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21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解决城市运输能力同日益增长的货运量不相适应的问题
武汉组织机关企业自备汽车参加市内运输
上海实行夜间运输每天可多运七千吨货物
辽宁动员农村胶轮大车参加城市运输工作
本报讯 近来,武汉市许多机关企业的自备汽车,参加了市内运输工作。这是武汉市运输总调度室依照市人民委员会发布的运输管理暂行办法组织的。
按照武汉市运输管理暂行办法,为满足市内运输需要,提高汽车的使用效率,在不妨碍机关企业本身业务的情况下,交通运输局可以根据运输任务缓急,合理调度调剂机关企业的自备车辆。武汉市运输总调度室在七月份就开始进行准备工作,他们调查了一百三十四个机关企业单位,发现有一百零一辆汽车可以利用,初步估计,这一百零一辆汽车,每月可以帮助运输部门完成五万吨左右的货运任务。八月初就有一部分机关企业单位的汽车被组织起来参加运输。八日那天,中南工程管理总局运输处一个单位就在武昌运了一千五百七十一吨货物。其他许多单位也将按不同方式签订合同,陆续组织起来,担负日益繁重的市内运输任务。 (长江日报)
新华社上海电 新华社记者徐寿铿报道:上海的市内货物运输能力和日益增长的货运量之间,出现严重不相适应的现象。有关部门正采取措施改变这个局面。
过去,上海的市内运输能力一直是有余的。今年第二季度以来,货运量骤然增长,运输的货物超过了去年同期一倍以上。尽管全市大小卡车和人力的拖塌车、老虎车、独轮车全部出动,每天还有大批货物来不及运输。由于运输脱节,有的工厂停工待料;有些等待出口的物资不能运到码头;供应各地的商品也不能按时运到车站。有些小型工厂产品运不出去,甚至全部工人停工送货。
运输部门调度车辆不善,托运单位配合运输不好,浪费了部分运力,也加重了这种不相适应的局面。
上海的市内运输部门针对这种情况,采取挖掘潜力和适当增加设备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目前,市内夜间运输已经开放,三百多辆大卡车通宵在工厂、仓库、码头和火车站之间行驶,每个晚上运输七千吨以上的货物。五百名新的卡车司机正在学习驾驶技术,准备参加夜间运输。地方工业部门已经划出九个零件制造厂,专门为运输部门制造货车零件。车辆保养场也增加了夜班作业,加强车辆的养护和检修。调度部门和各个停车场间增设了新的电话线,集中调度公私合营运输公司的车辆。此外,许多工厂、企业等托运单位也已经开始拓宽货场和行车道,简化车辆进出仓库的手续,延长收发货物时间,以加速车辆周转。有的单位还设置了照明设备,适应夜间运输的需要。据市内运输部门人员谈,预计到今年第四季度,市内每天的货运能力可比现在提高一万五千吨以上,运力和运量不相适应的局面可以基本上得到改善。
新华社沈阳19日电 支援城市的八千九百多辆农村胶轮大车,最近把积压在辽宁省各城市火车站和仓库的几百万吨货物运到需要地点,对城市运输起了极大的作用。这批大车已经陆续回乡,参加农村生产。
今年辽宁省各城市货物运输量比去年增加12%,但是运输车辆比去年减少了。抚顺、辽阳、锦州和沈阳等城市的火车站和仓库里积压着大批建筑材料、工业产品、粮食、煤炭等货物,没有车辆运到需要地点。许多建筑工地虽然陆续开工了,而建筑材料却不能按期运到工地,造成停工待料。
辽宁省人民委员会在五月三十一日向各市、县人民委员会发出指示,并且责成运输部门派出十个工作组,深入各地动员农村车辆,利用农闲时间,支援城市运输。
各地农业生产合作社曾经合理地安排了自己的运输工作,抽出车辆支援城市运输。阜新市郊区和阜新县的农业生产合作社,抽调了三百三十辆胶轮大车,把阜新市积压的货物运到需要地点以后回到农村,不仅没有影响农村运输,而且使农业社增加了副业收入。


第2版()
专栏:

推广先进经验,注意点滴节约
全国青年职工积极节约钢材水泥
本报讯 节约钢材和水泥的活动,已经在全国青年职工中广泛地开展起来。特别是基本建设和机械工业单位的青年职工,更积极地参加了这一活动。
在节约钢材和水泥的活动中,青年职工带头推广了各种先进的节约经验。东北第二工程公司青年职工带头推广了冷拉钢筋、干硬性混凝土等几十种先进经验。铁道部第三工程局所属单位的青年职工,普遍采用了“砌石挤浆”和“混凝土渗片石”等先进经验,降低了水泥用量,今年上半年就节约了水泥五百多吨。西北第一工程公司“蒋有金、施江郎钢筋工青年突击队”,利用冷拉机器每天可多拉出三百四十公尺的钢筋,在五、六月份节约了六千一百多公斤钢筋。
搜集废料的活动,自去年以来,在青年职工中一直没有中断过。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水泥工王德智和他领导的青年突击队,从去年七月到现在,规定每星期二、五为节约活动日,仅今年上半年他们把抛散在现场的水泥集零为整,就节约了水泥三十二袋。西北第一工程公司加工厂设立了六只节约箱,吸引了六百多名青年参加了这一活动,三个月来共回收了钢材十五吨多。天津大明轧钢厂三车间,最近组织了一支节约队,收捡了废旧钢材十吨多。
很多青年在生产中注意了点滴节约,他们提出了“不浪费一滴灰浆、不浪费一寸钢材”的口号。鞍山金属结构制造厂的青年职工,开展了节约寸钢块铁运动,在生产中精打细算,今年上半年就为国家节省了钢材八百六十九吨,并且回收了旧钢材二百零六吨。佳木斯机务段青年制动组,今年二月以来,实行不领新料工作日,尽量利用旧零件和加修、配修废品,已经修理了十八台机车。
在这一活动中,很多青年技术人员从多方面研究了节约的办法,提出了合理化建议。江西省城市建设局设计室的青年技术人员,组织了审查设计图纸的专门小组,提出了许多修改设计和采用代用品的建议,为国家节约了水泥五百八十吨、钢筋三十六吨。纺织工业部第四建筑安装工程公司青年技术员裘家安,在审查西北第一印染厂等厂的设计的时候,发现钢筋的设计强度要求过高,提出了采用三号钢筋代替原设计采用的零号钢筋的建议,节约了八、九十吨钢筋。
为了把内部资源充分动员起来,青年材料管理人员开展了清查仓库的工作。天津动力机厂材料管理员周大理,将库存残料主动分类,在不影响产品质量的前提下分配给工人,上半年就为国家节约了十四吨好钢材。 (雷亨民)


第2版()
专栏:

西南地质局工伤事故严重
任国昕
西南地质局历年来的工伤事故都很严重,仅就今年第一季度来说,所属各勘探队、普查队因工死亡的人数,就相当于去年全年死亡人数的118%;一月份西南地质局死亡人数占地质部系统死亡人数三分之二。据十四个队的统计,第一季度工伤频率达千分之五(即一千人中有五人受伤),第二季度则上升到千分之七。又据八个队的统计,第二季度因发生工伤事故而停工三天以上共四十次;其中停工十三天以上的有二十次。
为什么事故这样频繁呢?主要应当从局的领导思想上来检查。
编制上规定地质局生产技术处应该设立技术保安科,科内应有六个至九个干部,但是西南地质局的这个科一直是形同虚设,有个科长又调作他用了。在四十多个野外队中仅有十个队有一个专职或兼职的技术保安工作干部,其余三十个队就没有人负责这项工作。局的党委会以及局务会议也从来没有讨论过劳动保护和生产安全问题。甚至地质部今年四月份发来了一个通报,指出西南地质局工伤事故严重应引起注意后,局的领导上仍然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来改善这个情况。
局领导上不重视生产安全,队上的情况也就不言而喻。有的队把汽油、火药、雷管、炸药等放在同一栋宿舍内,宿舍兼作了库房;有的队虽然用专门房子作危险物品的库房,因为房子不够住,里边又住了人,形成库房兼宿舍。地质部颁发的“山地工作、钻探技术保安防火规程”中,明确规定了危险性的工作什么人可以做,什么人绝对不可以做,但是很多队都没有执行。503队让一个刚到队上四天的学工掌握机场升降机的操作,因不会操作,发生事故,当场毙命。事后队上虽作了检查,但是很一般化。到了第二天又发生了一个不熟练的炮工因放炮被炸死的事故。这个队两天连死两人,情况不能不算严重了。529队让三个新参加工作的农民携带炸药;本来炸药是装在一个葫芦里的,但由于葫芦没有备置盖子,在他们吸烟时落进火灰引起爆炸,三人都受了伤。队上对这个问题的处理是向局写了一份报告,报告中说“发生事故的原因是他们三人农民意识浓厚,吸烟过多,……伤愈后已对他们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山地工作、钻探技术保安防火规程”中规定了携带炸药必须用严密的木箱装置,并且一定要加锁,还规定了必须是经过训练或有经验的人携带。529队让临时工携带,事先又没有告诉他们不准吸烟,以致出了事故;事后不作自我批评,反而责怪别人“农民意识”浓厚。真是多么不近情理啊。
不了解情况的人可能认为野外队大概没有防护经费,因而防护工作做不好。不是的。野外队劳保安全经费占了整个生产费用的3%。可是有些队宁可挪用它来做办公费,却舍不得用在劳动防护工作上。509队开动了几台钻机,不买一顶安全帽(一元钱左右一个)。537队某机场提出计划购买两部灭火机,队长不批准;后来这个机场因汽油燃烧失火。火起后由于缺少灭火设备,工人措手不及,只好用水救火,火势更大。事后队长说工人用水灭火是违反防火规程,责令机场上的技术负责人写检讨书,并要处分机长。职工们愤愤不平,纷纷批评领导上事先不向工人传达防火规程,又不批准购置灭火机,弄得队长才无话可说。
事故这样严重,劳动保护工作做得这样差,可是西南地质局几位正副局长中竟有人持这样的论调,他们说:“地质工作发展得太快,人员来自四面八方,又是在分散的情况下,出个事故,死个人是难免的。”这就奇怪了,为什么来自四面八方就具有这样大的危险性?“分散”又何以使工伤事故难免?
是的,野外的地质工作很多是有一定的危险性,要求不出事故是比较困难的。但是,这个说法必须有个前提,就是看是否尽了最大的努力来防止事故。如果努力防止事故的发生,那就可以减少伤亡;否则伤亡事故必然越来越严重。
“轻伤摇摇头,重伤吓一跳,死了人往上报”。这是钻探工人的打油诗,这首诗千真万确地描绘了领导上对工伤事故的官僚主义态度。


第2版()
专栏:

挖掘埋没在地下的生铁
据新华社讯 福建省工业厅、手工业管理局等单位,最近分别到连江、罗源、福清、莆田等十一个沿海县份,同当地农民一起调查和挖掘埋在地下的大量生铁,预计到今年年底约可挖掘出四百吨。
福建省沿海连江、罗源等县,是中国历史上的海防要塞,原来在这里架设有大量生铁铸造的土炮,大都已经被废弃和埋没在地下,据各地农民反映,约计在一千吨以上。
福州第一机器厂、第二机器厂等在六、七月间已经在这些地区搜集了这种生铁一百多吨,用来制造柴油机。


第2版()
专栏:

节约钢筋水泥的楼顶
据新华社讯 开滦设计分院土木科正在设计的一座三层楼——开滦煤矿唐山招待所,楼顶将用砖砌的拱代替钢筋混凝土。初步计算,一层楼顶可以节省钢筋七吨,水泥十一吨。


第2版()
专栏:

编后杂感
自从社会主义高潮出现以来,各地城市的货物运输量大大增加,出现了市内运力和运量不相适应的现象。这种现象正在随着生产、建设的发展,一天比一天严重。
由于运力不足,调出的商品不能及时运往码头;运来的原料不能按期送到需要的地方。甚至使得工业生产和基本建设单位停工待料。
运量增加是客观需要,运力不足是客观困难,看来解决运输堵塞问题非从增加运输设备着手不可。但是,增加运输设备不是马上可以做到的,目前主要的办法是挖掘运输潜力。
今天本报发表的几条消息,证明了大量挖掘运输潜力是可能的。武汉市组织机关企业的自备货运汽车参加市内运输,仅初步调查了一百三十四个单位的一百零一辆可以利用的汽车,每月就可以帮助运输部门运货五万吨左右;上海市实行夜间运输,每天可以多运七千吨货物,预计到第四季度,每天运力可比现在提高一万五千吨,可以基本上改变市内运力和运量不相适应的局面;辽宁省动员了八千九百多辆农村大车,就把积压在各城市的几百万吨货物送到了需要地点。
办法真是不少啊!这些办法别的地方难道就不能够学习吗?例如各个城市的机关企业都有许多自备车辆,有时闲置,有时忙不过来;单程运货,汽车回来空跑的现象都是不少的。像武汉市这样把机关企业的货运汽车组织起来,统一调度调剂,组织对流循环运输,在其他地区也应该是可以做到的。有条件实行夜间运输的地区,也可以仿照上海的办法,提高现有汽车的运输量。至于农村运输力量,更是国家运输部门的强大的兄弟部队。适当组织农村运输力量,利用农闲时间参加城市运输,是克服运力困难的有效办法。
总之,只要积极地动脑筋,想办法,出路总是可以找到的。


第2版()
专栏:

用炉灰制的砖
抚顺市红砖厂试制成功了一种新的建筑材料——灰渣砖。这种灰渣砖是用废炉灰和少量白灰制成的,抗压、抗折等性能都和红砖一样,但是成本却比红砖低41%以上。这种砖不用窑烧,可以长年生产。
抚顺市是矿区,不适于从地面取土造红砖,过去制砖原料都是从铁岭、辽阳等地调运,成本很高,还不能满足需要。同时,抚顺发电厂日产炉灰一千多吨,又一向被当作废料处理。灰渣砖试制成功以后,不必再从外地调运原料,一千多吨炉灰也可以充分利用了。


第2版()
专栏:

大铲抅缝
砌砖的时候,工人们一般都使用大铲,原浆抅缝的时候需要换用抅缝器,这样工作效率就比较慢。建筑工程部直属工程公司第一工程处工长魏景山同志创造了用大铲抅缝的办法。这个办法是在大铲的右侧焊上一根铁条,在砌完六到八块砖以后,就用焊有铁条的一边进行垂直和水平的抅缝,抅完以后再砌。这样一面砌一面抅缝,比过去原浆抅缝提高工作效率13.85%。使用大铲抅缝,灰浆必须饱满,这便加强了砖和砖的粘结力,提高了工程质量。 (卢孺子)


第2版()
专栏:

锨式活动抹灰器
西安市第三工程公司西北医学院工地粉刷工卜金升创造了一种先进的粉刷工具——锨式活动抹灰器。这个工具像一个木把铁锨,不过铁锨头的左、右和后面都有挡头,像个簸箕。操作的时候就像用大刷子贴广告一样,把一锨灰从墙下部抹到墙上部。一个普通的粉刷工使用这种抹灰器,一天能抹一百四十多平方公尺,超过国家定额将近二倍。一个普通工人要掌握一般粉刷技术,最快也得一年多,用锨式活动抹灰器,只要学两三天就能做一般的粉刷活。
卜金升同志是个有二十年工龄的老工人,过去工作很疲沓。今年开展先进生产者运动以后,他感到自己落后的可耻,就积极钻研和试验锨式活动抹灰器。现在西安第三工程公司正在大量制造这种工具,准备在全公司普遍推广。
(古柏)


第2版()
专栏:

地下油海—克拉玛依
新华社记者 韩文慧
到克拉玛依的客人都要跑到沥青山上去看看。在强烈的太阳下面,人们踏上这座由沥青堆积起来的山丘的时候,就会感到像走在地毯上面一样,脚下软绵绵的。在这座山丘的山坡上,可以看到胶状的沥青从山丘裂缝里向外挤。山顶上有两个油泉,突突的冒出黑褐色的原油。过去在这里收集原油和挖掘沥青的维吾尔族人,把它叫作“克拉玛依”。“克拉玛依”就是“黑油”的意思。
原油冒出地面来,从地质观点上看,可能是地下储油构造经过造山运动破坏之后出现的一种现象。就是根据这种估计,所以过去有人认为这里的油田已经没有工业价值了。
去年七月,新疆石油管理局派来了一支青年突击钻井队在这里开钻了第一口探井。这口探井钻到目的层以后,井底原油就像一股喷泉,从油管呼啸而出。青年突击队员们高兴得挥舞着帽子在井台上欢呼。他们围坐在篝火旁边谈论着克拉玛依的未来远景,一直到天亮。
青年工人们向往的远景没有落空。接着第一口探井出油以后,陆续开钻的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许多探井都钻出了原油;出油量也一口井多于一口井。今年上半年是决定克拉玛依油田有没有工业含油价值的关头。克拉玛依在这个时期在它的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记载。振奋人心的消息一个接一个,庆祝这口探井出油的锣鼓余音未息,庆祝另一口探井出油的锣鼓声又响了。贺信、贺电纷纷寄到这里来。克拉玛依沉浸在从来未有的欢乐气氛里。
现在,克拉玛依已经钻完的二十多口探井都钻出了原油和油气;有十五口探井已经自喷出原油。这些事实证明了克拉玛依油田不但没有被破坏,而且是一个储量丰富、面积很大的油田。
从今年下半年起,克拉玛依油区钻井工作开始迈开大步来钻探油田的边界了。最先迈出十公里以外为侦察油田边界而开钻的一口探井,已经出现了很好的油砂和油气。这口探井经过地质人员的鉴定,断定井下油层和已经出油的地区的油层完全一样。原来已经被确定为油田边界并且准备建筑房屋的地区,最近在打一口供应工程用水的水井时,又钻出了原油。弄得有关部门不得不重新考虑房屋的建筑位置。
在克拉玛依东北一百多公里的乌尔禾,地质探勘人员过去在普查和详测的时候,就曾经发现了很好的构造和露头沥青。他们从获得的资料判断,乌尔禾不仅含油的希望很大,而且很可能和克拉玛依连接起来。新疆石油管理局已经把这两个地方的名称连在一起,叫做“克拉玛依—乌尔禾油区”。记者最近在乌尔禾访问时,参观了地质专家十分感兴趣的沥青脉。这条沥青脉长达四十公里,从岩石裂缝里挤出来的原油经过氧化后已经变成固体沥青了。地质专家们认为这种凝固后的沥青,已把地下储油构造封闭起来;构造并未受到破坏。今年在乌尔禾进行构造浅钻的勘探队已经在好几处钻出原油和油砂。现在在乌尔禾风景优美的艾里克湖畔,已经竖起了一座座探井的井架。这些探井将进一步证实这个地区的储油情况。
在克拉玛依和乌尔禾之间的地带也发现了油。记者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公路旁一个沙坑里聚着半坑原油,漫流在沙滩上的原油已经变成固体。据说浅钻队在这里钻完构造浅钻撤走以后,原油就从钻孔里流出来,人们发觉后才塞住了钻孔。这些景象使人感到这里像一个油海,遍地都埋藏着石油。乌尔禾和克拉玛依连结起来的说法看起来是有根据的。
克拉玛依油田到底有多大,边界在哪里?现在还是深远莫测的。住在克拉玛依的作家、记者们最近邀请这里的地质工程师介绍了油田的远景。这位工程师在谈到这个油区可能的含油面积时,他的手掌从准噶尔盆地地形图的西北角一直移到东北角,然后又在图上用手指划了一个大圈。他这一圈几乎把准噶尔盆地北部全部圈了进去。据他说,这还没有包括正在勘探的准噶尔盆地中央地台区。
现在,大规模的钻探工作正向辽阔的戈壁上不断延伸。在几百平方公里的面积上,到处可以看见高耸的井架,一簇簇的白色帐篷和往来如梭的运输汽车所带起来的漫天沙尘。成千上万的石油工人正为揭开这个油田的秘密进行着忘我的劳动。


第2版()
专栏:

用最快的速度安装井架
克拉玛依油区的乌受尔井架安装班在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中创造了井架“三大件”快速拆卸、搬运、安装法,工作效率提高了三倍。这是工人们正在用快速安装方法竖立井架。 高锐摄(新华社稿)


第2版()
专栏:读者来信

对铁路客运工作的表扬和批评
站台交付行李办法好
坐火车,取行李是一件麻烦的事。一到终点站,行李房前总有一字长蛇阵,耗费了旅客很多时间。
行驶在太原、北京间的二三、二四次旅客快车上的青年行李员阎果珍、狄建功研究出一种站台交付行李的办法。他们在未到站前就拿上行李报单到每个车厢进行登记,按登记的先后在旅客行李票上和列车行李报单上编号;列车到达车站以后,搬运员就可以把需要在站台交付的行李很快地卸在一处,旅客交行李票后,就可以及时取到行李,由装卸工人给搬出站外。在北京站还可以按照旅客的意见,把行李用汽车直接送到旅客的家门口。
这个新办法自从实行以来,很受旅客欢迎。希望其他列车也采用这个办法。 (高攀龙)
出门有时也不愁
我从汉口乘第二十次快车去安阳,发现这趟列车上挂着“江列207号”臂章的列车员工作热情负责、照顾旅客无微不至。每到吃饭的时候,他就利用擦车窗或扫地的机会,一一询问旅客们吃了饭没有。旅客们吃完带油的食物,他总是关心地请他们去洗手,免得油了衣服。他特别关怀老年人。这个车厢内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每逢她去上厕所,来回总是由207号列车员搀扶着。到吃饭的时候,他就向老太太说:“您想吃什么饭,我去给您买。”等一会又去问冷问热,感动得老太太话也说不出来。有一个旅客感冒了,207号列车员不断地去了解病情,对他吃饭、饮水照顾得特别周到。
当旅客们在旅途中感到寂寞的时候,他就把小人书、扑克等一一送到大家手里。玩了一会,他又让旅客休息一会,或者在火车停站的时候动员大家下车作广播操。
遇到这样的列车员,出门就不用发愁了。 (陈凤朝)
服务周到
广州火车东站为旅客服务得很周到。一进车站,就有服务员迎上来问你要到哪里去。当旅客们说明要到哪里去时,服务员马上会告诉你什么时候售票、什么时间开车、每天开多少班次,又告诉你在哪里喝茶、在哪里休息、哪里有休息室。买上了票,在文化室一面翻翻书报,一面等车,这里的服务员对你也是关怀备至;每当有列车要开出时,她们就会告诉你,这是第几次车,往哪里开的。
这里不只有广播站经常广播乘车注意事项,不只有“问讯处”等客上门解答各种疑难,还有好几位服务员,在旅客行列中来回行走,专门答复旅客的询问。
广州火车东站为旅客服务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希望其他车站也给我们这样的方便。 (徐伯勋)
售票效率太低
七月里的一天,我到北京火车站西四售票处去买票。那天天气闷热,买票的人又多,大家都不停地挥着扇子,着急地希望能赶快买上车票。但是等了好久,买票的队伍往前移动得很慢。仔细一算,买一张票需要花费十分钟到一刻钟的时间。原来售票员一会儿翻翻票价本,一会儿又拨拨算盘,最后才慢腾腾地在票上盖上章。两个半小时过去了,只有十几个人买到票。时针刚走到五点半,售票窗“咔”的一声关上,休息时间到了。就这样,我排了三个钟头队,仍没有买上车票。希望售票员们找窍门,提高工作效率,不要让旅客久等。(李 洪)
有卧铺不让买
七月十三日,我从青岛坐开往北京的第二十二次快车去济南,青岛售票处的人说睡铺已全部卖完,只得买了一张坐票。谁知上车后发现有三分之二的睡铺上没有人。我问列车员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这些空位子是给沿途车站留出来的,接着还念了留出的睡铺数目字。当我听到给济南留出十八个睡铺位子时,便急忙要求列车员让给我一个,并声明我只到济南,并不妨碍从济南去北京的旅客乘车。但列车员强调这是济南铁路管理局的规定,他们不能破坏制度。于是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边冷清清的无人睡的卧铺位子,在热气逼人拥挤不堪的车厢里整整地坐了十个钟头。
(鲁 声)
餐车饭菜贵
火车上的餐车是为便利旅客在旅途中用膳而设立的。但是铁道部规定的饭菜价格实在太贵,最便宜的丙等份饭也要四角钱,乙等和甲等的份饭价格更令人咋舌;而且一份饭仅仅一小盘,饭量大的非吃上两三盘不可。建议铁道部重新研究一下餐车的经营方针,究竟为广大旅客服务,还是为少数人服务。
(宁枫仁)
不合理的罚款
七月九日下午五点多钟,宝鸡火车站出口处排了两长列等候剪票上车的旅客。剪票时间早已到了,车站剪票人还无影无踪,直到列车到站才剪票放行。结果大部分人的票还没有剪,开车时间就到了,只得放行上车。哪知到了终点站兰州,却不让大家出站,原因是没有剪票上车,违反铁路规章,每人得罚款二角。
近百个旅客站在兰州车站广场的铁窗下面愤愤不平地质问罚款的根据,但是铁窗里边的人,对群众的意见充耳不闻,摆出一付“反正得按铁路规章办事,不罚款休想出站”的架子,有个农民没有两角钱,只得哀求车站把自己的行李作为抵押,后来还是一位旅客代付了罚金,才得出站。有些女人大声叫苦,要到法院辩理。
我认为这种不分青红皂白,乱加罚款的行为是不对的。(李顺元)
荣誉军人的呼吁
过去,哈尔滨火车站的“军人休息室”,荣誉军人也可以去休息。不知为什么现在却变了样,军人候车室不再让荣誉军人进去休息,荣誉军人买票也不给予便利了。据说这是奉上级指示,因为荣誉军人已经复员,不再是现役军人,可以不加照顾了。
我真不明白,现在荣誉军人真的不需要照顾了吗?他们,特别是二等以上的残废军人,很多都是身体残缺的,让他们横卧在地下等车、挤在长蛇阵中排队买票,是很困难的,也是使人过意不去的。希望车站给荣誉军人以便利。(江岫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