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2 GIA 高速专线,稳定4K在线视频,6个独立ip,最高5TB流量。
被封后自动更换IP,仅需5.88刀每月,支持支付宝。按月支付,不怕跑路!

1956年7月8日人民日报 第5版

第5版()
专栏:观察家评论

绝不容许制造所谓“两个中国”
美国统治集团一直企图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想把中国从国际事务中排斥出去。但是,美国这种做法并没有给它自己带来任何好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没有因为美国的不承认而从地球上消失,恰恰相反,它倒是更加强大和巩固了。美国封锁中国的政策并没有能够使得中国孤立,恰恰相反,倒是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了中国,同中国建立了贸易和文化的联系。
现实是无情的。现在美国统治集团中的一部分人也不能不认识到:封锁中国的政策已经失败了,继续坚持这种政策将只能使美国自己更加陷于孤立。
可是,也还有这么一批人,他们妄想凭空地制造出所谓“两个中国”,妄想从这里来替美国的对华政策寻找出路。有些人也就附和着这种制造所谓“两个中国”的主张,认为“承认两个中国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有的人虽然主张应当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地位,却又认为应该容许蒋介石集团留在联合国里面,实际上使“两个中国”合法化。
应该向这些人明白地指出,这条路是绝对走不通的。正如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所指出的,“这种妄想只能被认为是在强大的现实面前丧失了理智的表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一千年以上的历史事实,同时也是美国政府都承认过的事实。中国人民决不容许美国把台湾从中国割裂出去。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意志和决心是绝对不会动摇的。
全世界爱好和平和为争取独立自由而斗争的人民也决不会容许制造所谓“两个中国”。美国侵占中国的台湾,是造成远东紧张局势的根源。美国侵占台湾,也是为了对争取独立的中国人民实行武力威胁。如果容许美国在所谓“两个中国”的阴谋下无限期侵占台湾,远东的紧张局势将无法消除。
在那些附和所谓“两个中国”的主张的人中间有两种人。一种人是支持美国侵略中国的政策的。他们不但口头附和,替美国出主意,并且在自己的行动中就贯彻着促成所谓“两个中国”的打算。这种人不希望远东局势和缓,害怕中国独立的深远影响,他们企图从美国在远东制造的紧张局势中混水摸鱼,从中取利。
另一种人的出发点也许是善意的。他们认识到美国侵占台湾是远东局势紧张的根源。他们希望和缓远东局势,但是对于亚洲人民自己的力量还缺乏足够的信心。他们企图走一条方便的道路,用维持现状的办法来取得暂时的妥协,以便苟且偷安。但是他们忽视了对另一个国家进行侵略的现状是不应维持,也是不能维持的,更不能容许这种现状得到合法化。如果让所谓“两个中国”的阴谋得到支持,那不仅不能和缓和消除远东的紧张局势,而只能使造成紧张局势的根源长期保存下去,这是对于和平事业极端有害的。
今天亚洲一切有远大政治眼光的人都应当认识到,亚洲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亚洲人民已经觉醒了。一切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而奋斗的政治家,只要依靠着人民的力量,就没有任何事情不能完成。而屈从帝国主义,除了丧权辱国以外,不可能有任何前途。中国人民现在完全有充分的信心解放自己的领土台湾,维护自己的主权和独立。亚洲人民也完全有力量保卫亚洲的和平。制造“两个中国”、保持远东紧张局势的阴谋是决不能容许它实现的。
对于美国来说,如果它真正敢于正视世界和中国的现实,它将认识到,制造“两个中国”并不是它的对华政策的出路。否则的话,它将继续在这条死胡同里到处碰壁。


第5版()
专栏:

朝鲜机械工业超额完成三年生产计划
据新华社平壤7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讯:按产值计算,朝鲜机械工业省在五月底就已经完成了三年工业生产指标的百分之一百零三。按照计划规定,这些指标原来是要在今年年底达到的。熙川机器制造工厂、乐原机械厂以及机器工业方面的十四个其他主要企业都在五月底完成了三年指标。


第5版()
专栏:

捷上半年工业生产计划超额完成
国内最大的电力站已经动工兴建
新华社布拉格6日电 捷克斯洛伐克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席普泽克七月五日宣布,据初步统计,捷克斯洛伐克1956年上半年的工业生产计划已经以102%超额完成。
普泽克说,在农业方面,今年头五个月,捷克斯洛伐克的农业合作社社员增加了53,818人,合作社的耕地增加了二十二万三千多公顷。这样,农业合作社的总数已经增加到7,782个。普泽克指出,合作社在经济上日益巩固,农民们自己越来越相信共同耕作的好处。
新华社布拉格7日电 捷克斯洛伐克最大的电力站已经在七月五日在奥帕托维泽动工兴建。
这个电力站的发电能力将有三十万瓩,占地九十三公顷(约合一千四百市亩),预计到1960年可以全部建成。它的第一台涡轮机将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发电。
这个电力站是利用劣等的煤作燃料的。维特科维泽的哥特瓦尔德钢铁工厂的工人将为这个电力站建造许多重达二百三十吨的锅炉。
根据第二个五年计划规定,捷克斯洛伐克的发电量将从1955年的一百五十亿度增加到1960年的二百五十三亿度。在五年中,除建成奥帕托维泽的电力站以外,还将建成波里齐、蒂索瓦和科莫拉尼的大火力发电厂,以及诺西泽、斯卡尔卡、克尔佩拉尼、发格河上的苏查尼和弗尔塔瓦河上的利普诺水电站等。


第5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进行大规模住宅建设
新华社布拉格电 据阿尔巴尼亚通讯社报道,阿尔巴尼亚农村在去年结束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内,建筑了一万七千多幢住宅。约有五千户人家在建筑住宅的时候得到了国家的贷款帮助。今年头五个月,国家贷给劳动人民建筑住宅的款项大大增加了,相当于1951年全年的十三倍。
除了私人建筑自己的住宅以外,国家也拨出大量款项来建筑住宅。在今年开始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将建筑六十六万三千平方公尺的住宅,比第一个五年计划多二十一万多平方公尺。


第5版()
专栏:

波兰建成一些重要的工业工程
新华社华沙电 波兰最近建成了一些新的重要的工业工程。
波兰年青的维契查铁矿区(罗兹省)的第一个铁矿已经开始生产。矿工们已经开采了第一批铁矿。这个矿区的另外五个铁矿正在建筑中。不久的将来,这个蕴藏量有一亿吨的维契查矿区,将成为波兰最大的黑色冶金基地。
诺瓦胡塔列宁冶金联合企业的建筑人员,最近完成了第五座平炉的安装工作。现在正在试验新平炉的装备,不久它就可以炼出第一炉钢了。
华沙泽兰电力厂的第四台发电能力为三万瓩的涡轮联动机已经安装完毕。这是用六个月的时间安装的,比以前几个涡轮机的安装都要快。几天之内,这台联动机就将正式投入生产,向波兰首都的工业企业和住宅区供电。今年这个电力厂还要安装两台涡轮联动机。
正在建筑的谢拉兹城的新针织厂也已经接近完工,再过几个星期,这个新工厂就可以制造出第一批产品了。


第5版()
专栏:

朝鲜平安南道灌溉工程已在七月一日完工。图示工程所属的大同江抽水站在五月二十二日首次开放闸门的情形。    (新华社稿)


第5版()
专栏:

波兰抗议美国干涉内政
新华社7日讯 塔斯社华盛顿七日讯:波兰人民共和国驻美国大使斯帕索夫斯基在七月六日拜访了美国副国务卿帮办墨菲,并且把波兰政府的一个照会交给他,这个照会对美国国务院新闻官怀特在六月二十九日以国务院名义发表的关于波兰局势的声明提出抗议。
斯帕索夫斯基对记者说,波兰政府认为这个声明是美国对波兰内政的干涉。


第5版()
专栏:

关于染料的国际科学技术合作会议
决定进一步发展染料生产国际合作
新华社据塔斯社报道 关于染料、染料半制成品和纺织辅助材料的国际科学技术合作会议,七月六日在莫斯科闭幕。会议共开了十一天,讨论了有关这些产品的研究工作的配合和生产发展的问题。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阿尔巴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中国、朝鲜、波兰、罗马尼亚、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等国的专家们。
会议通过的决议指出了进一步发展染料生产的国际合作的途径。会议还制定了各国科学研究工作互相配合的计划。
参加会议的人表示相信,如果实行了所通过的决议,就可以在最短期内在各人民民主国家中制造出大量的上等合成染料、纺织辅助材料,完全满足与会各国对这些产品的需要,并且大大扩大这些产品的生产。


第5版()
专栏:

华沙发表朝鲜政府代表团访波公报
指出波朝两国友好关系正在稳步扩大和加强
新华社华沙7日电 华沙七月六日发表了朝鲜政府代表团访问波兰的最后公报。
公报说,朝鲜政府代表团应波兰政府的邀请从七月二日到六日在波兰进行了访问。在这期间,代表团参观了华沙的一些工业企业和文化机关,了解了波兰人民在经济和文化方面的成就。
代表团同波兰政府代表团就一些问题友好地交换了意见。会谈是在诚挚、相互尊重主权和相互谅解的气氛中进行的。在会谈中讨论了进一步加强两国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以及对波兰和朝鲜两国有关的国际局势的某些方面。
两国代表团满意地肯定,波兰和朝鲜两国的友好关系正在稳步地扩大和加强,这对于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两国人民的利益,以及巩固亚洲和全世界和平的利益都是有利的。


第5版()
专栏:

我国京剧团演员学习日本古典戏剧和舞蹈
据新华社东京7日电 中国访日京剧代表团七月五日从大阪到达日本著名风景地箱根后,一部分演员抓紧时间学习日本古典戏剧和舞蹈。
京剧团到日本以来,曾经观摹过“能”、“狂言”、“京舞”和“歌舞伎”等许多日本古典戏剧和舞蹈。京剧团团员们对这些日本传统艺术感到极大的兴趣。从六月二十七日到现在,他们一直在分组学习“京舞”、“能”和“狂言”。“能”教师后藤荣夫和“狂言”教师茂山幸一特地从东京和京都分头赶到箱根来教授。他们将与京剧团一同到东京,帮助完成中国演员们的学习。


第5版()
专栏:

北京图书馆赠书给日本京都大学
据新华社讯 北京图书馆五日将中国出版的一批介绍中国历代文物的图书,寄往日本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
在三天以前,北京图书馆收到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寄来的十三大卷“云冈石窟”的图书,这是日本学者研究中国云冈石窟艺术的著述。同时,在东京的一个学术团体也寄来他们今年新出版的介绍中国科学、文学和政治的七种书籍。


第5版()
专栏:

我国文化代表团访问法国的里昂市
据新华社布拉格6日电 里昂消息:中国文化代表团在法国第三大城市里昂访问四天后,在七月六日离开里昂前往格累诺布尔。代表团曾访问了里昂大学和里昂音乐戏剧学院,参观了贝尔利汽车工厂和丝织品博物馆等。


第5版()
专栏:

捷政府代表团应邀到达华沙
新华社华沙7日电 以西罗基总理为首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代表团,应波兰政府的邀请,在七月六日乘专车到达华沙。
波兰统一工人党和政府的领导人西伦凯维兹、诺瓦克、奥哈布,以及许多国家驻波兰的外交使节和波兰首都的劳动人民代表,聚集在车站上迎接贵宾。
西罗基在车站上发表了简短的讲话。
随后,捷克斯洛伐克政府代表团分别拜会了波兰部长会议主席西伦凯维兹和波兰国务委员会主席萨瓦茨基。
同一天,西罗基等参观了华沙市容,并且到贝鲁特墓前献了花圈。


第5版()
专栏:

芬兰议会代表团访问蒙古
新华社7日讯 塔斯社乌兰巴托讯:由芬兰议会议长苏克舍拉宁率领的芬兰议会代表团,在访问了中国之后,在七月六日访问了蒙古人民共和国首都乌兰巴托。
来宾们在蒙古大人民呼拉尔主席杜格苏伦和大人民呼拉尔的一些代表的陪同下参观了乔巴山联合工厂。
苏克舍拉宁在离开工厂的时候祝那里的人们取得更大的成就。随后芬兰议员们游览了这个城市。
为来宾们举行了午宴。苏克舍拉宁在宴会上讲话,对于这次热烈和友好的接待表示感谢。他说,这次到蒙古来使我们获得了很好的印象。对你们的国家和你们的人民都是这样,我们祝全体蒙古人民取得成就。
代表团在同一天离开乌兰巴托乘飞机返国。


第5版()
专栏:

匈牙利承认柬埔寨王国
新华社7日讯 塔斯社布达佩斯六日讯: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主席团已经承认柬埔寨王国,并且通过了关于同柬埔寨王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决定。


第5版()
专栏:

滕代远到民主德国访问
新华社柏林7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长滕代远七月六日上午到达柏林。
滕代远是在到索非亚参加社会主义国家间的铁路运输问题会议以后,应民主德国交通部长的邀请去民主德国访问的。在这以前,滕代远还访问了波兰。


第5版()
专栏:

我篮球队同罗选手队比赛
新华社7日讯 据罗马尼亚通讯社六日报道:中国男女篮球队七月五日在布加勒斯特同罗马尼亚的选手队举行了比赛。
男子队比赛结果,双方打成平局,比分是六十五比六十五。
两国女子队在比赛中经过激烈的争夺以后,罗马尼亚队获胜。


第5版()
专栏:

“感动得落下泪来”
日本 小谷刚
编者按:中国访日京剧代表团在日本各地公演期间,日本
报纸刊载了不少评论文章,反映了具有各种不同见解的人士的
观感。这里译载的一篇原载六月二十四日“朝日新闻”。作者
是日本的小说作家。
说出口来不免有些羞涩,老实讲,我在看京剧的时候真的落下了泪来。当时为什么要落泪呢?现在,让我来分析一下。
我本来是一个爱反驳别人的人,人家哭,我不哭。不轻易与人共鸣,看悲剧我反而会笑起来。但是,当我看了那种美好的、完整的东西之后,恰恰止不住自己的哽咽,无条件地会激动得落下泪来。
也许这样说有人会认为我是被京剧给迷住了,在这儿瞎捧一通,太幼稚了;但是,即使有人轻视我,我也不怕,我的的确确为京剧所感动了。
在看戏之前,我曾提醒过自己,尽量用恶意去看,我的性情是人们越夸奖、越捧上天去的东西,我则越要吹毛求疵,加以酷苛的挑剔,尽力找出它一些毛病来。那怕是像剔牙棍那样钻点小空子,只要能得出“这多么无聊呀”的结论就好,这就是我走进剧场时的心情。
由于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所以至今凡是夸奖京剧的报纸和杂志的文章,我都不愿意读下去,入场时拿到的剧情说明书也不去念它,试试看,毫无预备知识;离开剧情说明究竟能否看得懂。这样作的结果,正如刚才提到的那样,我竟感动得落下了泪来,京剧实在太美、太有趣味、太完整了,没有预备知识、不看说明,光靠看是完全可以理解透的。
和日本的歌舞伎和“能”乐很相似,和歌剧、小歌剧也有类似之处,但和这许多东西对照着来观赏京剧我是不大同意的,专门批评家则另当别论,像我们这样的人,我认为看京剧时光看京剧本身好啦,不和其他东西比较,反而更能正确地理解京剧。
头一天的节目中尤以“拾玉镯”、“三岔口”两出戏最有兴味,是可以无条件地加以欣赏的舞蹈和短打的节目。
姑且不论这些,当我看了京剧之后,突然地产生了一个念头:日本人在各方面应该更加相信自己才对。如同新中国政府和人民满怀信心地发扬京剧一样,日本人也应该抱有信心地发扬自己的那些好的东西——尤其是当在任何事物面前都失掉自信心的今天。


第5版()
专栏:

“这里已经不是草原”
燕凌
“……………………………
青年男女每天早晨到荒地上去
荒地的面貌一天一天改变。
现在这里是乌尔涅克农场,
 这里已经不是草原!”
六月十一日夜晚,在苏联哈萨克共和国北部库斯坦奈州的一个国营农场的晚会上,我们听到一个女青年用爽朗的声音这样朗诵。
这个农场的青年已经在这里开垦了二万三千四百公顷生荒地。
这一大片土地,从开垦者来了以后,就有了它的名字——国营乌尔涅克农场。“乌尔涅克”,按照哈萨克文,意思是“花地毯”。人们要把荒地变得像彩色的地毯那样美丽!
场长普利亚兴同志告诉我们:“我们的成就,就是使人们爱上了这块土地——过去什么都没有的荒地。”
人们爱上了这块土地,这是辛勤劳动的结果,是同重重困难斗争的结果。
1954年4月6日,场长和总工程师、总农艺师、会计师、建筑师等十二个人,担负着国家给予他们的光荣任务,带着党对他们的希望,带着帐篷到这片荒地上来了。不久,四月二十六日,到这里的第一批志愿垦荒者,五十六个莫斯科人也来了。
那时候,在人们的面前,还是无边的荒凉的大地;可是,在人们的想像中,它已经不再是荒地了。场长向大家报告了“我们的农场将来是什么样子”。人们按照自己的美好理想行动起来。
建筑,需要石料。五月中旬,两个青年工作队组织起来了,到三十五公里以外的地方去采石。许多建筑材料都在二百公里以外的库斯坦奈车站,由阿普拉明可夫领导的另一个青年工作队日夜不停地运着。
六月一日,又一个青年工作队组织起来了。里面有原来在莫斯科苏联教育部工作的几个打字员,有原来在缝纫工厂工作的一些女工,有原来在机器制造厂工作的钳工。她们到一百一十公里以外的土谷沙克去造砖。没有机器,主要用手工操作。十八个姑娘,两个小伙子,三个月造了五十万块砖。每个星期日,她们还回到建设场部的地方,参加义务劳动。
五月下旬,第一批拖拉机和农业机器来了。立即组成了拖拉机工作队。按照规定的任务,第一年,这个农场要开荒二万公顷,试播一百公顷。拖拉机工作队在草根盘结着的坚硬的荒地上奋力工作着,实际上开垦了二万二千公顷。按照规定,一个拖拉机工作队一个开荒季度应当开荒二千五百公顷。队长维也林领导的工作队,这一季度实际上开荒五千零十二公顷,在全苏占第一位。他们在第一批耕地开垦出来的时候就赶时间尽可能多播种,种了一千一百公顷——超过原定任务十倍。
年轻人决心在这里成家立业。六月十五日,在新地上举行了第一次婚礼。从莫斯科来的拉特尼可夫(原来是钳工,现在是司机)和柯尼可娃(原来在莫斯科邮局工作,现在在菜园工作)结了婚。从那时候到现在,这里已经有九十多对青年结了婚。
到荒地来的人不断增加着。最困难的问题是房子不够住。场部号召工人利用业余时间建筑个人住宅(由农场贷款,并且供给木材、水泥等建筑材料)。住宅一座一座出现了。可是,拖拉机手日夜在田野里紧张地开荒,没有时间建筑自己的住宅。眼看不久就要刮起秋风来了,怎么办呢?在一次团员大会上,基层团组织的副书记、年轻的工地主任科纽霍夫提议:替拖拉机手建筑个人住宅。各个青年工作队利用八小时工作以外的时间为拖拉机手和别的工作繁忙的人建筑了十几所住宅。他们用业余的时间建成了一条“共青团街”。
八九月间,在这片荒地上,第一次收获了小麦,每公顷九公担(合每亩一百二十市斤)。收获量不算太大,可是,不能忘记,人们是四月间才来到这片荒无人烟的土地上的啊!
这一年的十月革命节,对于乌尔涅克农场的人们是一个特别值得回忆的欢乐的大节日。这不只是纪念十月革命的节日,也是庆祝他们在荒地上的第一次收获的节日,还是庆祝他们在荒地上进行建设的巨大成就的节日。荒地上的小学已经建成,孩子们已经开始上课。荒地上的医院已经开始工作。在十月革命节那一天,为了这个农场的开荒成绩和建筑成绩特别好,国营农场部发给了他们三万卢布奖金。农场里的无线电站也正好在这时候由新来荒地工作的两个复员的水兵装好了。荒原上响起了莫斯科的声音;如果有必要的话,人们还可以从这里同库斯坦奈城用无线电联系,同城市里的亲人通话;有荒地上的小医院治不了的急病,发个电报到库斯坦奈,很快就可以有救护飞机飞来。在新地上,在青年们用义务劳动修建成的新的俱乐部里,新的乐队和合唱队、舞蹈组,在十月革命节举行了第一次音乐会,庆祝这胜利的节日、收获的节日。农场青年团组织书记法米乔夫同志告诉我们:“那一天,我们忽然觉得又离莫斯科很近了!”
建场第一年,老的国营农场曾经帮助了这个新诞生的农场;这个年幼的农场,第二年就用巨大的力量去帮助更年幼的农场了。他们在全州各个农场中第一个完成了1955年的春播任务。六月初,他们的拖拉机工作队就全体出动,到四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去,帮助四个新农场开荒。炎热的天气,在种种困难的条件下,一个半月,为这四个“小弟弟”开荒一万六千公顷。回到自己的农场来,就又紧张地准备进行收割。
这一年,最使人失望的事情是天气干旱——每十年到十二年才遇到一次的大旱。不过,就是在干旱的情况下,也证明了新垦地经营得好就可以有不坏的收成。这一年,乌尔涅克农场在二万多公顷土地上收获了六万一千公担小麦。
农场开始建立饲畜业,偏偏碰上了一个非常冷的冬天。饲草要冒着大雪从很远的田间运到饲畜场。既要保持畜棚内的清洁,又要不断清除畜棚外面的积雪。保护牲畜过冬成了最艰苦的工作。青年团组织派了二十多个最优秀的团员参加饲畜业。青年们的热情战胜了严寒,三百多头牛、近六百头羊安全地度过了冬天。
1956年开始了。新地上第三年的生活开始了。
按照计划,今年春播面积是22,715公顷,其中有春小麦20,400公顷;实际播种面积是22,926公顷,其中有春小麦21,430公顷。一年多的时间,农场工人们的技术水平已经大大提高。许多人完成了两倍于去年的工作量。
农场还在不断增加新的力量。到现在,全场已经有工人职员九百六十人,七百三十户人家,居民总数近两千人。这些人包括二十一个民族,来自三十九个州;大半是从城市、从工业企业来的,其中最多的是莫斯科人。
1955年1月初,在莫斯科青年志愿开垦者的会议上,赫鲁晓夫同志这样说过:“俗话说得好,莫斯科也不是一下子建筑起来的。必须要好好地安居下来,不仅要在生产问题上(当然,这是主要的)作出榜样,而且要在生活问题上作出榜样。应当把自己的城市文化带到草原上去,让旁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来,这里住的是莫斯科搬来的人,住得井井有条。”
到草原上来的人们正是这样做的。人们在用行动证明:这里住的是莫斯科人,是从许多大城市和老农场来的人,是幸福的、愉快的、有文化教养的人。
这里有一个妇女工作队,队长丽达·格列布尼娃是莫斯科园艺中等技术学校毕业的,在莫斯科曾经参加过绿化高尔基大街的工作。她们像热爱首都莫斯科一样热爱着新垦地。她们负责种植果园和玉米;要不了几年,就可以使新地上的人们吃到鲜美的樱桃和苹果。她的园艺技术决没有白学,在荒地上有足够的发挥她的才能的余地。在几片白桦林所在的地方,不久就要修建起来几个公园和舞场。
这里有整齐的街道,整齐的房屋。许多窗子和屋檐有美丽的装饰,连屋瓦也盖成红白交错的图案,像国际象棋的棋盘。每个房子里都有精美的家具、洁白的窗帘和台布,充满生意的花盆和花瓶,墙上挂着一家人的照片。从乌克兰来的,还装饰着乌克兰人民特别喜爱的美丽的花边。
连拖拉机工作队的田间野营里,也有收音机、留声机、手风琴、象棋、报纸、杂志、排球场,也有精美清洁的餐室,人们也没有忘记在这里放上几瓶鲜花,挂上几幅彩画。
从1954年7月,就有了图书馆。现在,只是工人职员个人订阅的报纸刊物,就有五百多份。农场有自己的印刷所,出版着印刷精美的报纸“共产主义之路”。
这里已经有了七年制学校,工人们的子女受着正规的教育。
在小医院的产房里,到我们离开那里的时候为止,已经诞生了二百二十一个婴儿。……
一切只不过刚刚开始。从1954年4月到现在,才两年的时间。
我问一个老工人对他们未来的生活的想法,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想些什么呢?将来的生活当然会变得更好!”
六月十四日下午,我们乘飞机从库斯坦奈飞向哈萨克共和国的首府阿拉木图。从飞机上往下看,在哈萨克大草原上,到处是开垦过的土地——一大片又一大片绿色的、褐色的方块,到处是新建筑的房舍。——一大片又一大片红色的、白色的建筑。在阿拉木图,哈萨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二书记茹林同志告诉我们:在哈萨克共和国,1954年、1955年开垦了一千八百万公顷荒地。开荒工作并没有停止,今年春天,又开垦了一百三十万公顷。1953年,全共和国播种面积才九百七十万公顷;今年,已经达到二千七百五十万公顷。
茹林同志说:“从1939年到1941年,我也在库斯坦奈州工作过。那时候,库斯坦奈州的耕地面积才四十公顷;今年,这个州的播种面积已经达到四百七十万公顷。那时候,这个州一年才生产七百到八百万普特粮食;今年,这个州可以收获三亿普特粮食,要交给国家一亿五千万普特粮食。从今年庄稼生长的情况看,我想,一定会更多。开荒给我国的农业面貌带来了多大的变化,把这些数字一看就明白了。”
在我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在飞机上看到的大地的景色。哈萨克的大草原,在变成一块又一块巨大的美丽的地毯;它在大量生产着谷物和牛羊,它已经不再是荒芜的草原了。


返回顶部