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8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西方国家应该停止对埃及的武力威胁
西方国家正在想用硝烟来代替地中海上的明净的空气。为了恢复十九世纪殖民帝国的“光荣”,英国、法国和美国的军舰、飞机和士兵都在匆匆忙忙地向着地中海奔去。被埃及收回苏彝士运河的果敢行动弄得惊慌失措的这三个国家,现在想乞灵于早已过了时的对付殖民地人民的“炮舰政策”,来迫使埃及人民接受所谓“国际管制”苏彝士运河的计划。
英、法、美三国八月二日在伦敦发表的公报里提出了这个计划。它们硬说埃及收回苏彝士运河是对于运河的自由航行和安全的一种所谓“威胁”。凭着这个借口,它们要求经过它们挑选的二十四个国家在八月十六日在伦敦举行会议,来“建立在国际制度下的一种经营安排”。据路透社报道,三国官员正在拟订这个“国际管制”计划的细节,以便拿到建议举行的会议桌上来迫使其他国家签字画押。据说,计划中的“国际管制”机构将包括一个国际管理局,下辖一个专家管理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将负责运河的日常管理事务,以及保证运河的自由通航。
英、法、美三国在拟订所谓“国际管制”苏彝士运河的计划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把埃及的主权放在眼里。苏彝士运河是在埃及领土上由埃及人民开掘出来的一条运河,它是埃及领土的一部分。埃及政府有一切权利在这部分领土上行使它的主权,包括管理苏彝士运河在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埃及政府在宣布苏彝士运河国有化的时候,已经保证对运河股票的持有人给予补偿,并且保证运河的航行自由。事实也已经证明,苏彝士运河至今畅通无阻。而且埃及政府也宣布将要迅速进行改善运河航行设备的措施,而这些是外国控制下的旧苏彝士运河公司长期以来所没有做的。
西方国家现在以并不存在的所谓航行自由问题为借口,企图对运河实行“国际管制”,夺取埃及对运河的管理权,在埃及制造一个国中之国,这显然是想严重地侵犯埃及的主权。这个“国际管制”的计划不但说明西方国家企图复活那个由它们直接控制的旧日的苏彝士运河公司,而且说明它们企图无限期地占领苏彝士运河,把运河地区永远据为己有。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还来指责埃及不守国际信义,说什么埃及对运河航行自由的保证不可靠,实在是荒谬之至。
西方国家现在说,它们要把运河国有化的问题和保证运河通航的问题分开来。它们企图使人相信,它们搞的“国际管制”这一套,并不是为了对付埃及把运河收归国有,而似乎是光明正大的为了国际航运的利益。可是,西方国家想通过所谓“国际管制”来达到什么目的,大概没有比法国外交部长比诺说得更露骨的了。他在伦敦会谈结束以后在一次广播中用极端挑衅的态度说,在建议举行的会议就苏彝士运河问题按照西方国家的意图作出决定以后,埃及总统纳赛尔如果接受这个决定,“他就不得不完全放弃他的国有化”,如果他拒绝,西方国家就将“迫使他接受”这个决定。
可是,比诺先生这种同法国的力量并不十分相称的“豪言壮语”,未免说得太早了一点。今天已经不是十九世纪,用武力威胁和干涉可以解决问题的日子早已过去了。如果英国和法国动用了大量的兵力,都还没有能够镇压得了马来亚、怯尼亚和阿尔及利亚人民争取独立的斗争,它们就更休想能够用武力使独立了的埃及人民屈服。而且,埃及人民进行的维护独立和主权的正义斗争,决不是孤立的,在埃及人民后面站着数以亿计的亚洲和非洲的反对殖民主义的人民。如果殖民主义者硬要在埃及放火,那么它们就一定将玩火自焚。
苏彝士运河在过去承担了沟通东西文化和经济的光荣任务,但是它也曾被殖民主义者利用来作为进行征服和掠夺的捷径。今天运河回到了埃及人民手里,埃及已经保证使运河今后能更好地为全体人类的利益服务。如果西方国家对埃及的保证还有所怀疑的话,就应该在尊重埃及主权的基础上,通过平等的谈判协商来求得解决。使用武力威胁和干涉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目前的局势要求英、法、美三国采取冷静的现实的态度。由于眼看到殖民主义的死亡而产生的悲伤和感情冲动,都是于事无补的。西方国家现在只有收起刀枪,同埃及诚意协商。否则的话,它们不但不能维护自己的利益,而且还将担负破坏中东和世界和平的严重责任。


第5版()
专栏:

利比亚报纸反对苏彝士运河国际化
新华社6日讯 塔斯社的黎波里六日讯:利比亚“塔拉勃卢斯加布报”反对西方三国关于使苏彝士运河置于国际管理之下的要求。报纸写道:“我们不知道帝国主义大人先生们尽力替自己提出的关于对苏彝士运河实行国际管理的建议作辩护究竟用的是什么逻辑。企图用苏彝士运河是国际水道这一事实来作为自己建议的根据,是令人可笑的。目前,世界一切国家都彼此密切地联系起来了,世界任何国家的一切大海湾、港口和飞机场都具有国际的意义。”
报纸指出,对苏彝士运河实行国际管理的建议不外是企图对埃及建立控制罢了。


第5版()
专栏:

叙利亚动员军队支持埃及应变
也门愿以武装和资源供给埃及利用
沙特阿拉伯支持埃及维护国家主权
新华社7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叙利亚各报在八月六日刊登叙利亚陆军发言人发表的一项声明说,叙利亚已经“动员它的军队和埃及并肩面对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叙利亚的伊斯兰教徒领袖阿卜丁同时宣称:“假使西方在苏彝士运河争端中进攻埃及,阿拉伯对西方进行圣战将是合法的。”
新华社7日讯 开罗消息:也门皇太子、副首相兼外交和国防大臣巴德尔八月六日说,埃及可以利用也门的武装部队和资源来击退西方的任何侵略。
巴德尔还说,帝国主义将会发现在阿拉伯世界没有它的立足之地了。阿拉伯事业将获得胜利。
巴德尔在苏联和东欧访问以后,正取道埃及返回也门。他在八月六日曾经和埃及陆海军部长阿密尔少将举行了会谈。
新华社7日讯 华盛顿消息:沙特阿拉伯驻美国大使阿卜杜拉·哈雅尔八月六日对记者说,他的国家支持埃及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的行动。
他还说,沙特阿拉伯当然要派遣代表参加将在开罗召开的阿拉伯联盟政治委员会的紧急会议。
阿拉伯联盟政治委员会紧急会议将讨论支持埃及的措施。会议原定在八月七日或八日举行。但是,据法新社开罗消息,阿拉伯联盟秘书长阿卜杜勒—哈勒克·哈苏纳八月六日说,会议现在将延期举行。
据新华社7日讯 安曼消息:穆斯林兄弟会八月六日在约旦首都安曼发表声明说,如果埃及由于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而遭到外国侵略的话,他们将准备战斗。
声明说,这个组织在阿拉伯各国的领袖们在大马士革举行了会谈,认为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是埃及的当然权利。声明向埃及保证,尽管他们的党反对埃及的国内政策,他们将一致保护埃及的独立和主权,使之不受任何侵略。
声明谴责西方国家所采取的冻结埃及存款的行动,并且要求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政府采取联合对付措施。


第5版()
专栏:

埃及表示将从运河收入中
拿出大部分用于加宽加深河道
运河国有化后通过船只比去年同期增加
新华社7日讯 华盛顿消息:埃及驻美国大使馆八月六日对报界发表声明说,埃及将从苏彝士运河的收入中拿出一大部分来加深和加宽河道。
这篇声明说:“由于促进和便利这条运河的航运是符合埃及的利益的,它决心做到并且保持使这条运河以最大的技术效率发挥作用。这不仅是为了适应目前的交通需要——这条运河现在几乎不能适应这种需要——而且要应付不断增长的和预料中的交通量的增加。”
新华社7日讯 开罗消息:据开罗电台广播,在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以后的十天中,通过这条运河的船只比去年同时期通过的增加了三十四艘。
电台广播说,从七月二十六日起到八月五日为止,共有四百五十五艘船只通过苏彝士运河,而1955年同时期通过的船只数是四百二十一艘。
电台的广播还说,从今年八月一日起到八月五日止共通过了一百六十九艘船只,其中除了其他许多国家的船只以外,有五十四艘是英国船只,十三艘是法国船只。


第5版()
专栏:

阿拉伯国家出席联合国代表团办事处声明
苏彝士运河国有化并不威胁航行自由
新华社7日讯 纽约消息:阿拉伯国家出席联合国代表团办事处在八月六日发表声明说,埃及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并不构成对航行自由的威胁。
这篇以致联合国各记者信的形式发表的声明,斥责英法为了殖民利益而制造出根本不存在的所谓威胁航行自由的说法。声明指出,埃及想靠苏彝士运河的国有化来获得修建阿斯旺高水坝的资金,它“自然迫切希望便利和促进航运,而不是减少通过这条大水道的航运”。
声明在提到英法美三国所建议的讨论苏彝士运河问题的二十四国会议的时候说,有人正在努力“乞求别人支持设立一个国际制度来管理运河的主张,理由是只有通过国际控制才能保证航行自由。”声明说:“当有人现在主张对苏彝士运河实施的国际化制度扩大而应用于一切具有国际重要性的水道,包括巴拿马运河在内的时候,美国人将作何感想呢?”


第5版()
专栏:

前苏彝士运河公司歧视埃及职工
新华社7日讯 塔斯社开罗六日讯:“金字塔报”报道,据社会事务与劳工部发言人说,前苏彝士运河公司在工作中歧视埃及职工,使外国人处于特权地位。外国人同埃及人做同样的工作,所得工资却比较高。他们的居住条件比埃及人好。外国人在医疗和社会福利方面享有特权。
发言人说,前苏彝士运河公司的这些行为是同埃及的国家主权相抵触的。这家公司曾经是国家中的国家。运河管理当局过去经常破坏埃及的法律,不理会埃及的劳动法。
发言人接着说,1955年,埃及政府建立了一个委员会来检查埃及工人的劳动条件,消除对埃及人的歧视,然而这个委员会在工作中却遭到公司当局千方百计的阻碍。
发言人说,关于前苏彝士运河公司破坏埃及法律的材料和文件已经送交苏彝士运河管理委员会。


第5版()
专栏:

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
加外长希望不用武力
新华社7日讯 渥太华消息:加拿大外交部长皮尔逊六日在众议院说,加拿大希望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无须使用任何种类的武力”。
皮尔逊还表示,加拿大将支持西方拟议举行的关于苏彝士运河问题的国际会议的目标。
皮尔逊说,他不认为,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英法一方和美国另一方之间有政策上的分歧。他还说,加拿大希望,英国和美国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目的的一致性将克服做法上看来存在的分歧。
有人问,加拿大是支持英法的做法呢,还是支持美国的做法。皮尔逊避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他说,他希望在讨论运河问题的国际会议上“三国政府将能够密切合作”。


第5版()
专栏:

锡兰总理要求澄清二十四国会议目的
指出国际控制不能解决问题
新华社7日讯 科伦坡消息: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八月六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已经要求英法美三国对关于苏彝士运河问题的二十四国会议的范围和目的加以澄清。
他说,我仍在等待答复,然后再决定是否参加拟议中的这个会议。
班达拉奈克说:“埃及有权把运河公司收归国有,这是很难置疑的,在另一方面,对国际利用这条重要的通道有必要作出令人满意的保证,这也是很难置疑的。也许有可能在不坚持苏彝士运河要由国际控制的情况下来调和这两种需要。如果坚持要有这样的国际控制的话,那就很难在不诉诸武力的情况下求得任何和平解决。”
他指出,二十四国会议的召集国家似乎已经打定主意采取某种行动方针使运河国际化,而运河的国际化是埃及所反对的。
他说,“因此,如果召集国家坚持它们的观点,埃及坚持它的观点,似乎除了挑起战争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如果情况真是这样,我们参加拟议中的会议有没有用处,那就不清楚了。”


第5版()
专栏:

伦敦报纸评论员承认
伊拉克公报是对英国的重大打击
新华社7日讯 伦敦消息:伦敦方面非常注意伊拉克在八月五日发表的支持埃及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的公报。
英国外交部在八月六日发表了一个声明,它完全不提伊拉克的公报中谈到的国有化是独立国家确定不移的权利这一段话,而只是泛泛地表示赞成伊拉克要使运河问题得到解决的愿望。声明还说,英国“也支持埃及实现它的尊严、主权和独立的心愿”。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伊拉克的公报使西方大为震动,尤其是使伦敦感到不安。路透社说,伦敦的报纸评论员认为,“伊拉克的态度是对英国政策的一个重大打击”。
自由党的“新闻纪事报”的评论员福莱斯特说,伊拉克的决定“可能破坏巴格达条约”。这个评论员对阿拉伯世界在苏彝士运河问题上团结在埃及周围这一点表示不安。
保守党的“每日电讯报”和“每日邮报”等一些报纸对于伊拉克在运河问题上支持埃及表示“失望”,这些报纸过去一直把伊拉克看作是英国在中东的唯一的盟国。“每日邮报”说,伊拉克是“一直和岩石一样坚定”的巴格达条约成员国,它实在“不必这样强硬地站在纳赛尔的一边”。


第5版()
专栏:

埃塞俄比亚宣布参加伦敦会议
同时承认埃及的权利
新华社7日讯 亚的斯亚贝巴消息:埃塞俄比亚官方昨天晚上宣布,埃塞俄比亚将参加在伦敦举行的讨论苏彝士运河问题的会议。
官方同时声明,埃塞俄比亚承认埃及的国家权利。


第5版()
专栏:

阿富汗外交大臣声明
埃及的行动符合国际法
据新华社7日讯 喀布尔消息:阿富汗外交大臣纳伊姆汗八月二日向东方通讯社发表的声明说,埃及政府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是主权国家行使主权的合法行动,这种权利符合国际法,不应当在任何方面遭到反对。
纳伊姆汗说,如今大国对小国在重要的问题上应当慎重考虑,不应当诉诸武力或威胁。


第5版()
专栏:

美国第六舰队从那不勒斯开往地中海
新华社7日讯 那不勒斯消息:由一艘航空母舰率领的美国第六舰队的十一艘军舰在八月六日离开那不勒斯开往地中海。美国海军方面发言人说,这些军舰是去进行“例行的演习”的。但是合众社说,这次调动和苏彝士运河问题有关。


第5版()
专栏:

埃政府讨论对伦敦会议的态度
新华社7日讯 开罗消息:埃及政府在八月六日晚间举行了三小时会议,讨论有关埃及被邀请参加伦敦会议的问题。会议由阿卜杜勒·纳赛尔总统主持。
埃及官方人士对记者说,会议还讨论了国际局势的发展情况。
埃及总统和外交部长八月六日继续接见了各国使节。
据大马士革消息,叙利亚政府在舒克里·库阿特利总统的主持下也举行了会议。叙利亚总理萨布里·阿萨利和外交部长赛拉哈丁·比塔尔向阁员们报告了埃及总统纳赛尔写给叙利亚总统的信的内容,这封信提到埃及对于将在伦敦举行的苏彝士运河问题会议的态度。


第5版()
专栏:

叙利亚拟定建立埃叙联邦草案
联邦事务将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方面
新华社7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叙利亚政府已经拟定一项关于成立叙利亚和埃及联邦的草案。草案中拟定,叙利亚和埃及将组成一个联邦立法议会,制定一部联邦宪法。联邦事务将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等方面。
叙利亚政府的一位发言人八月六日宣布:叙利亚政府所准备好的草案将在十天内提交埃及,以便在开罗进行目的在最后确定两国合并计划的协商。
这位发言人说,叙利亚在草案中建议组成一个联邦执行委员会来执行和监督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事务等方面的共同政策。委员会的组成人员包括两国的外交、国防、经济和教育各部部长。
草案中建议,组成一个联邦最高法院,以便在联邦双方间可能发生的分歧上作出决定。组成一个联合军事司令部和联邦最高防务委员会以指导联邦的防务和军事活动。
联邦将有一位总统,其任期将为两年,总统职位应轮流由叙利亚和埃及担任。
联邦将有驻世界各国的统一的外交使团,总统有权任命驻外国外交使节。
草案说,两国公民应具有联邦国籍,使他们能够在联邦的疆界以内自由来往、工作、居住和拥有财产。
草案还建议,联邦内的两国保留它们的内部政治地位和政权。


第5版()
专栏:

英国外交大臣不接受印度高级专员建议
拒绝邀请阿拉伯各国参加伦敦会议
新华社7日讯 伦敦消息:印度驻伦敦高级专员潘迪特夫人八月六日访问了劳埃德。据合众社消息说,潘迪特夫人要求“澄清”将在伦敦召开的关于苏彝士运河的国际会议的某些方面。
据说潘迪特夫人对劳埃德说,印度将不事先受这个会议作出的任何决定的约束。她强调说,印度甚至不能对大多数国家作出的决定承担义务,而且,各国在会议上必须有表示它们的意见的自由。
合众社说,这位印度高级专员还要求邀请所有阿拉伯国家参加伦敦会议,并且询问是否可以提名伦敦以外的另一个地点作为会议的会址。但是劳埃德拒绝了这两个建议。


第5版()
专栏:

艾森豪威尔和杜勒斯商谈苏彝士运河问题
据新华社7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六日和国务卿杜勒斯、副国务卿胡佛举行了四十四分钟的会谈。会后杜勒斯告诉记者说,他们“谈了若干问题,自然,其中也包括苏彝士问题在内。”
同一天,杜勒斯还邀请印度大使梅达去讨论了苏彝士运河问题。同时,日本、沙特阿拉伯和黎巴嫩的大使也访问了国务院,商谈同一个问题。
国务院新闻发布官怀特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杜勒斯将代表美国去伦敦参加关于苏彝士运河问题的国际会议。


第5版()
专栏:

纽约股票一片跌风
石油公司股票下跌最多
据新华社7日讯 纽约消息:苏彝士运河国有化引起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股票牌价一再发生下跌。在六日,由石油股票下跌引起的跌风使所有股票的牌价下跌了约二十五亿美元。
所有的股票每股都下跌一块美元到四块美元,石油公司的股票下跌得更多。同中东油田有密切关系的美国海湾石油公司的股票每股下跌了将近九块美元,另一个拥有阿拉伯国家油田的大量股份的英荷壳牌石油公司每股下跌了六块五角美元。


第5版()
专栏:

也门将向国际法院提出
要求从英国收回卡姆兰岛
新华社7日讯 据美联社大马士革五日消息:也门将向海牙国际法院提出从英国手里收回红海中的卡姆兰岛的要求。
正在访问大马士革的也门驻埃及公使阿布塔莱布说,这个石油蕴藏量可能很大的卡姆兰岛是位于也门领海以内的。他说:也门将全力抗拒英国分割也门的领土并且把这些领土强迫并入英联邦的企图。
这位公使还说,英国在1949年把卡姆兰岛并吞是违反1934年的条约的。这个条约规定卡姆兰岛的前途要同也门协商解决,但是英国占领这个岛以前没有和也门协商。


第5版()
专栏:

殖民主义者可以休矣!
王之相
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互不干涉内政,这是现代国际关系和国际法上的两项基本原则。只有遵守这种原则,才能实现互不侵犯、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任何国家在它的领土以内为了行使主权、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都可以采取它认为必要的一切措施。最近埃及共和国纳赛尔总统把埃及领土内的苏彝士运河宣布收归国有,并声明保证尊重运河通航自由,这一措施乃是埃及共和国作为一个独立自主国家所应有的主权行为,无论在法律上和实际上都是合理的、正确的。因此,照道理来讲,对于埃及的这种主权活动是没有可以责难的理由和反驳的根据的。
正是因为如此,从埃及宣布苏彝士运河国有以来,我们没有听到英法方面讲出什么道理,来证明它们的反对是有理由的和它们的主张是正确的。这些老牌的殖民主义者竟然宣布“冻结埃及资金”,甚至发布所谓“军事准备”命令等等,一味蛮横无理地来对待问题,这是吓不倒埃及人民、解决不了问题的,也是不能得到世界人民支持的。
从历史上来说,在1854年法国人勒赛普请求埃及总督准许通过埃及领土开凿运河,沟通地中海和红海便利交通,以免远涉重洋绕行好望角遭受风浪的危险。埃及接受了这一建议,由埃、法两国合办,从1859年起开工到1869年完成。英国后来收买了埃及方面的大部分股票,加入了苏彝士运河公司的组织。1888年在君士坦丁堡召开的国际会议,决定开放苏彝士运河,准许各国通航,不论军舰、商船、交战国、中立国、平时、战时,并明白约定不得在运河内有交战行为。由此可见,苏彝士运河在国际关系上的唯一意义,只是国际交通上的便利。从1869年起埃及把自己领土内的运河为国际交通服务,现时已达八十七年之久,今后还要继续为国际通航服务,世界人民应当感谢埃及人民对于国际交通的这种贡献。
现在,独立的埃及政府和人民为了维护国家的主权和利益,把苏彝士运河收归国有,保证通航自由。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我们深信具有高度文化而对这一运河又有丰富经验的埃及人民,一定能够把它经营得更好,来为国际交通服务。
持有苏彝士运河股份公司的股票的人,阻止不了埃及政府把运河收归国有。很明显的,股票的权利同国家的领土主权是不能相比的,全部的股票也不能影响国家的主权。何况埃及政府答应偿付股票持有者的股金,这种借口就更没有存在的根据了。殖民主义者如果硬要造成国际纠纷,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它们必须担负全部引起国际关系紧张和干涉别国内政的责任。对于苏彝士运河问题,殖民主义者提出任何所谓“国际管制”、“国际法院”的解决办法,都是强词夺理的,不能成立的。只有依照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承认埃及收归国有的措施,来商谈公司清算的各种问题,才是正确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也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互益互利的目的。
在过去的许多年代里,英法殖民主义者利用苏彝士运河直接或者是间接剥削埃及人民的利益,是难以估计的。现在的时代不同了,不是垄断海上霸权的那个时代了,也不是瓜分亚非国家土地和任意掠夺的时代了。殖民主义者长期奴役别国人民追求利润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亚非人民为了各自国家和民族的生存,决不容许殖民主义长期继续横行下去。从前殖民主义者所采取的所谓“99年”的长期压迫伎俩,现在是不行的,必须放弃的。殖民主义者可以休矣。


第5版()
专栏:

埃及纪游
冯之丹
(二)金字塔下
从开罗西行约十哩,沙漠边缘上像巨人般地矗立着三座金字塔。我们访问了最大的一座名叫库夫的金字塔。中午,烈日当空,抬头望金字塔,塔尖似乎已接近那耀眼的日头。面对着这由二百三十万块、每块重两吨半的巨石筑成的金字塔,人们只有惊叹埃及人民的天才。纪元前三千年左右,埃及一个名叫歧奥普斯的暴君为了死后“升天”,征发三十万农民和奴隶,历时三十年建成他的“天堂”——金字塔。在建成时塔高约147公尺,经过近四千年的风蚀和日曝,塔的高度现在只有137公尺了。但这并没有丝毫减逊金字塔的雄伟。
在金字塔前游客不绝。游客中当然有仰慕古埃及文明而来的;但也有许多是为猎奇而来的。面对着金字塔,虽然他们是显得如此渺小,然而他们仍然轻视埃及人的文化。
金字塔旁,有很多穿着阿拉伯长衫,裹着白头巾的男向导。他们有的牵着骆驼和马匹,请你坐着它们驰驱在金字塔前的荒沙上;有的是职业的爬塔者。在金字塔的五十一度陡的斜面上,爬塔者沿二百五十多级阶梯而上,直到塔顶,只需四分半钟,下塔只需二分半钟。
从金字塔的北面,我们爬进了一个设计得非常巧妙的巨大三角形的石灰石的拱门入口。走了不长的一段甬道之后,出现了顶板很低的斜度约四十五度的上坡道,因此不能不匍匐而上。经过数十公尺的坡道以后,通过一个低矮的洞穴,到了一间不到十平方公尺的石屋。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放着一个空石棺。石柩旁有一个约三公尺深的地坑,用木板钉着,据说是皇帝存放珠宝的地方。出石屋洞口,下坡道,中途转弯,经另一条约二十五公尺长的顶板很低的甬道,到了另一个石屋,这是皇后的陵室。室内空空如也,一无所有。只有一个深洞,据说也是存放珠宝的地方。
金字塔内高热和混浊的空气使人气喘,直至走出那三角形拱门,才舒畅地松了一口气。
金字塔的光荣属于埃及人民。如今金字塔犹在,而暴君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根据希腊历史家希罗多德的记载,曾经盛传,在古埃及发生过农民起义,这个暴君的尸体已经被愤怒的群众撕得粉碎。
金字塔旁,一座巨大的狮身人面像沐浴在阳光中。这是五千年前埃及人用一块完整的石头雕琢成的。它和金字塔同样成为埃及古代文明的纪念碑。(附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