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8月16日人民日报 第2版

第2版()
专栏:

沈阳25个机械厂开展厂际科室竞赛
开始扭转科室工作落后于生产的情况
随时为车间创造完成任务的有利条件
本报讯 沈阳二十五个国营、地方国营机械工厂的一百二十八个科室,从今年四月份开展厂际同科室竞赛后,开始扭转了长期存在的科室管理工作落后于车间生产活动的情况。
参加这次竞赛的科室中,有设计、工艺、工具、供应、检查和工资等六类。他们在竞赛中克服了“坐井观天”,“闭门自守”的工作方式,互相交流、学习了先进经验和进行了材料互济等工作。目前,全市有十多个单位学习了沈阳变压器厂设计科开展的无差错设计竞赛。沈阳第二机床厂设计科的人员,实行了质量记分等方法后,图纸设计错误显著减少。有些工厂曾经多次到沈阳风动工具厂学习开展优秀检查员竞赛等经验。沈阳高压开关厂检查人员学习和推广了这一经验后,平均每月废品率已降到0.9%,达到了国家计划指标的要求。
通过厂际同科室竞赛的开展,更加发挥了科室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有效地保证了科室工作任务的完成。沈阳空气压缩机厂工具科人员曾解决了过去存在的刀具管理紊乱和供应不及时的情况。沈阳暖气器材厂供应科人员,到各处搜集了废生铁二千多吨,满足了生产上的需要。这个厂的检查科,在第二季度里建立和健全了废品分析等十多种制度,大多数都比较完备地执行了。
在开展厂际同科室竞赛后,各科室都普遍地出现了新气象。二十二个工厂自开展优秀检查员竞赛后,即已涌现出五百八十多名优秀检查员,其中有十九个单位的废品率有了降低。沈阳第一机床厂工具车间工人王天兴在做“铜套”时看错了图纸,被检查员发现后立刻给以纠正,避免了大批部件报废,这个工人非常感激检查员。许多车间干部和工人说:“科室人员真是随时都在为车间生产创造有利条件。”
因此,在中国第一机械工会沈阳市委员会召开的第二季度厂际竞赛奖励大会上,有沈阳变压器厂设计科、沈阳第二机床厂工具科等十八个单位曾受到奖励。另有十二个单位受到了表扬。 
  (辽宁日报)


第2版()
专栏:

为保证不积压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
山东省组织民间车辆参加运输
新华社济南14日电 山东省交通运输部门,正在大力组织民间运输工具参加地方运输,以便解决当前运输力量不足的困难。
随着工农业生产的迅速发展,山东省的公路运输量大为增加。根据交通厅现有的运输能力计算,今年下半年要有二百多万吨待运物资将因车辆不足而形成积压。其中绝大部分是粮食、煤炭、食盐以及各种农业生产资料和基本建设器材。
中共山东省委和山东省人民委员会对上述情况都极为重视。认为必须采取组织发挥民间运输潜力的办法,来克服当前国家运输工具不足的困难,完成运输任务。据有关部门调查,目前全省各地农业社共拥有胶轮和铁、木轮大车约四十三万多辆,另外还有一百零五万多辆手推车。这些工具动用起来每月能够运输一千四百万吨物资。只要把其中的一部分运输工具组织起来参加副业运输,全省物资积压的问题就可以解决。同时在农业社方面,也可以因此得到巨额的运费,增加社员的收入。
为了加强对这项工作的领导,山东省交通厅在八月八日到十一日,召开各专署和部分县交通科长会议,讨论和制定了“县运输管理站暂行组织章程”和“县运输管理站组织管理农业社副业车辆暂行办法”。
目前,发动和组织民间运输工具的工作已经在全省各地开始进行。有些县已经建立了管理这一工作的专门机构——运输管理站,并且开始进行民间运输工具的调查、登记和编组编队等工作。预计在八、九两月份内,各地做好组织准备工作,到第四季度开始的时候,各地就将有大批民间车辆有组织地投入秋后繁忙的运输工作。


第2版()
专栏:

制造精美的磁器
本报讯 江西省景德镇最近接受了中央定制一批瓷器的任务。这批瓷器共有十二万五千多件,包括有名的颜色釉、出色的粉彩和精致的雕刻。
为了保证提前完成这批定货,景德镇专门成立了国家用瓷制作委员会,召开了瓷厂厂长会议,研究了完成任务的办法,同时抽调了一批老艺人、青花工人和一些有特种技艺的技术人员、陶瓷工程师等来负责设计。
负责设计和制造这批瓷器样品的艺人、技术工人和工程师,都表示有信心有把握使这批瓷器在造型、色彩等方面富有独特风格,并且使久已失传的名贵的颜色釉质量达到和超过历史上最高的水平。
(景德镇报)


第2版()
专栏:

装配式电杆
我国用钢筋混凝土电杆架设输电线路,由来已久。比起铁塔式电杆来,非常省钱。但是这种电杆的主杆长十八公尺,重约两千公斤,而架设的线路又多数是要通过荒山野郊,人迹罕到的地区;有些线路工程甚至还要横贯原始森林地带。因此运输电杆就成为一件非常艰巨的工作。在制造上,也因为型式和规范复杂而发生许多困难。
现在,电力设计院设计成功一种装配式钢筋混凝土分节电杆。就是把钢筋混凝土电杆的主杆根据地区、工程特点和运输条件,分成二节、三节或四节,每节重九百、六百或四百多公斤,可以利用各种交通工具运输,运到工地再拼装起来。
设计人员根据钢筋混凝土侧面受力的规律,提出了新的计算理论和系数,改变了过去不合理的钢筋配置方法,减少了钢筋的用量;把地线悬挂方法改为横担以后,导线升高了,电杆之间的档距放大,每百公里线路中就能省掉五十基电杆。这样,就能更多的节省钢材、水泥,节省线路建设的投资。
陈圣泽


第2版()
专栏:

克服原材料供应困难
上海21个机械工厂互通有无
新华社上海14日电 第一机械工业部在上海的二十一个工厂,在最近三个月里,互相调剂了五百七十八吨原材料。这些工厂的原材料供应部门定期召开互通有无的会议,克服了不少材料供应上的困难。
上海矿山机器厂七月份制造锻钎机的时候,急需一批钢材。这个工厂和中华造船厂联系后,调到了两吨钢板边角余料,保证了锻钎机的生产。最近中华造船厂需用的生铁不够,也在矿山机器厂调到了四吨。上海机床厂七月份在制造一批外圆磨床的时候,主轴的合金钢不够了,就在上海工具厂找到了一吨暂时不用的合金钢。上海机床厂在六、七两月曾经以价值三万多元的原材料支援了工具厂、汽轮机厂、电机厂等八个工厂,同时自己工厂也得到了这八个兄弟厂的许多帮助。
现在各厂之间互通有无的往来愈来愈多了。第一机械工业部在上海的供应办事处最近召集华东地区所属工厂供应科长开会,进一步布置了这项深受各厂欢迎的工作。


第2版()
专栏:

玉门油矿争取提高原油生产量
积极增产和加大勘探工作
新华社讯 在火车直通玉门油矿以后的第一个月里,玉门油矿超额完成了七月份的原油东运任务。据玉门矿务局在八月十日发布的七月份计划执行情况公报说:“七月份的原油东运计划超额完成了0.16%。”七月份的原油东运总量比六月份火车直通玉门油矿以前增加了24.91%。
目前玉门油矿的采油工人正在采取许多技术措施,以便生产更多的原油,运往国内各炼油厂去炼制各种石油产品。
据新华社讯 玉门矿务局最近组成的十三个包括有地质、测量、综合研究、构造钻井、地球物理等工种的石油地质勘探队,正陆续前往民乐盆地展开勘探工作。
民乐盆地位于张掖、民乐一带,和酒泉盆地相连,面积有六千平方公里。过去玉门油矿的石油探勘队曾经在这个地区进行了几年的勘探,根据取得的地质资料,证明民乐盆地与玉门油矿所在的酒泉盆地相似。这里除已发现的一些储油构造(穹窿背斜构造)外,还发现了许多潜伏构造。根据这些良好的显示,玉门油矿决定在这个地区集中地进行一次勘探。
新华社讯 玉门油矿现在产油最多的老君庙油田的面积,经过钻探以后又扩大了;油田下面的石油储藏量也比过去估计的增加了很多。
玉门油矿钻井工人为了探明老君庙油田的边界和地下油层的情况,从今年一月到七月底,在这个油田上钻凿了大批的石油探井。试油工人在这批探井中进行了试油工作,有三十八口井都流出了原油。这些井的出油,不但证明了油田面积的扩大,同时还证明了地下油层的扩延情况。
目前采油工人正在积极采取修井措施,来使这些已经出油的油井增加原油产量。


第2版()
专栏:

大同铁路枢纽站开始扩建
本报讯 山西省境内的大同铁路枢纽站工程已在七月十九日开工。
大同站位于京包线与同蒲线的交汇点上,是河北、山西及内蒙古自治区的交通孔道,又是我国与苏联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国际联运必经的重要编组站。随着内蒙古自治区和山西地区工业建设的飞跃发展,以及我国经集宁—乌兰巴托铁路出入口物资的不断增长,到1959年,大同站的作业量将比现在增加一倍多,1967年将比现在增加二倍以上。
大同枢纽站工程包括:把现有的大同编组站扩大三分之一,新建大同西站一个;大同站与郊区的平旺站间修建双线,使大同、平旺两站与位于大同煤田中的口泉站联成一体。大同枢纽站建成后,通过能力将比现在提高二点五倍。车站信号设备采用我国铁路罕有的电气“继电集中装置”,根本上改变了现有大同编组站设备落后的状态。
这项工程大部采用机械化施工。近期工程在1958年完成,1957年新建大同西站部分投入生产后,对支援包头钢铁工业基地建设和大同煤田建设,以及增进中国、苏联和东欧人民民主国家间的经济、文化联系,将发挥重大的作用。
(太原铁路工人报编辑部)


第2版()
专栏:

类推一下看
石六鸣
提起“因噎废食”这句话,或许大家都觉得:这不过是个古老的寓言,现在是不会有人做出来的。
这是个不切合实际的结论。
有个乘客,在济南市剪子巷汽车站,看到汽车公司的一个告示,上写:“根据上级指示,为了做好防暑降温工作,各线公共汽车拟在华氏一百度时减少车次,以防止乘客中暑,保证其安全,希乘客按车内定员乘车。特此敬告。”车次减少了,在烈日下想乘车的人排的队愈来愈长。这时,即使乘客中暑,准和汽车公司无关。
在其他方面,不防其弊而弃其利的事也是有的。怕工人闹“生活问题”而不去了解他们的生活、因调整工资问题复杂索性把这一工作无止境地拖下去等等,都属于这一类。这是一种偷懒的做法,万不能让其发展。因为,如果气温不是100度而是130度,是不是汽车更要减少,甚至停开了呢?


第2版()
专栏:

郝魁为什么受处分
新华社记者 胡坚
公私合营长沙玻璃厂一年多以来违反订货合同和产品质量低劣,使国家财产受到很大损失。最近,中共长沙市监察委员会、长沙市监察局派出工作组对该厂工作进行了检查,并且联合作出这一案件的处理决定。其中厂长兼党支部书记郝魁,由于生活腐化堕落和严重失职,决定党内给予撤销工作处分,行政给予降职处分。对其他有关领导干部也责成其作出深刻检讨。
据检查,这个工厂为了追求利润,在接受订货时盲目贪多求大,以致经常不能按期交货。1955年这个工厂与有关厂矿所订的八十七份合同中就有五十份没有按期交货;今年第一季度这个厂接受的订货产值达五十一万多元,比第一季度计划产值多了十八万元左右,因而第一季度所订的四十三份订货合同中,又有三十八份未能按期交货。欠交金额占订货合同总金额的25.7%。超过期限一般为两、三个月,有的甚至延期一年之久。因而影响有关厂矿不能按计划生产,造成减产损失。如今年第一季度,仅违反地方国营湖南农药制造厂的农药瓶订货合同一项,就使农药厂一度停工,减产滴滴涕六十八吨,造成的损失达九千六百四十元。更严重的是,这个厂领导上为了贪图产值较大、利润较高的订货,往往不顾合同先后,甚至采取毁约办法来达到目的。
由于贪多图快,这个工厂经常粗制滥造,违反工艺操作规程,甚至降低质量检验标准,以致产品质量非常低劣。1955年成品报废价值占全年总产值的15.87%。今年第一季度废品价值为三千七百多元。在出厂产品中,次、废品的比重也很大。例如今年第一季度交给湖南制药厂的药品管,就有20%的瓶口大小不合规格。今年二月份出厂的六万个农药瓶,全部不合规格。
造成以上严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这个厂领导上存在着严重的官僚主义和资本主义经营思想。特别是厂长兼党支部书记郝魁,生活腐化堕落,成天喝酒,闹离婚,乱搞男女关系。他对领导生产工作缺乏应有的政治责任感,平日很少下车间和工人群众接近,对工厂生产管理上的情况和问题往往心中无数。副厂长赵经郁对工厂生产上的问题也不够关心。由于领导上的官僚主义,放松和放弃了对生产的领导,因此,这个工厂不仅盲目追求产量的资本主义经营思想长期没有得到纠正,同时也造成了工厂生产管理上长期存在着混乱现象。许多生产中的关键问题不能得到及时解决;工人们虽一再提出改进产品质量的意见,却得不到领导上的支持;已经总结并制定出来的七项操作规程和四种制度,始终未能很好贯彻执行。


第2版()
专栏:

茜丽绸不再是“日夜愁”
亨俊
苏州市各丝织厂生产的茜丽绸质量大有改善。
茜丽绸是一种高级的人造丝织品,正面可以同凡立丁比美,反面像羽纱那样柔软,是中年男女夏天最理想的衣料。
苏州市各丝织厂,解放后才开始织造茜丽绸。这几年质量一直不稳定;去年由于外销需要,织造数量大大增加,正品率更直线下降。今年一、二月份,茜丽绸的正品率只有28%。春节前夕,在上海丝绸公司检验的二百匹茜丽绸,只有一匹是正品的消息传到苏州,像一盆凉水,把生产茜丽绸各厂的领导干部浇得从头冷到脚。有人说“措施十几条,办法木老老(苏南俗语,“多”的意思),质量提不高”。那时候,茜丽绸真成了“日夜愁”。
在三月下旬,中共苏州市丝织委员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集中批判了各厂领导上看不到先进、不支持先进的右倾保守思想。有的党员批评领导说“领导上对提高质量是光喊不做,不同大家商量”,各企业的负责人也在会上表示“一定想办法提高茜丽绸质量”。
会后,各厂聘请了专家、技术人员和老年工人共同分析茜丽绸的特点,找出质量不好的原因:一方面是原料不好、机械陈旧、另一方面是操作混乱,管理落后。他们又找出每一个部门,每一个问题的主要关键和出次品的原因,根据这些原因作出具体措施。各厂组织了专人负责将原料进行全面细致的排队,分出五种十八样,辨别出白、黄、赭、黑、粗、软、硬……等特点,根据这些特点进行挑剔、分批、分档、专锭、专机使用,这样就使每批茜丽绸原料保持一致。过去织出成品才拿到上海丝绸公司检验,等检查出问题已经成了“马后炮”了,根本不能保证质量。现在各厂都建立了自己的检验组织,及时掌握质量情况。
四月份,中共苏州市丝织委员会,组织了三十多名党委书记、厂长、技术人员和先进生产者到杭州市各丝织厂参观。并在杭州签订了苏、杭两地丝织厂开展同品种竞赛合同。紧接着各厂一面派人去其他厂学习先进操作法,一面总结本厂先进经验,如光明丝织厂刘顺龙,新苏丝织厂朱潮忠,他们的正品率一直在60%到80%左右,领导上便把他们的经验,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写出来,组织别的工人学习。工人们看见领导作风同以前不同了,改善质量的决心很大,劲头也大了。在贯彻各项检查责任制的时候,他们提出了“人人把关、层层检查,不让次品过关”和“次品回娘家”的口号。五月份茜丽绸的正品率已经提高到85%左右,个别厂提高到95%以上,各厂已经转变了完不成质量指标的局面,正为争取让茜丽绸成为“第一流”的人造丝织品而奋斗。


第2版()
专栏:

火花
(包头通讯)
  本报特约记者 田间

几十个工人担着水,把水运到工地上。工地主任自己也担着水,走到脚手架的旁边。他把头抬起来一看:“沈师傅,山墙垒的好快呵,一丈多高了。”沈师傅和他的儿子,两个人站在一台架子上,一块砖又一块砖地往上垒。儿子把一块青砖递给他,他接上这一块砖,同时回答了李主任的话:
“快一点好,我站得越高,望得越远。我站在这台架子上,觉得这块地方更大了。要不是快一点,哪一年能建厂?这一个星期以内,我们一定要把这第一座房子盖起。”
“小沈是一个竞赛的对手吧?”李汀想在他们父子之间掀起一场竞赛,有意地这么问。老沈是一个好胜的人,“你要比我强,我要比你更强”,虽然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也不肯退让。他常有这种想法。他从北京来到这里以后,觉得自己年青多了,比任何时候都年青,比他的儿子还年青。这一位建筑工人,他的手上,双手是金光闪闪、是满天的星。他恨不得一举手就能盖起一座大楼来。
老沈是这样回答的:“小沈是不是我的对手,叫小沈自己说吧。”这是父亲在向他的儿子挑战了。“我看他不如我。他人年青,体格上强一些,可是他的手艺,还比不上我。你要不相信的话,你看——”
“你看,这一个璇拱,垒的有点不稳固。”沈锡连并没有想到要批评父亲,只是提醒他要注意。沈师傅检查了一下,知道他说的不错:“这么看来,你倒真的成了我的对手了。”
李主任鼓励他们说,伟大的工程,正在开始。这是在建筑第一座房子。竞赛也不是只有一次、两次,还有几百次,几千次。他们两父子,谁能够超过谁,不光看今天,还要看明天。
这一座房子,是四个工人砌的。预定的期限是十天上下。赶到第六天,房顶上的瓦全都挂上了。这真叫快。好几万块砖哩,堆在一起,数它一遍,也得花一些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不返一次工,时间还要缩短。返工的原因,倒不是沈师傅一个人的过,可是他是很苦恼的。“耍了几十年的手艺,我能出这样的事?”一天晚上,他倒在工棚里,半夜睡不着觉,左想右想:“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也和我有关系,质量要紧。”
半夜里,他爬身起来,一个人悄悄地上了脚手架,把几扇窗户上的璇拱,又改正一下。
正如这一座房子,砖上加砖、瓦上挂瓦似的,工地上每一天都有变化。新撑起的帐篷,一天比一天多。草原之上,帐篷云集。建设的大军,正在陆续地开到这个工地上。工地这时也有好几处,工段、工区,那就更多。这里已经被叫做包头的新市区,已经有了这样的一个命名。有的人也开始用热情的字句,歌颂它叫做钢城。
包头的旧城,距离新市区十五公里左右。市政府修筑的一条大公路,像一根白线似的,直直地连接到工地上。两边的小树,栽得多么整齐,一样高、一样齐,像是用尺子量过的。新来包头的人,看到这些绿树,他们会忘记自己是在风砂之中、是在塞外的一个高地上。人们将会惊奇,将来有一天,这条路要变成一条大街。
当时它只是一条大路,从这条路上,卡车不断地把推土机、塔式吊车、钢管等等,运到工地上。塔式的吊车,像一群灰色的鹤,伸着它长长的脖子,站在草原上。
一个一个的、新的木头架子,高高地搭起,越搭越高,越搭越宽。好几万工人,以及沈师傅和他的儿子,站在架子上,把这一块砖垒好;接着又拿起另一块砖。我们的草原,也像一个牧人似的,直起腰来,跨在一匹马上,举起他的火把,使人们从很远的地方,就能听见他的步伐,望见那赤红的火花。

端午节前夕,一场大风暴,从乌拉山上倾泻到草原。这是山洪要冲向草原。这是大水向草原奔来。
片刻之间,水的响声惊动了人们。高老汉一听见水声,像一只雄鸡,扑着翅膀,四面八方地大叫,一边跑,一边叫:
“山洪爆发了!快抢险呵!”
好几千人一窝蜂地涌到水渠旁边,人群排成了一道墙,人的铁墙,在山水面前挡着。当时李主任正在工棚里发呆,伏在一张小桌子上,桌上摆着一张稿纸,他正拿着一枝笔,准备写一个小故事,题目也已经选定,叫做:“水的故事”。
当他听说山水下来了,他马上丢下笔,背起一个篮子,奔着,叫着,来到洪水前面,他跳到水里,指挥工人把满篮子的土,挡在急流上。
篮子里盛的土,被水冲得精光。李汀脱下自己的雨衣,包起砂土挡住浪头。穿雨衣的人,都把雨衣脱下来了,几十件雨衣包着土,堆在一起。从山上往下扑的浪头,有的折了回去,有的转了弯。但危险还没有过去。暴风雨里,李汀抓住高老汉,想和他商量一个办法:
“把水头往另外的地方引一下。”
“往哪里引?”
“往旁边引吧。”
“这边不是靠近工地吗?不能。宁肯冲毁一些青苗,把我们冲走,也不能让我们的工地受到一点损失。”
“也不能叫青苗受一点伤。两三寸高呀。”
“哎,我们这儿的土地”——老汉在头上抹了一抹,把大把的水抹下来:“老李,这怪不得你呀,也怪不得我。怪这二十多年少见的洪水。”
风暴住了下来。水势也缓了。山洪,这是一个疯子,不是要扑过来,它就躲在那里。这一夜,大家都没有安身。天快亮的时候,李主任拉着高老汉,往工棚里走。“这往哪里走呵?”李主任笑了:“过节了,到工地上坐一坐吧。”
“来,老汉,咱们干一杯。”他倒下满满一杯酒。“上一次找不到水,这一回,水没有地方放。你们这个草原,早该治一治了。这儿是叫草原吧?”
“到处都是草,还有几个大沙窝子。不叫它草原,该叫它什么?我不明白。我来到这里,那时候,这里只有七、八户。恶霸刘三,头上带着一顶白帽子,(要和人拼命的表示)骑着一匹马,满地里跑,我们这些人,就是他的上马石。
“过去我们是被活埋在这里的。人死了,眼睛也不闭的。你也知道,前些日子,我们起坟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埋在地下,埋了十年;树叶子、荆条子裹住她的身子,还像活人似的,倒在那里。她是不甘心死在青草地下的。”
工棚上,雨水在往下滴,几颗水珠,落在一张纸上。李汀把稿纸挪动了一下。放上一个酒瓶。
“老汉,咱们再干一杯。现在这个地方,不叫草原了,叫包头钢铁联合企业基地。你们看见了吧:在草原上,成排的电灯亮了,在草原上,建设的火花升起了。金光四射的火花,火花照亮了我们的生活。是谁在点燃这一支一支的火花呢?他就是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是我们大家,千百万人民。我们这一代的人,在这个草原上,要给我们的后辈留下的城,不是土城,是一座金光四射的城。”
“你们相信了吧?”
“谁要不相信,也不行。”老汉兴奋地回答。
“老汉,我再告诉你一点新闻:你看,那边的两排电灯,就是包头新市区的中心。那里是一条大街,通到旧城。这条街上,要盖一座很好的红楼,接待我们的苏联专家,还要建筑几个大的公园。在一条街上,就有几个公园;另外,据我猜想,大概要造一个大剧院。你等着看戏吧。”
“我一定要等的。这个地方大得很呀。你们要大显身手才是。现在我相信你们。你们说什么我也相信。过去,我们看见的都是草,都是砂,现在突然看到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人,愿意到这个地方来工作,照我看,他们都是‘钢’。”老汉又悄悄地问道,像探问一个秘密似的:
“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砖瓦、木材?这些东西,像是从天上落下来的。”
李主任笑笑,给老头子解释了这个问题。
当老汉离开工棚,他说:“你们一时还走不了吧?别走呵。乌拉山上一定还有很多的宝贝;不光是只有石头,只有山洪。”
他走出门来,天已经亮了。在他的身边,草原吐着香气。在他的眼前,建筑工人们,站在错综复杂的架子上,和乌拉山肩并肩地站着,在高空中,叮当地响着。
十几里以外,爆炸声,响成了一片。轰轰的响声,巨大的响声,不时地传到工地上。

时间相隔仅仅是一年。当我来访问包头钢铁公司的工地(鞍山建设公司包头分公司承担修建的工地),我看到整个的新市区,已经是一座新的城市了。七、八万人住在这里。在两个地段上,有了数十个街坊,街道都有了名称。这两个地段,新的街坊,明年还要增加一倍以上。
那些旧日的土房,房主搬走以后,院墙还没有推倒。可是换了屋顶,上面是八个小的炉筒。这里是玛蹄脂预制块加工厂,一个建筑工程队自己创造的小试验室。有一位穿短衫的女同志,站在桌子前面,拿着玻璃瓶子,在做化学试验。
还有几片大的空地在留着。这几片空地,仍然是一望无边,它目前是工地上的几块空白。可以猜想得到,留下它来是要做什么。
在这里,牛群、羊群仍然在吃草、在喝水。它们喝的是泉水。有一股泉水是地下的二层水,从一个铁管子里喷出来,水很清,又很甜。一位水文工作者,按照他的习惯,也是按照苏联专家的嘱咐,见到泉水,他一定要尝一口。在他喝了一口泉水以后,引着我们走了一个上午,走了几十里地,一直走到黄河边。
在这一路上,几十个地方都插起了旗子。这是说明,他们在这里钻探过,这里到处都有泉水。
黄河上面,有一只小船,船上坐着几个钻探队员。每隔几分钟,小船移动一次。他们正在测量水的流速。小船在水流上移动一下,岸上的人就在测量器那里把旗子摆一下。在这面旗子下,黄河的水,要被我们引到草原上来。——呵,黄河,在你的河岸上,一座新的巨大的城市,耸立在草原上。多少万块的砖瓦,垒在半天空中。草原变了色了,一片金红。黄河,你也将要改变你的声音的。
也许是明年,也许是后年,第一座高炉,就要在这里出现。我们的工程师、冶金工人、青年突击手、写故事的人、草原上的老人和姑娘,还有我们的党,他们要把所有的手伸出来,迎接火车从白云鄂博带来的宝石,世界上最好的铁矿石。
他们要把所有的手伸出来,迎接草原上一颗新的星,一种过去从未听到过的声音——钢。钢就要在这里诞生。
包白线(包头——白云鄂博)上,火车已经在第一段铁轨上响起了汽笛。它在警告群山,它在通知我们:包头的建设,正在接近高峰的年代,炼钢厂的主厂房,快要开始建设了!在这以前的许多光荣的故事,许多惊人的事迹,只不过是历史的一段序曲。
1956年7月,寄自呼和浩特
(续完)


第2版()
专栏:

建设中的包白铁路
支援包钢建设的包头——白云鄂博铁路,正在加速进行建设。为了早日使包钢投入生产,修建包白铁路线的铁道部第三工程局职工展开了社会主义生产竞赛,工人们说:坚决把包白铁路在今年年底交付国家使用。这是战斗在包白线上的拖拉机群。    铁道部第三工程局铁道工程报 苏振山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