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19日人民日报 第4版

第4版()
专栏:

要善于同非党干部合作共事
本报评论员
在我们的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有共产党员干部,也有非党干部。他们之间存在着合作共事的关系。几年来,党和非党干部的合作共事关系基本上是好的,并且是不断进步的。大多数共产党员对于非党干部的工作职权都是尊重的,并且从各方面帮助他们在工作上做出了成绩,在生活上也作了必要的关怀和照顾。特别是最近时期,党中央召开了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以后又明确地提出了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党和非党干部的合作共事关系有了很多新的改进。但是也还有一些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的党和非党干部的关系不够正常:有一些党员干部只看见共产党的领导作用,看不见党外人士也有重大的作用;只看见自己的长处,看不见人家的长处;只看见自己的进步,看不见人家的进步。所以他们就不愿意主动地同党外人士合作共事;或者只愿意同进步很快的党外人士合作,而不愿意同进步较慢的党外人士合作。对于非党干部的工作职权,他们也有某种程度的不尊重。或者是分工不明确,弄得人家没有多少事情可作。或者是没有给非党干部准备很好的工作条件。也有的是遇事独断专行,不注意同非党干部协商。这些都影响了非党干部在工作中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使非党干部不能很好地运用他们的知识和经验,充分发挥他们的长处。
大家知道,我国正在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是一个极其光荣伟大、同时也是极其艰巨复杂的事业。在为完成这个事业而进行的斗争中,中国共产党起着主要的领导作用。但是不论在任何时候,共产党员都只是人民群众中的少数,他们的知识和经验毕竟是有限的。如果只有共产党员的努力,而没有广大人民的积极参加和支持,没有广大非党干部的紧密合作,社会主义事业是不可能胜利的。正因为这样,所以党中央一贯非常重视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巩固和扩大,重视加强党和非党干部的团结合作,并且认为这种合作是固定不移的,永远不变的。
在巩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中,正确地处理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的党和非党干部的合作共事关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一方面是因为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的非党干部来自各个不同的阶级和阶层,同各方面的人保持着联系。合作共事的关系搞好了,我们的党和国家机关就能够经常听到各方面的呼声和意见,在考虑和决定政策、方针和计划时就会更周密、更全面,同时也就能够更及时地发现和纠正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保持正确的领导。另一方面,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需要多方面的人才,特别是需要大批的科学技术人员和专门家,这就更加要求我们自觉地同党外人士合作。在我们的机关、学校中工作的非党干部,绝大多数都是知识分子,其中还有许多人是高级科学技术人员,他们具有为国家建设所必需的多方面的知识、技能和丰富的经验。党和非党干部的合作搞好了,非党干部就能够很好地发挥自己的长处,促进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发展。因此,有些党员干部看不起党外人士,不愿意同他们合作共事的想法和作法是完全错误的,是一种宗派主义情绪的具体表现,只能对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发生有害的影响。
要搞好关系,并且充分发挥非党干部的力量,就必须保证非党干部真正有职有权。在任用他们的时候,应当根据他们的能力和特长,分配给适当的职务,在正副职之间作明确的分工,同时赋予与职务相称的权力,使他们有进行工作的一切便利条件。只有工作职务,没有明确的分工,有职有权就是空的。有了明确的分工,如果没有进行工作的便利条件,应该与闻的事不能与闻,应该看的电报文件不能看,应该参加的会议不能参加,党外人士也不可能很好地履行职责,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也就无从发挥。而今天有些党员干部却没有这样作。这些同志有时忙得连休息的时间也没有,但却不相信党外人士,不让他们负起应当担负的任务;或者虽然分配了党外人士以一定的任务,但是不肯大胆放手地让他们去作。这种情况显然是很不正常的,希望能够迅速地纠正。
共产党员的民主作风和遇事协商的精神,在搞好党和非党干部的合作共事关系上也是极为重要的。遇事协商,一方面是可以使非党干部获得充分发表意见的机会,提高他们工作上的积极性、主动性和责任感,因而更快地前进;另一方面也的确能使共产党和国家机关广听博闻,防止许多错误和缺点。相反的,如果共产党员自以为是,不喜欢听取非党干部的意见;或者只愿意听取同自己相同的意见,不愿意听取不同的和反对的意见,非党干部有意见也就不愿意发表,或者是言而不尽。这样,久而久之,就会在党和非党干部之间造成隔阂,伤害非党干部的政治热情和工作积极性。
当然,强调尊重非党干部的意见,并不是要我们同非党干部保持虚伪庸俗的一团和气。明明知道他们的某些意见不正确,也不向他们指出;明明发现他们的工作中有缺点和错误,也不进行诚恳坦率的批评。这种客客气气的态度,并不能真正搞好关系,反而会使非党干部认为这是党对他们不信任。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彼此相待以诚,用同志的态度来处理彼此间的矛盾和分歧。而今天在一些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除了有部分党员干部十分缺乏民主作风,不能容忍不同的和反对的意见以外,在同非党干部的合作共事上采取客客气气,彼此相安无事态度的党员干部,也还是不少的。这些同志所以采取这种态度,主要是他们看不见或者低估了几年来非党干部的政治思想觉悟的进步和提高,以为非党干部不愿意和不能够接受批评。其实,许多非党干部是愿意接受、也能够接受批评的,他们很希望党员干部不客气地指出他们的缺点和错误,对他们的工作进行必要的检查和鉴定。
为了在今后进一步改善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的党和非党干部的合作共事关系,我们认为有必要经常在党内进行统一战线政策的宣传教育,批判各种不利于党和非党干部团结合作的思想和行为,使党员干部都懂得和党外人士团结合作的重要性和长期性。同时还应当根据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的党和非党关系基本上是工人阶级内部关系(非党干部也都是工资劳动者)这个原则,对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的工作制度作必要的修改和补充,使之符合于机关、学校和群众团体中的统一战线工作的性质和要求,使之有利于发挥非党干部的积极性主动性。


第4版()
专栏:

民革湖北省组织和民盟山西省组织
根据不同对象广泛联系各阶层人士
重庆各民主党派很多基层组织发挥了助手作用
新华社武汉18日电 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湖北省、武汉市地方组织,近一两月来在武汉地区广泛开展联系社会中上层人士的工作。现在和民革组织取得联系的前中上层的国民党员、旧军政人员等已经有五百多人。
民革省、市委派有专人负责这项工作。他们根据各区人民政协和街道有关部门提供的情况,进行深入了解或访问,从而和这些人士取得了联系。有些人士还主动向民革组织申请联系。民革在和他们取得联系后,就根据他们的要求组织他们学习中国革命的基本知识,并且采取自愿和可能相结合的原则,把有的人编入固定的学习小组,对不愿或不能参加学习小组的人就采取其他的办法来帮助他们进行学习。对老弱残病的人,民革也派人主动去进行联系和访问。
据新华社太原18日电 中国民主同盟山西省筹备委员会和太原市委员会正在扩大联系群众的范围和对象。目前联系的有美术工作者、中西医、华侨、戏剧演员,以及具有初中文化水平的雕刻、绘画等方面的知识分子。联系工作是采取访问和座谈等方式进行的,联系时并积极地向这些人士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各项政策。
在联系过程中,民盟地方组织有了很大发展。在最近发展的四十多个盟员中有山西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邢玉亭,山西省农业厅副厅长李秉权和晋剧名演员张美琴等人。
据新华社重庆16日电 在重庆市的各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和成员有许多成为机关、学校和企业单位的有力助手。这些基层组织和成员在各种工作中起着积极的作用。
西南政法学院教授、民盟盟员张警曾在教材供应困难的条件下,几年来认真编写讲稿达四十万字,不断改进教学方法,受到学生的欢迎,被推为重庆市出席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会议的代表。最近,重庆市又有二十名民盟盟员被评为优秀校长和优秀教师。
在全市各公私合营企业中,有六十九名中国民主建国会成员由于接受改造好和积极参加社会主义竞赛,被企业评为先进生产者和先进工作者。
重庆市不少单位由于在布置各项工作时注意事先同各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和成员商量,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基层组织的支持和协助。今年暑期,中国民主同盟在中学校的不少基层组织配合学校评选上期优秀教师和总结教学经验等工作中,开展组织活动。九三学社重庆分社采取举行报告会、座谈会等办法,鼓励成员开展各种科学研究活动。
各民主党派的基层组织还通过各种座谈会、访问的方式,收集群众意见和建议。最近,在各民主党派市级领导机构统一布置下,九三学社重庆分社、中国农工民主党重庆市工作委员会等民主党派的一些基层组织,深入地搜集了有关对“长期共存”和“百家争鸣”的方针的意见,送给有关单位参考。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的组织,在今年上半年也广泛开展了社会联系活动。由于各民主党派组织和成员经常反映意见和提出建议,使中国共产党和政府部门的工作得到改进。


第4版()
专栏:

青年团员牛北辰英勇救孩子
本报讯 驻辽宁安东市某部队在纪念“八一”建军节的大会上,奖励了英勇地从火车前抢救三个孩子脱险的电话兵、青年团员牛北辰。
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五时,一阵小孩的哭声惊动了正在铁路旁参观电话线路架设竞赛的牛北辰。他回头一看,一列火车已迎面飞驰而来,三个在铁路上玩的孩子吓得大哭。眼看火车离小孩只剩五十公尺左右了。在这万分危急的一刹那,牛北辰毫不犹豫地跳上铁路,一手抱起一个刚学会爬的小孩,一手拉着两个才五、六岁的孩子,当他大步跨出铁轨时,火车就在他的背后疾驰而过。牛北辰勇敢的行为保全了三个孩子的生命。
(刘志非)


第4版()
专栏:

参加辛亥革命的老人
得到人民政府关怀
据新华社武汉17日电 政协湖北省委员会协同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湖北省、武汉市地方组织在武汉地区调查参加辛亥革命首次起义老人的工作,目前已告结束。现在查明,当时参加起义的老人除已参加工作的人以外,还有636人散居在全市,其中以住在起义地点——武昌区的人数最多。
远在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时起,他们就相继参加了辛亥革命。他们当时都是推翻前清封建王朝革命战争中的年青官兵或文职人员。现在,这些人都成了白发苍苍的六十到八十六岁的老人了。
解放后几年来,人民政府一贯关怀这些老人,对其中生活有困难的,都分别情况给予了急救、长年救济或临时救济。
老人们对这次调查和政府多年来的关怀、救济,甚为感激。不少人感动得流了泪。他们说:从孙中山先生逝世以后,我们这些没有地位的老人无人过问,我们万分感激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对我们的关怀。


第4版()
专栏:

六一老人空手打虎
新华社南宁18日电 八月三日中午,在桂西僮族自治州南丹县帮里村,忽然有人高喊:“老虎在田坝上捉狗吃啦!”声音刚落,有一个老汉就健步飞奔,向田坝上的老虎追去。老虎看见人追来,立刻张牙舞爪地向老汉扑过来。老汉抵挡不及,头顶被老虎伤了一处,当他急忙跳过一边时,手掌又被咬伤了。但老汉仍然奋勇向前,赤手空拳地和老虎搏斗起来。一时人虎扭作一团,从一丈多高的斜山坡滚下去。这时老汉趁机跃起,紧紧地抓住老虎颈部,用尽力气把老虎按压到田里的烂泥浆中,并且高喊:“捉住老虎了!”这时,生产队长胡开荣已经赶到,他迅速地抽出老汉背后斜插的柴刀,狠命地把老虎砍死了。
这位老汉是帮里村下寨屯的柏大爷,他今年已经有六十一岁了。他赤手空拳捉老虎的故事,登载在十六日的广西省宜山农民报上。


第4版()
专栏:

新疆各民族组成访问团
访问住在青海的哈萨克族人民
新华社西宁18日电 由哈萨克、维吾尔、汉、柯尔克孜、锡伯等民族组成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访问团一行三十一人,昨天从西宁出发前往阿尔顿曲克哈萨克族自治区,访问青海哈萨克族人民。
访问团是在八月十四日从兰州到达西宁的。在甘肃时曾经访问了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的哈萨克族人民。这次去阿尔顿曲克哈萨克族自治区访问,是为了表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族人民对居住在那里的哈萨克族人民的关怀,增强两地人民之间的联系。访问团携带了丝绸、茶、糖、布匹等物品和哈萨克、维吾尔文字的书刊,准备赠送给那里的哈萨克族人民。随访问团同行的文工队和电影放映队并将在那里演出民族歌舞和哈萨克语“哈森与加米拉”等影片。


第4版()
专栏:体育新闻

罗体委主席和男子篮球队首批人员到京
据新华社18日讯 应邀来中国访问的罗马尼亚部长会议体育运动委员会主席马·波德纳拉斯和由利·特奥多雷斯库率领的罗马尼亚国家男子篮球队第一批人员十人,今天下午乘飞机到达北京。
他们在飞机场上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副主任荣高棠和中国的篮球运动员们的热烈欢迎。到飞机场欢迎他们的还有罗马尼亚驻中国大使尼古拉·乔洛尤。
罗马尼亚国家男子篮球队队员下飞机以后,首先引人注意的是身高二公尺零二公分的队员科科斯,他比去飞机场欢迎的中国最高的篮球运动员鞠汾康还要高四公分。
罗马尼亚国家男子篮球队的第二批人员十人将在日内到达北京。
中国男子篮球队今年七月初在罗马尼亚访问的时候,曾经同罗马尼亚国家男子篮球队打成平局。
罗马尼亚国家男子篮球队来中国的第一场比赛将在下星期举行,对手是北京市男子篮球队。


第4版()
专栏:

两个法国运动员到北京
骑机器脚踏车旅行一万八千公里
据新华社18日讯 法国体育杂志“路和跑道”的编辑安·福龙同他十八岁的伙伴、机械师让·纳斯卢,骑着机器脚踏车经过一万八千公里的长途跋涉,在昨天骑着机器脚踏车到达北京。这两位法国运动员今年四月三日离开巴黎,经过西德、民主德国、波、捷、匈、南、希、土、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和缅甸,在八月三日抵达昆明。
他们的旅行工具是一种时速四十五公里、重量不到八十磅的机器脚踏车。这种车在没有燃料的时候,还可以用脚踏动前进。
他们打算在北京游览一个星期,然后取道乌兰巴托和莫斯科返巴黎。全部乘机器脚踏车的行程将达到三万公里左右。安·福龙说,他们是第一次用这种轻型的机器脚踏车作这样长途旅行的两个人。


第4版()
专栏:

祖国边疆美丽的城市——亚东
新华社记者 赵奇
七月间,我搭上了从日喀则到亚东的汽车,访问了西藏南部的一角——亚东地区。当汽车到达近五千公尺高的喜马拉雅山山口时,在眼前的喜马拉雅山第三峰——琼莫拉热,雪光耀眼,在它脚下的多吉湖,平静如镜,经常有白鹤飞过湖面。在山口的北面,是一望无际的旷原,过去这里人烟很稀,现在不但能看到来往的汽车,还可以看见一队一队的胶轮马车和飘着小彩旗的骡帮,来往在喜马拉雅山脉南北的商旅显然比从前更加方便了。从山口向南走,经过有“世界高城”之称的帕里,地势逐渐降低了两千多公尺,一直下到气候温和的亚东河谷。这天,我一连看到三种自然界的面貌:从草木不生的风化了的山岭到灌木丛生的地带,然后进入树木参天的河谷,它们的气候的差异也是很大的。
初访亚东
进入一条翠绿色的狭谷便到了亚东地区,这里的自然环境和居民的房屋和西藏其他地区都不一样。河谷两岸的山坡上,开满了野玫瑰、海棠和许多野花,蜂蝶在花丛间飞舞,村子里的苹果树和桃树上,果实累累。这里由于气候温和,一年可以种植两季作物。现在,这里新垦的农田已经超过了原有的耕地面积。梯田里的青稞已经收割,比西藏其他的一些地区早两个多月。这里的人民银行也已经向河谷的农民发放了两次贷款。
亚东不是一个房屋建筑集中的城市,在这条河谷里,只有下司马和仁钦岗有像村镇一样的小街道。自从我国和印度在北京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的通商和交通协定以后,这里的贸易更加发展了。当我来到下司马的时候,新的城市正在这里形成,新建的邮电大楼和亚东小学校舍就要完工了,接着修建的还有国营贸易公司、人民银行和其他的楼房,不久,这里还将兴建一个水力发电厂,用来满足发展小型工业和照明的需要。
访亚东林区
一百多里长的亚东河谷,是一片茂密的林区,这里生长着有名的喜马拉雅松,很多红松和白松的直径长达六十公分到八十公分,有的高达二十多公尺。这里生长的云杉和桦木,也是很好的建筑材料。过去,森林里很少有人到过。江孜到亚东的公路通车以后,森林的富源才第一次用来支援西藏中部的建设,大批的木料从这里运到江孜和日喀则。现在,一条通往林区的公路正在向林区的纵深伸展。西藏的伐木工人也开始在这里成长起来,伐木工人中除了亚东人和帕里人外,还有拉萨人、日喀则人和江孜人,他们过去大都是无法维持生计的农民和牧民。现在亚东地区的藏族人民正在积极地保护国家的这片森林,亚东护林委员会成立起来了,委员会的十九名委员中,有十七个是藏族。他们都是亚东各村里有声望的人士,在调查森林情况和开展森林防火工作中,都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们还经常向居民进行保护森林的宣传教育。现在有许多藏族青年正在踊跃报名参加即将成立的护林队。
茶树和苹果
由于亚东气候良好,茶树和苹果生产在这里都有很大的发展前途。现在,有关部门正在着手制定种植茶树和苹果树的计划。在亚东的仁钦岗,我访问了一个从四川灌县茶叶试验场调到这里来,专门试种茶树的青年工人王宗庚,他领着我参观了培植着四百多株茶苗的茶园,茶苗的嫩叶已经生长出来。他说,西藏过去没有一株茶树,但茶叶是西藏人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品。根据现在生长的茶苗来看,在这里种植茶树已经没有问题,只等今年观察茶苗过冬情况以后,明年就可以大量种植了。如果将来亚东能够大量产茶,不仅为当地居民开辟了新的生产道路,还可以改变西藏一向到内地远道运茶叶的情况。
亚东也是西藏目前最适合种植苹果树的地方,由于这里的居民缺乏良种和科学培植方法,现在还不能大量生产。今年亚东人民银行已经向居民发放了扩植苹果树的贷款,鼓励人民到外地采购优良品种,扩大苹果园面积。当地藏族人民现在已经开始栽培新的苹果树苗了。


第4版()
专栏:

一个民主进步的家庭
李雁
家庭是人们社会生活的基础单位,家庭生活搞得好不好,会直接影响到家庭成员的工作情绪和生产情绪,也会直接影响到家庭成员的进步。
怎么样才能使得一个家庭团结和睦,每个成员都感到愉快,都有进步呢?四川省涪陵县石泉乡梨子农业生产合作社主任朱斌的家庭,就是一个榜样。
朱斌是复员军人、共产党员,家里有妻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媳。大儿子是共产党员,参军在朝鲜立过四次功。二儿子朱王正在小学念书,是少先队大队长,女儿朱王碧是农业合作社的青年突击队长。朱斌同志是1952年回家的。回家后,就注意帮助妻子夏廷玉提高思想觉悟。他问妻子:“你当了人民代表,积极工作,是为了什么呀?”妻子说:“现在是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嘛!要是不努力,翻身果实怎能牢靠哩?”朱斌告诉她,我们努力不单是为了保住翻身果实,革命的目标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又给她讲解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美景,怎样才能当一个共产党员等。他妻子在他帮助下,提高了觉悟,在1954年,光荣地入了党,现在她是梨子农业社的社务委员。夏廷玉对于朱斌的缺点,也能及时提出意见,比如朱斌刚从部队回来时,看不惯群众开会拖拖拉拉的劲儿,看不惯有些农民的落后表现,发了几次脾气,有些人就怕他。夏廷玉知道后,就对他说:
“对人家的缺点和错误,要耐心说服教育,不然,互助合作就搞不好。”朱斌接受了夏廷玉的批评,在群众当中作了检讨,以后做工作就较过去耐心了。他们对待子女和儿媳,也是经常进行善意的批评。主要方法是召开家庭会议,家庭会议不拘形式,有时在饭后开,有时在晚上开,也有时就在吃饭的时候随便谈谈,这样做效果很好。如媳妇余素德,今年春上才嫁到朱家来,她看到这一家人都进步,全家和睦,只有自己既不是干部,又没有参加革命组织,时常叹气:“唉!就我一个人落后。”夏廷玉知道了,就召开家庭会议,叫大家讨论:“我们的前途怎么样,青年人应该怎样努力?”大家讨论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美景,人们的幸福生活时,都提出自己怎样为社会主义事业努力的打算,只有余素德不说话。夏廷玉对她说:“你看,社会主义前途多好啊!哪一个不为社会主义努力!你年青,又聪明,只要努力,进步还不快吗?”余素德听了很高兴。就参加了农业生产合作社的青年突击队。可是,有一天,余素德又呕气哭了,大家都不知道什么原因,问她,她也不讲。夏廷玉就在家庭会上说:“我们这个家庭和别个家庭不一样,最讲究民主,什么问题都拿到桌面上谈。你看我有什么缺点,只管批评;我对你有什么意见,也决不会藏着不说,谈出来才好解决。”媳妇这才说出来,是因为她托妹妹朱王碧给民校打灯油,妹妹没有打来。大家就批评了朱王碧,余素德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又有一天晚上,余素德听到夏廷玉批评朱王正,以为夏廷玉是含沙射影地责怪自己,委屈得连饭也不吃了。夏廷玉就去跟她说:“我们决不会扯蓑衣盖石磙地指这个说那个,批评的是王正,就不会是批评你,年青人应该大气些,以后再不要多心了。”家庭会议上大家也提出了意见,余素德很受感动。朱斌夫妇有了缺点,也能虚心听取子女和儿媳的意见,并注意改正。他们在家庭会议上,碰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就去找党的组织研究解决。正因为他们发扬了民主、开展了批评,所以一家人团结友爱,人人进步,从没有发生过吵吵闹闹、拍桌子摔板凳的事。
我们应该提倡这种民主进步的家庭生活,使家家都能团结互助,人人都能愉快地工作和生产,使家庭生活成为推动人们进步的力量,推动着人们在社会主义事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4版()
专栏:读者来信

为毛毛呼吁编辑同志:
我们以愤怒的心情,向你们揭发一件残酷虐待儿童的事情。
我们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工作人员,住本市梯子胡同五号宿舍。三年来,我们经常听到一个孩子的哭声、惨叫;还看见他被锁在屋子里,一个人扒着窗口朝外望。这个被毒打、被囚禁的孩子还不满六岁,名叫毛毛。他亲生母亲是个保姆,因为生活困难,便将他送给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顾学颉和他的妻子黎靖。
黎靖是北京市立第四中学的教员。她用许多毒辣手段虐待这个养子。去年夏天,黎靖持续地折磨孩子三点多钟,打孩子手上的骨节,拿梳子刮孩子的两胯,罚孩子跪洗衣服板。有一次,黎靖在院里罚孩子两臂高举,继而拧住他的耳朵叫他跪下。毛毛跪下了以后,黎靖又用木棍乱打孩子手背上的骨节。
我们看见这些情况,气愤不过,曾集体签名向市立四中揭发黎靖的犯罪行为;并向我社领导上反映,指出顾学颉对这些情况放纵不管以至包庇的错误态度。经我社领导方面向顾学颉进行教育以后,黎靖对养子的虐待并没有停止,只是方法更隐蔽了。今年二月六日,我社托儿所给毛毛洗澡,发现他胯下紫了一大块。用各种方式再三询问,他才说出是他妈妈打的。后来毛毛伤痕未消,黎靖就把他锁起来,不送托儿所。一天,他们夫妇上班去了,同院的人听见毛毛在屋里哭,门却从外面反锁着;扒窗一看,毛毛脸上有好几条青印。五月十三日,黎靖又大喊大叫地连打了毛毛七八个嘴巴。随后,她把孩子推到胡同里,不许进家。在黎靖的残酷折磨下,毛毛这样小的年纪,已经显得精神不正常了。
去年我们向第四中学揭发黎靖虐待儿童的犯罪行为,但是并没有引起学校的重视,他们更没有及时作出适当的处理。两个月以前,我们又将黎靖新的罪行,向四中组织上反映。四中党支部也派人来进行过调查,但至今仍然没有适当的措施,以致在最近一天深夜里,我们又听到了毛毛窒息般的哭声。显然,黎靖摧残儿童的犯罪行为一直还在继续着。
毛毛是个又聪明又惹人爱的孩子,为了这个孩子的命运,我们要求在报纸上揭发,并且希望有关方面迅速处理。
于凤琴、任大心、吉嘉谷等二十九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