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8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光喊是不行的
而立
“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我们这几年常用这句成语来形容坏的东西被揭露、被孤立、被消灭的情景。近来,“克服官僚主义”的喊声震耳欲聋,官僚主义慑于声势,确实已不像以前那么神气了,但它毕竟不是胆小如鼠者,所以仍然安坐如山,看起来,光“喊”是不够的,得真“打”才行。如何打法呢?至今尚无答案。有人渐渐有些信心不足了:“深入?哪能像坐在沙发上那样舒服!我看是说说而已!”其实,这一责难对大多数官僚主义者说来,确实有些冤枉。在党的培育下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了,又处在这热火朝天的建设高潮中,如果真正把走个三、二里路引为苦事,也太问心有愧了;况且还有汽车、脚踏车、三轮车……。那么,问题究竟在哪里?我们还是听一下“内行”人的自诉吧。
是一个稀有的凉爽的夏夜,劳动了一天的人们,都在尽情地享受着大自然的这一无私的赏赐。刚离开会议室的几个负有相当责任的人也不例外,选了个通风的地点,坐了下来。×科长近来听到下边对他颇有点“舆论”,一肚子的冤气,现在又冲了上来:“谁不想深入呢?可是这些看不尽的文件,就是走马观花,一周也得用四、五天,再开上几天会,一切计划都完蛋了。”×部长对这几天的会议简直有些愤怒了:“讨论了一个月了,最终还不是‘基本上完成了任务,大大地提高了一步,但还存在严重的缺点和错误,主要是……其次……再次……。为了全面地,广泛地、深入持久地开展,必须:第一、加强政治思想领导……第二……第八’”一口气背到这里,自己也禁不住跟着大伙笑起来。×局长这些天正为这一公式化的文章苦恼着,因此不胜慨叹地说:“这种八股文章已经泛滥成灾了,近来我们想搜集一下贯彻×决议的情况,费了好大力气,追命似的催来了八份报告,唉,简直是一个娘养的,全都是长篇大论,空洞无物。”×办公室主任对这一评论都有点异议:“你们也得体谅体谅下边的苦楚,像我吧,老实说,一年三百六十天是不是为人民服务很值得怀疑。我看是在为计划、总结、报告服务。想想吧!月总结、月计划、季总结、季计划、半年总结、半年计划、年总结、年计划,再加上专题报告、旬报、月报以及那些承上启下的指示,越陷越深,终年在匆匆忙忙的抓材料、写材料,研究推敲材料……至于材料可靠与否,只有天知道。现在,连这些不可靠的材料也成为珍品了,到处在闹材料慌,一个例子,经常搬来搬去,党的文件上是它,工会和青年团的文件上还是它,这些文牍主义、党八股到底该谁负责?我看是本糊涂账”。
夜渐深了,人们开始散去,这几位负有相当责任的人,满腹牢骚业已尽情发泄无余,结论是:“客观情况所迫,我们有什么办法呢?”于是,心安理得,如释重负地酣然睡去。
人虽然已经安然入梦,可是问题却剩下了一大串——怎样摆脱这些开不完的会?怎样跳出公文堆?哪些会应该开?哪些会不应该开?哪样开法好?哪样开法不好?哪些文件需要?哪些不需要?怎样形成的党八股?怎样去克服党八股?……。这些问题究竟应该怎样解决,谁来解决?
这几位负有相当责任的人的“苦衷”,告诉了我们这样一条真理:要克服官僚主义,必须伴随着一系列的改革和转变:要革“会议迷”的命,革党八股的命,要改革制度;要改革机构……。不如此,任你怎样发誓、诅咒、叫骂,所谓反对官僚主义也不过说说而已。因此建议所有真心愿与官僚主义绝交的人们,先来开展一个开动脑筋的运动!


第4版()
专栏:

坚持在职学习的一点感受
中共北京市市内电话局总支委员会书记 郑维民
编者按:中共北京市市内电话局总支委员会书记郑维民同志从1950年9月以来,一直坚持着理论学习。先后在中国人民大学附设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夜校和夜大学比较系统地学习了中国革命史、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政策、中国通史(这课程因后来未开课只学了一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政治经济学和哲学等七门课程并且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他在夜大学毕业的时候得到了优等生奖,现在又在进一步钻研政治经济学,同时还学习数学和俄文。郑维民同志在繁忙紧张的工作中,是如何坚持学习的呢?下面就是郑维民同志介绍自己坚持学习的经验。
几年来,我能够坚持理论学习,没有别的窍门,除了我对政治理论学习思想上比较重视以外,主要是善于挤时间坚持学习。
在职学习,主要是利用业余时间。企业部门的业余活动是很多的,因此,一个比较完整的业余时间是不容易找到的。在这种情况下,就要靠我们自己从业余时间中挤出时间来学习。怎样挤时间呢?我是这样做的:
对工作、学习和休息时间做全面的安排,每周以至每天都要挤出一定时间作为固定的学习时间。五年多来,我一直是坚持每天一小时的自修时间,这一小时固定在每天早晨上班以前(由于我们的会议以及其他活动一般都在上班以后和晚间,因此这个学习时间不易被打乱)。一小时虽然不长,但在学习时间内集中精力学习,日久天长收效很大。在最近由于我增加了学习数学和俄文的任务,我就根据实际情况规定了每周至少四小时自修政治经济学教科书,具体时间是在星期三和星期五的晚上,如果遇有特殊情况不能保证,就占用一部分工作时间和礼拜日,原来早晨的时间已经让给俄文学习。
在坚持固定学习时间的同时,我还注意充分利用“零星”时间,不能小看零星时间,这些时间的总和是很大的。利用得好对学习很有帮助。哪些时间是零星时间呢?就是那些工作、学习和休息的间断时间,譬如晚上睡觉前,下午下班后及午睡前……等。在这些时间内主要是看些报纸、杂志以及有关的小册子。这样做,就可以保证固定学习时间内集中精力阅读经典著作;同时,还因为看了这些东西,丰富了自己政治、经济方面的知识,帮助对经典著作的理解。在学习中,还要有一定的休息和其他文娱活动。经过一定的休息,就可以保证我们在学习时精力充沛,学习效果良好。例如我在开始学习的时候,晚上听课就容易打瞌睡。分析原因是因为白天工作过分疲劳,没有进行必要的休息。后来我每逢晚上有课时就争取午睡;同时我还注意学习时间内的小休息,或者看一会儿书就停下来蹓躂蹓躂,思索思索。这样作,学习效果就比较好。
学习时间既经确定,剩下来的重要问题是坚持下去。我也看到一些同志在学习开始的时候热情很高,但制定学习计划之后往往松懈下来。根据我个人的体会每天的学习时间不要太长而要“细水长流”,怎么才能作到这一点呢?首先,要和习惯势力及客观困难作斗争,反对以任何借口来放纵自己。五年来,我作到了不避风雨坚持听讲,在自修条件方面,开始时怕吵怕闹,但当钻研进去有了兴趣成了习惯以后,即使在孩子哭和人声嘈杂等不“安静”的环境下也能进行学习。其次,学习和工作一样是不能间断的;有特殊情况不能学习时也要想办法迅速弥补上。如1953年我正在紧张地学习着政治经济学的社会主义部分时,忽然患阑尾炎住院割治。这就影响了学习。在病好后我就用节省下来的复习时间迅速弥补上新的课程。要想使学习时间有保证,还要加强工作的计划性和不断改进工作方法。不仅我局每月都订有会议计划,固定学习时间,而且我个人每周都有一个工作日程计划,这样就给学习带来许多有利条件。
以上是我几年来摸索出来的一点小小的经验,供学习政治理论的同志们参考。


第4版()
专栏:

“五好”家庭
曹葆铭
武汉市民主妇女联合会,自1954年起便积极教育职工家属贯彻“五好”工作,建立和睦幸福的社会主义家庭。“五好”的要求主要是把家庭的日子计划好,并在这个基础上作到鼓励职工生产好、团结互助好、卫生好、学习和教育子女好。我所访问的李春培的家庭,便是这样一个“五好”家庭。
李春培的丈夫张振铎是人民银行区办事处副主任,每月工资收入九十一元,她家三个大人、五个孩子全靠这笔收入生活,她的在师范学校念书的大孩子和在家乡的婆母也需要这里补贴,所以负担很重。但是,因为李春培过日子有计划,全家生活还好。
李春培是怎样过日子的呢?她向我算了笔收支账:
“振铎平时住在机关里,他的伙食、零用加上房租,寄给婆母等等共需四十一元,剩下五十元供家里七个人生活,我每月五日领了这笔钱后,便先买好半个月的米、煤日用品。每天的菜钱不超过三角,买些又有营养、又节约、又好吃的洋苕、豆腐等。星期天大家聚齐了,便花一元多菜钱,作些好菜大家吃。这样,一月的伙食和零用不超过四十五元,还能剩下五元来添补鞋子、衣服。我们虽没有节余,但也没有借过债。”
“万一有点病痛或其他意外事情怎么办呢?”
“我们在节约中还注意营养、卫生,大人、孩子的身体都还好,几年来都没生过什么病。就是有了困难,我们也想办法克服。1952年春天,我添第五个孩子,那时正是
‘三反’高潮,振铎在行里工作很忙,顾不上回家。振铎看到家里没人招呼,想雇个人,可是钱又不够。我就跟他说:‘家里的事有我,你不用耽心,还是安心工作!’那时候,大孩子十三岁了,放寒假在家里。我生产后,他就作点家务事,老二、老三看到了也自动帮助哥哥做事。他们三个还分了工,老大负责作饭和招呼妈妈;老二负责上街买东西和作些零碎事;老三抹桌子、叠床。就这样,我们克服了困难。”
“组织上对你们的照顾怎样?”
“照顾是很多的,就在去年下半年,行里还说我家人口多,每月给我们九元补助费。今年三月,我们算了一下可以不要补助,我们便请求停止对我们的补助。
“家庭生活安排好了,振铎便能安心工作,几年来都没有为家里的任何事情请过一天假,还得过两次奖。三个大孩子都是少年先锋队员,老大、老三的学习成绩都在八十分以上。我自己也参加了街道工作,还被选为江岸区的人民代表、武汉市乙等劳动模范,现在正争取入党。”
像李春培这样的家庭,过去在武汉市并不多。但是,当妇联和工会积极向职工家属进行建立“五好”家庭的教育以后,现在,全市已有一万五千多名“五好”积极分子,还有七万八千多名职工家属正在积极贯彻“五好”。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特许通行证”编辑同志: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齐齐哈尔市大街上的人流又活跃起来。我走到中市场,看到一位交通警察以跑百米的速度追赶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骑自行车的学生,原来这个学生骑的车子后座上带着一个小女孩子,这是违反交通规则的。交通警察唯恐追不上,又借了一辆自行车骑着追赶。当时,我被这位交通警察认真维护交通规则,防止肇事的行为所感动。
可是,就在这件事情发生五六天后——大约是七月五日,我路经市区的交通要冲——解放门时,迎面驰来一辆自行车,车子后座上也坐着一个妇女,自行车却无阻地通过了有交通警察值勤的解放门,向南驰去。当我正在奇怪交通警察为什么不干涉这种违犯交通规则的行为时,忽然听到在我前面走着的一个穿工人服的同志大声地和他同行的伙伴说:“你看,这是市文化局康局长的‘人力摩托化’,坐在车座上的是他的妻子。”他的伙伴惊奇地问:“这样不违犯交通规则吗?这太不像话了!”“不像话?康局长的‘人力摩托化’好像是领了‘特许通行证’的。人家两口子每天上下班老是亲亲热热地骑着一个车子。”
康局长身为国家机关的领导干部,竟然以特殊人物自居,不遵守交通规则。齐齐哈尔市有关领导方面应该干预一下这件事。 张 治


第4版()
专栏:

山西省举行第一次党代表大会
决议在全省党组织内开展整风运动
据新华社太原5日电 中国共产党山西省第一次代表大会作出了关于反对官僚主义,坚持群众路线的决议。决议提出山西省各级党组织要在最近一年内普遍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和教条主义为主要内容的整风运动,以改进党的领导作风,适应今后更加繁重的生产建设任务。
这次代表大会是七月二十五日到八月一日在太原市召开的,会前曾开了九天的预备会议。
大会在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开展自上而下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精神下,系统地总结了山西党组织在过去七年内领导工农业生产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事业的成就和经验教训。
大会认为,在这些成就和胜利面前,山西党组织的领导上也存在着一些严重缺点和错误。最主要的是在山西党和政府领导机关中滋长着一种官僚主义作风。具体表现是:工作中片面考虑集体利益和长远利益多,对人民生活疾苦关心不够,甚至不闻不问。上级领导机关管事太宽,领导干部终日忙碌,纠缠在文牍和事务的大海里。对下情不甚了解,有时凭主观臆断决定重大问题。执行任务时偏重于使用行政手段,忽视思想工作。对党内生活和国家生活中的民主制度重视不足,遵守不够。对来自人民群众、下级干部和民主人士的批评建议,缺乏自我批评精神。个别领导干部更发展到压制民主,对批评者施行打击报复。
领导作风上的另一缺点是,在学习国际经验和总结本省先进经验中,有脱离实际的教条主义,对知识分子还有狭隘的宗派主义,以致历年来总结的先进经验不能普遍推广,压抑了新生力量的成长,妨害了调动一切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积极因素。由于作风上的官僚主义和思想方法上的主观主义,在执行党的方针路线上便时常发生“左”右摇摆、保守和冒进迭次更替的偏向。
会议认为正在滋长的骄傲自满情绪和思想方法上的保守硬化盲目乐观是产生官僚主义和主观主义最主要的思想根源。骄傲自满情绪使不少领导干部在工作中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看不到不断出现的新的矛盾现象,低估了人民群众的觉悟和作用,结果,挫折了广大人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和创造性,对党对革命事业带来严重危害。
会议针对这些问题,决议从现在起,以一年的时间组织县委以上干部学习“改造我们的学习”、“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等文件,并且结合实际工作,检查领导,揭发和批判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主观主义的错误。对一般党员干部,由各级党组织采取分批分期轮训的方式进行一次整风。其次,各级党委要根据民主集中制的原则,立即着手研究有关各系统在行政、人事和经济管理等方面的职权问题,并且精简领导机关,充实下层工作机构。另外,还要健全党内生活的民主制度,维护国家法制,保证使党内民主和国家法制不被滥用职权的官僚主义者所破坏。各级党的领导机关都要加强调查研究工作,省委、地委、市委建立专门的调查研究机构。同时,在领导方法上注意精简会议和文件,省委、地委、市委负责干部每年要有一定时间下乡下厂,县一级和工厂企业党委的领导干部要深入基层组织。决议中还提倡各级党委采取多种形式以密切领导和群众的联系,并且在最近对广大群众生活状况进行普遍的检查,尽快解决能够解决的困难和问题。
会议还听取了前届省委会第一书记陶鲁笳等作的工作报告,通过了关于巩固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大会提出:山西省党组织当前的任务是:充分利用地下丰富的资源,把山西省建设成一个综合性的重工业基地;大力发展农业生产,积极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改造的胜利成果,巩固农业中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给工业发展创造更好条件;同时,随着工业的发展,有计划地逐步地在国民经济的各个方面实行技术改革,以便从根本上改变山西的经济面貌。
大会选出了新的省委员会委员和候补委员,以及出席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


第4版()
专栏:

中国民主促进会将开第二次代表大会
本报讯 中国民主促进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将自八月十一日起在京举行。八月七日起先举行三届五中全会。这次代表大会的主要任务是:在我国社会主义革命高潮的新形势下,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首先是对共产党起监督作用的方针之后,总结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的工作,进一步明确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针、任务;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修改中国民主促进会章程,选举新的中央领导机构。
参加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有出席、列席代表二百七十余人,绝大多数是文化教育、医药卫生、工程技术、政法、财经等工作岗位上有一定代表性的知识分子。其中有著名的学者、教师、编译工作者和民进各级组织有经验的干部等。


第4版()
专栏:

董存瑞烈士的父亲董全忠加入共产党
新华社保定6日电 董存瑞烈士的父亲董全忠最近光荣参加中国共产党。
董全忠今年五十七岁,家在河北怀来县南山堡村,担任乡里七百多户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副主任。他除了带领社员办好合作社以外,平时学习精神也很好。他在别人帮助下,学习了“怎样作一个共产党员”和有关党的基本知识的书籍,经常以党员标准的八项条件来检查自己的思想和工作。他并且长期坚持文化学习,现在已经能够念简单的发言稿了。


第4版()
专栏:

一千四百名知识青年到青海参加建设工作
新华社西宁6日电 来自江苏省和四川省的一千四百名男女青年知识分子最近分批参加青海省的建设工作,有的参加柴达木盆地的水利建设,有的到青海湖南北勘测荒地,有的到黄河和湟水两岸的农业区参加农业和林业建设;还有少数人留在西宁进中等技术学校学习。
这些青年是今年四月到六月从江苏省的无锡市和南通专区、四川省的重庆市和乐山专区到青海来的,他们都具有初中毕业以上的文化程度。他们在参加工作以前,曾根据工作的需要,在青海省农业厅、林业局、水利局和移民垦荒局的专业训练班学习了有关的业务知识和技术。


第4版()
专栏:

全国体操冠军赛全面开始竞赛活动
据新华社天津6日电 1956年全国体操冠军赛今天开始了男子和女子乙组规定动作的全面比赛。
参加比赛的十七个单位的女运动员中,北京、上海、天津和陕西的选手都取得了优秀的成绩。北京市女选手黄新河在自由体操、高低杠、平衡木和跳马四项规定动作比赛中,总分达到了三十六点八五分。
参加男子乙组规定动作比赛的有二十个队。在男子乙组比赛中,北京、天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和广东等单位的实力比较强。在自由体操、单杠、双杠、吊环、鞍马和跳马六项规定动作比赛中,各单位互有特长。
1956年全国体操冠军赛是八月五日在天津市人民体育馆开幕的。
参加这次比赛的运动员共有463人,其中有女运动员222人,是历来参加全国性体操比赛人数最多的一次。运动员中包括汉、回、蒙古、藏、土和朝鲜等民族。运动员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最小的才十三岁。在历次全国体操比赛中获得各项冠军的运动员,都参加了这次比赛。五日晚曾举行女子甲组高低杠、平衡木、横跳马和自由体操等比赛。
比赛预定举行五天。


第4版()
专栏:

建设大西北的人们
本报特约记者 韶华
不久之前,我访问了大西北,我忘不了大西北的富饶和美丽,我尤其忘不了为了开发和建设大西北而忘我劳动的那些青年们。
我们不能够想像:开发和建设大西北,像诗歌一样美妙,像棉絮一样轻柔。到这里来,是应该准备迎接艰苦和困难的。而真正建设时代的青年,是不愿意为自己选择轻松的道路的。
辽宁省有一个名叫于殿志的青年,他受到报纸上“建设我们祖国富饶的内地”一篇通讯的鼓舞,曾几次写信给玉门油矿,说他要到玉门作一个石油勘探队员;而玉门油矿几次写信给他都说:你还年青,你应当继续升学。后来,他干脆写信说:“你们不必回信了,我马上就出发到玉门实现我的志愿!”于是,他凑足了路费,进了伟大长城的起点山海关,越过它的终点嘉峪关来到了玉门。他终于成了石油尖兵——勘探队员了。他说:“我不愿意过轻松的生活,只有艰苦的斗争生活才有意义!”
玉门油矿有一个全国闻名的女子测量队。她们大多是从华东沿海来的。去年七月有一天,这个队里的何彬彬领导一个选线组在沙漠里工作。因为完工太晚,没有回到帐棚,天就黑了。这时又起了大风。虽然是在夏天,可是天气骤然寒冷起来。一个同志提出在地下挖一个坑,把自己埋在沙窝里取暖。可是过了一刻,沙子凉了,她们就再挖再换。一夜换了好几次,才熬到黎明。于是她们又欢蹦乱跳地起来工作了。去年五月,她们队的陈珠英小组到合黎山一块地方工作。有一次两天没有得到一滴水。她们便派了两个队员去找水。因为这两个队员也是两天没喝一滴水,走走就晕倒了。但结果她们用自己坚强意志的力量,还是把水找来了。她们说:“当我们想到我们勘测过的地方将要升起一座座的石油塔的丛林,一切的艰苦都变成甜蜜和快乐了!”
今年春天,有成千上万的复员建设军人来到了玉门。他们之中有不少是过去的战斗英雄。某部炮兵班长梁广禄,在朝鲜某次战斗中,十六天内曾打死了三十四个敌人,立了二等功。这次,他们转业到玉门时,本来决定由汽车把他们从团里送到师里的。但因为汽油不够,只好步行。这更增加了他们建设玉门的决心。他们到了玉门,是以如何兴奋的心情来迎接自己的第一个工作日呵!许多同志在那天夜里睡不着觉,天不亮就起床了。因为:“从今天起,我们就成为一个石油工人了呀!”
记者也曾经访问了刘家峡。因为要提前确定水电站的坝址,这里正处在紧张的时期。在黄河的峡谷中,在立陡笔直的山崖上,你到处可以看见三三五五的钻探、测量、地质工作者。帐棚、钻塔、红旗、标杆布满在各个角落。在这里你随便找个什么人谈谈,他们对建设的热情会马上强烈地感染着你。有一个去年十二月才从长春东北地质学院毕业的青年。他的名字叫韩长耀,他生在南方的鱼米之乡。在毕业时关于自己的工作地区,可以填三个志愿。可是他填的却都是“边疆、边疆、边疆”;关于工作的范围和性质(如室内、野外、教学工作等),也可填三个志愿。他填的是“野外、野外、野外”。当同学们知道他被分配到刘家峡的时候,都以羡慕的口气说:“你真幸福!”他向分配到新疆的同学说:“你们更幸福,我只能在边疆的中部工作了!”当他从长春出发来西北经过郑州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几天假期,可以回家看一看。但是开发和建设大西北的宏愿使他渴不可耐的要马上到达自己的工作岗位。他到了刘家峡,正是严寒的冬天。作二千分之一的填图,精确度要求很高;每一块石头都必须看得到。为了达到工作质量标准,常常要用绳索吊在悬崖上工作,任凭风雪怎样吹打,也要坚持下去。早晨天不亮带几个冷馒头上山,因为不能带水,中午就坐在雪地上啃着吃,渴了就吃雪。他谈到这里,记者曾问他:“对于一个青年学生,一出学校门就碰到这样的艰苦生活,你感觉怎样呢?”他回答说:“我们并不觉得苦,这是幸福的。谁也没有我们地质工作者能够这样尽情欣赏祖国大自然的美景。我们在雪山头上看着眼下奔腾的黄河,看着远处白色的绵绵山岭都会想到:过不了几年,这里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发电站。那时候,我们坐上汽艇,在上游水库游逛几遭,看着千万盏电灯映在湖水里,那才美呢!”
在刘家峡也有一个女子测量组,那就是著名的陈秀娣组。为了建设祖国的水利事业,她们的足迹印遍了永定河、三门峡,现在也印遍了刘家峡。在冰封雪冻的冬天工作,她们的手冻僵了,就搓磨一下取点温暖继续工作。早晨带几个冷馒头出发,晚上才能回到帐棚里。在多雨的夏天,汗水和雨水也不知道一天湿透过多少次衣服。但是对于这些艰苦困难,陈秀娣说:“我们是人,人就是为了克服困难而生活的,当我们想到:我们的滴滴汗水,将要变成盏盏雪亮的电灯的时候,这悬崖陡壁将要变成美丽的湖泊的时候,一切困难都变得非常渺小了!”
不仅是远景的鼓舞使艰苦的生活变成幸福;人们又多么会在艰苦的工作中寻找快乐啊!记者在刘家峡的那几天,正是美丽的春日。每天早晨,三三五五的人,迎着黎明的曙光,扛着沉重的仪器出发了,太阳落山时,他们提着汗水浸透了的上衣,又回来了。这时,球场上的胜景不必说,在帐棚里边,手风琴奏起来,口琴吹起来,青春的歌声唱起来了。有些爱好安静的青年们,就三三两两地到黄河边去垂钓。调皮的小伙子悄悄地走到他身后,猛力拉一下手风琴“嗡——”,刚要上钩的鱼儿被吓跑了。于是出现了一场类似孩子们捉迷藏的追逐、嘻笑。他们在劳动中,是那样的愉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从兰州东去十来里地,就是包兰铁路黄河大桥工地。这座中国第一座大型钢拱桥,在不久之前已经竣工了。你站在桥下面,简直觉得它是画在天空的一道长虹。河水在旋转,在奔腾咆哮。而当你站在桥上面的时候,那种奔腾咆哮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在下面工作的人,看来是那样的小。这使你很难想像,人们是怎样把这样的庞然大物支架在天空的。记者曾经访问了这里一个名叫韩复元的起重工。我问他修过多少桥梁,他扳着手指头算了半天,只举了几个比较大的记得起来的:鸟龙沟桥、大河岔桥、沧口、井家店桥等。在修建这座桥的开初,他曾经无数次的架着木筏在奔腾咆哮的黄河上来往;为了抢救被洪水冲垮的桥墩,他曾经在零下二十多度的严寒中,每天下到没腰的深水里,工作好几个小时。记者问他冷不冷,他说:“冷是冷一些,不过用酒把手擦一擦,下去工作一会还会出汗的。要说苦,在乌龙沟修桥时才算苦呢。那时没有房子,在雪上搭起帐篷铺点麦秸就是宿舍。晚上躺下来一暖地面就化了;白天一上班,就又结冻。——现在好多了!”
“现在好多了!”记者在西北曾听许多人说过这句话,不管现在看来还是怎样的艰苦。同时,人们不仅爱和过去的艰苦作比较,人们也喜欢用别人的更艰苦来同自己作比较。在这个桥梁工地,有的住的是潮湿的窑洞,有的住的是摆一张床就没有转身地方的小房子;雨布一挡就是门,墙上挖个孔就是窗户;下起雨来外面不下了,里面还滴哒不停。但这里的同志们说:“我们这里的条件简直是得天独厚。由于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黄河之水,引起了很多人的羡慕!”
不仅人们爱说:“现在好多了”,而且人们也爱说:“等以后你再来看看!”人们对建设的光辉灿烂的远景,怀着怎样的信心啊!
为了开垦那千万亩熟睡的良田,为了大戈壁和祁连山还没有被发现的宝藏,大西北吸引着千万人的心。目前,从河南来的移民,垦荒队,从上海来的工人,从北京来的干部、工程技术人员、专家,加上机器、钢材、水泥、铁轨、钢管,像潮水一样从天空到地面向西北涌流。兰新铁路的火车,兰新公路的汽车,从兰州到乌鲁木齐的飞机,往西——全是拥挤的;往东——却是比较空松的。你要买一张西去的火车、汽车或飞机票,简直是困难的事。
尽管这样,对于富饶和广阔的大西北,人力仍然是缺乏的。一切的部门都需要人。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就够说明问题了:玉门油矿的贸易公司需要一千五至一千七百人;而现在他们才有二百人。在这里理一个发是十五分钟;因为吃饭的人多,炊事员也改为日夜流水作业。从河南来的移民的高小或初中毕业的子女,在河南时不容易找到工作,一到这里,铁路、油矿、医院、贸易公司、银行、邮电局……全都安排下来了……
我想用这样几句话,来说明我在西北旅行的总印象:
大西北向祖国的东部伸出欢迎之手,大西北闪着灿烂的光。她好像说:青年们,挺起战胜困难的胸膛,迈起豪壮的步伐,向大西北,开步——走!


第4版()
专栏:

唐山市华侨学生夏令营是由一百五十多名华侨学生组成的。他们在七月二十六日来到秦皇岛欢度暑假。图为夏令营的学生们在海水浴场晒太阳的情形。  郭村山摄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对“山东银行工作”的意见编辑同志:
今年三月,我写了一篇批评山东省聊城、莱西等地人民银行的统计工作不正确、不及时的稿子,投给山东省人民银行的刊物“山东银行工作”。他们后来以“用个人名义批评一些银行单位不妥当”为理由,把稿子退回。后经我们领导上同意改用计划处名义提出批评,他们又以不好指名批评为理由退回原稿。退稿信上写着:“我们意见以摆情况为主,不对任何进行指名的批评较好。在刊物上过去没有这样对下边批评过,如果这样做,恐容易产生抵触情绪。”
我认为,“山东银行工作”处理这篇稿件是缺乏原则性的。有些单位的工作做得不好,为什么不能指名批评?过去在“山东银行工作”上没有这样批评过已经是不对的了,现在为什么还不批评?难道因为被批评者“容易产生抵触情绪”,就轻易放下批评的武器吗?中国人民银行山东省分行 曹广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