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29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中共福建省委召开侨务扩大会议
新华社福州27日电 中共福建省委员会第四次侨务扩大会议20日到25日在福州市召开。会议讨论了今后如何进一步做好侨务工作、发展侨乡生产等问题。
一年来,福建省在农业合作化、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和手工业合作化等重大社会改革中,都根据侨乡特点和实际情况,规定了许多具体措施,发挥了广大归侨和侨眷的积极性。现在有90%以上归侨和侨眷参加了合作社,96%以上的华侨地主、富农提前改变了成份。对归侨和侨眷在物资供应等方面也有具体照顾。
但是,会议认为由于领导工作中的片面性和一些干部不重视侨务工作,以致在贯彻侨务政策中出现了一些偏差和错误。会议指出,做好侨务工作是全党的事情,要求各级干部特别是全体侨务干部,要很好地认识华侨和侨眷是社会主义建设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在侨区任何工作都要考虑到华侨问题。会议对加强各级侨务机构并充实干部,以加强对侨务工作的领导等问题,做出了相应的决定。
会议还具体研究了如何领导归侨侨眷发展生产,增加收入,改善他们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等问题。会议要求力争90%的归侨和侨眷增加收入。增加收入的办法,除和广大农民一样积极发展生产和合理分配劳动收益以外,还要根据归侨和侨眷的具体特点,发挥他们的特长。如按自愿原则组织他们参加各种副业生产,对没有田间劳动习惯的侨眷可以分配以饲养家禽,家畜、养蜂、养蚕等,或组织成立车纺、针织、编织、刺绣等手工业生产,或参加乡村文化教育、卫生等工作。此外,会议还提出了对辅导华侨投资、安置归侨和归国华侨学生等工作的具体要求。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侨区中共各地委、县委、市委、区委副书记,县长和区长,以及侨务干部和省的有关领导机关负责人等共一百七十多人。


第4版()
专栏:

青年团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五次代表大会闭幕
确定调动青年积极因素做好机关工作
本报讯 青年团中共中央直属机关第五次代表大会8月21日到27日在北京举行。这次大会确定以充分发扬民主,组织青年顽强持久地向科学文化进军,调动机关青年的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作为今后的工作方针。
会议听取了青年团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委员会书记李鉴向大会所作的关于“调动中直机关青年的一切积极因素,做好机关工作,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报告。报告指出,发扬民主是发挥青年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活跃团的生活,提高机关工作效率的有效方法之一。今后各级团组织应该有意识地培养青年的民主精神。同时,也要教育团员虚心向老一辈学习。报告中对组织机关青年向科学文化进军的问题作了说明。提出:机关青年在向科学文化进军的过程中,既要刻苦钻研,独立思考;又要逐步培养正确的学风。应该实事求是,循序渐进,不要急躁冒进;应该联系实际,融会贯通,不要囫囵吞枣不求甚解。
到会代表结合机关的实际情况,热烈地讨论了如何发挥青年的积极性,做好机关工作的问题。代表们在小组讨论和大会发言中,尖锐地揭发和批评了中直机关团的工作中的严重缺点和一些机关领导上的官僚主义作风。大家认为过去在中直机关和团组织中,民主生活不健全的现象是存在的。各级团组织在工作中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脱离实际的官僚主义作风;有些团组织对青年的迫切要求和切身利益关心不够,在处理问题上态度生硬,限制太多。大会认为,这种现象值得引起严重注意,团委在今后工作中必须克服工作不深入、太刻板,缺乏创造性,以致领导落后于群众等缺点。
昨天,大会进行了总结,选出了新的中直机关团委会委员和出席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号召中直机关全体团员和非团青年大胆揭发团内和机关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反对各种不良现象,向官僚主义进行坚决的斗争;号召他们发挥独立思考的精神,积极钻研业务,顽强持久地向科学文化进军。
会议期间,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书记处书记胡耀邦同志和中共中央直属机关委员会副书记曾三同志到会作了指示。


第4版()
专栏:体育新闻

中法女子篮球赛第一次交锋
北京体育学院女子队赢得十九分
本报讯 应邀来我国访问的法国马赛市大学体育俱乐部女子篮球队昨晚在北京体育馆举行的第一场比赛,以五十比六十九输给北京体育学院女子篮球队。前三节的比分是二十比十二,三十二比二十四,四十八比三十七,都是体育学院队占先。
马赛市大学女子篮球队队员的速度、互相配合和传球、带球等都很好,可惜投篮不够准确。马赛市大学队中锋十二号丽苞是法国国家女子篮球队队员,他在篮下活动能力极强,反身投篮也较准确,第一节六个球十二分都是他一手独得的。其他国家队员像九号维勒诺和十四号玛茜妮的带球过人技术也很熟练;三号萨维丽打球像男子一样勇猛。在整个比赛中,马赛市大学队表现了良好的运动道德作风。
体育学院队队员进攻很积极,斗志坚强,马申妹、胡英信的几次在中距离投篮都很准;但是整个队在比赛中的配合、传带和防守中锋等方面,都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特别是对于进攻联防缺少办法。


第4版()
专栏:体育新闻

中国田径运动员在莫斯科打破了四项全国纪录
据新华社莫斯科28日电 中国田径队和“狄纳莫”协会莫斯科市的田径队8月27日开始在莫斯科进行比赛。在这一天中,中国运动员打破了四项全国纪录。
中国运动员陈正绣在女子八百公尺赛跑中获得了二分十九秒六的成绩,另一名中国运动员徐世璋的成绩是二分十九秒八,都超过了二分二十二秒五的全国纪录。
铅球运动员郑仁强在比赛中两次刷新了全国纪录。他的最后成绩是十四公尺十八公分,超过了原来的全国正式纪录八十公分。
张连生的跳远以六公尺九十八公分的成绩打破了高树贵保持的六公尺九十三公分的全国正式纪录。
女子运动员石宝珠掷铁饼成绩是四十八公尺二十九公分,再次打破了她保持的四十五公尺九十二公分的全国纪录。她在国内的最高成绩曾经达到四十九公尺零四公分。


第4版()
专栏:

北京青年团代表大会闭幕
新华社27日讯 “加强团的思想教育,克服简单生硬的工作作风”是今天闭幕的青年团北京市第四次代表大会上讨论的中心问题之一。
会议认为,在社会主义革命高潮中,团组织围绕各项中心工作比较集中地向青年进行了共产主义教育。但有一个时期,团市委强调抓独立活动,忽略了对思想教育工作的领导。
许多代表在发言中对这一问题提出了批评和建设性的意见。大家认为,不少团的领导及团的基层组织,在进行思想教育时,相当普遍地存在着粗暴、简单、生硬的工作方法,影响了青年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能充分发挥。
代表们还认为,公私合营企业、手工业和农村中团员的数量发展很快,团的基本知识教育和思想教育没有跟上去。因此,加强对这些团干部的培养训练及团员的教育,是当前的迫切任务。
会议指出,教育青年是全团的任务,必须对不同条件的青年所发生的不同问题,用不同的方式去进行教育。目前特别需要对青年进行热爱自己工作的教育、进行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的教育,还要教育青年大胆创造和独立思考地去进行劳动。
在今天会议闭幕前,选出了新的青年团北京市委员会和出席青年团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


第4版()
专栏:

解放军福建前线驻军又击伤蒋军飞机一架
新华社福建前线27日电 今天上午十点五十五分,蒋军F84型战斗机四架窜扰福建省莆田县东南平海地区上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高射炮部队击伤一架。


第4版()
专栏:

大理召开民族会议成立白族自治州筹委会
本报昆明电 最近在下关市召开了大理专区民族代表会议,成立了“大理白族自治州筹备委员会”。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全区十四个县(市)的各民族代表二百七十八人,其中包括白、汉、彝(包括八个支系)、回、苗、傈僳、傣、藏、纳西等九个民族。
会议听取了大理专署副专员杨永新(白族)“关于筹建大理白族自治州”的报告,代表们一致认为,为了更充分地发挥各族人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更好地根据各民族的特点和要求发展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事业,建立大理白族自治州是完全必要的和正确的。
最后,通过充分协商,选出了张子斋(白)等四十一人为自治州筹备委员会委员,组成“大理白族自治州筹备委员会”。
“大理白族自治州筹备委员会”成立后,各族人民欢欣鼓舞,大家都表示要以增加生产、增强团结来迎接“大理白族自治州”的正式成立。


第4版()
专栏:

日本战争犯罪分子家属在抚顺会见亲人
新华社抚顺27日电 最近来到中国的三十八名被判刑的日本战争犯罪分子家属,今天由天津来到抚顺,和他们的亲人见了面。
今吉均的母亲看到她的儿子以后说:“看到你的身体这么结实,我很安心。”
古海忠之和他的妻子、儿子今天在这里会面。古海忠之嘱咐他的二十四岁的儿子在中国停留期间要好好看看中国几年来的伟大变化。他的儿子古海建一向记者表示,他父亲不仅有了正确认识,性格也变得更温和了,他对他更亲切了。
在另一个房间里,柏叶勇一和他的妻子、女儿会见了。当他的女儿知道给她父亲寄来的信件和邮包已经全部收到后,感到非常高兴。他的妻子说,看到你在这里生活得这样好,我很放心。
佐古龙佑一再勉励他的儿子和女儿要好好学习。他说:“过去我参加侵略战争成了罪人,你们今后要为和平而努力学习。”
今晚,有十一名家属经管理所批准留在抚顺。


第4版()
专栏:

领导干部深入下层解决实际问题
中共温州市委转变领导作风
本报讯 在中共温州市第一次代表大会上,代表们对前届中共温州市委员会工作提出了不少批评意见,认为市委在过去的工作中有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因而阻碍了各项工作的前进。
新的市委会根据代表们反映的意见,开始转变工作作风。如市委副书记张济民同志已亲自到工厂、合作社中了解了工人、社员的生产、生活情况,并责成工厂企业的领导人改善了些设备。市委还召开了工人和知识分子座谈会,听取了他们对有关工作、生产和生活福利方面的具体意见,准备有计划地加以适当解决。市委书记、市长同各部门负责人还组织了访问组,对职工、知识分子家属进行了访问,深入了解和解决职工生活上的困难问题。最近一个多月来,温州市的旱情很严重,在党代表大会上曾经受到代表们严格批评的市委委员刘沈同志,也亲自跑到农村和农民们一起研究抗旱工作;市委还组织了全市机关干部和部分职工去协助农民进行抗旱工作。市委书记和各部部长们都和全体机关干部一起参加了抗旱工作。所有这些情况都是在党的全市第一次代表大会后,市委领导作风的可喜转变,因而受到了全体党员和全市群众的欢迎;同时也大大地鼓舞了劳动人民的生产积极性。  (徐适存)


第4版()
专栏:

为什么吊打烈属?又为什么不处理?
所云平
有这样一位烈士家属:她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怀、照顾、尊敬,反而遭到当地区长、乡长和乡的党支部书记等的凌辱和吊打。这一位被迫害的烈士家属就是山东沂源县悦庄区中营村的郑志美。
郑志美为什么遭到这样的命运呢?是不是她有了什么罪过呢?完全不是,只是因为她揭发了干部的错误,触犯了这些干部们的尊严,所以遭到了这些干部们的打击报复。
1947年反贪污斗争会上,郑志美曾揭发了村代表主任杜春杰在敌人进攻山东的时候,给敌人做过一些事情,并批评杜春杰两面逢迎,立场不稳。这一批评是完全正确的,杜春杰理应根据这些事实检查自己,可是,杜春杰不仅没有这样做,反而利用职权,取消了对郑志美的代耕。后来郑志美又同乡文书吕成德的姘妇吵了一架,吕成德也因此怀恨在心,蓄意报复。
1949年麦收后,郑志美家应缴公粮三十斤,但是因为田里收上来的三百斤小麦已吃光,一时又无其他收入,就要求乡政府准允她到秋后一并缴纳。这样的要求是合理的。但是,吕成德却乘机歪曲事实,对区长张成印说:“郑志美收了七、八百斤小麦,不缴公粮。”张成印既不调查,也不研究,就把郑志美扣押到区里,并且不准任何人给她饭吃和水喝。郑志美质问区长:“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张成印不但没有认错,反而蛮横地骂郑志美的丈夫刘成功是“汉奸”。郑志美是个性情刚强的妇女,不能容忍张成印污辱她为革命献出自己生命的丈夫,就顶撞了区长几句。这一来,张成印就更加大发雷霆,将郑志美吊起来,亲手打得她口鼻流血。郑志美因为受刑过重,当夜就昏迷过去。据说:张成印在吊打郑志美的时候,并不知道郑志美是烈属,但是,不管他知道不知道,身为国家干部打人吊人总是严重的违法乱纪的犯罪行为。何况当别人告诉他郑志美是烈属的时候,他也没有采取措施,检查纠正。这次,郑志美被扣押了两天两夜,回家后就得病,并且神经有些失常。郑志美的身体一直没有复原,土地就荒芜起来。这时,吕成德又向区干部刘庆礼反映:郑志美和政府对抗,不种地。刘庆礼不仅不帮助解决郑志美的代耕问题,反而到郑志美家辱骂她“不要脸”、“地主架子”。郑志美被迫无法,就到临朐一带讨饭度日。这时,新调来的区长张照伦知道后,不但不表同情,反而污蔑郑志美是“故意捣蛋”,叫人携枪带绳将郑志美捆回家来。后来,郑志美去给区干部吴景美当保姆,可是张照伦又批评吴景美“不接近好人”,结果,郑又被撵了出来。
1953年,郑志美还是无力耕地,要求政府派人代耕。可是,村代表主任杜春杰又把她辱骂一顿,村支部书记彦希义并把她摔倒地上,扯着腿一直拖到乡政府,拖得郑志美背脊上皮开肉裂,鲜血直流。乡长杜本太还亲手把郑志美捆在树上,然后捏造事实,写了一封“控告”信,叫人送到区里。区长张照伦不仅不问清是非,而且嫌“材料不充分”,要乡里“再补充一下,以便送公安局”。于是,由乡文书又给郑志美捏造了造谣、破坏等九大罪状。区长张照伦亲自审讯,又把郑志美扣押了三天三夜,不给他吃一粒米,喝一滴水。后来,郑志美的侄儿到区苦苦哀求,区长才准许取保交乡管制,保释的条件是:不准出门,不准破坏,不准赶集上店,走亲戚要报告。从此,一个光荣的烈士家属,就像反革命分子一样,被管制起来。
只要你是一个热爱革命事业的人,你看到这里就会激愤。可是,问题还不仅仅这样,这个案件一直拖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正确的处理。
1952年当郑志美被逼得走投无路时,就曾经带病到沂源县人民法院去控告,县人民法院在这之前曾接到区里对郑志美的污蔑报告。按理说,沂源人民法院既然接到两种情况完全相反的报告,就应该深入调查研究,弄清事情的真相,让含冤的人伸冤,让违法的人受到法律制裁。可是沂源县人民法院没有这样做,他们偏听偏信了区里的报告,根本不受理郑志美的控告,法院的一个工作人员还把郑志美训斥了一顿。这种官僚主义,怎能不使被害者含冤莫白?
沂源县民政科为此案件也曾经在1955年4月派人去进行调查,科长吴善德曾数次催促县人民检察院处理此案,可是当时检察院检察长李秀江却说:“你光来找我有什么用?这一案件涉及到县委委员(张成印已提拔为中共沂源县委委员),咱们搬弄不动人家,你还是去找县长吧!”本来,宪法赋予了人民检察机关检察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否遵守法律的庄严责任,可是在这位检察长看来,检察只是对小干部而言,对大干部却是“搬弄不动”,无能为力。
沂源人民法院和检察长如此,县长又怎样呢?据民政科吴科长谈:当他找到了县长,提出这一案件的时候,县长董钦祥不仅没有严肃处理这一事件,竟然暗示民政科不要过问此事,这就不能不使人们怀疑,县长董钦祥是不是同情、包庇或支持张成印,因而故意置若罔闻?
最后,还应该指出中共沂源县委处理这一事件的态度也是不够严肃的。当中共沂源县监察委员会在1955年年底调查清楚这一案件的真相以后,对于这些违法乱纪的干部,已提出了处理意见,主犯之一的乡文书吕成德已被逮捕法办,但是县委会对这一案件的主犯之一,前悦庄区区长张成印却拖延了很长时期,没有予以严肃认真的处理。
烈属郑志美受到干部多次凌辱而又长期不得平反的事件的性质是十分严重的。这一事件的直接犯罪分子们固然负有极大责任,同时,负有处理这一事件责任的沂源县人民法院、沂源县人民检察院、沂源县人民委员会以至中共沂源县委会也有极大责任。处理这一事件的有关的人员为什么要如此偏听偏信呢?为什么要如此害怕主张正义和不敢坚持真理呢?为什么对犯罪分子会如此姑息呢?这一事件的犯罪分子应该得到他们应得的惩罚,但是,仅仅惩罚犯罪分子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必须深入检查一下这一事件长期不得平反的原因何在?必须对那些主观主义者、官僚主义者以及顾虑个人得失不敢坚持斗争的人也分别不同情况进行严肃的处理。这样,才能达到批判错误,接受教训,教育干部,改进工作的目的。


第4版()
专栏:

团圆
新华社记者 陈蓬生
最近在桂西僮族自治州马山县的农村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对被拆散了十八年的夫妻又团圆了。
在二十年前,这对夫妻曾养育三男二女,种着六亩多地。1936年,马山县加让乡遭受了一次大水灾,这家的田地全部都没有得到收成,家里的主人罗世才只得卖掉田地来维持全家七口的生活。因为生活的逼迫,第二年先后又把四个大的儿女分别卖给地主和富农抵债和做童养媳。第三年又卖掉了老婆。从此他到处流浪,到1948年加让乡解放后才回到家乡。
1952年罗世才分得了土地和房屋,他经过多方面打听,终于在一百多里以外的上林县找到了离别十多年的妻子。这时,他的妻子改嫁以后的丈夫已经死去了。从此以后,逢年过节,两人常相往来。
今年6月间,加让乡又遭遇到和二十年前差不多的一次大水灾。罗世才的这位前妻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以为第二次的灾难又降临到罗世才身上来了。她怀着愁疼的心情从百里以外赶去探望罗世才。当她到达加让乡时,罗世才安然无恙。他还告诉她,今年春天他参加了高级社,虽然水灾给社里带来了损失,但是夏收预分时,家里还是分到了三百五十斤玉米,下半年还能分到一次粮食和副业收入,生活完全不成问题。当她听到罗世才说在高级社里样样都好,只是每天做工回来,还要自己煮饭;每天晚上半夜开会回来还要自己磨玉米、煮猪菜时,心里感到很难受。他们两个人经过商议,在8月初恢复了夫妻关系。
(新华社南宁27日电)


第4版()
专栏:群众呼声

群众呼声
不要破坏疗养院的安静
我住在亚洲学生疗养院休养,近来,这个安静的疗养院变得不安静了。我们的邻居,建筑工人疗养院每天从破晓时起,就大放广播器,直到天黑还不停止。我们有时被从酣睡中惊醒,白天也不能安静地休息。希望建筑工人疗养院,赶快停止广播,让我们安静的休养吧!
原雨
舞票上的公章
最近,我在承德市东北森林铁路工程分区的机关宿舍里,拾到一张舞票。发票机关是承德专署公安处,票面上并盖有该处的红色公章。我认为,机关公章只能在机关正式行文时用,举行文娱晚会可在票面上盖一个专用图章。滥用机关公章,易给坏分子造成可乘之机,希望各机关注意。 汪广泉


第4版()
专栏:

美国派遣特务落网记
新华社记者 门宏
群众发现三个可疑分子
5月10日早晨,山东省海阳县南岛乡董家庄青年妇女辛清云和小姑娘董仁芬、张佩花一起到海边去拾海螺,三人说说笑笑向草道咀方向走去。
草道咀是南岛乡东端的一个小半岛,突出在大海里,涨潮时通往这个小半岛的道路就被海水淹没了。岛的中部顶端还有几块很小的庄稼地,周围都砌着四尺多高三尺来宽的围墙。她们三人商量着,要到岛的顶端拔些野蒜。她们向岛的顶端走去,将靠近石砌的围墙时,忽然发现围墙圈内西墙根下,在湿溽溽的雨衣掩盖下面躺着两个人。辛清云不觉心里一怔,赶忙带着两个小姑娘转弯抹角走到围墙的北面;再一看,围墙圈内靠近东面还坐着一个穿黄军装的人。这人左手腕上带着两只亮光光的手表,两个眼睛向外直溜溜地盯着,身子却一动一动地往墙根底下畏缩。辛清云越发怀疑:这是些什么人呢?为什么在又湿又脏的地方睡觉呢?她忽然想起前些日子乡干部还讲过,要经常提防特务分子来进行破坏活动。一想到这里,她心情上觉得紧张起来。董仁芬也紧紧挨着辛清云的身子说:“四姑,这些准不是好人!”辛清云很机警,她立即向两个小姑娘丢了一个眼色,暗示她们少说话。她三人立即加快了脚步,几乎一口气走出了岛上的庄稼地。这时辛清云借机会回头瞥了一眼,看到那个没睡的家伙正从围墙里伸出头来向四面张望。
当她们三人走远时,辛清云又回头仔细观望了一次,很清楚地看到从围墙里伸出三个人头来。辛清云怀着十分焦急的心情,带着两个小姑娘跨过了乱石滩,走上小土岗,她从这高处回头远望,只见一个家伙正从东墙上向外爬。她说:“不好,这些家伙一定不是好人,咱赶快回去报告部队!”董仁芬和张佩花也说:“对,赶快回去报告,别让他们跑掉了。”
三人走过了乱石堆,又踩过了烂泥路,不顾一切地急急忙忙向村子里走去。
登陆的特务分子全部落网
接到了青年妇女辛清云的报告后,驻在当地的人民解放军部队和公安人员迅速协同动作起来。南岛乡的民兵也随着出动了。在各个交通要道都密布了盘查哨,在南岛乡这个葫芦形半岛的颈子上,进行了严密封锁,天罗地网撒开了。当地驻军战士党同钧、王之文、粘令芳、王治同等朝着辛清云报告的方向直插草道咀。
当战士们赶到小岛的顶端一看,围墙里面连一个人影也没有;却发现有三件雨衣和两个布袋。战士们戳破布袋,里面装着面粉、牛肉干。战士们当即断定:发现了敌踪。但是怎样跟踪追击呢?战士们向海洋里了望一回,没有看到敌人。这时候,当地驻军某部副排长张志友也赶来了,他下令分两路进行搜索。接着,战士王之文在董家庄南泊里发现距他不很远有两个穿黄军装的人蜷缩在麦地里一动也不动。王之文当即大声喊道:“缴枪不杀!”但那两个家伙仍不动弹,王之文即打了两枪,战士粘令芳也跟着跑上来向着敌人打了两枪。他们一齐喊着:“缴枪不杀!”两个穿黄军装的家伙就放下了武器,举起了双手从麦地里一跛一歪地走出来投降了。
这时候,躲在麦地另一个角落的敌人却开枪拒捕,我公安部队的于定连动作迅速,立即从这个敌人的后侧方靠近上去,活捉了敌人。这个特务分子在战斗中因受重伤,当场毙命。这时,正是晌午,这伙特务登陆后不到十二小时便全部落网了。
他们是美国间谍机关派遣的
这场战斗,缴获了美国制造的无声手枪和三棱反光镜、红外线手电筒等联络器材、各种伪造证件及大量物资。事实证明这些特务是美国间谍机关训练和派遣的。原来,举手投降的两个特务中,有一个是组长,名叫李天庆,一个是组员袁阿木。另一个持枪顽抗的是组员吴伯钧(已死)。他们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东京间谍组织派遣偷渡登陆的特务分子。李天庆等三人本来都是蒋军失业官兵,1955年1月为蒋介石集团特务组织“国防部二厅”所征募,于同年三月被送入美蒋特务机关合办的台北市北郊大直“南方训练班”受特务训练。在这里,他们受训的主要内容是潜入中国大陆进行特务活动的专门技术,其中有:脱逃的办法,对付我方审讯及反审讯的办法,夜间怎样活动,迁移地址等;怎样编造历史、伪造身份等伪装办法;观察报告(即搜集情报),特别注意搜集我部队分布情况及武器战斗力的情况;使用谍报器材的训练,如学习密写方法,对于催泪手枪、钢笔手枪、无音手枪等武器的学习使用。
李天庆等在“南方训练班”结业后,又被送到冲绳岛美国间谍机关开办的训练班受训。在那里,他们在美国间谍亲自监督下,再度受到严格的特务训练,并学习了无线电知识以及使用收发报机及译电等专门技术。去年6月底结业后,即根据蒋介石集团特务机关“国防部二厅”与美国间谍组织所订立的合同,交给美国中央情报局东京间谍组织使用,规定工作任务是在中国、朝鲜及东南亚地区进行情报活动,每月出勤一次,不得拒绝。
去年11月,这三个特务即乘台湾民航飞机到达了南朝鲜。随后,即用美国军用飞机运送到汉城机场,他们下了飞机,就有一个美军上尉把他们接到仁川去。接着,这三个特务就从仁川乘船到了大伊作岛。美军上尉雷蒙在这里等候他们。
五次试图登陆
去年12月上旬,美军上尉雷蒙命令李天庆等三个特务在安东大东沟窟窿山附近登陆,企图潜入沈阳活动,建立谍报网并刺探各种军事、政治情报等。规定李天庆打扮成一个农民,吴伯钧伪装一个运输工人,袁阿木饰成一个小商贩。三人都是“从原籍某地到东北寻求职业的”。但是结果,他们两次偷渡登陆的计划都落了空:第一次,因中途遭遇大风折回,第二次,因预定登陆地点结冰。
1956年3月初,美军上尉雷蒙又布置派遣他们在山东沿海登陆。三个特务带着伪造的复员军人证件,伪装成复员军人企图潜入山东,组织谍报网;搜集通行证、身份证、社员证等各种证件;调查我军事情报;还要联络所谓“敌后反共组织”。登陆特务和美国间谍机关的联络办法是,登陆后发回电报报告安全到达目的地。美国间谍机关还指定袁阿木担任交通员,规定登陆后六天零两小时,美国特务机关即来船接袁阿木。以后,每月25日前,李天庆和吴伯钧应将所搜集的物品及情报埋藏于事先指定的地点,由袁阿木乘船来取回。每月5日,李、吴即可到指定地点起出美国特务机关运来的补给物品。
3月11日夜12时,李天庆等由大伊作岛乘小汽船,并由一只机帆船护送向我国山东半岛海阳县方向驶去,但因中途遇风又返回。3月16日11时,李天庆等第二次出发,中途又遇风折回。3月20日夜11时,李天庆等三个特务再次出发,仍企图从海阳登陆。这一次中途遇到我巡逻舰艇,又狼狈地逃回大伊作岛。
第六次偷渡
美国间谍机关派遣特务接连五次企图偷渡登陆未逞,但是他们野心不死,紧接着又来了第六次。1956年5月初,雷蒙又布置李天庆等潜入我山东省,指定在海阳县大埠圈南岸灯塔附近登陆。这次任务除了搜集我雷达部位、部队分布情况等军事情报以外,还要大量搜集各种证件和日用物品,以便为今后大量派遣特务做好准备工作。美国间谍机关煞费苦心,打算把派遣的特务伪装得从衣服式样到携带的物品都要求和我国人民一样。这次布置李天庆等登陆以后,搜集迁移证、工会会员证、社员证等,并要求了解办理这些证件的手续;还要搜集各种书报杂志;带回大米、小米等粮食以及香烟等物品;用照像机拍摄我干部、工人、农民等的服装式样。可见美国间谍机关恶毒用心是无微不至的。
1956年5月9日夜里,这伙特务,又从大伊作岛乘汽船出发了。这次携带电台一部、稀硫酸一瓶、海岸联络器、三棱反光镜、红外线手电筒、照像机、军用铁锨、雨衣等物。还携带手枪两支(内有一无声手枪)、自杀用的药品三包、兴奋剂三瓶以及金条三十八个、金戒子四十个、手表十二个、人民币一千七百元等特务活动经费。三个特务携带着伪造的复员军人证件,身穿黄色军服。这次出发乘一灰色汽船,船上有雷达、电台等设备,还有南朝鲜船员五人。美军上尉雷蒙与翻译人员一名亲自护送他们到达一孤岛。临别时雷蒙再度向李天庆等嘱咐说:“这次登陆选择的地点,从来没有派人去过,你三人可以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5月10日零时三十分,这伙特务分子偷偷地在草道咀北岸登陆了。由于恐惧不安,特务们登陆时把发报机也遗落在运送他们的船只上。登陆后,引起三个特务一阵互相埋怨和争吵。组长李天庆还故做镇静地说:“既来之,则安之,等明天再说吧!”这时候,天气阴沉沉的,周围一片漆黑,只有汹涌澎湃的潮水不停地冲击着海滩和岩礁。
三个特务慌忙把带来的器材埋藏起来,惴惴不安地爬上了草道咀的顶上,四顾周围,才知道他们是爬上了一个没有人居住的小岛上,和大陆相连接的地方已被潮水淹没了,逃也无处可逃。吴伯钧东跑一阵,西窜一阵,嘴里喃喃地说:“非逃不可,非逃不可!”可是,能逃到那里去呢?三个特务无计可施,才蜷缩在围墙里面,又疲惫又不敢睡。
这时,李天庆和袁阿木连想起在南朝鲜曾听过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派遣特务张毅在杭州自首投案受到宽大处理的广播,心里都想:“听天由命吧!”不久,东方渐渐发白,从小岛的西北面传来一阵阵渔民的呼喊声。三个特务悄悄地探头向外望一望,只见数不清的渔船正在驶出港湾,都混身发抖起来。
十一点多钟,他们看到一个妇女带领着两个小姑娘从围墙外面走过,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恐惧了。吴伯钧慌张地换上一身便衣,袁阿木和李天庆把便衣、皮鞋藏在石礁缝里。特务们慌慌张张地窜过了小岛。李天庆又把无声手枪、小刀和照像机埋在乱石堆里。他们企图找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角落,隐藏到夜里再进行活动,却没有想到还不到十二点钟就已被擒了。
又一次登陆未逞
美国间谍机关的野心仍然不死。6月5日夜间,又派快艇一艘护送特务郑允海等三人到海阳县南岛乡草道咀登陆,企图接运李天庆等回去,结果是落空了,连他们自己也受到人民的惩罚。当郑允海等三人乘坐从快艇上放下的小船刚一靠岸,立即遭到我当地驻军和公安机关的围剿,特务郑允海落海淹死,其余的两名,一名被活捉,一名被当场击毙。(新华社济南28日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