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16日人民日报 第8版

第8版()
专栏:

分工癖
李健
先举例。
假如你要买书。给爱人买一本杂志,给孩子们买几本小人书,给弟弟买一本教科书,最后是自己想买一本新出版的“古籍”。这样,请你算算,要跑“几家”新华书店?最少是四家新华书店门市部。假如不熟悉情况,为了一本教科书,可能跑上三个门市部。
不必说,一家门市部内还要分工。找书,开发票,付账,取书,有时还得一一排队。
我亲自听到过两个人在书店里发牢骚,一个说:“买书又不像看病,干吗要内科、外科、小儿科……的分得这么多。”另一个不同意:“医院的分科同在一个院子里,书店分了科却要你跑遍北京城,况且,一个人不太可能同时生上四五种病,而我,却硬是要买四五种不同科别的书。”
单单买书有这种困难么?不然,就讲生了病抓药吧。拿药方到中药铺,先拿牌子,等着算账,付款,然后给你排队抓药。——这是新规矩,据说是“科学化的分工”。
再讲做衣服。分工是:一、量尺寸,二、选料子,三、选里子,四、选衬绸,五、开上三四张发票,结总账,六、付款拿收条。最少,你得来回跑上五六趟。——这也是新规矩,当然又是“科学的分工”。
例子可以一直举下去。
听说,分工癖流传到了艺术界,例子是歌舞要分工:歌者不舞,舞者不歌,连京剧也有变为哑剧和杂技的趋势。
为了买书方便,有人喊:“东安市场万岁”,因为这里不太科学,没有分工,买书比较方便。那么,将来也许有人会喊:“天桥万岁”吧,因为在那里,也许还能苟延一点载歌载舞的民族传统。


第8版()
专栏:

西陵峡口
——三峡组诗之一
方纪

陡峭的山峰
突然遮蔽了黎明的青光,
江水暗淡了,
船头激起黑色的波浪。
黄牛——那矗立江心的巨石,
像一个庞大的怪物
迎面扑来……
船只又灵巧地闪在一旁。
船只像驶进了深渊,
峡风呼哨,江水沸腾,
晨星来不及隐去,
被悬挂在那黑色的峭壁上。
天空复盖在头上,
像一个昏暗的池塘;
只在那高与天齐的峰顶,
又闪现了黎明的青光。

船长走进驾驶台来,
望望天空说:天要亮了。
果然,转过迎面的山峰,
曙光照进驾驶台上。
江水横流,激起银花,
晨雾从江面散去,
山峰揭去了头纱,
太阳照进了西陵峡。
太阳照在红旗上,
红旗飘飘像朝霞;
趸船矗立大江心,
钻机高耸像宝塔。
汽笛响了,汽笛问道:
——你在这里做什么?
钻机响了,钻机回答:
——我要开发西陵峡。

这里将筑起拦江大坝,
筑起那使船只爬山的船闸,
成排的涡轮机埋伏在地下,
愤怒的江水会发出火花。
长江将服从人的支配,
洪水被拦蓄在三峡;
高山会变成大海,
城市将建筑在神女峰下。
现在,这里是钻机在开路,
水文队在测量,
航测机在飞行,
科学家们在思索。
明天,这里会变成工地,
开始那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
为了征服长江,成千上万的
勇敢的人将来到三峡!


第8版()
专栏:

杂感
司马牛
手工业合作化,调整商业网,这全是好事情。
可是,好事情也得看怎么做。据这几天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们发言,好像这些好事情并没有全办好。买烧饼要排队了,到零售店买蔬菜要排队了,皮鞋破了,找不到肯给你修补的皮匠,洗一套制服得等上一、两个月,加上,缝纫合作社不管旧衣翻新,电料行不再管检修了。
据说,这是科学化和计划性。
科学化也好,计划性也好,如果不替消费者着想这就不好。*
其次一个问题是日用品品质低劣。
这一呼声应该说由来已久。批评文章写过了,漫画画了又画,比较品质优劣的展览会也开过了。应该做的都做了;就是问题解决得不多。
我想,要解决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陈云副总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上提过:“国境以内,任何地方都不得采取互相封锁的办法”,换言之,就是让各地品质好的日用品到处可以销。


第8版()
专栏:

部队音乐工作者向音乐周的献礼
晓河
部队音乐工作者怀着欢欣鼓舞的心情,来迎接第一届全国音乐周。参加演出的,有总政治部文工团歌舞团和总参谋部军乐团、战友文工团、海军文工团、空军文工团,分别组成的两个音乐会。
在第一个音乐会上,由各军种文工团组成的联合歌队,演唱了为祖国建设而欢呼的颂歌和雄壮自豪的军歌。这些歌曲是:“在幸福的日子里”“我为祖国练兵忙”“随时准备飞向战场”“舰艇在行进”“一定要把胜利的旗帜插到台湾”。这些歌曲,反映了各个军种的面貌,表达了革命军人对于伟大祖国的热爱,和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神圣的责任感和荣誉感。
战士们也喜爱轻松、活泼和富有风趣的歌曲,在“真正乐死人”“我要当个好射手”“不是机关炮不听话”“天空陆地一齐打”“坦克手和拖拉机手”等节目中,人们可以觉察到人民战士纯朴,乐观可爱的形象。
民歌演唱也是音乐会中富有色彩的部分。如果说“桂花开幸福来”“小河淌水”“姐妹们来呀”“红军回到五指山”“姊妹剪花”等民歌改编的作品,受到了群众欢迎;那么可以说这是近年来部队作者在向民族、民间音乐学习的新收获。
小号协奏曲“红军解放南沟岔”(梅滨作曲)是根据陕北民歌“打南沟岔”写成的变奏曲。它描写了革命的南沟岔人民举起红旗,在白匪军统治下,进行着顽强的斗争,终于和英勇的红军一起,解放了南沟岔。作者采用了历史的题材,以军乐的形式作了标题性的描写;这是一种大胆的尝试。
这里,我介绍一下由总政治部歌舞团演出的几部大合唱:“不朽的英雄黄继光”(董小吾词,时乐蒙曲)的作者通过紧张的戏剧性的手法,集中地、真实地描绘了这个不朽的战斗英雄的形象,展示了上甘岭战役中一幅动人的画面。这是一部具有浓厚的民族风格,和丰富的民族音调的作品。是近年来表现新的英雄人物性格较突出的合唱创作。
“把英雄的名字传向四面八方”(徐怀中词,罗宗贤,陆祖龙曲)的曲调,是早已为许多独唱家所喜爱的“高原山歌”。旋律优美动人,改编后的无伴奏合唱,使原作在色彩上更加丰富鲜明。作者通过领唱、伴唱的对比,和有层次的发展,细致地表现了人民对于解放军的英雄行为的崇敬和深厚的感情。合唱的手法是简洁的,恰当的。
“长征大合唱”(陈其通词,时乐蒙曲)是一部新近完成的较大型的作品,分为:“走向征途”“战胜雪山到高原”“祝红军一路安康”“越过草地”“腊子口”“深心的崇敬”“光荣”等七段(此次只唱第一、第二、第三、第七四段)。作者对于人民解放军的前身——红军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业迹,作了史诗般的描述和歌颂。在两个部队的音乐会中,还有各种形式的器乐曲和独唱、对唱,以及各个战争时期的历史歌曲。


第8版()
专栏:

表达的方式
秉丞
断定甲事物跟乙事物关系非常密切,说“甲是跟乙分不开的”。断定甲事物跟乙事物截然不同,说“甲跟乙毫无共同之点”。这两个说法都是外来的。后一个说法,我国也有类似的。前一个说法,我国原先可没有,然而一听也就明白,把它吸收过来,我们的语言里就多了个说法。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说法,现在几乎有非此不可的趋势,好像要断定甲事物跟乙事物关系非常密切就得说“甲是跟乙分不开的”,要断定甲事物跟乙事物截然不同就得说“甲跟乙毫无共同之点”,此外再没旁的说法,用旁的说法就不大对头。这个情形值得想一想。
可以肯定地说,这跟现代汉语规范化全不相干。现代汉语规范化,是要大家正确地用词、正确地造句,不是要简化表达的方式,让一个方式代表多种多样。而认为“甲是跟乙分不开的”“甲跟乙毫无共同之点”以外再没旁的说法,正是让一个方式代表多种多样。
再说,谁要是落在套子里,他抱住不放的方式一定很不少,决不限于前边提到的两个例子。譬如某一个道理很明白,他准得说“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某人做了一件比较出色的事,他准得说“他在××史上写下了光荣的一页”。
表达的方式单纯呆板,光是语言方面的事吗?从这上头,不是也可以约略探知思想内容方面和思想方法方面的消息吗?这一方面单纯呆板、那一方面倒丰富灵活,恐怕不大可能吧?
想到这儿,就可以知道改进文风该怎么样了。


第8版()
专栏:

我国最古老的藏书楼
子夏 天章
在东海之滨、秀丽的四明山怀抱中,闪耀着我国民族文化遗产中的一颗瑰丽珍珠——我国最古老的藏书楼宁波天一阁。
这幢宽敞的楼阁。至今还保持着四百年前的建筑样式。楼上六间合而为一,分间用书橱隔开,楼下分做六间。阁板下面是鲜艳的藻井图案。阁的南面有一口水池,池水清澈照人。池的南面和阁的北面,堆设着玲珑别致的假山亭榭等园景。阁的周围,古木参天,环境十分清静。
天一阁修建于1561年至1566年明嘉靖年间,已有近四百年的悠久历史。创建人是当过明朝兵部侍郎的范钦。范钦爱书,他在晚年辞官回到故乡宁波后,收罗和翻印了许多有价值的书籍,并兴建了这所藏书楼。
在公元1773年时,清乾隆皇帝为了修四库全书,命令全国藏书家献书。当时天一阁献书638种,其中大部分被选入四库全书,并被认为是全国藏书家所献的书籍中最有价值的。乾隆皇帝除了奖给天一阁一部“古今图书集成”外,还派人到宁波来考察天一阁的建筑构造,后来,在北京藏四库全书的文源、文渊等七个阁,就是仿天一阁的式样营造的。
天一阁丰富的藏书,四百年来,已散失了很多珍贵的书籍。1840年鸦片战争英帝国主义侵略者占领宁波期间,天一阁的藏书受到了第一次掠夺。1861年太平天国起义军进入宁波时,坏分子又乘乱盗走了很多书籍,其中很多书为法国“传教士”高价收买了去。1914年美帝国主义竟勾结了上海的旧书奸商,雇用窃贼薛继谓挖开天一阁楼板,按照帝国主义者指定的书目,逐步窃取,这次被盗走的珍贵书籍约在一千部以上。历年来,宁波爱国人士和范钦后人虽为保存这一份祖国的文化遗产作了很大努力,如1939年宁波沦陷前夕,他们将天一阁藏书移藏在龙泉县山中,使在这次战争中得免于难,但经过了数次的浩劫,到解放前夕,终使藏书从原有的七万多卷减到仅存一万四、五千卷。
这几年来,天一阁在政府协助下,通过旧书商人和藏书家的关系,陆续地把一部分数十年以至百余年前散失在民间的天一阁藏书收购回来;并且接管了一大批各地藏书家捐赠和征得的名书、名画、碑帖和古玩等珍贵文物,大大地丰富和充实了天一阁原有的文物。1953年,政府拨款修理了天一阁,并且征购了附近的一所民房,使天一阁的范围较前扩大,面貌焕然一新。从去年开始,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宁波保管小组邀请了当地的书家、画家对接管的图书进行鉴别和整理工作。整理就绪后,天一阁藏书楼将开辟一个阅览室,专供研究工作之用。(附图片)
天一阁的宝书楼


第8版()
专栏:

农村儿童速写
黄浅予
帮上几铲
试试小鞭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