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8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全国九十多个企业为拖拉机厂赶制设备
各地抽调和代为培养的第一批技工已经到厂
本报讯 为了支援拖拉机厂提前出拖拉机,全国有九十六个工厂正为第一拖拉机制造厂赶制机械设备。第一拖拉机制造厂全部需要的机械达数万台、件、套。其中除苏联帮助我们制造的以外,有90%左右靠我国自己制造。在这些产品中,好多都是我国从来没有生产过的。像沈阳第一、第二机床厂承制的六种大型机床,大连起重机厂承制的桥式抓斗吊车,今年自从拖拉机厂提出部分车间提前投入生产以后,许多厂都在积极赶制,争取提前交付设备。现在已有三十多个工厂提前交付了一千多台、件、套的设备,为即将开始的设备安装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河南日报)
又讯 第一拖拉机厂今年开工生产所需要的工人,第一批已于最近到厂。这批工人,有车工、钳工、铣工等共七十六人。他们有的是拖拉机厂派到兄弟厂学习期满回来的,有的是兄弟厂派来支援拖拉机厂的。
在外厂学习的工人,由于各兄弟厂的热情培育,一年多来,技术水平提高得都很快。在上海自行车厂生产车间学习的四个车工,过去都没有见过自动车床,现在都能够熟练地进行操作,在上海纺织机械厂修理车间学习的工人,不但提高了自己的技术水平,还和其他工人一起,改进了生产工具,使生产效率提高了五倍左右。(河南日报)


第2版()
专栏:

工厂里的业余进修班
本报讯 国营经纬纺织机械厂最近成立了一个相当于大学程度的业余纺机制造进修班,一个相当于中等专业学校程度的纺机制造专业班。这两所夜校将培养出具有同正规学校一样水平的纺机制造专业人材。(经纬厂报编辑室)


第2版()
专栏:

不要盲目,发挥积极性
云南有些地区在发展地方工业中产生严重的偏向
云南省专署和县属的地方工业基本建设项目,今年共有一九八项,上半年已经完成了一三七项,发展较历年为快。这些新建的工程项目,对支援农业生产已经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在发挥地方积极性当中,有些地区也产生了相当严重的盲目性。
这种盲目性突出地表现在资源问题上。今年初确定投资建设的七个焦煤炼铁厂,现在对资源情况、设备和技术较有把握的,只有三个厂;其它不是有铁无煤,便是有煤无铁,或者是有铁但是矿量不够或有了煤而不能炼焦。如昭通焦煤炼铁厂,在省工业厅请了工程师去指导开炉的时候,才发现矿量很少,现有的矿石只能炼几百吨铁,刚刚开炉就要考虑关厂以后人员如何安置。禄丰炼铁厂也是只凭眼睛看看,就认为“矿量很大”、“遍山是矿”,但是在开始备料施工的时候,却发现并没有矿。
煤矿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如凤仪煤矿,资源还没有弄清,就盖好了五间房子和做好了二十间房子的基础,后来因为采不到煤,全部工程报废。红河哈尼族自治区也要建设一个煤矿,但是谁也不知道煤在哪里。武定县煤矿第一季度已经拨款,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资源。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干部在今年二月的省企业公司经理会议上,坚持要在芒市办一个榨油厂,实际上根本没有菜籽,连香油、苏子等油料作物算上,年产量还不到十吨,直到派人进行设计的时候,才布置种植菜籽。
其次,对生产准备工作,特别是对技工的培养,也没有足够重视。今年建设的大部分农具厂,都是土建快要完成了才找工人;开始安装了才发现机器不够,零件不全,马达不对,皮带不合;要生产了才知道原材料和工具缺乏。文山农具厂由于没有翻砂和熔铁技工,结果使生产难以进行。下半年各地要兴建的若干电厂、榨油厂、糖厂所需要的锅炉工、电工和掌握蒸气机、榨油机、榨糖机的技术工人,到现在也还没有着落。
这些情况,中共云南省委已指示各地注意,省委工业部已提出了改进工作的意见。
(新华社)


第2版()
专栏:

天津车辆段考工工作走了弯路
考题太难,升级不易,工人情绪低落
新华社天津6日电 新华社记者尹崇敬报道:最近,北京铁路管理局天津车辆段在工资改革当中采取了不切合实际的办法进行考工升级,使许多有经验但是文化水平较低的老技术工人感到苦闷不安。
车辆段的考工,分为应会技术部分同应知理论部分;应知理论还一律要进行笔试,不会写的人得请人代笔。考试的要求既繁难又不切合实际:要六级以上的油漆工知道各种漆的化学成份的比例;要六级锻工作虾体弯头,六级旋工在四分铁上套三头丝扣。像前一个问题不但工人不知道,连全段的技术人员也不完全了解;后两个操作在车辆段根本不需要。“考”的结果,愈是等级高的老技术工人愈考不上。如东列车检查车间五级工人73%不及格,六级工人83%不及格。五级老油漆工孙宝封是全段技术相当好的,曾经提出调黑厚漆的代用品和节约用油等合理化建议,这次只考了四十多分;有四十二年工龄的六级钳工王云飞只考得十五分。这使得老技工情绪非常低落,甚至悲观失望,他们说,“人老了,不中用了!”“咱们会干不会说”。很多老技术工根本不敢报考。五级木工孙清海对工会工资委员说:“不考,只要能保住等级,长点钱改善生活就行。”五十多岁的六级木工赵振华虽然经过老工人座谈会和个别谈话被动员报考了,但是到考试的时候他还是不考,他说:“凑合两年退休了,还考什么?”“上级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保证完成”。
这种繁难的考工的另一结果,是在段内引起了非常紧张的空气:四百四十四个报考的工人文化也不学了,生产也不安心了。许多工人为了准备应付考试,加班加点突击背诵技术等级标准;在考试的时候,很多工人浑身发抖,紧张得答不出。六级旋工王天经考实作套扣的时候,活已经做完,由于过分紧张没有关电钮就去落刀,结果把刀奔了,险些出了事故。
天津市工业系统工资改革委员会发现这一情况以后,就建议车辆段向上级请示这样作法是否妥当。这个委员会认为:在工人学习技术等级标准以后,进行考试。用这种办法可以促进工人学习技术;但是目前普遍使用这种方法不切合实际情况,特别是许多老年高等级的技术工人,他们的文化水平低,理论学不进去,可是这些人恰恰是生产中的骨干,经验丰富,技术又好,考试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实际技术水平;作得不适当,反而会影响他们进一步提高技术和生产的情绪。
现在,北京铁路管理局已经指示天津车辆段停止了这种不切实际的考工升级办法。


第2版()
专栏:

从多方面改善职工生活
关心油区职工
据新华社讯 玉门油矿从八月份起免收幼儿园、托儿所管理费;职工使用的家具费降低了60%,医院的药品费、住院费等降低了50%。过去职工食堂中由职工负担的水电、维修、办公用具等费用,也全部由企业负担。这是玉门油矿改善职工生活福利的措施之一。
玉门油矿党组织、行政和工会都在最近召开会议,制定了改善职工物质文化生活的措施。根据这些措施,今年内玉门油矿采用国家投资和自建公助两种办法新建的职工宿舍面积,将达十万零七千九百多平方公尺。另外,一批建筑面积达一万六千八百多平方公尺的食堂也在兴建。全矿女职工今年的婴儿、幼儿入托问题也要全部解决。
对因为生病等原因而造成生活困难的职工,玉门油矿决定拨款十万零三千八百多元进行补助。油矿工会今年内将拨款六万元扩建设在酒泉的职工疗养所;全矿各单位也将分别举办职工业余休养所和建立营养食堂。
全矿今年还要增建电影院一座,建立五到六个流动电影放映队,扩建或增建体育场所,以改善职工的文化体育生活。
组织职工福利访问团
据新华社讯 由昆明市市长潘朔端、副市长曾恕怀以及民政局、商业局等十几个单位的负责干部组成的“昆明市职工福利访问团”,于八月二日分八批访问了昆明市的各个工厂、企业。
当曾恕怀带领的访问小组到公私合营昆明市明德织布厂去访问时,几个值夜班的女工正在吃饭。她们告诉曾恕怀说,由于猪油、猪肉供应很少,使得许多值夜班的工人的健康受到影响。信仰伊斯兰教的回族炊事员说,他们很长时间吃不到牛油了,因为食品公司不配给。这个织布厂的工人,75%是女工,其中大部分是在今年春天实行公私合营的时候,由别的织布厂并进来的。这些女工在分娩期间,还没有享受到放假五十六天的待遇。曾恕怀了解了这些情况以后,表示要督促有关机关迅速解决。
访问安源老工人
本报讯 最近全国总工会委托江西和湖南当地的政府和工会分别访问了四百九十五户安源老工人,对生活上有困难的一百八十七户进行了救济,对特殊困难的确定给以长期救济,以便使他们度过幸福的晚年。
安源煤矿工人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曾经长期坚持革命斗争,后来资本家和反动政府对积极分子进行迫害,使他们不得不在各地流浪。全国解放后,他们之中有一部分人重新回到了各种工作岗位,坚持工作,但是仍有一部分人因为年老,鳏居,生活上有困难。经过这次救济后,他们的生活就有了保障。 (彭茂如)
改善工地劳动条件
据新华社讯 沈阳市六十四个基本建设工地在最近一次安全卫生检查中,改善了职工劳动条件达一千三百多项。第六冶金化学建筑总公司第二工程公司五零三工地,在木工车间搭上作业棚,解决了场地窄小的问题,现场清理指定专人负责,减少了钉子扎脚的事故,还安装了机械的防护装置,将不安全的电线换上了绝缘电线。沈阳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所属工地,解决了影响安全的机电设备漏电、混线、绝缘不良等一百七十项,增设了二十三台变压器,将电线电压降低,防止触电事故;还添置了作业棚十一座,安全网一千六百平方公尺,保证了高空作业的安全。东北第二工程公司第三工程处的工地,修订了二十九项操作规程和十一项安全制度。许多工地还建设排水沟和下水道,实行了定期的消毒和清扫制度,食堂、厨房、宿舍都设立了防蝇防蚊和消灭蚊蝇的设备,保证职工吃好、休息好。
贵重药品全由企业负担
据新华社讯 天津市职工治病购买贵重药品所需的一切费用,从八月一日起全部由各企业负担起来。过去职工患病所需要的贵重药品和职工供养的直系亲属治病所需的贵重药品费用,完全由职工本人自理。天津市工会联合会为了减轻职工的生活负担,呈请市人民委员会批准,改为职工治病所需的贵重药品费用完全由各企业负担;职工供养的直系亲属治病需用的贵重药品费用由各企业负担一半。天津市工会联合会还正在调查职工过去由于治病所欠的债务情况,准备根据具体情况研究出补助办法。
拨款给职工还债
据新华社讯 抚顺国营厂矿、商业系统的行政和工会组织拨出前几年结余的奖励金、医药费和福利费三十多万元,为长期欠债的职工还债。
这次帮助职工偿还的债务,包括因为治疗疾病欠下的医药费、住医院的押金,和因为疾病促成生活困难欠下的债,以及由于子女多负担重,或是发生死亡等突然事故而欠下的债款。到七月底,全市各单位已经替欠债职工偿还了十多万元的债务。


第2版()
专栏:

蔡家岗矿山机械厂
青年团监督岗发挥战斗作用
据新华社讯 活跃在淮南蔡家岗矿山机械厂里的十一个青年团监督岗,最近两个月里提出了八十九件有利于生产的批评、建议和表扬。这些活动在协助厂的领导上消除生产中的缺点、坚持安全生产的方针和反对官僚主义等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
这个厂自从决定扩建铸工车间厂房后,四月份就把靠铸钢炉的门和墙拆掉了。但是基本建设科竟拖了两个多月没有继续进行扩建工程,使铸钢炉工人在工作的时候受到日晒雨淋。六月的一天夜晚,突然一阵狂风暴雨,铸钢炉子上的电线不断发生电火花,职工们及时进行了抢盖,避免了一次钢炉爆炸的重大伤亡事故。第二天,青年团监督岗就以“厂长你看”为题写了警报,要求厂长迅速解决。党委书记看到警报后,马上到现场检查,迅速和厂长研究采取措施。当天下午,就用帆布搭了棚,临时把铸钢炉挡起来,第三天扩建工程也动工了。
入夏以后车间温度很高,许多工人在工作的时候感到头昏。监督岗认为这个问题很重要,就提出了七项建议,解决了车间温度太高的问题。如机械车间三段的房子矮,通风设备差,早在1954年工人就要求安装电风扇,但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今年监督岗建议把旧马达的两头安上风叶子代替电风扇来使用。车间主任支持了他们的建议,车间里很快就安装上了自制的电风扇。工人们说:“两年没解决的问题,监督岗一监督就解决了。”
六月份,这个厂修理车间的检查员由于没有实行流动抽查制,使三个青工出了质量事故,一次车废了三百三十五个螺丝帽。监督岗立即对检查员的工作态度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后来检查员的工作有了很大改进,加强了和工人的联系,经常对出废品的工人进行教育。现在,这个车间的废品大大减少,基本上消灭了成批报废的现象。
这十一个有九十五名岗员的青年团监督岗在生产上发挥的战斗作用,受到了厂里领导和职工群众的热烈欢迎和支持。许多工人都能把自己发现的问题和意见,主动地反映给监督岗。


第2版()
专栏:

航空护林
·志坚·
每年,正当交春的时节,民用航空护林队的飞机就像一群敏感的侯鸟,准时来到兴安岭林区上空。林区的人们一听见飞机的声响,就知道已经是春天了。
航空护林工作是从1952年开始的,规模逐年扩大。今年春季,根据林业部护林计划的要求,民用航空局一共派出了九架飞机,在东北和内蒙古一带担负护林防火任务。今年森林火警频繁,火势也异常凶猛;要是发觉晚了,一场大火下来,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为了保护祖国的森林宝藏,从四月到六月,在接地连天的原始林区上空,经日不断地有载着林业部观测员的民用航空护林机群在低飞巡回,前后发现一百多起火情。
地面的灭火队接到飞机上投下的火情报告,便昼夜兼程赶往火区抢救。有时,他们在深山古林里迷失了方向,但是只要发出问路信号,飞机就会赶紧撒下黄豆粒子,给他们指引一条正确的路径。有时,灭火队随带的口粮吃光了,成千上万的救火人员被困在不通外援的荒山僻野,但是民用航空护林队的运输机早已从几百里以外的地方运来了大批粮食和日用物品,空投下去支援他们。在向森林大火展开搏斗的时候,居高临下的飞机又是知己知彼的精明的指挥员。它随时根据火情的变化,准确地指挥救火人员围堵拦截,封锁火路,阻止火势蔓延。正是这紧张艰苦的共同的战斗生活,把林区人们的心,同这一群长着铁翅膀的山鹰——民用航空护林飞机紧紧地连在一起。
在今年将近三个月的春季护林期中,民用航空护林队的飞机总共飞行了一千四百六十八个小时,完成了原计划的183.5%,比去年同时期的飞行量增加了146.9%。在护林飞机警戒下的林区,总面积近八百万平方公里。历次空投的粮食有四万多公斤,足够三千个人吃一个月。此外,护林飞机还向广大的林区居民投掷了十七万五千份关于护林防火的传单。
现在,林区的雨季已经开始。民用航空护林队怀着胜利结束战斗的心情,暂时告别了绿色的兴安岭。


第2版()
专栏:企业之间的批评和建议

请拿出足够的钢材支援我们
全国人民盼望已久的国产汽车,已经在七月十三日试装成功了;九月份就要正式生产。我们感到非常兴奋。但是,同时,我们也想到,祖国需要的不只是能够生产汽车,更重要的是在生产出第一辆汽车以后,能够连续不断地生产出质量良好的汽车来。
在我们准备正式生产汽车的日子里,我们不得不耽心国产钢材能不能供应得上。我们在锻工车间模锻工部工作,因为钢材不足,生产时断时续,处在“吃不饱”的状态中。六月份,我们开动巨大的模锻蒸气锤,只打了十天,就把钢胚打完了。七月份,我们只有够七天用的钢胚。八月份,我们的钢材也不够用,估计还缺少七天的钢材。已经运来的钢材,品种不全,质量也不很好。由于这样,我们的锻件也供应不上加工汽车零件的需要。这种情况,对大量生产汽车是一个威胁。
我们衷心地希望一向站在祖国建设前列的钢铁工人们,伸出友谊的手,帮助我们克服钢材不足的困难。我们知道,生产出供汽车需要的钢材,是有不少困难的。汽车材料的技术要求很复杂,过去我国从来没有制造过,我国钢铁厂现有的设备和技术能力也不足。但是,我们相信,鞍山、抚顺、本溪、大连和重庆等地的钢铁工人,一定能够战胜这些困难,供应我们迫切需要的钢材。我们也希望中央各有关部门及时帮助钢铁工人解决生产汽车钢材中的困难。
现在,我们使用的大部分钢材,还是靠苏联老大哥供应的。今后我们应该作到由国内供应主要的钢材,这样才能保证有节奏地进行生产。因此,我们希望冶金工业部门快点做出规划,从速试制我国还不能生产的汽车工业需要的钢材。
我们保证,一定在九月份正式生产出汽车。希望我们的钢铁工人兄弟,也能赶快拿出钢材,支援我们。
第一汽车制造厂锻工车间工人
宋景云 朱天昊 安翰章


第2版()
专栏:企业之间的批评和建议

需要质量好的焊条
过去,我们都使用上海出品的“厚诚”、“大成”、“斌成”等牌子的电焊条。这些牌子的电焊条质量好,随便几级工都可以焊;从全国各地调来的电焊工人,也都喜欢用它。可是从今年第一季起,正是建设武汉钢铁基地急需电焊条的时候,到处都买不到这几个牌子的电焊条了。第二季度,我们在汉口买不到,特地派人跑到上海,同很多单位商量才买到一小部分,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没有办法,只得买了一些鞍钢出品的电焊条,但是因为质量较低,工人们都焊不了,影响了我们的工作。上海电焊条买不到的原因,据说是被上海包销了,不供应外地。希望上海的焊条还是能够适当供应外地需要,并希望其他地区的焊条厂学习上海的经验,提高焊条质量。
武汉冶金建筑总公司技术供应处
肖五方


第2版()
专栏:企业之间的批评和建议

增加焊条涂药长度
我厂最近使用的沈阳电焊条厂的焊条,由于涂药部分短,每一根焊条都有十分之一损失掉,浪费太大。我们希望能将没有涂药部分的长度缩短,只要焊把能夹住它就可以。现在扔掉的焊条长度有40—50公厘,实际有15—20公厘即可。其他生产焊条的工厂也有类似情况。我们每天耗用焊条四十公斤,如果焊条厂能接受我们的建议,每天可以节省焊条两公斤。
赤峰农业机械厂 胡万春


第2版()
专栏:企业之间的批评和建议

鞍钢欠我们七十二吨轻轨
今年三月十六日,我局和鞍山钢铁公司签订了一项由鞍钢供应十五公斤的钢轨四十二吨,十一公斤的钢轨三十吨的合同,议定在六月份交货。这些轻轨都是我局基本建设工程和生产上急需的。订立合同之后,我们就等着交货。谁知到六月份,并不见有货交来,我们就派专人到鞍钢去督催。当时他们答应,七月份一定补交。到了七月初旬,仍不见有货来,我们又用电报催,七月十九日他们来电报答复同意交货,但直到七月二十一日,仍没有货来。这时井下需用钢轨更加迫切,我们又派专人去催问,到了七月二十三日,这个公司的推销处竟断然答复说:第二季度所欠的轻轨一律不再补交。他们用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来对待供货合同,已严重影响我局的基本建设工程和生产任务,我们要求鞍山钢铁公司迅速补发所欠七十二吨轻轨。
京西矿务局器材处 潘子文


第2版()
专栏:

旧闻新事话湛江
本报特约记者 黄谷柳
(续昨)
就像大连和旅顺那样,湛江也是由两个互相隔开的市镇——西营和赤坎——构成的。两地相隔十三公里,当中有汽车和火车维系交通。因为港区码头和黎湛铁路终点站都在西营,城市建设的中心就放在西营。
建港的施工单位和港务的管理单位——工程局和港务局——都挤在一块工作。施工单位的工程还没有结束,管理单位的工作已经提前开始。紧跟在后边的是贸易系统的有关单位。人民为了要跟世界上尽可能多的国家做买卖而忙碌起来。迎接第一只远洋轮船的入港,是有许多事情要做的,用茅草竹木盖的临时工棚,现在有上万的职工在里面工作和食宿。在那些矮矮的工棚的背后,在无边的晴空下面,一幢幢新式的黄色粉墙的大楼建筑起来了。最初盖起的是港务局办公大楼,海关办公大楼,海港检疫所和贸易大楼;接着是港务和贸易系统的宿舍大楼。将要盖的是海员俱乐部、工人文化宫和市府办公大楼。不久的一天,那些完成了它的艰巨任务的临时工棚就会被拆掉。如今全部工程虽然还没有最后完成,但是已经完成的每一个部分都引人入胜。
走进港区,就看到几座最新式的门式电动起重机排列在钢筋混凝土高桩框架式的深水码头上。一个叫吴华武的青年技工登上操纵塔,很熟练地驾驶着这座巨型的起重机。用作练习的沙包,被他很准确地用“象鼻勾”抓住放到圈定的位置上。他站在驾驶室里,透过周围的玻璃窗,居高临下,俯视着港里宽阔的海面、崭新的仓库和码头广场上的人群。这个青年人的眼睛里含着一种遮掩不住的自得其乐的笑意。火车将从他的跨下穿过,万吨以上的巨轮就来靠在他的身边。当他开动机器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会仰起头来瞅他一眼。只不过是几个月的光景,他已经变成了驾驶这座新式电动起重机的主人。几个月之前,他是干什么的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是一个码头工人,从前人家叫做苦力。”现在他懂得了机器的性能和电的原理,他开始掌握了技术。用肩膀干重活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这不光是他自己,在起重机脚下等候轮流练习的小伙子们,还有在仓库前面广场上驾着万能装卸车和电力板车来回兜圈子练习的小伙子们,全是他往日在码头上搬运货物的青年小伙计。
总工程师谭真同志到工地检查工作来了。瘦个子,高身材,是个在北方住了几十年的南方人。他向周围看了一下,就到深水码头的东端,看那部钻探机进行工作。这里的地层构造特别复杂,砂土底下还有一层深灰色的松软的粘土。要准确地研究它的结构和分布的情况,并且化验它的性质,然后找出办法来使打下去的水泥钢筋桩脚不至陷塌或移位。这种基础工程,丝毫也不能马虎。工人们都认识这个谦虚朴实的老工程师,佩服他的真才实学,要不是他去年八月想出了个“冲捣孔打桩法”来战胜这里复杂的海底地形,吴华武今天还不能有跨进门式电动起重机驾驶室的幸福。那时候,打一根桩要六十小时,谭总工程师的新操作法一出来,打一根桩最快只要四小时。这是他跟技术人员和工人在“301”号打桩船上,一连坚持了二十小时的时间试验成功的。码头打桩是修建码头工程的关键,工程师和工人们的这种创造性劳动对建港工程提前完工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谭总工程师今年已经五十八岁了,身体本来不大好,可是他忘记了自己的疾病,工作很起劲,越来越显得年青。他除了全面领导工程局的工程之外,还自己编写讲义,每星期拿出四小时来给全局的工程技术人员上课,带领他们向科学进军。
有人问过他解放前后的生活和思想情况。他讲出这么一件趣事:抗日战争结束以后,国民党政府聘他做塘沽新港的总工程师。其实是用他来摆个样子,腐败无能的国民党并不是真正用得着工程师的。他痛恨国民党,可是他也不了解共产党。解放以后,他想:“共产党哪还会用我们这些跟国民党干过事的人呢?”就退职回家休养了。我们的军事代表上门去看他,邀他出来替人民办事。问他个人有什么困难和要求。他心里想:“不工作大概不行了;好吧,干着瞧吧。”至于困难和要求,他可想不出,因为他没有孩子,只有一个老妻,住在天津,生活是清淡朴素的,不需要什么照顾。他回答军事代表说:“我只有一个要求;每星期回家一次,看看我的老妻。”……现在每逢想起这件事,他就哈哈大笑,嘲笑自己当年的幼稚和无知。塘沽新港的建成教育了他,使他认识了共产党。今天,他担负着国家交给他的这件重大任务——领导修建一个新型的现代化的湛江港,他觉得胜利完成这件光荣任务,就是一生最大的幸福了。这位早年留学美国的老工程师走的路,也是今天仍在英、美、法等国留学或工作着的上万个中国科学家、工程师们将要走的路。
傍晚,工程局局长周纶同志到港务局的宿舍大楼来看望几位来访问的朋友。他向客人们介绍了湛江港的全貌和建港工程进行的甘苦。周纶同志对他们说:“解放前,全国学过港湾建筑工程的总共才不过四个人。在那个时候,全国重要的港湾都掌握在外国人手上,学了也没有用处。现在我们大量需要这种人材。大连工学院设有港湾建筑系,我们在塘沽、南京和海南岛也实地锻炼了一批人材。只要肯钻进去,外行人很快就会成为专家。可是工作向前猛进,不管培养出多少人材,也满足不了客观形势的需要。”周纶同志又说,“海港工程和海港管理有个特点,就是技术性非常复杂。所有码头、仓库、航运、空运、公路、有线电、无线电、铁路、水文、气象、地质等等技术性问题,都集中在一起。怎样分工,怎样协同,既是科学,也是艺术。总之,不管多么复杂和困难,我们既能修建好,自然也能管理好。我们是在困难中勤俭兴家的。”
是的,这个曾经被宋朝诗人苏东坡称做“天涯海角”的地方,在我们人民的手里,是一定能修建成为一座美丽的、现代化海港城市,并且能管理得完全符合要求。
(完)(附图片)
新建的湛江港一角   陈福北摄(南方日报社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