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21日人民日报 第6版

第6版()
专栏:

民主德国许多城市举行集会和示威
抗议西德当局法西斯式的决定
德共慕尼黑市地方组织不顾警察威胁举行群众大会
新华社柏林20日电 在西德当局八月十七日宣布取缔德国共产党以后,民主德国的许多城市接连举行大规模集会和示威,抗议西德当局的这个法西斯式的决定。
马格德堡在八月十八日举行了一次十万人的抗议大会。同一天,卡尔·马克思斯塔德也举行了一次有八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
在欧法特,有五万人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撤销关于禁止德国共产党的判决。示威以后举行的一次集会上通过了致德国两个部分的劳动人民的呼吁书,要求他们继续为建立一个统一、民主的德国而斗争。
在什未林举行的一次有两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上一致通过了决议,要求西德联邦议院立即撤销这个违反宪法的判决,并且恢复西德人民的民主权利。
耶纳、罗斯托克及魏玛等城市也举行了抗议大会。
德国民主妇女联合会和德国和平理事会都发表声明,抗议西德当局的这个反动措施。
民主德国许多非党工人纷纷要求加入德国统一社会党以加强党的队伍。仅在西德当局宣布取缔德国共产党后一天左右的时间内,民主德国就有七百多个劳动人民提出了这样的申请。
新华社柏林19日电 不顾波恩政府的取缔令,德国共产党慕尼黑市的地方组织八月十七日晚上在西德慕尼黑市举行了一次群众大会。几百个工人、青年和妇女毫无畏惧地涌向会场。尽管会场附近有警察巡逻、警戒,会场门前的扩音器中仍然传出了庄严的声音:“尽管取缔,德国共产党是不会消灭的!”
会场内,人们的情绪沸腾着,德国共产党巴伐利亚州委会第一书记谢林根被几个工人高高地举在肩头上,他就这样向到会的人说话了:“我们认为取缔我们引以自豪的德国共产党是违反宪法的。我们的党被取缔了,因为它坚决反对整军和实行普遍兵役的政策。不管怎样,对我们党的取缔绝不能挽救阿登纳政府政策的破产。”他最后高喊:“德国共产党万岁!”
当警察接到命令禁止这个集会时,谢林根在工人的掩护下安全地离开了会场。警察费了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才驱散了这个集会。


第6版()
专栏:

德国舆论愤怒抗议取缔德共
新华社柏林19日电 民主德国和西德的许多报纸发表社论,或者刊载社会团体和政治活动家的声明,对西德联邦宪法法院禁止德国共产党表示抗议和愤怒。
民主德国的“新德意志报”指出,禁令“是对和平和民主事业的挑衅,会加深德国的分裂,并且会使德国的统一更加困难”。
报纸指出,如果西德劳动人民一致行动,如果在议会内外展开斗争,是可以阻止西德当局禁止德国共产党的。因此,报纸批评西德社会民主党执行委员会在禁止德国共产党的问题上采取“不干涉”态度。
“新德意志报”最后强调指出,历史经验证明,依靠劳动人民群众的共产党是不能用禁令消灭的。
“国民日报”号召德国一切爱好和平的和民主的力量起来反对西德统治集团的这种反动政策。
“农民回声报”代表德国农民反对禁止德国共产党,它指出,这种横暴的行动是对和平和民主事业的打击。
在西德,社会民主党的报纸和许多资产阶级报纸都对西德当局的这个措施可能带来的政治后果表示不安。
“每日镜报”担心这个措施会妨碍德国的重新统一。
在汉堡出版的“图片报”写道:“许多人认为这个判决从政治上说是不明智的,而另外一些人认为,禁止一个政党是不民主的”。
“晨邮报”说,人们应该“从政治上”对这项禁令表示“遗憾”。“电讯报”也认为,西德当局的这个决定是“不合时宜”的。


第6版()
专栏:

“真理报”就德共事件发表社论
谴责西德当局威胁和平和民主
新华社莫斯科20日电 “真理报”今天发表社论,谴责西德当局禁止德国共产党是对和平和民主事业的威胁。
社论说,这几天在西德城市中对德国共产党采取的警察袭击,不禁使人想起各国人民都还记忆犹新的希特勒夺取政权的日子。各国人民、首先是为希特勒的冒险付出了非常重大的代价的德国人民,看到目前的西德执政者走着同样的道路,怎样能够忘记这一切呢?
在谈到社会民主党的态度的时候,“真理报”写道:社会民主党的领袖们装做似乎不了解既成的局势的一切严重性,这种立场只会鼓舞军国主义者向劳动人民的生活权利和利益进攻。波恩统治集团目前进行的对共产党员和争取和平的战士的逮捕以及反对工人阶级组织的运动,是对整个工人阶级的一个打击,是对德国劳动人民的基本权利和人民的民主自由的公开的进攻。他们企图封住人民的口,迫使人民做驯顺的奴隶,做德国军国主义者所策划的新战争的炮灰。
“真理报”说,西德统治集团要禁止共产党,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在和平和民主的基础上恢复德国统一。波恩当局的行动表明,他们想用什么方法来达成国家的统一。这是一条危险的、孕育着能致国家死命的后果的暴力、恐怖和战争的道路。禁止德国共产党只能意味着一点:西德有人在为战争铺平道路。无论德国人民或是别国的人民都不能容忍这件事。
“真理报”写道,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过去和现在一直相信,德国工人阶级能够拿出力量来堵塞反动派的道路。日益增长的反对德国军国主义新的专横行动的人民抗议浪潮证明,德国人民已经开始意识到波恩政府采取的行动的全部致命意义。德国人民一定能够达到废除这个专横行动的目的,堵塞住反动派、法西斯主义和战争的道路。
“真理报”最后写道,德国共产党过去曾经,今后仍要为伟大的目的、为德意志民族新的光明未来而斗争。全人类的进步力量都支持和同情德国共产党,一切国家爱好和平的力量都坚决反对西德军国主义的专横行动。


第6版()
专栏:

汉堡劳动人民在台尔曼纪念碑前献花圈
新华社柏林20日电 汉堡消息:西德汉堡的劳动人民八月十八日在已故德国共产党领导者台尔曼故居的纪念碑前献花圈,以纪念这位汉堡的伟大儿子逝世十二周年。
放在纪念碑前的花圈引起了过路行人的很大注意。人们指出,这个事实证明对德国共产党的任何镇压措施都不可能消除它在德国人民中的深刻影响。


第6版()
专栏:

对德共被禁止事件
波立特要求艾登向西德提出声明
新华社20日讯 塔斯社伦敦二十日讯:英国共产党主席波立特写信给艾登首相,要求他就德国共产党被禁止一事向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政府提出声明。
波立特写道:“这一行动在英国引起了严重的不安,许多英国公民还记得,希特勒政权当政之初恰恰也是采取了这样的行动,而随后采取了在德国压制一切民主言论的措施。
这样的行动只会妨碍西德民主的发展,损害德国恢复统一的可能,危及世界和平。”
“工人日报”今天的社论表示坚决抗议禁止德国共产党。报纸指出,解散共产党的行动是加强西德最反动集团的一个危险步骤。


第6版()
专栏:

摩洛哥劳工联盟要求法国军队撤退
新华社20日讯 拉巴特消息:八月十九日在卡萨布兰卡闭幕的摩洛哥劳工联盟全国委员会会议,要求法国军队从摩洛哥撤退和采取有效政策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斗争。
摩洛哥劳工联盟全国委员会批评现在的贝凯政府在取得政治独立以后没有能够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它要求成立“行动的政府”,制订摩洛哥的经济纲领,对摩洛哥工人实施新政。


第6版()
专栏:

美国要缅甸允许检查账目才给贷款
缅甸政府拒绝接受这个束缚性条件
新华社仰光20日电 据“缅甸人报”十九日报道,使美国给缅甸贷款的协定不能最后确定的障碍是美国建议的一项条款,这项条款要求允许美国政府或它的代表检查缅甸的账目,了解美国贷款是怎样使用的。
这家报纸说,缅甸政府认为,这会限制并且约束缅甸对美国贷款的使用。据说,缅甸政府不愿意接受这个条件。
“缅甸人报”还报道说,据悉,吴巴瑞总理曾写了一封私人信给艾森豪威尔,要求他澄清这样一些问题,例如,如果接受美国贷款的话,根据美国巴特尔法,缅甸可能要承担什么义务。(根据这个法案的规定,接受美援的国家是不准向共产党国家输出战略物资和其他重要物资的。)报纸说,艾森豪威尔总统向吴巴瑞保证,不论是巴特尔法或者是在这方面的任何其他美国立法都不会影响缅甸,贷款将不附有任何政治的或其他性质的条件。


第6版()
专栏:

叙埃沙三国对约旦国民警察队
将给予紧急财政援助
约旦国王和叙利亚总统讨论埃叙联邦问题
新华社20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叙利亚国防部长雷斯兰在八月十九日说,约旦国王侯赛尼和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在会谈中已经决定,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将给予约旦的国民警察队紧急的财政援助,以保障约旦的领土完整。雷斯兰说,这个援助是不附带任何条件的。
雷斯兰说,在这次会谈中研究了两国间军事和政治合作问题,也研究了按照最近的军事协定在尽可能大的规模上统一军事努力的问题。
约旦国王侯赛尼和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在八月十九日进行了三小时的会谈。会谈后发表的公报说,这次会谈讨论了阿拉伯国家的一般局势和重要问题,讨论是在相互谅解和信任中进行的。
参加这次为时三小时的会谈的还有约旦王国内阁首脑巴哈贾特·塔尔霍尼和阿布·诺瓦尔将军和叙利亚总理阿萨利、外交部长比塔尔、国防部长雷斯兰和参谋长尼扎姆丁将军。
据新华社20日讯 大马士革消息:据大马士革的报纸八月十九日报道,正在这里访问的约旦国王侯赛尼欢迎关于参加拟议中的叙利亚—埃及联邦的意见。
侯赛尼同叙利亚总统库阿特利会谈的时候讨论了这个问题,还讨论了英国—约旦条约的前途问题。
消息还说,约旦绝不能让它租借给英国的军事基地成为进攻埃及的跳板。


第6版()
专栏:

一片陈腔滥调没有新的东西
美国共和党发表外交政策纲领草案
新华社20日讯 旧金山消息:共和党代表大会提案委员会在八月十九日发表了共和党外交政策纲领草案。这个纲领草案将在八月二十一日提交共和党代表大会通过。
为了争取渴望和平的美国选民的选票,纲领草案没有提到共和党政府当政四年中提出的“战争边缘”政策和“大规模报复”政策。纲领草案说,目前“国家是处在和平之下,朝鲜战争已经结束,世界大战的威胁已经减退”。四年前,共和党就是靠“结束朝鲜战争”的口号而上台的。
纲领草案替共和党政府当政四年来的外交政策吹嘘。它特别举出1955年的日内瓦四国政府首脑会议,强调艾森豪威尔决定前往日内瓦参加会议是共和党政府“为了消除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而采取的“重要步骤”之一。
这个纲领草案竭力宣传艾森豪威尔的个人作用。它说,让艾森豪威尔继续领导美国“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他的“警惕和远见”能够保证“争取到和平和维持和平”。
共和党纲领草案反对恢复中国在联合国中的合法席位,并且重申美国的禁运政策。它说:应该认为共产党中国的进入联合国就是对于国民党中国的“出卖”而予以反对。又说,同共产党地区国家的任何贸易,如果会“威胁美国和我们的盟国的安全”的话,就都应该禁止。
纲领草案在谈到对中东的政策的时候只是说,世界这个地区的争执是“对国际和平的巨大威胁”。它并且说,中东和平最好的希望在于联合国。
草案提出的共和党的外交政策方针是:继续维持由美国拼凑的各种军事集团构成的所谓“集体安全体系”;继续提供对外援助,帮助美国的盟国保持军事和经济力量;继续通过“坚定执行的和平政策”来争取“恢复德国统一”并且“解放”所谓“卫星国家”(指东欧人民民主国家)。纲领草案还主张“在逐步的、有选择的和互惠的基础上”降低贸易壁垒,但是必须继续“充分认识到保障国内企业、农业和劳工防止不公平的输入竞争的必要性”。


第6版()
专栏:

在美国共和党大会上
一幕种族歧视的丑剧
新华社20日讯 旧金山消息:美国共和党在代表大会在旧金山开幕的前夕闹了一场种族歧视的丑事。
一个由八名黑人白人代表混合组成的集团和另一个由七名清一色白人代表组成的集团都要求取得密士失必州的代表席位。结果大会负责人同时承认两个集团都是密士失必州的代表团。
接着清一色白人代表的集团又提出“抗议”说,他们不愿意在大会开会的时候和黑人代表坐在一起,而“宁愿在会场到处走动”。大会负责人就说,他们可以把坐位移到别的地方去,而并不一定要他们和黑人代表坐在一起。


第6版()
专栏:

英法美三国的鬼心思
资耀华
埃及政府七月二十六日宣布把苏彝士运河公司国有化的时候,就保证了运河航行的自由。埃及的措施,完全是合情合理的。这是一个主权国家自己有全权处理的事,任何外人都不应该“啧有烦言”的。
这条运河的主权一直是属于埃及,是埃及人民耗费了十多年的劳动力、牺牲了很多的宝贵生命亲手开凿成的。不幸,从运河公司成立那一天起,近百年来,全部权利都被英、法等国强力掠夺了去。从1870年到1930年,它们已经夺取了三十五亿金法郎;1927年一年,英国就获得了一百五十五万英镑的利润。这正是一些国家奴役剥削另外一些国家的典型例子,是绝对违背情理的,也可以说是同强盗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两样。现在主人站起来了,从掠夺者手里把过去被抢走的东西收回来,他们就应该俯首认罪赶快双手奉献出来才是道理,还有什么别的话好说呢?
然而,英、法、美等国的态度却怎样呢?半月来,伦敦、巴黎、华盛顿三个首都就陷于混乱,紧张地进行活动,闹得乌烟瘴气。有的召开有陆海空三军首脑人参加的紧急内阁会议,有的向埃及政府提出粗暴无礼貌的“抗议”;紧接着就是冻结埃及的外汇存款,叫喊经济封锁,大呼军事干涉。果然,英国于七月三十一日就下令三军进入戒备状态,法国宣称正在“采取一切措施”以保护法国在埃及的利益,美国表示“正在同其他有关的政府进行紧急的协商”。它们甚至宣称要组成联合军司令部,企图造成“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国际紧张局势来威胁埃及。这一套陈腐的把戏,是不是无聊之极吗?是不是无理取闹吗?
还有更可笑的,就是在伦敦、巴黎、纽约市场上,也跟着起哄,股票行市下落,黄金价格上涨,这又是不是伦敦、巴黎、纽约资本家们自己人同自己人过不去呢?因为无论黄金上涨也好,股票下落也好,既然有人赚大钱,就要有人吃大亏,闹来闹去,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看到威胁恐吓这一套把戏不一定灵验,英、法、美三国经过整天整夜的首脑会议后,于八月二日又发出联合公报,硬说苏彝士运河公司是一个“国际机构”,要在伦敦召开一个国际会议来讨论苏彝士运河的前途问题,目的就是想把这条运河弄成形式上是“国际管制”,实质上依然由英、法、美来把持。这是一个想利用国际力量来压迫埃及的鬼心思,想损害埃及的主权和尊严,干涉埃及的内政。当然一手不能遮天,是要遭到正义人士的指责的。
人们不禁要问:作为埃及领土的苏彝士运河,作为英国领土的泰晤士河,作为法国领土的塞纳河,作为美国领土的赫德逊河,它们在地域的位置上虽然有所不同,但在“领土”这两个字的意义上有什么两样呢?假使现在有人主张开一个国际会议,来讨论泰晤士河、塞纳河、赫德逊河的前途问题,并提出“国际管制”的方案,试问英、法、美三国首脑对这样的提案要作何感想,是欢迎呢还是抗议呢?
所以,我希望英、法、美三国的首脑们,对于埃及政府把苏彝士运河公司国有化这件事,要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先想想自己,再想想人家,将心比心,认识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会心安理得;否则,它们只会是自找苦恼,遗笑于天下,而使自己更加陷于孤立。


第6版()
专栏:

埃及纪游
冯之丹
(八)现在是真正庆祝的时候了
在开罗的市中心,矗立着一座罗马式的建筑物。大门前有两个喷泉,在阳光中喷射着清凉的水花。这是埃及国家歌剧院。剧院建于1869年,这是一个悲剧的故事。
1859年到1869年,埃及伊斯迈皇朝外举国债,内征民役,开凿苏彝士运河。数十万农民进行了十年苦役,十二万付白骨被抛在运河的两岸。1869年11月,国王为庆祝苏彝士运河的凿成又举外债,大宴宾客。这个国家歌剧院就是为庆祝苏彝士运河的凿成而建立的。这一年十一月间的一个夜晚,埃及国王邀请了法国、奥地利和瑞典等国的皇帝及皇后到剧院观剧,欧洲各国的显贵带着他们的贵夫人和著名演员都到了这里。然而,曾几何时,苏彝士运河被帝国主义攫夺了,甚至进一步被帝国主义利用来作为掠夺埃及财富的吸血管。
可是,现在,苏彝士运河区的外国士兵的皮靴声不再响了,苏彝士运河上空的大英帝国的国旗降下了,苏彝士运河公司已经被埃及共和国政府收归国有了。
从1869年起,埃及人斗争了将近一个世纪,等待了将近一个世纪,现在才是真正庆祝的时候了。
我们在开罗的时候听人说,这个国家歌剧院很久以来未曾演出过埃及自己的民族歌舞。在埃及封建皇朝时期,不用说,宫廷是轻视埃及自己的民间歌舞的,帝王们沉迷于“西方文明”。由于殖民主义的长期统治的影响,今天埃及的文艺界还不能很明确地找到发展埃及歌舞艺术的方向。在这方面,两种意见都存在,一种意见是走西方的道路,学芭蕾,另一种意见是要挖掘埃及的艺术遗产,走发展民族艺术的道路。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在埃及国家歌剧院进行了连续的演出,受到了埃及人的热烈欢迎。人们说,中国民族文化艺术的发展给埃及的艺术提供了发展的方向。埃及政府国家指导部长拉德温这样说:“再过些时候,当你们再来的时候,你们一定会发现我们在发展民族歌舞方面的成就。”
我们在开罗,听到过埃及著名的名歌演唱家奥木·克鲁松的歌声,她是整个阿拉伯东方都闻名的。就在这个国家歌剧院,埃及政府为了欢迎中国的艺术家们的访问,还特地集中了全国著名的艺术家,为我们举行了一次埃及歌舞的表演晚会。这是一个很有兴趣的晚会。像描写农民生活的舞蹈“乡村的一日”,像富于诗的情调和浓厚的生活气息的埃及舞“沙漠的祝宴”等等给了我们很深刻的印象。长久,长久,埃及国家歌剧院的舞台上出现的埃及舞还萦绕在我的脑际。


第6版()
专栏:

美国经济最近的一些情况
方迪怀
最近,美国官方人士和某些报刊对当前的美国经济状况发表了许多乐观论调。由于大选快要到来,这种乐观论调日益增多,是不难理解的。不过,人们只要比较仔细地观察一下美国的经济现实,就会发现,这些乐观的预言并没有多少可靠的根据。
乐观论者们最喜欢引用美国官方发表的关于美国经济的一些统计数字。例如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在今年第一季达到年率4,034亿美元的空前纪录,超过了去年第四季的高峰;今年第二季又创造了4,085亿美元年率的新纪录,比去年同期多5.4%。美国私人国内投资总额在今年第二季达到年率646亿美元,比第一季多2.3%,比去年同期多7.3%。美国的就业人数在今年上半年一直上升,六月间,虽然失业人数增加到290万人(比五月份多30万),但是就业人数也增加到6,650万人的空前纪录(失业和就业人数同时增多,是因为六月份有一批毕业学生参加到劳动队伍中去),比去年六月份多250万人,比上一次创纪录的月份(去年八月)多105万多。他们企图利用这一类的数字,使人相信美国的经济是健康的,是在继续上升中。
下降的趋势
事实上,今年以来,美国的工业生产已经下降。联邦贮备局发表的美国工业生产指数(以1947—49年为一百),已经从去年十二月的144下降到今年六月的141。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总的工业生产指数还没有表现出许多重要工业部门已经发生严重不景气这一事实。总的工业生产指数之所以没有急剧下降,是因为另外一些工业部门(主要是与军需有关的和属于第一部类的部门)仍然维持着庞大生产的缘故。但是下降的趋势是明显的。
美国经济中出现下降的趋势,基本原因是生产过剩。去年美国的生产扩张远远超过了市场的需求,结果使工商业中的存货总额在去年年底达到821亿美元的空前纪录,比1954年底多46亿美元,比曾经引起1953—54年生产大缩减的上一次高峰——1953年底的存货数量还多十亿美元。存货到今年四月底更增加到843亿美元。况且,去年有许多商品并不是在居民实有购买力的基础上出售,而是依靠消费信用出售的。拿去年美国“繁荣”的两大支柱——汽车生产和住宅建筑来说,汽车有一半以上是用分期付款的办法售出的,住宅有80%左右是用抵押贷款售出的。结果,个人消费债务总额在去年年底达到362亿美元的高峰。据联邦贮备局最近所作的调查,美国消费者中约有三分之二的户口不是负有赊购债务就是负有抵押债务,约有六分之一的户口同时负有两种债务。这样,就削弱了消费者未来的购买力和市场需求,从而使日后的销售更加困难。
今年以来,生产过剩的影响已经在美国许多工业部门中显现出来。小型汽车(及其有关行业)、住宅建筑、电视机和收音机、家用设备、纺织、服装、皮革、木材和农业机器等部门,都遭遇到严重的销售困难,生产量大大缩减。
最值得注意的,是汽车生产的锐减。去年美国生产了近八百万辆小型汽车,结果造成严重的生产过剩,尽管用分期付款的办法大量赊销,到年底时仍然积存了滞销新车八十五万辆。今年上半年,小型汽车生产量比去年同期减少了四分之一,但是存货在五月间仍然增加到九十万辆。美国汽车工业界人士都在预言,汽车业到今年第三季将更加萧条。他们认为,如果情况在第四季有所改善,使今年的小型汽车生产量达到580万辆,即相当于去年产量的72%左右,就很满意了。
汽车是一门很重要的综合性工业,它的盛衰直接影响到其它许多生产部门。去年美国的“繁荣”,在一定的程度上就是由于汽车大量增产而带动起来的。今年汽车的减产,已经引起了橡胶、玻璃、铜和其它有关工业的衰退。去年以29%的产品供应汽车生产的钢铁工业,在今年上半年之所以没有减产,除局部因为机器制造、厂房建筑和铁路装备等部门增加了钢的需求量之外,还因为钢铁公司为了加强自己在同工会谈判新合同时的地位和准备应付谈判破裂后的罢工而贮备大量成品。
美国经济“繁荣”的另一支柱——住宅建筑,今年以来也急骤下降。新开工的住宅建筑,今年上半年比去年同期少18%,而六月份比去年同期少41%。住宅建筑的减少,同时也缩小了市场上对钢铁、水泥、家用设备和其它同住宅建筑有关的产品的需求。
收音机和电视机工业的衰落,更是惊人。今年春季,收音机和电视机的生产率比去年的最高峰各下降了40%和41%。
许久以来就不景气的农业机器制造业的情况,最为悲惨。据“纽约时报”所作的调查,今年春季,美国各农业机器公司的销货率比一年以前下降50%至80%。在许多地区的市场上,农业机器简直无人过问。农业机器的生产量已经大大缩减,有些工厂减产达一半。
农业机器制造业的衰落,是同农业危机的恶化密切有关的。尽管在美国政府利用美“援”多方进行推销之下,农产品出口有了增加,但是美国政府积存的剩余农产品仍然有增无已,今春已经差不多达到九十亿美元,而去年年底是八十多亿美元,前年年底是七十多亿美元。去年美国的农民收入总额下降到106亿美元,比1954年少10%以上,比1947年少37%。虽然农产品价格在今年有些回升,但是农民的经济状况并没有好转。据五月一日“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农民今年春季时的现金收入比一年以前少7%。
有迹象显示,下降的趋势还在向其它经济部门蔓延。
抵消下降的因素
当然,还不能说美国的经济已经开始了全面的衰退,因为美国经济中某些上升的因素仍然在起着抵消下降的作用。这主要是政府开支和企业固定资本投资的增加。
美国政府(包括联邦、州和地方政府)的开支,在今年第一季达到年率785亿美元,这是朝鲜战争结束以来的最高峰。今年第二季,政府开支又增为年率786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多二十四亿美元。联邦政府开支的大部分是所谓“安全”费用,每年在四百亿以上。
今年,由于美国经济中出现了显著的下降趋势,艾森豪威尔政府顾不得答应要减少联邦开支的诺言,使得到六月三十日为止的1956财政年度联邦开支增加了十七亿美元(主要是因为增加了军备开支和农业补贴)。据美国报刊报道,1957财政年度的联邦开支将继续增加,这主要是因为增加军费和公共工程开支的缘故。
政府开支的增加,固然可以刺激某些经济部门的生产,但另一方面却增加了人民的负担,削减了纳税人的购买力,从长远来说,对于有支付能力的社会总需求不会产生有利的影响。实质上,这主要地不过是一种依靠牺牲劳动人民利益来为垄断资本家维持最大利润的政策。
私人投资的增加,在美国报刊上宣传得很多,被认为是“繁荣”的可靠基础。美国企业固定资本投资在今年第一季达到年率268亿美元,比去年第四季多5%,比去年同期多23%。据说美国企业界打算在今年进行的固定资本投资比去年的空前纪录还要多30%。
固定资本的扩大,诚然能够在一定的时期内提高某些经济部门(主要是机器制造、厂房建筑和运输设备等)的生产和就业水平,但是另一方面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人民相对和绝对地贫困化的情况下,这却使社会生产力和购买力之间的矛盾更加扩大,使潜在的危机更加深刻。
美国最近若干年来固定资本的迅速扩大,已经远远超出了市场需求的比例。美国“经济札记”所作的调查认为,早在1953年,美国工业设备的利用率就只有55%左右。美国工业设备的生产能力在1955年间比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扩大了约50%。而去年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却只比1950年增加了约四分之一。显然,这种畸形的固定资本扩大,是不能无限地继续下去的。
事实上,许多公司更新和扩充生产设备,是因为销售困难,必须改善技术和更新生产设备来进行激烈的竞争。例如汽车工业,从去年年底起就已经显现出严重的生产过剩,可是汽车工业却打算把今年的投资增加到比去年多一半。其中通用汽车公司宣布打算在今年用十亿美元来革新和添置生产设备(去年是六亿多美元)。
扩大生产设备的公司,是把希望寄托在销售额的扩大上面的。然而事实上,在达到这个希望之前,滞销存货的增加和投资的扩大却已经使许多公司发生财政困难。连通用汽车公司、福特汽车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这样庞大的垄断组织,今年以来也用增发股票、发行债券和向银行借债等办法来筹措资金。因此,工商业债务总额迅速增加。美国联邦贮备局因而在今年四月不得不宣布把贴现率提高到3%,这已经是一年之内第五次宣布的收缩信用的措施了。
由此可见,美国企业大规模扩大投资的计划,实际上具有很大的冒险性,而且不是没有遇到重大困难的。
出口的增加在刺激美国某些工业部门的生产上也起了一些作用。今年头四个月,美国出口总额达到五十七亿多美元(内包括三亿八千八百六十万美元军用品),比去年同期多14%。不过,今后美国的出口是否还能够这样继续增加,是个问题。过去两年来,美国的出口一直在增加,这主要是因为西欧的工业扩充需要输入大量的美国工业装备和其它商品。然而,西欧的工业扩充同时也增大了西欧的竞争能力,反过来影响美国的出口。由于竞争已经日益剧烈,同时由于西欧的工业扩充最近已经开始停滞,目前美国经济界中已经有人预言美国的出口可能减少。
前 景
总而言之,今年上半年,美国的经济已经呈现出一个相当不稳的局面;虽然还有着一些上升的因素,但是下降的趋势还在逐渐发展。
为了阻止或延缓下降的趋势,艾森豪威尔政府已经采取了一些新措施。例如在五、六月间,艾森豪威尔就曾先后签署了用政府补贴办法来缩减农业生产的农业法案和规定在十三年内用372亿美元来修筑公路的公共工程法案。七月间,众议院又通过了政府提出的用接受外币的支付办法来向国外倾销三十亿美元(比上年度多一倍)剩余农产品的法案。
美国政府这些“预防危机”的经济措施,究竟有多大功效,将会被事实所证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