莫斯科讯:有十个国家参加的第三届世界跳伞冠军赛八月四日在莫斯科的土希诺机场结束。八月五日大会举行了隆重的闭幕式。
捷克斯洛伐克的运动员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男子总分第一和女子总分第二;科比克和马克索娃分别获得了1956年男女跳伞世界冠军的称号。苏联获得男子总分第二、女子总分第一,女子个人总分第二名和第三名。保加利亚运动员获得男子和女子的总分第三。
在总分和各个项目上取得优良成绩的运动员们一共获得了三十七枚金质、银质和铜质奖章。得到奖章的有保加利亚、波兰、苏联、法国、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的运动员们。
苏联跳伞运动员们获得的奖章数量最多,共十四枚。捷克斯洛伐克跳伞运动员们获得了十枚。(附图片)
获得女子跳伞运动第一名的捷克斯洛伐克跳伞运动员约瑟法·马克索娃(新华社)


第6版()
专栏:国际知识

老挝王国
老挝是一个君主立宪的国家,位于印度支那半岛,北邻我国,东接越南,西面和泰国缅甸相毗邻,南连柬埔寨。面积二十二万平方公里。北部和东部全是险峻的山岭和连绵不断的森林,南部湄公河流域是一片肥沃的平原。
老挝约有三百万人口,包括三十多个民族,其中寮族占一半以上,其余主要是卡族和苗族等。居民多半信奉佛教。
老挝是东方的文化古国,在十三世纪的全盛时代,它曾是东南亚最繁荣的国家之一。老挝的首都万象和旧都琅勃刺邦现在还保存着古代文化的遗迹。
1893年,法国殖民者继占领越南和柬埔寨以后,侵占了老挝,并把它变为法国的“保护国”。从法国侵入老挝的第一天起,老挝人民就从未停止过反对殖民统治的武装斗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5年3月,日本军队侵入老挝,法国殖民者仓皇逃跑了,老挝人民从此又掀起了抗日的斗争。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由于越南“八月革命”胜利的鼓舞,老挝人民在1945年10月12日从日本手中夺回政权,并在万象成立了“老挝人民委员会”,组成临时抗战政府,制定老挝独立宪法,宣布老挝独立。十一月,老挝国王宣布退位。
1946年3月,法国殖民者借口解除日军武装在英、澳军队的援助下又侵入老挝。1946年4月,老挝王国政府重新成立。1953年10月,法国与老挝签订了“友好联合条约”承认老挝独立,但仍为法国联邦的一部分。
在法国殖民者的疯狂进攻下,临时政府的部分领袖逃入泰国,一部分爱国者就退到东部边境,建立“寮国解放委员会”继续坚持武装斗争。1950年8月,举行了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组成了寮国自由统一战线,成立了以苏发努冯为总理的抗战政府。
老挝人民武装力量不断的增长和壮大,到1954年,寮国战斗部队即已解放了半数的国土和近百万的人民。桑怒、丰沙里、阿速坡三省已全部解放。1954年日内瓦会议后,寮国战斗部队遵守日内瓦协议,集结在桑怒和丰沙里两省,以待政治问题的解决。
今年三月,老挝王国政府组成了以梭发那·富马为首的新内阁。八月初,寮国战斗部队和老挝王国政府的代表在万象举行会议,就政治解决问题取得了协议,这将对印度支那和亚洲的和平发生有利的影响。 (陈汝厚)


第6版()
专栏:

中国,阿尔巴尼亚向你问好!
林里
今年五、六月间,记者应邀到阿尔巴尼亚参加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的第三次代表大会,并参观阿尔巴尼亚的建设成就。我从阿尔巴尼亚的首都地拉那,去到北方的古老城市斯库台;从亚得里亚海边的都拉斯和发罗那,去到风景幽美的南方城市纪诺卡斯特和沙兰达。革命圣地科尔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斯大林石油城的新生气象使人长久不忘。我在阿尔巴尼亚接触到了许多人,访问了许多地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阿尔巴尼亚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尊敬和无限热情。我虽然是第一次到阿尔巴尼亚,但却感到像是回到了多年不见的故乡,每一个阿尔巴尼亚人,也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
我同几个中国同志在地拉那街上闲游,看见所有的阿尔巴尼亚人都在向我们微笑。孩子们成群成群地跟着、嚷着。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热情、好奇和尊敬。孩子们向我们投掷鲜花,天真地向我们问好,一边还鼓着掌说:“欢迎‘基乃斯’(阿语中国人之意)”,或者高呼:“毛泽东!”有时候,我们偶尔吻一下女孩子的脸,或者抚摸一下男孩子的头,那些被吻或被抚摸的小孩,立刻就像活蹦乱跳的小鸟,飞也似地跑回大人的跟前,嬉皮笑脸地夸耀着:“基乃斯吻了我的脸。”或者说:“基乃斯摸了我的头。”他们的父亲和母亲,也就远远地向我们招呼致意。
代表大会闭幕的第二天,记者随同中共中央代表团到阿尔巴尼亚南方去旅行。在我们所有路过的大小城镇或乡村,几乎都有夹道欢呼的人群。有些小山庄,怕中国代表不下车,还事先在村边拦上绳子。他们说:“哪怕只是见见面、握握手也好。”地方党委和政府的负责人不光到他们所管辖的边界地带去迎接,而且还一直送出他们的管辖地。中国代表到达沙兰达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招待人员怕我们疲劳过度,就让我们绕过了欢迎的人群,直接进了旅馆。但是我们刚一走进旅馆的门口,人们就一下拥了过来,他们要求跟中国代表见面,高呼“欢迎基乃斯!”并且有节奏地鼓掌高呼:“毛泽东!”中国代表走出旅馆,立刻就被无数的鲜花包围起来。人丛里伸出了数不清的手,许多人握一次手还不满足,反转身来再握二次、三次……。人们欢呼,人们鼓掌,人们争先恐后地向中国代表问好,直到主人们把中国代表领到旅馆楼顶的平台上,让所有欢迎的人都看见了我们的脸,直到中国代表讲了话以后,人们才依依不舍地慢慢离开旅馆门前……。
阿尔巴尼亚人热爱中国人民,都把同中国人交朋友当做极大的幸福和愉快。离开地拉那的前一天夜晚,时钟已经过了十二点,我翻来复去睡不着,我想着在阿尔巴尼亚的见闻,想着新闻界的朋友们,想着刚才在宴会上说过的每一句话,想着,想着……突然传来一阵“嘭嘭嘭”的敲门声。我开开灯,开了门,进来的人把一份电报递给我,说了一声“对不起,祝你晚安!”就走了。我打开电报一看,上面只有几个字:“祝你一路顺风。”电报是从贝什柯比城发来的,发电的人是人民剧院的工作人员赛依得·希卡·格乌罗希。他本来住在地拉那,一周前下乡演出。在这一周中,他来过两次长途电话,每次都是这么两句话:“祝你身体健康,回国后向中国人民问好。”赛依得曾同我国中央歌舞团的十几位演员交了朋友,通了信。但他觉得他的中国朋友太少,还要接交更多的中国朋友。他说人民和人民之间的交往越多,中阿两国的友谊就越密切巩固。
赛依得的话,使我记起了穆兹纳村的季米奥·克莱尼。这是一个在战争中失掉了左臂,两腮上带着两颗弹痕的中年人。他的村子看来不过十多户,又是在丛山峻岭的半山腰。当他知道中国人要从他的村边经过时,他召集了所有能够召集的人,整天呆在路边等候着。但当中国人到了的时候,季米奥却激动得什么也说不出。他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照片,说这是穆兹纳村的全景,他为它曾经付出过左臂和鲜血。为了中阿两国人民的友谊,也为了纪念这次难得的会见,他要中国代表收下他的照片,并向中国人民转致他的敬意。
阿尔巴尼亚人是热情的。但他们不像一般欧洲人那样习惯于紧紧的拥抱和狂热的亲吻。即使对待最好的朋友,也只是轻轻地抱一抱,再把左脸挨一挨左脸,右脸挨一挨右脸。而就是这个礼节,也仅限于同性之间。男女之间一般是不拥抱,也不挨脸的。但在中阿两国人民的交往上,他们完全打破了这个习惯。在都拉斯的烟草工厂里,年轻的姑娘们一看见“基乃斯”就把一束束的鲜花递过来,紧接着就踮起脚尖来亲吻、拥抱。这个工厂的支部书记说:女工们的感情是纯洁的、真诚的。因为在阿尔巴尼亚闹旱灾,人民缺少粮食的时候,女工们亲眼看见了中国运来的大米一袋一袋地在都拉斯海港卸下。
阿尔巴尼亚人尊重中国人,也非常喜欢中国的文学作品和日用品。各个书店里都有郭沫若等人的短篇小说集,周立波的“暴风骤雨”已译成阿文。不满一万三千人的石油城,观看中国电影“白毛女”的人数,竟超过了一万二千人次。商店里的中国商品,总是摆在最惹人注目的地方。许多公私店铺,还把中国的“人民画报”当作招揽顾客的橱窗画。到过中国的阿尔巴尼亚诗人阿列克赛·恰奇,就是在不需要帽子的时候,也总要把那顶中国式的帽子拿在手里。他一看见我们,就把帽里翻过来说:“北京,盛锡福出品”。陪我们一起工作的瓦西里·拉利,他说中国绸子初到地拉那时,他的妻子简直要把他的耳朵吵聋了。她天天要他去买中国绸子衣料。他说一个城市姑娘如果没有一件中国衣料,那就会把家里闹得天翻地复,四邻不安。中国援助阿尔巴尼亚的大米和奶粉早已吃完了。而装大米的袋子和盛奶粉的木筒,却还被阿尔巴尼亚人珍惜地保存着。有的人甚至还把它们当做装饰品陈列起来。
在阿尔巴尼亚,恩维尔·霍查同志要我们代他向毛泽东同志问候,谢胡同志要我们代他祝福周恩来同志的健康,国防部长巴卢库说,他跟彭德怀同志曾在华沙相见,要我们向彭德怀部长问好。科学研究所的人们问候郭沫若。石油城的技术人员是在苏联学会采油的。他们说,在莫斯科学习时,认识不少中国同学,要我们向他们一一问好……。阿尔巴尼亚的全体人民,都向他们中国的同行同业问好致谢。然而,我向哪里去找这许多人呢!所以我只好说:中国,阿尔巴尼亚向你问好!(附图片)
阿尔巴尼亚纪诺卡斯特州委书记代表当地人民用阿尔巴尼亚最习惯的赠礼面包和盐来欢迎中国客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