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29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

从“习明纳尔”到“布拉吉”
严秀
几年以前,有些报纸和刊物上,着实闹了一阵“习明纳尔”问题,好像是天外飞来了一件什么神物,得此,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似的。依照我的工作,是应该对这位“习明纳尔”先生表示敬意才对的,但是,大概到了1953年,在一次讨论干部教育的会议上,有人滔滔不绝地又在大谈其“习明纳尔”如何如何,我却忍不住问了一句道:“什么叫习明纳尔?”这一问引起了一阵小小的不安,不过这一问,对问题的澄清倒是有帮助的:所谓“习明纳尔”者,据说即中国话“自修”之义也。
最近,报刊上经常讨论服装问题,又老是看见“布拉吉”、“布拉吉”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甚是纳闷。前两天,偶然到前门外的妇女服装商店去逛了一趟,这才明白,原来整个门市挂的都是“布拉吉”——布拉吉者,即女装连衣裙之谓也。
我并不是国粹派,主张拒绝外来的一切名词术语。但是,我坚决反对这种胡闹。在广州,球叫“波”,内衣叫“裇”,至于要到广州的有些所谓“餐厅”或者“饭馆”之类的地方去吃东西,那更是苦事,因为全部的菜单的名字,都是类似“习明纳尔”、“布拉吉”的东西,进了这种地方,比进洋监还要叫人生气。
只能译音的如人名,勉强把他们变成中国人名,如把托尔斯泰译作“陶思道”之类,是被鲁迅先生所竭力反对过的。但不是说一切外来事物译音都是好的,更不是说中国固有的语言文字所能完全表达的东西硬要译音也是好的。试举几个例子看看。例如,收音机是译意,既正确又好懂,无人不晓;麦克风(扩音机)呢,译音,糟了。发动机,译意,人人可懂;透平(涡轮),译音,莫名其妙。国会,译意,可以理解;国家杜马,译音,不知何物。镜头,人人可懂;蒙太奇,越说越说不清。有些人总喜欢说中国的语言词汇不够用,非借重外来语不可。是的,要借重的。但是,上面这些例子,却证明了我们还没有充分利用我们祖国语言文字所具有的表达现代事物和外来事物的可能性,而有些人则拚命地在那里制造混乱,蹧踏祖国的语言文字。
假设有一位女同志在电灯光下一面吃东西一面读书,就可能产生下面这样颇为有趣的问答:
你在吃什么?
葛瓦斯。〔注〕
你穿的什么?
布拉吉。
用什么料子做的?
凡尔丁。
你在做什么?
在习明纳尔。
这多好看啊!我们的语言学家、文字改革工作者、编辑和教师们!对这种丑恶的现象进行鞭挞吧!
〔注〕北京某些冷食店门口市招上所见的一
种什么东西。


第8版()
专栏:

混世者的本相
蓝翎
如果问:喜剧片“新局长到来之前”为什么值得看?我说,因为它剥露、刻画出了一种混世者的本相。
人生是复杂的,人有各种各样。色彩鲜明的人容易辨认,而像变色龙一样的混世者却难识别。这种混世者,善于看风转舵,处处争取主动,见缝就钻。这类人物,在旧社会一般是很吃得开的,在新社会有些人是碰钉子了,但一时还不能够绝迹。
影片里的总务科长牛大海,就是这种混世者。他的信条是“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其实,“与人方便”只是他生活的手段,“自己方便”才是他生活的真正目的。“与人方便”是有限的,只对上级;“自己方便”是无限的。
通常,“官僚主义”的概念被放得太宽了,以致有人把牛大海之类也包括在官僚主义者之内。然而,牛大海的生活方式却是像臭虫一样地沿着生活的缝隙到处乱钻。新旧局长的调动,被他看作是钻空子的好机会,他热心地给新局长粉刷新办公室,添置新沙发、钢丝床……他想到的只是怎样讨好上级,巩固自己的地位,以及从中捞上一把。至于他分内应管的事,例如干部宿舍漏雨了,他不管;公家的水泥撂在雨地里,他也不管。大风雨来了,他却钻在办公室里啃猪蹄。意见提得缓和些,他就以领导者的身分,用一套“原则”、“制度”、“考虑考虑”等挡回去;意见提得尖锐了,催得紧了,他仍然以领导者的身分,用大帽子把别人的意见压回去。他似乎是“常有理”,一切都是他作的对。而一旦把戏戳穿,他又露出一副笑脸,用“误会”来解释。他的本相:对上,是羊;对下,是虎;对不识者,是吹牛家;八面玲珑,威风凛凛,团团转。这那里是什么官僚主义者,而是不折不扣的混世者。
混世者虽然和官僚主义者有别,但是他却喜欢官僚主义者,而官僚主义者也往往喜欢混世者的羊相。这样就给混世者留下了可钻的空子,官僚主义者也往往成了他的护身符和向上爬的阶梯。
然而混世者牛大海也还有“牢骚”:“弄到现在才是这么个科长,话也难说得很哪!”真是欲望无穷,雄心不死。然而他再也爬不上去了,他碰上了一个非官僚主义者的上级,于是就触了霉头,现出了本相。可是那些已经爬上去的、正在想爬上去的各式各样的混世者还是有的。“新局长到来之前”画出了他们的相貌,观众可以“按图索骥”,把他们揪起来,使他们无处藏身。


第8版()
专栏:

笼中的小鸟
小螺
我确实知道某某同志很爱自己的妻子,他渴望自己的妻子变成笼中的小鸟。
他们是新近结婚的。由于“爱”,婚后的第一件事,他告发了他们的介绍人——他自己最好的朋友、妻子所称颂的上级。说妻子与这个朋友之间可能有过什么暧昧关系。调查结果什么也没有。但他不放心,怀疑面却更加扩大了。虽然他们的家在西城,而妻子办公的地方却在东城,他决定送妻子上班;又规定妻子必须回去吃午饭。这还不能以防万一,他请妻子机关一个可靠的同志(党员)作他的情报员。这个共产党员骂了他一顿,拒绝履行这个不光荣的义务。不过在他诚恳请求下,另有两个欢喜管一点闲事的人,往往充当了情报员的角色。可是他们不太经常执行汇报制度,害得他三天两头心神不宁,总要亲自跑上门来搜索查对一番。查对的焦点是时间的精确性,项目倒还简单:他妻子何时何事离开过办公室,何时回来,进出相距超过五分钟的都在统计之列。如果到机关以外去就得增加出门后向哪个方向走的等等内容。这是非有详细纪录和侦察经验才能“详细以告”的。这两位情报员虽然负责,但有时不免也说不清楚,跟他自己向妻子查询和侦察所得的材料对不上头,这就要害得他大伤脑筋了。每当以为发现了什么,而又百思不得其解,头晕目眩时,他就对自己说:“我这样下去,非得神经病不可。”为了同情他起见,有的同志也许会建议他该把妻子关在家里,不上什么班,可是你知道,他好赖也是一个党员,不让妻子上班总是说不过去的呀。
那么怎么办呢?根据现在的征候,我不知道他已经得了神经病还是将要得神经病。大家替他想个什么办法吧!


第8版()
专栏:

创作的时间
蹇先艾
在中国作家协会第二次理事会会议(扩大)上,巴金同志提出了:“让一个从事创作的人有充分的时间,至少也得有拿起笔写完若干字的时间,而且也得有执笔以前的酝酿、思索的时间。”这是一个情词恳切的呼吁,代表了很多作家共同的意见。我也来讲一个小故事:我们这里有一位很有才能的作家,解放几年来一直都担任着行政工作,创作自然就比较少了一些。今年才抽调出来。但半年来他仍忙于出席和主持一系列的重要会议。名义上尽管已经变成了一个创作干部,目前他还无法下去体验生活,进行创作;一方面由于他的构思常常被会议所打断,一时不易集中起来,形象思维也就遇到了困难,他只好暂时抽空钻研一些世界文学名著(谁也得承认这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做法)。不过有一些同志对他的处境却并不理解,马上就伸出手来向他要东西,还不免有所责难。这位作家当然感到了很大的压力。有的人甚至于把文艺作品和报纸上一般的通讯、报道等同起来,要求他写得像记者同志们那样快,那样多:他们简直把创作看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
 群众对作家提出迫切的要求是完全应该的;只是我们也得充分认识文学的特点。文学是用语言来创造形象、典型和性格,用语言来反映现实、自然景象和思维(高尔基),通过它来教育人民和改造人民的。它是一个极其细致、精密的工作,缺少了深思熟虑便办不到。因此,时间的要求,必须放得长远一些。我认为即使一个作家已经定好了他的创作计划,领导上也应该多多帮助并允许他依据他自己的生活实践和创作实践的实际情况随时加以修订和增补,也可以延长完稿的时间,不要机械地限制他的计划一成不变。对待文艺创作,“一蹴即至”的急躁情绪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但是从作家自己来说,“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就应该更好地争取时间,抓紧时间给广大人民写出一些富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思想的作品;在又好又省的基础上,就应该写得多一点,快一点。难道说在今天热火朝天的社会主义高潮下,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的鼓舞下,我们还会觉得没有什么东西可写吗?这是决不会的。
作家要求有充裕的时间来写作,不但是无可非议,而且各方面都应大力予以支持(中国作家协会在这方面已作了一些具体措施)。但是也有个别从事创作的人,自己的政治热情不高,又不肯深入生活斗争,以致劳动纪律废弛,却借口于缺乏创作的时间,而实际上往往把宝贵的光阴在不务正业中虚掷浪费,我们同时也应当对他们展开严正的批评。


第8版()
专栏:

繁星在天(外一首)
公刘
繁星在天,一颗挨紧一颗,
为什么飞来了整个星座?
哦,是我们夜航的机群,
点着灯巡逻。
夜凉如水,人们已经睡着,
为什么梦里有温情抚摩?
哦,是嵌着红星的机翼,
在心上闪过。
宝剑
夜深了,北京拉上了它的窗帘,
雾气裹着熟睡的城市,像一条洁白的被单,
那手中拿着一朵罂粟花的梦之神,
正在千家万户的屋脊上盘桓
……
然而探照灯醒着,
它的锐利的目光,如同挥动着的宝剑,
把夜的天空割成了无数小块,
每一块下面都复盖着你我的明天。


第8版()
专栏:

忆南沙群岛
鞠继武
十年前,我曾经到过祖国的最南方——南沙群岛。
当大陆北方海洋上还漂流着片片浮冰的时候,南沙群岛的“大春海”(1月至5月)鱼汛期就已开始了。千百只渔船在绿波万顷的南中国海上,张满风帆向祖国最南的一群岛屿——南沙群岛进发,构成了一幅十分壮丽的图景。
南沙群岛是由许多露出海面的珊瑚岛和隐没海中的珊瑚礁组成的。它散布的范围很广,位置最南的接近印度尼西亚,最东的接近菲律宾,最西的距离越南也不远。它们的面积都小,最大的太平岛,也不过一点七平方里。其次较大的有中业岛、南威岛、北子岛和南子岛等。
在太平岛上,我遇见了许多南海渔民,这儿是他们最常停留的地方。太平岛的东部,有我国渔民修建的房屋。岛的中部,是一条贯通东西的林间大路。岛上还有为我们所树立的石碑,上面刻着“南沙群岛太平岛”七个大字。岛的四周,为隐没在水中的珊瑚礁所环绕,实际上,这个岛就是位于一个大的珊瑚礁盘上。低潮的时候,礁盘大部露出水面,可以涉水而过,由于礁盘上面,珊瑚嶙峋,确是步履维艰。高潮的时候,礁盘隐没,渔船及小艇方可直接靠岸。
由太平岛西南航行,便到了南威岛。南威岛是新加坡到马尼拉及香港的航轮所经之地。它的东北方有一个深约十四公尺的水道,航轮可以直接靠岸,这样,更增加了它在海洋交通上的重要性。
南沙群岛位于北纬十一度半与北纬四度之间的热带海洋中。气候也属于热带海洋性。就是在全年中最冷的月份(12月、1月)里,温度也在摄氏二十六度以上。由于受了海洋的调剂,在全年中最热的七、八月里,温度也不太高。一日之内,一年之中,相差不大。可以说是长夏无冬,不分四季。至于雨量亦很丰沛,平均每年都在一千毫米以上,而且各月分配均匀。
由于全年高温多雨,这些岛屿上生长着密密丛丛的常绿阔叶的林木。有高耸云霄的椰林、巨大的番木瓜树、菠萝蜜树和羊角蕉等。它们都终年不断地开着艳丽的花朵,结着鲜美的果实。林下还长满着茂草野花,终年常青,四季不谢。
这些岛屿的沿岸,是海浪和潮汐进退冲刷的沙滩,像一条洁白的玉带,成为绿色的岛屿和绿色的海洋的天然分界线。
南沙群岛出产着丰富的极具经济价值的水产。岛的周围生长着石花菜、马尾藻、海人草及紫菜等藻类植物,栖息着海参、钟螺大蚵及玳瑁等动物。这些植物和动物又引来了它们的主顾:鲣、鲔、旗、红、鲨等鱼类来觅食产卵,因而成了我国在南中国海上一个重要的远洋渔场。这些鱼类又引来了它们的主顾——鲣鸟,来觅食产卵、因而又成了我国在南中国海上一个重要的鸟粪产区。
石花菜可制琼胶,是美味的食品,又是医药上和生物研究上的培养剂。马尾藻和紫菜可以提炼碘、钾等医药上和工业上所需要的化学药品。海人草可以提制山道宁,是驱除蛔虫的特效药。各种鱼类可制鱼干及罐头,可以提炼鱼肝油,鱼骨还可以制肥田粉。鸟粪含有大量的磷、有机质及少量的氮钾,是制造肥田粉及咖啡因的原料。这些物产都是我们取之不尽的宝贵的天然资源。


第8版()
专栏:小镜头

牛二气息
雨天,一个披着淋湿了的蓝褂子的人,沾泥带水,在公共汽车里,横冲直撞;一面大声吆喝:
“让让,让让!小心叫我弄脏了你的衣裳!”一个妇女回避得慢了一点,雪白的衣服上立刻染上了一片污泥和蓝色。
“请您慢一点挤好不好?”
“怕挤?回家去,家里不挤!”
“您瞧,您把我的衣服染了?”
“那你不是沾便宜了吗?我不找你要颜色钱,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从他身上,我们嗅到了水浒传“杨志卖刀”里牛二的气息。 姚玉霞


第8版()
专栏:

放学后(油画) 关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